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话语权最牛逼呢?

楼主:东方弹琴 时间:2011-01-18 15:58:00 点击:207 回复:1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谁的话语权最牛逼呢?
  
  
  
  当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在世界上展示的时候,当国产歼20首飞成功引发网络热议之际,《话语权——美国为什么总是赢得主动?》出版上市似乎是“巧逢其时”,但青年评论家敬文东则认为是“应运而生”,他甚至将本书喻为“国家扫盲工程”,他说:“这是一本切中时弊的书,当前固然需要了解民主的细节,但更需要对国本的主干是什么进行追问”。
  
  学者叶匡政则认为:“《话语权》的第一读者应该是习惯于无可奉告或者封锁消息甚至戒防传媒的地方官员。”著名学者、《文化纵横》杨平也认为:“这是很及时的一本书,是各级政府宣传部门人士和媒体从业人员读后会有收获的启示录。”
  
  《话语权》作者是社科院美国研究所专家、著名专栏作家张国庆,这本书是长达十年学术研究通俗化和现实化的结晶。本书从话语权角度切入,生动描述了两百年来美国政府与媒体是如何掌控话语权的,深刻剖析了美国话语威权的形成过程。军事、经济、政治硬实力使美国成功崛起,并拥有了话语权,而美国长期保持超强势地位的原因,则主要是依靠“发现媒体”,与媒体良性互动,从而灵活掌握话语权。
  
  作者坦言,中国在内政外交上面对的一系列挑战甚至刁难,无论是长期被妖魔化、被潜规则,还是被定价、被声东击西,被掣肘的局面难有改善的原因在于我们不懂得如何掌控话语权。该书就用美国现代文明成熟之路来告诉读者:政府、媒体、民众互不信任的公关性灾难本可以避免;外交折冲本更能驾驭自如;按照艾森豪威尔的话则是:在宣传形象上花1美元就等于在国防上花5美元……
  
  正如作者所言,这是一本“将深刻的内容说通俗,将复杂的事情说简单,将专业的问题说清楚”的面向大众的书。
  
  新课题,新使命:学习美国,让别人知道你的底线!
  
  本书以非常坦率的态度指出中国在复兴道路上显现出的“话语权”软肋,这不仅仅是政府公关意识需要重点补课的内容,而且是媒体也要反思的课题。在掌控话语权方面,美国政府和媒体平时有较量是常态,但在事关国家利益的问题上,则体现出大局观,联合打造强国。
  
  本书一个引人瞩目的结论是:“美国媒体拥有自觉意识,明白国家的强大是媒体强势的根本所在。”对此,社会学家黄纪苏认为:“媒体的这种自觉意识,对当今新闻报道缺乏自律和娱乐化主导的风气,是一个有益的提醒。”
  
  作者表示,这本书虽然写的是美国的成功经验,但用意是写给中国的政治、媒体、商业精英看的,更是写给80后、90后——中国的“未来领袖”看的。作者坦言:“我的‘10年期待’之一就是中国赢得国际话语权,在国际上参与制定所有的游戏规则,这个目标也是很多中国人的目标。”
  
  张国庆说:“在多数情况下,双方合作比双方背叛好,做得好的关键不在于征服对方而在于引导合作。对于中国政府而言,赢得话语权的关键在于要让别人知道你的底线,渴望与你合作,而畏惧背叛的成本,尽可能按照你的节奏出牌。”
  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底线——正是美国政府的一大原则,不论是对待本国的媒体,还是外交,它都按照自己的节奏出牌。对于媒体,既有胡萝卜,也有隐性的大棒;对于国外,它绝对维护着话语权和国家利益。
  
  国家性课题:正视媒体的价值与力量,媒体应有的自觉意识
  
  “新闻强则国家强”——这是本书归纳200年美国驾驭话语权历史进程后,而得出的掷地有声的结论。“而媒体与国家的关系怎样臻于成熟,却又是一个辩证的过程,书里面的案例故事,浅显却不缺乏深度,想到最近众多的新闻焦点事件,不免会心一笑,这是本书语体的引人入胜处。”资深图书编辑宋强如是说。
  
  《话语权》开篇即提到美国总统对待媒体的心态和方法:像呵护孩子一样呵护你的媒体——这是强势政府的一种姿态。杰斐逊,这位理智宽容的美国总统坚信:媒体的自强,必将源自对民意的尊重和对事实的尊重,媒体迟早会意识到对自由的滥用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杰斐逊容忍了媒体的幼稚和偏颇,极其尊重和护卫媒体的发展,呵护媒体的成长,最终使其成为美国强大的推动力量。
  
  美国总统们严守自由的准则,坚持捍卫媒体的权利。因为他们始终坚信,国家的强大离不开成熟的媒体,而成熟的媒体是用“宽容”的甘露灌溉出来的,幼稚的媒体会慢慢成长起来,变得理智和富有责任心。
  
  近年来,群体性事件、突发性事件和由此引发的政府形象危机,如高莺莺案、邓玉娇案、宝马碾童案、钱云会案等。政府、媒体、民众的关系呈现怪异的关系,屡屡酿成公共关系灾难。某些地方政府缺乏执政者应有的谦卑,走不出“捂盖子”思维定势,对舆情不研究,对民众情绪缺乏体察,给人感觉缺乏沟通的诚意。媒体不是做官方代言人,就是习惯性“为弱者鸣不平”,甚至将负面新闻娱乐化,走新闻消费路线。其后果和隐忧则是助长了受众悲观的心态,对社会互信不利。
  
  “你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这样一个结局,不论对于政府部门而言,还是对媒体而言,都是极其可悲的。《话语权》这本书通过例举美国媒体的习惯和案例,得出结论是:“媒体的生存之道就在于:让社会信任你!”书中指出,媒体获得公信力的关键之一就是求实精神,只有获得了公信力,媒体才能赢得社会的信赖和尊重。
  
  作者张国庆表示:“少说话,有时就是在维护话语权。胡乱的批评可以引起注意,却未必能赢得长久的尊重和信赖。”在1851年的创刊号上,《纽约时报》创始人亨利•雷蒙德说:“我们不打算给人感觉是在感情冲动下写文章,除非有什么确使我们激动。”为了追求真实性,《纽约时报》从不胡乱发言。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CNN等媒体的理性、求实和自律,为美国媒体在全世界树立了良好形象,赢得了国际公信力,也成为美国赢得国际话语权的得力助手。放下抱怨,承担起责任,让社会信任你,这是中国媒体当下应有的作为。
  
  “话语权”博弈无所不在
  
  正如作者所言,这本书看上去是写给(中央和地方)政府、社会组织与企业领导者的,其实也是写给未来的领导者看的。同时,它更是写给那些希望在生活中拥有更多话语权和主动权的普通读者的。
  
  张国庆的一个有趣表述就是:“话语权博弈存在于广阔的生活之中,大到国际舞台,小到日常中的家长与孩子的关系互动,甚至到买卖中的讨价还价……”
  
  2011年1月11日,中国国产四代机首飞成功。各国网友的评论也是“话语权”的体现,中国网民说:“所有军迷和爱国者,盼望祖国强大、军事现代化的心情,这一路真是艰难漫长~~”美国网民说:“中国不是天生的坏家伙,但是正在成为这个屋子里的大家伙。如果你选择无视他们,那你离死期就不远了。”日本网民被支持最多的一条评论是:“日本也应该独自开发四代机。”
  
  一系列耐人寻味的新闻,使得这本有趣的书,经人联想下,无形中变成了“时政书”,变成了具有讽喻色彩的“劝世文”,变成了一些人拍案叫绝,一些人为之脸红,而一些人则会悻悻然斥之为“国家主义还魂”。
  
  《话语权》,诞生之始注定面临各色“话语”检视,据悉,天津卫视,北京电视台,凤凰卫视业已纷纷邀请作者做相关话题的嘉宾。话语权博弈,从张国庆的自我兜售开始,这不能不说是与本书有关的有趣插曲。
作者:三十 时间:2011-01-18 16:18:58
  很有看头。
作者: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