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料中的「凉城儿」古城及六太子修中京和二京城传说

楼主:e路狂飙 时间:2020-07-11 19:27:26 点击:6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本文在撰写过程中,得到了蒙古族唐卡非遗传承人李鑫(蒙古名布仁札特尔)、察哈尔文史资深爱好者乌力吉那仁,以及内蒙古科技大学教授、内蒙古地方文史专家刘忠和三位老师的大力帮助,在此深表感谢。

  凉城的确是个神奇的地方,凉城的神奇,不光因为这里是避暑胜地,拥有“草原天池”岱海,而且这里还是中华知名药酒——“鸿茅酒”的故乡。就连“凉城”这个地名的来源,也很神奇,无论正史还是传说都带有浓厚的传奇色彩,所有这些都给凉城赋予了独特的文化内涵。

  在讲究生动感和故事性的今天,我们不妨以漫谈和史话的形式,来从历史的迷雾中寻求真相。感谢古今贤达们的记录与研究,感谢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历代贤达薪火相传般的记录和大数据的神奇,让24万凉城儿女有机会领略那条富有传奇色彩的真实脉络。21世纪真好!

  作为正式行政区划的地名,凉城最早出现在北魏,并被郦道元的《水经注》明确记载。《明实录》等明朝的史料文献中,“凉城(儿)”这个地名出现的次数也比较多,当时是作为城池而被记录的。现有“凉城县”的叫法则源于1914年全国地名普查,因“宁远县”与外省属县重名而改,据《绥远通志稿》,改称凉城县是沿用北魏凉城郡旧名。

  关于“凉城”的地名来源,还有“康熙御赐”和“六太子修中京”等说法。严格考证起来,凉城地名的来源,肯定与之无关,但这些说法也绝非纯粹的无稽之谈,背后还隐藏着其他一些非常重要的史实。接下来的内容,我们就从传说和正史中,以时空穿梭的方式体会凉城之风采。

  — 壹·六太子修中京与二京城的传说 —

  这个故事在民国时期流传的非常广,以至于《绥远通志稿》《绥远省分县调查概要》都有相关记载。相传康熙年间某年春夏之交,康熙皇帝出巡北方,他路过岱海南岸的马头山向北远眺,岱海风光尽收眼底。当他来到岱海湖边,更是被这里独特的景致吸引和感动。

  康熙回到北京后,还念念不忘岱海及其周边的美景,他寻思辽阔的中华大地,已有东西南北四座京都,唯独还差一个中京,琢磨着想在岱海边修建一座中京。皇上他越想越高兴,于是召集大臣商议,没想到群臣无不表示赞许。最后康熙广招能工巧匠,并派六太子监修中京。

  据说六太子主持修建的中京,选址在岱海北岸洞金山下的大庙坡,也就是后来绥东巨刹彙(汇)祥寺的位置。本来大庙坡一带古木参天,就是因为建造宫殿,附近的树木全被用完。六太子看到中京初具规模,就动身返京,途中路过大同南山湾,心里顿时恍惚深感不安,很是奇怪。

  结果风水先生说这里有妇人怀孕,妨碍六太子的运气。于是六太子在风水先生的谋划下,在南山湾石壁上刻了个“佛”字镇压辟邪,结果“佛”字刻成后顷刻间母死儿亡。传说这就是大同佛字湾的来历。大同确实有个佛字湾,当地也有神奇的传说,但与这个版本根本就是两回事,风牛马不相及。

  太子赶回京城之后向康熙禀告,“岱海滩盐碱圪墩,死水一坑,那里不是修中京的好地方”,并一五一十地说了他返京途中刻佛破妖的事情。康熙素以仁慈治世,岂容太子当仁不仁,听完太子破妖之事,就忿然大怒,一脚踢向太子,太子当下丧命。然而,对于六太子的说法,康熙还是心中犯疑。

  于是康熙再次驾临岱海,这次来的是岱海北岸。康熙眼中的岱海,山还是那么青,水还是那么美,宫殿巍峨亦是气势恢宏,此情此景,康熙一看就知六太子说了谎。康熙气恼之极,天气炎热再加上连日兼程,甚是烦躁。这时御马不停地在地上刨,一股清泉水喷涌而出,又恰好一道凉风扑面而来。康熙顿时感觉舒服了很多,不经意间脱口而出“好凉的地方啊”。

  但毕竟因修中京的事损失了个儿子,康熙还是有些闷闷不乐。这时有位侍从看出了皇上的心事,便提议将中京改作佛殿,作为人们修善积德之场所。据说康熙当时便点头应诺,并留下了一个随从作为喇嘛主管佛殿,自己策马回到了京城。自此,康熙再没有到过岱海,只留下越来越多的传说。

  坊间还流传着类似版本的故事,比如凉城在古代叫作“庆阳城”,康熙要将古代的庆阳城改建成“二京城”,后因发生踢死六太子的惨剧,老百姓方面也不愿再提修中京这件事,于是将“二京城”组合成了“凉城”。与“庆阳城”传说关联的,还有李文、李广、李刚及“三座坟”“娘娘坟”的故事。

  这些故事虽然有些影子,其实并不成立,但有一定的解释力,串联在一起解释了凉城本地的好多事情。譬如,凉城的得名和彙祥寺的来历,为何彙祥寺金碧辉煌有皇家气势,岱海旁边茂密的森林为何消失,彙祥寺的大经堂为何被叫做金銮殿,岱海为何在历史上没有经济价值——“盐碱圪墩,死水一坑”,等等。

  — 贰·为何说凉城的得名与康熙无关 —

  无论怎样,六太子修中京以及“二京城”的传说,还是给凉城留下了文化资产,毕竟相对于真实的历史,这种传说故事性更强。凉城人在北京,遇到没见过的老乡,一说起“我也是二京城的”,大家都会心一笑。凉城县城鸿茅镇有家莜面馆很出名,名字就叫“二京城”,莜面好生意也火。

  生产鸿茅药酒的鸿茅集团,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国企时代,实施过“多品牌战略”,其中白酒产品线就主打过“双京古酒”“双京贡酒”子品牌。2006年鲍洪升团队接手鸿茅集团之后,某种程度上回归到了王吉天当年创建的“爆款极致单品”路线,主打鸿茅药酒,但凉城老乡一提起“双京古酒”依旧倍感亲切。

  凉城的得名,与康熙无关,传说当中的好多事情,绝大多数也跟康熙无关。凉城作为正式的地名最早出现在北魏时期,而且从明朝到光绪初年,「凉城」这个地名一直存在着,指的就是位于今天岱海湖西边的一座城池,具体位置就是如今凉城县六苏木镇大小土台一带。从凉城县城鸿茅镇前往鸿茅药酒酒源地——“鸿茅古镇”厂汉营,也正好途径这里。

  作为千古一帝,康熙真的没有必要再去命名“凉城”,因为康乾年间,“凉城儿”作为一个城池本来就是很现实的存在。“凉城”或“凉城儿”这个地名,在《 明实录·嘉靖朝实录》中多次出现过。比较典型的,就有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七月,俺答汗犯边,大同前卫总兵周尚文与之激战黑山之阳,杀俺答汗的亲侄儿满汗歹,并追至凉城,周因此晋升为右都督。

  据察哈尔镶蓝旗总管家族《李氏族谱》记载,以及丰镇市资深地方文史专家吴宏世老师严谨考证,这个“黑山”,就是今天凉城、丰镇和大同交界一带的东马头山,鸿茅药酒酒源地厂汉营大致上也在这个区域。《 明实录·嘉靖朝实录》还有几处关于凉城的记录,只是有时记作“凉城”,有时记作“凉城儿”,但位置指向一致。

  明朝有两部供国防军事参考的著作,即《宣大山西三镇图说》《三云筹俎考》。前者于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由宣大总督杨时宁进献给皇上并刊行,而后者成书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前后,由时任大同巡抚的王士琦所撰。二者都具有相当高的准确度和权威性。

  两部书对“凉城儿”的位置均有较为明确的图示。这是座规模比较大的城池,有条河流从今天的凉城南山一带北流,然后由西南向东北流注入岱海,凉城儿的位置在河流距离岱海不太远的北岸。基于内蒙古测绘局1992年7月绘制的《凉城县政区图》以及百度地图,与两部古籍所载信息一再比对,这条河就是如今的五号河。

  对于“凉城儿”故城,察哈尔镶蓝旗总管家族《李氏族谱》亦有记载,其准确位置就是今凉城县六苏木镇大小土台一带,大小土台村庄的得名亦与“凉城儿”有关。2003年7月,由于连降暴雨,五号河的五号河水库漫顶垮坝,大小土台这两个村庄就遭遇了严重的洪灾。

  令如今凉城老乡想不到的是,“凉城儿”这座城池,在清代前期持续使用,而“凉城儿”这个地名一直延续到光绪初年。《山西通志(光绪版)》卷五十四“古迹考五”中,关于北魏梁城郡的内容中明确记载,“凉城今名凉城儿,在宁远厅东北”。这部志书是由曾国荃主修,光绪五年(1879年)起修,光绪十八年(1892年)告成。

  — 叁·修中京传说当中的史实与附会 —

  传说中的康熙六太子修中京,还是有些史实的影子,只是穿凿附会的比例非常大。康熙西征噶尔丹期间,曾两次过境今天的凉城县,而且都到过岱海岸边。其中第一次是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由东往西走在去往归化城的途中,于十月初十到过岱海北岸的彙祥寺,并在温泉沐浴。

  第二次过境,则是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自西往东,从乌拉特三公旗,途径托克托、和林格尔、凉城及丰镇回京。四月三十驻跸呼呼乌苏(当时属于土默特与察哈尔镶蓝旗交界地,今和林格尔东湾一带),五月初一驻跸诺木浑毕喇(今凉城县境内)并接见了喀尔喀扎萨克多罗郡王色冷阿海,五月初二路过岱海南岸,驻跸阿禄十八里台(今丰镇市西十八台)。

  顺治九年(1652年)为了接待五世达赖,朝廷确实在岱海彙(汇)祥寺修建过后来被称作金銮殿的大经堂(察罕丹钦),并御赐五世达赖镶龙的鎏金法台。康熙年间朝廷也对彙祥寺进行过扩建、修缮,康熙在彙祥寺期间还将自己御榻八条腿炕桌赏赐给彙祥寺的最高法台。但所有这些都跟修中京没有关系。康熙皇六子名叫胤祚,六岁夭折,更不可能去修中京,乾隆的皇六子永瑢倒是在岱海迎接过六世班禅。

  康熙第二次西征过程中,一路给太子写信。康熙在给太子胤礽的信件中所提到的岱哈水泊北岸的汤泉,就是如今的岱海温泉。这在民间叫作“马刨泉”,也就是彙祥寺的下院“永祥寺”,俗称“温泉寺”。根据康熙自己的描述,到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就已经具备接待能力,根本不太可能是康熙坐骑刨出来的。马刨泉的情况是有,但需要比较严苛的条件。

  蒙古地区好多地方都严重缺水,不少河流属于季节性溪流,不在雨季的时候河床容易干涸。在这种情况下,熟悉当地情况的牧民以及旅蒙商驼队领房子的,凭着自己的经验,在河床或者干涸的水泡中,挖上半米到一米,就能获得水源。1935年,江上波夫在绥远考察期间就遇到过类似情况。

  战马对水源比人类更加敏感,历史上在蒙古高原作战的部队,马刨泉现象并不鲜见。《明史纪事本末》卷十《故元遗兵》载,洪武三年(1370年)六月,李文忠北伐蒙古归途中迷失道路,行至僧格拉木,军士由于缺水而渴死者甚众,生死存亡之际,就发生了马刨泉的故事。

  长城沿边和蒙古高原的地理气候条件非同内地,特别是其西部,历史上好多地方经常面临水量性缺水和水质性缺水的双重考验,因此有个高品质的水井异常珍贵。地处长城杀虎口、宁鲁口边外的厂汉营,也正是拥有那口非常难得的水源井,才使得鸿茅药酒得以扬名漠北、十世相传。

  传说中的岱海“盐碱圪墩,死水一坑”,也并非虚言,这是岱海在历史上真实的另一面。岱海具有良好的经济价值,始于庚子赔款之后的土盐开发。在修建新堂(今凉城县鸿茅镇街心位置的天主堂)期间,比利时“圣母圣心会”传教士在湖边散步,发现了岱海滩盐碱的商用价值。从那时起,岱海土盐才造福凉城父老。

  历史上岱海没有商业化的水产,这点在《绥远通志稿》中亦有明确记载,“各小河虽间有细鳅,而泊中则不闻产鱼云”。岱海养鱼的尝试始于1952年,1954年正式开始放养。由于培育出了适地适生的鱼种,岱海的养鱼业繁荣了数十年,岱海鱼种因独具特色而声名远扬。

  — 肆·凉城儿故城及周边的布局配套 —

  明代的“凉城儿”故城,根据《宣大山西三镇图说》中的描述,凉城儿在助马堡西北方向,“凉城儿一带皆酋首黄金榜实、摆户恰等部落驻牧”。而助马堡外,紧连的就是凉城县原后营乡,那里的后营村、前营村,在《宣大山西三镇图说》里对应的,就是上马营、下马营。

  助马口外在清代还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区域,即“曹碾皇庄旗地”,在清宫内务府、朔平府衙门和绥远城将军衙门的一些档案中,又被叫作“助马口外十五户庄头地”,这片地区目前是内蒙古中西部唯一的满族乡——“曹碾”,该乡的驻地便是鸿茅药酒酒源地厂汉营。

  彙祥寺始建于唐末天佑二年(905年),据其《经史》(相当于寺院的大事记、家谱或政务辑要)记载,明代“凉城儿”城池,是在元代更大规模城池的基础上改建的,这座城要比元代的小不少。“凉城儿”故城一直使用到清朝前期甚至更晚,这是座典型的蒙古族风格的城池。

  结合现有地名分布遗留的信息,以及察哈尔镶蓝旗参领家族《李氏族谱》的相关记载,我们可以较为清晰地勾勒出这座城池的大致情况以及周边的相关配套。城池的位置就是如今的大小土台村,紧邻着小土台村的西边,也就是“凉城儿”的城外,有个光明佛母殿,作用大致相当于城隍庙。

  光明佛母的形象是安坐在七猛猪所拖之宝座上,而这些猪的造型便是黑色的。城池西侧的光明佛母殿,一是防止瘟疫进入城中,二是属于来往的客商事业神和启运神。按照民俗讲究,“猪”谐音“珠”或者“铢”,也就是钱的意思,故有此说法。光明佛母殿也是察哈尔蒙古葬礼送灯的地方。如今紧邻小土台的村庄,名叫石猪湾,当地仍遗存有碌碡大小的黑色石猪。

  大小土台周边的村庄布局,仍带有两三百年前的军事痕迹,这从地名和方位上也能看出来。按照凉城当地的方位(与罗盘实际定位存在较大夹角,内蒙古中西部都存在这个问题)讲究,接近于“凉城儿”偏西南的方向,有名叫红旗营、屋宅地、脑包的村庄,东南方向有毫沁营,东北方向有马则地,正北有东营、西营。

  经多方请教查证,清代前期,红旗营驻扎着察哈尔镶红旗的部分兵丁,屋宅地过去叫住宅地,相当于是住宅功能区,脑包则是察哈尔部的一个敖包,供将士出征之前举行仪式。毫沁营驻扎有镶红旗的一些弓箭手,马则地属于养马圈马之处,西厢南侧的东西营其实也很有来头。

  在这个东西营附近,还有个有趣的地名——“乱营卜(盘)”,原因是历史上这片驻扎着一个混编营。这个混编营,是由满洲八旗骑兵、察哈尔屯兵卫将士、康熙西征之后从大青山南撤的家选兵以及宁朔卫设立之初由杀虎口调来的绿营组成。这支部队一直驻扎到清末。

  清代凉城儿及周边的整体布局跟军事有关,其实岱海滩还有个宗教功能区(包括召庙群以及关联的香火地寺产)。这个区域叫作召区,沿着凉城北山南坡自西往东一字排开,有七甲庙、香火召、五甲庙、温泉寺、彙祥寺、三济庙和京都松竹寺等,召庙多在半山腰,每个召庙周边都是大片大片的香火地,整体上通归彙祥寺管辖。鸿茅药业所在的西厢工业园区,历史上叫作西香火地,据说鸿茅药酒改革开放以来能够红遍神州大地,与之有一定关系。

  — 伍·庆阳城及三座坟娘娘坟的传说 —

  这个传说在清代民国时期流传的更为广泛,加上戏文演义的影响力,也更多为当时的老百姓所接受。由于附会戏文情节,稍微有点历史常识一看便是假的,因此《绥远通志稿》和《绥远省分县调查概要》都是点到为止、存而不论。但因据说跟修中京有关,我们还是顺带说说。

  民间有个说法,据说古时凉城叫庆阳城,康熙派六太子修中京,就是想把庆阳城修成二京城。遍查古今典籍,现今凉城县境内以及周边的市县历史上都没存在过“庆阳”这个地名,哪怕连疑似的可能都没有。三座坟及娘娘坟的传说,都是与李文、李广和李刚这些人物密切关联。

  在清代民国时期的传说中,永兴镇板城村故城遗址,相传是“庆阳城”(见成书于1934年的《绥远省分县调查概要》)。原双古城乡境内的远近闻名的三座古墓,也就是“三座坟”,中间最大的叫作“娘娘坟”,据说葬着位皇娘,两侧则是保护娘娘的两位武将或者是侍卫。

  庆阳城、李文、李广和李刚,以及娘娘这一整套说法,在正式史籍中没有任何线索,但在小说戏剧中却非常有名。在全国各地的传统戏剧中,大多都有“出庆阳系列”。光绪年间归化城城东的不塔气村高跷队,就进城唱过个《梨园九九图》,其中便有“七九天,冰发酥,归化城来了个‘三毛有’,他唱的李文李广《出庆阳》,《三世修》又唱黄桂香”之句。

  京剧中也有该系列的剧目,典型的就是《庆阳图》(也叫《李刚反朝》)。根据这个系列当中的情节,故事发生在周夷王、周厉王期间,朝中有李文、李广和李刚几位忠心耿耿的大臣经常南征北战,当时的都城叫“庆阳城”,后宫的几位娘娘宫斗的也比较厉害,朝中还另有奸佞来回搅事。

  尽管不同戏文版本不同、情节不同,但基本离不开这些元素和框架。在凉城当地的传说中,还说娘娘领兵北征,败退南撒至双古城山上,为形势所迫自刎身亡,朝廷派大将李文、李广和李刚三兄弟前来救援,得知娘娘自刎而亡,他们三个恐回去无法交差,也随之自刎殉节。南朝将他们厚葬于双古城一带,后来就变成了娘娘坟和三座坟。

  对于三座坟和娘娘坟的真实身份,历史上一直有争议。《绥远省分县调查概要》中描述,“相传为汉代之娘娘坟,一说系明代之娘娘坟”;《绥远通志稿》的说法则是,“附近无碑碣及他石器,故此三墓究为何代遗迹,无从考证”;由于位置贴近长城二道边,上世纪七八十年一度被认定为明长城烽火台。

  清代以来故事流传甚广的三座坟、娘娘坟,其真实性身份直到2009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才得以确认——这里是汉朝时期的墓葬群,根据其封土及规模情况来看,墓主人的身份应该非常显赫。而那座被传说是“庆阳城”的板城村故城,则被考古学家证明是汉代城址。

  至此,与二京城和康熙修中京传说交织在一起的庆阳城、三座坟、娘娘坟,才有了明确的结论。溯古抚今,在重重迷雾中我们还是能找到很多非常有价值的东西,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福利。板城村故城、三座坟、娘娘坟背后,还是凉城县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文化底蕴。

  — 小结 —

  传说与史实漫谈到最后,我们有一个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凉城与北京之间的关系,真的非同一般。在传说体系中,“凉城就是二京城,二京城就是凉城”,大京城与二京城之间的链接非常紧密。而在清代的历史当中,自咸丰年以后,宁远厅治(今凉城永兴镇),属于京绥官道干线上的主要驿站。

  除此之外,凉城彙祥寺属于接待过五世达赖、六世班禅和康熙皇帝的地方,还是五世达赖喇嘛的正式受封地,以及达赖喇嘛中央册封制度的确立地,而彙祥寺则是皇家寺院、清宫唐卡造办处。这些独特之处,都将凉城与北京之间的关系结合地异常紧密,给凉城地方文旅带来了极其丰富的文化内涵。

  说到凉城还不得不提鸿茅镇和鸿茅药酒。打趣地说,“从二京城到大京城有多远,就是一瓶鸿茅药酒的距离”。这不光是因为凉城县政府所在地叫鸿茅镇,还由于鸿茅药业的工厂在鸿茅镇西厢工业园(历史上叫西香火地),而鸿茅药业的营销总部则位于北京元大都遗址旁边。

  一百年前由于京绥官道废置、平绥铁路开通以及旅蒙商淡出历史等诸多原因的影响,凉城与北京的关系逐渐变得没有以前紧密。但所有一切都随着时空条件的具体改变而变,如今伴随着京呼高铁的开通,以及乌兰察布文旅事业的长足发展,凉城与北京之间的关联也会更加密切。北京向西一步,就是乌兰察布,乌兰察布的凉城县,将注定是京津冀网红的打卡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