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城县地标风物:「一山,一水,一酒,一面」,好山好水,有吃有喝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6-06 18:24:40 点击:157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本文在撰写过程中,得到了蒙古族唐卡非遗传承人李鑫(蒙古名布仁札特尔)老师的大力帮助,在此深表感谢。

  随着京呼高铁的开通,乌兰察布正成为文旅大潮中的一块热土。“北京向西一步,就是乌兰察布”,已经不是夸张的广告诉求,而是活生生的现实。2020年,在乌兰察布凉城县的历史上,必将载入史册。这一年,“岱海生态应急补水工程”被列入“内蒙古自治区2020年重点工程”,并于5月16日正式启动。

  岱海是乌兰察布凉城县的母亲湖,也是 书记高度关注的“一湖两海”中的岱海(另外的“一湖一海”指的是内蒙古的呼伦湖、乌梁素海)。岱海地区位于农耕文明和草原文明的交汇地带,承载了中华民族太多的历史和文化记忆,近年来更是成为祖国北疆的一大文旅热土。

  有清一代,凉城地区曾以“万里茶道”上的西口外宁远厅及察哈尔八旗右翼闻名神州大地。现如今,有人会问凉城究竟有什么,凉城老乡可以很骄傲的告诉他——“一山,一水,一酒,一面”,山是蛮汉山,水是岱海湖,酒是鸿茅药酒,面是曹碾满族乡的莜面糕面,这就是凉城地区的四大名片。

  其实即便是这“四大地标名片”,背后可讲的东西都非常多,我们今天选择的角度,都是从浓郁的满蒙藏文化来切入,一边深刻感受少数民族文化融合之后所具有的独特魅力,一边从中体会我们这个统一多民族国家的伟大。文旅,从来就不仅仅是游山玩水、吃喝玩乐,还要从追述历史和文化内涵中获得乐趣。

  — 壹·蒙藏文化体系当中的岱海 —

  关于岱海得名来源,现在流传比较广的,是“二岁马驹”说,并说这是清初以来的叫法,据说是岱海蒙古语叫作“岱嘎淖尔”,为此凉城县还在党政大楼前面建了一个“岱哈广场”,并塑了一个金黄色的“岱海神驹”雕像。这种传说确实也给岱海增添了一些民间文化的乐趣。

  但据传承千年的岱海大庙彙(汇)祥寺的《经史》(相当于寺院的大事记、家谱或政务辑要)记载,今天岱海得名的源头,可追溯到元末明初。当时《经史》中就有“岱噶”或者是“大海”的叫法,这种叫法一直延伸衍变,直到光绪年间才定型成“岱海”或“大海”(古语“大”的发音为dài)。

  在蒙语和藏语当中,岱海的发音更接近于“岱圪”,其含义大致有三重。其一是“金沙之地”,其二是“森林之间的湖泊”,其三是“像大海一样的湖泊”。至于“二岁马驹”,在蒙古语中的发音,更接近于“达圪”,发音虽然与以上三个说法接近,但在含义上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岱圪”发音的三种说法,都与湖泊本身的状态有关,更加符合蒙古族对地名的命名法则,也就是对其景象特征的直观描述。“金沙”是岱海及其北岸历史上的一大景观,据《经史》记载,元明时代的岱海在晚霞中非常漂亮,从彙祥寺的位置望去岱海及其北岸沙滩一片金光。

  而“森林之间的湖泊”也是对清朝早期之前岱海周围生态的直接描述。这种状态不仅跟父老们祖辈口口相传的状态相符,而且还可以从彙祥寺下院,距离湖最近的“京都松竹寺”的名称来进行侧面印证。另外,据《经史》记载,清前期喇嘛的好多精舍是隐藏在树林中间的。

  至于“像大海一样的湖泊”,这个说法也有历史依据。这从考古证据以及其他一些历史文献记载中能反映出来。清代民国时期,凉城境内一直有大海、小海的说法。“大海”指的就是如今的岱海,“小海”则指的是永兴镇“水泡滩”一带,距离永兴湖(水库)相对比较近。

  汉代到民国时期,受不同年份水量的影响,岱海水面的面积有大有小,伸缩变化较大,但南岸和北岸相对变化较小,变化最大的是西岸这边。2000多年来,岱海水量大的时候,大海和小海就连成了一片,如今岱海西的马莲滩、弓坝河水库和永兴境内的水泡滩都连成泽国。而水量小的时候,小海就变成“旱海”或者干涸,大海的水面也会出现大面积的萎缩。

  大小海相连的景观,最近一次出现,是在20世纪初,当时岱海水面面积,超过200平方公里,而目前的面积大约是55平方公里。进入21世纪以来,岱海水面萎缩的比较厉害,也引起了 书记的高度关注。好在有党和国家的战略性决策,有了“岱海生态应急补水工程”。

  彙祥寺连同其凉城境内的几个下院,在清代和民国时期,还有一个很特别的称呼,即“岱海召”,也被叫做“大海召”“代哈昭”,这是针对彙祥寺整个学区体系而言的。彙祥寺及其关联的几个寺院共同组成佛学院体系,叫作“大海召”,其寓意是这里的文化知识体系非常全面和完整,其治理环境与治理方式井然有序。其中与鸿茅药酒前期水源井相邻的玛尼图庙,就是岱海召的时轮金刚院。

  彙祥寺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作“吉楞布庙”,其含义大致相当于“高等学府”。在乾隆朝《钦定大清会典则例·理藩院》中,彙祥寺被叫做“嘉喇庙”,这个叫法就是“吉楞布庙”的不同音译。彙祥寺的名称有好多种叫法,《会典则例》中称作“嘉喇庙”,很大程度上意味着清廷更加看重彙祥寺的“高等学府”身份。

  在民间流传的说法中,“岱海”又被叫作“达赖海”,据说其一是取“岱嘎”或者“大海”的谐音,其二是为了纪念1652年五世达赖在岱海湖畔受到中央政府正式册封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当然,发展到今天,“岱海”名称已经属于满蒙藏汉四大文化体系相互融合的产物了。

  在藏传佛教的彙祥寺讲究中,“岱海”有着自己独特的神佛体系,而且和蒙藏文化、地域文化结合地非常好。藏传佛教中有五大护法神,其中之一便是“纳姆斯莱”,在西藏地区的形象是骑着狮子,在蒙古地区则是骑着小马驹,造型为绿马红鬃,相传就是岱海的二岁神驹。

  岱海的保护神则是“岱嘎佛母”,是财续金刚佛母的化身,据说她以前是一位龙女,是龙族水神。以上谈到的这些,在蒙古地区的“蒙萨派”唐卡中都有所反映。藏传佛教的《度量经》在蒙古地区,和西藏存在一定的差别,主要是因适应不同地域文化和风土人情而产生的,但都存在着相应的标准。

  — 贰·以护国军神命名的蛮汉山 —

  西口外凉城的文旅,素以“一山一水”著称,其中的山便是蛮汉山。蛮汉山是英雄的山,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革命年代,我党在蛮汉山、马头山根据地,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据郑天翔同志回忆,抗战最为艰难的1942年,整个绥蒙地区,这一带是唯一坚持下来的区域。

  如今的蛮汉山,已经成为缅怀革命先辈和节日休闲的理想去处。位于蛮汉山的二龙什台国家森林公园,是树的海洋和药材的宝库,其中人参、当归、黄芪、知母和百合等贵重药材就有70多种,还有远志、甘草等200多种普通药材,这里还集奇峰、怪石、神洞和小溪于一体。

  对于蛮汉山的得名来源,存在着好多说法,比较典型的就有“蟒汉山”“云雾缭绕的陡峰”之说。前者的说法是13世纪,大致也就是元朝时期,蛮汉山一带聚居着一支首领叫“蟒汉”的蒙古部落,后者据说是根据发音推断出来的字面含义。而在《清史稿》中,蛮汉山被叫做阿巴汉喀喇山。

  但在彙祥寺传承千年的《经史》中,蛮汉山的得名渊源另有讲究。这个事情还要从西藏正式纳入中央政府管辖的“凉州会盟”以及忽必烈时代的国师八思巴说起。1247年,蒙古宗王阔端代表汗廷与萨迦派活佛萨迦•班智达进行了历史性会面,双方在政教层面达成了深度合作。

  萨迦·班智达在凉州幻化寺圆寂后,其侄儿八思巴成为萨迦派教主。1260年,忽必烈继任蒙古汗位,封八思巴为国师并赐以玉印,让其统领释教,八思巴由此成为了全国佛教领袖。其后在整个元代,由萨迦派宗教领袖出任大元国师成为定制。八思巴除了前后两次向忽必烈授予密宗灌顶外,还有项重大贡献,就是为元朝中央创制新文字,即著名的“八思巴文”。

  根据相关传说以及彙祥寺的《经史》记载,除了以上贡献外,八思巴还为忽必烈造了一尊“大黑天”神像,作为元朝的皇家护国军神,送到今天的蛮汉山供奉。大黑天是梵语“玛哈嘎拉”(Mahakala)的意译,又译为“救怙主”,他原是古印度的战神。而“蛮汉山”以及“阿巴汉喀喇”,其实都是大黑天梵语“玛哈嘎拉”的音译。

  在藏密中大黑天既是护法神,同时也是密宗修法所依止的重要本尊。大黑天成为大元皇家护国军神后,蒙古军征战时常把他带在军中。其后有元一代,新皇帝受命之初都要举行大黑天法会,接受大黑天灌顶方能正式登基。作为蒙古地区最早供奉大黑天的地方,“蛮汉山”的叫法从忽必烈时代延续了下来 ,一直到我们今天。

  大黑天不光是元代的皇家护国军神,同时还是清代皇家护国军神,这其中还有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相传,忽必烈时期,朝廷在蛮汉山及下水城(今天凉城县淤泥滩古城)一带,用千两黄金铸造了尊“玛哈嘎拉”,先是送到五台山密供。由八思巴选址、设计和规划的元大都建成后,这尊金佛又被送到了大都供奉。

  元顺帝退守草原从大都带走两样非常重要的东西,一是传国玉玺,二是这尊纯金铸造的“玛哈嘎拉”,其后这两样宝物在北元大汗手中世代相传,直到林丹汗时代。皇太极击败林丹汗收服了察哈尔部,于1635年获得传说中的“林丹汗三宝”,其中就有玉玺和金佛,此外还包括蒙古文金字《甘珠尔经》。

  皇太极得到“林丹汗三宝”之后,在1636年做了三件大事。其一是被以额哲为首的漠南蒙古16部49位领主,尊为“蒙古大汗”,得到“博格达彻辰汗”的尊号;其二是正式称帝,改国号为“大清”;其三是在辽宁沈阳赐建“实胜寺”(皇寺),以供奉纯金的“玛哈嘎拉”。

  其后清廷亦将“玛哈嘎拉”作为皇家护国军神供奉,清军入关之后在北京等地也大建“大黑天庙”。最为典型就是北京东城区南池子大街内的“玛哈噶喇庙”,这里原是多尔衮的私邸,康熙年间改为喇嘛庙供奉“大黑天”。与此同时,清廷在凉城蛮汉山依旧有“大黑天”的祭祀活动。

  正是由于元清两代在“玛哈嘎拉”祭祀当中的独特地位,因此蛮汉山曾一度属于藏传佛教体系中的圣山,从元代一直到清朝,特别是明末清初,有好多高僧及大成就者都到蛮汉山闭关修行。在这些喇嘛中,目前著名度最高的,就是归化城小召“内齐托音一世”,他是让察哈尔蒙古由萨满教改信黄教的第一人。

  作为一种音译方式,蛮汉山有不同的译法,较为常见的还有“蛮汗山”“漫瀚山”及“瞒汗山”。蛮汉山有个著名的佛爷洞,过去有石条砌成的小屋,乃历代高僧闭关修行之处。父老们相传,这里祈雨特别灵验,过去有厂汉营、土默特甚至鄂尔多斯一带的老百姓前来求雨。

  — 叁·鸿茅药酒与玛哈嘎拉的渊源 —

  鸿茅药酒目前属于凉城县闻名遐迩的一张地域名片,如今凉城县政府所在地就是“鸿茅镇”。众所周知,鸿茅药酒名列“十大宫廷贡酒”,而这件事情发生在道光十年(1830年),但鲜为人知的是,清朝时期直到抗战之前红毛酒(清代民国时期鸿茅药酒的名称)每次出来的第一锅酒,是要送到蛮汉山佛爷洞进行供奉的。

  据彙祥寺的藏文《经史》记载以及寺院体系内的相关传说,道光年间红毛酒成为贡酒后,还负担了一项皇家义务,就是将“第一锅酒”送到蛮汉山供奉皇家护国军神——“玛哈嘎拉”。其含义有两项,一是作为御酒祭祀“大黑天”,为国家和蛮汉山周边地区祈福,二是相当于将御酒赏赐给洞内打坐修行的活佛及其他高僧大德,作为皇家对彙祥寺喇嘛们的供养。

  蛮汉山的二龙什台及佛爷洞,相当于彙祥寺体系的“祖廷”,彙祥寺历代活佛及有大成就者,必到蛮汉山打坐闭关。蛮汉山一带海拔高达2300米左右,山洞环境相对阴冷潮湿,清廷将红毛酒赏赐给喇嘛们的用意,就是让他们调理身体状态,抵御风湿环境给健康带来的侵害。

  与此同时,仍据彙(汇)祥寺藏文《经史》记载,清代同光年间,有钦差或者是中央政府的官员到彙祥寺视察,寺院通常会用红毛酒进行招待。这些情况在好多人看来匪夷所思,但有历史上传承下来的相关文献进行印证。相关历史真相,虽然是碎片化的信息,但都实实际际存在着。

  关于喇嘛可以饮酒的问题,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与“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合编的《六世班禅朝觐档案选编》(中国藏学出版社,1996年版)当中,有着明确反映。在其所辑录的清宫档案中,存在着乾隆皇帝将鹿肉、黄酒、奶酒和烧酒,赏赐给六世班禅的记录,另外在相应的宴会招待清单中,也有类似情况。

  根据《大清一统志》及《清史稿》描述,察哈尔镶蓝旗的驻地就在“阿巴汉喀喇山”,也就是如今凉城县的蛮汉山。鸿茅药酒诞生地厂汉营,历史上属于察哈尔镶蓝旗的辖区。清代在厂汉营存在过两大重要机构,一个是察哈尔部屯兵卫,另一个是彙祥寺的下院玛尼图庙。

  察哈尔部屯兵卫,设立于崇德元年(1636年),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奉裁,厂汉营历史上写作“察哈尔营”,其得名就是源于“屯兵卫”。有史料上说,玛尼图庙建于康熙年间,但据彙祥寺的《经史》记载,玛尼图庙的历史其实更为久远,起码可以上溯到金元时期。

  鸿茅药酒发明于乾隆四年(1739年),鸿茅老祖王吉天当年所打的井,也就是鸿茅药酒早期的水源井,其实就紧邻玛尼图庙的东墙,两家相当于是邻居关系。尽管从道光年间开始,鸿茅药酒才作为皇家御酒赏赐给彙祥寺的高僧,但按常理推断,早在乾隆年间,彙祥寺的僧众就品尝过鸿茅药酒。

  清代有喇嘛驻京轮值制度,在乾隆朝《钦定大清会典则例》中,彙祥寺被叫做“嘉喇庙”,《会典则例》所列的驻京轮值喇嘛名单中,就有彙(汇)祥寺的岱青绰尔济罗布藏丹达尔喇嘛等4人。有清一代,彙祥寺还相当于清宫的唐卡造办机构,清宫唐卡造办负责人的职务,为“画佛达喇嘛”“画佛副达喇嘛”。

  目前能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查阅到的彙祥寺担任“画佛(副)达喇嘛”职务的,就有8位,多在乾隆、嘉庆两朝,他们分别是丹金达尔吉、扎克巴多尔济、错尔尺木、意喜、扎巴多尔吉、阿旺和札克藏,还有1位道光朝的策巴加布,其中乾隆年间的丹金达尔吉,担任过“画佛达喇嘛”一职。

  据解放军南下干部、凉城籍四川省委党校杨伯涛教授考证,榆次中医王吉天当年走口外,最初是给察哈尔部屯兵卫酿酒的,当时的品种就有奶酒、药酒,后来王吉天改良了配方,并凭借新井(就是相传的鸿茅古井)中更加优质的水源,发明了鸿茅药酒。鸿茅药酒与察哈尔部屯兵卫之间的合作关系,应该一直延续到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屯兵卫奉裁。

  结合以上内容,我们有理由相信,鸿茅药酒在清代一直与察哈尔部屯兵卫、察哈尔镶蓝旗、玛尼图庙、彙(汇)祥寺,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关系。尽管缺乏更加直接的史料证据,但我们可以合理推断,道光十年(1830年)能够成为皇家贡酒,与察哈尔镶蓝旗以及彙祥寺从中协调是分不开的。

  根据《晋政辑要(光绪版)》,以及察哈尔镶蓝旗参领家族《李氏族谱》等史料,厂汉营放地(放地之前就已经垦熟)的时间,是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之前这一带的土地,大多数属于察哈尔部屯兵卫的军地,还有部分玛尼图庙的香火地。在屯兵卫奉裁之前,厂汉营古镇上的商铺多数属于屯兵卫和玛尼图庙。想必鸿茅老祖王吉天最初就是租用他们两家的商铺。

  — 肆·皇庄贡米及源自宫廷的习俗 —

  凉城地方文旅“一山,一水,一酒,一面”四大名片中的“一面”,指的是由曹碾满族乡所产的黄米糕面和莜面。这两样不但是当地的特产,还有点类似于贡粮的性质。清代历史上曹碾属于“皇庄旗地”,而且是“粮庄”,在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之前,向朝廷缴纳“本色”(实物)。

  曹碾的“皇庄旗地”,在清代的官方档案中叫作“助马口外十五户庄头地”。根据《钦定总管内务府现行则例》“会计司·卷三”记载,助马口外的皇庄旗地是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十一月奏准的。另据乾隆《大清会典》“卷87”,曹碾皇庄旗地,属于“不分等次”的皇庄。

  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定下规矩,这种口外“不分等次”的粮庄,每年都要向官仓缴纳相应的杂粮,其中包括谷子、黏谷、苏子、高粱、黄豆、荞麦、油麦、黍子和稗子等种类,并有相应的量化指标,俱准在额粮内扣除。曹碾粮庄的设立时间虽然晚于康熙五十二年,但执行的也是这个标准,一直到乾隆三十五年改征“折色”(用征银代替,不再是实物)。

  尽管300多年过去了,现在凉城县曹碾满族乡,除了原来的“助马口外十五户庄头地”,在本世纪初“撤乡并镇”过程中,还把原鸿茅古镇厂汉营等乡镇并入,但所种植的农作物,基本上还是这些种类。这其中尤以黍子和油麦(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莜麦,莜面便是由其加工而成)品质最为优良。

  在内蒙古中西部以及邻近的陕北、晋北和张家口地区,黍子碾皮之后叫作黄米,其磨出来的面粉则叫作“黄米面”或者“黄糕面”。由黄米糕面做成的油炸糕,在内蒙古中西部,更是具有非常独特的地位,甚至到了“无糕不欢”的地步。2019年8月19日,“内蒙古味道·呼和浩特传统10味”正式发布,除了烧麦、羊杂碎之外,“黄米炸糕”便是压轴戏。

  说到“黄米炸糕”,就不得不说“年糕文化”。几百年延承下来,“年糕”已经成为满族的重要文化符号了。满族的年糕,用北方特有的黄米糕面制作,其做法与内蒙古中西部的“黄米炸糕”存在一定区别,但呼和浩特、乌兰察布等地的改良版“糕文化”,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满族文化的影响。

  “助马口外十五户庄头”在设立之初,归右卫驻防将军和清宫内务府双重管辖。乾隆四年(1739年),也就是王吉天在如今曹碾满族乡驻地厂汉营村发明鸿茅药酒的那年,绥远城正式建成,其后,曹碾皇庄旗地,便改为绥远城将军衙门和清宫内务府双重管辖。这种历史上的沿革关系,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曹碾相关的460多件原始档案中,能得到很好的反映。

  呼和浩特的满族(也就是绥远城八旗驻防将士及其后人)对曹碾的黄米糕面十分赞赏,甚至一度流传着“曹碾圈子地的糕面,精到家了”的俗语。在满族甚至是清宫当中,过去还有个非常具有文化内涵的习俗,就是每年“十支”(正月初十)或者“二月二”,通过蒸糕来预测一年的降水和收成情况。

  根据老人们口口相传,清宫大内是蒸年糕、粘豆包、八珍粥或者是糯米鸡粥等,满族更为普遍的是蒸年糕,呼和浩特和凉城一带的满族,也有蒸黄米面素糕的。通常是一个笼屉里放12个小碗,看小碗当中“呵水”(水蒸汽遇冷所凝结成的水珠)的多少;来进行相关的预测。

  而这种源自满族和宫廷的习俗,在内蒙古中西部以及晋北地区,对汉族的习俗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由于这一带历史上曾将“莜面”当作主粮,因此在“十支”这天通常会吃莜面,“十支”也逐渐演变成了“莜面节”。这天蒸莜面也有个习俗上的讲究,就是放12个小碗,通过呵水的多少,来预测一年当中的雨水和收成。

  由于宁鲁口是清代晋蒙长城上的四个税关(卡)之一,因此厂汉营在历史上是作为“万里茶道支线”上的关键集镇而存在的。厂汉营(察哈尔营)在漠南漠北、口里口外得以扬名的特产,除了“鸿茅药酒”之外,就是“厂汉营莜面”。按照如今的行政区划,“鸿茅药酒”和“厂汉营莜面”,也都是曹碾满族乡的特产。

  历史就是不忍细看,细看之后会有太多趣味化的东西。鸿茅药酒在道光十年(1830年)成为皇家贡酒,而“黍子(可加工成黄米糕面)”“油麦(可磨成莜面粉)”属于“本色时代”康熙钦点的口外庄头所应缴纳的杂粮品种。按照现在的乡政区划理解,“曹碾满族乡”有三样与皇家结缘的特产,而这三样都是凉城县乃至乌兰察布地区的地标性特产以及名片。

  作为延续了近200年的“皇庄旗地”,“助马口外十五户庄头”向朝廷缴纳“本色”的年头虽然较短,却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其影响也非常深远。因为这段历史,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凉城地区兄弟民族民间习俗的融合,并且在300年之后仍在增进本地区民间文化的自信。

  — 结语 —

  「一山,一水,一酒,一面」,“好山好水,有吃有喝”,便是乌兰察布凉城县地标风物的真实写照。凉城的山,是英雄的山,凉城的水,是英雄的水,凉城的酒、凉城的面,也是承载着独特历史文化内涵的产物,是献给五湖四海兄弟姐妹们的一份厚礼。感谢我们的时代!

  虽然处于400毫米降水线,属半干旱生态区,但凉城还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这里有着满蒙藏汉四种文化的深度融合,细品起来有其特殊的迷人之处。历史虽然渐渐远去,但历史记忆却被一点点唤醒。在文旅热成为一大时尚的今天,这里必定会成为“网红打卡”的目的地。

  山是蛮汉山,水是岱海湖,酒是鸿茅药酒,面是曹碾的莜面糕面。凉城县的这四大名片,如今都有正式建制的乡镇对应着。“山”,对应着蛮汉山、蛮汉镇;“水”,对应着岱海、岱海镇;“酒”,对应着鸿茅药酒,以及凉城县政府所在地——“鸿茅镇”;“面”对应着曹碾皇庄旗地,以及曹碾满族乡。

  “一湖两海”本来就是北疆内蒙古的地域名片,在 书记的关注下,“岱海生态应急补水工程”成为凉城又一影响深远的历史大事。立足现在展望未来,随着岱海流域生态的恢复和优化,凉城地区其实就是一个生态和谐、文化和谐及政通人和的典型样本,也是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一个样本。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