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春玉;与杨子荣并肩战斗的日子

楼主:风瞬 时间:2021-01-21 10:09:36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电视连续剧《林海雪原》的热播,将我们重新带回了那烽火硝烟的战争年代,尤其是剧中侦察英雄杨子荣更是出神入化、英武轩昂。然而敬佩之余却让人感到有些神秘而遥远,到底是文艺作品还是确有其人?笔者曾怀着仰慕之情有幸拜见了英雄杨子荣同乡、同船北上、同在一个连队、团队并肩战斗过的指导员——内蒙古赤峰军分区干休所师职离休干部姜春玉老人。杨子荣如何从胶东半岛移师东北剿匪?战斗之余如何与战友们相处?他到底是怎样牺牲的?如何开的追悼会?究竟埋葬在什么地方?


  


  《林海雪原》剧照

  姜春玉与杨子荣在一起战斗了一年半的时间,亲眼目睹了英雄背后的一些细节,揭示了许许多多《林海雪原》之外鲜为人知的故事。使人们对这位几代人敬仰的英雄有了更完整、更细腻、更深刻的了解。


  莱阳初识杨子荣

  姜春玉于1925年农历的腊月初四生于山东省牟平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4岁参加革命,先后在牟平县政府、胶东军区“抗大”三分校、胶东财经学校工作和学习。毕业后参军到胶东军区特别任务营任班长。1945年8月下旬,时任胶东军区海军支队排长的姜春玉与战友们在即墨对日寇缴械后直奔莱阳。大队政委曲波找姜春玉谈话,通知他接任六中队指导员。随后中队长陈庆向姜春玉一一介绍了副排长方明居、班长杨子荣、陈志明、吕勤俭等党员骨干。

  当时杨子荣年龄大概在二十七、八岁,身高一米七六左右,清瘦的脸上长满了胡茬子,一双大眼炯炯有神,给人和蔼、机警、深沉之感。

  

  海林杨子荣烈士纪念馆新馆

  据姜春玉了解,杨子荣出生于山东昆俞山下一雇农家庭,1943年我胶东军区海军扩编时参军。别看他身材高大,但是个心热、心细的人。长途行军有的战友脚打了泡,杨子荣就把针在油灯上烧热,细心帮战友们把脚上的泡一一挑开;同班战友李阳父亲遭土匪杀害,恨得咬牙切齿,报仇心切,被他耐心说服了;中队改善伙食,他总能露一手;排里15岁的小林子夜间站岗害怕,他不是陪着站就是替站;为镇上老乡打水、劈柴、扫院子,他总是抢在前面……

  读过几年书的杨子荣谈吐幽默,常给大家讲扛长活时,由于地主不把长工们当人看,他就变着法地愚弄地主;耪地耪两头留中间,有时干脆把锄板上捆几根柳树枝拖着走……一串串诙谐的故事把大伙逗得直捂肚子。

  部队在莱阳一梨园宿营时,乡亲们为感谢子弟兵扛来几筐梨,着实让领导犯了难:不收乡亲们不允,收下又违反群众纪律。机智的杨子荣附在姜春玉耳边说:“这好办,从中队生活费中拿出点铜板,到镇上买回些米面相送。”此招果然两全其美。


  同船北上多艰险

  经过长达8年的艰苦奋战,日本侵略者终于放下屠刀,宣布无条件投降。当时国民党纠集东北地区的土匪,组成“先遣队”、“还乡团”、“地下军”20余万人,与全国各战场国民党军队的大举进攻遥相呼应,在东北解放区后方大肆杀害共产党员、游击队员和手无寸铁的群众,制造了多起骇人听闻的惨案。根据中央军委指示,胶东军区海军将原刘公岛汪伪海军起义部队改编为我海军支队,从各部队抽调政治、军事优秀骨干,又从胶东公学挑选了一批思想进步的中学生,分别担任中队副区队长和班长,开赴东北剿匪。

  秋后的胶东半岛绚丽缤纷,天气渐渐凉了下来。姜春玉和杨子荣挥泪告别父老乡亲,与一批血气方刚的战友精神抖擞地聚集山东龙口。时任胶东司令员的许世友亲临港口为部属壮行,而后分乘若干支木船向东北方向驶进。

  幽深莫测的渤海,波涛汹涌,排排巨浪冲击着木船。一张大饼、2斤烟台苹果、2斤莱阳梨就是官兵们一路的伙食。区队长带姜春玉和司号员连永琪在甲板上警惕地巡视着周围海域,他们心里明镜似的,每个船舱里隐藏着几十名战友和配带的枪支弹药,如遇装备精良的国民党军舰,后果将不堪设想。

  

  杨子荣烈士陵园内的杨子荣雕塑

  船舱又闷又热,加之海风较大,不少人晕船,呕吐不止,急坏了中队领导。杨子荣向姜春玉建议:“白天两人一拨,晚上四人一拨轮流在甲板瞭望,换换空气,啃几口水果,目标还小。”此法真的奏效,大家呕吐好了许多。

  从龙口到大连110余海里的行程,若干支木帆船竟行驶了两天两夜。就在船队离大连不足五海里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驻守在大连港口的苏联红军误以为他们是土匪的船只,出动舰艇将其拖至大连港扣留。这下急坏了支队的所有官兵,来自威海的四中队班长张继尧,此前与苏联商人打过交道,略懂几句日常俄语,他磕磕绊绊地翻译说:“俺们是毛泽东的部队,是北上剿匪的。”因当时既没有什么证明,也没有任何通讯工具,几经周折,两天后连人带船才得以放行。

  途中不论是在船甲板上值班瞭望,还是发放干粮,或是遇有什么风险,杨子荣都主动靠前,帮着出谋划策。他说话风趣幽默且有亲和力,在船舱里经常给战友们讲《三国演义》《水浒》,将书中的人物描述得活灵活现、传神入化。因杨子荣年长几岁,人又热情,战友们都亲切地称他老杨。


  并肩作战驱顽匪

  北上剿匪一路多舛。1945年10月初,经过数日艰难行程的胶东海军支队在辽宁庄河下船,根据上级指示,经过休整后,部队改番号为东北人民自卫军二支队(因当时田松任支队长,也叫“田松”支队),在部队扩编时,姜春玉被任命为指导员,杨子荣晋升为副排长,同在一个连队。

  辽宁庄河到黑龙江的牡丹江约有1000多里的路程,田松支队的官兵们一面行军北上,一面与当地的国民党部队和土匪作战。途径凤城、宽甸、桓仁,进入吉林通化、梅河口,行至岔路河时,已进入草枯叶黄、呵气成霜的初冬。战友们穿着棉长袍,身背武器、弹药和干粮,为避免国民党部队和土匪的骚扰,部队经常选择山间小道。行军途中,杨子荣像老大哥一样,帮着年小体弱的战士背武器,爬山时总是捷足先登,然后拽一把后面的战友上山。休整期间,总不忘给战友们讲几段拿手的巧设悬念、曲折惊人的民间故事,时常把战友们逗得前仰后合,行军的疲惫一扫而光。

  北上的部队刚刚穿越松花江,准备向舒兰挺进途中,受到乌拉街江边小庙里一股土匪的袭击,一时部队前进受阻,由于土匪地势优越,火力集中,正面攻击恐怕造成人员伤亡。杨子荣果断判断敌情,带领一个班的兵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小庙的侧翼,向敌猛烈射击,一举消灭50多名土匪,为后续部队迅速歼灭乌拉街之敌创造了有利的战机。

  当部队向黑龙江境内五常开进时,当地土匪为阻止田松支队进入五常,在团山子与之遭遇。按支队首长的意图,姜春玉所在的连队主要负责防御五常方向的增援土匪,杨子荣带领本排在团山子西北执行防御任务。当时大雪纷飞,寒气袭人,大家在冰冷的雪地上一趴就是几个小时,圆满完成了防御任务。战斗结束后,部队进入五常修整,杨子荣不顾自己双脚被冻麻,和老乡一起用雪为其他冻伤的战友搓脚,用冷水洗泡,直到冻脚发热为止,使连队冻伤的绝大多数同志能坚持行军作战。在这次战斗中,俘虏土匪百余人,缴获武器一百多件,五中队队长壮烈牺牲。战斗结束后,大家含泪掩埋了战友的尸体,继续东进。经一面坡、苇河、亚布力、道林,长途跋涉数日后,于1946年10月中旬到达目的地海林县。


  出生入死守海林

  海林县位于黑龙江的东南部,山势险峻,森林茂密。1946年初,日本投降后不久,东北内战一触即发,境内的土匪活动更加猖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对民主改革构成严重威胁。当时姜春玉和杨子荣所在的部队改为东北民主联军绥宁军区二团,驻扎海林镇,一团驻宁安,由牡丹江军分区管辖。主要任务是配合大部队围剿牡丹江一带的土匪。

  作为连队的指导员,姜春玉和杨子荣在一个锅里抡马勺虽然只有近半年的光景,但作为同乡,他对杨子荣的身世、婚姻、性格、人品等有比较细致的了解。

  出身雇农的杨子荣在家是次子,兄弟三人,家境贫寒。他曾随父闯关东数年,后回到山东牟平。1944年我胶东军区海军支队扩编时,当时作为民兵骨干的杨子荣有幸成为这个支队的一员。参军前,杨子荣曾娶本地姑娘许万亮为妻。战争年代,由于环境、交通、通讯条件所致,当时有两三年文化的杨子荣,很少给家写信。

  在100余人的连队,党员只有七八个,作为党员副排长,杨子荣参加支委会,每次分析敌情、讨论方案、部署战斗,他总是奇招频出,智慧过人,多次出色完成战斗任务。

  

  杨子荣纪念碑

  鉴于杨子荣的才智和胆略,1946年4月,杨子荣被调团司令部侦通连任侦察排长,姜春玉同时调团政治处任组织干事。他们从此与团长王敬之、副政委曲波、参谋长少剑波、政治处主任王日轩等有较多的来往。

  牡丹江二团的干部中,山东人居多。当时海林当地群众和驻军生活异常艰难:冬季朔风狂吼,大雪封山,气温时常在零下30多度;官兵们大都是头戴狗皮帽,脚蹬乌拉鞋,身穿用旧棉布织成的“更生”棉;吃玉米碴、高粱米、熬酸菜……温文尔雅的副政委曲波除博学多才、思维敏捷外,还唱一口字正腔圆的京剧,恰巧王日轩主任在家时就会拉京胡,闲暇之际他们还联袂给大伙演上几段。姜春玉、杨子荣和战友们听得如醉如痴。

  杨子荣任侦察排长后,如鱼得水,常年化装侦察、剿匪作战。确切地说,一个归属司令部,一个在政治处,直到他牺牲前,姜春玉和杨子荣来往并不是很多。一次,杨子荣带领侦察员两次深入顽匪老巢,摸清了敌人兵力部署的底细,为端掉大批匪徒立下了特功。受到表彰后,姜春玉发自内心为这位山东骄子而自豪,也曾偷偷找过几位老乡为其庆功痛饮。

  其间,杨子荣除参加了《林海雪原》中最著名的智取匪首张乐山(即座山雕)的战斗外,还多次参加了生擒顽匪“左撇子”、追剿惯匪九彪、围歼恶贯满盈的匪首马希山、谢文东、郑三炮等战斗。虽然姜春玉没有亲历战场,但在他的笔下和心底却清晰地记载着海林那炮火连天、枪林弹雨的一场场和杨子荣大智大勇、可歌可泣的一幕幕。

  杨子荣留下最珍贵的一帧照片,姜春玉功不可没。那是1946年“八一”前夕,牡丹江二团隆重召开表彰英雄模范大会后,按惯例,筹备会议忙碌了好几天的姜春玉,组织杨子荣等英模合影留念,地址选择在离团部不远的海林镇“源昌隆”杂货铺前。杨子荣因为个头高,被安排在最后一排左数第四个位置上,随着照相机快门的按动,杨子荣和其他战斗英雄被历史瞬间定格。这张十分珍贵的照片原件仅存两份:一份部队赴辽沈战役时带走,另一份一直珍藏在姜春玉手中。

  这是杨子荣牺牲前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 。


  英雄血染林海雪原

  在辽沈战役的帷幕即将拉开,海林境内几个有名的顽匪首领几近消灭,部队奏响南下的序曲之时,杨子荣却倒下了。1947年2月23日,是最令姜春玉刻骨铭心和悲痛欲绝的日子,这天上午,天气依然酷寒逼人,灰蒙蒙的天宇笼罩雪地。杨子荣和几位出生入死的战友和往常一样,到海林北部的梨树沟山里侦察和追剿残匪。突然遭到藏在不远处地窨子里土匪的袭击,杨子荣不幸右胸中弹,他仍捂着伤口率战友们猛烈还击,殷红的鲜血浸染了海林雪地。

  当听到杨子荣不幸牺牲的噩耗后,全团官兵沉浸在极度哀痛之中。姜春玉因为痛失挚爱的同乡、战友、英雄,一连数日像个木头人似的。他与宣传干事史同德、秘书刘崇礼等用笔蘸着热泪为杨子荣起草报告、总结和悼词。时隔数日,杨子荣的追悼会在海林小学隆重举行。时任组织干事的姜春玉亲历了追悼会的全过程。

  牡丹江军区的领导来了,全团的官兵们来了,林海镇的父老乡亲们来了……他们中有的擎着花圈,有的撑着黑色的挽幛,有的捧着自制的白花……能容纳数千人的操场挤满了前来为英雄送行的人。

  追悼会由组织干事姜春玉主持,政治处主任王日轩致悼词。不到两千字的悼词先后5次被悼念人群“呜呜”的哭泣声所打断。

  英雄的葬礼简朴而又不同寻常。当时团里向镇上农户征用了一口棺材,跟着百姓买了一床被子,给英雄换上一身干净的军服,两批黑色的战马拉着爬犁上英雄的灵柩缓缓向东驶去,送葬的队伍很长很长。

  为了让长眠的英雄永远活在海林人的心中,经军地商定,将杨子荣同志的遗骨埋藏在海林至牡丹江路边的小山坡上。

  英雄杨子荣对党和人民赤胆忠诚,对敌人刻骨仇恨,智勇双全,力克顽匪、血染疆场的壮举,迅速传遍白山黑水。对此东北军区授予他“特级侦察英雄”荣誉称号,其生前所在排被命名为“杨子荣排”。为永久地纪念他,当地政府于1981年春在海林东山建起“杨子荣烈士纪念馆”,树起高8.1米、宽3.1米的“杨子荣烈士纪念碑”,后被黑龙江省委、政府批准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杨子荣之墓

  姜春玉所在的牡丹江二团于1947年下半年改编为东北野战军第一纵队。他又先后参加了著名的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解放后,任内蒙古军区炮兵团政委,1964年辗转赤峰,1979年2月从赤峰军分区政治部副主任的岗位离休。

  
  赤峰军分区干休所

  不论是在部队还是离休,姜春玉都以杨子荣特有的精神激励自己、影响社会、教育后人。

  其间《林海雪原》出版,姜春玉爱不释手,不知含泪看了多少遍;京剧《智取威虎山》唱红了祖国大江南北,他一直保存着这部戏的磁带和光盘;《林海雪原》电视连续剧热播后,年近80岁高龄的姜春玉老人激动不已,观后速将自己对剧中一些与原著、原型出入较大的情节致信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防报》等数家新闻媒体,提供真实史料。战友杨子荣、少剑波、高波、孙达德、刘勋苍、栾超家等熟悉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

  作者:张正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