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世宗死因迷雾重重,赵光义和他母亲最有谋害嫌疑

楼主:天水探幽 时间:2020-01-20 13:08:10 点击:30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五代是武夫和野心家的乐园,大致说来,五代先后有两个集团主宰中原。第一代,即建立后梁的朱温,以河南宣武镇(汴梁)为中心,不完整的统一了大部分中原,终结唐朝,建立起五代第一个朝代。而同时,兴起于唐末太原的李克用为首的河东集团(学界又称代北集团),以兴复唐室为旗号,与朱温集团互相攻杀,争夺天下,最终在李克用儿子李存勖手里,灭亡后梁,建立后唐。随后的三代:晋、汉、周,则都是河东集团的余脉,或嫡系或旁系,在内部争夺中建立起来的朝代。
  五代的终结者-----老赵家在这个黑暗血腥的时代起步很晚,起步也很低,上升势头却惊人的快。赵氏在赵匡胤之前的几代人都是不算入流的低层人士,最后仅靠短短几年的超水平发挥,竟一跃为最终的赢家,开创了跻身汉唐元明清行列的一代王朝。
  我们知道,五代周世宗与宋太祖赵匡胤,按官史说法,都是突发性意外早逝的。“巧合”的是,伴随着二人去世的,都是江山不正常的易手,围绕他们早逝的前前后后,又无不集中发生了太多的怪事与“偶然”。
  为什么有如此相似性?
  先从一个人说起:
  赵匡胤做了皇帝后,有一次路过前朝的功臣阁,恰好一阵风吹开功臣阁的半边门,使宋太祖恰好看到后周枢密使王朴的遗像。太祖赶紧整衣鞠躬,做鼎礼膜拜状,众人不解,皇上贵为九五之尊,何以在一个前朝臣子像前有失体统?
  赵匡胤手指着自己的龙袍说“此人若在,朕不得此袍著”。王朴,是周世宗柴荣还在储位之时,就陪伴左右的潜邸“掌书记”,坐这个位子的,往往不是一般人。我们知道,赵宋开国第一重臣赵普,就是给赵匡胤当掌书记上来的。所以赵母杜氏对他一口一个“赵书记”。相对赵书记而言,王书记大器晚成,因为那时候他上头还有郑仁诲,老郑是帮助后周太祖郭威夺江山的佐命元勋,也是世宗最敬重的元老。所以世宗刚即位,亲自迎击汹汹而来的北汉、辽国联军时,把老成资深的郑仁诲留下守庙。可是幸运女神似乎很耽心王书记等得太久,当世宗率军还朝不久,郑就逝世了,给王朴腾好了位子。世宗第一次南下征南唐时,王朴已是留守京城的二把手,这已经是超常的速度了,但更超常的是,此后老王的升迁一路像坐上火箭一般飚升,风头盖过了当年的郑仁诲。
  王朴有大才重器,治国理政是一把好手,规划汴梁、修治河道、主管军政样样在行,而且有战略眼光,如何统一天下,步骤先后,他成竹在胸,他献的《平边策》堪称传世之作。对王朴的才能,时人“服其机变”,即使宋太祖、宋太宗后来也都“每称朴有上辅之器”。其人性格又刚直犀利,洞察秋毫,锋芒毕露,“稠人广座之中,正色高谈,无敢触其锋者“,各地的藩镇节帅们也都很怕他。
  赵匡胤也是其中之一,那年(后周显德三年,公元956年)出了这么件事:赵匡胤随驾征讨南唐,打了几次胜仗,开始走红,职位迅速蹿升到殿前都指挥使(殿前禁军第三把手),这个级别,已经称得上太尉了。赵太尉凯旋返京,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然而意外发生了,一名殿直(皇宫卫士)不知怎么突然策马冲入赵太尉的仪帐队伍之中,搅扰了众人,随后又像没事人似的扬长而去。对于这种无故冒犯,年纪尚轻的赵匡胤十分恼火,本帅可是朝中新贵啊!便把状告到了国防部(枢密院)。国防部当时由2个领导主管,一个是魏仁浦,他倒是很投合赵匡胤的态度,决定对该殿直严肃处理。没成想身兼副部长的王朴却插了过来,没拿魏仁浦当回事一般,替枢密院给堵了回去:殿直官位虽小,却也是你赵匡胤的同事,和你一起为皇上效劳。何况你也刚当上都点检,还是收敛点好。这个气势,这个逻辑,把小赵怼得“耸然而出”,碰了一鼻子灰。
  从王朴的态度来看,这句话的份量远远超出就事论事的范围,平心而论,赵的要求其实不能说无理,若不是警惕到赵匡胤背后的某种苗头,王朴恐怕未必会有此举。
  虽说王朴教训别人倒是冠冕堂皇,问题却在于轮到他被底下人冒犯时,完全是另一套。有一次王朴监修首都的街道,发现一个小厢校消极怠工,老王的暴脾气蹭的上来了,也不管矫枉过正,一连抽了那人几十鞭子。小校受到如此毒打,当然一肚子闷气,事后悄悄跟人埋怨了一句“我好歹也是快升为厢虞候的人(大致相当于某小区区长),哪能说打就打”。话又不知怎地传到王朴那里,王朴立即把他抓来,喝令手下“立毙于马前”。据说后来世宗听到这事,非但没责备王朴一句,反而嘲笑那个厢校不知轻重:敢跟王朴显摆什么厢虞候,这是找死。
  既然底下人仅仅因为一句背后的牢骚,在王朴看来就该死。那么小小殿直公然冲撞殿前赵太尉的仪仗,还大咧咧的一走了之,又该当何罪?难道殿直尚可同太尉相提并论“同朝事主”,候补厢虞候和他王朴不是同朝事主?
  所以,此事不好说是不是王朴在借题发挥,给赵匡胤来一个下马威。至少,王朴开始注意到赵匡胤了。因为,王朴警惕赵匡胤的可不止这一件事,百忙之中的他为何会腾出精力盯上这位皇上的新宠将?这不仅仅因为赵匡胤是殿前一把手张永德最倚重的下属,而是赵匡胤背后那家人,非常能“折腾”,到处结交权贵,就拿王朴分管的枢密院来说,一把手魏仁浦,就私下跟赵家拉拉扯扯,赵匡胤的母亲还亲自跑到他府上,想攀成亲家,也难怪赵匡胤一来告状,魏仁浦那么积极。冲队事件之后,赵氏一门的“公关”势头越发变本加厉。朝堂之上,宰相王溥、宣徽使吴延祚,以及王溥有举荐之恩的另一个新星向拱,此人的上升势头也是火箭一般,还有与他王朴同为世宗潜邸亲信的尹崇珂,他可是赵匡胤弟弟的大舅子,还有潘美、曹翰等等,都与赵家有着不一般的交际。而且这种趋势愈演愈烈,赵门把攀结姻亲的目标指向了五代头号将门符氏家族,符家大佬符颜卿可是当朝天子周世宗的岳父,如果能娶到符彦卿的下一个女儿,赵氏一门在朝中的势力、声望将成倍的涨。因为符彦卿有六个女儿,娶到他的女儿不仅意味着跟当朝天子成了连襟,也跟其他娶了符家千金的将门、豪门成了亲戚,有了进一步结纳的利益纽带,这将是多么可怖的一张关系网?还有一点,张永德和赵匡胤掌控的殿前司禁军因有皇帝的旨意,近年在全国选拔精锐,严加整训,扩张太快,上升势头太猛,史书上记载的“诸军士伍无不精当,由是甲兵之盛,近代无比”说的主要是殿前司禁军。
  王朴是世宗潜邸时的旧臣,在五代这个绝不能轻信任何一个人的时代,潜邸班底在皇帝眼里,是可信度最高的群体,皇帝通过他们,去掌控朝局,监视武人。与王朴同在潜邸侍奉世宗的,还有潘美、曹彬、曹翰、吴廷祚、袁彥等人。完全可以说,这些人是皇帝周边的私仆,一个圈子里的人,彼此间有一个共同的纽带。然而,这其中前四位,却无一例外的要么已被赵家拉拢收买,要么正在被拉拢收买,以王朴这种“至察”、“刚而锐敏,智略过人”之人,岂会毫无感知?何况有史料显示,世宗时代,就已秘密向军队安插眼线,暗中观察军内的风吹草动。比如赵匡胤随驾南征时,虽说刚刚开始走红,就有眼线向世宗告发赵匡胤“私所载凡数车,皆重货也”,世宗也果然“遣使验之,尽发笼篋”,最后查明只是几千卷书籍,结果先不论,说明当时赵匡胤还属于带兵不多将领,背后都有人在盯着。又,宋人《儒林公议》曾记载宋太祖赵匡胤“尝密遣人于军中伺察外事,赵普极言不可“,结果宋太祖不以为然的回了一句 “世宗朝尝如此”。
  而留守京师,执掌枢密军政的王朴,分管侦察、眼线自然是他的重要工作之一,更别说正是“周显德中”的年间,赵氏一家就在军中、朝中广为结纳,“谦下愈甚,老将大校多归心者”。(苏辙《龙川别志》)这怎能躲过掌管军机大事的王朴的眼睛?以他的行事风格,又怎么可能没有动作?
  所以,再回头细嚼赵匡胤对王朴遗像说的那句:“此人若在,朕不得此袍著”,再想想王朴在世时曾自信满满的说“朴在则周朝在”。不禁细思极恐,赵氏一门不谋江山则已,要谋江山,则王朴是必除之人。
  而王朴与周世宗的死,死的时机,也确实不太正常。
  被今天某些网络人士贬为“野史”的宋人王铚的笔记《默记》,其记载的内容其实往往与一些关键事件暗合。书中还提到一件不寻常的事:一天夜里,王朴匆匆找到世宗,屏去众人,惊惶失措的说“祸起不久矣!”,世宗惊问何故,王朴说他发现一种异象,且“事在宗社,陛下不能免”。意思是这一异像显示了后周江山乃至世宗的性命都将不保,世宗大惊,紧跟着王朴微服出宫,来到野外五丈河边,深夜里看到隔河出现一个像渔灯般的火轮,中间有一个三岁小孩:
  “中夜后,指谓世宗曰:‘陛下见隔河如渔灯者否?’世宗随亦见之,一灯荧荧然,迤逦甚近则渐大,至隔岸大如车轮矣。其间一小儿如三数岁,引手相指。即近岸,朴曰:‘陛下速拜之’既拜,渐远而没”。
  在编完这段荒诞不经的鬼话后,作者似乎故作得意的解读道:“火轮小儿,盖圣朝(宋朝)火德之盛兆,岂偶然哉!”,吹嘘这事当时预示着大宋将要得国,属于天意所归。此事本身,当然全篇胡话,不值一驳。然而透过表面文字,作者似有深意藏焉,毕竟王铚生活在大宋开国约200年后的时代,宋朝的天命不需要再过多重复强调,他真正想说的恐怕不是这种无聊的事,更像是在提醒人们,王朴查觉到某种危险,随后王朴、周世宗就相继在短时间内死去,而且借这件事点明,两人都死于非正常原因。
  王铚身为宋人,自然有诸多顾忌,借神怪之说,将读者引到这一步,似乎不能再点透了。他在《默记》中,特地将火轮小儿、王朴与世宗突然死亡这三件事集中搁到一处,顺序排列,很像是借事展疑,供君自品一样。
  总之,在周世宗文治武功达到顶点时,没有任何健康问题的王朴突然“后数日,朴于李谷坐上得疾而死”。这使周世宗刚刚开始的宏图一下子失去左膀右臂。仅仅两个月后,世宗北伐,距幽州才两三日之距,恰好在这个关键节骨眼上,周世宗突然生起怪病,然后一病不起,只得放弃即将到手的幽州,返驾汴京,不久后也匆匆去世。
  而这些事,又恰好发生在赵氏一门在与五代最显赫的将门,后周天子的岳父符彦卿家族联姻后不久。半年后江山改姓赵,后周四大托孤重臣还偏有三个就早与赵家关系不一般,暗有交通,预许联姻,休戚与共,不光他们,周世宗的潜邸亲信之中,也大面积成为赵氏一门特殊信任的心腹,要知道,赵匡胤兄弟都以猜忌闻名,而这些前朝故帝的旧亲信,居然能受到他们的特殊信任,岂不是怪上加怪?
  特别是周世宗病倒的时机,几乎不得不让人生疑。后来宋真宗都曾惋惜,认为周世宗要是继续打下去,则必定收复幽州。据各方史料的说法,当时周军如入无人之境,兵不血刃一般就收复二州三关十余县,辽国南京幽州一片惊慌,守军、居民都纷纷出城逃命。然而,在周世宗主持的进军幽州会议上,却意外遭到众将反对,世宗大为失望,但依然决定继续北上,然而就在会议当晚,便突然得病, 宋太祖时期任宰相的薛居正,在写给太祖御览的《旧五代史》里,也这样记载进军幽州的大会上,“诸将皆以为未可,帝不听“,不听就当然要继续进兵,看来攻打幽州已无可阻挡,然而“是夜,帝不豫,乃止”,拒绝众将的当夜,就得了怪病,不得不放弃攻幽计划。薛居正这短短17字,却也像是隐藏着某种意味深长的玄机,颇有些欲言又止的味道。而且这病不光来得得“巧”,还来得重,当夜发病,就到了周世宗到了不得不打消计划的地步。这是不是也太配合那些反对的将领们了?
  因为哪怕病情稍微轻一点,周世宗有个两、三个进军时间,也足以够到幽州。
  毕竟,在野心家眼里,攻占幽州,将意味着与中原最强大的劲敌契丹,发生旷日持久的大规模战争,在习惯了拿弱敌刷副本,攒功劳的将领们看来,这可是军人最顶级的冒险。 冒险意味着变数,意味着计划的打乱,某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将会丧失时机。
  而且可以肯定一点,如果王朴确实是被谋害而死,则世宗就不可能活多久,因为时间一长必然败露,对不轨者将意味着什么?
  目睹王朴猝死的见证人李谷,恰好也在宋太祖登基的当年死去。李谷是后周一位退休宰相,德高望重,有知人之名。更巧的是,周世宗因病退兵期间,曾感觉某种不对劲,长期逗留在半路上,既不回京,也不折回前线。不知什么原因,直到周世宗免去了殿前司一把手张永德的军职后,队伍才重新出发,返驾汴京。
  前后三个月之中,从王朴开始,到张永德,再到周世宗,连续三位重要人物或死或倒台,而这三人恰是赵氏一门篡夺江山的最大障碍。特别是世宗和王朴,简直像是冥冥之中被约好了一样,没有任何病情征兆的情况下说死就死。三人离奇倒霉,受益者又无一不是赵氏,其结果又无一不是为其篡国代周扫清了障碍。如果说一切都是凑巧,是不是又太巧了些?
  常言道,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们先假设这种阴谋论不成立,因为史料没有留下明确答案,那又如何解释后面的一些反常:
  曾为周世宗执掌御厨的太监李继美,与赵氏家族之间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在陈桥兵变成功,改朝换代后,李继美一家做为前朝皇帝的近密太监,反而受到新朝统治者超乎寻常的恩遇,宋太祖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给予他特别尊荣,“特赐紫”。当时的太监以服装颜色区分地位贵贱,穿紫衣是一种格外的尊荣,难道李继美是厨神,菜做得好,所以才给他这般礼遇?
  更反常的,是对李继美一家的超常信任。
  李继美的两个儿子李神福、李神佑,在宋朝也格外吃香。一个成为赵光义的潜邸心腹,另一个以父荫被授为殿头高品,李神佑或者出外替天子监军,或者随天子出征“负御宝从行”。哥俩也都为宋皇们充当密探、监军,历任要职,位尊极品。然而,这依然还不算离奇,更离奇的是,哥俩在宋太祖、宋太宗两朝都吃香。我们知道,宋太祖的嫡系红人,在太宗朝不会有好下场,从李神佑在太宗朝的经历来看,又不像是王继恩那种情况,因背叛宋太祖而得到特殊酬功,只是普通的继续当红而已。
  在后周的宦官圈子里,李家一门所受荣宠,且恩延两代,无人能比。按道理,旧朝皇帝的近密太监,如果对新朝没有特殊功劳,何至于受到如此信任和重用?另外还有一些后周太监,在宋初杜太后在世的时候,突然受到不合常理的超规格提拔。太祖亲政后,又沉寂下来,然后等到宋太宗在位,又继续受到重用。比如刘延韬,本是后周内班都知,其子刘承规在入宋后的建隆年间,突然补入高班。太宗时再被破格拜官,委以重任。石希铎,后周朝已是高品,其子石知颙“形貌甚伟”,在建隆中突然恩授内中高品,太宗即位,改供奉官。至少在宋初,供奉官常常是高干子弟、心腹之人的晋身之门。通过这些宦官在宋初两朝的沉浮,说明一个问题:如果阴谋存在的话,杜太后与赵光义,比宋太祖更有可能是主使者。这样的阴谋,是一个巨大的工程,而且周密紧凑,胆大包天,不是宋太祖这种性格的人想得出,做得到的。

  不光太监们有嫌疑,我们前边也提到,周世宗的潜邸班子,也成为反水的重灾区,像潘美、曹翰等人,陈桥兵变时,潘美简直摇身一变,领着太祖去见后周群臣,一副投靠新主的带路党嘴脸,从此领重兵,居要职,曹翰更离谱,其放肆作恶居然也能被纵容。他在太祖朝征南唐,把偌大一个江州城抢光杀尽,居然屁事没有,这在御将极严的宋太祖一朝,根本是不可想像的事。可见,赵氏家族在暗地里,早有经营,做了何等深入、繁复的工作。
  周世宗的突然去世,是中华民族的巨大悲哀,甚至造成了中华自此后长达近千年难以振兴,精神颓委保守。而他和他亲密的战友王朴的死,至今笼罩在重重的迷雾之中。 这一悲剧如果是人为所致,那将是莫大的遗憾,决定性的影响了未来的历史走向。
  我们且看看王朴、世宗迷雾重重的死去前后,赵家已完成了哪些谋国准备。

  原创待续,谢不转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