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寻踪:凉城岱海大庙-彙祥寺之旷世奇闻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7-04 02:11:18 点击:13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本文在撰写过程中,得到了蒙古族唐卡非遗传承人李鑫(蒙古名布仁札特尔)以及察哈尔文史资深爱好者乌力吉那仁老师的大力帮助,在此深表感谢。

  鸿茅药酒在其近三百年的传承过程中,有过好多传说,有的能被一些史料印证,有的则属于穿着附会。在这些传说中,有个故事,讲的是鸿茅药酒发明人王吉天与蒙医喇嘛之间的交集。这个故事虽然不太容易考证,但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因为鸿茅药酒初期的水源井就紧靠喇嘛庙东墙。

  在这个故事中,榆次中医王吉天来到厂汉营后,见古镇人商两旺,决定暂留行医。一天,他在镇上行医,遇到一位在草原上行医有名的蒙医喇嘛。喇嘛告诉王吉天,马头山和蛮汉山盛产一百几十种中药和蒙药常用药材,药效特别好。王吉天于是便跟随这位蒙医喇嘛踏访山林。

  他俩结伴而行,一面采草寻药,一面交流医术,探讨研究中蒙药结合治疗草原常见的风寒湿痹等疑难杂症的方法。据说王吉天的这段经历,对于其后来发明鸿茅药酒大有帮助。这个故事几分真几分假,我们暂且不管,与鸿茅药酒最初的水源井比邻的喇嘛庙,其实大有来头。

  — 壹·岱海金桌寺及其下院玛尼图庙 —

  在厂汉营古镇与鸿茅药酒水源井(地标信息:海拔,1600米;北纬,40°18′47″;东经,112°37′25″)比邻的这座喇嘛庙,名叫“玛尼图庙”,是清代著名的岱海大庙——“彙(汇)祥寺”的下院。玛尼图庙大致上是与彙祥寺同样古老的一座寺院,清末统计,玛尼图庙有喇嘛75名,香火地193顷。

  彙祥寺始建于唐末天佑二年(905年),于今已有1100多年的历史。彙祥寺在清代,曾接待过五世达赖、六世班禅和康熙皇帝。“彙祥寺”三个字也是由康熙亲笔御题,据说康熙还特别赋予“彙”这个字,以“互帮互利,一团和气,平等传教,终得善果”的深刻内涵。

  作为“察哈尔八旗”以及整个内蒙古地区的巨刹,彙祥寺同时还拥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名字,这些名字都从不同角度,诠释着这座召庙的历史及文化内涵。在汉人的习惯中,这里叫作“东大庙”,寺院的蒙语名“郝特老毕力格”或者“吉楞布庙”,也叫“阿拉腾锡力图召”,人们口头上又叫“岱海召”。

  彙祥寺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名称——“金桌寺”,这属于旗人当中的叫法。“金桌寺”的讲究,《乌兰察布盟文史资料(第一辑)》(1984年5月版)亦有所载。民间的说法,“金桌寺”得名于康熙帝御赐彙祥寺活佛的八条腿炕桌。这个炕桌,镶有金箔、银箔和螺钿,每个围板上都刻有龙的图案。这本是康熙御榻旧物,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农历十月初十,皇帝在彙祥寺期间,将其赏赐给了活佛。

  但在一些满蒙文献中,“金桌寺”得名有另外的讲究,据说来源于满语。“金”,指的是旗人最高统帅,也就是大清皇帝,“桌”,是驻扎过、停留、暂息或者休息的意思。“金桌寺”,含义即旗人最高统领(皇帝)住过的寺院。遍查史料,其实还是跟康熙三十五年御驾亲临彙祥寺有关。

  这个八条腿的炕桌,地位非常高,后来的命运也堪称坎坷。被称为“金桌”的炕桌,平常是彙祥寺最高法台—呼图克图总法台御座上用的。平时法台活佛(最高法台)一个人使用,桌子上供着圣物,不做其他用途。这个炕桌皇帝西巡接待皇帝,供最高法台与皇帝平起平坐时使用。

  彙祥寺最高法台具有国师(呼图克图,蒙语满语翻译成汉语,就是国师的意思,具有呼图克图衔的都是国师)身份,国师在适当场合的礼仪上,可以与皇帝平起平坐。彙祥寺有个皇帝赏赐的类似于罗汉床的七宝塔,供最高法台使用,两面坐人,其中间摆放的就是这个炕桌。

  金桌的其他应用场景,就是祭天仪式,以及寺院其他大型庆典。这个时候,八条腿的金桌上要供放皇帝的“万寿位”,也叫“万寿牌”“万岁牌”。“万寿位”用满蒙汉藏四种文字或者是用满汉双语书写,内容为“当今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清代民国,金桌是彙祥寺顶级圣物。

  抗战时期的1939年11月20日,彙祥寺毁于战火,被“绥远民众抗日自卫军”六路军六团的溃兵烧毁。1995年,由呼市观音寺联络其他寺庙共同筹资,在彙祥寺原址附近兴建了“龙华三会寺”。金桌在彙祥寺被毁后,经历也非常坎坷,先是被寺中喇嘛抢救到了附近召庙。

  文革时期,保存有八条腿炕桌的召庙被毁,金桌被当地农民拿走,其后流落到了呼市。彙祥寺金桌的下落,后来在《印象青城》电台节目《收藏经纶》一期中有所反映。金桌被人表面刷了层油漆,大约2005年前后由呼市收藏爱好者花5000元买下,转手1.3万元卖给了在呼市的山西朋友,炕桌被拿回山西,卖了28万元。

  — 贰·作为藏传佛教高等学府的岱海召 —

  不同的名称往往标定着不同的信息,彙(汇)祥寺的另一个名字“吉楞布庙”,其含义就是带有高等学府性质的寺院。“吉楞布”是一个比较古老的蒙语,其含义是学府机构,与之对应且相当接近的还有一个词——“吉仁巴”,则相当于喇嘛当中的学位,相当于学院院长。

  彙(汇)祥寺之所以会有这样一个名字,与其属于藏传佛教最高学府之一的地位有关。有清一代,西藏、青海、内蒙的喇嘛,考高级佛学职称(学位),如堪布、道尔济等,有一部分会到察哈尔部的彙祥寺考。先是短期进修、学习,然后获得相应学位和任职资格,返回各自寺院当家。

  之所以能获得如此殊荣,与彙祥寺学科全面并汇聚了各专业方向上的人才有直接关系。吉楞布庙,是理藩院拨款筹备的学府。五部大论,十部论,工巧学,以及天文、术算、时间换算和历算及蒙医学,等等,皆能教授。彙(汇)祥寺不同的下院,在学府功能上,实际上也有一定的分工。

  其中,位于察哈尔镶蓝旗察哈尔营(今曹碾满族乡厂汉营村),与鸿茅药酒最初的水源井比邻的玛尼图庙,也就是彙祥寺的南院,属于“时轮金刚院”。所教授的内容,就是天文、历算等等,还涉及到财务管理,大致上相当于如今大学中的“天文+数学+财务”综合专业。鸿茅药酒之所以能在草原上的蒙古族中盛行,且“蒙人对之尤视为珍品”,应该与此机缘有一定关系。

  据《绥远通志稿》,“……大殿楣悬御赐彙祥寺匾额,殿内庋唐古特文经典万余卷,每卷各有锦笺。笺上经名,有汉文与唐古特文双题者,亦有纯用唐古特文者。……案彙祥寺所储经典,历数其名,颇疑较他寺为多,实则各函统计,仍不出丹珠尔、甘珠尔两大总集之外。第唐古特文甘、丹大部经典,今已不可多得,故仍录之。以存黄教古物之一斑云。”

  位于厂汉营古镇与鸿茅药酒水源井紧挨着的玛尼图庙,主独贡有81根柱子,两翼有小独贡,还有赵德宝独贡、道格喜德独贡,庙仑、拉布荣以及喇嘛住房40多间。据清末统计,该庙有喇嘛75名,香火地193顷。“独贡”是召庙当中的大殿或者喇嘛颁经处的意思。

  在寺院的规制当中,拥有81根柱子的主殿是很高级别的主殿,历史上只有布达拉宫系、塔尔寺系和彙祥寺系等少数的寺院有81根或超过81根柱子的主殿。享誉中外的北京故宫太和殿,也就是故宫的主殿,拥有的柱子数量是72根,太庙大殿的柱子数量则是68根。

  故宫太和殿,被人们称作“金銮殿”。非常有趣的是,彙祥寺的主殿大经堂——“察罕丹钦”,也被民间叫作“金銮殿”。讲究起来,这也不是什么僭越,这些都是清廷赋予的特别待遇。察罕丹钦的柱子数量同样是81根,彙祥寺大经堂,基础一层,上面还有两层,基础层81间,三层加起来182间。

  由于“察罕丹钦”是当年顺治皇帝专门为五世班禅修建的大殿,因此各个方面的讲究都是极致的。更为重要的是,彙祥寺早期属于萨迦派寺院,清代属于格鲁派寺院,同时还是清代为数不多的皇家寺院之一,因此有如此高的待遇。

  彙祥寺在唐卡体系中也具有重要地位。在藏传佛教当中,蒙古族唐卡拥有一定的独特性,欧美及国内一些古董爱好者最早接触的唐卡正是蒙古族唐卡。唐卡中的蒙萨派是历史上从艺人数最多,但目前从艺人数最少的画派,清代蒙萨派唐卡绘制基地就在彙祥寺的布斯图印经处。

  — 叁·彙祥寺与榆林金肯敖包的渊源 —

  在陕西榆林以及鄂尔多斯乌审旗一带,每年都有个“金肯敖包”祭祀活动,在民俗上成为了蒙汉两族的共同节日。祭祀时间为每年农历五月初十到十三,在当地同一个村庄——“井克梁”,同时接受祭拜的英雄,一个是成吉思汗的太师国王木华黎,另一个是鼎鼎大名的关公。

  金肯敖包,位于榆林市榆阳区小纪汗乡井克梁村,金肯敖包所在的“金肯梁”,相传是木华黎的墓冢所在地。蒙古族同胞称木华黎为“金肯巴特尔”,意思就是真正的英雄。金肯敖包、金肯梁以及井克梁的叫法,都由此而来。这些地名标注了近八百年来一直被传诵的蒙古族英雄木华黎。

  农历五月十三,在汉族的讲究中是“关老爷磨刀日”,也叫下雨节,有“大旱不过五月十三”的说法,据说五月十三这天必定下雨。这种农历五月十三祭祀关公的庙会,在400mm降水线附近的蒙汉杂居区域比较流行,而榆林榆阳区及乌审旗一带正好落在这条线上。

  关于小纪汗一带的行政区划管辖问题,历史上发生过变迁。起初这一带归属于鄂尔多斯。榆林是明朝时期长城边口之一,长城以北生活着游牧的鄂尔多斯蒙古人。清朝中叶的走西口潮中,陕北农民进入草地者大多选择宜于耕种的土地,接近沙化的草地并不是他们的理想选择。

  1900年“庚子赔款”后,贻谷办理垦务期间,鄂尔多斯右翼前旗(今鄂尔多斯乌审旗)以永租方式放垦草场,原来游牧于此的蒙古牧民向西退离。在地商的组织下,陕北农民进入长城边外耕作。在这种情况下,汉族农民在不改变原有蒙古地名的情况下,落籍生根。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每年五月十三,榆林市榆阳区井克梁村的祭祀活动,变成了蒙汉融合的庙会,在此期间,同时祭祀木华黎与关公,并带有一定的祈雨性质。井克梁这个村庄,除了金肯敖包之外,还有关帝庙。有清一代,岱海彙祥寺的喇嘛,每年都会前往金肯敖包参加祭祀活动。

  察哈尔部彙祥寺的喇嘛前往金肯梁参加祭祀活动,先是从岱海滩出发到厂汉营与鸿茅药酒水源井比邻的玛尼图庙,然后从厂汉营南边的宁鲁口入关。大致经左云、右玉、河保营,再沿黄河南下,从吕梁地区的临县过黄河到陕西佳县,再从佳县到今天的榆林榆阳区井克梁村。

  彙(汇)祥寺的喇嘛,为何要不远千里,每年都会到金肯敖包参加祭祀活动,目前无直接考证,但我们可以合理推断。木华黎不仅是成吉思汗的太师国王,其实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即“四怯薛”之一,而“怯薛军”就是成吉思汗以及后来蒙古大汗和元朝皇帝的禁卫军。

  从源流上来讲,“怯薛”也就是“察哈尔”的前身。彙祥寺属于清代察哈尔八旗最高等级的寺庙,寺内喇嘛每年途径厂汉营玛尼图庙,前往井克梁参加“金肯敖包”的祭祀活动,一方面应该是纪念这位蒙古族的旷世英雄,另一方面也应该是追缅察哈尔部源头上曾经的记忆。

  康熙年间,岱海大庙彙祥寺在厂汉营进一步修缮了玛尼图庙,据说跟每年前往“金肯敖包”参加祭祀活动有关。玛尼图庙属于路上打暂脚、中途休息的下院。如今,“金肯苏鲁锭”(木华黎的军旗)供奉在乌审旗乌达柴达木,每年祭祀金肯敖包的活动,都要把金肯苏鲁锭请过去。

  — 肆·彙祥寺特殊地位的其他内涵 —

  清代蒙旗,旗札萨克或者总管只有治民权,无权管理喇嘛。喇嘛犯罪由各旗旗庙(与旗同级,要比内地的县级别高很多,旗庙由清廷封爵、授印信,旗庙活佛爵位同扎萨克,个别活佛的爵位比札萨克高)处罚。旗庙治喇嘛,旗府治民,如喇嘛与民发生案件,由旗府和旗庙联合办理。

  彙祥寺在这个体制当中,属于察哈尔右翼四旗的总旗庙,再往上直辖于理藩院。察哈尔右翼四旗,即清代民国察哈尔八旗中的镶蓝旗、镶红旗、正黄旗和正红旗,大致相当于现在乌兰察布市除四子王、商都、化德之外的其他区域。清代乌兰察布盟与今乌兰察布市,辖区交错范围大致上只有四子王旗。

  在康乾时期,大庙彙(汇)祥寺还是宁朔卫、怀远所及后来的宁远厅(即今天的凉城县),以及察哈尔镶蓝旗、镶红旗,这些行政区域内民间办理相关事务的公共场所。康乾时期,察右蒙旗向内地民人出租土地用作耕种,由旗内统一办理,旗里指派彙祥寺喇嘛家属负责收租等日常事务,而接洽场所就在彙祥寺。

  清宫档案中乾隆初年惊动皇帝的「刘家窑旗地案」,对这种制度安排也有所反映。据当时刘家窑村的刘斌交代,他与戴翰先、孙喜三人,将十三个村子汇齐的所摊派的牛犋钱到大庙上交给了朱龙阿。当然,朱龙阿不是正式办理租垦事务的人员,他当时的身份是“理刑员外”。

  在彙祥寺的“经史”(相当于寺院的大事记、家谱或政务辑要)中,有五世达赖喇嘛法台(坐床)的记载。这个法台,比顺治皇帝的金座龙椅低三寸一分,属于纯金做的鎏金法台,有木头的地方也都贴满了高纯度的金箔。与顺治帝的金座一样,这个坐床上有九条龙,顺治龙椅上的龙都是五个爪,而该法台龙的爪子是四个。

  留存在彙祥寺的五世达赖法台,只有达赖喇嘛、萨迦法王和彙祥寺最高活佛能坐,其他的活佛不能坐。彙祥寺的最高法台实施轮流执掌制,召内最多时九个活佛,其中便包括章嘉呼图克图,章嘉走了之后是八个,到后期是五个,到1939年被毁的时候彙祥寺的活佛只剩下了三个。

  鲜为人知的是,彙祥寺的“布斯图印经处”实际上充当了清宫佛像造办处的角色。有清一代,西藏、青海、内外蒙古,甚至包括哲布尊丹巴进贡的佛像和唐卡,都要在彙祥寺筛选。皇帝看了后好的唐卡,有的会拿到彙祥寺让喇嘛修改,变成皇帝更加偏爱的亮色。

  现在故宫里面的雨花阁、梵华楼、勤政殿和中正殿,很多佛像的画佛喇嘛都是彙祥寺的。彙祥寺造办的蒙古唐卡有个特点,就是颜料的纯度更高。因为这是官造的唐卡,朝廷通过理藩院、内务府直接提供颜料,故而颜料纯度特别高,颜色、画法跟臧卡也有较大区别。

  清代归化城是有名的召城,而凉城则是有名的召区。每到过年时,有个“转召”的讲究。归化城各庙活佛(葛根),与凉城的葛根相互拜访,逐渐形成了互相走动的礼仪定制,而且规模特别大。“转召”关联着相关的法会,有跳鬼、念经仪式,路过的百姓还会磕头、献哈达。

  令人遗憾的是,这个承载着厚重历史文化底蕴,且标定着凉城独特地域品味的皇家寺院,于1939年被国民党溃兵烧毁。其关联的召庙,如厂汉营的玛尼图庙,后来逐渐被放弃甚至拆除。如今与玛尼图庙比邻的鸿茅药酒,文化内涵被深度挖掘,“鸿茅”成为了凉城政府所在地之名,而彙祥寺的内涵则有待于更有深度的挖掘和弘扬。

  — 伍·鸿茅药酒喇嘛传说中的合理性 —

  由于年代久远,鸿茅药酒与喇嘛名医渊源的故事,已不容易考证。但结合彙(汇)祥寺独特的背景,以及彙祥寺南院玛尼图庙与鸿茅药酒水源井比邻的史实,两家相当于长达二百年左右的邻居,相互之间一定会发生好多互动、交流,彙祥寺对于鸿茅酒的扬名一定很有帮助。

  玛尼图庙与其上院彙祥寺一样古老,而王吉天发明鸿茅药酒,是在乾隆四年(1739年),这也就意味着,当王吉天到达察哈尔营(厂汉营)之时,当地的玛尼图庙已经非常成熟,而且驻庙的喇嘛僧众,也已经达到相当规模,其中也不乏高僧。

  王吉天酿造鸿茅药酒而打的那口井,位置就在玛尼图庙的东墙边上。按照传统习俗,王吉天打这口井,必须事先跟彙祥寺及玛尼图庙协商,并经得对方同意。王吉天与玛尼图庙喇嘛之间的接触,自然是避免不了的,而且也不排除双方联合打井的可能,最起码彼此间关系融洽。

  与汉族地区不同,清代蒙古族地区,喇嘛庙往往还皆具教育机构、医药机构和文化传承机构的功能。传统上多数喇嘛都要学习医术,并为人治病,所以就把会看病的喇嘛称为喇嘛医。又由于喇嘛都是蒙古族,因此人们就把会看病的蒙族医生也称为喇嘛医。藏传佛教最初之所以能在蒙古地区传播开来,与喇嘛医的医术是分不开的。

  蒙医药名家往往都是喇嘛,蒙医学主要通过喇嘛庙和喇嘛医传承和治病救人,内蒙古历史上不少藏传佛教的高僧大德,同时也以医术著称。鸿茅老祖王吉天,在玛尼图庙的东墙边上打井配制药酒,或多或少也会与召中喇嘛就一些医理药性进行交流。更何况王吉天本人原本就是走口外的榆次中医,相互之间的交流和切磋,就更是避免不了的。至于是否一起踏访过山林,倒是不太好说。

  传说毕竟归传说,鸿茅药酒的诞生和发展,有着自己独立的轨迹。整体上来看,鸿茅药酒还是地道的中医药产品,只是在组方和配制工艺上,借鉴了一些马奶酒和蒙医药的东西。而且耐人寻味的是,鸿茅药酒在配方中的确含有蒙医药特色药材,如肉苁蓉(大芸)、茜草等。

  鸿茅药酒在清代民国时期叫“红毛酒”,而鸿茅药酒组方中,茜草的蒙古语名字正好叫“红毛药”。关于红毛酒名字来源的说法,存在着不同的版本,而这算其中一说。茜草,多年生攀援草本,药用部分为根,本经上品,主寒湿风痹、补中,这种药材在蛮汉山、马头山较多。

  传说当中,喇嘛名医向王吉天提到过一些草原上较为常见的治疗风寒湿痹的蒙中药材,其中很有可能就包含着这种被叫作“红毛药”的茜草。当然,除了茜草和肉苁蓉之外,鸿茅药酒组方中还有其他一些蒙中医皆用,但蒙医药特色鲜明的药材,比如沉香、荜茇、高良姜和山奈等。

  回溯以往三百年的历史,我们目前正站在一个重要的时代节点上。今天,我们拥有更多的信息渠道,利用互联网和大数据,更容易按图索骥,将某些有趣的信息挖掘出来,并放在一起进行比对。史海寻踪,不再是一种带有文学色彩的说法,而是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操作方法。

  时空在三百年的历史中穿梭,太多事情都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变化,太多曾经发生过的故事都被淡忘或变型,但总会有些痕迹和印记留存在那里。鸿茅药业董事长鲍洪升的父亲就是位喇嘛医,历史兜兜转转,鸿茅药酒始于汉蒙医学的交流,几百年后又在蒙医后代的手中复兴,这也算是一段奇妙的缘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