小说连载《一代宗师黄飞鸿》38、山雨欲来

楼主:陈于明77 时间:2020-01-17 10:13:18 点击:22197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黄飞鸿吃过早饭后,就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宝芝林坐了下来。这几天,宝芝林的生意还算可以,天天都有患者上门看伤,黄飞鸿的心情一直也很不错。他刚坐下来不久,就见罗阿虎无精打采地走了进来。黄飞鸿急忙起身离座,迎上去说:“罗老板,你这么快就从梧州回来了?对了,阿森呢?他咋没有回来?”

  “黄师傅,令郎他马上就回来了。”罗阿虎哭丧着脸说。

  “罗老板,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咋这么不高兴,是不是你们卫旅营,出啥事了?”

  “黄师傅,我实话告诉你吧!令郎没了。”

  “罗老板,你胡说什么?”黄飞鸿刚说到这,就见一辆拉着棺材的马车,在宝芝林门口停了下来。黄飞鸿急忙问罗阿虎,这棺材是谁的,罗阿虎说是令郎的。听了罗阿虎的话,黄飞鸿差点没有晕过去。他抓住罗阿虎的衣领,发疯似的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罗阿虎就把鬼眼梁杀害黄汉森的事说了一遍。黄飞鸿听完后,悲痛欲绝,他跑了出去,扶着儿子的棺材,嚎啕大哭。听到哭声的莫桂兰、黄汉枢、黄汉熙等三人,一起跑了出来。莫桂兰见黄飞鸿扶棺痛哭,就问罗阿虎发生什么事了,罗阿虎把黄汉森遇害的事又讲了一遍。莫桂兰和黄汉枢、黄汉熙三人也跑了出去,围着黄汉森的棺材放声大哭。

  罗阿虎走到他们身边,劝他们节哀。黄飞鸿止住悲声,问罗阿虎知不知道鬼眼梁在什么地方,罗阿虎说:“黄师傅,令郎遇害后,我立即报了警,现在,鬼眼梁已经被抓进了监狱。我已经要求警察局,严惩凶手。为令郎报仇。黄师傅,实在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令郎。”

  “这个阿森,不听我的话,非要争强好胜,以至于落得了今日这样的结局,痛心呀!”黄飞鸿说到这,又大哭起来。“阿森,如果你当初听了阿爹的话,哪会有今日的下场?你这么一走,可要了阿爹的半条命呀!”黄飞鸿扶着儿子的棺材,哭的死去活来。

  黄飞鸿一家人。把黄汉森埋葬在白云山下。埋过黄汉森后,伤心过度的黄飞鸿一病不起,在这种情况下,莫桂兰支撑起了这个家。这个时候的莫桂兰,已经学会了黄飞鸿的所有医术,她开始在宝芝林,为别人看伤、正骨,黄汉枢、黄汉熙兄弟二人,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活。在家人的精心护理下,黄飞鸿的身体虽然慢慢好起来了,但他的精气神却没了,整天半死不活、无精打采的。

  民国十三年(公元一九二四年)初秋,广州西瓜园,广东商团总司令部。

  陈廉伯坐在会议室内,看着在坐的各位商团领导们,心情沉重地说:“诸位,今年年初,共产党的领导人陈独秀、李大钊,共产党员毛泽东、林伯渠和瞿秋白等人来到了广州,帮助孙大炮的国民党,召开了所谓的一大,制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三大政策。国、共两党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赤化广东,把广东变成第二个苏俄,他们的政策,对我们十分不利。如今,孙大炮为了筹集北伐的军饷,又要向广东商界征收重税,广东商界堪忧呀!面对当前的局势,诸位有何高见?”

  “陈团总,咱们绝不允许孙大炮在广东胡作非为,更不允许广东变成第二个苏俄。”商团副团长陈恭受说。

  “不允许?不允许你又能把孙大炮怎么样?人家有政府、有军队,又有苏俄老毛子的支持,咱们能阻止国、共两党赤化广东吗?”商团另一个副团长李颂韶说。

  “他奶奶的,他孙大炮有枪杆子,咱们的商团武装,也不是吃素的。想当年,岭南的数十万民团,能够拿下前清的两广总督衙门。今日咱们的商团。也能够推翻孙大炮的国民政府,把国、共两党赶出广东。”

  “陈副团长,如今的商团,可比不了当年的民团,首先从人数上说,就相差了十倍,当年的民团,遍布整个广东,而咱们的商团,只分布在广州及其周边地区。孙大炮的国民政府,绝不是当年的满清所能比的,国民政府下辖的以黄埔军校师生为骨干的国民革命军,能征善战,我们这区区几万弟兄,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怎么办?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赤化广东?”

  “陈副团长,我觉得咱们现在还不能与孙大炮公开为敌,要忍气吞声、养精蓄锐。陈团总,我建议,咱们继续招兵买马,扩充自己的实力,还要抓紧时间,从洋人那里购买最新式的武器,武装咱们的弟兄,只要时机一成熟,咱们就举行武装暴动,推翻国民政府。”

  大家听了李颂韶的话,纷纷表示赞同。陈廉伯说:“李副团长的话,很有道理,现在,咱们还不能轻举妄动,小不忍则乱大谋呀!大家放心,英国政府是大力支持我们的,英国朋友对我许下承诺,只要咱们能赶跑孙大炮,英国朋友就会帮助我们建立一个商人政府,到那时,广东就会成为咱们的天下。我也准备,从英国朋友那儿订购一批军火,只要咱们的弟兄,人足够的多,武器足够的先进,就可以和孙大炮叫板。”

  经过一阵讨论后,大家一致决定,暂时先忍气吞声,养精蓄锐,等待时机。

  从悲痛中走出来的黄飞鸿,又回到了宝芝林,为广大患者治伤、正骨。此时的广州,由于商界与国民政府的对峙,搞的城内人心惶惶。广州商人的几场罢市活动,让整个广州城都十分萧条。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黄飞鸿的医馆、舞狮队都受到了影响。由于没有生意,黄飞鸿整日坐在医馆里,闲得发慌。面对眼前的形势,黄飞鸿忧心忡忡,他不知道这种动荡的日子,何时才能结束。这一天,黄飞鸿正坐在医馆里发呆的时候,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黄师傅,我的腰在军训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你给我看一下吧!”年轻人说。

  黄飞鸿走过去,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然后就说我给你推拿一下,再贴几副膏药就没事了。黄飞鸿说到这,就让年轻人随自己进里屋。年轻人随黄飞鸿进了里屋,趴在了一张床上,黄飞鸿一边给他推拿一边与他聊天。

  “小兄弟,贵姓呀!”黄飞鸿问。

  “黄师傅,我免贵姓罗,你就叫我小罗好了。我现在是黄埔军校的学生,昨天,我刚刚加入了共产党。”

  “小罗兄弟,什么是共产党?”

  “共产党,就是一个代表广大工农利益的政党,我党的奋斗目标,就是联合孙总理的国民党,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建立起一个像苏联那样的国家。”

  “小兄弟,我是一介武夫,对世界形势也不是很了解,你能给我讲一下苏联的情况吗?”

  “黄师傅,苏联,可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那里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人民群众当家做主,我党的奋斗目标,就是把中国也建设成像苏联那样的国家。黄师傅,你的事迹,我也听说过,你行侠仗义、除暴安良,让我十分敬佩,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天下的黑恶势力,你除完了吗?没有,现在,广大人民群众,依然受着封建军阀、帝国主义和黑恶势力的欺压,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靠你一个人的力量,什么也改变不了呀!”

  “小兄弟,你说的很有道理,是的,靠我黄飞鸿一个人的力量,真的是什么也改变不了。有人也问过我,靠什么才能拯救我们的国家,由于我也不知道,就无法回答他们。这么多年来,我常常在想,我们的国家,出路究竟在何方?这个问题,已经困扰我几十年了,至今也没有找到答案。”

  “黄师傅,这个问题,已经有答案了,我们的出路,就是学习苏联,建立一个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我相信,有孙总理的英明领导,有国、共两党的精诚合作,这个目标,就一定能实现。现在,孙总理已经在韶关,成立了北伐大本营,用不了多久,广东国民政府,就会发动北伐战争,消灭封建军阀,打倒帝国主义,建立起一个全新的国家。到时候,广大人民群众不会再受饥寒之苦,不会再受剥削,不会再受压迫。”

  “哎呀,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就太好了,我担心的是,孙总理凭借广东一省之力,真的能够统一中国吗?”

  “黄师傅,要消灭军阀,统一中国,仅靠广东一省之力是做不到的。要改变中国的现状,不能光靠少数几个人,少数几个地方,只有把全国人民的力量都动员起来,才能做得到。国民政府的政策,是得民心的,会得到全国人民的支持的,有了全国人民的支持,我们的国民革命,就一定能成功。”

  “小罗兄弟,你讲的太好了,得民心者得天下,你们的革命,一定会成功的。今日我听了你的一席话,心中也是豁然开朗,我黄飞鸿,终于看到希望的曙光了。唉!我老了,如果我再年轻一点的话,就一定会投入到国民革命的洪流中去。”

  “黄师傅,你这一生,为国为民都做了不少好事,如今你老年纪大了,也该好好休息休息,颐养天年了。未来的革命战争,就有我们年轻人来参加吧!我相信,经过我们这一代人得努力,一个崭新的中国,一定会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好样的,小兄弟,在这里,我先祝你们的国民革命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与小罗的一番谈话,一扫黄飞鸿心中的阴霾,黄飞鸿的心情,也变得开朗起来。当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莫桂兰见到了黄飞鸿脸上那久违的笑容,心里也很高兴。莫桂兰问他,今天遇上了什么喜事?你咋这么高兴?黄飞鸿说:“阿兰,你知道吗?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有救了,我们的人民有希望了。”说到这儿,黄飞鸿就把自己与小罗谈话的事讲了一遍。莫桂兰听完,也高兴地说:“但愿孙总理的革命能早日成功,让全国人民都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我想用不了多久,孙总理就会大举北伐,以黄埔师生为骨干的国民革命军,一定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到那时,压榨人民的封建军阀、帝国主义和黑恶势力,将会被一扫而光。咱们现在的处境虽然很艰难,但咱们的前途是光明的,人只要有了希望,就会有活下去的勇气。”黄飞鸿是越说越兴奋。

  与此同时,广州的陈家也是灯火辉煌,陈蒲轩和小妾、儿子、儿媳们一块吃晚饭,一家人其乐融融。正当他们吃的很高兴的时候,商团广州分团长黄貔貅神色慌张地走了进来。陈廉伯一看黄貔貅的表情,就知道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陈廉伯还没有来得及问他发生了什么事,黄貔貅就说话了:“陈团总,大事不好了,你从英国人那儿订购的军火,被国民党长洲要塞司令蒋介石扣押了,还有,我们准备推翻国民政府的计划,也泄露了。陈团总,我们该怎么办,你快拿个主意吧!”

  “哎呀!这可麻烦了,孙大炮掌握了我们的计划,肯定的对我下手,这可咋办?”陈廉伯说。

  “大哥,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咱们快跑吧!”陈廉仲说。

  “你们这两个混小子,真不让人省心,好好作你们的生意不得了,还非要搞什么武装暴动,推翻国民政府,你们这不是找死吗?阿爹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让我过这种日子,真是造孽呀!”陈蒲轩生气地说。

  “阿爹,事到如今,再抱怨还有啥用?大哥,领着咱们这一家子,快跑吧!先躲进英租界,然后再设法去香港。”

  “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阿爹,阿仲,饭别吃了,赶紧领着家人收拾东西,离开这儿。”陈廉伯说到这,又对黄貔貅说,“黄师傅,你去通知陈副团长、李副团长,让他们把商团司令部迁往佛山,并组织广州及其周边城市的商人罢市,逼迫国民政府,退还我们的军火。”

  “陈团总,你们放心地走吧!我一定向两位副团长,传达你的命令。”黄貔貅说。

  当天夜里,陈蒲轩一家人连夜逃往了英租界,并乘坐英国人的船,离开广州逃往香港。次日,广州及其周边城市的商人,举行了总罢市,一时间,广州的形势,十分紧张。珠三角商人们的罢市,激怒了国民政府,国民政府发布了对陈廉伯、陈廉仲兄弟的通缉令。

  莫桂兰在街上转悠了半天,她发现所有的商铺,都停止了营业,市场内也看不到菜贩、鱼贩的身影,无奈之下,她只好两手空空地返回宝芝林。莫桂兰告诉黄飞鸿,整个广州的商人都罢市了。自己在外面跑了半天,连一片菜叶、一粒米都没有买到。黄飞鸿听了这个消息,也很发愁,他说:“这些商人,就做吧!早晚非把自己作死不可。我真不明白,他们与国民政府对着干,对他们有啥好处?”

  “飞鸿,我听街上的人说,孙总理接受了共产党的主张,要赤化广东,把广东变成第二个苏俄。这么一来,孙总理就触犯了那些大商人、大资本家的利益,引起了他们的恐慌。这些大商人,大资本家,可掌握着数万人的武装,国民政府如果把他们逼急了,我真担心他们就会狗急跳墙,如果到了那一步的话,整个珠三角,就会血流成河。”莫桂兰说。

  “唉!看起来,又要打仗了,一旦开战,遭殃的还是咱们老百姓。阿兰,远的咱不管他了,还是把咱们眼前的困难解决了吧!总不能让一家人饿肚子吧!”

  “飞鸿,这样吧!我去叠溶村,从我的伯父、伯母和村里的其他人那儿买些粮食。”

  “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新芮 时间:2020-01-17 13:02:51
  一日三更了,大家积极顶帖啊。
作者:寒雪002 时间:2020-01-17 19:18:04
  再来顶顶!!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