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张晓东

楼主:理洵 时间:2012-12-15 19:53:00 点击:114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晓东张氏,陕西富平庄里镇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陈式太极拳第十二代传人。
  去岁深冬,在陈全忠太极拳馆晓东有一个规模宏大的拜师仪式,那时我们已经认识,只是不太熟悉,但出于好奇,这件事情还是引起了我的关注,后来看到茂林所写的《张晓东拜师小记》以及所附照相,就反反复复地看了多次,觉得真是庄严和威武。生长在电视剧《霍元甲》走红的年代,对中华武术有着种种的好奇心,还是容易理解的吧。
  我和晓东的第一次相见,是在懒园,前年的冬天里,阎良《荆山》杂志有一个采风活动,懒园里集中,大清早的,我敲门,河声先生衣衫不整地开门后又休整去了,屋里灯没有开,暗暗的光线里却有两个人影在晃动,我看看他,他看看你,你看看我,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就都不说话,只是偶尔能传来懒园主人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间或向外问一半句天气咋样的话。后来在活动中,我才知道,那两个人影,一个是樊奎,一个就是张晓东,几个大男人,现在想来都觉得好玩。
  晓东面黑,有两层意思,一是他确实长得黑,二是面冷,目光里有杀气。和他的几次相见,不管是谝闲传还是喝酒,都能感受到他的面黑。但他直爽,问啥说啥,不会绕来绕去,也透露出豪气,很是威武的样子。因为他习武,就很喜欢听他说有关于他的故事,他也喜欢讲。说是一个夏天里有一次到外地去,长途车上,后边的男人脱了鞋双脚搭在他的椅背上,气味不对,他说了一次,不听劝,再说,还是不听劝,武林高手震怒了,站起来,须臾之间,那两只腿就成了麻花的两个部件。我出门常受人欺负,自己胆小怕事,就常常隐忍着不去计较,因而听他讲这样的故事就很解气。
  和他探讨太极拳功夫问题,他就讲出了弹球理论,说两个太极高手对阵,看似动作幅度不大,但一旦接触,发力与效果就会像两个高速运动着的弹球对撞一样,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还有一种形象的说法,就说一位太极高手,看他静止着,而他运行着功力,也会像一个高速飞转着的砂轮,任何物体碰上去,结果亦是可想而知的。想一想,这样的境界,还真是让人向往。
  他的职业是律师,平时还勤快地修习着书法,临柳公权,写乙瑛碑,写着写着,竟还到了有人求字的地步,我偶尔地去看一看,也会喊声好。那天下午在懒园,大龙先生说,晚上吃饭,让晓东把美女叫上,吃着饭,看着美女,你说多好。挂完电话,我问他道,那家伙是天天练着还是偶尔练练?他续着茶,一向高调的他这时用低沉的声音对我说,天天练着,晓东厉害,像我这样子---(洵按,一米八以上,块头二百斤冒些) 四、五个,没有问题。我忽然觉得自己肠肠肚肚里的一股笑意像是芥末一样要喷薄而出,低一低头还是忍住了。
  当晚的餐叙我用文字写下了那位美女的样子,“列席的还有一位一直不说话的年少美女,目光冉冉动,灵脱超颖,安然静处,醉眼朦胧中竟若仙客。”晓东看后留言说,“赏兄美文。年少美女坐在你的对面,自然看得清晰,我和她相邻坐,啥也看不见,遗憾!”你看他那个自负的样子。
  还有就是,我在文中把他的门号搞错了,他自称“无柿园主”,我却凭着记忆称他为“柿园主人”,引起了他的抗议,很快改了过来。柿树是秦地常见的果木,并不是十分地稀见,于是我就问自己道,这家伙称“无柿园主”,是因为无柿而遗憾呢,还是因为有柿而厌恶呢?不得其解。许是还有喝酒的机会罢。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棠湖居剑客 时间:2012-12-17 10:51:48
  秦川之地,多有豪客,不过以太极而论,杨氏盛于该地(杨澄甫近戚赵斌父子在公路学院),陈氏反弱,近年复有起色,但传拳者多有装神弄鬼之辈,影响声誉。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