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女鬼”乱明朝—魏忠贤的权谋史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06 01:09:00 点击:165766 回复:170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17 下页  到页 
作者:滴茶锯弦 时间:2007-04-16 15:54:23
  搬凳子听讲古
作者:forrest00 时间:2007-04-16 16:43:29
  作者:秋风落水 回复日期:2007-4-13 15:30:14 
      静静地看清老的文章,算是上一个惬意的下午了,呵。
  
  同感 以后三点收市后就来听楼主讲故事
作者:西蒙泥 时间:2007-04-16 16:44:24
  
  哪里是一点点眼熟,到处都是很眼熟的事情啊,历史其实一直在重演。
  
作者:joydone 时间:2007-04-16 17:50:39
  天启初年,权势一度很大的东林党人,曾经猛攻魏忠贤而无果,就是他们忽略了这一层关系。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作者:焦兴卧鹤祠的牙签 时间:2007-04-16 18:23:18
  顶以修身。
作者:dstimes 时间:2007-04-16 18:29:20
  皇帝削去了太监肉体上的"男根"与精神层面的尊严,太监打乱皇帝的独裁"私权"并涣散皇帝的身体,都变态,但也算彼此之间扯平了.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6 19:16:33
  
   ★★★★★★★★ ★★★★★★★★ ★★★★★★★★
  
  
  
  
  
  说话间,就来到了万历四十八年(1620)。进了七月,出大事了,万历皇帝驾崩。这个以懒和贪财闻名的皇帝,带着天下财物还远远没搜刮够的郁闷,见老祖宗去了。此后的一个月内,政局让人眼花缭乱。大明朝,走马灯似地换开了皇帝。
  
  委屈了好多年、勉强才当上太子的常洛,终于熬到见了天日。可惜的是,他刚想在朝政上有一番作为,却中了老皇帝的遗孀郑贵妃使的“美人计”,接受了她馈赠的8名美女(一说4名),昼夜加班“宠幸”。结果纵欲过度,上任刚满一个月,就伸了腿儿——死了。这就是福薄命薄的泰昌帝。
  
  这下子,本来“河清无日”的小皇孙朱由校,眨眼之间就被推上前台,成了皇帝,是为天启帝。
  
  紫禁城,一个月里死了两个皇帝,这已经足以让人目瞪口呆。而从万历皇帝死前,到天启帝即位,宫内外各种势力又展开了连环恶斗,出现了一系列诡异的政治事件。先有“妖书案”、“巫蛊案”,后有震动朝野的“梃击案”、“红丸案”和“移宫案”。
  
  后面的这三个,就是晚明有名的“三大案”。要说清楚它们的来龙去脉,非有专章不可。因此大家不妨顺便看看我的另一个帖子《明朝政坛的奇人怪事》。其诡异万端、纠缠错结,即便几百年后,也还是让人惊异不止。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860855.shtml)
  
  大明慢慢的走到末路上了,天下虽尚未乱,朝中先乱起来了。乱局中,就该有枭雄出世。可是这枭雄本人,此刻还根本就没有这个意识。
  
  日后注定要搅乱大明朝的魏忠贤,这段时间在干什么呢?泰昌帝即位后,外廷有刘一璟、韩爌这样的“正人”新入阁,内廷是老成持重的王安主持大局,朝政还算是清明,不容魏忠贤有更多的幻想余地。他此时最大的理想,大概是什么时候能再干上伙食长,与皇家的人走得近一些,权势大一些,多捞上一点儿,以免晚景凄凉。
  
  泰昌帝的忠仆王安,顺理成章地升任了司礼监秉笔太监。他为人虽然低调,但在内廷显然已权倾一时。要想爬,就要拍好这个人。这点儿觉悟,对魏忠贤来说,不用教就会。魏忠贤此刻就专攻王安。王安常年操劳,体弱多病,魏忠贤就殷勤上门,给他送药、送好吃的。
  
  经过多年历练,魏二爷的痞子恶习已经收敛了许多,懂得如何示人以“憨”一般来说,官不打笑脸人。王安也是常人,脱不了这俗套,分不清这是真效忠还是假惺惺——不到下台他怎么能分得清。于是心一软,把魏忠贤调入东宫典膳局了头头。
  
  这是给未来的皇帝伺候伙食了,“专督御厨”,再不是当年的冷灶。上到了这个台阶,魏忠贤已经很懂得他应该怎么表现了。
  
作者:另一冷眼 时间:2007-04-16 21:32:13
  沙发
  
  
  
  
作者:另一冷眼 时间:2007-04-16 21:35:54
  发现这个帖子,很好。
  
  
  清秋兄的文笔不错,还有什么大作呀?拜读拜读。
作者:宣武文者 时间:2007-04-16 22:11:55
  楼主辛苦
  继续
作者:luoluosuosuo 时间:2007-04-16 22:43:08
  等待戈多——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恋人、情人、朋友……,等待他/她
  www.dengdaigeduo.cn
  这里,每天,都有很多人在等待着。你会是他/她等待的人吗?
  不需要注册,不需要交钱!
  你只要答对他/她设置的问题,你就可以跟他/她联系!
  远离浮躁的交友,这是真正的心灵的沟通,用你的智慧找到你真正想找的人!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6 23:20:50
  
  ★★★★★★★★ ★★★★★★★★ ★★★★★★★★
  
  
  
  
  如果他的技巧仅止于送东西、溜须拍马,那么无非也就是个低能的末流野心家。认真考究起来,他这一段的攀爬技巧,还是有些过人之处的。
  
  根据朱长祚给他做的总结,这一段,他的手段有四。
  
  一是狐假虎威。在我国古园林建筑设计上,有一个诀窍叫做“借景”。即园林本身不是很大,但可以借用附近大的背景,以延展其深邃阔大。在政治权术上,其实也有这一套。《玉镜新谭》说,“忠贤日随老内相(指王安)出入禁廷,而忠贤悬牙牌(出入证),衣锦鏾,亦居然一内相也”。这就是政治上的借景——常跟领导在一起走,借领导之光,使自身显得比实际上要高大得多。给人一种该人正在蒸蒸日上、倍受宠信的印象。
  
  二是不可小看群众舆论。魏忠贤为了将来攀得高些,这段时间“先以小忠小廉事人,为入门诡诀。人人咸得其欢心,亦咸为其笼络。”光是领导满意还不成,要人人都说好才稳妥。领导本来看到的只是你的笑脸,再听到群众呼声,就对你更是不疑。他这一手,确实强过一些眼睛只向上看的雏儿,雏儿们不知道,在吾乡吾土,一个刚起步的小爬虫,要是一开始就敢鄙视群众,那众口一致的唾沫也能把你淹死。
  
  三是,好处切不要自己捞尽。朱长祚说,魏忠贤掌了东宫御厨之后,“每啬于己而丰于人,毋论大小贵贱,虚衷结好。凡作一事,众悉颂之。”这是想上进的人起码要做到的克己礼让,也是争取群众的基本手法。常见有那急功近利的官迷,总想好处自己全部搂来,闹得人人暗里讪笑、咒骂,自己给自己设下无数陷阱,其实是太不懂辩证法。
  
  这三招,是爬升的基本功。魏忠贤进宫后为潮流所迫,也学了点儿文化。在内书堂跟着讲读官沈潅,学了不少道理。运用到实践中,倒也暗合官场三昧,比草民我亲见的三五个现代小爬虫高明多了。
  
  据说泰昌帝在为太子时,就很欣赏魏忠贤这一套,命他随侍皇孙朱由校。魏忠贤受命后,不以皇孙年龄幼冲而打马虎眼,而是“服劳善事,小心翼翼”。正因如此,由校对他“喜逾诸常侍”,这才有了一段史上罕见的“父子情”。
  
  泰昌帝暴死后,昔日的小皇孙骤登大位。按说,魏忠贤的好运就该来了。他没文化,当不了秉笔太监,但做一名其他监、司、局的首脑,总还是可以吧。正如有人说的那样,能当个尚膳司的掌印太监,也许是他此时的最高理想。
  
  但实际上,这一变局,对魏忠贤却有极大的不利。原因是,他千思万虑向上爬,却在关键时刻“站错了队”。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6 23:28:29
  
  
  
  作者:另一冷眼 回复日期:2007-4-16 21:35:54 
    发现这个帖子,很好。
    
    
    清秋兄的文笔不错,还有什么大作呀?拜读拜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www7.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no05&idArticle=60225&flag=1
  
  《明朝政坛的奇人怪事——庞大帝国是怎样走向衰亡的》
  
  
  
  http://www7.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no05&idArticle=24518&flag=1
  
  
  《“牛魔王”忏悔录 —— 一个中学生的文革记忆》
  
  
  
  
  http://www7.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no06&idArticle=404&flag=1
  
  
  《我在北京当了两个月“地老鼠”》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50886.shtml
  
  
  〖天涯头条〗明朝出了个张居正——瞧瞧大明帝国的官场奇象
  
作者:henry_ou 时间:2007-04-16 23:50:03
  静候“站错队”的阐述——往往在大事上站错了队,打击是致命的!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7 00:07:35
  更正:上文“他的手段有四”应为“他的手段有三”。
  
  
作者:秋雪棠 时间:2007-04-17 08:22:05
  古今同慨.
作者:凶猛的豹子头 时间:2007-04-17 09:15:12
  哈哈,今天在地铁时代报上也看到了秋老的大作连载<明朝出了个张居正>,准备有空买本看看,看连载太累了~
作者:lio54696 时间:2007-04-17 09:37:41
  
  年纯收入5-12万的爱心事业,常年招代 孕志愿者
        咿 呀 宝 宝爱心代 孕网长期招募爱心代 孕志愿者,
        主要帮不育症女性生小孩,耗时1年左右纯收入5-12万。
        招女性,身体健康,无家族病传染病,非色情,非传销,绝对真实,高学历报名优先。
        联系qq:53 93005 80
        电话:05 74-27 8098 11
        网站:http://www.d a i y u n.com 去掉空格
  年纯收入5-12万的爱心事业,常年招代 孕志愿者
        咿 呀 宝 宝爱心代 孕网长期招募爱心代 孕志愿者,
        主要帮不育症女性生小孩,耗时1年左右纯收入5-12万。
        招女性,身体健康,无家族病传染病,非色情,非传销,绝对真实,高学历报名优先。
        联系qq:53 93005 80
        电话:05 74-27 8098 11
        网站:http://www.d a i y u n.com 去掉空格
作者:第四机步师 时间:2007-04-17 11:07:18
  好.
作者:江东儿郎 时间:2007-04-17 12:03:33
  记号
作者:bluemaple05 时间:2007-04-17 12:21:14
  顶啊!!!!!!!!!!!!!!!!!!!!!!!!!!!!!!!!!!!!!!!!!!!!!
作者:bsxl 时间:2007-04-17 13:41:22
  太兴奋了,赶上直播了
作者:拯救你我的脸蛋 时间:2007-04-17 14:12:24
  等待中......等待中......
作者:GaAs 时间:2007-04-17 14:27:23
  楼主更新快些啊!!!!
作者:江东儿郎 时间:2007-04-17 14:47:53
  期待更新
作者:dunzimu 时间:2007-04-17 15:22:01
  mark
作者:longhui19 时间:2007-04-17 16:13:25
  写得很有文采,期待更新!
作者:绿洲水鹜 时间:2007-04-17 16:22:10
  有空再看
作者:wangleixiao 时间:2007-04-17 16:26:18
  好贴,做记号
作者:wy19810817 时间:2007-04-17 16:56:14
  写的实在是太好了.
作者:david0414 时间:2007-04-17 17:17:59
  分页————
作者:nutonu 时间:2007-04-17 17:20:29
  记号
  
作者:Egun 时间:2007-04-17 17:31:06
  记号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7 18:28:58
  
  ★★★★★★★★ ★★★★★★★★ ★★★★★★★★
  
  
  
  
  
  在前面提到的“妖书案”、“巫蛊案”、“梃击案”、“红丸案”发生时,魏忠贤还是个微末角色,当时在舞台中心的,是沈一贯、叶向高、方从哲这样的当朝首辅。大人物多的是,排一百名下来,也轮不到他。
  
  但是三大案的最后一案“移宫案”爆发时,原东宫膳食官魏忠贤的名字(当时还叫李进忠),就开始出现在有关史籍上了。虽然仍是小角色,但一度在本案中的作用甚大。
  
  移宫案的主角是李选侍。在泰昌帝死后,为了给自己争权、争名分,她几乎是独自一人与廷臣展开了储君争夺战。这一案的核心,就是李选侍以手中的朱由校为筹码,不肯搬出皇帝住的乾清宫,“偃然以母后自处”(《莲编》),试图以此达到实际上的垂帘听政。
  
  她这么干,显然超越礼法,大明没有这个先例。前朝有这样的事情,可是后果有时很难预料。廷臣怎么能容忍?就纷纷拿了礼法这面旗帜去反对。当然,今天不乏有新一代史家人为这“姑娘”也颇值得同情。因为她不这么干,就有可能被打入冷宫,永远离开权力中心,无异于僵尸。一个只当了一个月皇帝老婆的女人,就要从无限风光堕入长沟冷月之中,其情可悯。争一争好处,也不为怪。
  
  当时廷臣方面,有刘一璟、周嘉谟、杨涟、左光斗等一干死硬的卫道者,勇与谋兼而有之,再加上内廷有王安与之呼应,势力甚为了得。
  
  李选侍当时虽然把储君由校抓在手,可是面临的压力之大,几乎不是她一个妇人能承受的。她除了内廷有几个太监可供驱策之外,无人可给予支持。在几次争夺中,她又只顾耍蛮,屡屡失误,错失了不少良机。看起来好像气势很壮,实际上内心大概惶恐得很。
  
  魏忠贤就是在此时,成为李选侍的重要智囊的。他不仅受命出面奔走,而且在关键时刻还能为选侍指点迷津。他出的招子,往往非常老辣,曾在不利之中为李选侍扳回了几分。
  
  魏忠贤为何要支持李选侍?这个问题,不应绕开不谈。泰昌帝生前,李选侍有所依恃,权势既显赫,政治发展空间也很大。那个时候甘愿为她奔走,可说是利益驱动。可是现在情况已经逆转,新皇帝就要即位,李选侍既不是储君的生母,又不是储君的嫡母(常洛的太子妃早已死了),等于什么名份也没有。仅仅想以先帝遗孀的身份在未来政治格局中继续发威,可能性非常小。
  
  她身边的一伙内侍,受她的指使,拼命阻拦廷臣抢回储君,大多是出于习惯。主子一时还没倒,权力幻觉仍在,再加上太监集团天然对外廷的敌视,大伙还想不到那么多,都在死力捍卫李选侍。
  
  可是魏忠贤不同,他是能够看得清大局的,知道外廷不好对付,也知道李选侍是在做困兽之斗。他之不退缩,又是他性格中的“胆气”使然——看到一个女人可怜而出手相助。
  
  这是一个性格相当复杂的人物。当然,也不能说他很有原则,比如,他忠心耿耿伺候了王才人多时,王才人无端被李选侍殴毙,他似乎并无义愤,转而投入李选侍名下。对比之下,王安就很不同。王安正是因为此事,而对李选侍恨之入骨,遂支持廷臣坚决阻遏李选侍的图谋。
  
  可是他有时又能流露出若干同情心,很难用利益去解释。过去他对小皇孙、对王才人,现在他对焦头烂额的李选侍,都是如此。史家在评价他的时候,一般都强调他勾结某人、进窥中枢,而对他同情弱者这一面,因不能给出合理解释,所以往往不提。
  
  下面,我们就来看他在移宫案中出的几次镜头。
  
作者:csugis 时间:2007-04-17 18:45:06
  什么时候更新?
作者:supertoledo 时间:2007-04-17 18:59:04
  清秋好文,记号~~~~~~~~~
作者:陈青菜 时间:2007-04-17 21:49:21
  好啦,继续吧.
作者:GaAs 时间:2007-04-17 21:52:40
  楼主我求你了,快点更新吧..... 看到你新浪上也有转贴....吊胃口可以,但不要太久行吗....
  
  写的很好......猛赞一个.....
作者:henry_ou 时间:2007-04-17 21:54:13
  天性使然吧——这种无原则性往往显现在没怎么读过书的人身上。读过书的,学历越高的,原则性就越强,伦理道德感越强,立场就越坚定,也就越不容易改变既有看法,也就越容易在历史大转折期摔跟头!——命乎?
作者:david0414 时间:2007-04-17 22:50:31
  清老快点请加快速度哦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8 00:11:02
  
   ★★★★★★★★ ★★★★★★★★ ★★★★★★★★
    
  
  
  
  
  万历四十八年(1620)九月初一凌晨,泰昌帝崩。李选侍揽权的第一个动作,是要求通政使司(皇帝秘书处)将每日奏章先交她阅过,再交嗣君看,这实际已经是在垂帘听政了。这个要求,就是让魏忠贤出来传的话(许熙重《宪章外史汇编》)。此后尽管由校很快就被廷臣们抢走了,但这个程序却一直被执行着,直到李选侍被迫搬家为止。
  
  初一早上,大臣们闻知噩耗,兵科给事中杨涟便与吏部尚书周嘉谟商议:“天子宁可托妇人?”建议在进乾清宫哭临(瞻仰遗容)的时候,把嗣君抢过来。众大臣认为可行,于是在杨涟带领下,突破了由宦官持梃组成的防线,闯入宫中,但是却找不到如今身份已是皇长子的朱由校。原来,是李选侍把小家伙藏在了暖阁里。
  
  首辅方从哲不是个坚定的人,他提议,可以等李选侍主动移宫以后再说。
  
  杨涟却毫不通融,一句话就给顶了回去:“选侍无僭居乾清之理!”(《先拨志始》)杨涟此前曾上疏抨击万历的遗孀郑贵妃,很为泰昌帝看重,将他列为了顾命诸臣之一。因此在朝中威望极高,在权力出现真空的这几天,他的意见往往能左右大局。
  
  随后,杨涟便叫人把魏忠贤传到殿上,严厉斥责,跟他讲清了藏匿新天子的罪过。
  
  在王安的说服下,李选侍同意让由校出来见群臣,履行一个拥戴新天子的手续。可是,她刚一松手,就反悔了,急忙又拉住由校的衣襟不放。王安哪里容得她变卦,抢过由校就跑。出了暖阁,群臣一见新天子终于露面,立刻伏地山呼“万岁”。而后,由王安开路,刘一璟抓住由校左手,英国公张惟贤抓住右手,把小家伙扶上了御辇。慌忙中等不及轿夫了,就由大臣们自己抬起轿子就跑,直奔文华殿。
  
  这一路,堪称惊心之途!不断有宦官从乾清宫里追出来,有的大喊:“拉少主何往?主年少畏人(主子年纪小怕外人哪)!”有的上去就拉住由校的衣服。这里面。出力最甚的就是魏忠贤。
  
  可以想见当时各方的狼狈。由校不过是个16岁的孩子,见到如此多的大臣和宦官在身边呼喝奔跑,他亦是惊讶不止,面露惧色。杨涟见不是事,连忙喝斥魏忠贤等:“殿下群臣之主!四海九州莫非臣子,复畏何人!”
  
  史载,此时刘一璟“傍辇疾行”,把靠近的宦官不断赶走,如是者三。那些奴才,也真够可怜的,一直有人跟在后面跑,凄声喊道:“哥儿却还!”(《明史*刘一璟传》)
  
  一直追到文华殿前,此处有听命于廷臣的锦衣卫戒备森严,宦官们才怅然而归。那时候的小由校脑子还清醒,分得出好坏,对王安说:“伴伴,今日安往?得髯阁下伴我!”——他只相信大胡子阁臣刘一璟。
  
  这次抢天子事件,是魏忠贤在史籍中露面的第二幕。
  
  抢人失败,也许是天意。就在李选侍绝望之时,魏忠贤又给她连出了几个主意。
  
作者:哒哒小驴 时间:2007-04-18 06:21:38
   哎
   明朝的灭亡是必然的
   不过真的很没有想到最后的6任皇帝一个比一个差
   公公们也一个比一个狼狈
   木匠皇帝 白丁大臣
   x```
作者:秋雪棠 时间:2007-04-18 08:23:52
  白丁大臣是谁?
作者:火枫树 时间:2007-04-18 08:30:11
  可是他有时又能流露出若干同情心,很难用利益去解释。过去他对小皇孙、对王才人,现在他对焦头烂额的李选侍,都是如此。史家在评价他的时候,一般都强调他勾结某人、进窥中枢,而对他同情弱者这一面,因不能给出合理解释,所以往往不提。
  
  也许用星座解释比较合理一些
  魏是双鱼座,见不得弱者可怜的样子
作者:bsxl 时间:2007-04-18 08:45:28
  mark
作者:ghostno100yang 时间:2007-04-18 10:24:56
  回帖,慢慢看
作者:saima 时间:2007-04-18 11:48:58
  mark
作者:秋风落水 时间:2007-04-18 12:20:58
  一天一贴啊,清老得加油了
作者:拯救你我的脸蛋 时间:2007-04-18 12:50:28
  等待中......等待中......
  
作者:尼尔夫海姆 时间:2007-04-18 13:05:18
  我估计老魏的仗义也可能跟他早年沿街乞讨遭人白眼有关。
作者:bluemaple05 时间:2007-04-18 13:59:03
  看来今天看不上新的了....
作者:hateeverything 时间:2007-04-18 14:08:55
  唉,那个年代。
作者:布吉东大街 时间:2007-04-18 16:14:42
  顶!!!
作者:月光下裸奔 时间:2007-04-18 17:40:02
  长知识了。。持续关注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8 18:02:02
  
  
  
   ★★★★★★★★ ★★★★★★★★ ★★★★★★★★
  
  
  
  
  九月初一这天上午,群臣把由校抢回,仓促中册立了东宫。下一步,按杨涟的意见,待九月初九日正式登极。新太子在此期间,暂时安顿在慈庆宫(太子宫)。下午,李选侍又有了一个反手的机会:因泰昌帝要在乾清宫入殓,按礼,太子必须到场。
  
  魏忠贤立刻向李选侍献计:这次一定要把嗣君扣在手中。从后来的事态发展看,这是胜败在此一举的关键决策。可惜,李选侍临阵慌乱,竟然又没能控制住太子。
    
    一般人认为,到此,事已不可为。李选侍是无计可施了。可是魏忠贤紧接着又建言:选侍娘娘此时应该占据乾清宫不动。乾清宫是帝权象征,占住了这里,太子即使登了位,也无法行使帝权,他只有乖乖回来。
  
  李选侍认为此计甚好,立刻采纳。她还派宫眷王春花等去慈庆宫,监视由校,不许王才人的旧日下属与由校接近。这个举措,就是要给由校造成一个印象:现在,我就是你的妈,还是回来吧。
  
  可是,朱由校对李选侍没有好感,此刻他又是在王安监护下,因此回去是不可能的。两边就这么僵住。
  
  李选侍赖在了乾清宫不走,这成了个严重事件。实际上严格来说,“移宫案”就是因这个事而引发和命名的。明史上之所以有这个移宫案,始作踊者,乃魏忠贤也。
  
  到了九月初二,群臣怕夜长梦多,周嘉蓦、杨涟、还有更为激进的御史左光斗等纷纷具疏,要求撵走李选侍。其中以左光斗的言辞最为激烈,其疏云:“及今不早决断,将借抚养之名,行专制之实,武氏之祸,再见于今,将来有不忍言者!”(《明史*左光斗传》)
  
  何为“武氏之祸”?就是武则天当国、改了天下的名号。左光斗这是把事情的危害说到了极致,顿时引起朝野震惊!
  
  李选侍看见这个奏疏,大怒,尤其厌恶疏中的“武氏”之语。魏忠贤立即建议,派人宣召左光斗入宫,让他说清楚。暗地里,准备就在乾清宫把左光斗害死,以儆外廷。
  
  可是这时候李选侍根本召不动左光斗。魏忠贤便又支招,建议李选侍以“母子同宫”为由,不断派人去慈庆宫好言好语,务求把太子哄回来。魏忠贤也为此亲自跑了几趟。
  
  王安知道这个企图后,大为气愤,向外廷通报了这一情况。杨涟最怕这时候出岔子,便连日穷思竭虑,在紫禁城内外奔走,挡住李选侍派往太子那里的说客。
  
  两边在角力,太子由校则稳坐在慈庆宫。他听说左大人有一疏,便很感兴趣,派人去取了来。阅后,觉得很不错,就下令叫李选侍“速择日移宫”。——李选侍气极,不但自己的号令不行,反倒要听昔日的被监护人发号施令了。
  
  这天,在宫门外,杨涟恰好遇见魏忠贤,便问:“移宫何日?”
  
  魏忠贤摆手道:“莫说,李娘娘太恼,正欲究左御史‘武氏之说’呢!”
  
  杨涟为了吓住这个狡诈且愚的人,便故作惊诧:“误矣,幸亏遇到我。常言道:‘吃饭莫忤大头。’选侍要是好好移宫的话,将来封号仍在。且嗣皇已经成年了,他就算是不能把选侍怎么样,你们这些当下属的,就不怕吗?”(《三朝野纪》)
  
  魏忠贤那几日,也是在极度亢奋中,但听了杨涟的这警告,心中有所震动,默然而退。
  
  ——据说,他自此冷静下来,决定放弃对李选侍的支持,另谋他途。
  
作者:kyo_y_L 时间:2007-04-18 18:06:57
  楼主接着写啊,第一次有耐心看完这么长的文章
作者:kyo_y_L 时间:2007-04-18 18:08:02
  我靠刚说完 就有了, 1会买彩票去 
  先看!
作者:kyo_y_L 时间:2007-04-18 18:12:28
  看完了,接着写啊
  
作者:joydone 时间:2007-04-18 20:13:20
  站错了队还能发迹,这关系好的
作者:chx1 时间:2007-04-18 20:33:31
  ding
作者:女娲万岁 时间:2007-04-18 21:35:57
  3
作者:赵丰年年 时间:2007-04-18 21:39:00
  
  看看
  
  
  
作者:拿剑的但丁 时间:2007-04-18 22:25:34
  秋老的新帖!!!
  HOHO,好日子又来了哦 ^^
作者:RyanFarish 时间:2007-04-18 23:39:22
  希望情节更加细致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8 23:52:05
  
  ★★★★★★★★ ★★★★★★★★ ★★★★★★★★
  
  
  
  
  角斗也马上就会有结果了。太子由校在周嘉谟的奏疏上明确批道,九月六日登极。
  
  此后的几天,对李选侍来说,形势急转直下。
  
  李选侍当时应对的策略有二,一是放出风说,杨涟、左光斗都将被逮捕。这是原本不过是恐吓,但反而激怒了廷臣一方。二是制造延缓移宫的舆论,寄希望于首辅方从哲能从中援手。可是方从哲是个老猾官僚,哪里肯背这个恶名?他迫于舆情,反而表态支持移宫。
  
  到初五日,群臣见李选侍仍未有挪窝的意思,而明日就是登极之日,届时新皇帝如果入住乾清宫,就会重回魔掌;如果不进乾清宫,那又成何体统?
  
  这日一早,杨涟与众大臣齐集在慈庆宫外商量对策。杨涟态度强硬,力主天子不可回避一个宫人,他说:“即使两宫圣母在,夫死亦应从子。选侍是何人?敢藐视天子如此!”
  
  当时,从乾清宫过来探听消息的宦官穿梭不止,都纷纷为选侍说情:“为何不念先皇旧宠?如此逼迫?”
  
  杨涟被这些家伙激怒,高声斥道:“你辈岂是吃李家饭的么?能杀我则罢,否则,今日不移,死不去!”(《明史*杨涟传》)
  
  大臣刘一璟、周嘉谟也当场力挺杨涟。众人随杨涟一起闯入宫中,词色俱厉,高呼“移宫”,喊声响彻大内!连深宫中的太子由校也被惊动了。
  
  这就是著名的“闯宫”事件,实际是廷臣忍无可忍之下的一次请愿示威。面对群臣情绪的爆发,李选侍惶恐不已,计无所出。王安随后又进入乾清宫,对李选侍进行了一番恐吓。
  
  据说,魏忠贤在前几天,就已劝告李选侍还是走了为好。李选侍陷入困境后,她身边的宦官都忿忿不平,却拿不出个主意来,惟有魏忠贤沉着如常。他一方面指责刘一璟、杨涟吃着皇家的俸禄,却辜负皇恩;另一方面,劝李选侍若迫不得已要移宫的话,须将宫内宝物一同移走。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先帝喜爱之物,现在则天经地义归选侍所有。
  
  魏忠贤还说,为避外廷耳目,移宝必须秘密进行,且需要一段时间一点点来。对外可称移宫需要做准备,把时间拖得越长越好。
  
  李选侍同意了这一建议,将此事委托给魏忠贤去办。同时命她的心腹逊、卢国相、姚进忠从旁协助。
  
  魏忠贤这一招,并不完全是为李选侍打算。他看准了移宫是势所必然,死抗是毫无意义的。若能说动李选侍移走宫中珍宝,那么他便可从中大大捞一笔。小人要想捞好处,总会鼓动上级“干事”,不干事,也就没有捞财的机会。所以,直到现在,我们还常能见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工程”。
  
  李选侍志大才疏,左右又无真正的干才,魏忠贤一撤步,她就完全没有了抵抗能力。初五这天,在内外夹攻之下,这个倔强女人牙一咬,认输了,不等內侍帮忙,就赌气似地自己抱了女儿皇八妹,一面流泪,一面徒步走到哕(hui)鸾宫去了(宫妃的养老处)。
  
  “移宫案”大幕就此拉下,然而,仍有余波未尽。前几日魏忠贤策划和指挥的深夜盗宝,因行动不密,被宫中警卫发觉,惹了大麻烦。
  
作者:henry_ou 时间:2007-04-19 03:16:59
  。。。
作者:bsxl 时间:2007-04-19 09:07:04
  mark
作者:xiatun 时间:2007-04-19 11:05:00
  楼主好样的,加油!
作者:拯救你我的脸蛋 时间:2007-04-19 12:37:53
  等待中……等待中……
作者:GaAs 时间:2007-04-19 13:40:26
  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
作者:蓝色水晶头骨 时间:2007-04-19 14:14:44
  等待更新
作者:shuaigat 时间:2007-04-19 16:19:34
  等待中
作者:吾与子共适 时间:2007-04-19 16:24:47
  先记号
作者:麻木的灵魂 时间:2007-04-19 16:55:20
  等待ing.............
作者:hateeverything 时间:2007-04-19 16:58:20
  看来这次秋老又准备出一本书了,从写的这部分推断,整体篇幅绝对不会小。呵呵,期待中。
作者:匣里金刀 时间:2007-04-19 17:52:01
  怎么觉着魏忠贤像小宝……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19 18:52:07
    
  ★★★★★★★★ ★★★★★★★★ ★★★★★★★★
  
  
  
  
  据说,九月初四晚,魏忠贤弄熄了几个路口的路灯,带人开搬,趁黑也给自己藏了几件。由于摸黑行动,又紧张,有些珍宝失落在地,被人察觉。第二天一早,司礼监就知道了,宫内外立刻传开,朝议沸沸扬扬。
  
  还有一个说法更为流行,是说魏忠贤和李选侍的心腹内侍刘逊、刘朝、田诏等人,见李选侍仓促移宫,便树倒猢狲散、谁也顾不得主子了,把李选侍的首饰衣服劫掠一空,又趁机盗窃内府财宝。有人因为太贪心了,衣服里装得太多,路过乾清门时一个跟斗绊倒,被门卫发现。可巧,在这批人里,还有一个叫“李进忠”的,与当时的魏忠贤同名。
  
  这是移宫案中的一个附案——“诸阉盗宝案”。
  
  新即位的朱由校得报大怒,吩咐王安追究,最后是将一干人都抓起来交到法司去了。惟独魏忠贤脱逃,他见势不好,躲到了小哥们儿魏朝那里。
  
  抓起来的那一批人,在法司里使了钱,倒还没受太大苦,他们异口同声说魏忠贤是主谋。据此,首辅方从哲等人上奏,要求将魏忠贤正法。
  
  大祸临头了,如何走得脱?站错队的苦果,难咽啊!我们且看他怎么办?
  
  魏忠贤先是痛哭流涕,表示追悔莫及,求魏朝哥们儿赶紧到王安那里说情。
  
  魏朝此时还识不破他这“哥哥”的阴险嘴脸,立马行动。亏得魏朝在宫里资历长,脑袋还灵活,编了一套瞎话,说参与盗宝的是李选侍名下的另一个“李进忠”,不是此“李进忠”。王安本就生性疏阔,视魏朝为心腹,这话也就把他蒙过去了。加之前一段时间魏忠贤常给王安送人参,好印象还没消失,王安也就高抬了一次手。
  
  暂时喘口气后,魏忠贤又找到平时关系很不错的工科给事中李春烨、御史贾继春、刑部尚书黄克缵等人,哭啼不止,大呼冤枉,求他们帮忙上奏申明。其中李春烨为他用的劲儿最大。如此一来,魏忠贤终获解脱。其他刘朝等人系狱一段时间后,也都花钱打点,大多被赦免了。
  
  李春烨因有此事,在魏忠贤崛起后,各正直大臣屡受打压之时,他却能官运亨通,直至当上兵部尚书,当然最后也跟着倒了霉。
  
  魏忠贤就是这样,躲过了一劫。但饶是如此,他的情况也很不妙。
  
  他在移宫案中的死硬态度,给新皇帝朱由校和廷臣都留下极恶劣的印象。他在“盗宝案”中的罪责,也随时可能被重新提起。
  
  九月初六日,太子朱由校如期即皇帝位,改明年为天启元年,是为熹宗。后人又称他天启皇帝。这位新皇帝堂而皇之回到乾清宫后,“宫禁肃然,内外宁谧”,乱象一扫而空。政局清明,这对魏忠贤来说,本来就不是好事。而这位天启帝,也没忘了几天前蹦得很欢的魏忠贤,在上谕里起码有三次提到这个“李进忠”。分别提到了:他为李选侍传话说奏章要选侍看过才给嗣君看;先帝宾天日受选侍之命“牵朕衣”;以及最要命的“盗库首犯”一事。
  
  更何况,在朝中还有一批日后被魏忠贤称为“东林党”的直臣,各个占据要津。
  
  这么看来,魏忠贤的上进之路,等于完全堵死了。移宫案,是魏忠贤第一次登上政治舞台演出,不过,这一脚,登上的却是贼船。上去容易,下来难啊!
  
  据说,为了避祸,他从此改叫“魏进忠”,那个一度穷凶极恶的“李进忠”就此在现实中消失。所有的罪名,就让那个现在已经不存在的人去背吧。
  
作者:免贵姓鬼 时间:2007-04-19 20:29:44
  大部队原来在这里,站个地方,
作者:csugis 时间:2007-04-19 20:41:05
  等待更新
作者:long1984 时间:2007-04-19 22:15:41
  等待ing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20 00:19:41
  
   ★★★★★★★★ ★★★★★★★★ ★★★★★★★★
  
  
  
  
  
  【一个女人送他上青云】
  
  
  魏忠贤这一年已经52岁,叫他“老魏”,一点儿也不夸张。一个人到这岁数,如果尚无像样的功名,不要说古代,就是在现代,也已基本歇菜。况且他是得罪了新上任的皇上,有上谕点名痛责,要求“以正国法”的(《明光宗实录》)。
  
  但是魏忠贤并不沮丧。刘若愚说他为人“啖嬉笑喜”,又说他“担当能断”。朱长祚说他年轻时狂饮滥赌,“唯闻其叫啸狂跃之声,罕见其悲愁戚郁之态”。看来这个人什么毛病都有,就是没有抑郁症。
  
  转眼来到第二年,为天启元年(1621)。从这一年起,明朝开辟了一个新时代,这个时代,延续了整整7年。连魏忠贤自己也绝不可能想到,这个时代,在后世史家的笔下,竟然要以“魏忠贤时代”来命名了!
  
  转机是怎么发生的呢?
  
  在这里谈什么历史的“偶然”、“必然”、“规律性”等等,全是多此一举。我觉得,当时所有的人都在按理智行动,可是在魏忠贤的面前,出现的却是《西游记》似的魔幻现象——河水退去,大道通天。这,就是他的运气,好得不可理喻。
  
  帮助他力挽狂澜的,是一个女人。
  
  《明史》里面有一篇《五行志》,是专记灾异、妖孽的。其中“妖诗”一栏收了这样一首诗:
  
  万历末年,有道士歌于市曰:“委鬼当头坐,茄花遍地生。”北人读“客”为“楷”,“茄”又转音,为魏忠贤、客氏之兆。
  
  这就引出了魏忠贤政治生涯和日常生活中的一位女人——客氏。据高阳先生考证,“客”这个姓名极为罕见,虽然《姓苑》里收有,但历史上绝想不出有过什么名人姓客。高阳先生还很老实地说,上述一条中,“茄”怎么能转音为“客”,他弄不懂,只能照抄《明史》。
  
  其实是,当时京师一带的北方人,习惯上把某些读“客”音的字,读成“怯”。“客氏”在当时的读法,很可能就是“怯氏”。此例在近世也有,比方陈寅恪先生的大名,究竟如何读,至今还有争论。
  
  这个客氏,原名叫客印月。她的身份和职业,从年轻时到死都是奶妈。但这个奶妈,是中国史甚至世界史上的第一奶妈,这么说的根据,我们要在后面讲。
  
  她是天启皇帝小时候的奶妈。不知为什么,天启帝一直叫她“客巴巴”,于是她同时也以此名传世。这个客奶妈,是北直隶(今河北一带)保定府定兴县老百姓侯二之妻,生有一子叫侯兴国。据史书记载,她是18岁那年被选入宫的,给朱由校当奶妈。但有今人考证,她入宫时的实际年龄,应该在25岁左右。
  
  明代皇城的东安门外,设有“礼仪房”,老百姓俗称“奶子府”,归司礼监管。常年养着40名奶妈以备皇家用,另有80名注册奶妈,随叫随到。
  
  这个客氏当上朱由校的奶妈,据说很有传奇性。几十名奶妈,他在刚出生时谁也不认,喂不了奶。太监们急了,全城去寻,抓着哺乳期的妇女就行。这样把客氏大海捞针一般捞了出来。尽管没当过奶妈,但小由校就认她,于是顺利入宫。
  
  她入宫两年后,丈夫死了。这个女人,《明鉴》上说她“性淫而很(狠)”,《稗说》上也说她“丰于肌体,性淫”。根据是什么?就是客氏在宫中值勤,偶尔也回家,说是照料孩子,实是与人偷情。这要是放到现在,倒是正常,古人的评价未免太苛刻。
  
  不大正常的是朱由校。按照宫规,皇子六、七岁,保姆就要出宫,可是由校大了以后,还离不开客氏。即位当了皇帝,还是一样,甚至一天不见都不行。估计是亲妈死得早,他这也是移情代偿现象。
  
  客氏是伺候由校生活的,魏忠贤曾经两度伺候由校的伙食,这样的一条线,把魏、客两人牵在了一起。一个“代父”,一个“代母”,再加一个妈死了爹不照顾的小孩子。三个人,构成了晚明史上一个非常诡异的“百慕大三角”。
  
  好戏或者说悲剧,就从这里开始。
  
作者:mybj100 时间:2007-04-20 00:26:49
  不是吧沙发。
作者:mybj100 时间:2007-04-20 00:28:00
  秋老辛苦了哈,这么晚了还在写文章。
作者:henry_ou 时间:2007-04-20 02:18:27
  “唯闻其叫啸狂跃之声,罕见其悲愁戚郁之态”——确非常人!
作者:bsxl 时间:2007-04-20 08:39:57
  追着看的感觉真好,mark
作者:seafish111 时间:2007-04-20 10:33:44
  想到日本的第一奶妈,春日局
作者:吼1吼 时间:2007-04-20 11:13:01
  看了张居正,追秋先生过来报道了,
  看得我虎躯一震,拿三分走人
作者:qq008 时间:2007-04-20 11:19:14
  我看到这里了啊,,,,,,,,,,,,,
作者:拯救你我的脸蛋 时间:2007-04-20 11:22:01
  等待中……等待中……
作者:江东儿郎 时间:2007-04-20 16:28:45
  顶
作者:feitianming 时间:2007-04-20 16:31:05
  排队
作者:lxiang 时间:2007-04-20 16:49:29
  mark ag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7-04-20 17:30:01
  
  
   ★★★★★★★★ ★★★★★★★★ ★★★★★★★★
  
  
  
  
  就是这个客氏,不仅为魏忠贤解脱了困境,还把他抬上了政治舞台的中心。
  
  首先我们来看看,这个超级奶妈究竟有多牛?
  
  泰昌元年九月二十一日,天启帝即位刚半个月,就以“保护圣躬”有功为由,加封客氏为“奉圣夫人”,并荫封她的儿子侯国兴为锦衣卫指挥使。又命户部选20亩好地作为客氏的护坟香火田。言官中对此颇有不同意的,御史王心一上疏,抗言此举“于理为不顺,于情为失宜”(《明通鉴》)。天启帝竟一连发下几道谕旨,说明缘由,称客氏为:“亘古今拥祜之勋,有谁足与比者?”(《玉镜新谭》)
  
  有了这样高得吓人的基调,客氏这个劳动人民出身的大嫂所享受到的一切,可说是“俨如嫔妃之礼”,而且还要过之。
  
  这年冬,客氏移居乾清宫西二所,天启帝亲自到场祝贺乔迁。皇上入座饮宴,钟鼓司领头的太监亲自扮妆演戏。皇上喝得高兴,又下令,从此客氏在宫中出入可以坐小轿,专门拨给数名内侍抬轿,一切礼仪形同嫔妃,就差一顶青纱伞盖而已。
  
  第二年,客氏又奉旨搬到咸安宫住,阵势就更大了。天启帝赐给她内侍崔禄、许国宁等数十人,还有带衔的宫人10多人。再加上跑来“投托”自愿服务的,光伺候她的下人就有好几百名。在住的地方,夏天要搭起大凉棚防暑,皇帝赐冰不绝;冬天烧大火炕取暖,贮存了木炭无数。
  
  每逢客氏生日,皇帝必到场祝贺,连带着赏赐无计其数。客氏那里所用的钱粮,各衙门感觉比皇帝那里催得都紧。皇帝的饭伙,是客氏亲自主持打理,名曰“老太家宴”。每日三餐皇帝吃完了,撤下的御宴全部赏给客氏。于是一天三遍,宫道上端盘子的内侍往来不绝。
  
  刘若愚后来谈及此事,不禁感叹:“夫以乳媼,俨然住宫。”奶妈也能住上一座宫殿,其骄奢僭越可想而知。他还回忆道,当年客氏每逢要回宫外的私宅时,要有太监数十名,红袍玉带,在前面步行引路,轿前轿后有数百人随行。队伍里各种灯烛多达两三千支。出了宫门后,再换八抬大轿,“呼殿之声远在圣驾游幸之上,灯火簇烈照如白昼,衣服鲜美俨若神仙,人如流水,马若游龙。天耶!帝耶!都人士从来不见此也!”(《酌中志》)
  
  刘若愚做过秉笔太监,是皇帝身边的人,见过大世面。他尚且感叹如此,可见客氏这位劳动大嫂所享到的荣宠,“中宫皇贵妃迥不及也”(《明史纪事本末》)。
  
  那么,这位客氏究竟有什么能耐,能受到天启帝这么照顾呢?
  
  
作者:joydone 时间:2007-04-20 19:17:07
  ^_^
作者:joydone 时间:2007-04-20 19:46:20
  改个名字就一笔勾销了
  这也太便宜了。
作者:mybj100 时间:2007-04-20 23:02:48
  我等待。。。。。。。。
作者:clxiang007 时间:2007-04-20 23:16:02
  昏,怎么没了,今晚怎么过啊,期待更新。。。。。
作者:吼1吼 时间:2007-04-20 23:58:46
  吼吼来顶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1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