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不应忘记,岱海大庙-代噶彙(汇)祥寺,达赖喇嘛中央册封制度的确立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3-05 16:37:39 点击:324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本文在撰写过程中,得到了凉城籍老乡、察哈尔镶蓝旗总管后裔、蒙古族唐卡非遗传承人李鑫(蒙古名布仁札特尔)的大力帮助,在此深表感谢。对于彙(汇)祥寺的传承及彙祥寺赋予地域文化独特的内涵,李鑫老师有着深度的理解。

  在李鑫老师的帮助下,我们还确认一条重要信息——与五世达赖、六世班禅、康熙皇帝曾产生重大交集的彙(汇)祥寺,其下院玛尼图庙(建于康熙年间,位于凉城县厂汉营,属于彙祥寺的南院),在长达两百多年的时间内,与诞生鸿茅药酒的水源井比邻。


  说凉城是个神奇的地方,就不得不说鸿茅药酒,不得不说岱海。当然,凉城的神奇不光于此,凉城还发生过好多标定中国历史的重大事件。其中非常值得凉城人民骄傲的,就是清代前期的藏传佛教的两大宗教领袖——五世达赖、六世班禅,都与凉城“大庙”发生过重要交集。

  文科高考,五世达赖、六世班禅,以及达赖喇嘛的中央册封制度,都属于考点范围。鲜为人知的是,位于岱海北岸、洞金山下的彙(汇)祥寺,其实就是达赖喇嘛中央册封制度的确立地。而且“彙(汇)祥寺”由康熙皇帝御题赐匾,其悠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末李克用时期。

  苏勒亚其其格,曾以一首《歌在飞》受到了数以万计歌迷们的喜爱,她还有首颂扬家乡的歌曲《岱嘎淖尔》,其中有这样的句子,“金色的霞光/汇祥寺的钟声/伴着微风渔舟唱晚”。岱海便是“岱嘎淖尔”,清代前期叫“代噶”“岱哈”“岱汉”,汇祥寺就是父老们口中的大庙。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3-05 16:38:16
  — 壹·一场好事多磨的会面 —

  达赖喇嘛这个称呼,与蒙古族有着很深的渊源,最初俺答汗赠给三世达赖索南嘉措的尊号。万历十五年、二十年,明廷相继降旨认定过三世达赖、四世达赖的名号。四世达赖云丹嘉措,是俺答汗的曾孙,属于历代达赖中唯一的蒙古族,据说就出生在今乌兰察布商都的五台海子。

  自元朝以来西藏有个传统,就是非常重视对于元明清皇帝赐给印信、册文、敕封和名号,这成为僧俗领主施展政治权影响力的信物。崇德七年(1642年)开始,清廷入关前就与五世达赖喇嘛互派使者有了沟通。其中的背景,就是崇德元年开始,清帝同时身兼蒙古大汗身份。

  清廷入关之后,与五世达赖互动较多,相约见面,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实施。1652年也就是在相约的辰年正月,五世达赖从拉萨启程,准备经青海、宁夏和内蒙古前往内地朝觐顺治帝。起初并没有确定见面地点,在半路上,五世达赖提出要在归化城或者是代噶相见。

  这种要求在朝廷引起了很大的争论,一时间舆情汹汹。顺治帝的意见,是要到边外见面,地点倒不一定是归化城或者代噶。其主要考虑,一是方便蒙古王爷与五世达赖相见,二是内地歉收,达赖一行3000人,存在接待压力,三是担心其中途而返,恐外蒙古诸部因之不来归顺。

  满族大臣基本都支持顺治想法,以洪承畴为代表的汉臣强烈反对,他们认为,皇帝君临天下,包括各种各样的宗教人物,都是皇帝子民,顺治到外边迎接达赖,相当于贬低自己身份,而且内地歉收,不可令人入内地,遣王公大臣一人代迎,在边外多赏赐一些金银财物即可。

  顺治还是想到边外迎接达赖,甚至于九月十一日正式通知五世达赖,将在边外的代噶(即今鸿茅药酒老家凉城县岱海滩大庙一带)会见他。据《蒙文老档》中所载,五世达赖在回信中说,“闻上欲于代噶地方相见,不胜欢忭,自当兼程前往。更有密语,去使面奏。并献护身佛。”

  针对这种情况,洪承畴联合另一汉臣陈之遴,利用钦天监上奏的“太白星与日争光,流星入紫微宫”天象以及天人感应之讲究,说“今年南方苦旱,北方苦涝,岁饥寇警,处处入告”,劝皇帝以国家全局为重,切勿轻易远行。这次顺治接受了劝谏,决定派员到代噶迎达赖进京。

  接下来清廷对相关仪程进行了详尽部署,在彙(汇)祥寺修建了“察罕丹钦”以及行宫等建筑,十月上旬,顺治派和硕承泽亲王硕塞(皇太极五子)和内大臣达尔东兰巴出边前往代嘎迎接五世达赖,十一月十三日,内大臣前往归化的路上迎请,十六日,五世达赖一行到达代嘎。

  按照顺治旨意,五世达赖于二十七日从代嘎起程,轻装速往京城,将大部分随从留在岱噶,只带300人进京。顺治九年腊月十五,五世达赖乘坐特赐的金顶大轿抵京,顺治帝以田猎为名,与五世达赖相会于南苑。顺治十年(1653年)正月十六,顺治在太和殿宴请五世达赖。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3-05 16:38:47
  — 贰·标定重大历史的代噶册封 —

  五世达赖不远万里觐见顺治皇帝,其中重要诉求,就是为了获得正式封号和金册、金印。由于清帝兼具中原正统王朝皇帝和蒙古大汗的身份,照历史传统来讲,这种册封对他来讲,意义十分关键,直接影响到黄教和五世达赖在西藏广大僧众中的地位,以期在全藏更有号召力。

  对于顺治来讲,也需要妥善处理好与五世达赖的关系。崇德元年(1636年)漠南蒙古十六部四十九王公会盟,拥戴皇太极为蒙古大汗,承认其继承蒙古可汗大统,奉上了“博克图彻辰汗”尊号。但直到顺治九年,漠北喀尔喀部还未归顺,顺治需借助五世达赖的影响力来实现政治意图。

  这种特定的背景,一再影响顺治帝如何接待五世达赖一行的看法,以及达赖返藏过程中的一系列安排,甚至对于达赖喇嘛徒众请给驿马钱粮等事的处理上也非常慎重。五世达赖南苑谒见顺治帝之后,便被迎往安定门外的黄寺。达赖先居住在东黄寺,不久又搬到了西黄寺。

  当时这里有东西两座黄寺,俗称双黄寺。其中西黄寺是特为第五世达赖喇嘛所建的,据《御制重修黄寺碑文》载:“达赖喇嘛在国初异诸藩倾向归命,其功最钜,至顺治九年来朝京师,特颁册印,综理黄教,并肇建斯寺,俾为驻锡之所。”此后,顺治特意安排五世达赖返程中在代嘎多呆一段时间,会见外藩王、贝勒和众多喇嘛。

  为了给达赖送行,顺治十年(1653年)二月十八日,顺治帝在太和殿赐宴,并就相关事宜进行了沟通。二月二十日,五世达赖辞归,顺治命和硕承泽亲王硕塞偕固山贝子顾尔玛洪、吴达海率八旗官兵送至代噶,又命叔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礼部尚书觉罗郎球在清河(今京呼高铁清河站一带)饯行。

  据《五世达赖喇嘛自传》,三月初十日,达赖在大批蒙古、藏人的夹道欢迎下抵达了代嘎,蒙古各部落也纷纷到代嘎向五世达赖奉献珍珠袈裟、金罐、银罐和马匹等各种礼物。其中十二日前来的,就有察哈尔部和硕亲王(即阿布奈,布尔尼的父亲,林丹汗之子)主仆五百人。

  在代嘎彙(汇)祥寺(位于岱海北岸,西南距今凉城县鸿茅药业23公里)的册封仪式,大约发生在顺治十年的农历五月中旬。但册文内容三月三日就已定型,五月初四,礼部尚书觉罗朗球和理藩院侍朗席达礼从北京启程前往代嘎,携带满、蒙、藏、汉四体文字的金册、金印,正式册封五世达赖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六月初一,五世达赖离开代噶返藏。

  清廷之所以将册封仪式安排在边外的代嘎,其实另有深意。鉴于五世达赖的身份和影响力,册封仪式势必会有相当多的蒙古王公、贝勒和喇嘛僧众参与,放在内地接待压力会非常大。顺治册封五世达赖,重要诉求就是对喀尔喀等部施加影响,因此必须准备充足的时间和场地。

  代嘎册封意义非凡,此后历世达赖都必须经过中央政府册封,同时还使得喀尔喀蒙古与清中央政府的政治联系更为紧密。顺治十二年(1655年),喀尔喀土谢图汗、车臣汗各遣子弟朝见顺治;同年,清中央政府又在喀尔喀设八札萨克,分左右翼,加强了对喀尔喀蒙古的管辖。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3-05 16:40:21
  — 叁·凉城见证六世班禅觐见乾隆 —

  五世达赖觐见顺治帝以及代嘎册封,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意义,就是为清中央政府接见西藏活佛,开辟了仪轨上的先例。在这之前,类似的事情,并无章法可循,此次虽属首次,但整体上也得体、隆重,由于洪承畴等人的劝谏,也正确规范了中央与西藏地方宗教领袖的关系。

  这种影响在六世班禅朝觐乾隆皇帝的安排上得到了很好反映。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六世班禅上奏乾隆皇帝,“因庚子年(乾隆四十五年)为大皇帝七十万寿,欲来敬祝”。乾隆皇帝同意他进京,还特令在承德为班禅建须弥福寿庙供其居住,后人称之为小札什伦布寺。

  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六月十七日,六世班禅率13名勒参巴及随行人员2000余人,从西藏札什伦布寺启程。其中所规划的路线,是途径岱汉(与代嘎一样,是凉城岱海滩的不同音译)经由察哈尔、多伦诺尔、克什克腾、翁牛特、喀喇沁、过赛因达巴罕、由中关至热河。

  当时的安排,是六世班禅现在青海塔尔寺过冬,于乾隆四十五年由青海、西宁一带继续往东,于六月二十五日到达岱汉,次日到达了“扎西措培曲林”(即彙祥寺东面的三济庙,距离鸿茅药业25公里),也有史料描述是岱海寺(即彙祥寺),并在“三济庙-彙祥寺”停留了六日。

  依据顺治帝接待五世达赖留下的规矩,本次同样是派员出杀虎口前往岱汉(代嘎)迎接,皇六子质郡王永瑢,尚书兼领侍卫内大臣永贵以及章嘉呼图克图,作为核心人员。为确保接待质量,1779年六月,乾隆还派德保和常青(时任察哈尔都统),前往岱汉查看和修缮了庙宇。

  六世班禅于七月二十一日抵达中关行宫,次日到热河,被迎入专为其入觐时居住而兴建的须弥福寿庙。六世班禅于九月初二日抵京。当年的七八月,乾隆分别在承德避暑山庄的清旷殿、万树园和卷阿胜境设宴招待了六世班禅,同年十月,又在北京保和殿两次宴请。

  乾隆见到前来祝寿的六世班禅非常高兴,在承德澹泊敬诚殿接见,并为其赋诗,“祝厘远至鬯宗风,三接欣于避暑宫。敬一人而千万悦,垂名册亦乃予同。雪山青海胥增忭,色罽精金许献衷。初见宛然旧相识,本来如是非神通。”据说扎西措培曲林民间叫作三接庙与此有关。

  同五世达赖类似,在岱汉期间,六世班禅还接见了大批蒙古王公和喇嘛僧众,同时还在大经堂(察罕丹钦)聚会,与皇六子、章嘉呼图克图等人畅谈,会后向五世达赖画像敬献哈达。六世班禅还在岱汉地区观看了戏剧与赛马表演,并在察哈尔尼满豁苏寺受到盛大的宴请。

  在北京期间,六世班禅主要住在黄寺和南苑,有时也住在雍和宫、香山和皇宫,其足迹与当年五世达赖存在很大的交集。从五世达赖、六世班禅开始,历世达赖与班禅,每隔一年都派官员和喇嘛来北京朝贡,他们照例都住西黄寺。西黄寺目前是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所在地。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3-05 16:40:55
  — 肆·彙(汇)祥寺始建于唐末 —

  归化城和代噶,在当时蒙古地区的藏传佛教体系中,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这从五世达赖、六世班禅的两次朝觐当中可窥见一斑。归化城在历史上又被称作“召城”,比较著名的召庙就有大召(无量寺)、小召(崇福寺)和席力图召(延寿寺),其实凉城也是召庙集中之地。

  岱海滩在清代前期,属于著名的“召区”,岱海北岸(以清代岱海实际大小为准)从今鸿茅镇小召村委会一直到麦胡图三济庙一带,大致可以看成是兴巴高速的“凉城西——岱海”段沿线。这片区域大大小小的藏传佛教寺院比较集中,著名的就有彙祥寺、七甲庙、三济庙。

  如今在一些地方文史资料中还能留下痕迹的,还有温泉寺(彙祥寺下院,今岱海温泉附近),岱海京都松竹寺庙(大致在三济庙附近)。在凉城地区所有的召庙当中,规模和名气最大的,当属彙(汇)祥寺,与《绥远通志稿》所记载的不同,彙(汇)祥寺而非荟安寺是岱海寺。

  彙(汇)祥寺属于当年接待五世达赖和六世班禅的地方,“彙祥寺”三个字由康熙亲笔御题。提到这个寺院,如今人们常用简化字“汇”,其实使用繁体字“彙”更为准确,因为其中蕴藏着深意。据说康熙赋予这个字的含义,是“互帮互利,一团和气,平等传教,终得善果”。

  繁体字中的“汇”,有“匯、滙、彚、彙”四种写法,前三种比较常见,“彙”非常罕见,基本上是“多伦彙宗寺”和“凉城彙祥寺”专用。“彚”与“彙”长的很像,容易混淆,但前者属于“彐”字头,后者属于“彑”字头。传说“彙”写法是康熙专为彙祥寺所造,这个字已属简化字,该字和简化前更加繁琐的写法,《康熙字典》上都有。

  彙祥寺在清代的级别很高,与呼市席力图召相同,有活佛世系传承,并设有札萨克达喇嘛(由清廷委任管理寺庙、行使政教两权,一般由地位较高的呼图克图出任,由清政府颁发印信)。彙祥寺大殿内庋唐古特文经典万余卷,笺上经名有汉文与唐古特文双题,或纯用唐古特文者。

  据《绥远通志稿》,“案彙祥寺所储经典。历数其名。颇疑较他寺为多。实则各函统计。仍不出丹珠尔、甘珠尔两大总集之外。第唐古特文甘、丹大部经典。今已不可多得。故仍录之。以存黄教古物之一斑云。”1939年被毁前,彙祥寺保存古籍之多,整个内蒙古都十分罕见。

  通常认为,彙祥寺始建于康熙年间,但康熙年间主要是为了接待五世达赖,而作加盖、扩建以及维修。正殿属于康熙年间建筑,蒙语名“察罕丹钦”。曾任凉城、卓资县委书记,离休后对地方文史工作做过重大贡献的朱暄,曾在废墟中一块砖上有“洪武六年二月”的字样。

  历史虽然远去,但并不如烟,过去仍在,只是残留某处。察哈尔镶蓝旗总管后裔、蒙古族唐卡非遗传承人李鑫,曾对彙祥寺废墟中的一块地宫砖块做过拓片,上有唐古特文(藏语的一种,源于松赞干布时期,藏传佛教经典中有较为广泛的应用)“天佑二年”(905年)的字样。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3-05 16:41:22
  — 伍·彙(汇)祥寺的独特地位 —

  翻阅历史典籍,“天佑”是唐昭宗李晔、金末契丹复国者乞奴、大理保定帝段正明、元末张士诚和十国吴越钱镠的年号。与北方地区能挂上关系的,只有前两者,而耶律乞奴的“天佑”只存在了一年,且没有同凉城地区产生过交集。唐天佑二年,凉城地属云州,为李克用控制。

  905年是唐末最混乱的数年之一,后梁还未建立,朱温杀了唐昭宗诸子、朝士和皇太后。同年,李克用与契丹首领耶律阿保机在云中(大同)结盟,希望后者帮助自己对付朱温。907年,后梁篡唐,年号开平,李克用沿用天祐四年,天佑年号一直被使用到923年后唐建立。916年,契丹(辽)正式建国。

  在彙祥寺的“经史”(相当于寺院的大事记、家谱或政务辑要)中,亦有始建于辽金之前的记录且李克用这个人名频频出现。彙祥寺于1939年被毁之后,有的喇嘛迁徙到了三济庙以及呼市大召、席力图召等召庙,有的进入21世纪方才圆寂,因此有些信息得以留存至今。

  朱暄老先生曾对彙祥寺做过深入研究,并与国永清一同绘制出了“彙祥寺复原图”。据朱老先生描述,彙祥寺是一座以藏传佛教为主,兼有儒教(关公庙)和道教(水神庙)特色的儒释道三教相融的和谐之寺,反映出中华文化相互交融,以及不同文化的相互传承和认同。

  谈到这里,我们再去回看康熙所赐“彙祥寺”三个字,以及“彙”字“互帮互利,一团和气,平等传教,终得善果”的讲究,就会有更深刻的领悟。康熙帝是站在国家统一、民族和谐团结、文化互鉴共融角度来提出期待的。而彙祥寺数百年来,是这种精神的践行者和见证者。

  从五世达赖、六世班禅,到顺治、康熙、乾隆,再到彙祥寺,所内涵的这种精神,在凉城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不断开花结果。诞生于乾隆四年(1739年)的鸿茅药酒,亦属明证。鸿茅药酒在诞生和发展过程中,受到了察哈尔部军队和旅蒙商的双重影响,其本身也是走西口的产物。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鸿茅药酒酒源地厂汉营,康熙年间曾经建有玛尼图庙(彙祥寺的南院),而且紧靠鸿茅药酒诞生时的那口水源井,其主殿有81根柱子(81根柱子的是很高级别的主殿,历史上只有布达拉宫系、塔尔寺系和彙祥寺系等少数的寺院有81根或超过81根柱子的主殿)。清末统计,玛尼图庙有喇嘛75名,香火地193顷,抗战前后曾被一些部队占用过。

  历史不忍细读,与五世达赖、六世班禅、康熙皇帝曾产生重大交集的彙(汇)祥寺,其下院玛尼图庙,在长达两百多年的时间内,居然跟诞生鸿茅药酒的水源井(地标信息:海拔,1600米;北纬,40°18′47″;东经,112°37′25″)比邻。在这期间,彙祥寺、玛尼图庙与鸿茅药酒(以及关联字号崇德堂、隆盛荣)之间肯定有好多故事,有待于我们去挖掘。

  与此同时,清末彙祥寺有喇嘛99名,香火地60顷。但彙祥寺香火地最多的时候,达300多顷。彙祥寺在清代兴盛时期,香火地东至白石头沟,西至水塘村,北至后塔拉,南至岱海岸边。彙祥寺光绪年间由朝廷放地并于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正式征粮纳税的下则地就有250顷27亩。每年四月十八日到二十日,彙祥寺晒佛(唐卡)、晒经,同期举行祭敖包等活动。

  彙祥寺在唐卡体系中也具有重要地位。在藏传佛教当中,蒙古族唐卡拥有一定的独特性,欧美及国内一些古董爱好者最早接触的唐卡正是蒙古族唐卡。唐卡中的蒙萨派是历史上从艺人数最多,但目前从艺人数最少的画派,而清代蒙萨派唐卡的绘制基地就在彙祥寺的布斯图印经处。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3-05 16:41:42
  — 陆·彙祥寺精神的历史价值 —

  从天佑二年(905年)算起,彙祥寺及其遗址旁复建的龙华三会寺,于今已有1115年的历史。这座古刹屹立于岱海北岸,见证了凉城千年以来的沧桑变迁,从源头上就有“支持国家统一”和“不同文化融通互鉴”的痕迹。唐古特文记载“天佑二年”,便能说明这个问题。

  彙祥寺所在的位置唐末靠近云州北境,属李克用势力范围。李克用是沙陀突厥人,李存勖建立后唐后追其为太祖。李克用主要功绩,是镇压黄巢起义、数度勤王以及朱温篡唐后以复兴唐朝为名与后梁争雄。彙祥寺古砖天佑年号,反映的就是李克用及后唐维护唐朝对抗朱温的史实。

  从代嘎及彙祥寺所见证的五世达赖、六世班禅,以及顺治、康熙和乾隆等人物及其所涉及到的重大历史事件,以及康熙御题和建筑格局来看。“彙祥寺精神”,可以反映为“互帮互利,一团和气,平等传教,终得善果”,其实也就是国家统一、民族和谐团结、文化互鉴共融。

  回溯历史,康熙的确对彙祥寺非常重视,当年不光为其赐名题匾,甚至其第二次西征,还专门到过该召庙。康熙给皇太子胤礽的书信中这样说,“……,(1696年农历十月)初十日,驻跸于察罕布拉克岱哈庙,在大道之南三十里。……,岱哈水泊北岸,有一汤泉,水温”。

  有清一代,大清皇帝兼具汉人皇帝、满洲大汗、蒙古大汗和藏传佛教文殊菩萨化身的多重身份。简而言之,就是以适合不同兄弟民族的传统习俗,来进行统一多民族国家的治理。这种思维在接待五世达赖、六世班禅过程中,以及对“彙祥寺”的赐名,都得到了很好的反映。

  正是有此深刻的历史及文化背景,我们方能感受到《清帝逊位诏书》中“总期人民安堵,海宇乂安,仍合满、汉、蒙、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这一句话的伟大。这句话是袁世凯特别安排加上的,这反映了袁世凯对清朝体制及法统继承的理解,远超南方革命党人。

  这种精神后来演变成为五族共和,特别强调中国的五大族群汉满蒙回藏和谐相处,以及多民族国家的统一完整。而这种精神的法理以及相应的诸如达赖喇嘛中央册封等一系列配套制度,就是从清代从皇太极一直到乾隆皇帝再到清末,一步步坚持下来的。“彙祥”更深刻的内涵,也在于此。

  三百年的时光过去了,凉城县政府所在地升级成了更有文化内涵的鸿茅镇,清前期代嘎(岱汉)核心区,如今变成了岱海镇,历史上这里的地标建筑是“岱海寺—彙祥寺”和“温泉寺”,如今则是龙华三会寺、温泉冰雪小镇、岱海国际滑雪场,这些都是变与不变中的十世传承。

  任何传世的品牌产生和延续,都需要特定的时空环境来作为底蕴。鸿茅药酒诞生于草原文明和农耕文明交汇地带的厂汉营,诞生于旅蒙商正在兴起的乾隆四年,并与旅蒙商、察哈尔右翼驻军以及中俄恰克图贸易有着很深的渊源,客观上都与清前期几位帝王的雄才大略有关,而彙祥寺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信息折射节点。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4-16 14:15:48
  更正一处错误,六世班禅到达岱汉的时间,是“五月二十五日”,不是“六月二十五日”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