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郑州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造假门”的再讨论

楼主:末日审判2009 时间:2009-07-10 20:49:00 点击:3105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自爆家丑,实在于心不忍。但是为了伸张正义,公开事实,我怀着十分沉重的心情撰写此文。
     一些深喑媒体规律的人,内外勾结,精心策划,发起了一场激烈而无耻但是最终成功的“媒介审判”案例。这就是近期国内很多网站纷纷转载,中青报及时跟进的一场政治斗争的闹剧:郑大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教授的学术造假事件。
     当事人与当前媒介环境中热门的各种造假门不同,她不是院士,不是知名学校的知名教授,她不过是一名普通的教师。但是就是因为靠近了院长的这个位子,竟然引起了这么大的风波。除了感到她政治经验太少以外,就是十分愤恨幕后黑手。
本人是河南人,我爱这个地方,但是对河南高校的官僚作风也是深恶痛绝。我接触的很多教授中水货居多,要么是假借教授之名换取官职和利益,要么是无所事事,真心搞学术的人少之又少(感谢上帝,我发誓很多教授一生都不一定明白什么是学术研究)。这些人以幕后黑手(我的准确估计:这个人就是前任院长,及其利益团体)为代表,他们不学无术,欺世盗名。在任期内卖考研试卷,收钱制造假研究生,利用申请博士点之便挥霍公款,等等等等。因为害怕被后来的“异己”——也就是造假门中的受害者贾老师——转正以后对他们秋后算账——没有办法不算账,学院账目几十万的漏洞,不是自己人,肯定不会自己承担的。因此,制造了置之贾老师死地于后生的闹剧。贾老师太软弱,为了大局她不发一言,我同情她,但是我更担忧未来学院的发展。
     想到新闻传播学院的未来发展,我内心十分痛苦,不愿意再写。下面转载一篇我看到网络上第三方的正义言辞,相当客观,希望各位网友鼎力支持,发起人肉搜索或者实际调查,还当事人一个清白。为中国学术界的精华作出一份努力!十分感谢!
     {转载于http://bbs.news.163.com/bbs/shishi/145121663.html}
     沸沸扬扬的郑州大学“职称门”事件以免职解聘当事人而告终。但是人们的质疑和思考并没有完结。近日,郑大新闻与传播学院知情者爆料称,此次事件决非偶然发生,贾士秋的落马事出有因,早有轨迹可循。
    
      祸起“院长”位置之争
      据知情人透露,贾士秋出事前任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排序第一,离院长位置仅有半步之遥,而此时职称门事件骤发。在所谓打假的背后实际上是一场职权争斗,贾士秋成为首当其冲的牺牲品。
    
      郑大今年三月份启动学校中层换届工作,新闻与传播学院刚刚卸任的院长D其实年届六十,本应自觉下台,但却雄心不减,以致谋求连任,先是没有经过院班子会通过,利用当时在任的便利,私盖公章,向学校申请延聘,并且不顾及学校延聘一年一签的惯例,一次性填写延聘五年,让人事处工作人员今天说起来还哭笑不得。
    
      接下来又在拥趸者的鼓动下,准备让学院部分博士签名上书学校保其留任,但最终因签名不顺,该闹剧流产。
    
      接下来,D利用自己省人大常委的头衔,虚张声势,忽而说教育厅厅长要其留任,忽而说郑大校长再三挽留,给学校本应正常的新老更替换届工作罩上了扑朔迷离的色彩,学院人心浮动形势复杂。
    
      在了解完本次换届工作的学校政策后,D院长(董广安)感觉大势已去,连任无望,转而期望垂帘听政,于是口头许诺XX常务、XX提拔,一时间在学院内“摆座座、分果果”。
    
      据爆料者称,贾不是D线上的人。她是新闻学院资深人士。从建院就在这里工作,有群众基础,又是人大博士。在任副院长之前,担任多年新闻学系主任,是此次接任院长最有力的竞争者。关键是贾有些个性,不怎么受D摆布。在比较另一个候选院长人选时,D直截了当地说“两害相权取其轻,贾不能用”。
    
      新闻学院主要负责人好斗成性
      缘于主要负责人的好斗,新闻传播学院一直就不甚太平。学院的前身是新闻系,1983年成立,河南省最早的新闻专业系。发展到九十年代,在全国的新闻圈子里有了一些影响,是高校第三世界里最早拿到新闻学硕士授予权的。最辉煌时连华中科技大学的新闻学硕士都要来郑大答辩。当时除了部分有学术造诣的老教师扛鼎之外,一批年轻教师也虎虎充满生气,现任清华新闻学院副院长的李彬和这次事件的当事人贾士秋都是当时的成员。但是,D院长和她的前任系主任互相攻讦,匿名信撒得全国满天飞,迫使学校不得不将新闻和文学合在一起成立文化和传媒学院,自此,郑大新闻学日渐衰微,日暮西山。
    
      2004年学校再次让新闻学独立,成立了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学科本应迎来自己发展的春天,但同样是主要负责人好斗成性,和党总支书记矛盾丛生,几乎毁掉这个专业。长期以来,D院长武大郎开店,从新闻系到新闻学院,主政多年,拉帮结派,排斥异己,致使原有人才流失,引进人才不力,出现严重梯队断层,40几岁以上只有D院长一人,权力缺乏制衡。知情人说, D表面亲切民主,没有架子,实际上飞扬跋扈,权利高度集中。新闻学院有一个利益小团体,大多数老师不明就里,即使知道些内情也碍于这种盘根错节的关系,选择沉默不语。
    
      研究生招生的层层黑幕
      D在研究生招生出题、改卷、复试、录取、培养等环节上长年把持,非亲信不能进入这些环节。有知情者透露,学院院研究生工作水泼不进,针插不进,作为D院长的自留地,今年三月份,学校研究生院根据举报,查出两名替考假研究生,而且其中一位已经在学院上了两年。学校近年随着招生规模的扩大,核查研究生资格下放到各学院执行,原本在复试时和初试卷子对上笔迹便一目了然的简单核查工作,在新闻学院院也变得据说有价有码,假学生长驱直入。其中一位被清退的Z姓男生,被同学举报的起因就是在宿舍里公开谈论其父给D送了5W。
    
      已经调任的书记曾公开声称——新班子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彻查假研究生,已经离校的也要查。这或许使得相关者充满恐惧。未来新班子成员中主要人物就是贾,如前所述,贾不是D的人,属于异己。
    
      联手做掉她
      贾不是一个有很强防范心的人,她很精明干练,但不擅防人。出事后她一度有些迷茫,知情人说,贾迷惑不解的是平时同事的笑容都很谦虚灿烂,包括D。但是同情贾的人说,这个除掉她的策划已经半年,甚至长达N年。
    
      去年年底,随着校部机关换届工作的启动,学院内部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D欲置贾于死地的口风通过不同渠道传来传去,但多数人并没有当真,年初贾和D还去了南方几个城市出差,一路欢歌笑语,手拉手亲密无间,贾没有觉出端倪。到了三月底,这个计划开始有目标有步骤地实施,先是D秘密指使人去文心出版社查贾出版的《新闻发布理论与实务》一书,在责编已经证实有此书后,又通过出版集团关系再次询问领导。两次查询,没有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查一个副处级干部要有一些程序,而对总支书记W对此的询问,D矢口否认,推给L(吕文凯)副院长,此事不了了之。
    
      在民主测评前两天,学院大多数老师收到匿名电子邮件,假冒贾的研究生口吻对导师进行人格攻击,一时间研究生人人自危,老师们面面相觑。
    
      出乎意料的事,组织部民主测评的结果是教师们大多数选择支持贾,贾以高票获胜。匿名邮件没有起到太大的蛊惑人心的作用。于是,在组织部考核谈话前夕,第二起匿名电子邮件出笼,其阻止贾上台的用意十分明显。
    
      期间学院有正义感的教师对这种匿名攻击邮件十分不耻,许多人都表达了鄙视和愤慨。
    
      到了五月份,D从院长位置退下来。贾在副院长位置排序第一,学校意图明显,意味着不久贾将履新。
    
      于是,6月29日搜狐网站“山里人”博文开始披露贾的所谓问题。7月1日又被置于首页。将郑州大学和贾本人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随后的7月3日“山里人”又发出第二篇博文。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两次博文配发的表格,属于学校内部档案资料。2006年的职称评审简表,因当年贾未获通过,连人事处也不保留相关资料,但D是评委,或许她为此精心准备了三年。
    
      博主姓甚名谁不祥,整个博客只有这2篇文章,博主只说是偶然发现被“雷倒”了,但明眼人一看便知此说乃“司马昭之心”。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陈荣达 时间:2009-07-10 22:31:51
  各地都有官匪勾结,买卖官职,买法卖法,只要面子,不要脸子,恶意损害国家和人利益,上梁不正,下梁歪!!!!!!!!!!
作者:优势cfaa 时间:2009-07-13 12:01:54
  发起人肉搜索或者实际调查,还当事人一个清白。为中国学术界的净化作出一份努力!说的好!不能让忍辱负重、顾全大局、具大才智的人吃亏(贾老师的所谓罪状能查实的据说是一个一稿多投,这算个屁事儿)!更重要的是彻查某些人的学术和经济问题,触犯法律,严惩不贷!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