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价高烧烫伤服装产业链 下游企业不敢接订单

楼主:yuhanyutong 时间:2011-01-10 03:22:00 点击:196 回复: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本轮棉价<a href="http://www.ren-a1b1.com/" target="_blank">上涨</a>是供求矛盾的集中爆发。
全方位调控  物价之棉花
本轮棉价上涨是供求矛盾的集中爆发。预计今年棉花减产将超过10%,而中国纺织业恢复性增长,给棉花市场带来支撑。
高烧不退的棉花价格已经烫伤了下游棉纺企业。“去年我们订单上涨30%,明年能保持个位数上涨就很不错了。”上海飞马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飞马)总经理陆龙生谈到棉价上涨对公司业务的影响时忧心忡忡,他说今年棉花价格已经翻一番了,可上海飞马的产品提价20%就有客户难以接受而取消订单,而不提价就意味着亏损,所以棉价如果继续涨下去,下游厂商只有少接订单,甚至不接。
陆龙生的担忧是纺织服装出口企业的一个缩影。“上海飞马可以说是纺织服装出口型企业中的代表性企业。它的出口金额、出口量、出口价格等的变化,反映了这个行业的一些典型情况。”中国第一纺织网总编辑、高级分析师汪前进说
。 上海飞马是上海纺织集团旗下主要出口企业之一,去年总销售额2.6亿美元,其中80%为纺织品。通过上海飞马出口的纺织品,主要采购自外部工厂,少量由它自己生产。
广交会有单不敢接
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的前一周,陆龙生一直在广州参加广交会,但在交易会现场,他不仅要面对订单减少的压力,更要承担有单不敢接的压力。这种压力除了来自人民币升值的因素,更多是来自“原棉、棉纱、面料、加工”整个产业链层层传导而来的成本压力。
“不敢接单啊,现在棉价涨得太厉害,如果我们的终端产品价格难以提升,做了也是亏损。”陆龙生坦言,现在上海飞马基本只做3个月内的短期订单,不敢接长期订单了。
上海飞马的每一笔订单都要经历以下步骤:与国外客户洽谈,双方确认价格、交付等条件,上海飞马将订单外发给张家港生产基地的长期合作工厂,这些工厂从江浙等地区采购面料、进行大批量生产,最后,产品出口交付给国外客户。
“棉花价格涨,然后棉纱涨价、面料涨价,成品也不得不涨价。”陆龙生说,之所以不敢接长单,是因为难以确定长单的成本和售价。“现在我们接短单的想法就是宁肯利润低点,也要尽量留住客户,减少客户的流失。”而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上海飞马接的一般都是长单,有半年,还有一年的
  。   据介绍,针对棉价猛涨,本届秋季广交会上的参会纺织企业订单报价普遍同比上调了20%~30%,个别产品提价幅度甚至高达40%。然而,外商对20%以上的提价普遍难以接受,部分欧美客户已经开始缩减在华的采购量,部分低端商品会更多倾向从东南亚采购。
    新游资无视政策
    陆龙生说,受内需增长,出口好转的拉动,今年棉价一直稳步上升,但从9月份以来,却越涨越疯,迭创新高。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本轮棉价上涨是供求矛盾的集中爆发。因为今年棉花大幅减产,预计减产超过10%。受不良天气影响,质量等级偏低,收获时间推迟。再加上需求方面,中国纺织业恢复性增长,给棉花市场带来支撑。
    数据显示,纺织品服装出口和批发零售总额的增速,眼下基本达到金融危机前水平。分析人士认为,需求的快速复苏是此轮棉价上涨的主要原因。
    不过针对近期的暴涨,国金证券(15.95,0.12,0.76%)纺织行业分析师张斌指出,资金炒作应是关键原因。他认为,国内棉价历来暴涨暴跌,关键原因是加工领域、流通领域和棉纺企业总是期待低价囤棉、从而牟利,使得企业和社会库存急剧变化。张斌还特别强调,今年不仅往年参与棉花炒作的资金依旧,而且有新增资金参与,其明显对政策视若无睹,新资金完全可以通过在现货市场大肆囤货,在中国和美国两个棉花期货市场不断推高价格。
    中游加工企业更弱势
    陆龙生介绍,从棉花到成衣制造是一套完整的产业链,棉花纺成纱,然后织成白胚,经过印染制成面料,最后经由服装企业采购制造成衣。其中棉花是纺织服装产业的基础原材料,一旦其价格飙升,整个产业链将随之涨价。
    “棉纱、面料的价格也是一天一个价,加工厂也开始不断提价。”上海飞马的一名业务员李晴(化名)说,他平时的主要工作就是与国外客户接洽、寻找服装厂下订单,但今年接单难,向工厂下订单也难,棉花价格的上涨已经完全打乱了他的工作节奏。
    陆龙生透露,他所熟悉的中游加工企业根本没有预计到棉价能涨那么高,大多数企业都降低了库存,没想到价格继续攀升,随之形成恶性循环——没有足够的现金增加库存,同时更担心价格下跌而不敢加库存。因为2008年棉价曾经从最高的1.8万元/吨左右一下子掉到9000多元/吨。
    “不过我也跟很多熟悉的工厂说,现在涨价的趋势非常明显,不能不增加库存。”据陆龙生介绍,自9月棉价疯涨后,10月份面料的价格就开始一天一个价,而之前库存略高的企业抗风险的能力就略强点。
    但是在加工厂、贸易商、国外客户的“成本”博弈中,工厂无疑处于更为弱势的地位。陆龙生坦承,“像上海飞马这样的贸易商尚有一定空间”,但“工厂的空间已经没有了”。“别看工厂的利润率(3%)比我们做外贸(1%)的稍高一点,但由于工厂人多,摊到每个人身上的利润就很少了。”因为无力应对成本上涨等不利因素,“最近有好多工厂都关掉了。我们自营工厂也已经基本都关闭了,现在主要生产都外发到张家港生产基地了。”陆龙生说。
    在受棉价影响的同时,出口型企业利润还面临汇率波动的挑战。据陆龙生介绍,近期人民币升值近3%,直接拉低出口型企业利润。“我们规避汇率影响的主要办法就是锁定汇率,效果还不错。”陆龙生说,他们通过与银行商议一个固定的汇率,等到交易时按此执行,可以预估风险。
    “明年的日子不好过”
    中国第一纺织网总编辑、高级分析师汪前进指出,从中长期看,高棉价不仅在中国,在全球市场都将成为一种常态,明年棉花价格维持在2万元/吨之上的高位是大概率事件。
    中国棉花协会人士预计,2010-2011年度,世界棉花处于紧平衡的格局中,棉花库存消费比处于199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中国棉花需求依然旺盛,刚性的缺口对棉价还是处于强势支撑。长时间看,明年中国棉花价格较高的格局将继续延续。短期来看,按照中国棉花协会方面的预计,在11月底乃至12初,国内棉价大幅上涨的趋势将有望得到遏制。
    陆龙生介绍,棉花等原材料价格的迅速上涨,尽管直接导致家纺及服装价格的上涨,但不同档次的产品受影响程度仍存在较大差别。低档产品附加值低,其主要竞争优势就是价格低廉,因而受市场成本的影响较大。而中高档产品施行品牌化战略,它们的高附加值主要体现在产品的设计、研发、推广和品牌文化等方面,原材料在整件产品成本中所占比例较低,受成本变化影响较小。
    “由于棉花占不同纺织品的成本不尽相同,高端产品由于设计、品牌等溢价水平高,原料成本相对较低,所以我们正准备放弃低端市场,增加高端产品规避一点棉价上涨的压力。”陆龙生透露,去年上海飞马收购了一个毛巾老品牌“双船”,今年已经开始出口,在香港市场售价近40港元/条,而且销售不错,正准备加快在东南亚的推广,同时还计划在内地市场推广。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曹和平教授分析,在产业环境相对稳定后,由于成本上升,外贸企业会加快转型。以纺织行业为例,以前企业的普遍经营特点是规模化,且价格竞争明显;但是随着成本的上升,需求减少,企业必然要提高产品附加值。
    陆龙生预计,本轮棉价上涨到今年底或明年初可能会相对稳定,但价格也难有大幅度回落,因此上海飞马明年的出口情况并不乐观。“订单能保持今年的水平就不错了。”陆龙生说,他最乐观的目标是能有个位数的增长,这个目标幅度是近年来最低的水平了。
  
  
  (此文系a1b1转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