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诱惑===“太平天国”的兴亡(颠覆出版!)[已扎口]

楼主:赫连勃勃大王 时间:2007-01-05 15:32:00 点击:447771 回复:359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3 4 5 6 736 下页  到页 
作者:人可走召 时间:2007-01-10 14:59:55
   不错,不错.真的是啊
作者:青山书狂 时间:2007-01-10 16:37:18
  农民起义从历史的角度从生产力的角度都是毫无进步性可言的,因为没有产生新的生产力,新的生产关系,所以太平天国运动也是毫无进步性的,但是在民不聊生的社会环境下农民起义是具有正义性,确切地说是值得同情的。(只是指那些参与者,不包括领导者)
  
  
  什么是进步的?难道只有产生新的生产力,新的生产关系才是进步的吗?那么在资本主义出现之前,封建时代的朝代代更替都不是进步的吗?而且为什么说农民起义的参与者是正义和值得同情的,而领导者就不是呢?农民起义及其领导者在宏观上受到其历史时代的局限的,肯定会有许多做法现在看来是荒诞卑劣的,但放在那个时代就容易理解;在微观上,领导者自身的认识局限也会导致错误的行为,但每一个人都有长处短处。研究历史不能片面。本文可以参考,但观点值得商榷。
作者:月影清波 时间:2007-01-10 16:51:13
  继续当搬运工,转贴中
  
  致争论太平天国历史的双方 作者 史式
  
  这一场争论断断续续争了几年,我们究竟希望解决哪此问题?这一问,说不定双力一时还答不上来。如果说,是争论太平大国应该肯定还是应该否定?这就非常可笑,史学不是数学,不是用一个正数或是负数所能回答得了的。一切历史现象不仅复杂纷纭,而且时时刻刻都在发展变化,脱离了具体的时间,具体的环境,具体的人物,具体的事件而去判定是非功过,那是刻舟求剑,永远也求不到一个正确的答案。在笼统的肯定或者否定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有人就提出了不能全盘肯定或者不能全盘否定之说,这就回到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道路上来,就有了探讨的余地,而不是把事情简单化,用一个笼统的肯定或者否定作为答案。
  
  我对自秦以来实行的专制帝制是深恶痛绝的。正如潘先生对我去年出版的《史式谈史丛书》所写的书评中所说:“在四册丛书尤其是《皇帝是个什么东西》里,著者大力揭穿、猛烈批判皇帝制度……史式引用前贤的话说:‘自秦以来凡为帝王者皆贼也’,‘为天下之大害’……‘皇帝实在不如盗贼’,‘两千多年来我们愚味、贫穷、落后的真正原囚,正在于此’。”因此,对于揭竿而起敢于反抗暴政的农民起义抱同情态度,认为他们能对专制暴政起到一定的制约作用,使得专制帝望因为畏惧“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而不敢任性妄为。但是农民起义的领袖极易腐化,一旦能够立足就会向专制帝王转化。我同情农民起义,但对转化为专制暴君的领袖人物照样猛烈批判,对于洪秀全的批判就是如此。
  
   虽然陈胜在大泽乡起义之后几个月就腐化了、失败了,但是是大泽乡的起义仍然是正义的。这一点也不矛盾。中国的史学家从来就有敢于主持正义不怕杀头的优良传统,从来不以成败论英雄。起义最后虽然失败,起义还是正义的,其领袖人物的腐化与推行暴政,我们照样加以谴责。如果有成王败寇思想,那岂不成了趋炎附势的市侩,正义何在,史德何存!对于太平大国,笼统的肯定既不对,笼统的否定也不对,对于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物,不同的事件,分别评论,应该肯定的肯定,应该否定的否定,铁而无私,不稍宽假。如果为尊者讳,那是畏权势;如果为亲者讳,为贤者讳,那是讲私情。
  
   如果因为洪秀全的倒行逆施就否定太平大国方面所有的人,包括冯云山、石达开、洪仁(王干)等人在内,如果因为否定太平天国就连带否定历史上任何一次农民起义,包括大泽乡起义,那就很不应该,因为历史功罪不能株连,也不能连坐。有人把评论历史人物、历史事件也看成一种时尚,要摸风向,某一段时间把农民起义捧上了大,说是张献忠杀人也
  是只杀阶级敌人(查了档案才杀人);另一段时间把农民起义踹下了地,认为农民起义只起破坏作用,宁让他们饿死都不许起来反抗(这事实上又办不到)。这种人是政客,是市侩,实在难称学者。
  
  
作者:月影清波 时间:2007-01-10 16:54:34
  有人说,否定了太平天国,就一定要肯定曾国藩,我看未必如此。不论古人今人,每个人都应该对他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互相不能代替。如果批判了洪秀全就能让曾国藩受益,把这一头踩下去,那一头就翘起来,那不成了踩翘翘板了。踩翘翘板是儿童游戏,评价历史人物怎么能也成了儿戏。
  
   如果说,我们争论否不否定太平天国,其目的是为了要替曾国藩翻案,我认为这不可能。我是批判洪秀全最激烈的人,以致方先生说我鬼化了洪秀全但{我认为不管如何批判洪秀全,都不能减轻曾国藩半点罪恶。唐浩明是极为推崇曾国藩的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请看看唐浩明在台湾刊物上发表的文章是如何评价曾国藩的。“曾国藩一生政治上的是非功罪,人们的评价有天壤之别,誉之者褒为‘一代伟人’,毁之者贬为‘千古罪人’。客观地说,无论是全盘肯定,还是一概否定,都不是对曾国藩政治思想的科学评价。残杀起义农民的罪行不可洗刷,在外国侵略者而前所表现的软骨头相,也难以粉饰;而整伤吏治的成绩,对近代科技的重视,也不应一笔抹杀……无庸讳言,曾国藩为之效忠的朝廷,乃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后一个腐朽工朝,曾国藩一生主要事业即平定太平天国,是与历史发展是背道而驰的。”最推崇曾国藩的人对曾国藩的评价尚且如此,我想忠告潘先生,不要轻易肯定曾国藩的贡献。曾国藩是中国历史上最会做秀的伪君了之一,他常常能以一此假象欺骗忠厚民者,所谓“君子可以欺其以方”,不知内情的人就会上当。潘先生是最反对那些反人类反文明的残忍的酷刑的,洪秀全用火烤、水煮他的那些妃姘令人痛恨,曾国藩每次抓到俘虏,都亲自批示 一概剜目凌迟”。既己凌迟,何必还要“剜目”!这样的酷刑也同样令人痛恨。如果对曾国藩其人知之不深,我劝潘先生只探讨太平大国史事足矣,就不必去趟曾国藩的那滩浑水了。我向双方的呼吁与希望
  
  有关太平大国史事的争论己经断断续续进行了好几年,今年的争论尤为激烈,可是争出一个结果来没有?恕我直言,如果不改进争鸣的方式,别说现在没有结果,从今以后,也水远争不出个结果来。作为多年老友,我恳切地向双方建议
  :
   一、立刻改变争鸣的气氛,大家抱着对事不对人的态度,化激切的争论为友好的争鸣,通过个人的交谈、沟通,大小会议的座谈、交流,消除误会,增进友谊。
  
   二、立即改进争鸣的方式,放弃那种空洞的“肯定”、“否定”、“神化”、“鬼化”的争辩,梳理出一系列具体的问题,排出顺序,认真探讨,逐个解决,作出结论。举个具体的例子来说:“仅苏、浙、皖、赣、闽五省,人口过量死亡就多达七千万。”这究竟是太平军杀的,还是清军杀的?真相如何,谁该承担责任?虽然事隔100多年,但是大量文书、史料、地方志俱在,要想查个水落石出,并不困难。作为专业的史学研究工作者,这一点本领还是有的。
  
   二、在争鸣中不设禁区,畅所欲言,不说题外的话,不搬名人的话来为自己助威,不向对方扣帽子,不引用落不了实的史料。通过争鸣,不仅解决难题,取得成果,而且培养出一种积极的、健康的、和谐的学术风气来。
  
  其中这段话,我最觉得有理
  
  “有人把评论历史人物、历史事件也看成一种时尚,要摸风向,某一段时间把农民起义捧上了大,说是张献忠杀人也 是只杀阶级敌人(查了档案才杀人);另一段时间把农民起义踹下了地,认为农民起义只起破坏作用,宁让他们饿死都不许起来反抗(这事实上又办不到)。这种人是政客,是市侩,实在难称学者。”
  
楼主赫连勃勃大王 时间:2007-01-10 17:42:26
  
  
  引述的不错。
作者:结庐在松江 时间:2007-01-10 22:25:50
  更新的不快呀,拭目以待。
作者:忽如一夜春风懒 时间:2007-01-11 08:08:25
  
  
  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大王!拜一个。
作者:jean_christophe 时间:2007-01-11 09:36:01
  不更新了?
作者:战必胜 时间:2007-01-11 09:40:11
  新人到大王贴里拜一下,不过,对大王的太平天国史观有保留意见
作者:5公里 时间:2007-01-11 12:51:23
  记号
作者:白令海峡的鱼 时间:2007-01-11 14:01:22
  留个名吧
作者:潭忧公子 时间:2007-01-11 16:04:42
  记号一个。
  
  顺便说几句。
  
  常德不临湘江,临的是沅江。
  
  长沙有个地名打错了,应该是金“盆”岭而非金盘岭。
  
  天心阁应是长沙正南而非东南。
  
  “回龙潭”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只知道长沙有个地方叫“回龙山”。
作者:beifangxia 时间:2007-01-11 16:10:20
  特别欣赏太平天国和他们的英雄们,反对大王的观点
作者:鹤歌 时间:2007-01-11 20:08:20
  农民起义从历史的角度从生产力的角度都是毫无进步性可言的,因为没有产生新的生产力,新的生产关系,所以太平天国运动也是毫无进步性的,但是在民不聊生的社会环境下农民起义是具有正义性,确切地说是值得同情的。(只是指那些参与者,不包括领导者)
    
    
    什么是进步的?难道只有产生新的生产力,新的生产关系才是进步的吗?那么在资本主义出现之前,封建时代的朝代代更替都不是进步的吗?而且为什么说农民起义的参与者是正义和值得同情的,而领导者就不是呢?农民起义及其领导者在宏观上受到其历史时代的局限的,肯定会有许多做法现在看来是荒诞卑劣的,但放在那个时代就容易理解;在微观上,领导者自身的认识局限也会导致错误的行为,但每一个人都有长处短处。研究历史不能片面。本文可以参考,但观点值得商榷。
  
   没有产生新的生产形式就是毫无进步的,历代王朝更替就是没有进步的,只能说是发展,所谓领导者都不是生计所迫,而参与者多数是被逼无奈。
  
  
作者:白令海峡的鱼 时间:2007-01-11 20:29:49
  作者:慕容雪邨 回复日期:2007-1-6 20:20:09 
    
    作者:pishihao 回复日期:2007-1-6 20:01:02 
      作者:江上苇 回复日期:2007-1-6 19:03:18 
        呵呵,进度很快啊!
      ------------
      那是当然,有本法文书可以翻译,还有枪手帮着找资料.
    
    
    ---------------大王还是牛比,啥都精通。总比点击率造假的那个大脸主儿一手拿本朱元璋或者朱棣传,一眼看相声然后下笔调侃历史强。大脸的东西,早晚会被人唾弃,尤其是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他的点击率造假。最早知道这个主,还是在新浪,千万的点击率,扑上去一看,就觉得里面的虫子们都是假的,点击也是假的。即使从写作方面讲,大脸的东西也经不住考验,也就是快餐卫生纸。
  ~~~~~~~~~~~~~~~~~~~~~~~~~~~~~
  不知道为什么删除了我的贴,那就请把这个回帖也删除吧。我就是因为这个回帖发表了点看法,全文不试引用的回帖,没有一点过激的话语。想不通为什么光删我的不删这个。
作者:秋雨绵绵 时间:2007-01-11 20:52:45
  洪确实有不少猥琐之处,但也不至于像楼主所说的那样。
  
  古来民间占山为王称帝的不在少数,仅民国期间豫西山区自称皇帝的邪教主、土匪就有好几个,有的还做了龙袍,封了妃子,但能做到洪秀全这一步的,两千多年历史不过李自成、黄巢等寥寥数人,没有超常的才能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中国人虽然能当顺民,但骨子里也有不安的因素,洪充分利用了这种因素。
  
  太平天国历史结局有好有坏,坏的地方是死人和破坏,好的地方是动摇了满清的根基,太平天国——〉湘军——〉汉臣势力做大——〉东南互保——〉辛亥革命后各省独立,一环一环之间不乏因果关系。
  
  就结局来说,我倒觉得是太平天国结局是好多坏少,毕竟满清因此而走向灭亡。起码现在你在街上电视上看到某些少数民族的时候不至于感觉到他们是“贵族”,新年将到,也没有了留着传统发型的皇帝向人民发表“新春讲话”,中国也不至于成为印度那样的社会——尽管法律上人人平等,但在社会文化习俗上,征服者后裔成为上等人,原住民后裔成为精神上永远阳痿的下等人。
  
  
作者:秋雨绵绵 时间:2007-01-11 21:14:12
  再简单啰嗦两句吧:
  
  孙中山洪秀全(对他来说是可能是歪打正着)等人最大的贡献就是,你邻居张三不会因为自己闺女嫁了个旗人而沾沾自喜逢人便吹“俺闺女嫁了个旗人,以后俺外孙也是旗人了”。如果没有孙、洪这些人,而大清国自上而下发动变革实现立宪成为一个现代国家,那么即便法律上人人平等,在精神上汉人也是一群阳痿的人,就像今天印度三等四等人一样,习惯于自己低人一等的社会地位。
作者:田无耻 时间:2007-01-11 22:46:02
  还有吗?
楼主赫连勃勃大王 时间:2007-01-12 09:31:42
  
  谢谢楼上诸位。
  
  
  
  作者:潭忧公子 回复日期:2007-1-11 16:04:42 
    记号一个。
    
    顺便说几句。
    
    常德不临湘江,临的是沅江。
    
    长沙有个地名打错了,应该是金“盆”岭而非金盘岭。
    
    天心阁应是长沙正南而非东南。
    
    “回龙潭”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只知道长沙有个地方叫“回龙山”。
  --------------感谢!!!
  
楼主赫连勃勃大王 时间:2007-01-12 09:33:15
  
  
  南京!南京!新耶路撒冷!
  
  ——太平天国“都城”的困惑
  
  太平军在武昌呆了一个月时间,即1853年1月至2月间(准确时间是1月12日至2月9日)。此时的太平军,威势赫赫,已经有五十万人的规模(包括老弱妇孺),不仅军械精全,更有数千艘船只。
  
  眼看着,清朝在江苏、安徽、江西的统治,呈现土崩瓦解之态。
  
  清廷震怒之下,把时任钦差大臣署湖广总督的徐广缙逮治入狱;以湖南巡抚张亮基署理湖广总督;提升湖北提督向荣为“钦差大臣”,专责两湖军务;以两江总督陆建瀛为“钦差大臣”,率军入防江苏、安徽;以河南巡抚琦善为“钦差大臣”,驻守湖北、河南;以云贵总督罗绕典专守荆襄之地。可见,三个“钦差大臣”来防太平军,不可谓不重视。火上房的关键时刻,这些举措其实效用不大。何者,从前合力拒守尚抵抗不住,如今分兵四出,结果自不待言。
  
  太平军占领武昌后,城内的满人、汉军旗人以及官吏、士人阖家自杀的不少。在“镇压反革命”方面,太平军毫不留情,特别是对抓到的河南、山西、安徽、四川、云南、贵州等地来援的官军,基本全部杀掉。投降的也杀。只有对在武昌迎降的守将,太平军才稍显仁慈,留下几个当“参谋”。根据“敌人拥护的我们反对,敌人反对派的我们拥护”心态,太平军对于武昌城内各处监狱犯人无问情由,尽被放出。不少当地地痞、流氓趁机与犯人们一起,红帕裹首,冒充太平军,日夜四出,恣意搜抢民财。他们连穷巷陋室也不放过,皆抢个空净,丝毫没有朴素的“阶级情感”。由于当地居民害怕太平军,见面就下跪呼为“王爷”,对这些老乡贼人,就背地叫他们“本地王爷”。武汉人的穷幽默,可见一斑。
  
  文化宣传工作自不可少。太平军在武昌城大规模刻印宣传品,号召居民入拜上帝会,每二十五人为一馆,青壮年(包括妇女)均着短衣,持“圣兵”牌号,入城外军营参加训练。同时,严命民间向上交纳一切财物,除金银珠宝外,钱米、鸡鸭、茶叶外,甚至连咸菜也要上缴,称为“进贡”。得物后,太平军发给缴纳者一张“凭证”,上书“进贡”二字,下钤一印。如果有人匿物不交,被查出后就会被按住打屁股,一般会打数十下,鲜血淋漓,以示警告。由于逼索严苛,民众逃亡不少。
  
  纪律方面,太平军对强奸处罚最严,只要有人被查出有奸淫妇女者,会立刻遭到斩首。数天内,血淋淋人头有数百悬于汉阳门外,大多为犯奸污妇女罪的兵士。
  
  武昌居民对“贼”的印象,一是这些人皆长发,红帕包头;二是太平军所有人均“短装”,即使穿紫貂海龙外套,也中间一剪断之;三是发觉广西的客家“女贼”皆“大脚高髻”,气力非凡,不少人能背二百斤货物。她们身穿绫罗绸缎,背扛粗包兵仗,很让人印象深刻。至太平军从武昌撤走时,这些“贼妇”开始强抢当地妇女首饰,见有鲜亮衣衫,也夺之而去。武昌妇女当然打不过这些大脚“花木兰”,忍气吞声任其抢走自己身上心爱之物。
  
  在武昌的阅马场,太平军天天派人从那里“讲道理”,场面宏大,每次均敲锣呼唤地方居民以及新入会的人员临听,宣讲“天父”的“功德”、“天王”的“勤苦”、“东王”的“操劳”,让大家一心一意跟随“天王”打江山。
  
  据身临其事的文人陈徽言《武昌纪事》上讲,太平军在阅马厂建一高台,每日临讲的是一个“戴红毡大帽贼,年四十许,面瘦削,系玻璃眼镜,手持白蓵,俨然踞上座。另一童子,执乃传贼,挥蓵招人近台下,若相亲状。所言荒渺无稽,皆煽惑愚民之语。”这位宣讲“大师”应该不属于“广西老贼”,他能用“官话”宣讲,可能是湖广一带入拜上帝会的儒师或乡间冬烘塾师。此人也不可能是太平天国高层,因为除洪秀全、黄文金、曾天养外,大多数人都很年轻,四十岁以上的人很少。
  
  “讲道理”大会期间,也有不和谐之音。陈徽言本人讲,他曾看见一位身材魁悟的人推开众人,高声抗辩,驳斥太平军宣传“大师”所讲的内容是摧毁儒学道统。老羞成怒之下,“大师”立派太平军士把此人用四肢分绑肢体,准备五马分尸。见对方这么没“风度”,抗辩人笑言:“我死得其所,不忘儒宗,终于于地下见祖宗!”怒极的太平军首领把“讲道理”变成“不讲道理”,命令兵士甩鞭打马。可这五匹马从来没搞过这种“专业”训练,不知分头跑,拖拉半天也没把人弄成五块。最后,宣讲“大师”亲自下台,抽刀砍死了这位挺身抗言的“封建卫道士”。
  
  太平军并不想在武昌久留。1853年2月9日(咸丰三年正月二日),由于向荣、张国梁兵在东部大举进攻,太平军把全城抢掠的官和银物捆载至船上,逼使几乎所有武昌的男性居民上船,然后自武昌直下江南。
  
  二月九日开拔,仅仅四周时间,太平军已经兵临南京城下。武昌距南京有一千多里(589公里),可见太平军行军之神速。其间,这只水陆大军经武穴(今广济)、克巢湖、下九江、破安庆、占池州(今贵池),连下铜陵、英湖、和州,神兵天将一样在3月8日出现在南京西南的善桥。
  
  太平军自武昌蔽江而下的情景实在骇人,帆幔蔽空,衔尾数十里,炮声遥震,喊杀冲天,声势炫赫,乘风破浪而来,清兵望风遁逃。
  清军之中,只有向荣一步远远蹑随,这时候再不敢追上硬拼。更可笑的是,当时清朝军事高层内部根本不知道太平军的目的地,有人猜是自上游走荆州,有的猜是分股窜长沙,并不十分明确太平军真正目的地。
  
  1853年2月15日(咸丰三年正月八日),太平军在下巢湖(距鄂东咽喉要地武穴镇很近)设计,大破清朝钦差大臣陆建瀛的江防军,俘获无数炮枪弹药,杀掉清军两千多。陆建瀛本人从九江逃回南京。接着,石达开率水军,自下巢湖顺流而下,2月18日就攻占了九江,一举掌握这个控扼皖、赣、鄂三省门户的重镇。待向荣尾随的清军赶至九江,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当时太平军主力已经杀入安徽。
  
  2月24日,安庆虽然有狼山总兵王鹏飞所统万多人的山东兵,可这帮花着手拳绣腿的绿营兵不战自溃,藩库饷银五十余万两及城上二百门重炮皆为太平军所得,王总兵本人“单骑奔桐城”。
  
  2月26日至3月7日间,池州、铜陵、芜湖、太平府(今当涂)、和州,皆相继为太平军攻克。
  
  3月8日,南京城被困,太平军“自城外至江东门,一望无际,横广十余里;直望无际,皆红头人也(太平军头戴红巾)”(江士铎《乙丙日记》)。
  
  围城后,太平军扎大营,立垒二十四座,开始昼夜攻城。3月19日,太平军在仪凤门外挖掘地道,往里面填塞装满火药的棺材。一声巨响,城墙崩垮数丈,太平军将士蚁登而上。可能弄错了引线,红巾兵士登城喊杀之际,二次“地雷”又震,一千多太平军兵士被崩上天空。守城的清朝官兵反败为胜,提刀猛杀,争割死人首级、耳朵掉头去府衙“报功”。
  
  由于争功抢首级引起混乱,城防转弱。太平军主力忽然蜂涌而至,清军来堵缺口时,另外一支太平军已经从水西门(三山门)越城而入,南京失陷。
  
  钦差大臣陆建瀛从将军署往外跑,在一个叫十庙的地方被太平军捉住,未及求饶,就被当街砍头。前广西巡抚邹鸣鹤、署布政使巡道涂文均、粮道陈克让、上元县知县刘同缨等人,均被太平军处决。江宁将军祥厚、副都统霍隆武有血性,率少数清兵死守内城,危难时,尽驱兵士家属(多半是妇人)登陴拒守,与太平军相持两昼夜,最终众寡不敌,均被残杀。有老弱未死者数百人,都被太平军中的娃娃兵驱赶到城外河中淹死。
  
  陆建瀛死讯传至北京,清廷认为他属于“死节”,想大加赠恤。有御史上言,直斥他在恩长之役中见死不救,并说他遁还金陵后,又与将军祥厚不和睦,致使南京如此坚城十二天被陷。“其被杀于十庙地方,是已逃而终不能逃,非阵亡自尽者,不可同城亡与亡者(祥厚等)比。”清廷认为有理,只赏还其总督一衔,算是对这个庸官的恩恤。对于陆建瀛的贻误大局,当时就有人作诗讥评:“疆帅控上游,初议岂不壮。舳舻亘千里,江皖赖保障。前矛甫遇贼,一战总戎丧。翩然乃退飞,踉啮弃兵仗。匿迹归白门,吾民复何望。城中十万户,湍决各奔放。大府方闭阁,精嫌仍未忘。”老陆此人,实无大略,乃当时“巧宦”的典型,只知曲投时好,俯仰浮沉,遭逢有事之秋,肯定没有好下场。太平军靠“上帝”,陆建瀛自己信“霜神”。初迎战时,他每每对士兵大言已军上方有裸身女神在督兵,骗人骗已,谁都不信。回奔南京后,他又声称“观音大士”帮助守城,下令南京士民天天焚香礼拜,敬崇观音。最后几天,老陆实在无计可施,派兵士扛无数神道纸人上城,吓唬城下太平军说有“众神天助”,使得城下的太平军笑声一片……所以,如此一个钦差大臣,只能以八字相赠:荒诞骗民,粉饰欺君。
  
  南京陷落,不仅北京的清政府中枢震惊,全国震惊,全世界都感震惊,时任英国使华全权代表兼香港总督的文翰,就立刻向伦敦发去报告,分析南京被太平军攻陷之事对满清政府的影响:
  
  “如南京陷落一成事实,中国政府将受到自变乱发动以来所未曾有之严重打击。所以者何?中国故都之地位,以及其在历史上之关系,在中国人心中如何重要,姑置不论;即以地势言,南京城在扬子江岸,大而且要,居帝国之中央,接近运河,实足以阻碍一切交通,切断米粮运往北京之路;今竟被强有力的大队武装叛徒所占据,此事诚未可忽视,尤不应随意加以掩饰。”
  
  福祸相倚。南京,这个中国极具政治意味的大城市一朝得手,于太平军而言,虽然号称奇胜、大胜,最终在此为“首都”,却丧失了千载一时的大好历史机会,也为太平天国日后的丧亡也定下伏笔。
  
  想当初,洪、杨等人起事时,目光窄浅,“江南”之地,他们只嘴上说说而已,万水千山哪等闲!将近一年半时间,这些戴红头巾、拖家带口的队伍一直在广西境内兜转,桂平、武宣、象州、平南,悠悠转绕,直到1851年9月25日攻占永安(今广西蒙山县)。如此巴掌大的一块城池,对当时没见过市面的众多太平军将士来说,已经是“大城市”了。他们在此地一呆就呆了半年多,洪秀全本人还弄了36个美妃天天“言传身教”。小小永安城,偏于一隅,拜上帝会头头们封王建制,制作礼乐,说好听的,是志向远大;说不好听的,是过把瘾就死的心态。自永安突围后,太平军直扑桂林,猛攻三十二天,目的就是想拿下省城。可惜桂林城非常坚牢,不能攻下,洪、杨二人只能率众经兴安、全州入湖南,在湘桂边境打转。当其时也,不少太平军将士皆思恋老家,想由灌阳而归,仍窜回广西。幸亏杨秀清有远略,决意北攻长沙。虽然那时的太平军主力驻郴州,仅派萧朝贵率一两千人进攻长沙,但这种决策最终打消了军将南归广西的念头。长沙未能攻下,萧朝贵又死,太平军却最终凭借石达开取得水陆洲大胜,顺利撤围。那个时候,洪秀全产生了“以河南为家”的念头,同时杨秀清想从益阳攻常德。当时太平军无船,想打到南京的领导人几乎没有。到达益阳时,太平军意外地获取船只数千艘,于是他们就弃常德陆路不走,自湘阴临资口漂入洞庭湖。下岳州后,在1853年1月12日攻陷武昌大镇。依理讲,湖北西连秦蜀,东控吴会,南达湘粤,北连中原,应该可以稳定一下政权。当时太平军内部议论纷纷,有入川之议,北进襄樊取中原之议,以及南下取金陵之议。选来选去,杨秀清本人决定以南京为目的地。
  
  太平军内部争论可能非常激烈,杨秀清便搬出看家“法宝”,咣当一声摔倒——天父下凡!“天父”命令大伙去南京,那是“小天堂”,是“新耶路撒冷”。由此,再无人敢有异议。
  
  也甭说,由于军中船中日益增多,顺流而下,太平军连战连捷,自武昌二十八天就打到南京,又用12天时间攻取了这座中国南方最具政治象征性的城市。这,不能不说是个军事史上的奇迹。
  
  即使在南京初破之际,洪秀全仍旧持有入河南问鼎中原之意,但最终为杨秀清说服,移驾入南京,改为“天京”,以之为首都。催使杨秀清下这一终极决定的,乃是一年老湖南水手,他“大声扬言,亲禀东王(杨秀清),不可往河南。(他)云河南河水小而无粮,敌困不能救解。今得江南,有长江天险,又有船只万千,又何必往河南!”(《李自成自述》)所以,日后洪、杨只仅派林凤翔、李开芳率一只偏师北伐。
  
  为了稳定军心、人心,为了替自己主张定都南京大造舆论,在杨秀清授意下,太平天国出版了一本小册子《建天京于金陵论》,共有四十一名高级领导人表态,语气近乎一致,盛赞南京“虎踞龙盘”,“形险地胜”,从地理、经济等角度大称南京之好,集体为杨秀清抬轿子。一直颇具前瞻性和有进取心的杨秀清此时忽然变保守,没有果断地指挥军民直接北伐扑向帝国的心脏北京,实为铸成千古大错。形随势起,势随形生。以当时太平军昂扬的斗志和生猛的战斗力,直落而下攻取北京,并非是不切实际的想法,完全有成功的可能。而且,偏师北伐在初期取得的连连胜利事实也表明,当时什么水土不服、官军众多的顾虑完全是多余,假设太平军全军尽力在攻落南京后立刻扫北,胜算极大。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太平军主力至其灭亡也没能真正踏上北中国大地,只能借豫王(胡以晃)、燕王(秦日纲)两个王号,来意淫一下中原土地了。
  
  太平军自上而下最没想到的是,他们自己入了南京这个“小天堂”后,腐化堕落得异常之快,很快就沉湎于温柔乡中。日后的内讧残杀,更使得“天京”本身成为孤城一座。
  
  当然,杨秀清决意定都南京,也有其可称之处。当时,太平军号称“百万”,那是算上家属和沿路裹胁的民众,真正有战斗力的士兵仅十万左右。而太平军一路“攻下”的城市,其实多为清军自己弃守,诸如长沙、桂林等战略要地一直就没能拿下。江南大块地方虽然被占,清政府并没有到达崩溃地步,一直能组织起有效的军事力量抵抗。所以,太平军入城仅十天,向荣就在城外孝陵卫扎立“江南大营”;未几,琦善在杨州建“江北大营”。如果当时太平军不顾疲劳即刻北伐,拖家带口近百多万的大军腹背有敌,确实也是一个大问题。
  
  建都南京,最起码经济上有保障,假如领导层军事调动有方,立刻平定南方九省,集中兵力占领苏南和浙江,即使不打垮清朝,占领南中国应该没有问题。但是,保守的思想和贪图安逸的作为,最终让杨秀清等人定都南京后不思大的进取。
  
  胜利之鼓轰天作响之际,其实隐约已经传来了丧钟之声。
  
  将领之中,时任“殿左一指挥”的罗大纲最明确反对建都南京和分军北伐,他抗言说:“欲图北必先定河南,大驾(洪秀全)驻河南,军乃渡河。否则,先定南九省,无内顾忧,然后三路出师,一出汉中,疾趋咸阳;一出湘楚,以至皖豫;一出徐扬,席卷山左。咸阳既定,再出山右,会猎燕都(北京),虽诸葛(亮)不能御也。”为太平天国效过力的英国人呤唎也有类似看法:
  
  “南京的占领至是已经成为太平军成功的致命伤。任何一种成功的起义,都决不能放弃进攻的军事行动;起义一采取守势,它的威力就会受到挫折,除非它具有某种奇异的组织。革命成功的要素乃是迅速行动,一旦抛弃这点,旧制度的集中统一的力量就会十分便利地被运用来攻击革命。
  
  天王以安身于南京和着手于保护他的地位而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因这一错误而丧失了这个帝国。如果不这样作,不供给他的敌人以时间来重振旗鼓,从他们极其混乱的惊惶狼狈中复元,并集中他们的军队的话,那么他就已经指向了北京这一个终点。毫无疑问,就是他的声势赫赫的凯旋进军便会为他已经带来了一个几乎是不可抵抗的占领首都的大胜利,因此而引起的满洲王朝的灭亡就会已经给与了他这个帝国。多年以后,尽管遇到不利的反动,但太平军仍然不仅能抵抗清军,并且还能全部粉碎他们——如果不是英国干涉的话——即此一事实便足以证明,他们要是乘势追求他们最初的胜利是何等容易。
  对太平军说来有两条道路是无阻碍的,根据他们的经历来判断,两条道路中的一条便能导致满洲压迫统治的消灭。第一条道路是,毫不踌躇地继续向北京进军,放弃每一个他们夺取的城市,并在以战利品和财物来丰富他们自己,以他们所经过的任何地区的不满群众来加强他们的军队的同时,决不允许以分遣单独驻军来造成他们人数的丝毫减少。
  
  第二条道路当为放弃南京,并集中他们所有的军队到南方各省,——广东、广西、贵州、福建,——中国的这一部分比起任何其他各地来都更剧烈地反对满洲人,更加重要的是太平军主要领导者们的本省。在这种情况下,扬子江以南的整个地区就能在一个短时期内从满洲人手里全部夺取过来,然后他们即使不能取得全部帝国,至少当能在充分完整的意义下建立一个南方的王国——这条行动道路比起他们所实行的那条不适合的道路来会是好到怎样一个地步呢!
  
  对天王说来,在实行上述两条道路中的任何一条以前就建立首都,并开创新王朝,那不仅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并且也是完全不合理的。”(这个上世纪初期的译文很别扭,姑且用之)
  
  
  
  
  
作者:阿猪哥之偷偷想你 时间:2007-01-12 10:33:59
  大王归隐了一段时间后真是出手不凡,此文甚得我心
  帮顶一下
作者:听说一叶知秋 时间:2007-01-12 11:00:48
  眼花缭乱,真假莫辨,太平天国的历史还真难弄明白
作者:zpf1995 时间:2007-01-12 11:15:51
  记号
作者:方案 时间:2007-01-12 11:49:02
  楼主太勤奋了
作者:潭忧公子 时间:2007-01-12 11:50:54
  再留个记号。
  
  再说上几句话。
  
  首先想对大王的创作致以敬意。以前看过不少大王的作品,这次大王推出新作,自然也是要看的。不过,对于大王这篇作品的格调,却有些想法。
  
  我想说的是,对太平天国的态度,有褒的,有贬的,这不足为奇。不过,就我个人看来,对历史上出现的任何人物及事件,简单的采取一味的褒或一味的贬,是不可取的。一个历史人物的形象,一个历史事件的发生,有其深厚的背景和复杂原因,一个人物和一个事件所带来的影响,也是相当复杂的,是决不能简单的用一个“好”字或一个“坏”字就能界定得了的。
  
  那么,对于太平天国这一场事件而言,像大王这样一味的贬斥,我个人是不大认同的。
  
  第一,太平天国事件自爆发直到被扑灭,前后经历了13年的时间,波及了自中国南部的广西直至长江流域的半壁江山。设若太平天国集团的所作所为只有如大王所渲染的一无是处,恐怕是维持不了这么久的。从(西历)1851年的金田村举事,直到1853年攻克南京,才2年多不到3年的时间。军事进展如此迅速,恐怕不是简单的用邪教蛊惑群众的手段就能奏效的。太平天国集团,是有能力的。而这个能力,决不仅仅是军事能力,一定包含其他各方面的综合能力。这一点,我相信是毋庸讳言的。
  
  第二,关于太平天国的封王、建制、建都问题。这一点,我认为,是一定必要的。一个集团举事的目的是什么?相信是为了夺取国家政权。即使在金田村他们没有想到这一层,那么在从金田村到永安这一个过程当中,我认为,他们是想到过这个问题的。而为了未来的国家政权,规矩和制度是不能不立起来的,否则,就是一群简单的流寇。至于建都,同样必要。一个以夺取国家政权为目的的武装集团,如果不在一个地方好好的经营、建设自己的根据地,那等待着他们的命运,除了灭亡,还是灭亡。如果他们占领南京之后不在此久驻,而是全军一鼓而上北掠,那么他们也许能够占领北京。可是,一个没有根据地的集团,即使占领了京城,他们的结局也注定了只能蹈黄巢、李自成的覆辙。这一点,我认为也是毋庸置疑的。
  
  第三,太平天国建都南京后采取的措施,无疑是低档次的。首先且不说他们摆在台面上和纸面上的政纲是多么的幼稚、档次是多么的低下,而且他们在事实上做的事情又是多么的荒唐。所有的这一切,直接导致了这个集团的覆亡。关于这一点,相信大王是可以作出一个很深刻、很精辟的阐释的,我就不多说了。
  
  第四,我希望看到的是,大王能够尽量客观的来阐释一个历史事件,而不是开口闭口的贼来贼去。我希望看到的是,大王能够尽量平静的摆事实、讲道理,而不是带着如此强烈的个人情感来对一个事件和一群人物进行彻头彻尾的批判。
  
  话点到为止。诸多不是之处,望大王海涵!
  
  最后再一次向大王的创作致以敬意,并期待着看到大王更多的佳作!
  
  谢谢!
楼主赫连勃勃大王 时间:2007-01-12 12:11:46
  
  非常感谢潭忧公子的意见和批评。握手!!!
  
  本来,我特别想按照平常心写太平天国,只是有时候看那些资料,见到这些装神弄鬼的人民那么残虐和粗俗,难免语气中带出来自己的轻蔑。至于“贼”的称呼,我只是引用而已,不是在文章中对太平天国的称呼。太平军之所以那么势如破竹,其实无他,清朝的腐败。人借军势,势借人威,以此排山倒海,肯定连太平军的领导人都纳闷,只能都归功于上帝了。
  希望仁兄继续关注我的帖子,多提批评。寡人有礼了。
  
  
作者:我最爱猫 时间:2007-01-12 12:44:20
  大王最近有没有看《大明王朝1566 嘉靖与海瑞》呢?很不错喔。
作者:谢艾 时间:2007-01-12 14:31:28
  ls,我在看,不过海瑞这人物并不大喜欢
作者:拓拔炭 时间:2007-01-12 14:55:34
  顶大王的帖子!
  最近半年一直在看大王的帖子,从华丽血到太平天国,非常喜欢其中鲜明的个性,可见大王是性情中人。
  至于指责谩骂,大王不必在乎,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
  我虽然不大懂历史,我比较喜欢,一直以来都觉得大王的书是我读过的最好的。
  正准备装修新房,等装修好了一定买大王全集充实我的书房:)
作者:solokillhimself 时间:2007-01-12 15:17:24
  下了晚清七十年的电子版(没办法,找不到实体书)在看。
  有些难懂。大王对这书评价如何?
作者:6666655 时间:2007-01-12 15:30:34
  ★ ★ ★ ★ ★ 拿.起.电.话.练.口.语 ★ ★ ★ ★ ★
  ☆ 方便自由:周一至周六下午四至十时,随时拨打无限时。
  ☆ 以用代学:百位教练,随机一对一,个性指导,赠教材。
  ☆ 低价高效:1500元 / 年,四年数千学员有效率超过95%。
  ☆ 名牌保证:国际电话语言※上海外国语大学,强强联手。
  ☆ 详情登录:w w w . c a l l n o w 8 8 . c o m
  ☆ 咨询电话:0 2 1 * 5 1 6 9 1 9 3 5
  http://chinasck.com/csck/UploadPic/2006-5/200653182513936.gif
作者:威夫 时间:2007-01-12 16:11:37
  楼主太勤奋了
  我等之大幸也
作者:faintkick 时间:2007-01-12 18:02:36
  作者:慕容雪邨 回复日期:2007-1-6 20:20:09 
    
    作者:pishihao 回复日期:2007-1-6 20:01:02 
      作者:江上苇 回复日期:2007-1-6 19:03:18 
        呵呵,进度很快啊!
      ------------
      那是当然,有本法文书可以翻译,还有枪手帮着找资料.
    
    
    ---------------大王还是牛比,啥都精通。总比点击率造假的那个大脸主儿一手拿本朱元璋或者朱棣传,一眼看相声然后下笔调侃历史强。大脸的东西,早晚会被人唾弃,尤其是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他的点击率造假。最早知道这个主,还是在新浪,千万的点击率,扑上去一看,就觉得里面的虫子们都是假的,点击也是假的。即使从写作方面讲,大脸的东西也经不住考验,也就是快餐卫生纸。
    
作者:jhi2 时间:2007-01-12 18:56:30
  
  顶。。。
  
作者:六朝旧世 时间:2007-01-12 19:21:46
  记号 :)
作者:六朝旧世 时间:2007-01-12 19:26:58
  好多朋友提到的正确看待的问题,而不是一味的贬损,可能大王已经成竹于胸了吧,“客观,客观,再客观”,我还是相信大王的,期待
作者:rhjz2000 时间:2007-01-12 20:01:32
  转贴《晚清七十年》
  「太平天国」是个大题目,裁剪不易。但是洪秀全究竟是一朝天子。太史公如复生今日,洪传亦应以「本纪」出之。拙作只拟略述之。在评其得失之前,本篇且列个简单的年表,以志其兴亡岁月如后:
  一八一四年一月一日(清嘉庆十八年癸酉,十二月初十日):洪秀全生于广东花县。生肖属鸡。家境贫寒。
  一八二九(道光九年己丑):秀全十六岁,赴广州应试落第。
  一八三二:秀全十九岁,广州再落第。在街头收到宣传基督教小册子梁亚发着《劝世良言》,未读,藏之。
  一八四三:秀全三十岁。洪老童生在广州三度落第。返家沮丧。卧病、「升天」、见「上帝」和「耶稣」。始读《良言》。
  一八四四:秀全三十一岁。与冯云山往广西贵县传基督教。
  一八四七:秀全三十四岁,赴广州投美教士罗孝全(I. J. Roberts)受教义,为同门教徒排挤,未受洗而归。再往广西桂平、紫荆山一带传教。组织「拜上帝会」,有信徒三千人。开始与清军冲突。
  一八五一:秀全三十七岁。一月十一日纠合伙伴起义于桂平县之金田村。九月克永安州,剪「太平天国」,秀全自称天王。十二月封:杨秀清东王、萧朝贵西王、冯云山南王、韦昌辉北王、石达开翼王。东王总其成。
  一八五二(清咸丰二年):太平军克全州。南王战死。入湖南克郴州,攻长沙不利,西王战死。克岳阳练水师。
  一八五三:一月克武昌。二月弃武昌,顺流克安庆、芜湖。三月二十日陷南京,改名天京。遣林凤祥、李开芳北伐不利。清军建「江南大营」、「江北大营」与太平军对峙。
  一八五四:曾国藩始练「湘军」有成。颁〈讨粤匪檄〉。全军出击,与太平军现成拉锯战。
  一八五六:秋,太平诸王腐化、内讧。北王杀东王;天王诛北王,株连甚众。
  一八五七:翼王避祸出走,死于蜀。太平开国元勋一时俱尽,朝政沦入洪氏家族四人帮之手,危亡立见,距建国不过四年耳。
  一八五八~一八**:太平朝政窳劣不堪,封「王」二千余人。由英王陈玉成、忠王李秀成率领与清室湘军、新建淮军及英美雇佣军(常胜军)作殊死战,终不敌。
  一八**:六月一日,秀成自杀,年始五十。七月十九日天京为清军攻破。「太平天国」亡,
作者:土砖头他三表哥 时间:2007-01-12 21:10:27
  我去找来看了,那个明朝那些事。。。。。。。。。。。。。。。。。。。。
作者:松年 时间:2007-01-12 21:43:12
  一八一四年一月一日(清嘉庆十八年癸酉,十二月初十日):洪秀全生于广东花县。生肖属鸡。家境贫寒。
  -----------
  
  我C且a O.这个该死家伙原来和我一个属相......
  
  虎头蛇尾是属鸡人一大难以改正的本性.......
  
  看来属鸡的切记不要当开国者...大哭....(!还想当大鲜卑国主)......
作者:田子方 时间:2007-01-12 21:58:11
  太平天国基层政权建设太差了,尤其是乡村治理。一直就没有一个稳固的根据地,也许冯云山在紫荆山建设的算惟一例外。没有铁打的营盘,只有流水的兵。
  
  在这一点上,倒有点类似日军对中国的占领(只是说治理方式,当然性质二者完全不一样)。能力强的时候,攻取大中城市,乡村只是供应物资的来源地,能力弱的时候,一失尽失。来得快去得也快,泡沫化严重,从来也未真正扎根下来。
作者:勃勃肛插耻辱柱 时间:2007-01-13 03:27:00
作者:kingrooster 时间:2007-01-13 05:39:50
  谈历史不要管其他.....
  -------------------------------------------
  孙中山洪秀全(对他来说是可能是歪打正着)等人最大的贡献就是,你邻居张三不会因为自己闺女嫁了个旗人而沾沾自喜逢人便吹“俺闺女嫁了个旗人,以后俺外孙也是旗人了”。如果没有孙、洪这些人,而大清国自上而下发动变革实现立宪成为一个现代国家,那么即便法律上人人平等,在精神上汉人也是一群阳痿的人,就像今天印度三等四等人一样,习惯于自己低人一等的社会地位。
  -------------
  
  汉人有句话叫好男不当兵,这可是在清朝人口里说出来的....估计没几个人会象你所说的那样把闺女嫁给穷当兵的会乐半天(咸丰时期旗人月薪只有5两银子,相当小店伙计).....在清朝人眼里当山西银行的支行经理都比当政府二品大员(各部部长)要强,别说小小当兵的了.....
  
  至于清朝是怎么样
  
  OECD安格.麦迪逊在《中国长期的经济运行》中按购买力实际平价(PPP)计算了1820-1995年中国GDP占世界比重变化趋势。 1820年GDP总量居世界第一位,1890年第二位,1913年第三位.....
  
  中国之所以从1820年掉到1890年第二位,其原因就是太平天国的破坏......
作者:523458 时间:2007-01-13 08:17:33
  刷屏的估计心理和生理都有问题.
作者:约克公爵 时间:2007-01-13 08:45:49
  夜半三更的刷地板也不嫌累:)你不嫌累我还嫌累呢^^
作者:原来不读书 时间:2007-01-13 11:48:55
  对大王崇敬之心有如涛涛江水啊.做个记号先.
  顺便想知道一下,大王如何评价罗大纲这个人?
  大家的意见呢?
作者:潭忧公子 时间:2007-01-13 12:16:25
  周末大王休息,没更新啊,呵呵,分页了,再留个记号。
作者:darenshiwo 时间:2007-01-13 16:33:45
  
  
  ding .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3 4 5 6 736 下页  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