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平定新疆,与几近淹没的旅蒙商「走西营」历史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4-04 00:48:09 点击:775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一带一路”和“万里茶道”的带动下,旅蒙商也成为一大热门。说到旅蒙商,大家更多提到的是“走前营(乌里雅苏台)”“走后营(科布多)”,“走西营”却很少被提及,近乎淹没无闻。康熙西征噶尔丹后,外蒙古的乌里雅苏台和科布多驻有重兵,清廷还在两地设有“乌里雅苏台将军”和“科布多参赞大臣”。

  而有清一代,旅蒙商的线路主要有五条,即走前营、走后营、走库伦、走西营和走恰克图。其中“库伦”,指的是现今的乌兰巴托;而“西营”则是新疆。西营之所以带“营”字,实际上也跟驻军有关,与前营、后营是一样的道理,只是西营直接关联的,是左宗棠平定新疆。

  众所周知,旅蒙商的兴起,直接受益于清廷西征过程中的随军贸易,这种随军贸易又叫“赶大营”。尽管赶大营的概念,源于康熙西征,但不同历史时期,又有较大的含义差别,从光绪年间一直到民国时代,“赶大营”更多演变成了天津杨柳青人赴新疆经商的代名词。

  在天津人的描述中,赶大营又叫“赶西大营”,但在晋蒙地区的旅蒙商口中,去新疆叫“走西营”,也叫走大西路,即旅蒙商越过阿拉善草原,赴新疆经商,而把走库伦、唐努乌梁海、后营的叫走大北路。“赶大营”与“走西营”,是两个概念,但在归化到新疆的线路上重合。

  对于鸿茅药酒来说,走西营,也具有非常特别的意义。阎继璈《清末走西营经商情况述要》一文所载,走西营所办药品货物中,药酒属于重要的品种,其中便包括鸿茅酒、虎骨酒、冯了性药酒和龟灵集(太原产品)等,详见1987年出版的《内蒙古文史资料(第二十二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4-04 00:53:39
  — 01·清末民初走西营的缘起 —

  走西营是同光年间,清廷对新疆用兵的结果。1865年,中亚浩罕国的阿古柏入侵,统治新疆绝大部分地区达6年之久。同治十二年(1873年),左宗棠击退回族白彦虎等部后,在肃州设立了西征总粮台,准备对新疆用兵,效仿康熙西征故事,考虑动用民间力量随军贸易。

  前后经历八十多年,清廷肃清准噶尔部后,旅蒙商进入新疆的线路,是从乌里雅苏台和科布多往西延伸,到达奇台、乌鲁木齐和伊犁等地。光绪元年(1875年),左宗棠筹划三个方向调运军粮进疆,一是从肃州经嘉峪关,二是从归化、包头和宁夏走驼运,三是从前后营调粮。

  传统上来讲,从乌里雅苏台和科布多往新疆调动军事物资,是比较理想的选择。但同治九年(1870年),陕甘回民武装4000多人攻陷乌里雅苏台,清军和旅蒙商都遭受重创,大盛魁甚至“腊月举丧、全号戴孝”。到了1875年,各方面现实情况,还是支撑不了左宗棠的计划。

  在这三条线路上发挥更大作用的,其实就是从归化、包头和宁夏走驼运到达新疆的线路了,伴随着左宗棠大军的出关,这条线路又被驼户们开辟出了“大西路”和“小西路”。与前后营进疆路线相比,这条路线更近,但也十分干旱,而前后营毕竟属于传统官道,更好走些。

  后来的走西营,由于肃州线路关卡、土匪较多,前后营线路受外蒙古独立影响被迫中断,从归化、包头,经阿拉善、黑戈壁前往新疆的线路,成为主要线路。因此,走西营的人当中,现今呼和浩特、托克托县、土右旗、丰镇、察右中旗、和林格尔的人,所占比例相当大。红毛药酒得名于“走库伦”“走恰克图”,却在“走西营”货单中留下记录,似乎与之有关。

  从左宗棠用兵新疆,到1929年马仲英带兵入疆,大西路阻断为止,旅蒙商走西营,共持续了半个多世纪。而这五六十年的时间,也就成为了“归化城驼运”的黄金时期,成就了曹德厚堂、胡老五等一批驼户。大小西路,也就成为了旅蒙商三百年商业地理探索史上最后辉煌。

  走西营的起点是呼和浩特,主要目的地是新疆,涵盖了新疆天山南北几乎所有人口稠密的繁华地区:哈密、吐鲁番、库车、伊犁、迪化(乌鲁木齐)、焉耆、和阗、阿克苏和喀什等。从呼和浩特到新疆的“大小西路”,也被叫作“绥新驼道”,高峰期的骆驼数量高达四五万峰。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4-04 00:53:55
  — 02·影响深远的丁戊奇荒 —

  光绪皇帝在位的三十四年,属于中国社会激变时期,对整个历史影响深远。期间存在感很高的事件,便有甲午战争、百日维新、戊戌政变、八国联军、洋务运动和左宗棠收复新疆等等。当时发生的重要事件,还有“丁戊奇荒”和“走西口”,对于西北来讲,这个影响更加深远。耐人寻味的是,鸿茅药酒那个记有“簿记崇德堂,宁远厂汉营”“此味更佳”酒篓实物,也是光绪年间之物。

  丁戊奇荒,是1875年(光绪元年)到1879年在华北地区发生的特大灾荒,灾荒波及山西、直隶、陕西、河南、山东等省,造成1000余万人饿死,另有2000余万灾民逃荒到外地,其中尤以1877、1878两年为重。期间又因河南、山西旱情最重,又称“晋豫奇荒”“晋豫大饥”。

  时任山西巡抚的曾国荃称之为“二百余年未有之灾”。这场灾害在西北地区带来的连锁反应,超乎了当时人们的想象,也超乎了我们现在的想象。较大的事件,就有走西口移民高峰、蒙旗土地放垦、河套水利和农业开发、旅蒙商走西营、地方戏二人台勃兴、豫鲁百姓移民关中。

  对于绥远地区的垦务,从乾隆五年,一直到光绪初年,清廷采取的是“禁垦”政策。在这段时间内,虽然存在着“走西口”现象,但新来者更多是当长工或者是旅蒙商。“丁戊奇荒”那几年,归化、丰镇和宁远(今凉城),状况相对好得多,甚至还能“米粮南运赈抚”。

  在这种大的背景下,光绪年间山西人以更大规模、更加集中的方式涌向口外。动因很简单,就是为了活命。二人台名剧《走西口》,讲述的就是咸丰五年山西全省大旱,新婚不久的太春无粮可借,二姑舅来信说西口外收成好,被迫同妻子玉莲告别,立马上路走口外的故事。

  据丰镇籍内蒙古地方史专家刘忠和考证,其实《走西口》说的事情,是光绪五年,为了避讳 戏文才将年代改为咸丰五年。考虑到这个大的时空背景,《玉莲与太春的故事》所处的真实状况,远比小两口凄泣缠绵更加凄惨。小事件放在大背景下,其意义就会大不相同。

  电影《一九四二》说“山东人逃荒去东北,河南人逃荒去陕西”。其中河南人到陕西的逃荒传统,源头就在“丁戊奇荒”。关中地区,同治年间因陕甘回民起义,人口减员严重,光绪初年便地广人稀。丁戊奇荒前后,大批鲁豫百姓逃荒到了陕西,当时有好多南阳人迁往富平。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4-04 00:54:22
  — 03·蒙旗放垦与走西营 —

  丁戊奇荒对内蒙古中西部影响很大,直接导致清廷逐渐放开垦禁,汉人涌入土默特、察哈尔右翼等蒙旗,进而在光绪时掀起了走西口高峰。据波兹德涅耶夫《蒙古学及蒙古人》一书中描述,现今凉城的麦胡图,大约是在1878年建村,而这一年正是“丁戊奇荒”的“戊寅年”。

  据波氏记载,麦胡图居民的土地,都是“余卧龙”手中买下的。比对《晋政辑要》,此人正是“丰宁押荒局”时的余旺通。丰宁押荒局,是1882年张之洞在丰镇、宁远地区设立的垦务机构,掌管丰镇、宁远一带蒙地放垦事宜。“丰宁押荒局”在清垦务工作中具有试点性质。

  丁戊奇荒和走西口大潮,另外一个重大影响,就是河套地区(巴彦淖尔)水利的开发。巴彦淖尔本是降水量严重缺乏的不毛之地,好在靠近黄河,地势平坦,具备水利开发潜质。河套农业开发史上有个王同春,清末民国时期修成了“十大干渠”,让不毛之地变成了千里沃野。

  王同春开渠垦地,最初是“蒙地私垦”,也就是“蒙利汉租,汉利蒙地”。但在丁戊奇荒后的一段时间内,出于现实的压力,清廷对私垦睁半眼合半眼,河套地区的水利和农业得以迅速发展,巴彦淖尔的汉族移民以及相应村庄猛增。王同春成就了隆盛长,隆盛长成就了五原县。

  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以及随后而来的巨额赔款,使清政府面临空前的财政危机,边疆大臣纷纷奏请“恤蒙实边”。1901年,山西巡抚岑春煊请开“晋边蒙地”屯垦。朝廷准奏并于1902年4月,任命贻谷为“督办蒙旗垦务大臣”,全面放垦蒙地。这就类似于“小产权合法化”。

  清末走西营的旅蒙商,之所以现今呼市、包头、乌兰察布的人较多,跟丁戊奇荒和走西口大潮晋省移民涌入蒙旗,也有很大关系。农田的迅猛开发和农业人口的饱和,迫使“呼包乌”三地相当比例的农民寻求新的出路,有的上后山种地,有的只能是上后山、走西营拉骆驼了。

  那位描述“红毛药酒”得名于清代北方对俄罗斯的旧称“红毛国”,并与前往恰克图进行中俄贸易的驼队渊源极深的绥远省文化名人杨培构老先生,就是光绪时蒙旗放垦的见证者。杨培构曾担任察哈尔镶蓝旗三章盖的私塾先生兼幕僚,他参与了鞍子山的放地,并成为首批居民。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4-04 00:54:42
  — 04·西征对旅蒙商格局的影响 —

  在旅蒙商历史上,大盛魁和复盛公(乔致庸乔氏家族)全都声名显赫。以左宗棠西征新疆为界,之前旅蒙商当中最强的当属大盛魁,其后复字号的乔家抓住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迅速崛起。同时崛起的,还有甘守禄、彭青年两家的安德堂和天顺魁驼运店,而大盛魁则倍受影响。

  左宗棠得以平定新疆,在财政和后勤保障上,依赖于“两庸”(南者胡光墉、北者乔致庸),以及甘、彭两家驼商,他们事后都收到了朝廷的嘉奖。而大盛魁对西征战事则采取了“作壁上观、全程无动于衷”的态度,其实也是为了让别人投石问路,自己坐等收割胜利果实。

  大盛魁的总号,曾长期设在前营,与乌里雅苏台将军关系很好,因此1870年前营被陕甘回民武装攻陷,三千多山西伙计遇难,对大盛魁的人脉网络影响很大。福济被问责后,继任将军一职的是金顺,金顺又是左宗棠平定新疆的助手,他做事风格务实,不吃大盛魁的那套。

  旅蒙商大多数都是山西帮,但到了太平天国战争后期和左宗棠平定陕甘回民武装期间,京津商人也到外蒙古各地跑买卖,抢走了晋商的一部分生意。京津商人以门店零售为主,看重装点,店铺门面气派,豪华讲究;晋商以批发趸货为主,行事相对低调,店铺大多粗朴简单。

  不光是外蒙古,设省之后的新疆,天津帮和山西帮,也存在着这种经营上的差异。与内外蒙古不同,新疆的内地商人是以天津帮为主。其主要原因,并非传说的只有天津人能适应伊犁河的水,而是天津人抓住了战时“赶大营”随军贸易以及战后“承办协饷”的机会后来居上。

  天津人“赶西大营”确实很成功,以至于解放前,新疆的普通话就是天津杨柳青口音,但与之配套的长途物流运输,还主要依赖于驼运,线路则是“京津——归化城——新疆”,从归化城到新疆的承运者,是归绥道的驼商,其中典型的就有以“曹德厚堂”为代表的回族驼运。

  而天津人在新疆,基本都是朝开各种店铺的坐商方向发展。天津人开店+归绥道人驼运物流,赶大营+走西营,结合在一起,更大程度上构成了清末民初旅蒙商新疆线路的全貌。天津人挖掘赶大营,内蒙古挖掘走西营,挖掘的越深就越发现无法绕开对方,只是分工上各有偏重。这种情况就如同挖掘鸿茅药酒实物和史料,拐来绕去,总会与旅蒙商和呼市酒厂产生交集。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4-04 00:54:57
  — 05·驼道及绥新公路 —

  汽车和公路的发展,对旅蒙商影响很大,也影响着走西营。1919年,绥远出现了大盛魁各商号筹资创办的西北汽车公司。1929年,绥远省 徐永昌提出修建10条省内支线公路并开行长途汽车的计划,至1935年公路已成规模并开通运营,为东、西两路商帮提供了便利。

  新疆商人朱炳于1933年创办了新绥长途汽车公司,并完成两次试驶。1933年9月26日,南京国民政府铁道部组织的西北公路查勘队在北平成立,聘请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为队长。而绥新公路的开通,也是1933年,由蒋介石签发了开通运营许可证,并用汉蒙维三语书写。

  绥新公路是从呼和浩特,沿着中蒙边境线直达新疆迪化的一条东西向战略大通道,沿途多戈壁、沙漠、荒原,全长近3000公里,它是从汉代的“中西交通之孔道”的“丝绸之路”北线延续而来,历史上为时断时续的商队驼道,与走西营的“大西路”有较高程度的重合。

  绥新公路开通之时,由于新疆局势的变化,走西营基本接近尾声,但绥新公路沿线已成为日本人渗透的重点。中国新闻史标志性人物范长江,1935年以《大公报》社旅行记者身份沿绥新公路西行,查勘这条战略通道上日本人的动向,沿途看到的景象完全印证了他的猜想。这个时间节点非常有趣,正好是载有“红毛药酒”概况的《绥远通志稿》编撰之紧要关头。

  当时从塞外名城归化到中蒙边境的额济纳旗,充斥着日本的先遣队和侦察兵的足迹,日本人甚至将飞机场修到了居延海边。中蒙边境沿途已被日军渗透——蒙王亲日,地方政府无助无权,日军汽车队已经向额济纳运去军火成立特务机关安装电台,即将策动蒙奸武装组织。

  在中华民族复兴的道路上,到处都是沧海桑田梦幻般的奇迹。时光到了21世纪,将东北、华北和西北连接在一起的“三北大捷道”——“京新高速公路(G7)”建成通车。G7的内蒙古段、甘肃段以及新疆哈密段,大致就是当年走西营的绥新驼道和绥新公路基础上建起来的。

  非常有趣的是,当年斯文·赫定对“一带一路”具有一定的预见性,他在绥新公路的查勘旅途中写道,“我们完全可以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个汽车旅行爱好者可以驾着自己的汽车从上海出发,沿着丝绸之路到喀什,然后穿过整个西亚到达伊斯坦布尔,再经过布达佩斯、维也纳和柏林,到达汉堡、不莱梅港、加来或布伦”。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4-04 00:55:13
  — 06·走西营货物种类及其特征 —

  走西营最初运送的,主要是军粮及其他军事物资。至今在巴彦淖尔磴口县,还有左宗棠平定新疆驼队运粮时所设的“粮台”,后来成为了冯玉祥西北军粮仓。左宗棠甚至在归化、包头一带收购过军粮。新疆平定之后,“走西营”发往新疆的货物,就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根据留下来的资料,我们做个简单的列举。衣料类,各种布、呢、各色绸缎;各色成品的男女鞋帽、衣服、被褥、窗帘、手绢、毛巾;还有西式的服装、毛毯、地毯等,和现在中国对俄、中亚出口差不多。日用品类。湖南出品的漆布、雨具、竹篮、凉席、藤器、竹筐等。

  其他的还有品种繁多、种类齐全的各种茶叶、白酒、黄酒,各种糖甚至是进口的太古糖,产于东北和四川的各种烟叶子及制品,海参、燕窝、鱼翅和木耳等山珍海味,党参、人参和黄芪等药材,乌鸡白凤丸、万应散、七珍丹、六神丸、再造丸和定坤丹等传统中药,等等。

  在所有的货物当中,有几样需要特别提到。药酒就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品种,其中有虎骨酒、冯了性药酒、鸿茅酒、龟灵集(太原产品)等,这几样药酒有个共同特点,就是针对风湿病、类风湿病,并对腰腿疼痛有一定疗效,而且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依旧属于名品。之所以这样,跟新疆气候条件以及驼工有很大关系。

  与走前后营、走库伦相比,海味集中也是一大亮点。背后的原因,便是当时在新疆的天津杨柳青人很多,对于海鲜既会吃又会做,他们在新疆开的餐饮,有好多都是以海鲜为特色。他们的具体做法,就是现将干腌海味通过驼队运到新疆,然后水发海鲜,再进行美味的烹制。

  相对于外蒙古线路,走西营货物有明显差异。外蒙古主要贸易对象是生活相对简单的蒙古人,物品种类少了很多,基本都是必需品。新疆则包括满汉官员士兵、维族王公、俄国人、哈萨克人等等,物品花样种类多,还有不少潮品。当然,这与当地商人以津商为主也有很大关系。

  从贸易角度来讲还有另外的讲究,一个地区的贸易,进出动态平衡,走西营发往新疆的物品种类繁多,回头货也要丰富得多。天山南麓上等果品,哈密瓜果干贡品,迪化所产的各类珍贵裘皮,鹿茸、鹿胎盘等各种各样的贵重药材,治疗恶毒性疮症的妙药,等等,都名列其中。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