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头山、蛮汉山根据地与「延安-大青山-乌兰巴托」国际交通线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6-09 02:01:54 点击:21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红色革命史上,满洲里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并因“红色国际秘密交通线”闻名遐迩。其实,在不同时期,受国内外形势的影响,以及革命工作之需要,我党先后有过多条通往苏联的交通线。抗战时期,最为重要的红色国际交通线,就是「延安-大青山-乌兰巴托」国际通道。

  毛 高瞻远瞩的战略布局中,大青山根据地属于极为重要的一环。1938年5月14日,毛泽东致朱德、彭德怀、贺龙、肖克和关向应的电文中这样说,“在平绥路以北沿大青山脉建立游击根据地甚关重要,请你们迅即考虑此事”。而这句话背后有着极为深刻的内涵。

  抗战时期,我党是站在中国革命全局,甚至国际共运的视野上,来看待大青山革命根据地的。而马头山、蛮汉山在革命史上,属于绥南地区,三百年前孕育鸿茅药酒的这个区域,从广义上来讲,也是大青山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先让我们回到当时的时空格局下来了解这段历史。

  — 壹·大青山根据地开辟的时局背景 —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日军占领了华北五省的重要城镇和交通干线。1938年日军把战略进攻的主要方向指向中原,并于5月19日占领徐州,打通了津浦线,随即调集主要兵力沿陇海线西进。由于侵华战线延长,日寇兵力不足的弱点暴露了出来,这对开展敌后根据地造成了有利条件。

  针对当时的时局变化,1938年5月,毛泽东同志发表了《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两篇军事著作,指出敌后游击战争的重大战略作用和我军作战指导原则。在党中央及毛泽东同志的领导下,八路军和新四军大规模地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开辟了许多抗日根据地。

  八路军一二0师和晋西北地方武装,在贺龙、关向应的领导下,于1938年春季粉碎了日寇向晋西北的进攻,收复了岢岚、五寨、神池、宁武、保德、河曲、偏关七座县城,开辟了晋西北抗日根据地。与晋西北临近的绥远地区特别是平绥铁路,对敌我双方都具有非常大的战略价值。

  当时日寇的战略是西进和北上。平绥铁路是日本侵略者准备进攻苏联的第三道防线,又是其西进的要道。建立大青山根据地,无论从保卫延安、陕甘宁边区来说,或是打通国际交通线,扼制敌人西进、北进考虑,都是有着重要战略意义的决策,这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显得尤为突出。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谈谈抗战时期绥远省的地理位置和周边环境。绥远东向有伪满洲国和陷落的察哈尔省,北向有苏联和蒙古人民共和国,南与晋西北和陕甘宁边区相连,西与宁夏接壤,平绥铁路作为大动脉,一直通到归绥(今呼市)和包头,是日寇“以战养战”的资源倚重地。

  大青山在平绥铁路北侧,平绥铁路的南侧,就是蛮汉山,马头山则位于杀虎口附近的晋绥(蒙)交界地带,更直接地连接着晋西北和蛮汉山、大青山之间的交通,马头山的东南侧、东侧,有平绥铁路线上的重镇大同和丰镇。鸿茅药酒诞生地厂汉营,便位于十分敏感的马头山区。

  基于以上原因,位于凉城县境内的马头山、蛮汉山,虽然并不直接与大青山相连,但在战略上以及行动步调及组织安排上,成为了大青山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成为连接陕甘宁、晋西北与大青山根据地之间的重要枢纽。理解了这点,就不难理解这一带抗战斗争的艰难卓绝。

  毛 和中央军委对大青山根据地的开辟非常重视。毛 在1938年4月18日的电文中如是说,“……据绥远来人谈该地一带都是山地,民间枪支颇多,铁道在山沟中行,铁道南部凉城一带亦是山地,枪支亦多,游击队可跨铁道发展,并往来穿插铁道都不成问题等语,究竟情况如何望速告。”

  毛泽东在6月11日的电文中要求开辟大青山根据地的领导,“须选精干者,领导人须政治、军事皆能对付,且能机智耐苦,而有决心在该地创建根据地者”。7月,中央军委指示大青山支队:“8月挺进大青山,进入大青山后,应先以主力进攻归绥、武川、陶林、集宁之间地区,另以一个营活动于平绥路南,以保证大青山与雁北的联络。”

  — 贰·日寇对绥蒙地区的战略重视 —

  “九·一八”之后,日本更加重视内蒙古西部地区,要打造所谓“防共回廊”。日本把苏联作为最大假想敌,并力求把战场设在国外,即在满蒙地区阻止苏军入侵,以此为借口,变本加厉地侵略我国东北和内蒙古地区。同时,日军在发动“九·一八”事变、卢沟桥事变以及太平洋战争之时,都制定有对苏作战计划。

  抗战全面爆发之前,日本有人认为:“共产主义的渗透对于东亚新秩序建设是重大障碍。……从乌兰巴托到张家口1200公里,在国境上是没有任何屏障的草原沙漠。其西边和西南则是众所周知的已经被赤化了的陕甘宁地区。由此可以知道蒙疆在国防即防共上的重要地位。”

  除了政治和军事上的需要外,日寇对内蒙古地区的资源更存窥觊。在日本看来,“作为蒙疆的特殊性最值得注目的是这里的资源,特别是近乎无穷埋藏的煤炭、铁以及畜产,特别是出产量大的羊毛、骆驼毛、牛皮等,还有米、小麦、麻等”。呼和浩特市档案局整理出版的《日伪统治归绥地区史料专题汇编》,就从原始档案层面,提供了更为直接的证据。

  1941年,是“二战”期间非常重要的一年。1940年,德意日法西斯正式结成“轴心国”集团后,1941年6月22日,德国实施“巴巴罗莎计划”,全面攻入苏联领土。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虽然经历了1939年的“诺门罕战役”,但随后几年,日军并未彻底放弃进攻苏联的计划。

  在这种背景下,日寇根据德意日法西斯军事同盟的需要,配合希特勒进攻斯大林格勒和外高加索。日寇准备一路从我国的东北境内进军西伯利亚,一路从大青山地区进攻蒙古人民共和国。基于以上战略目标,日军在1941-1942年,异常重视绥蒙地区,大青山根据地(包括马头山、蛮汉山)成了其眼中钉、肉中刺,必须加以扫除以解后顾之忧。

  日寇于1942 年七、八月间,出动了3万多日伪军并配有机械化部队,对我大青山根据地发动了空前的大“扫荡”。敌人来势很凶,实行大规模的所谓“铁壁合围”“篦梳式推进”的“扫荡”,在山前山后布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封锁线,安下了大量的临时据点,并鼓吹所谓的“官军民一体总力战”。

  1942年,是大青山根据地最为艰难的一年。由于敌人志在必得、兵力过分强大,我大青山骑兵支队主力以及绥蒙行署机关,被迫转移到长城以南的右玉地区。鸿茅药酒老家的凉城县蛮汉山、马头山一带,成为了这一抗战最残酷时期,整个绥蒙地区唯一坚持下来的区域。

  鉴于绥南地区(主要是马头山、蛮汉山根据地)的敏感性和极端重要性,1942年11月,组织上在给绥南地委的指示信中指出:“绥南地区是联结大青山和晋西北的桥梁,是将来恢复大青山根据地的跳板,一定要坚持到最后胜利,直至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一条枪也不能放弃。”

  最艰难的时候,蛮汉山地区的斗争,以游击队为主。由于靠 绥铁路,日寇是不允许蛮汉山抗日政权和游击队存在的,他们北以铁路为界,分割蛮汉山与大青山的联系,中以岱海滩为界,分割马头山与蛮汉山的联系;南以大同、左云、右玉、杀虎口、浑河为界,分割马头山与雁北根据地的联系;东面以铁路为界,把马头山与丰镇东山隔开。

  — 叁·大青山国际交通线的历史贡献 —

  我党在红色革命史上,有过几条重要的“国际交通线”,最为著名的就是由哈尔滨经满洲里前往苏联的交通线,从1920年至1937年,这条国际秘密交通线共存在了18年。还有一条著名的线路,是“新疆-甘肃的国际交通线”,这条交通线运行的时间是1937年到1940年。

  1940年,随着国民党反共磨擦不断升级,新疆盛世才集团倒向蒋介石,原来“新疆-甘肃国际交通线”安全已经不能得到完全保障。中共中央立刻决定,把经新疆的西北国际交通线改为经北线,依托绥蒙地区的大青山抗日根据地,建立“延安-大青山-乌兰巴托交通线”。

  面对新的形势,1940年4月,毛泽东、朱德亲自命令大青山骑兵支队成立分遣队活动于中蒙边境,中社部派出了王聚德在绥远组建了中社部绥远站,开展了对日伪(包括亲日旧王爷及旧贵族)情报工作,以及和苏蒙联系。1940年10月,“大青山国际交通站”正式建立。

  大青山国际交通站,由李春田任交通站主任,任弼时、李富春和陈云亲自部署领导,并以大青山为中转枢纽。其活动范围在乌兰巴托、四王子旗中蒙边境线、大青山和延安,存续期间完成了诸多中共与共产国际、联共间的重要文件传输,包括物资运输和高级领导的往来。

  该交通站直属延安最高层,属于中央一级的交通站,大青山根据地划出一个骑兵连归该交通线直接指挥,并不和地方军政发生工作关系,直属中央领导。值得一提的是,“大青山国际交通站”,后来通过大盛魁守门掌柜陈严甫,新开辟了“归绥-百灵庙-乌兰巴托”线路。

  1942年,日寇扫荡最为残酷的时期,八路军大青山骑兵支队南撤,大青山国际交通站完成了历史使命。我党后续又开辟了“延安-伊克昭盟-阿拉善旗-乌兰巴托”的国际交通线。鄂尔多斯鄂托克前旗,目前还有“城川红色国际秘密交通站陈列馆”,我党蒙古族干部杨宝山是当时的地下工作人员。

  “大青山国际交通站”的运行线路,在延安到大青山之间,主要走的是山西五寨、杀虎口、马头山、蛮汉山,大致线路,就是1938年八路军李井泉支队前往大青山开辟革命根据地的线路。在实际的运营联络过程中,很有可能更多途径的是鸿茅药酒酒源地厂汉营。

  除了直属中央的“大青山国际交通站”,晋绥军区调查局在大青山也建立了拥有三个情报站的“大青山情报处”。其中宋乃暄负责的情报站设在集宁地区,是晋绥军区最早派出的、成功建站的、而后在残酷环境下,唯一坚持在大青山地区进行敌后情报工作,并与大青山游击支队司令员姚喆单线联系的中共在内蒙古地区的战略情报网。

  大青山情报工作开展之初,正是德国侵略苏联的最高峰,由于担忧日德合围苏联,日军动向成了苏方关心的重中之重,他们不断向延安发出情报合作请求,要求侦察中蒙边境日军部队的动向。宋乃暄侦知“日军将于某日结束北进撤回张家口”,这成为二战中苏联兵力使用决策的重要依据之一。

  — 肆·抗战时期厂汉营的独特地位 —

  厂汉营座落在马头山区的营盘梁上,自古以来,这里就是屯兵打仗的关口要道,南临山西的左云,西南隔一道山梁就是右玉,北面连接着岱海滩,西面通向土默川,东面隔着天成靠近天镇、大同。抗战时期,这里有我党在内蒙古地区的第一块根据地——“马头山抗日根据地”。

  每年抗日政权从绥远征集的税款,都要经过卓资山、凉城,穿越岱海滩,再经厂汉营转运到雁北根据地,送往党中央所在地——延安。党中央派往大青山抗日根据地的干部也是通过这一路线输送的。这里的老百姓觉悟也高,1940年,厂汉营地区的一户地主,就捐献了一个七斤重的金马驹,由党组织送往延安。

  很多人有个疑问,为何八路军及抗日干部,更多选择走厂汉营?!这与其独特的地形地貌有关。不走厂汉营要想从雁北上大青山,或从大青山到雁北去,从东就要绕天镇大同。那里铁路、公路都在日军的控制下,敌人驻军也多,不容易通过;从西边过,要经过几十里长的土默川,一天一程过不去。特别是大部队要从这里通过一马平川的平原,远远地就会暴露目标。

  只有走厂汉营这条路,距离既近,且有蛮汉山和马头山的沟沟壑壑作掩护,便于隐蔽。因此厂汉营在雁北根据地通向大青山根据地的联接点上,就好象咽喉一样重要。基于以上原因,再加上宁鲁口一带地形条件复杂,厂汉营在历史上也一直是游牧民族南下突袭的理想地带。

  万历九年(1581年)之前,明朝出于军事需要,每逢秋冬,边防军都要出塞“烧荒”,现今凉城地区一直烧到岱海南岸,厂汉营所在的马头山一带,受地形影响,属于明军“烧荒”的重点区域。日军侵入凉城之后,也深知厂汉营是晋绥地区的战略要地,派了兵强马壮的伪蒙古军第十三团德王、李守信的骑兵连在这里把守,同时还派驻有日本兵。

  厂汉营是个神奇的地方,乾隆四年(1739年),这里诞生了传承近三百年之久的鸿茅药酒,此处还是清代旅蒙商的一个重要通道。厂汉营距离杀虎口很近,更是清代晋蒙交界长城四大税口之一的宁鲁口(另外三口就是杀虎口、得胜口及河保营)边外的第一站。鸿茅药酒之所以能以前往恰克图进行中俄贸易的驼队而得名,与这个背景是分不开的。

  对于厂汉营的重要战略价值,早在1938年,日军就极度重视。1938年伪蒙军三师七团慕新亚“凉城反正”后,被编为马占山的“东北挺进军”新编骑兵第五师,这支部队7月末驻扎在营盘梁厂汉营一带,并将王耀华(又叫王懋宣,厂汉营当地人)领导的绥东抗日游击队收编为该师的第四团。

  1938年8月3日,八路军一二0师李井泉领导的大青山支队,经杀虎口、厂汉营北上期间,曾遭遇到日军机械化部队两个旅团5000多人的围堵,李支队受阻后分路突围撤回偏关一带休整。而“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新军)第十四总队官兵,则在临近的左云十二窑子村与日军发生遭遇战,200多学生军牺牲。

  实际上,当天日军针对的不光是八路军的各支部队,而是当时在“厂汉营-营盘梁”一带所有的抗日武装。慕新亚的新骑五师,在营盘梁与日军激战,全师损失甚巨,第三团团长在战斗中阵亡,慕新亚部渡过黄河,撤至府谷沙梁。秋末,杜海荣等率领厂汉营保安团三百余人来到府谷与慕新亚会合,被重新改编为第四团,慕师此后驻防准格尔旗沙圪堵。

  — 伍·大青山根据地的反法西斯意义 —

  最近几年,对于大青山革命根据地的研究,学术界取得了好多新的认识。在这方面,就有日本长崎大学的祁建民教授。祁教授在中日农村社会比较研究、中日关系和抗日战争研究领域取得了重要成果,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学术声誉。在他看来,中国抗战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有三大贡献。

  第一,中国抗日战争拖住了日军60%以上陆军,对太平洋战场贡献巨大;第二,国民政府组织缅甸会战,远征同日军作战,解救了英军;第三,有力牵制日军,大青山根据地的建设使得“防共回廊”计划没有实现。最后一点,实际上非常重要,但传统上我们对此认识缺乏相应高度。

  日军攻占察绥后,将大青山地区作为其殖民统治的中心地带,把驻蒙部队主力、特务机关以及伪蒙古军主力都集中在这里,妄图牢固控制这一地区,从而以蒙疆地区作为其战略后方基地。事实上,日寇扶植伪蒙疆政权和组建驻蒙军,在其战略布局中本身就是构筑“防共回廊”的重要步骤。

  对历史了解的越深,我们就越能深刻体会到毛 的伟大。大青山革命根据地的创建,除了有效打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之外,还有力牵制了敌人西进、南下和北上,成为陕甘宁边区和晋西北抗日根据地的北部屏障。根据地还建立了连接苏蒙的秘密交通线,成为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联系的重要桥梁。

  广义的大青山根据地包括马头山、蛮汉山根据地。以大青山为依托,这三大根据地逐步同晋西北根据地连成一片,构成晋绥抗日根据地。而鸿茅药酒酒源地厂汉营,也正好是根据地中连接晋西北和大青山之间的战略节点。正因为如此,抗战时期厂汉营发生的战斗比较集中。而这个也是好是鸿茅药酒“七大献礼”事件的重要背景。1945年4月,抗日民主政权归凉县政府派代表将绥远特产“鸿茅酒”用驴驮往延安,向中共“七大”献礼。

  大青山根据地的抗日战士当中,还有个特殊群体,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年龄只有15到19岁,是一支不折不扣的“学生军”。他们就是由山西太原成成中学师生组成的抗日游击队,1937年,经周恩来批准,“成成中学师生抗日义勇队”成立,随后又改编为“师生抗日游击队”。

  抗战时期,成中师生400余人在共产党员刘墉如校长的带领下,举校从军,奔赴抗日战场。1938年6月,包括成中师生在内的2300余人组成大青山支队,由李井泉任司令员,姚喆任参谋长。这支部队八月份进入凉城境内,途经厂汉营、岱海滩和蛮汉山,抵达大青山地区。

  后任内蒙古军区副参谋长的贺寿祺,当年就是编入李支队的成中学生。贺寿祺在回忆录《从太原到大青山——忆太原成成中学师生抗日游击队》一书中,叙述了经厂汉营挺进大青山的经过,明确记录曾在厂汉营打尖,全班战士都品尝过鸿茅药酒,为凉城地区的地方文史留下一段佳话。鸿茅药酒也在不经意间见证了历史。

  对于大青山根据地的建立,我党的一大目标,就是把抗战纳入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同时也是想从马头山、蛮汗山、大青山并通过外蒙开辟一条国际交通线。基于以上考虑,当时大青山根据地的领导配备相当强,李井泉是三五八旅政委,姚喆是三五八旅参谋长,核心班底七一五团,则是一二0师的主力。

  — 结语 —

  绥蒙地区的山,是英雄的山,绥蒙地区的水,是英雄的水。绥蒙地区不仅是一个富有政治色彩的地域概念,还是一个有着特定含义的政治描述。绥蒙地区具有蒙汉民族杂居特点,一直以来都是蒙古族聚居的地区;革命战争年代,是指内蒙古西部人民群众和革命军队,在我党领导下开展革命活动的地域范围。而这里很重要的一个区域,就是马头山革命根据地。

  绥蒙区域历史上东接京津和察哈尔,西临陕北,南临吕梁,北靠蒙古和苏联,具有独特的区位战略价值。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凉城县属我党绥南地委(旧址位于厂汉营地区的烧窑贝村)管辖,境内有马头山、蛮汉山两块根据地,都是大青山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此期间,凉城儿女约有3000多位革命青年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为了纪念这段独特的历史,缅怀战斗在大青山、蛮汉山、马头山,以及「延安-大青山-乌兰巴托」国际交通线上的英雄们,同时也是基于凉城在抗战时期的特殊地位,党和国家在凉城县鸿茅镇井沟村,建设了“绥蒙革命纪念园”。2011年,纪念园由中宣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旅游局、中央党史办等十四部委联合发文确定为红色旅游经典景区。

  历史虽然已经过去,但并不会被人们所淡忘,绥蒙地区革命史以及连同鸿茅古镇厂汉营在内的「延安-大青山-乌兰巴托」国际交通线,永远定格在中国人的心中,不断被缅怀,世世代代、永不相忘。纪念是为了缅怀过去、继往开来,纪念也是为了更好的民族复兴,绥蒙根据地的历史,本身就是中国革命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其放在整个国内国际形势的格局中看,其内涵也显得更有深度。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