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些宋朝人(连载)•76•“真英雄士”:向拱

楼主:lnxlhf 时间:2020-01-18 08:54:22 点击:20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看,那些宋朝人(连载)•76•“真英雄士”:向拱

  向拱(912-986),字星民。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市)人。《宋史•卷二百五十五•列传第十四》有传。北宋张齐贤著《洛阳缙绅旧闻记•卷三》亦记有其事迹。
  《洛阳缙绅旧闻记•卷三》主要记述向拱青少年时期事迹,且详细生动,颇似一篇传奇,有补足《宋史》不足之用。书中记:
  向拱出生于汾州(治今山西汾阳),后跟随父亲迁居潞州(治今山西上党)。向拱从小善于射箭,十箭中必能射中八九箭,青年时期风流不羁,头脑灵活,颇能随机应变,且轻财好义,自认侠义道,看重承诺,答应人的事情无不办到,胆气不俗,结交亡命之徒,无所不为。二十来岁时,向拱曾与一位潞州百姓的妻子产生私情,相好半年,一次向拱问妇人:“多日来没见你的丈夫,怎么了?”妇人笑着说:“因为我与你相好,他经常在家磨匕首,想杀我,但怕你报复,没有找到机会。恰好你有一阵子没来我家,我就找邻居的儿子,答应给他几十贯钱,让他找人杀我男人。这小子说:‘若我杀了你男人,你肯嫁给我吗?’我想我男人经常想杀我,我只恨逃避无路,顾不了许多,就答应了他。有一天正好我男人喝醉了睡在城外野地,那小子就偷偷杀了他,把他埋了。杀人的小子怕被人发觉,已经偷偷跑了。”向拱问:“现在他躲在哪?”妇人说出了杀人者的潜藏地。向拱依线寻找,找到后将其杀死,又回到妇人家中,大骂妇人:“你与人相好,杀害丈夫,是不义之人啊!你丈夫的死,源出于我,但对你的所作所为,我不能容忍!”于是又杀了妇人,割下妇人的头扔到街市,扬言:“是我向拱杀了这个妇人!”然后大摇大摆离开。衙门的巡捕觉得向拱义气,又惧怕他勇猛力大,不敢抓他。向拱逃亡外地,赶上朝廷大赦才回家。
  向拱的父亲是一位行事端稳、德高望重的人,见向拱回家,非常担忧,形于颜色。老人与后来在宋太宗朝做了御史中丞的滕中正是好朋友,当时滕滕中正还没有做官,人称“滕秀才”。老人向滕中正请教教子之策:“有什么办法能不让这孩子祸害败家呢?”滕中正说:“你敢撩虎须?那祸患来得更快!”老人说:“这孩子虽然这样,但仔细琢磨他的心性,也挺容易看透,也不是真正的品质恶劣。四年前,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儒生,身材高大魁梧,但一副落魄模样,叉着腿坐在我家门旁。我这儿子从外边回来,仔细打量儒生,儒生一眼都没看他。我儿子进家待一会后觉得不对劲,就出去责骂儒生,儒生端坐不动,过一会缓缓开言:‘你是什么东西,竟敢这样骂我?得亏我穿了儒生的衣服,按儒生的规矩行事,若在二十年前我没有读书的时候,此时你早已成了一团粉末了。’说着起身挽起袖子,向我儿子伸出双手:‘看到这双手了吗?’只见儒生双手筋力粗壮,象狼虎之爪。又说:‘饶了你,且饶了你吧!’我儿子听后,欣然说:‘真是大丈夫啊!我本以为你不过是普通儒生,竟敢大咧咧叉腿而坐、不拿正眼看人,觉得你好打发,就辱骂了你,还想动手打你。听了你的话,知了你的心,才知道我错了,我真是错了!’于是把儒生请到家里,摆酒款待。儒生慢慢地也看出我儿子的器局胆色,是当时少见的侠义少年,对我儿子也以礼相待,我儿子更是对这儒生折节投拜,二人定情之后,儒生才离去。由此看,我这儿子也还没有坏透。麻烦你开导开导他吧。”滕中正答应见见向拱。
  向拱的父亲回家,对向拱说:“滕秀才是真正的名士,全州人都敬重他。我看以你的所作所为,恐怕以后难免陷入法条罗网。你何不去见一见候滕秀才,与他谈谈?”向拱听后,第二天夜里乘着月色去敲滕家柴门。滕中正把向拱让进屋内。向拱说:“昨天我父亲教育我,让我来拜见先生。”滕中正与向拱交谈,发现向拱应答都有理致,举止潇洒自然、豁达开朗,正是一位流落凡尘、没有遇到机会腾达的奇士,对向拱很是器重,心中暗自怪叹:这孩子岂可被凶暴之徒牵扯,受他们的污染?于是对向拱说:“在没有认识贤侄之前,潞州城内城外众口一词,把贤侄看做盗跖一类的强盗。但今天观察贤侄的才貌,真是贵人啊!希望今后贤侄一定要自珍自爱,不要与不走正道的败类一同进进出出打连连。”接着,给向拱讲述了周处等古人在未遇机会的时候为贼为盗,一旦改变志向、行为,则建功立业、名垂千古的典故。向拱听了,不自觉地凑近滕中正,侧耳倾听。话毕,向拱说:“我从此愿认您做做叔,改正一切从前的作为!”回到家,向拱跪拜父亲:“父母生我养我,给了我生命,今天滕秀才教导我,是救了我的命啊!”又把滕中正教导自己的话学说给父亲,父亲听了大喜。
  自此,向拱以好言好语谢绝了旧日豪侠朋友,一心向滕中正请教学问,出门总是穿着潇洒飘逸的儒士服装,举止闲雅,不与不正之人交往,听说有人德行、学问、技艺高明,就上门拜访请教。不几年,潞州认识向拱的人都说:“这小子是向家的千里驹啊!”不久,向拱的父亲去世,向拱像为官有位的人一样,为父亲守孝三年。三年服孝期满,向拱告别在潞州的亲友,出外游历,大有“大丈夫志在四方”的气概。游历期间,向拱拜见了多位地方官员,却都评之为平常人,一见即去,其中与侯益处得长些,但也未及半年就告辞。后来听说刘知远在太原做了节度使,想经石会关(在今山西榆社县西北)去投拜。
  然而,这年粮食歉收,饥民众多,路途之中出了很多盗贼。当时郭勋任石会关镇遏使,主管关市。郭勋读过书,能辨识人才,向拱到石会关后去拜见郭勋,郭勋看出向拱是个人才,留向拱住了一个多月,而且对向拱说:“现在盗贼满路,您带着一个小僮,骑两头驴,却仪貌壮丽,衣着光鲜,一看就不是穷人,非常不适于远道去往太原,而且听说最近有一伙盗贼,就驻在离石会关五、七里地方,经常习练弓弩,拦路抢劫,经过那里的人没有不被抢的,您最好再等十来天,等凑齐三二十人作伴,我也好凑集一点镇镇上的壮丁,送您出关。”但向拱去意已决,回答郭勋:“就不麻烦您派人护送了吧。”郭勋看留不住,无奈地说:“那您善自保重!”向拱告辞而出。
  出石会关三十多里,向拱主仆果然遇到数十名强盗在路边练习射箭。向拱不客气,直接走到盗贼处,向群盗作了个“罗圈揖”,自陈姓名,说明心意:“在下向拱,在军中做一小小官职,因失了主将,无所依靠,想往河东[古代指山西西南部,位于秦晋大峡谷中黄河段乾坤湾,壶口瀑布及禹门口(古龙门)至鹳雀楼以东的地区]找份事做。我主仆二人除随身衣装、一两贯盘缠外,更无财物。听说最近由此往前的行人都遭了抢劫,还请各位照顾,派三五人护送一程。”盗贼中一个长胡子、大脸盘、魁伟雄壮、身手快捷的听了大笑,看看同伙:“这人竟敢要我等护送他,咋办?”其中一人笑道:“我看他带有弓箭,就请他试试射几箭如何?”大胡子对向拱道:“刚才我们兄弟正比试射箭,要不你也射一两箭?”向拱谦让许久,群盗坚持要他射。向拱作出迫不得已的样子,拿起弓,射了两箭,每箭都射中箭靶,箭头深入箭靶半寸多。群盗大惊叹服,请向拱坐谈,且说:“仆射(副宰相,五代时对居官者的敬称)可否在这住三两日,以容我们弟兄辈领教您的武艺?”向拱答应可以,但却要先回石会关拜别郭勋再走。回到石会关,郭勋把向拱迎进关内,心说向拱果然不敢前进,向向拱询问,向拱讲述了回关的原由,说明盗贼已服,请郭勋不用担心,自明天就走己。第二天傍晚,盗伙的头领果然命人来请。向拱随着来人来到离石会关六七里的一片墓地树林,盗伙已摆下酒席,备好银酒器,正烧火烧炭,杀牛煮肉。向拱入席吃肉,吃到一半,群盗劝向拱喝酒,向拱说:“请诸位见谅,向拱从不饮酒。”盗伙头领劝住众人。吃完,头领命人为向拱送上路费。不一会,一名喽罗拿来一个银元宝,牵来一匹马,马身上白色鞍勒俱全。头领说:“仆射您没有马,这马就权且为您代步,银子就当您路上的茶饭之费。”向拱大大方方地收下,且与头领结下盟义,愿为朋友。第二天,向拱上路,头领又派喽罗十人,护送向拱前行,告诉向拱:“这些人从今天起都归您指使,他们说话办事有不如意的地方,您就狠揍他们!”
  向拱到达太原,发现此时刘知远已是位望隆重,想向刘通报姓名都没有门路,就连后周太祖郭威,因为成为刘知远的心腹,做了节度使府掌管文书、簿籍、财务等事的“孔目官”,也是门户炎炎,大有权势。向拱无奈,只得趁着郭威晚上下班回家,在半路上找个街角拦住郭威,当街跪拜,手持自己的简介,自称姓名,自我介绍。郭威凝视向拱许久,不答而去,等到了家,才派人召来向拱问话。向拱向郭威详述自己的心意,并说:“向拱四海天下,没有朋友,惟愿留在您的身边。”郭威说:“你本来是想投靠大王门下,我怎敢留你!”但向拱出言慷慨,心诚意坚,郭威心里对他却很是认可。向拱遭郭威拒绝,却不灰心,从此每天在路旁候着郭威,就像第一天那样迎接、施礼。如此多日,郭威终于召向拱进家,缓缓说道:“你每天在路边迎拜我,我怕大王探知,以为我在招诱人才,彼此不稳便。不如你干脆住进我家,还给我做个伴。”向拱再三致谢,从此住进周家,而郭威回家,必与向拱一起吃饭,向拱对郭威,也非常恭敬有礼,郭威更加器重向拱。
  后晋末年,契丹灭后晋,刘知远举兵反抗契丹,建立后汉,进军汴梁,做了皇帝,任命郭威为枢密副使。由此开始,向拱竭尽全力为郭威效力,郭威以补缺的名义任命向拱为枢密院主管接待来宾的“内典客”。郭威进入关中、平定河中、凤翔、永兴三镇之叛,向拱跟随行动,献奇计密谋,作出很大贡献,郭威以枢密使职衔出镇邺都,所辖步兵、骑兵众多,军政民政,事务百倍于平时,很多时候都与向拱研究决定。刘知远去世,后汉隐帝密谋杀害郭威,向拱提醒郭威防备,鼓动三军推戴郭威,率领部队向京城进军,以至于郭威建立后周、取代后汉,向拱出力最多。郭威去世,世宗继位,后周攻取后蜀秦、凤二州,与北汉激战高平,斩北汉马步军都校何进、樊爱能等,亦都有向拱谋划之功。也正是由此,世宗兵威大振,南北扩地,所向无前,淮南、朔南、霸上之境,先后成为后周内地。
  《宋史》本传所记向拱行迹,则从向拱投奔刘知远起,更多的是向拱的“事功”。
  本传记,向拱原名向训,后来为避后周恭帝柴宗训名字中的“训”字,才改名向拱。二十岁时,向拱听说刘知远在太原招引有才能的人士,想去投靠。中途遇见强盗,见向拱状貌雄伟,以为向拱是富家子弟,一路跟踪,准备劫取向拱的随身财物。向拱发觉,行至石会关,杀了所骑的驴子,买了酒,会集镇上豪杰,告诉他们宴请的缘由,请大家相助,众豪杰都派出壮丁,将向拱护送到了太原。在太原,向拱向刘知远献计,刘知远没有采纳,向拱只得做了郭威的门客。后郭威做了节度使,任命向拱为负责外交事务的“知客押牙”。
  郭威建立后周,做了皇帝,授予向拱“宫苑使”职衔,后升皇城使,实任昭义军(治潞州)驻军监军。北汉步兵、骑兵十五都(都,五代、宋军队编制,100人为一“都”)共计1500人入境侵掠,向拱与巡检使陈思让迎击,在虒亭南与北汉军交战,杀北汉军三百余人,生擒百人,俘获其将领王璠、曹海金,又败之于壶关(今山西壶关县)。回军,恰逢后周征讨在兖州反叛后周的慕容彦超,后周朝廷任命向拱为征讨部队的“都监”,且命令向拱当天就须从山西出发,赶往山东。慕容彦超平定,向拱受任陕州(治今河南三门峡市陕州区)巡检使。不久,改职衔为客省使、实任陕州知州。
  向拱到任陕州时,延州知州高允权去世,高允权之子高绍基想继承父职,未得朝廷任命,即管起了阖州事务。后周朝廷向延州增派禁军,又命令向拱代理延州知州,取代高绍基。稍后,升向拱职衔为“内客省使”。在延州期间,向拱曾请示朝廷,禁止州民卖给境外少数族兵器等军事装备,得到朝廷批准。延州所属少数族部落侵掠、偷盗汉族居民,向拱招来部落首领,给他们物资,让他们发誓不再侵犯汉族百姓。延州局势稳定,朝廷召向拱回朝,升其职衔为左神武大将军、实任宣徽南院使。
  郭威去世,后周世宗继位,北汉乘机入寇,后周派骑兵将领樊爱能、步兵将领何徽赶赴泽州御敌,任命向拱为监军。世宗亲征,向拱率领精锐骑兵在中军,护卫世宗指挥作战。高平之捷,向拱因功兼任义成军(治滑州)节度使、河东行营前军都监。回军,出任镇安军(治陈州)节度使。
  在此前的后晋末年,后晋秦州节度使何建占据秦、成、阶三州,投降后蜀,之后后蜀又攻取后晋凤州。高平之战后,宰相王溥向世宗推荐向拱,建议由向拱率军征讨后蜀,夺回后晋失地。世宗同意,命令向拱与凤翔节度使王景一同率兵,由大散关出兵,进攻后蜀。向拱、王景接连攻下后蜀城砦,朝廷又任命向拱为西南面行营都监。后蜀得知凤州危急,急忙派兵五千余人,沿凤州北面的堂仓镇(今陕西凤县东北唐藏镇)一线增援。后蜀军行至黄花谷(在今陕西凤县东北),计划断绝后周军粮道。向拱与王景侦察得知后蜀军意图,命令排阵使张建雄领兵二千,直抵黄花谷,又派另一将领率领一千名精壮士兵绕道敌后,截断敌军后路,两面夹击敌军。后蜀军先被张建雄击败,逃奔堂仓镇,又被抄其后路的后周精兵所阻,逃无所逃,监军王峦、孙韬以下一千五百余人全部被俘。此战导致后蜀剑门之下的州县官员、营砦驻军都趁夜遁逃,后周成功收复秦、凤、阶、成四州。战后,世宗召向拱回朝,在金祥殿摆宴,为向拱等庆功,并赐予向拱袭衣、金带、银器、绸缎、佩戴全套鞍勒的战马。
  后周显德二年(955)即世宗继位的第二年,世宗亲征南唐淮南地区,任命向拱为代理东京留守兼开封府通判。当时后周刚刚攻取扬州,南唐在全国征召军队,意图收复。后周方面作为南征部队主将的韩令坤有弃城之意,世宗立即命令向拱走驿道赶赴“行在”,任命向拱为征南部队主将、缘江招讨使、淮南节度使(治扬州),依然带南院宣徽使衔,改任韩令坤为副将。此时后周军进驻淮南已很长时间,都将赵晁、白廷遇等骄横放肆,强横凶恶,不服军令,又互相不服,作战不能沟通协调,只知劫掠财物,甚至有人强抢百姓妻女。向拱到任,首先严明军纪,处死几名不奉军令、不守军法之人,部队纪律一下严肃起来。六月,世宗重新评定向拱收复秦、凤等州功劳,加升向拱职衔为“检校太尉”。
  显德二年后周征南唐,围攻寿州城一年多,却未能破城,江、淮地区草寇充斥,南唐援兵在紫金山建立营寨,与城中烽火相应;后周前期攻取的舒、蕲、和、泰等城又被南唐收复。驻军扬州的向拱向世宗进言,调驻守扬州的部队赶往寿州,与进攻寿州的部队合力攻城,待攻下寿州,再进取别处。世宗同意了向拱的意见。向拱封锁仓库,交付主持扬州事务的官员,又派本府牙将,分区域在城中巡逻,秋毫不犯,扬州官民无不感动欣喜。向拱率部开拔,部分扬州百姓竟背来干粮送给军兵。向拱率部到达寿州,受任淮南道招讨都监,与大将李重进合力攻城,在黄蓍砦打败二千南唐军。
  不久,世宗再次来到寿州城下,宴请向拱,且给予向拱很丰厚的赏赐,任命向拱为武宁军(治今江苏徐州)节度使,命其率部驻守镇淮军(治今安徽怀远)。寿州攻克,向拱因功加升职衔为“同平章事”、遥领武宁军节度使,有了“使相”的荣誉、地位。显德四年(957),改任归德军节度使。
  南唐灭,改任山南东道节度使(治襄州,今湖北襄阳),不久任西南面水陆发运招讨使。世宗去世,后周恭帝即位,加升职衔为检校太师,实任河南府(治洛阳)尹、西京留守。
  宋取代后周,建国之初(960),加升向拱职衔“兼侍中”。当年四月,驻守潞州的昭义军节度使李筠反宋,宋太祖亲征李筠。向拱赶到汜水关迎拜宋太祖,进言:“李筠的反叛行径早已闻名远近,且他的兵力日渐强盛,陛下宜于快速渡过黄河,翻过太行山,乘其兵力尚未集结击败他,如果行动稍缓,则李筠气势涨起,恐怕就难以与之斗力了。”宋太祖采纳了向拱的意见,命令部队卷起铠甲,轻装疾进,以加倍速度急行军扑向李筠。李筠率兵向南迎战,听闻宋太祖亲征且已至军前,惊慌害怕,撤回泽州守城,最终自焚而亡。
  宋太祖乾德初年(963),向拱跟随宋太祖举行祭天大礼,进封爵位为谯国公。
  然而,自后周末至宋初,向拱在洛阳任河南府尹十多年,却并不勤政,而是专心修建园林府第,赏玩歌舞艺妓,纵酒为乐,洛阳行政废弛,强盗在大白天就敢抢劫。宋太祖得知,非常生气,改任向拱为安州(治今湖北安陆)知州,任命左武卫上将军焦继勋接任河南府尹,在焦继勋上任前嘱咐说:“洛阳很长时间没有得到好的治理,选你替代向拱,你可不要效仿向拱之作为!”
  宋太祖去世,太宗继位的第一年即太平兴国初年(976),进封向拱爵位为秦国公。向拱进京朝拜,朝廷授予向拱“左卫上将军”职衔,让向拱回朝。八年(983),接替王彦超任“判左金吾街仗事”(金吾街仗司,宋朝置,下设左右金吾引驾仗,掌殿内宿卫,车驾巡幸勘箭喝探之事及送诸道节度使旌节;左右街司,掌街鼓警场清道,巡徼街市,纠视违犯。设判街、仗司官各一人,皆以将军以上充任)。后向拱上表献给国家洛阳长夏门北园,太宗下诏,给予补偿白银五千两。太宗雍熙三年(986),向拱去世,享年七十五岁。朝廷依例赠予“中书令”职衔。
  宋太宗去世,宋真宗继位的第一年即咸平初年(998),真宗听说向拱的后人中有的穷困饥寒、流离失所,下诏录用向拱的孙子向怿为官阶从六品的太学学官“国子助教”,以让他用俸禄养活家人。
  《宋史》传后之“论”说:向拱进言宋太祖,平定李筠之叛,有值得推崇的地方。
  《宋史》之“论”,未免阔略。我觉得,还是张齐贤说得更为真切。
  张齐贤在《洛阳缙绅旧闻记》中说:向拱的事迹,他全部是从后来做了御史中丞的滕中正所说。张齐贤认为,向拱历任南院宣徽使、节度使、西京留守,职衔高至中书令,功勋显赫,在京城府第优游而居,始终享有美名,近朝侯王,一人而已。在洛阳,政事全由幕僚处理,自己种竹栽树,纵情妓乐,随意游玩,以让皇上、世人看到自己无心与谋夺皇家的权力;不枉法,不扰民,对国家有大功,却终身未尝自夸自高;好贤人、礼重文士,待人心胸坦荡,没有猜忌之心;不贪贿,不积财产,去世不到十年,子孙有挨饿受冻之人,这都是古来王侯难以做到的。向拱,“真英雄士也”。
  张齐贤在文中一直以朝廷在向拱去世后封赠的“中书令”尊称向拱,而又对向拱有如此评价,也是一位有意思的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