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记事330比翼双飞六十一

楼主:ty_上弦叶 时间:2020-01-22 07:19:08 点击:11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天宝十五年七月,历史又到了劝人称帝的时侯了。
  “殿下,今陛下避难蜀中,宗室神器,应有归属,这是上天之意,殿下当不可违背。”
  杜渐鸿言道
  “父皇尚在,若擅自称帝,恐为不孝,遭天下人耻。”
  李享谦言道。却听杜渐鸿继续言道
  “殿下,古之孝有二,侍父母膝下,以惶恐之态侍以左右,但凡父母之命莫敢不从,是为小孝。而积千古功德,创不世之伟业,复社稷,定江山才是殿下当尽的大孝。”
  杜渐鸿继续说道。
  “本宫德行浅薄,父皇尚在,怎敢擅越,杜大人勿要多言。”
  李享继续推辞道
  “殿下,眼下将士们多为关中之士,追随殿下,却无不想跟随陛下一起挥戈南指,平叛中原,收复两京,与家中父母团聚,若殿下不为帝王,恐寒了将士之心,彼时众叛亲离,江山社稷难复,又何言为孝。”
  裴冕接着言道。
  “父皇尚在蜀中,天下之事自有父皇定夺,本宫身为人子怎敢擅越。”
  李享继续推辞。
  “殿下,陛下入蜀,已弃江北,天下尽之,又何以望之,且陛下已过古稀之年,智衰精疲天下大事又何能指以陛下,况陛下错信安禄山,杨国忠,方至天下大乱,百姓失所流离,衣食难继,翘望西蜀,颇多怨语,唯殿下登基方能让天下归心,再造社稷。”
  裴冕继续劝道。
  “哎,你等之意本宫岂有不知,只是这样天下都以为本宫不孝,私谋父皇之位,你等将本宫置热炉而炙,本宫心中难安呀!"
  孝顺的李享含泪说道。
  “殿下,我等追随殿下一为恢复国家,二也为封妻萌子,求一场富贵,今言情已尽,望殿下莫要推辞,登基为帝吧。"
  杜渐鸿抿了抿嘴辱继续言道。就这样来回推辞了五次,李享终于半推半就,象个小姑娘一样扭扭捏捏的答应下来。当下众人呈上早已准备好的龙袍帝冕,天宝十五年七月十三日,李享在灵武南楼称帝。遥尊李隆基为上皇天帝。
  消息传到蜀中,李隆基当即丢了手中正 在拟诏的御笔望天苦笑,果是天道循环,当年父亲被自己逼迫当了太上皇,今天自己却又被儿子任命为太上皇了,真是报应不爽。但失了杨玉环的他终于恢复了明智,大好的冮山被自己弄的满目苍夷,若此时父子相争,天下恐真要让安禄山夺了去。哎朕终是大唐的皇帝,大唐安朕方安呀!若大唐没了还争什么皇帝呢?想到此处,李隆基喜道
  “我儿正当如此,我又有什么不高兴的呢?”
  当即将自己新任命的三个宰相派往灵武,并送上传国玉宝送于李享,并颂发巜皇太子继皇位诏》承认李享的合法地位。自己的命令改为诰,表疏为太上皇,四海军国之事都听命于新皇帝,他自己只要一个知情权,等到收复两京,这个知情权也不要,只在宫中养老,他便再也不问政事了。并收回先前对永王李磷的兵权,一切全由新任皇帝李享调度。
  而在这之前,刚入蜀中的一段的日子里,李隆基还是踌躇满志的,他命太子李享当朔方,河东,河北,平卢四任节度使,为了制衡太子,命永王李磷出任山南东道,岭南,黔中,江南西道四地节度使。
  这一年李隆基已是七十古稀之年,皇子也多已近入不惑的年龄,但从小生养深宫浸泡在极品富贵的皇子们依然保持了少年时的天真,少年人性格没有定型,不是离经叛道就是天真的愚不可及,李享和李璘本是一对亲密无间的兄弟,李璘幼时丧母,同样丧母比李璘年长几岁的李享便将李璘接到自己寑宫照顾,晚上更是象个父亲一样将小李璘搂进怀中安睡。让无情的天家有了一丝人间的温情和烟火。
  此时中原已尽归安禄山,但整个南方未经叛军侵扰,战争并不是单纯的双方士兵之间的比拼,更是交战双方军需物资之间的比拼,而富甲天下的江淮更是唐军北方平叛的坚实后盾,李隆基将矛给了李享,而将盾给了永王李璘,让兄弟二人产生了予盾,驴插上了翅膀也想着象雄鹰一样飞翔在天空,有钱有粮有兵的皇子李璘认为自己也可以做皇帝,人有了实力就可以收起保身的善良,露出野兽的狞牙,和大哥李享一样,他手下也有一批以他为奇货可居者,这世间从来就不缺少赌徒。
  首先是他的儿子襄阳王李玚,利益让人疯狂,成为皇太子甚至未来皇帝的诱惑让他有种当年太宗皇帝太原起兵时的意气风发。
  “父亲与太子皆是宗室,太子四地,父亲亦四地,且钱粮充足,父亲为什么不能做太子呢?”
  然后有识之士给他出谋划策
  “今北方大乱,狼烟四起,王有四道兵权,控彊千里,若顺势占领金陵,那将是可以比拟东晋王朝的伟业呀。”
  然后他又去鼓舞他的年老天真的父亲,
  “陛下将江南四道给了父亲,就是将半壁江山给了父亲,今当以江南之力招募虎狼之兵,挥戈北望,与太子争锋,再平安贼之乱,复二都,坐拥太级,武德二宫,恢昔时高祖,太宗的荣光。”
  听了儿子话的李璘开始招兵买马,招来了名满天下的诗人李白,李白的仙气酒气顿时让他醉了
  “我得太白,何愁大事不成。”
  “太白先生,我今募兵北望,不知成算几何?”
  酒宴上,永王问道
  “今北方大乱,二帝巡游不归,永王为帝王子嗣,收拾残局,又有何不可呢?”
  李白喝光杯中酒笑言道
  “阿,仙人高见了,不知此情此景,仙人有何高作呀!”
  看着眼前的一众随着舞乐翩翩起舞的舞姬,众人纷纷言道。  
  “哈哈我得王命,从蜀中赶来,坐于舟间,得一诗,今便吟来,请各位赏评。”
  李白大笑道,又连饮了数杯酒吟道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