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说是小众题材,是不是真的很差?没吸引力?

楼主:凌波零sc 时间:2011-10-08 21:17:00 点击:264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混迹起点好几年,一直写扑街文,终于有篇自己满意的,但是编辑说题材小众化,要我改成都市异能,贴几章出来,大家给点建议?是不是真的一定要改题材这么严重?急呀~!
  
  
  第1话 没有地址的邮件
  
  暗红色的世界,空无一人的都市。
  红色的风卷起过期报纸,飘落在一个个破旧的广告牌上,引起一群乌鸦的嘶鸣,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无声闪动。足有两千层高的玻璃大厦上映照出远处一条微小的白线。
  “再快一点,没想到计划这么周密还是被发现了!可恶,这些东西动作好快,我的符文力量才恢复不到百分之一,这样下去,就赶不到了。”
  盘旋耸立的高速公路上,一名青年男子疾驰而过,在他的身边,急速行驶的架空地铁迅速被其超过,这人的奔跑已经达到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风驰电掣的力量甚至在空气中拉出一条澎湃的气浪,滔滔作响!
  嘭!他脚步一顿,右前方的街道反光镜上映照出天空十几个黑点,这些黑点全都是一个个的正方体结晶,最少的都有十立方米,全部悬浮在天空缓缓向着男子压迫过来。
  “是想要将我打碎么?”
  男子咬咬牙,看向城市中心最高的塔形建筑,咬咬牙,大喊道:“拼图!开启言灵限制。”
  “现在的身体状态频临破碎,天枢不建议开启,强制开启会在十秒后引起身体四肢肌肉崩溃,二十秒后脊椎骨髓崩溃,三十秒后视觉神经崩溃……”
  一个机械的声音从他的胸口处响起,白色衬衫下,一团银白色的光芒明灭闪烁。
  “啰嗦,强制开启!”
  男子不耐烦地打断机械声,身体外忽然出现肉眼可见的诡异光波,右腿一瞪地面,整个人化作笔直的利箭,竟然在上千层的大厦玻璃表面奔驰起来,似乎重力对他根本不起作用。
  “我不服啊!所有人都参与了天枢的研发,为什么只有我会受到制裁。光化、光化、统统给我光化……”
  男子嘶声裂吼,眼角都挣裂开来,那些跟随而来的黑立方体在他的语言控制下,一个个的变成白光消失,然而从高处望去,远方还有密密麻麻的数不尽的黑点正在靠近。
  “到了!”
  他一拳打在大厦顶层,咔嚓,那些有机玻璃纷纷破碎,男子再次望了一眼红色天空,在乌黑风暴没有降临之前,闪身进入公司总裁办公室。
  这里最宽大的桌子上果然已经有一台打开的黑色笔记本,在阴暗的房间里泛着亮光。
  男子脸上一喜,连忙坐上靠背椅,输入一行奇异数字组成的网址,在网站打开的时候,他的左手左脚渐渐变成青紫色,啪的一声爆裂开来,血浆、碎骨迸溅的到处都是,一叠文件被撞落在地。
  “《关于……研发和……世界通道……》”
  血渍挡住了几行字,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但是左上方“绝密”两个字,用清晰的蓝色标识出来。
  这是这几年的所有研究成果了,男子忍痛闷哼,往事一幕幕回放脑海,一滴泪水滑落眼角。
  “苏茜,我亲爱的女儿,对不起了!”
  他快速在电子邮箱里输入一行地址,这时背部的骨节一寸寸炸裂开来,像爆米花似地脱离身体,弹飞出去。
  男人立刻变成一摊软肉,趴在了键盘上,身上的血液慢慢流进电脑主机,发出噼里啪啦的火花,连屏幕也滋滋作响,变得不清晰起来。
  “拜托!一定要送出去啊,我所有信念和力量,都在这里了。”
  哗啦!四周的窗户一个个变成液体融化掉,三千层的大厦居然像冰块一样融化,红色的天空全部黑灭下来,形成恐怖的飓风,要将整个大厦碾成粉碎。
  “你抹杀不了我,我还会回来的……”
  男子使出最后力气大吼一声,在视线模糊的一刹那,用舌尖按下了发送键。
  嘭!男子的头颅突然爆炸,喷出的血肉凝结成一枚巨型的黑晶立方!
  ########################################################
  王铮从一片吵闹中醒来,脑袋嗡嗡作响,一张眼看到老板神色严肃地望着自己。
  “记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我叫你起来?”
  “记得,貌似第三次!”
  “你觉得我每天花100块钱请你来,是为了看你睡觉?我看了你的月绩值,上次给鹏华酒店做的开业策划一塌糊涂,甚至有些细节都会相互矛盾,客户现在还没有通过,你有没有和自己的组员好好交流过?他们没有指导你吗?”
  老板用右手食指指节敲了敲桌子,王铮扫了房间中央几个头也不抬的冷漠面孔一眼,低头看着地面,心中讽刺的一笑。瞧着他这幅模样,老板眼中失望地摇摇头,走了出去,带上门的时候一脸惋惜:“我劝你还是再换家公司!”
  咣当!门后的几个女白领指指点点,看到王铮抬头,又纷纷散去。
  换家公司?王铮苦笑,大学毕业后的两年里,自己先后换了十几家企业,做过水管工、工地包工头、私家侦探、酒店领班、保险推销员……这份策划职员的工作还是熟人介绍才进来的,两年的时间,将一个刚出社会的青年锐气,磨砺的干干净净。
  他越来越对自己生活的意义产生怀疑,曾经的看着漫画、通宵打电玩的热血少年去哪儿了?
  光滑的手机背面映照出一个疲惫的青年男子面孔,棱角分明,头发缭乱,好似流浪街头的野狗鬃毛。他拍拍自己僵硬的脸,挤出个笑容,使得自己感觉更轻松些!
  “我这个样子,很狼狈吧!”
  哔哔!右下角的qq邮箱里显示出一份没有名称的空白邮件,提示王铮快点点击。
  “没有名称?奇怪,这样的邮件的是怎么发出来的?恶作剧!”
  他眉头微皱,脑子里飞快思索起可能和自己开这种玩笑的熟人,对未来发生的一切还并不知情,只是隐隐觉得路地前方似乎有一个巨大的转角等着自己。
  王铮随手点了下“打开”,好似被人当头一棒打中,视神经变得迟钝,然后整个世界都好像随着电脑屏幕都黑暗下来,打开的邮件里出现一团燃烧的火焰,怎么回事?
  王铮大惊失色,火焰中心,好似游戏进度条一样的东西,正在迅速推进着。24%、47%、73%、……100%,忽然他心口绽放出银灰色的光华。
  “心灵锁定完成,开启红世之门!”
  一个机械的声音在心中响起,呼吸变得急促,好像被搁浅的鱼儿,这个男人眼前红光一闪,整个世界已经变了样子!
  巨型的赌场大转盘,在台下呼呼作响,四周全是阶梯式的观众席位,气势宏伟,数万名观众齐声吼叫听不懂的声音。绯红色天空下,这里似乎是一个古罗马斗兽场。
  王铮揉揉眼,确定自己没有看花,他张着嘴,心中涌起无比的震惊。八个刚刚爬起的地球人好奇的四处观望,随后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色彩。
  “上帝!这是什么地方,我明明是在家里做早餐,怎么突然到了这里!”
  一个围着围裙的西方妇女用英语抓狂的吼道,她离王铮最近,这么突然的叫出声来,到是把王铮吓了一大跳。
  “我也是,正在给重庆的男朋友打电话,好像突然电话断了电,然后红光一闪就来站在了这个台子上,怎么会这样!好可怕!”
  “这不是做梦吧!太奇怪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刚刚好像被车撞死了,为什么能够身上没一点伤!”
  正前方,穿着学生服的广东妹面色疑惑,而在她左边,另一个头发蓬乱的眼镜男面色煞白、流着冷汗,检查自己的身体,甚至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怀疑是幻觉。
  “不会吧!竟然有这种事情?”
  王铮心中一沉,难道是真的?他仔细观察每个人的表情,看样子不想在说谎。有所区别的是,其他人似乎都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突然被转移到这里的,唯独自己事先有所提示。
  他也曾在电视上看过一些设计节目,为当事人布置一个奇怪的场景,然后摄像机躲在暗处,偷偷拍摄,但是这样的情况也太过分了吧!
  “嘿!你们有没有看过《异次元杀阵》,里面的人就像我们这样,被军队在莫名其妙的状况下转移到魔方里,我怀疑,我们被人设计了……”
  一个头戴棒球帽的黑人男孩打了个口哨,兴奋的道。
  这时有个声音打断了黑人男孩,是一个东方嘻哈乐手,他讲的是英语,所以看不出到底是不是中国人。
  “太酷了!你们瞧,这是什么,耶,我们都变成机器人了!”
  什么?王铮离疯狂的妇女远了一些,大吃一惊,撕开自己衬衫一看,果然胸口的皮肤都变成了半透明,一些像是金属碎片组合成的精密时钟取代了心脏的位置,正在滴滴答答的行走着,脉搏也变成了时钟的频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铮疑惑了,碰到这样奇怪的事情,自己也是莫名其妙,他的心理素质还不错,这个时候并没有惊慌起来,反而冷静的打量着周围的状况。
  忽然一个干涩的声音刺痛他的耳朵。
  “欢迎来到红世,软弱的菜鸟们,无论你们以前是那里的人,法国、墨西哥、巴西、摩洛哥、中国、日本、新西兰……这些,一切的这些都不重要了。感激吧!你们是被红世选中的人。现在开始,你们都将开始一段新的冒险人生。现在……在场的观众朋友们,是的,下面进入我们会的第一个环节,开始投票!”
  
  
  
  第2话 死亡T型台
  
  刺目的光柱彭然亮起,一个手持金话筒的歪帽老头出现在灯光下,干瘦的老手一挥,引起观众兴奋的呼喊。这些新人,纷纷转头看去,背后是一个足有百米长宽的LED显示屏,紧紧贴在半山腰上,上面出现八个数字,每个数字后面都跟着一个名字。
  王铮一眼就看到自己,名字上方一个投票柱形图在不断上升,最后在8274这个位置停下来,排名第三。刚才那个欧洲妇女的选票却是30828,全场最高。
  “是的!大家都讨厌这个圣卢西亚的老女人,护卫、护卫……你们在哪儿……还不快点把她推下去,把大转盘转动、转动起来、该死的,懦弱的鲜血即将唤醒勇士的心,观众们都等得不耐烦了!”
  王铮低头望去,他们站在一个T型跳水台的交叉口,在露天看场的半山腰,这时却从上面走下来一列赤裸着上身的佩刀护卫,在歪帽老头的指挥下,抓起西方妇女不由分说的要往下推。
  “他们在干社么?有没有人能告诉我他们在干什么?”
  学生妹满脸恐惧,刚才的对话全是英语,她只能听懂一点点,本来满脸茫然,可是这时看到逼人跳楼,一下子吓的哭了出来。
  王铮也是一阵心惊肉跳,这些个头足有两米多,浑身爆炸性的肌肉极具压迫感,油亮亮的光头上疤痕密布,眼神凶神恶煞,好似一条条血淋淋的鳄鱼,手中的寒光宽刀就是那吃人的利齿。
  西方妇女被大汉蒲扇大地巴掌一把抓住头发,扯了起来,妇女不断发出恐惧的尖叫,又咬又打,浑身像小鸡一样抖个不停。大汉发出一阵凶残的笑容,用力一撕,吴歆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团血肉模糊的软物掉到了自己脚下,血水溅到鞋面,还是热的,是一块连着黄色长发的头皮。
  大汉一死一扯之下,那妇女的头皮立刻被撕裂了,她尖叫不断,睁圆了一双没有眼皮的眼珠子,红白混合的头骨半露好似厉鬼!
  周围人看到她拼命扑出,纷纷惊恐的躲避,甚至有个白人腿一软瘫在了地面上。
  “推下去!”
  “慢着!”
  王铮大吼一声,双手抓住了歪帽老头的肩膀,极度恐惧下,他心中反而升起一股强烈的愤怒,清秀的面容都狰狞起来:“我们为什么会来到红世,这里是什么鬼地方,那个美洲女人,你们想把她怎么样,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老头周身一僵,咧开嘴对着王铮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年轻人,你想知道红世是什么?这是天堂、这是地狱,这是一个永远玩不尽的游乐场。如果你能够在后面三天里活下去,我会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
  他的老脸靠近王铮,鼻尖都碰到了一起,浑浊的老眼凶光闪过。
  “还有……我劝你还是不要碰我肩膀!”
  老头语气嘲讽,耀眼的碧色光芒倏地从他枯矮的身上爆发,将王铮弹飞十几米远,摔落在地,又滚了三四米,才在T台的边缘勉强停住,险些掉落下去。
  王铮撑着手爬起,感觉后腰和胳膊传来阵阵疼痛,脑袋都被摔蒙了。他朝下看了一眼,T台足有五、六十米的高度,下面有一条环状人工河,滔滔黑水里泛着绿色的泡沫,十分恶心。
  吞了吞口水,王铮一阵后怕。我胸膛内的金属时钟似乎走的快了一分,震落了几块碎片,似乎随时都要破裂。那个碧色光芒是从他心脏发出的!
  他暗自吃惊,刚才一瞬间,他清楚的看到老头胸口出现一团碧光,将自己弹开。
  “不!上帝……”
  绝望的声音在身侧响起,在空中拉出一道越来越小的噪音,嘭的一声,什么东西掉了下去。王铮手脚并用,连忙爬到边缘跳台向下望去,急速旋转的大转盘上满是利刃,美洲女人一掉下去,连挣扎都来不及,就在众人的注视下被绞成粉碎,肠子、头颅、血肉被抛飞进阶梯型的观众席,热腾腾的血浆融入河水,引起刺激的呼叫。
  “这是地狱!我没有触犯法律,我不应该接受这样的惩罚……”
  一个欧洲新人在强烈的恐惧中,抓狂的满地打滚,黑人男孩满脸吃惊,随即和广东学生妹跪在地上哇哇干呕起来,只有嘻哈乐手满脸不在乎,反而说了句日语,嘻嘻笑着,真是变态。
  王铮瞪大双眼,简直不敢相信,一个人的生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摧毁,消亡了。他狠狠的拍了下自己的脸颊,想让自己清醒起来,结果转头看到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眼镜男,正在做和自己一样的动作,对上王铮的目光有些恍惚,看样子被吓得不轻。
  “现在,菜鸟们,你们明白了吗?这一切都不是假的,我来告诉你!地球已经回不去了,这里是红世——强者的世界。你们能被选中,说明你们都有着变强的基因潜质,你们以后也许会成为称霸红世的碎神,也许在明天就会死掉。所有的未来,都由你们自己选择!”
  “先生!我想请问,我们的心脏去哪儿了?”
  王铮被摔得不轻,心里对老头多了一份忌惮,他手心贴在自己胸口,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你的胆子倒不小,问题真多!”老头深深的看了王铮一眼,“红世中的人是没有心灵的,在这里没有感情、没有依靠,拼图就是力量的源泉,你所能依靠的只有它。身体里的时钟,会帮助你们引导出潜藏在基因最深处的力量,你必须在三天之内唤醒它,组合拼图,否则下场只有一个。”
  歪帽老头鸡爪似的枯手轻轻一握,露出阴森笑容:“咔嚓!那就是心脏破碎,整个人变成为碎渣,游乐场大门已经打开,菜鸟们,进去吧!”
  T型台的后方,满是尖刺的钢铁大门缓缓上升,侍卫驱赶着剩余的七名新人,进入里面,当王铮最后一个进去以后,大门轰然落下。
  “这里是HTT电视台,编号17289349的新人群刚刚进入游乐场,我们的卫星监控已经散布场所内部,主播木讷菜菜子为您全程报道……”
  全场飘飞着一个金属传声器,里面传出清脆的女声,人群发出一阵欢呼,所有的新人动态都在LED荧屏上清晰的显示出来,歪帽老头理了理尖角帽子,露出牙齿,口中轻轻念叨:“GAME START!”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sufferkilled 时间:2011-10-18 13:12:33
  后文?
作者:天草二十六 时间:2011-10-19 19:30:23
  唉,话语权泛滥,结果造成大量垃圾信息充斥耳目,如果还是孔子那个时代,楼主会不会用半年的时间在竹子上刻出你写下来的垃圾呢?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