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诱惑===“太平天国”的兴亡(颠覆出版!)[已扎口]

楼主:赫连勃勃大王 时间:2007-01-05 15:32:00 点击:447607 回复:359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 636 下页  到页 
作者:今夜微凉 时间:2007-01-09 00:09:04
  http://image.baidu.com/i?ct=503316480&z=0&tn=baiduimagedetail&word=%BA%E9%D0%E3%C8%AB&in=124&cl=2&cm=1&sc=0&lm=-1&pn=123&rn=1
  
  这张就是,据说原来刊登在马来西亚的一家刊物上的,和想象中是有些不同吧,呵呵,仅供参考
作者:thebibi 时间:2007-01-09 00:26:30
  记号
  
作者:勃勃舔着青藤蛋 时间:2007-01-09 00:48:00
------------- 刷,封
作者:davidlgx1 时间:2007-01-09 00:57:01
  看来大王恐难以公正态度来写这个太 平 天 国了.这个运动就算有千般不是,但就动摇满 清统治这一点来说就是首要的功绩了.这一点大王也是在开头就承认了.另外大王雅量不足啊.
作者:结庐在松江 时间:2007-01-09 01:58:45
  做个记号,对这段历史还是很感兴趣的。
  请各位同志粗口的不要,做文明看客么
作者:墨手 时间:2007-01-09 02:28:05
  作者:赫连勃勃大王 回复日期:2007-1-8 9:41:55 
    作者:墨手 回复日期:2007-1-7 22:04:48 
      现在还记得小时侯看过的一本小人书<<血战大渡河>>,记住了2个人,石达开和韦昌辉.文革时侯的小人书把石达开塑造的无比高大,把韦昌辉写的和小丑一样,书里把太平天国的倒掉责任中的大半推给韦昌辉,说他搞内乱,和TM林总似的.
      大王,客观写写韦昌辉吧,想看看他的真面目.翼王大家太熟悉了,韦昌辉我连他是东西南北哪个王都不记得了.
    
    -----------真实的是,韦昌辉是个身高190以上的大汉,此人是北王。石达开不到170,是个短脸矮汉子,客家人不少长成这样。呵呵。韦昌辉,金田团营,就是以他家为大本营。地主出身。他后来被人诬蔑为混入太平天国的地主份子。冤啊。造反这事,不是混入这么简单的,况且这么大的财主。后来,此人和秦日纲一样,被洪教主利用,用来杀杨秀清。再后来,被杀。石达开其实也是杀杨秀清的谋主之一,只是当时没有及时赶到。赶到天京后,他怪韦昌辉杀人过多,所以差点又被杀。石达开自述中,有关天京事变,不少是他胡说的,是不真实的。
  -------------------------------------------------------------谢谢大王释疑,差点被小人书误导,呵呵,那本书里写石达开是去就杨秀清的,结果去晚了没救到,和韦爷翻脸,全家被灭了,看来净扯淡了.一直很喜欢历史,也想了解太平天国,苦于这方面书籍不多,看过的几本也是鼓吹洪秀全领导的"农民起义军"的,没什么看头,就指望你的火山坑了.买了你的书,写宋朝那本好象不是<<帝国的正午>>那家出版社负责出版的吧?渠道不行啊,我跑了湖北福建的几个书店都没找到,净看到<<帝国的正午>>和<<华丽血时代>>了.
作者:六朝人物 时间:2007-01-09 09:01:09
  赫连兄,书现在就在手里:《太平天国史译丛》第三辑,1985年版,中华书局。
  内容为:1、“常胜军”建立者与首任领队华尔传(兰杜尔);
  2、有神自西方来(亚彭德)(中译本130多页,想来英文本并不薄);
  3、“常胜军”:戈登在华战绩和镇压天平天国叛乱史(选译)
  
  看印数,只有4500,如果没有再版,恐怕还不好淘弄呢。呵呵。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尽管请教我好了,给“海龟”当英语老师,很爽。
  
作者:天府老道 时间:2007-01-09 09:09:05
  贫道先留个名,改天再细细看。
作者:dusty2000 时间:2007-01-09 09:54:41
  大王的帖,一定要留住
作者:革命暴徒 时间:2007-01-09 10:42:59
  才几天啊就这么多回复了!
作者:左日科维奇 时间:2007-01-09 11:10:27
  大王继续。
作者:兰衣2004 时间:2007-01-09 11:13:35
  看来大王也并非传说中的那样气度非凡啊!
作者:davidlgx1 时间:2007-01-09 11:18:34
  感谢大王的回复。大王兄才高八斗,希望大王能不理会那些无聊的帖子,让我们尽快能读完这篇文章。另外有些网友如果觉得和自己的观点出入太大不妨另外开贴讨论吧。
楼主赫连勃勃大王 时间:2007-01-09 11:39:04
  
  谢谢楼上诸位,还是给诸位仁兄看帖子要紧。
  
  
  
楼主赫连勃勃大王 时间:2007-01-09 11:41:10
  
  第三章
  
  红龙狂试云雨情
  
  ——长沙之战:“挫折与机遇”
  
  
  
  太平军围打桂林不成,就转攻兴安,破城后,焚毁衙署。然后,直杀全州,时为1852年6月3日。如果当时太平军攻下桂林省城,估计洪秀全就把这里当“首都”了。当时拜上帝教的这些首领们志向都不大,只要能占据一个大地方,过把王爷瘾享受些时日,死了也值。可是,桂林难克,太平军只得走一步算一步,暂时没有什么明确的战略意图。
  
  
  由于水陆并进,又有矿工会员在城下填埋炸药,太平军炸垮全州城墙,杀清政府军数百人,连知州曹燮培等文武将吏也宰了十多个,可谓出手顺利。可惜的是,全州战略价值不大,城内金银粮食不多,于是太平军向湖南永州(今零陵)进发。刚出全州没多远,清朝官员江忠源(知州)在一个叫蓑衣渡的地方集军。此人有军事指挥才能,他派军士伐木造堰,在水边两岸结营,迎头截击太平军。由于事出苍猝,兴致勃勃的太平军没有思想准备,会众们被杀不少,被堵在当地。枪来弹往互攻之下,冯云山运气差,一块弹片嵌入肚子中,肠子都流了出来。迁延数日,6月10日,冯云山咽气。
  
  
  洪秀全抚尸大哭道:“天妒英才,为何夺我良辅性命!”
  
  
  这位冯爷,原名冯涣,又名冯逵,饱读经史子集,是块真正的读书料子。科考蹭蹬下,近水楼台先得月,一下子痴迷于洪秀全的“上帝教”,第一个受其“洗礼”,从此走上不归路。想当初在广西,洪秀全吃不了苦回到老家广东花县,只有冯云山一人苦苦坚持,可谓对教门用心良苦,不辞险阻。正是他两年时间的不懈努力,才得以在紫荆山地区吸收数千拜上帝教会众。虽然出身地主家庭,又是读书人,冯云山丝毫没有架子,天天挑泥、挑粪、打谷当苦力,目的就是能和当地人打成一片。杨秀清、萧朝贵二人,本为山中烧炭苦力。一日,二人挑炭到大冲市场去卖,遇见冯云山。冯云山把二人唤入自己住处,循循善诱道:“你们兄弟如此穷苦,烧炭一辈子,何有出头之日。如今官绅鱼肉百姓,我们要趁此机会起事,要有大志,做大事!”二人感悟,立刻成为拜上帝教和信徒,很快在炭工中为太平军招来许多精壮汉子入会,成为日后金田起义的中坚骨干。金田村的财主韦昌辉,原先住在王谟村,虽有银子田地,但韦家无功名,与当地有功名的刘姓地主争斗,很是吃亏,被逼迁移到金田村。到金田后,韦氏家族又受当地兰、冼两姓地主欺侮,为了他爸爸祝寿时挂一个捐来的“功名”,被同村财主威胁说是僭越,要把韦家告官。知道此情后,冯云山劝诱韦昌辉入拜上帝会,说入教后能帮他干大事。韦昌辉思前想后下决心,倾尽家财帮助上帝会――可见,太平天国最有名的东王、西王、北王,皆是冯云山这位“南王”拉入伙。在他鼓舞下,陆川、博白、玉林、东乡、中平等地村民纷纷信教,使得形势一片大好,会员范围迅速波及至象州、浔州,郁州等广大地区,入拜上帝会成为当地民众的“时尚”。
  
  
  冯云山志向不凡,他在黄泥冲曾玉珍家当塾师时,书房的对联正可明其心迹:“暂供荆山栖彩凤,聊将紫水活蛟龙”。被当地士绅王作新抓捕弄入官衙后,冯云山也能自写申诉,有情有理,加上会员使钱活动,最终得脱囹圄。此外,冯师爷巧舌如簧,本来桂平县判他应被押回原籍,途中他竟然能以利舌说服两个押解他的衙役入拜上帝会,三人一起重返紫荆山。
  
  
  由于熟通文义,太平军初时军制,皆由冯云山主创(还有一个文人卢贤拔也参与其中)。此外,太平军的《天条书》、《三字经》等规章制度和宣传手册,大多出于冯云山之手。太平天国重要的“天历”,也由冯云山所创。虽然“天历”从科学角度上讲荒唐,但他突破了清朝的“正朔”,在政治方面意义巨大。
  
  
  可是,从实际上讲,冯云山军事领导方面的水平很一般,金田荨江村之战、武宣三里圩之战、平南官村之战中,冯云山有份参与指挥,却皆是协助杨秀清、萧朝贵等人,实际临战指挥的并不是他。
  
  
  无论如何,由于他死的早,没有卷入太平天国后期内讧,众人对他评价倒都很不错:“(冯云山)前随天王遨游天下,宣传真道,援救天下兄弟姐妹,日侍天王左右,历山河之险阻,尝风雨之艰难,去国离乡,抛妻弃子,数年之间,仆仆风尘,几经劳瘁,历尽艰辛,艰耐到底!”(《天情道理书》)。可见,太平天国内部对他有绝佳的“盖棺定论”。
  
  
  如果仔细推究,冯云山在桂平获释后没作任何交待,回花县找洪秀全,原先的拜上帝会众失去主心骨,杨秀清得以借“上帝附体”坐大,已经为日后“天京”的太平天国上层仇杀埋下伏笔。如果他能多活几年,可能太平天国不会内讧得那么厉害。可悲的是,历史不能假设!
  
  
   衣渡一战,冯云山中弹而亡。太平军被杀多人,由永安穷围时的五万多人(包括家属)减员至“不满万人”,损失极其惨重。如此,洪秀全、杨秀清等人只得改变早些时候直攻长沙的行军计划,在湖南南部逗留打圈,一面恢复军力,一面伺机而动。
  
  
  咸丰二年(1852年)四月二十五日(公历6月12日),太平军进入湖南后,因湘江潇水阻隔,未能破永州,就南折攻占道州。在此地,杨秀清与萧朝贵二人联名发檄,共有三篇:《奉天诛妖救世安民谕》、《奉天讨胡檄布四方谕》、《救一切天生天养中国人民谕》。由此,太平军明指清朝统治者为胡为妖,正式宣布了造反。其中文字,今天读来,也十分解气,又成为日后孙中山等革命党人的神往之作:
  真天命太平天国左辅正军师东王杨,右弼又正军师西王萧,为奉天讨胡,檄布四方,若曰:嗟尔有众,明聪予言,予惟天下者中国之天下,非胡虏之天下也;衣食者中国之衣食,非胡虏之衣食也;子女民人者中国之子女民人,非胡虏之子女民人也。慨自有明失政,满洲乘风破浪 ,混乱中国,盗中国之天下,夺中国之衣食,淫虐中国之子女民人,而中国以六合之大,九州之众,一任其胡行,而恬不为怪,中国尚得为有人乎!自满洲流毒中国,虐焰燔苍穹,淫毒秽宸极,腥风播于四海,妖气惨于五胡,而中国之人,反低首下心,甘为臣仆。甚矣哉,中国之无人也!
  
  
  夫中国首也,胡虏足也。中国神州也,中国名为神州者何?天父皇上帝真神也,天地山海是其造成,胡从前以神州名中国也。胡虏目为妖人者何?蛇魔阎罗妖邪鬼也,鞑靼妖胡,惟此敬拜,故当今以妖人目胡虏也。奈何足反加首,妖人反盗神州,驱我中国悉变妖魔,馨南山之竹简,写不尽满地淫污;决东海之波涛,洗不净弥天罪孽。
  
  
  予谨按其彰著人间者约略言之:夫中国有中国之形象,今满洲悉令削发,拖一长发于后,是使中国之人,变为禽兽也。中国有中国之衣冠,今满洲另置顶戴,胡衣猴冠,坏先代之服冕,是使中国之人,忘其根本也。中国有中国之人伦,前伪妖康熙暗令鞑子一人管十家,淫乱中国之女子,是欲中国之人尽为胡种也。中国有中国之配偶,今满洲妖魔悉收中国之美姬,为奴为妾,三千粉黛,皆为羯狗所污,百万红颜,竟与骚狐同寝,言之恸心,谈之污舌,是尽中国之女子而玷辱之也。中国有中国之制度,今满洲造为妖魔条律,使我中国之人,无能脱其纲罗,无所措其手足,是尽中国之男儿而奴制之也。中国有中国之语言,今满洲造为京腔,更中国音,是欲以胡言胡语惑中国也。
  凡有水旱,(满清)略不怜恤,坐视其饿莩流离,暴露如莽,是欲我中国之人稀少也。满洲又纵贪官污吏,布满天下,使剥民脂膏,士女皆哭泣道路,是欲我中国人之贫穷也。官以贿得,刑以钱免,当儿当权,豪杰绝望,是使我中国之英俊抑郁而死也。凡有起义兴复中国者,动诬以谋反大逆,夷其九族,是欲绝我中国英雄之谋也。满洲之所以愚弄中国,欺侮中国者,无所不用其极,巧矣哉!
  
  
  昔姚弋仲,胡种也,犹戒其子襄,使归义中国。苻融,亦胡种也,每劝其兄(苻)坚,使不攻中国。今满洲乃忘其根源之低贱,乘吴三桂之招引,霸占中国,极恶穷凶。予细查满鞑子之始末,其祖宗乃一白狐地来狗交媾成精,遂产妖人。种类日滋,自相配合,并无人伦风化,乘中国之无人,盗据华夏。御座之设,野狐升据;朝堂之上,沐猴而冠。我中国不能铲其廷而锄其穴,反中其诡谋,受其凌辱,听其号令,甚至文武官员,贪图利禄,拜跪于狐群狗党之中。今夫三尺童子,至无知也,指犬豕而使之拜,则弗然怒。今胡虏犹犬豕也,公等读书知古,毫不知羞。昔文天祥、榭枋得誓死不事元,史可法、瞿式 誓死不事清,此皆诸公之所熟闻也。予总料满洲之众,不过十数万,而我中国之众,不下万千余万,以五千余万之众,受制于十万,亦孔之丑矣!
  
  
  今幸天道好还,中国有复兴之理;人心思治,胡虏有必灭之徵。三七之妖运告终,而九五之真人已出。胡罪贯盈,皇天震怒,命我天王肃将天威,创建义旗,扫除妖孽,廓清华夏,恭行天罚。言乎远,言乎迩,孰无左袒之心;或为官,或为民,当急扬徽之志。甲胄干戈,载义声而生色,夫妇男女,挟公愤以前驱。拆屠八旗以安九有!特诏四方英俊,速拜上帝,以奖天衷。执守绪于蔡州,擒妥欢(指元帝)于应昌,兴复久渝之境土,顶起上帝之纲常。
  
  
  其有能擒狗鞑子咸丰来献者,或有能斩其首级来投者,或又有能擒斩一节满洲胡人头目者,奏封大官,决不食言。
  
  
  
  盖我中国之天下,今既蒙皇上帝开大恩命我主天王治之,执蝥弧以先登,戒防风之后至,在世英雄无比,在天荣辉无疆。如或执迷不悟,保伪拒真,生为胡人,死为胡鬼。顺逆有大体,华夷有定名,各宜顺天,脱鬼成人。
  
  
  公等苦满洲之祸久矣,至今而犹不知变计,同心戮力,扫荡胡尘,其何以封上帝于高天乎!予兴义兵,上为上帝报瞒天之仇,下为中国解下首之苦,务期肃清胡氛,同享太平之乐。顺天有厚赏,逆天有显戮,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道州休整五十多天。太平军得到了自蓑衣渡惨败以来的喘息机会。由于湖南、广东等地天地会会众纷纷来投,军队数量又回复到五万余人(但根据清政府的《贼情汇纂》中记述,是连老弱妇孺共五万,能战者不满万人)。输进新鲜血液后,太平军重鼓雄风,一路东向,连下宁远、嘉禾、蓝山等地。8月17号,攻克湘东南战略要地郴州。郴州在今天仍旧是交通枢纽,此地不仅物产丰富,土地肥饶,且北面水陆两路都可达长沙,南经宜章可下广东。
  
  
  
  太平军之所以在湖南恋恋不去,是因为不少广西籍军将士兵想回老家,幸亏杨秀清在危急时刻的决断:“已骑虎背,岂容复有顾恋乡土之心。今日上策,应直前冲击,循江而东,略城堡,攻要害,直杀金陵(南京),据为根本。然后遣将四出,分扰南北,即不成事,黄河以南,可为我有!”
  
  
  清廷装闻报十分着急,立刻抽调川、贵、赣、陕、豫、闽等地官军来援。但各地官兵行动缓慢,湖南省内的驻军兵员极其有限,省城长沙的防御兵力连两千人都不到。如此关键时刻,人在衡州(衡阳)督师的湖广总督本人手下也仅有两千多士兵。
  
  
  本来,太平军可以自郴州经耒水、湘江走水路直抵衡州、长沙,但由于清朝地方政府早已防备,沿江烧毁船只,太平军没有足够多的水上运输工具。在此情况下,他们只能由陆路走耒水、湘江以南,途经安仁、永兴、攸县等地向长沙发动进攻。
  
  
  依理,攻取长沙大镇这么艰巨的任务,太平军应该倾巢而出,自郴州直扑长沙。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洪秀全、杨秀清仅仅派萧朝贵统李开芳、吉文元两将,带一千多人去完成这个任务。这一举动,显然是个失策。在道州修整后,太平军军械、粮秣精足,根本不需长驻郴州休整。笔者认为,贪图享受,意志松懈,才是洪、杨二人没有倾全力进攻长沙的最重要原因。
  
  
  萧朝贵虽只率领一队偏师进攻,仍旧是锐气十足。加上后来洪、杨亲临前线,血战八十一天,太平军还真的差点攻克这座湖南巨镇。
  1852年8月26日,萧朝贵率千余太平军自郴州出发,一路势如破竹,安仁、攸县、荣陵、醴陵等地守官守兵早已逃得影都没有。太平军可称兵不血刃,行军十六天,已经杀至离长沙城南仅十里地的石马铺。此地,正好赶上有清军刚刚从陕西调来的两千多绿营军,这些猝不及防,就被萧朝贵“练”了手,被打得四溃散逃,总兵福诚和副将尹培立两位满汉将军皆登时被砍杀。清军刚刚在本地招募了几百名浏阳的乡勇,还未及进行训练,丢下武器哭爹喊娘全跑光。此时,在三里地之外,还驻扎有沅州副将朱瀚,他手里有大批火药军械。闻知福诚的绿营兵被太平军进攻消息,他不仅不前来求援,也不坚守自己在金盘岭的军营,反而率众撒丫子就跑,为太平军留下大量精好的军械。
  由此,长沙城外的“防线”立时崩溃,太平军迅速占领长沙南门之外的妙高峰以及城外的坚固民房,以这些地方为依托,开始进攻长沙城。
  
  
  当时的长沙城内,仅有正规军四千多人,练勇三千多,总共也就八千号人马守城。他们对于太平军的到来,起初一无所知。城外溃兵涌入,太平军大炮轰响,长沙城内的官吏将卒才知道大祸将临。
  
  
  不仅兵少,城内还无将。提督鲍起豹从前没打过什么正式的仗,只得下令关闭城门,然后立刻四处发书求救。此时,萧朝贵手下仅有士兵两千多人,如果再增加一倍,很可能就会趁乱一举攻破长沙城。由于人少,太平军只能集中兵力火力攻南城。
  
  
  城上架排炮,城下发火炮,双方展开激战。
  
  
  西王萧朝贵作战很勇敢,身先士卒,亲率牌刀手进攻。南城之上,清军在魁星楼上发炮,轰然一声,一粒弹片正入萧朝贵胸部,这位西王一下子“口眼俱呆”,当时就“归西”了。
  
  
  南王刚死,西王又去,接连报销两个“王”,太平军上下震动,暗中怀疑:上帝去哪了?
  
  
  
  
楼主赫连勃勃大王 时间:2007-01-09 11:43:08
  
  
  
  杨秀清本来恼怒近期萧朝贵在会议上多有抗言不尊的举动,所以他迟迟不发兵援长沙。听说西王在长沙城外被打死,他也心惊。悲痛之下,杨秀清立刻与洪秀全一起率大军主力来攻长沙。此时,已经距离萧朝贵出发有一月之久。
  
  
  太平军主力行军路线与萧朝贵相同。10月5日,前锋军到达长沙附近。10月11日,杨秀清、洪秀全大部队抵至长沙南门,与萧朝贵死后留下的军队会师。
  
  
  洪、杨二人在郴州时,清将和春部队确实在城外与太平军相持,这也是他们留在郴州的一个借口。长沙被围,和春已经率主力自郴州赶往长沙救援,虽然依旧有近万名清军留守于郴州西南,但当时洪、杨二人大可自城东北从容向长沙进发。二人松懈,布署失当,待到听萧朝贵死讯后才集军出发,丧失了攻陷长沙的绝佳机会。
  
  
  所以,当太平军主力在洪、杨二人统领下抵至长沙时,城内城外的清军力量已经大有改观:长沙发出紧急求援后,已经卸任的湖南巡抚骆秉章、前湖北巡抚罗绕典等人,立刻派人与钦差大臣赛尚阿和正赶往湖南会剿太平军的两广总督徐广缙联系,又告知驻岳州的湖北提督以及各省援湘部队,全部前来长沙增援。心惊肉跳的赛尚阿当然不敢怠慢,严命各部齐集长沙。
  
  
  在洪、杨二人抵至长沙时,清朝官军已有三万多人。同时,还有两万多官军朝长沙方向移动。
  
  
  新任湖南巡抚张亮和新任湖南布政使潘铎都很卖力。他们冲破太平军封镇入城后,加紧城防布置,并带去了两万多斤火药和两万多弹丸入城,提高了长沙守军的防御实力。在桂林称病不出的向荣此时也以大局为重,(时为广西提督,但遭免职),他于10月2日十万火急赶至长沙。赛尚阿如获至宝,忙让这位与太平军做战有经验的向爷统领川、豫、陕等来援清军。此时,长沙城内高官云集,共有一帮办事大臣、两巡抚、两提督、总兵以下数十位,如临大敌(是真的“大敌”)。
  
  
  清朝援军,如江忠源部,非常有实战经验。他们到长沙后即抢据城东南的蔡公坟高地,占据了有力地形,广设营盘,深掘壕嵌,使得太平军不能围城围攻,只能在南城一隅屯结。而且,被围清军在援军抵达后,逐渐反守为攻,多次主动出击,烧毁了南门外不少太平军以为屏蔽的民房,给予对方以极大杀伤。
  
  
  向荣本人入城后,登上城东南最高的天心阁瞭望,然后指挥手下点放五千门大炮向城下太平军轰击,轰死成百成百的头裹红巾的太平军。此炮其实一直就有,但长沙当地兵将未用过,没人敢放,一是他们不知如何使用,二是也怕巨炮炸膛。向荣手下兵将有经验,填药后连连施放,震耳欲聋之际,太平军的阵地血雾纷纷腾起……
  
  
  洪、杨二人及主力军的到来,确实在短时间使长沙战局出现某些改观。士气大振之下,太平军生力军立刻攻城,首要目标直抵城外战略据点蔡公坟。清将和春、江忠源等人率军力战,受到兵锋正锐的太平军沉重打击,被杀数百人,江忠源本人被飞矛刺穿脚踝,落马几乎丧命。太平军虽小胜,但蔡公坟高地仍牢牢掌握在清军手中。
  
  
  见南城不易攻入,杨秀清指挥七、八千精兵绕路直扑东门。这些太平军绕道妙高峰,直扑浏阳门外校场,分三路进攻。和春、江忠源等人拦击,向荣从城内又发援兵,施枪放箭,迎面痛杀太平军。
  
  
  见不能敌,太平军就由校场东首败去,清军紧追。此时,太平军其实是假败,他们有一种“伏地阵”战术,即:“但遇官军追剿,至山穷水阻之地,忽一旗偃,千旗皆偃,瞬息间万人数千人皆败伏于地,寂不闻声。我军(清军)急追,忽见前面渺无一贼,无不诧异徘徊,疑神疑鬼。贼贴伏约半炮之倾,忽一旗立,千旗齐立。万人数千人,风涌潮奔,呼声雷吼,转面急趋以扑我兵,我兵鲜有不败矣!”(《贼情汇纂》)但可巧的是,太平军此次“伏地阵”用错了地方,他们只知身后有追兵,不知前面还有清军迎面而来的援军。几千太平军刚刚趴下不动,正好让自外而来的清军当成不动的靶子。一阵枪炮猛轰,立时打死大片,近千人的太平军登时成为鬼魂,余众逃归大营。
  
  
  丧败之余,洪秀全、杨秀清等人一合计,知道硬攻长沙不能成功,在挖地道坚持攻城的同时,派出石达开统两千多人渡湘水西进,以分清军兵势。
  
  
  此时,太平军腹背受敌,师老城下,给养渐失,即使是想突破反包围,也要扯开一个口子。湘水两岸物产丰饶,北可至常德,南可达宝庆,自可有迂回的余地。清将也深知太平军企图,湖南巡抚张亮基与江忠源等人一直忧心忡忡,但时任统师的赛尚阿本人在衡州,无人挑头,张亮基与向荣等人关系不睦,不能统一调动各军实现战略意图。
  石达开天才干将。10月17日,他率兵渡至湘水西岸,连筑数垒,并收掠了阳湖晚稻为军粮,太平军心稍固。同时,石达开命人在战略要地回龙潭筑堡垒,在水面多置木排、炮船,搭起浮桥,把粮食源源不断地送至长沙城下的太平军大营内。
  
  
  控制了湘水西岸,其实预示着太平军从“反包围”中逃出生天。即使长沙攻不下,他们自可安然而走,终将漫然不可复制。
  
  
  咸丰帝闻讯震惊,连下数道谕旨,指示当地的官将必须先严剿西岸的太平军士兵。各处大员闻讯,立刻赶来会剿,连人在湘潭已被革职的“赛中堂”赛尚阿,竟然也亲自出马,带领三千当地团练来直接进攻石达开。身任钦差大臣一年多,赛中堂第一次真正临敌。由于太平军已经高筑堡垒,清军各部受挫。
  
  
  清将向荣急红眼,在10月31日亲自统三千精兵,直攻湘江中间的水陆洲。这个地方如果被攻克,清军等于在太平军东西两岸打入一个楔子,使其首尾不能相顾。如此,湖水两岸的要地回龙潭等处就等于失去了战略意义。
  
  
  对此,石达开早有准备。他初渡两岸时,已经留伏兵隐藏在水陆洲洲尾,藏于树木深处。向荣军队上洲后,时有零散太平军出现诱敌。清军放枪施箭,太平军就躲入林中。向荣以为是敌人散兵,不以为意。主力清军半渡之时,满树林太平军忽然树立旗帜,大声呐喊,一齐杀出,清军惊溃,被杀近两万人,向荣本人和河北总兵王家 ,幸亏马好,逃得性命。
  
  
  很值得一提的是,用奇计杀败清朝老将向荣的石达开,当时年仅二十一岁!
  
  
  长沙城上清朝守军望见已军惨败,为之夺气。由此,清军再无人真正敢渡湘水向西岸进攻。
  
  
  进攻长沙的太平军仍旧大造声势攻城,但主要是进行“地道战”。由于军中有不少人是广西、湖南矿徒出身,太平军在战斗中总爱挖地道近城根,然后装填火药炸城。十多次“地道战”中,有四次炸坍城墙,长沙城几陷。多亏清军多层防守,终于守住长沙。
  
  
  为了鼓励士气,11月初,洪秀全制造“玉玺”,象模象样正式称“万岁”。他设立四人一组的史官,“主记洪秀全每日言动”,开始修 《起居注》了。同时,洪、杨二人提拔了不少“干部”,李开芳、林凤翔、黄再兴、曾水源等人均在长沙攻城战中得到升迁。
  11月30日,趁夜黑大雨之际(太平军多次突围均是在这种天气和时辰),太平军主力撤围,渡湘水西走,与石达开合军。
  
  
  在撤围前,太平军使出疑军计,派人假装奸细,向长沙城内清军“告密”说太平军正要掘大地道,入天心阁下炸城。城内清军官将十分紧张,注意力皆集中于城内地下挖壕埋缸防地道,根本没发现城外太平军已经全军开溜,从而失去追击的大好机会。
  
  
  安全渡湘水之后,杨秀清计多,派出小股部队南行湘潭,迷惑清军,而主力则直趋宁乡、益阳、岳州方向,准备攻取武昌。
  
  
  转天一大早,清军见城外太平军营垒一空,怅然之间又感庆幸:坚城终得不失。于是,大家各上奏表,夸大战功,并说已经“歼毙”了贼头“翼王石大剀”。几十天后,见向荣奏折上又出现“石达开”之名,咸丰皇帝气急败坏,朱笔写了一个问句:“何又有石达开,是否即系石大剀?”天子这么一问,很让向荣等人下不了台阶。
  
  
  长河之战,太平军虽不胜,却锻炼了队伍,最终成功遁走;清军虽不败,其实损失不小,失去了聚歼太平军的绝好机会。不过,有一点值得言及的是,原贵州巡抚张亮基代替骆秉章为湖南巡抚,他随员中有个道员,即日后大名鼎鼎的胡林翼。正是这位胡林翼,立即向张亮基推荐了一位人才做幕僚——左宗棠。胡、林二人,日后均成为剿灭太平军的最得力之人,长沙之战也成为他们暂露头角的绝佳舞台。更可值得注意的是,日后剪灭太平天国最大的“功臣”曾国藩,当时也在长沙城内,他是因丁忧回籍,其时还未受帝命兴办团练。倘若长沙被太平军攻城镇,作为清朝侍郎京官,被抓砍头,于曾国藩而言肯定难免,那样一来,就不会有日后的“中兴名臣”了。为此,时人许瑶光就在《谈浙》一书中感慨:“咸丰二年,粤逆(太平军)扑长沙不破,天留以为恢复东南之本也!”
  
  
  1852年12月3日,太平军杀进益阳城后,又劫掠了水上数千只民船,水陆并进,出洞庭,克岳州(今岳阳),再得六、七艘大船。由于岳州城内留有昔日吴三桂军存留的大量军械和火药,太平军进攻实力大增。占取岳州仅仅十天后,1852年12月22日,太平军乘水流风顺,连克汉阳、汉口,武昌城隔江在望。
  
  
  20天后,武昌文昌门在太平军的“地雷”巨响中轰然飞迸,城墙崩塌二十余丈,头裹红巾的太平军喊杀声高,抡刀持枪冲入武昌重镇。
  入城之后,一边四处搜掠美女“选妃”,享受生活,洪秀全一边着意正经事,两不耽误。
  
  
  太平军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中国政治、历史的标志之一:南京!
  
  
  
  
  
  
作者:结庐在松江 时间:2007-01-09 12:19:32
  边吃饭边看的,大王继续贴吧
作者:点兵可汗 时间:2007-01-09 12:20:53
  
  作者:sleeping_moon 回复日期:2007-1-6 13:36:51 
  
    大王的文笔没得说,刷屏的滚出去,有私人恩怨你自己出去开帖,照你们这种搞法,煮酒早晚要毁在你们手中
  
  -===========================================================
   貌似当年明月帖子里也有好多人这样说..........
作者:欣欣信心 时间:2007-01-09 12:25:16
  比土砖头的《牛人全传》差了一点,将就看吧...
作者:聚辉煌 时间:2007-01-09 12:43:33
  看了回帖的哥们,就一个感觉,文人相轻!!大王写的不错啊!,各人有个人的观点嘛!不同意,可以自己开帖写一个不一样的。那我就举双手欢迎了。
作者:田子方 时间:2007-01-09 12:46:45
  记号。
作者:我最爱猫 时间:2007-01-09 13:00:03
  某月的书已经冲进了爬行榜三甲,好假,好假,内心不CJ的人,前途是暗淡的.
作者:我最爱猫 时间:2007-01-09 13:00:58
  再次表态:王水永远和大王在一起.
作者:cxoo 时间:2007-01-09 13:06:53
  记号中,请勿打扰
作者:虞慧瞳 时间:2007-01-09 13:37:47
  :)
作者:月影清波 时间:2007-01-09 15:07:09
  作者:墨手 回复日期:2007-1-7 22:04:48 
        现在还记得小时侯看过的一本小人书<<血战大渡河>>,记住了2个人,石达开和韦昌辉.文革时侯的小人书把石达开塑造的无比高大,把韦昌辉写的和小丑一样,书里把太平天国的倒掉责任中的大半推给韦昌辉,说他搞内乱,和TM林总似的.
        大王,客观写写韦昌辉吧,想看看他的真面目.翼王大家太熟悉了,韦昌辉我连他是东西南北哪个王都不记得了.
      -----------------------------------------------
  我想您看的《大渡河》小人书,肯定不是文革时期的,标准文革时期评价石达开的口吻是:
  
  人民出版社《中国近代史稿》的评价
  
   1 “同韦昌辉相互勾结”,“谋杀杨秀清”以“扫清夺权的道路”
   2 “为报私仇”起兵伐韦,并“凶相毕露地威胁洪秀全”
   3 “怀者不可告人的野心”回到天京“擅权,破坏对地主阶级的专政”
   4 对洪秀全“挫败了他的罪恶图”“谋极为不满”“离开天京,公开分裂革命”
   5 大渡河畔,在部下殊死作战时“早在同敌人进行一桩黑暗的交易,按官授职”“暗中把部下出卖给敌人”
  
   结论:阶级异己份子+两面派+野心家
  
  “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宋江、石达开、张国焘、林彪,古往今来的投降派,何其相似乃尔!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每当革命高潮时期,反动势力在公开的斗争中难以取胜时,就更多地采用在革命内部制造分裂,策划诱降,派阶级异己分子打进来,把意志不坚定者拉出去。而那些怀着私利而混进革命队伍的人,就必然会适应敌人的需要,成为阶级敌人在革命营垒里的代理人,起到公开的敌人所不能起的作用。
  
   我们必须认真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坚持“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的基本原则,善于识别和清除革命队伍内部的投降派,战胜公开的和隐蔽的敌人,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广西师院学报 :革命营垒里的蛀虫----评太平天国的投降派石达开)
  
  
  戚本禹的大批判文章,我看过,但现在不在手头,语气还要厉害得多,和大字报相差不了几多。实际上,文革时期太平天国研究完全失控,除了洪秀全被捧成了“伟大领袖”,其他人一概被歪曲。陈玉成被写成个红卫兵样的傻子——他还算是有个“正面人物形象”,别的人,韦昌辉自然是“混入革命队伍的阶级异己份子”,杨秀清是“野心家阴谋家”,石达开评价如上,李秀成是“叛徒投降派”——基本上都可以和现实政治中的某些人一一对应。仔细看看文革时期的这些东西,有趣得紧呢。
   罗尔纲的太平天国研究在文革时期犯了忌讳,有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给李秀成辩白得太多了。
作者:青山书狂 时间:2007-01-09 15:18:06
  楼主,每个人处于所在的历史时代总是有其历史的局限性的,洪秀全确实有不为所取的行为,但楼主所说有很多是在现在看来荒诞卑劣而在那个历史时代所普遍的。洪秀全作为太平天国的创始人,左的观点是不足取的,但他总归不是一个小丑、精神病人、一个邪教头目可以概括的。看楼主过去的文章是个有自己思想的人,所以在对太平天国讲述上,不要因为过去国内对太平天国的问题定义偏左就矫枉过正,成了戴着有色眼镜者看中国的外国人的传声筒。
作者:逍遥五石散 时间:2007-01-09 15:35:42
  洪秀全作为太平天国的创始人,左的观点是不足取的,但他总归不是一个小丑、精神病人、一个邪教头目可以概括的。
  ==================================================
  冒死支持
作者:yangline2000 时间:2007-01-09 16:11:18
  既然大王在开篇已经讲明“想想这几年读过的中文东西和浅薄导演拍的电视剧,很少有公正客观评价太平天国的,不是肆意谩骂就是瞎起哄歌颂,大多是一叶障目使然。”,然而从字里行间还是看到对其的不屑
  希望能够公正的评价太平天国
作者:yangline2000 时间:2007-01-09 16:16:24
  既然大王在开篇已经讲明“想想这几年读过的中文东西和浅薄导演拍的电视剧,很少有公正客观评价太平天国的,不是肆意谩骂就是瞎起哄歌颂,大多是一叶障目使然。”,然而从字里行间还是看到对其的不屑
  希望能够公正的评价太平天国
作者:会飞的南瓜 时间:2007-01-09 17:46:54
  呵呵,定一个。
作者:墨手 时间:2007-01-09 20:18:12
  作者:月影清波 回复日期:2007-1-9 15:07:09 
    作者:墨手 回复日期:2007-1-7 22:04:48 
          现在还记得小时侯看过的一本小人书<<血战大渡河>>,记住了2个人,石达开和韦昌辉.文革时侯的小人书把石达开塑造的无比高大,把韦昌辉写的和小丑一样,书里把太平天国的倒掉责任中的大半推给韦昌辉,说他搞内乱,和TM林总似的.
          大王,客观写写韦昌辉吧,想看看他的真面目.翼王大家太熟悉了,韦昌辉我连他是东西南北哪个王都不记得了.
        -----------------------------------------------
    我想您看的《大渡河》小人书,肯定不是文革时期的,标准文革时期评价石达开的口吻是:
    
    人民出版社《中国近代史稿》的评价
    
     1 “同韦昌辉相互勾结”,“谋杀杨秀清”以“扫清夺权的道路”
     2 “为报私仇”起兵伐韦,并“凶相毕露地威胁洪秀全”
     3 “怀者不可告人的野心”回到天京“擅权,破坏对地主阶级的专政”
     4 对洪秀全“挫败了他的罪恶图”“谋极为不满”“离开天京,公开分裂革命”
     5 大渡河畔,在部下殊死作战时“早在同敌人进行一桩黑暗的交易,按官授职”“暗中把部下出卖给敌人”
    
     结论:阶级异己份子+两面派+野心家
  =============================================================我觉得是文革时候的,可惜书封底没了,也搞不清具体出版时间.书里面还鼓吹了洪宣娇,还用标准文革口吻称赞天国将士"烧孔子妖书"的行为,批林批孔在那个时期的小人书中间体现明显.虽然我是80年代生人,但是收藏了300多本小人书,大多是文革时期的,什么JB人物在里面都要宣传一下"批林批孔"的观点,有的还要批判"大工贼刘少奇",这样的行文方式太熟悉了,所以一看就联想到了.
  呵呵,看你说的也很有道理哦,我对太平天国了解太少,有空还要向你请教呢,祝你新年愉快哦:)
作者:火枫树 时间:2007-01-09 20:41:17
  大王的笔力,非常佩服
作者:fbaggio 时间:2007-01-09 22:12:06
  好看,加油!
作者:长天列战云 时间:2007-01-09 22:28:04
  气急败坏
  恼羞成怒
  
  洪秀全算什么大王?
  
  狗屁大王吧?
作者:吃馍发电 时间:2007-01-09 23:13:54
  大王新坑,自然要狂顶!!
  这个帖子里面很多祝酒老人都出现了,感动ing...
  “如今我不做长毛,一心一德辅清朝。清朝皇帝万万岁,乱臣贼子总难跑。”...如果换了俺是清朝皇帝,二话不说先把这小子咔嚓了...^.^
  
作者:guoke094 时间:2007-01-10 03:14:30
  记号
楼主赫连勃勃大王 时间:2007-01-10 08:26:50
  
  
  
  作者:吃馍发电 回复日期:2007-1-9 23:13:54 
    大王新坑,自然要狂顶!!
    这个帖子里面很多祝酒老人都出现了,感动ing...
    “如今我不做长毛,一心一德辅清朝。清朝皇帝万万岁,乱臣贼子总难跑。”...如果换了俺是清朝皇帝,二话不说先把这小子咔嚓了...^.^
  
  
  ----------------呵呵,这小子其实挺可怜的。赶上那么一个精神病的爸爸。小哥们正在写歪诗表志向,就被清军当地正法了,其实很可怜的一个少年。可以看看他写的几篇自述交待。
  
  
  
作者:江北大风堂 时间:2007-01-10 09:01:28
  期待更新,
  不过对太平天国一说,
  因为自草根发起,
  又是与满清夷人对抗,
  赢得民间的喝彩是难免的,
  不过这样宗教立本,
  乌七八糟统治的政权是稳固不了多久的,
  至于变生肋腋那是气数使之,
  否则也不过二代.
作者:丁小强 时间:2007-01-10 09:45:03
  看了开头,觉得大王有欠客观。
  
  治世英雄,乱世枭雄,洪秀全大抵也是这样的人物。一个能率领一帮农民横扫半个大半个中国的人,绝无可能如大王笔下的这般猥琐。
  
  如同所有的做成大事的人一样,面子上看与平常人物无异,骨子里必有过人之处。
  
  套用煮酒上一位兄弟的话:别说带几十万人行军打仗攻城拔寨,只是带上三万人从广西到南京旅游一圈,都够喝一壶的。
作者:annews 时间:2007-01-10 09:57:29
  煮酒现在可真是热闹,无边光景一时新了,以后要常来,看了大王好文当然要冒一泡啦
作者:大碗仔 时间:2007-01-10 10:02:09
  标记一下。
作者:泛泛泛泛 时间:2007-01-10 12:35:33
  这几天梅郎哪里去了?纵欲时代和极乐诱惑都没怎么更新:(
作者:今夜微凉 时间:2007-01-10 12:56:04
  楼上的朋友:赫连勃勃大王在前帖中确然语气有所失当,但您也不用如此ID和留言吧.
  不管如何,这里不是吵架的地方,还望大王早早更新
作者:中兴之主 时间:2007-01-10 13:19:49
  不喜欢太平天国,不过喜欢看大王的文章
作者:Egun 时间:2007-01-10 13:22:58
  记号
  
作者:鹤歌 时间:2007-01-10 13:23:29
  农民起义从历史的角度从生产力的角度都是毫无进步性可言的,因为没有产生新的生产力,新的生产关系,所以太平天国运动也是毫无进步性的,但是在民不聊生的社会环境下农民起义是具有正义性,确切地说是值得同情的。(只是指那些参与者,不包括领导者)
作者:谢艾 时间:2007-01-10 14:31:51
  mark
作者:粗邝 时间:2007-01-10 14:45:16
  纯记号
  不是纯水~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 636 下页  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