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记事329比翼双飞六十

楼主:ty_上弦叶 时间:2020-01-19 08:35:15 点击:9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李隆基命人将彩绸搬到院中,将禁军们招集到院里,站在驿站的二楼上,扶着栏杆,深情的对禁军们说道
  “朕年老体衰,所托非人,导致逆胡乱政,朕为避其锋而来到此处,累及诸卿告别父母妻儿,随朕来此受颠波之苦,今蜀中郡县狭小,恐难供养诸多兵马,这些彩绸赏于众卿,我们君臣就此别过,回到长安,替朕向你们的父母问好,表达朕的歉意。”
  言罢掏出手绢擦拭脸上的泪水和汗水,此时正值初春,春风冷峭,他却大汗淋淋,却在人前当作动情而哭泣的泪水一样拭去,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人能在适应自然的同时而改变自然,不被其毁灭。禁军们看着眼前这个戴着皇冠,穿着皇袍,满头白发,面容憔悴的老人,心中顿生怜悯和羞愧,纷纷表态
  “臣等愿意生生死死追随陛下,不会有异心。”
  又过了很久,李隆基止住了眼泪,擦干了汗,迎着初春的朝阳说道
  “是去是留,众卿自决,朕绝不强求。”
  “但请陛下放心,臣等定追随陛下入蜀,不再生事了。”
  陈玄礼代表禁军表明态度。人或许都是这样,曾经的强者示弱更能激起人的善意,人皆有恶念,但又多被良心压着,只要你不太过专横,老实人终归会老实下来。李隆基这一番示弱,曾经臣服于皇权之下老实听话的禁军们终于恢复了常态,一个月以后,一行人终于过了剑门关,来到了普安郡,李隆基平安入蜀。
  李隆基的苦情戏演出成功了,而刚演完一场离别戏的太子李享在别了父皇之后开始商议下一步该如何走。
  “父亲,去朔方吧。”
  建宁王李倓望着已晚的天色说道。
  “朔方的节度使是郭子仪,郭子仪领兵在外,现在是杜鸿渐代理,却不知其意如何?”
  广平王李俶疑问道,而太子李享虽已近不惑,但常久被李隆基拘于东宫,少有历练,此时一切也只有听儿子们的了。
  “杜鸿渐是开元贤相杜暹的侄子,是个聪明人,他定会恭迎父亲的,而且父亲曾任过朔方节度使,和那里也颇有些渊源,且朔方离此地较近,安贼正忙于洗劫长安,无暇顾及这里,我们可以趁机前往朔方,且那里兵强马壮,总部在灵武,离长安较近,利于父亲平叛,而且父亲是明正言顺的太子,天子去蜀,北方无首,官员们定会拥立父亲的。”
  言下之意,官员们会立太子李享为帝,众人听了心知肚明,便不再言语,整顿了行装,连夜向朔方赶去,刚走了不久,忽然前面出现了叛军,此时已经入夜,双方也不答话,纷纷拿出刀枪战住一团,过了一会儿,才发现双方一家人,一问才知是潼关的败兵,当下兵合一处,继续向朔方奔去,急行了一日一夜来到了渭河,河水湍急,骑马过河以后,人又少了一半,过了渭河,李享领着剩下不足一千人的队伍一路狂奔,一日一夜行了三百里终于来到了平凉郡。这里有一个大型的皇家马场,李享从中挑选了数万匹战马,又在当地招募五百名士卒,这世间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如大江大河之水向前奔流不息,其实让人类前行的初始动力或许只有两点,一为名,二为利。这时李唐的台子其实并没倒,帝国的停滞并不是帝国本身失去了前行的动力,在动乱之前,老百姓尚还丰衣足食,远远没有隋末那种对朝廷的愤怒和仇恨,李隆基虽晚年荒唐,却只是失德,德不载物,而未失道。对帝国的大多官员来讲,虽然安禄山占领了二京,建国称帝,但天下还是大唐的,领导不称职换一个便好,换谁呢?在天下士大夫的认知中,当然太子是最佳人选。而此时若拥立太子,当是拥立新君,开启新朝之功,现在的天下大势,民心在唐,李隆基的时代已在叛军的野蛮杀戳下徐徐落幕,而大唐帝国继将翻开崭新的一页,谁都想把自己的名字刻在第一页的唐帝国重生的功劳榜上,拥立太子登基为帝,辅佐太子平叛,其功当不逊于凌烟阁上的开国元勋们,而在朔方代节度使杜鸿渐看来,太子李享来到平凉郡,那么这个天大的馅饼是要砸在自己的头上,他能不接住吗?
  朔方留守杜鸿渐和六城水运使魏少游等人紧急召开会议,商议如何应对当前的局势,最后一致认为当迎太子来灵武,向北召集正在与胡人作战的士兵,向西召集河西陇右的劲旅,向南平定中原,恢复大唐天下,这是天赐的良机,当下杜鸿渐立刻派使者前往平凉郡,向太子李享奉上奏请太子前往灵武的文书及写着朔方郡的土兵,马匹,粮草的名册,李享心中大喜,这时河西战区司马裴冕正好路过平凉,他本是要去长安任御使中丞的,却不料安禄山叛乱,长安丢失,眼下长安是去不成了,蜀中的老皇帝已是日落西山了,眼下太子正在平凉,正常人都会选择太子,裴冕不但正常,而且还很聪明,他不但要力劝太子去朔方,还要拥立太子为新君。
  “殿下,勿要犹豫,眼下当立刻去朔方,聚集天下兵马,南指中原,收复二京当指日可待。”
  而朔方代理使杜鸿渐则自己跑到平凉郡,见了李亨言道
  “殿下,当即往朔方,统领天下兵马,收两京,恢复大唐的江山社稷。”
  李享当即应允,因为他知道去了灵武,他就不再是等着父亲驾崩继皇帝位的太子了,而是将活着的父皇变成太上皇的皇帝了。而要平叛,不让父亲为了自己的利益从中节外生枝,他必需做这个皇帝,只有有了这个身份,他才能重健大唐江山,或许祸乱的一却源头都是一百年前玄武门那夜,从那以后所有的皇帝都防范以太子为首的儿子们,李隆基更是将这一点做到极至,杀了和太子关系亲密的王忠嗣,豪无原则的宠信和太子交恶的安禄山,才导致这场大乱,只有自己做皇帝,掌控天下,架空父亲,才能防止他为了防范自己继续出不利于自己,不利于大唐却便宜安禄山的昏招。而且更深层次的原因,马嵬坡之变,诛杀包括杨贵妃在内的杨氏一门,在禁军们的刀枪之中他的身影若影若现,父亲会不明白吗,若父亲引领平叛成功,会不秋后算帐吗?只有借眼前的乱世从父亲手中夺过权力才来保证自己能活过父亲在世之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