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女鬼”乱明朝—魏忠贤的权谋史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06 01:09:00 点击:165767 回复:170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7 下页  到页 
作者:叶无涯 时间:2007-04-10 00:39:51
  半年前看秋老连载张居正,感觉真好。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0 00:43:28
  
  ★★★★★★★★ ★★★★★★★★ ★★★★★★★★
  
  
  
  
  
  魏忠贤天资聪明,人又胆大。他没看过阉人,但骟马、劁猪总还见过,照葫芦画瓢他就干了一家伙。可是人毕竟异于禽兽,虽然差异并不是太大。在正规的阉人所里,手术前要用艾篙水局部消毒,要给患者服用大麻水麻醉,术后还要把新鲜的猪苦胆敷在创口消肿止痛。而后病人须在不透风的密室内躺一个月,这才成为标准的候补太监。
  
  这魏二爷眼下是个要饭的,上述这些措施都落实不了,只能在墙角背风的地方蛮干。此外,技术上可能也有点儿问题,结果失血过多,晕死过去了。幸亏被附近庙里的一个和尚看见,出家人大慈大悲,连忙把他抱进庙里,清创、消毒、包紥。魏忠贤这才保住了小命一条,没发生致命感染。
  
  托菩萨的福,他静养了个把儿月后,才拖着残躯告别和尚,又上街乞讨去了。京城那边迟迟没有招聘的动静,把待岗的魏忠贤等得好苦,夏宿野外,冬住颓庙,讨饭的足迹遍布肃宁县大地。本地走遍了,又上邻县去讨。
  
  一天,他来到涿州北,住在碧霞元君道观旁边,忍不住进去求了一签。签是个上上签,说他将来能有大贵。他现在,手上要是能有半块馒头就心满意足了,这鬼话他根本不信。大贵?说能有10亩好地也许我还能信。
  
  大话休提,还是来点儿务实的吧。他开口向观里的道士讨要剩饭,但道士们嫌他蓬头垢面、臭气熏天,谁都懒得理他。内中有个小道士,却不以貌取人,时常偷一些观里的伙食给魏忠贤充饥。世态炎凉,难得一饭,魏二爷感动得一塌糊涂,直向小道士作揖(《玉镜新谭》卷六)。
  
  在涿州地面上混了一段时间,魏忠贤动了进京的念头。他小时候就听给朝廷运贡梨的车把式说起过,那不是一般的地方。他想,京师毕竟地广人多,商贾稠密,冠盖如云,就是要饭恐怕也容易一些。
  
  说走就走,他一路乞讨,来到了京城永定门脚下。那时候的北京,可说是世界第一大城,雄伟得确实可以。远望前门楼子高耸入云,气象昂然。大栅栏一带商旅骆驼成队,万方来朝。再往北走,就更不得了啦,大明门一派金碧,不似人间,往那边一蹓就是皇城了,那是天下的中心。望之俨然,中心如噎!只看上这一眼,就感觉没白活一场。
  
  魏忠贤进京之后,人也像聪明了许多。他心想,不能消极等待,虽然自己没有知识,但只要脸皮够厚也能改变命运。从这一天起,他天天在大官们的家门口转来转去,巴望着哪个一二品大员能注意到他,赏给个差事干干。以后,就会有更好的上进机会。
  
  我们中国哲学有个“否极泰来”定律,没啥科学道理,但常常符合规律。22岁的魏忠贤,混到今天,比最底层的一般叫花子还少了点儿东西,成了“没势群体”的一分子,命运曲线可以说跌到最低谷,是否就该反弹了呢?
  
  果然,机会让他等到了。
  
作者:henry_ou 时间:2007-04-10 01:40:55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作者:景车别 时间:2007-04-10 03:44:00
  作者:清秋子 提交日期:2007-4-6 01:09:00
    历史是不是真的有一条“丑恶必败”规则?
  ————————————————————————
  GJM
作者:秋雪棠 时间:2007-04-10 07:38:02
  
  
  当然有这样一条规律,只不过时间长短,非人力所及.
作者:国榷 时间:2007-04-10 10:33:47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作者:国殇 时间:2007-04-10 10:42:56
  做人就是要这样才好,要么名垂千古,要么遗臭万年,这有这样子才能让别人记得住你。
作者:枥社 时间:2007-04-10 12:07:03
  作者:清秋子 提交日期:2007-4-6 01:09:00
      历史是不是真的有一条“丑恶必败”规则?
  **************
  绝对没有!只有一条,胜利者是美的!
作者:henry_ou 时间:2007-04-10 12:08:15
  作者:国殇 回复日期:2007-4-10 10:42:56 
    做人就是要这样才好,要么名垂千古,要么遗臭万年,这有这样子才能让别人记得住你。
  ------------------------------------------------------------
  哈哈~~~不甘平庸,记住了你又怎么样?没被记住又怎么样?
  
  做一辈子好人难,做一辈子恶人更难!做一辈子恶人中的恶人就更是难上加难!难得的是还有一帮子小恶人跟了你做恶人——否则你恶极也有限!
作者:半夜一声吼 时间:2007-04-10 18:05:28
  顶秋老,看了你不少文章了。
作者:laozeng712 时间:2007-04-10 18:36:34
  留名!
  
  顶!
作者:横扫牛鬼蛇神 时间:2007-04-10 18:59:21
  又看见了柏杨的"明朝10万太监论"........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0 19:29:28
  
  
   ★★★★★★★★ ★★★★★★★★ ★★★★★★★★
  
  
  
  
  
  当一个人丧失了全部的资源和机会、没法正常在社会上谋生的时候,他只有两种选择——毁灭或疯狂。年轻时的魏忠贤,是个对自己永不绝望的家伙,他不会选择毁灭。从表面看,他的堕落、破产、以至最终沦入“太监花子”的可悲境地,是一步一步在下降,而实际上,当那狠毒一刀切下去之后,他就已经完成了一个疯狂的转身。
  
  他的悲剧的根源在于:主客观两方面的原因,把他抛到了社会这个梯级金字塔之外,完全没有了上升之阶。
  
  一般被边缘化的可怜人,不是靠勤劳就能改变命运的,况且他也不想勤劳。
  
  他只想在这个金字塔的底层找一个缝隙,钻进去,往上爬。一、求得温饱,二,没准还能扶摇直上。他的自宫、乞讨、流落进京,看似每况愈下,实质却是一系列极为理智的选择。他找的就是体制上的一个缝隙。
  
  他牺牲了“色”,是为了“食”,对可能的身份转换抱有极大期待。梦想不是不可以成真。虽然他“少无赖,与群恶少博”, “猜忍、阴毒、好谀”,是农民中的一个劣质分子,乡邻皆鄙视之。但在上者与群众的眼光往往相反,他也可能恰恰就是内廷官僚集团所需要的一个优秀分子。对此,魏忠贤好像有直觉。
  
  他整日在京城高干住宅区转悠,就是一个选择命运的主动行为。起点高,进步也就快。果不其然,没有多久,他就被一位官员看中,让他到衙门里去当听差。巨大的转机就此到来。
  
  在这里,他的“强记”和“好谀”发挥了作用。交给他的事情办得麻利,上级就很高兴。往往主官对一个跑腿的器重,有时会胜过对副手的信任。魏忠贤于是开始走运了。最低生活保障有了,工作也很体面,最重要的是,有时还能得一些额外的赏钱。
  
  抚着钱袋里硬梆梆的碎银,他不由心花怒放。想想昔日,那种“敝衣褴褛,悬鹑百结,秽气熏人,人咸远之。竟日枵腹,无从所归”的生涯,已恍如梦寐。
  
  但是且慢!厄运对这个恶棍的折磨还没有完呢,这点儿磨难还远不足以把他敲打成“大器”。况且一个无赖,如果小有满足,就从此变得循规蹈矩,也不大符合人的欲望逻辑。
  
  魏忠贤此时一到公余时间,又开始了花天酒地。这回没有叔叔的约束了,就放得更开。他本来就善饮,一喝起酒来不免忘形,或仰天长啸,或手舞足蹈,没有一天不尽兴的。
  
  一来而去,不知怎么的染上了一身的疡疮。这种病,乃病毒感染,一般是不洁净所致。魏忠贤做了差人,衣服被褥要比讨饭时干净多了。病从何起,是个疑问。估计他本性难移,虽然“工具”没有了,但还是常去嫖娼(他后来当了太监,也有此癖)。一马虎,就沾了病毒。
  
  小有得志便猖狂,老天爷恨的可能就是这种人,又开始惩罚他。他腰包里的碎银如水一般花干净了,两手空空。全身多处溃烂,臭不可闻。
  
  这个样子,谁还敢接近。刚到手的差事,就这么又给丢了。他只好重拾打狗棍,再吃百家饭。但因为形容骇人,有碍市容,一到闹市人家就撵,连要饭也比过去困难了。转眼又是一个轮回——“昼潜僻巷乞食,夜投破寺假息。”
  
  京师居,大不易啊!
  
  魏忠贤再次滚下地狱,但他对自己还是不绝望。
  
作者:feitianming 时间:2007-04-10 20:16:39
  沙发
作者:joydone 时间:2007-04-10 20:33:48
  清秋子明朝系列第三部
  顶
  
作者:chx1 时间:2007-04-10 20:45:06
  他整日在京城高干住宅区转悠,就是一个选择命运的主动行为。起点高,进步也就快。
  ----
  大笑!
作者:陈青菜 时间:2007-04-10 21:45:23
  
  :)))
作者:Anjiecq 时间:2007-04-10 22:06:57
  jihao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1 00:16:57
  
   ★★★★★★★★ ★★★★★★★★ ★★★★★★★★
  
  
  
  
  
  
  据说有一日,他路过一个村庄,在一座废弃的土地庙里歇息。蜷在桌案下,头枕一小神像睡去,不一忽儿,便鼾声如雷。待鸡鸣时,尚在梦中,忽见一白发老人作揖跪告曰:“我是这一方的司土之神,因上公您路过我们这里,我已经侍立通宵,不敢怠慢。唯你头枕的这个小鬼,还请赦免了吧。”魏忠贤惊起,却不见老者,方知是梦。再看外面——“鸟声喧林麓,车音载道间,天将曙矣”。
  
  魏忠贤不禁欣然有喜色。心想,既然能惊动鬼神,莫非真有后福?
  
  不久后,他路过一家饭馆,嗅到门内异香扑鼻,脚一软,徘徊不能再走。便在门边守候,期待有善心之人能给一点儿施舍。但世上人的友善,多是对着上级来表现的,施舍一个叫花子又有何用?进出的人都对他疾言喝叱,避之惟恐不及,哪有想到要发善心的(可叹人间多短视。也许此时的一碗饭,来日起码可兑四品乌纱一顶)。
  
  魏忠贤干乞讨这一行已堪称资深,脸皮够厚。他对此置若罔闻,坚持在门口守着,不信东风唤不回。
  
  执着的人终有好报,最后总算等来了一位贵人。一个正在就餐的相面先生注意到了他,遂走近前去,将他仔细端详了一回,抚之背曰;“君过五十,富贵极矣!”魏忠贤不信,只当他是说笑话。相面先生随后找来店主,嘱店主赏魏忠贤一碗饭吃。这势利老板瞄了一眼门口的太监花子,一脸不屑,对相面先生说:“你若想做好做歹,便自己赏他饭吃,与我何干?为何你做好人,反倒要我出血?”
  
  相面先生微微一叹(你就开一辈子小饭馆吧),遂从自己怀里摸出一只紫色锦囊,递给魏忠贤:“我这里仅有二两银,送给你,你可半作药石之费,半做饭伙之资。钱若用尽,改日再来找我,我再给你。”
  
  魏忠贤疑似做梦,满面惊喜,对那先生千恩万谢。两人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就分了手。
  
  那时我国实行的是中医,医药费并不甚贵。魏忠贤只用一两银子,就在药铺配好了特效药。十几日过去,严重的疡疮居然就好了。
  
  有了饭吃,病也好了,魏忠贤养得红光满面,与过去判若两人。再见到那位相士。相士大喜:“你这番是脱胎换骨了!”魏忠贤直感激得叩头抢地。
  
  相士和他一同来到郊外,把挂在手杖上的铜钱尽都拿来买了酒菜,说要找个安静屋子。魏忠贤恍然有所悟,便引相士来到他此前住过的破土地庙里,把燃香、酒水摆在神案上。
  
  相士说:“今日与你结为死友,他日慎勿相忘!”
  
  魏忠贤泪流满面,说道:“今日我这残生是先生所赐,说是异姓骨肉都不够,你就是我再生父母。他日苟富贵,一切听先生吩咐。假若相忘,天打五雷轰!”两人遂对着神像八拜而结盟。
  
  相士倾其囊中所有,全部赠给了魏忠贤,说:“我现在要出门远游,不知再相见是何年了。你也自此否极泰来,当有一宫内贵人相助。这是我原来备下的十年游历之资,今天全都给你。惟要嘱咐你的,是你务必以尊名里的‘忠’字为念,可保善终。请永以我言铭记于心。”
  
  两人再拜而别。相士随后即飘然而去,并不告诉魏忠贤他要去哪里。魏忠贤也没有告诉相士他那一日的梦中所见。
  
作者:henry_ou 时间:2007-04-11 03:20:31
  看来异人同鬼、神、看相算命均有不解之缘啊。张居正好象没有这些遭遇嘛。
作者:白乐天 时间:2007-04-11 06:39:12
  
  魏忠贤,一个了不起的诗人,他的一生行迹就是一篇文化大散文啊。
作者:枥社 时间:2007-04-11 11:36:27
  作者:白乐天 回复日期:2007-4-11 06:39:12 
    
    魏忠贤,一个了不起的诗人,他的一生行迹就是一篇文化大散文啊。
  ****************
   如果熹宗多活几年,明朝在魏忠贤的打理下很可能度过危机熬到下一个复兴期,可惜!
作者:秋雪棠 时间:2007-04-11 12:41:54
  那是很难说。
作者:chx1 时间:2007-04-11 12:43:48
  这相面的若是去买股票,那每天必定都是涨停啊!
作者:EAGLE-1979 时间:2007-04-11 12:49:55
  大明朝的正一品官员,月禄米不过八十七石,而一个宦官的禄米,则是这十几倍。若是当到了司礼监太监,一个月拿它三、五百石不成问题。
  
  
  
  这句似乎有问题
  楼主请重新说明一下
作者:麻木的灵魂 时间:2007-04-11 13:10:28
  期待。。。下文
作者:dusty2000 时间:2007-04-11 13:55:13
  清老谈史,支持支持,留中!
作者:半夜一声吼 时间:2007-04-11 14:05:19
  秋老真是下工夫了哦,半夜12点一刻就完成了一篇。真是佩服,秋老,要注意身体哦。
作者:江东儿郎 时间:2007-04-11 14:07:48
  顶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1 15:32:15
  大明朝的正一品官员,月禄米不过八十七石,而一个宦官的禄米,则是这十几倍。若是当到了司礼监太监,一个月拿它三、五百石不成问题。
    
    这句似乎有问题
    楼主请重新说明一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多谢!应该是"而一个宦官的禄米,则是这几倍。"
  
作者:张蛮玉 时间:2007-04-11 16:10:59
  看来还很长呀.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1 18:15:50
   
  ★★★★★★★★ ★★★★★★★★ ★★★★★★★★
    
  
  
  
  
  
  然而相面先生终究还是没看透魏忠贤。这个仪表不俗的魏二爷终非池中之物,是有可能的,但流氓哪里就能立地成佛。相士先生前脚一走,魏二爷后脚就又去下赌场、逛青楼,不知凡间有什么愁事,直把那千金散尽。
  
  这次他吸取了教训,没钱也不去要饭了。好机会就像水资源,要找水你得到“水库”去找。官宦人家、豪门权贵,这才是社会资源的水库。他们把水都憋住了,你不去套近乎,他凭什么给你活命的水?
  
  这一次,他选择了去给大户人家帮工挑水,趁机开展公关活动。他素来能说会道,又有豪爽之风,很容易就跟一批豪门的家仆打得火热。待火候到了,他就央求人家:把我给你们家主人推荐推荐,成吗?
  
  由于这次方向选得准,很快就见了效:有人推荐他到司礼监秉笔太监孙暹家里去当佣工。
  
  茫茫人海中,谁是救星?这次,真就让他给蒙准了。
  
  孙暹是谁?在万历朝的中期,这个名字,在内廷外廷也是如雷贯耳的。他的职务,不光是秉笔代皇上批文件,而且还提督东厂,是全国最大的特务头子。秉笔太监一般在内廷有好几个,倒也不稀奇,但是秉笔太监再兼提督东厂,那就是内廷的第二个爷。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全在他监视之下,只比司礼监掌印太监低半格。这在全明朝,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水库”。
  
  人要想脱贫致富,走向上流,那就得有一个支点。找不到这个支点,等于是瞎忙乎。
  
  土地庙里的梦,好像是有点灵啊!
  
  魏忠贤这回总算找对了门儿。虽然还是做苦力,但是成了个“上头有人”的人了。他知道:时不我待,再混的话就要完蛋了。于是格外卖力。这段日子,是他一生中仅有的几个月劳动生涯。
  
  人固有性格与素质,终于起了作。他机灵乖巧,善辨颜色,干活肯下死力,很快就受到孙公公的赏识。
  
  在万历十七年(1598)这年,孙暹一高兴,把他推荐进宫当了“小火者”。
  
  “小火者”是什么呢?就是宫中的杂役,职务范围是看门、打扫卫生、挑水、劈柴、跑腿儿。这是宦官金字塔中的最底层。“火者”一词,据说源自波斯语,原为“阿訇”之意,也许是在引进的过程中发生了转意。但我以为,这个“小火者”,很可能就是“小伙计”的转音。
  
  尽管身份还是劳动人民,但毕竟进了紫禁城。这说明,“牺牲”并没有白牺牲,失了那个物儿,可物有所值——天底下有多少劳动人民能离奉天殿的龙椅这么近?魏忠贤狂喜,眼睛都不够用了。踩踩脚下,是中轴线的青砖;看看三大殿,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不仅在《大明全舆图》上,就是在《天下全舆图》上,这也是中心之中心啊。
  
  魏忠贤知道:支点已经蹬住了,今后就看怎么爬了。他不能就这么摧眉折腰事一辈子权贵,他就要在这儿翻身!
  
  于是,宫里的事,他就比较留心,多看、多听、多打听。比方,老规矩是如何,人际关系是怎样,皇上有几个娘娘,老公公里谁权大谁权小……日子一长,都明白了个七七八八。
  
  
作者:lxiang 时间:2007-04-11 19:10:50
  mark。秋风的贴还是很好看的-_,-
作者:feitianming 时间:2007-04-11 20:05:44
  今天的记号
作者:hateeverything 时间:2007-04-11 20:22:23
  呵呵,喜欢看秋老的文章。
  不过,再给秋老提个建议,历史事件的时间一定要写正确啊。上面文中有出现了一次
  “在万历十七年(1598)这年,孙暹一高兴,把他推荐进宫当了“小火者”。”
  秋老,不好意思,老给你找麻烦
作者:joydone 时间:2007-04-11 20:38:38
  相士这节好像在小说里常常见到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1 20:55:37
  哈哈,又错了一次,是(1589)。
作者:laozeng712 时间:2007-04-11 21:09:29
  小说里的相士都好厉害啊,哈哈!
作者:EAGLE-1979 时间:2007-04-11 22:14:15
  相士倾其囊中所有,全部赠给了魏忠贤,说:“我现在要出门远游,不知再相见是何年了。你也自此否极泰来,当有一宫内贵人相助。这是我原来备下的十年游历之资,今天全都给你。惟要嘱咐你的,是你务必以尊名里的‘忠’字为念,可保善终。请永以我言铭记于心。”
  
  
  
  前文说皇帝赐名忠贤
  难道相士这也算出来了?
作者:白乐天 时间:2007-04-11 22:23:55
    前文说皇帝赐名忠贤
    难道相士这也算出来了?
  
  --
  要不怎么叫相士呢。
  
  我记得以前看过的书,这位相士以后还有故事。
作者:广州电锯杀人狂 时间:2007-04-11 22:34:01
  吃了没事就写这些拉及东西
作者:陈青菜 时间:2007-04-11 23:17:38
  
    
    前文说皇帝赐名忠贤
    难道相士这也算出来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时他叫"李进忠".
作者:henry_ou 时间:2007-04-11 23:21:00
  今天估计天花板和沙发都能得上。:)
  
  本文若能多同现实弊端相比较(古为今用),而褪去章回小说的鬼神相士之妄语,会更吸引人。
  
  如果说秋老的“张居正”一文为“大餐”,则我个人希望本文不要趋向于“小吃”。
作者:wxd1944 时间:2007-04-11 23:29:18
  由于朝廷不是每年都大批招收太监,且录取比例只是十之一二,落选者相当之多。所以从明嘉靖初年起,常年都有一两千名“净了身”的准太监在京城候着,眼巴巴的等机会。
  
  
  古时候的“北漂”?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1 23:59:58
  
  ★★★★★★★★ ★★★★★★★★ ★★★★★★★★
  
  
  
  
  
  按照我们这些现代人的想象,这魏二爷到此就算走上坦途了,守在皇帝和娘娘的边上,要往上混,还不容易么?
  
  非也!我们往往低估了古人的智慧。须知,紫禁城是皇家禁地、帝国的心脏,近万间房子,太监、宫人好几万,每天在这儿上班下班,操持事务,若规矩不周密,等级不森严,那还不乱了套?所以,内廷这个金字塔,结构相当严谨,运转很有规律。
  
  往上爬?难矣哉!
  
  魏忠贤高兴了没多少久,头脑就清醒了。他此时已经老大不小,宫中的繁文襦节,学起来脑袋都疼。而且一个河间府地痞出身的人,身上有改不了的恶习,动辄就会触犯宫中规矩,受人白眼。这不是个好干的地方啊。所谓的体制,在何朝何代都是一样的,也就是一张网。魏忠贤觉得,这网把人勒得有点儿太紧了!
  
  宫中的太监,一般都不是吃白饭的,其平均的文化水平,比京城的胡同居民要高得多。很多人是自小就被阉了送进来,在内书堂受过系统教育的,读过四书五经的也有,通晓历朝典故的也有,精熟琴棋书画的也有。你想想,为皇上后妃办事,素质低了怎么能领会精神呢?
  
  魏忠贤在肃宁县算是前卫的,但是一进宫,差距就显出来了。如何品字画,如何鉴宝玉,还有那些浩如烟海的典故,都让魏二爷一头雾水。别人说话,他搭不上茬儿;他说话,一开口就是硬伤。
  
  堂堂魏二爷,在宫里成了笑柄了。人家送他一个外号,叫“魏傻子”。 魏忠贤鬼精鬼灵,“傻”是不可能的,这是说他没见过什么世面。
  
  他的岗位,是在御马监,由御马监太监刘吉祥照管。名义上,魏二爷是孙暹大总管名下的人,干却的是扫马圈的低级工作。一开始他还能夹起尾巴,小心谨慎,时间长了,本性就尽露。人家别的宦官,业余时间都能看看书、写写字,聊以消遣;他一个文盲,连《三国》都品不了,晚上真不知道怎么打发好。
  
  喝酒、赌钱,这两项爱好又让他拣起来了。偏巧物以类聚,宫中也有三两个不成器的,魏忠贤渐渐地与同属孙暹名下的徐应元和赵进教成了酒肉朋友。
  
  徐应元和魏忠贤很有缘分,两人同年,又是同时进的宫。徐是北直隶保定府雄县人,也是文盲一个,吃喝嫖赌样样精。他相貌奇丑,性格怪异,高兴时口若悬河,不高兴时张口就骂人。坐没坐相,站没站相,也是个典型的垮掉一代。这时候还看不出他有什么大出息。
  
  三人行,比一个人胡闹有意思多了。他们一有空,就去饮、赌、嫖。上瘾了以后连工作都不顾了,上班只是去点个卯,瞅空子就溜号去逍遥。如此肆无忌惮地胡来,群众的意见大了。
  
  说到宦官嫖娼,这好像是个很大的悖论。现代人会对此很困惑:家伙都没有了,难道意淫么?这个问题,有的历史专家说是因为技术原因或向招聘官员行了贿,少数宦官仍有“余势”,保存了性功能。其实不然,宦官不等于和尚,宦官对女性感兴趣是普遍的,他们不是禁欲主义者,功能没了并不影响性取向和欣赏趣味。况且,性享受不止一途,古代男人甚至把摩挲女人小脚都能作为最高享受,所以说,宦官嫖娼,也会有他的所得,不会白花银子的。这里恕不详论,好事者可以查阅清人笔记《浪迹丛谈》和查慎行的《人海记》。
  
  三个人这么放肆,心里也是不踏实的。万一哪天露了馅儿,皇上发了火,上司不愿意罩着或者罩不住了,问题就将很严重。
  
  宦官本来就是奴才,小火者更是猪狗不如,连娘娘养的一只猫都比他们尊贵。宦官就是不犯错,皇上都还要拿他们撒气。比方,走路快了、慢了,表情太高兴了或者太丧气了,都得挨一顿毒打。
  
  万历年间,皇帝喜怒无常,把对外臣的廷之法也拿到内廷来责罚宦官。凡是宦官工作的地方,都常备有打人的板、杖。皇上一发话,立刻就得开打,即使冤枉了也不能辩解。东厂为了惩罚犯错误的宦官,发明了一种寿字杖,头粗尾细,打在冬瓜上,瓤烂而皮完好,打人也是一样。后来又有革新,杖里灌了铅,打上十几下就能致人死。曾有好几百宦官,就死于这种杖下。
  
  在这种压抑的环境里,前途如何?魏忠贤很茫然,为求得精神解脱,他有段时间常上宣武门外柳巷的文殊庵去拜菩萨。一来二去,认识了庵里的秋月和尚和大谦和尚,经常听他们讲佛理。有时魏忠贤高兴了,也施舍一些钱给和尚。久之,便与秋月和尚等人结成至交。
  
  
  
作者:powercat55 时间:2007-04-12 00:07:04
  ding
作者:上帝的使者天使陈 时间:2007-04-12 02:01:19
  又写书了?记号
作者:秋雪棠 时间:2007-04-12 08:34:16
  太监,所谓贼心不死吧。
作者:半夜一声吼 时间:2007-04-12 09:03:04
  呵呵 所有有名的历史任务都有个传奇的经历。。
作者:楚狂人eason 时间:2007-04-12 10:04:49
  看一看吧~
作者:dunzimu 时间:2007-04-12 15:34:38
  Mark
作者:胡林翼 时间:2007-04-12 18:52:11
  太监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嘛。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2 19:10:44
  
  
  
    ★★★★★★★★ ★★★★★★★★ ★★★★★★★★
  
  
  
  
  
   【宫中的日子也绝非天堂】
  
  
   日子这么干耗下去,一晃就是10年过去了,魏忠贤越干心里越没底。在宫里打杂,还不如在肃宁县胡混来得痛快。自己才三十出头,这一辈子的命运不是看到底了么?
  
   就在这时候,他瞄好了一个机会,想着也许能发一笔横财。此时当朝的万历皇帝,是明末最贪财的一个皇帝,他向各地派出了大批太监,充任“矿监”和“税监”,目的就是从老百姓身上榨钱。这些太监口含天宪,是皇帝老子的代表,地方官不仅不能干预,而且只有乖乖配合的份儿。
  
  太监们若是正正经经地开矿、合法地征税,倒也罢了,老百姓谁都明白,皇家不靠这些办法搂钱,平常还怎么摆谱。但是这帮“没下边”的爷,出了京城,就没人能管束了,几乎个个都在胡来。矿监看好了哪个富户有油水,就硬说人家宅基地下面有矿,你要是不想破家,就拿钱来。税监也不含糊,在长江上商船密集的地方,隔三五里就设一个税卡。你走一趟货,一天里就要扒你几层皮。若有行贿和交税不痛快的,一声吆喝就绑了你,押在船上的水牢里泡着,一天暴打几遍,让你求死不得,只能乖乖送上银子。
  
  要是他们为国家征税到了这么疯狂的程度,也算是古代的劳模了。其实大不然,国家利益哪能激发出这么大的疯狂劲儿来。据各种不同的史料印证,万历年间的矿税收入,十之七八是入了这些太监爷爷们的腰包。万历皇帝可能也知道一些情况,但不会想到有这么严重。他不相信奴才敢把个人利益放在皇家的利益之上,有地方官员向他告状,他也不信。
  
  有皇帝罩着,能公开勒索民财,这机会真是千载难逢啊!魏忠贤看好的就是这个路子。
  
  他当然没有资格去做一个方面的矿税大员,但即便是在矿税太监手底下跑腿儿,也强过扫马圈吧!
  
  此时,万历皇帝得知四川云安县石砫寨有早年封闭了的银矿,大喜,派了太监邱乘云去四川任矿税总监。这个邱乘云不是别人,正是孙暹大老爷原先的掌家。明朝的司礼监太监,每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工作班子,称为“各家私臣”。这些私臣各有其衔,分掌其事。掌家就是一家的主管,下辖管家(事务及出纳)、上房(箱柜钥匙)、司房(文书收发)。这些私臣,既可以是阉人,也可以是正常人。
  
  这邱乘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史有明载。他于万历二十七年(1599)去的四川。矿税太监外驻,朝廷是不给他派工作班子的,因此就只能在京城招些无赖混混儿随行。正好,欺压老百姓用好人还真不行。去的地方石砫寨是个少数民族区域,朝廷在当地任命有宣抚使。邱乘云一到,就让县令贴告示,限令家住矿脉之上的老百姓一个月内全部拆迁,官府不给任何补偿。
  
  这一方的百姓坐不住了,找到宣抚使马千乘,求他代为说情。马千乘是个爱民的好首领,他自己拿了五千两银送上,请求勿骚扰百姓。邱乘云见钱眼开,同意了,不过要求贿银再加一万两,皇帝那儿他自可说妥。
  
  当地官民又凑了一万两银奉上。不料消息在当地有所走漏,邱乘云臭名扬于外。他不由迁怒于马千乘,便将这一万五千两银派人送往了京城,面呈皇上。并附密奏一道,称:“石砫土司马千乘向奴婢行贿白银一万五千两,阻挠开矿。现将此银献与皇上,听候处置。”万历见了奏报,又怒又喜,对众臣说:“上下内外,有哪一个似邱乘云这般忠心?”于是下诏,将马千乘逮入云安大牢,听候查处。
  
  马千乘的夫人是个女中豪杰,立刻四下里奔波营救。可是万历皇帝不理政是出了名的。人一关起来,就不判也不放。到京师去疏通,刑部里也是衙署空空,无人理政。马千乘在狱中关了三年多,竟然连罪名也无一个。他郁闷百结,难以释怀,最终病殁于云安狱中。
  
  这一下,石砫一带民情激愤,人人要反,都想要拿下邱乘云为好官抵命。邱乘云手下那些开矿的爪牙,也被石砫军民打得抱头鼠窜。邱乘云便诬称石砫土兵已反,呼吁附近的总兵官来镇压,但镇守将领们都知道内情,谁也不动,只说是矿源早已枯竭了,还是不要激变当地土著为好。
  
  事情捅到万历那里,两种说法互相矛盾。万历皇帝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既然一万五千两银已经到手,也就含糊过去算了。邱乘云知道地头蛇不好惹,也就罢了手,另寻财路。
  
  说的是苍天有眼。后来邱乘云在重庆府衙内,某夜不知被何人取走了他脑袋,祭奠于马千乘的墓前。他生前所得的赃银六十余万,也都做为矿税,归了皇家的内库。
   
  那个好官马千乘的夫人,后来成了明末大名鼎鼎的“剿贼”女英雄,就是秦良玉。
  
  
作者:白乐天 时间:2007-04-12 22:31:32
  
  秦良玉镇压农民起义军,是反动派。
  
作者:不求斋主人 时间:2007-04-13 00:50:19
  不错,值得一写。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3 01:47:34
  
   ★★★★★★★★ ★★★★★★★★ ★★★★★★★★
  
  
  
  
  
  当时给矿税太监当马仔,是个吃香的差事,好多人挤破头都要去,因为明朝的官僚集团,实质就是一个庞大的分肥机制,在中下层要是占了好位置,也能狐假虎威捞他一笔。魏忠贤于是向孙暹委婉地提出,要去四川给邱乘云效力。他想,好歹自己和邱乘云同属孙公公名下,况且邱公公也是从御马监起家的,这也算多了一层渊源关系。去邱公公的手下干活儿,他能不照顾一下吗?
  
  孙暹觉得这魏忠贤不怕蜀道难,非要到第一线去,也是满有上进心的,就答应了。
  
  魏忠贤大喜,想方设法筹了点盘缠,就上了路。
  
  四川重庆府离京城五千里不止,魏忠贤风餐露宿,走了两个月,总算走到。一路有美梦支撑着,倒也是——越苦越累心越甜。
  
  哪知道,他这一去,惹怒了一个人。谁呢?是邱乘云在京的掌家,名叫徐贵。这个人的资格比较老,魏忠贤的那点儿臭事他全知道。徐贵见魏忠贤此去,纯粹是准备放手大捞一通了,于是心里有气,便写信给主子邱乘云,告了一状,把这个混蛋小火者的劣迹一一细数,提醒主子说:这不是个能干事的人。
  
  信是走的驿马快递,比魏忠贤先到目的地。邱乘云虽然政治品质不好,在四川打击、排陷了许多正直的官员,但却是个注重效率的人,不能容忍下级宦官吊儿郎当。于是当魏忠贤兴冲冲迈进邱乘云的监衙时,等着他的是劈头盖脑一顿臭骂。邱乘云骂完了,还不解气,命人将魏忠贤关禁闭,其间还倒吊起来过,三天三夜不给饭吃,准备活活折磨死他。
  
  可怜这位20年后将令全明朝都感到震恐的宦竖爷爷,此刻被倒挂了金钟,命悬一线!
  
  然而,龙年出生的魏忠贤,好象注定了不可能就此收场。虽然50岁前坎坷不止,甚至几乎丢命,但又屡有贵人相助。他本来这次是死定了,眨眼间却又绝处逢生。
  
  原来是那宣武门外的秋月和尚,此时云游到了四川,正路过忠州。那邱乘云也是文殊庵的常客,与秋月和尚是多年老友。秋月走到此地,就特地来拜访,正与邱乘云寒暄间,忽听到魏忠贤在禁闭室内杀猪似地喊救命。当下知道是魏忠贤遭了殃,秋月便起了恻隐之心,恳求邱乘云放这混小子一马。
  
  秋月德高望重,邱乘云只好买这个面子,放了魏忠贤,还给了十两银,让他速回宫去继续扫地。
  
  魏忠贤大难不死,对秋月和尚连连叩首相谢。秋月索性善事做到底,给自己在宫中的老友、太监马谦修书一封,嘱马谦务必要关照一下这个倒霉的小火者。
  
  据说,魏忠贤在临行之前,恳请秋月师傅指点迷津,他说:“我今日扫地,明日扫地,扫到何时方能出头?”
  
  秋月只是说:“扫尽一屋,再扫一屋,或可扫天下。”
  
  这话里面的机锋,不知魏忠贤听懂了多少。他只能唯唯而退,别了和尚,揣着推荐信打道回府。
  
  这个收信人马谦,又是一个魏忠贤命中的吉星。该人资格极老,早在嘉靖四十一年(1562)就入了宫,历任司礼监写字、内宫监总理、乾清宫管事,现在是伺候皇帝起居的大管家。他朝夕亲睹天颜,容易跟皇帝说上话,因而地位比较显赫。但为人宽厚,并不因此而跋扈,待朋友很真诚。
  
  秋月和尚是他素所敬重的人,居然来了这么一封信郑重嘱托,他当然要尽力去办。
  
  魏忠贤的命运之舟,颠颠簸簸了许久,可能看得都让人心焦了,而现在好像是——船到了桥头!
  
作者:henry_ou 时间:2007-04-13 02:18:58
  扫尽一屋,再扫一屋,或可扫天下!
作者:逗逗天天 时间:2007-04-13 04:11:57
  jihao
作者:秋雪棠 时间:2007-04-13 08:28:18
  秋月只是说:“扫尽一屋,再扫一屋,或可扫天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说得好!
作者:xudaojian 时间:2007-04-13 09:56:18
  楼主凌晨更新啊~~注意身体啊~
作者:hateeverything 时间:2007-04-13 11:20:40
  号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3 12:22:11
  
    ★★★★★★★★ ★★★★★★★★ ★★★★★★★★
  
  
  
  
  
  
  马谦果然是厚道人,见到归来的魏忠贤,看了秋月师傅的信,他没有二话,立刻给了狼狈不堪的魏二爷一些钱物。然后就四处奔走,要帮魏二爷谋个好点儿的差事。明朝人的所谓事业、所谓前程,多半是走通了关系网后就能一帆风顺,跟本人的素质、能力无关。
  
  马公公的一番活动见了效,不管谁,都还是要买他帐的,魏忠贤很有希望被安排到宫内十二大库之一——甲字库当差。
  
  不料,这件事又被徐贵大总管知道了,他不想让这个混蛋小子反过把来,就告了一个通天大状,向司礼监太监王安汇报了魏忠贤私自出宫嫖娼的事,请王安按宫规给予惩治。王安是个位高权重的大太监,为人正直,万历年间,他是皇长子身边的亲信。这是他头一次处理魏忠贤的问题,以后还有多次。
  
  好事多磨,王安假如这次要是下了狠手,魏忠贤逃不脱一顿暴打不算,宫里的饭可能也就吃不成了。
  
  马谦见事情要出岔子,连忙四处打点,把这事化解掉了。王安公公高抬了一次贵手——他不可能知道,这一次小小的宽恕,将给他带来多大的厄运。而且他后来,还不止一次地在魏二爷的问题上犯糊涂。
  
  甲字库那边,掌库的太监李宗政也对马谦吐了口:就让那小子来吧。
  
  曙光初临,鸿运当头啊。没想到,背透了的四川之行,给魏忠贤开启了一扇通天之门。他终于放下扫把,当起了内库的保管员,开始太监金字塔的上层攀登了。
  
  甲字库是保管染料、布匹、中草药的部门,里面存放的物料,都是由江南一带“岁供”上来的,内廷各监(二十四衙门)要是有用到的,就可奏准领取。
  
  这地方看似平常,其实是金字塔下层一个很不错的阶梯。因为只要管物,就有贪污、勒索的机会,皇帝也不可能在这地方安置一个千里眼实时监控。有了贪污的可能,就有了结交上层的资本金,路从此就活了。
  
  皇家内库的猫腻,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大太监得了好处,他不会说的。皇帝高高在上,也想了很多办法禁止内库贪污的弊病,但他想不到,宦官为了贪污能聪明到什么程度。《明史》上说:“内府诸库监收者,横索无厌。”这就是说,内库保管员的好处,不光是能够直接从库里拿,还可以额外索取。宫里的物品,一般是指定专业商户来提供的,这叫“解户”。解户运送供物来入库,管库宦官可以在质量上卡你,说不合格就不合格,你得另外再去置备,折腾死你。这小小的权力,这么着就能变钱——交了钱,就让你顺顺当当入库(这法子很眼熟啊!)。
  
  
作者:胡林翼 时间:2007-04-13 12:26:01
  例顶。
作者:henry_ou 时间:2007-04-13 12:27:13
  (这法子很眼熟啊!).......哈哈~~~
作者:麻木的灵魂 时间:2007-04-13 13:37:13
  。。。继续支持。
作者:秋风落水 时间:2007-04-13 15:30:14
  静静地看清老的文章,算是上一个惬意的下午了,呵。
作者:ralaya 时间:2007-04-13 15:51:28
  留名!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3 18:55:06
  
  
   ★★★★★★★★ ★★★★★★★★ ★★★★★★★★
  
  
  
  
  
  这甲字库,是个索贿的好地方,在明代这是出了名的。史载:“甲字、供用等库,各处官解进纳一应钱粮,被各库各门内官、内使等人指以铺垫为名,需索面茶果、门单种种使用,致解户身家倾毙。”这里提到的所谓“铺垫”,就是勒索的方法之一。
  
  明代设立内库,仓库保管员由宦官担任,是一大发明。而这些仓耗子,同时也发明了形形色色的来钱之道。比较主要的两种,就是“铺垫”和“增耗”。
  
  铺垫,始于嘉靖年间,是指内库在接收商人所交的物料时,要求带有相应的包装、垫衬等物。这只不过是个名义,实质是伸手向商人额外要钱。这数目,可不是个小数,商人往往承受不起。宦官就把他们锁住拷打,或者捆起来在烈日下暴晒,直到答应行贿为止。有的商人实在交不起,被逼破产,上吊投河的都有。
  
  增耗,这个法子是跟地方官学来的,即收东西的时候,要求比原定数量多出一部分,作为抵顶损耗之用。若多收百分之几,倒也不奇怪,但是明代内库的增耗大得惊人,白粮一石,公然加到一点八石才被收下,各项物料有被迫纳贿四百两银才得以入库的。正德朝时,纳米一百石,要加增耗银六十至九十两;到万历年间,加耗更高达十倍,江南白粮解户,鲜有不破产者。
  
  此外还有“茶果馈仪”之类,我们现代人也很熟悉了,那就是喝茶钱、红包。要是你不想给,就把你的东西撕烂、踹碎,或者索性没收,让你完不成任务,拿不到“批回”(回执),自然有州县官府治你的罪。那时候的仓门内外,往往是富户痛哭就死,内官把酒相贺。
  
  仓官硕鼠,从来就是这么猖獗。
  
  他们在东西入库时捞钱,在出库时也是一样。少报多支,不打条冒支,这都是通行的办法——东西拿出去就能换钱。如果贪占的数目过大,帐目上实在核销不了时,就放把火,烧了仓库,让皇上也查无可查。
  
  现在,你该明白魏忠贤是去了一个什么样的好地方吧?
  
  人穷志短,现在魏忠贤可不穷了,也有了大志向。从四川回来后,他脑袋大大开了窍。他不考虑是秋月和尚这样的善心人给他解了困,反而看到的是马谦位高权大,才给他带来好运。因此他认定,权大就是好办事。人生前30年,居然没认识到“官本位”的意义,愚啊!
  
  他的为人处世,从这时起,有了一个非常明显的转折。
  
  他打定主意,从此就要瞄准权力大的人交朋友。手头上,从仓库贪占来的银子源源不断,不能再赌了,要拿来做政治投资。什么王公公、马公公、邱公公,来日我也没准儿可以成魏公公。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3 19:08:04
  
  
  
  作者:秋风落水 回复日期:2007-4-13 15:30:14 
    静静地看清老的文章,算是上一个惬意的下午了,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朋友好!不知道是否一帆风顺?
  
作者:joydone 时间:2007-04-13 19:33:45
  (这法子很眼熟啊!)。
  ========================
  古今中外,融会贯通
作者:joydone 时间:2007-04-13 19:38:10
  他们在东西入库时捞钱,在出库时也是一样。少报多支,不打条冒支,这都是通行的办法——东西拿出去就能换钱。如果贪占的数目过大,帐目上实在核销不了时,就放把火,烧了仓库,让皇上也查无可查。
    
  =================================
  果然猖獗
作者:pujunior 时间:2007-04-13 20:53:22
  做个记号
作者:白乐天 时间:2007-04-13 23:49:34
  
  这法子很眼熟啊!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4 00:42:48
  
  
     ★★★★★★★★ ★★★★★★★★ ★★★★★★★★
  
  
  
  
  
  【他终于走进皇帝的视野】
  
  
  魏忠贤开始走上层路线了。其实,地位低微的人,与身处高位上的人,是不可能平等交朋友的,只能靠拍马套近乎。用流行的术语来说,就是“跟人”。
  
  跟人,也要有术。魏忠贤准备瞄准的目标,须有如下几个特点,一是在要害部门里掌有大权;二是此人要吃阿谀奉承这一套;三是,此人要有点儿侠义心肠,肯出手帮忙。
  
  魏忠贤跟定的第一个有权势的人,很巧,跟他一个姓,名叫魏朝。
  
  这个魏朝,上述三大要素都具备,特别是第一条。他是王安名下的人,属于东宫系统,先后担任万历时代皇长子朱常洛(后为泰昌帝)和皇孙朱由校(后为天启帝)的近侍。后来升了乾清宫管事,兼掌兵杖局,也是个`“大珰”了。
  
  其时,万历皇帝对皇长子常洛不大待见,只喜欢宠妃郑贵妃的儿子常询,所以迟迟不立太子。但是朝臣几十年都在不懈地推动这件事,到后来,凡是头脑清楚的人都能预见到,常洛立为太子只是早晚的事。
  
  因此,王安的这个系统,潜力就非常之大。只要万历爷一驾崩,新皇帝就是常洛。现在常洛的内侍人马,将来就是皇帝的近侍,肯定要成为内廷里最有权势的一系。
  
  魏忠贤选择“跟”了魏朝,明显的就是预先投资,这一点儿也不含糊。下了一番工夫之后,魏朝果然很满意,两人关系渐密,好到干脆认了“同宗”,结为兄弟。魏忠贤年纪稍长,为兄,魏朝则为弟,外人呼为“大魏、小魏”。
  
  魏朝果然很仗义,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老兄不吝鼓吹,见人就夸。特别是在顶头上司王安面前,没少为魏忠贤美言。王安这人,《明史*王安传》的评价是“为人刚直而疏”。刚直是不错的,但这个“疏”却要了命。他颇知大局,但就是用人不察,耳朵根子软,对恶人下手不狠。
  
  王安原先处理过魏忠贤违纪的事,对这个魏傻子没什么好印象。但是听亲信下属魏朝这么一说,便以为魏忠贤真是浪子回头了。
  
  下属对人物的品评,对领导起的作用往往不可低估。王安按照魏朝的评价观察了一下魏忠贤,果然发现了一些优点:谨慎、机灵、能干。于是他也开始器重这个大器晚成的内库保管员了。
  
  不久,皇孙朱由校的生母王才人那里,缺了个伙食管理员,魏朝就大力推荐让他的“魏哥”去。魏忠贤在肃宁的时候,曾经学过上灶,算是专业对口。一番活动之后,便顺利调过去了。
  
  王才人虽然是皇孙的亲妈,但是在太子常洛那里,地位并不是很高。常洛宠爱的是被人称为“西李”的李选侍。李选侍的野心颇大,但可惜没生儿子,只生了个女儿“皇八妹”,将来是做不成皇帝的妈了。由此,她对王才人忌恨甚深,不许王才人与常洛见面,又派宫女监视其行动。王才人的处境,形同被软禁。
  
  看起来,王才人这里是个“冷灶”了,但魏忠贤钻营到这里来,还是有重大意义的。因为这样一来,就可以接触到皇帝的家人了。宫中权力体系的核心,无非就是皇帝和他的老婆、孩子,无论接近了他们中的哪一个,都等于接近了皇权的最关键部分。只要跟对了人,一旦时势变异,一个小小近侍很可能会一夜间骤然贵,大权在握。
  
  魏忠贤有了这个机会,心中暗喜:为王才人办膳,一样有油水可捞;而且伺候了皇孙的妈妈,跟皇长子、皇孙也就有认识的机会。这两个人,可都是大明未来几十年最伟大的人物。魏忠贤隐隐感觉到,攀爬的前景是越来越开阔了。所谓进身之阶,已在脚下。
  
作者:henry_ou 时间:2007-04-14 02:33:32
  识时务者为俊杰!魏忠贤这点的确非常人所能及!
作者:陈青菜 时间:2007-04-14 08:36:32
  此外,他运气也好,最终让他抓住了要害.现在还不能算是真正跟对了人.
作者:马猴老师 时间:2007-04-14 14:05:28
  (这法子很眼熟啊!).......ha ha ha
作者:秋风落水 时间:2007-04-14 15:15:52
  还好,被封闭在一个据说属于三峡的地方,确实有点点风帆,还是看着清老的文章有一种流畅的乐趣,期待着今晚的更新。
作者:大明思宗皇帝 时间:2007-04-14 15:19:21
  忍不住出来说话了,清秋子文笔真好!期待中…………
作者:珍珠小马甲 时间:2007-04-14 19:10:22
  苍天啊。。这种更新速度
  
  不过确实是好文啊
作者:hateeverything 时间:2007-04-14 20:10:29
  好文!
作者:feitianming 时间:2007-04-14 20:52:47
  绝对是好文
作者:henry_ou 时间:2007-04-15 02:49:21
  .........
作者:laozeng712 时间:2007-04-15 11:55:19
  楼主速度啊!
  
  盼!
作者:綉气翔儿 时间:2007-04-15 15:59:48
  啊..
   ..没了..
  .期待下文.
作者:joydone 时间:2007-04-15 16:10:21
  顶一顶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5 17:38:26
  
  周末出去短途旅游,今晚继续。抱歉,多谢大家关注!!
  
  
作者:綉气翔儿 时间:2007-04-15 21:17:54
  几点?
作者:hateeverything 时间:2007-04-15 22:02:14
  现在正适合春游,过几天准备出去玩一趟。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5 23:17:21
  
   ★★★★★★★★ ★★★★★★★★ ★★★★★★★★
  
  
  
  
  
  
  他可以长舒一口气了。进宫十多年,无所作为,头些年,穷得连老家的亲戚都接济不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侄女、外甥女被卖给京城大户人家做奴婢,能怎样?只能恨老天不开眼。
  
  转到王才人这里后,他知道这位置来得不易,便格外勤勉。虽然王才人和皇孙朱由校母子正被人冷落着,但魏忠贤倒不计较“烧冷灶”。他伺候王才人伙食的同时,自然也顺带照料皇孙由校的生活。这个历史的偶然细节,日后,对晚明历史的走向居然会产生巨大影响——当时谁能想到呢?
  
  魏忠贤对这母子俩忠心耿耿。难道他有预见?当然不可能。当时不要说皇孙,就是皇长子常洛的太子身份尚迟迟不得确立,地位很不稳定。30多岁的人了,仍是在父亲和郑贵妃的冷眼下,活得战战兢兢。常洛身边的太监,大多觉得跟着他发达无望,都纷纷以各种借口求去。有几个没走的,也都对常洛不大热心。大冬天的常洛上课,他们连火都不给生,反而一伙人躲在自己的屋里烤火。奴才之势利,可见一斑。
  
  至于皇孙由校,用奴才们的话说:“陛下(万历)万岁,殿下(常洛)亦万岁,吾辈待小官家(由校)登极鸿恩,有河清耳!”等到黄河清了,才能沾上皇孙的光,这哪等得起?一般多遥远的事物,才能用得上“河清”来比喻呢?——大同世界!
  
  可见近侍们的绝望。
  
  魏忠贤却不,他干得挺有滋味。这原因,绝不可用“政治远见”来解释,当时有远见的太监,应该跑得越远越好,万一常洛真的被常询取代了,大家就都白干。我以为,原因还在于他的性格。《玉镜新谭》的作者朱长祚说他“言辞侫利,目不识丁,性多狡诈”,但也说他“有胆气”,这归纳得大概是不错。魏忠贤性格中,也有粗豪、仗义的一面。此时王才人母子地位可怜,他也就不免心生怜悯,伺候得越发周到。
  
  闲来无事,魏忠贤还要哄着小皇孙,讲一点儿市井奇闻,品一段平民三国。魏忠贤年轻时穷得妻离子散,此时大约是把对那个可怜女儿的感情,移到了小皇孙身上。而皇孙由校这一面,由于李选侍存心不想让他成器,以便将来好控制,竟然不许他读书。父亲常洛因为时有身份危机,也顾不上来关照。因此,皇家的人伦,可能还抵不上这平凡的主仆之情。
  
  这一长一幼的主仆俩,内心肯定都有一种“移情”现象发生。关系给倒了过来,犹如一对父子。否则,后来文盲皇孙成了天启皇帝之后的一系列事情,就无法进行透彻地解释。天启初年,权势一度很大的东林党人,曾经猛攻魏忠贤而无果,就是他们忽略了这一层关系。他们仅以“内臣不得干政”的祖制、以正义与礼法来发难,当然不能奏效。因为在皇权政治的核心,除了原则和赤裸裸的利益之外,还有人之常情在!
  
  可是,正当魏忠贤把冷灶烧得正起劲的时候,这灶忽然倒了!李选侍长期压迫王才人,甚至于毒打凌辱。王才人郁结于心,想不开,死了。这一年,是万历四十七年(1619),宫里的大变化很快就要到了,可惜她没能等得到。
  
  王才人被“殴毙”,李选侍如愿以偿。他自己生不了儿子,就鼓动常洛去跟万历皇帝说,把由校交给她照看。小皇孙从此就被李选侍控制,这女人,她已经想到了将来——先谋求当皇后、进而当皇太后,不控制住皇帝的接班人怎么能行?
  
  王才人一倒灶,魏忠贤没了着落,只能重回甲字库。但有了这一段经历,他受益匪浅,不仅熟悉了很有潜质的常洛父子,还搭上了强势人物李选侍的关系,经常为她办一些事。渐渐地,魏忠贤竟成了李选侍的亲信。这当然也符合“王八瞅绿豆”的规律了。即是,恶主自然要挑选恶仆。
  
  
作者:chx1 时间:2007-04-15 23:29:19
  跟人,小人得志必不可少之途!
作者:叶无涯 时间:2007-04-15 23:36:44
  
  因为在皇权政治的核心,除了原则和赤裸裸的利益之外,还有人之常情在!
  
  --
  这个观点蛮新鲜的。
作者:胭脂刀 时间:2007-04-15 23:45:11
  又见老先生好文章,先顶一个!
作者:henry_ou 时间:2007-04-16 01:35:03
  “王八瞅绿豆”——这就是“眼”缘了。
作者:太液秋风 时间:2007-04-16 08:38:27
  楼主把魏太监定为坏人,不是变相攻击大明朝的“宪政”么?
作者:秋雪棠 时间:2007-04-16 08:46:32
  
  又是民间俗语!
  
作者:hateeverything 时间:2007-04-16 12:44:56
  每日一读,每日一顶。
作者:江东儿郎 时间:2007-04-16 14:23:52
  顶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