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缺的随笔集

楼主:wuyiju_0 时间:2017-02-20 10:25:00 点击:53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这里,分享拓缺的随笔,分享他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和看法。
  拓缺,微信公众号 九十九场日落 的作者,这个公众号更换并不多,但每一篇都是用心之作。已开通原创,欢迎大家去坐坐。


  ==========

  《早餐》
  文/拓缺

  多天前的早晨,骤雨初歇,因料定工地无事,起的晚了些。食堂的早餐误了,便与同屋的同事到外边吃。同屋知道一个好地方,不过有点远。我说,远点没关系,反正没什么事。

  走到店门前,其实也不怎么远,看到店名「君知老店」,感觉很雅致的名字。名字虽然雅致,里边却显得破败,旧墙壁和房梁有些发黄,桌椅拥挤而混乱,地板也有些脏。总之,很有乡间的感觉。本来我们想点一份牛肉宽粉,不料宽粉已经卖完了,同事大感可惜,只好要了粉丝。点好菜后,找座位却又费了番功夫,因为到处都坐满了人,难得有两个空位的桌子。

  终于坐定,而且靠近屋外,因为刚下了雨,空气清新,心情舒畅。不多久,两大碗牛肉粉丝上来,味道果然很好。我注意到,与我们同桌的还有一位老人,他一身陈年的蓝布衣服,佝偻着背,拿着筷子很缓慢的夹着碗里的面。他吃的很郑重,目光虔诚,仿佛在进行某种仪式。

  好东西总是很快就吃完了,待我碗里粉丝已经所剩无几,准备喝两口汤走路的时候,我发现对面老人也已经吃完了,他的碗干干净净,筷子齐整的摆放在碗上。然后,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折叠起来的浑浊不堪的塑料袋,将它缓缓的一层层打开,最后露出里面一叠钱。和那个塑料袋一样,我感觉这些钱也是浑浊的颜色,那些褶皱不知饱含多少汗水。他从里面缓缓抽出一张五元的,交给老板,转身离去。佝偻的背以及陈年的蓝布衣服。

  我不着边际的想了很多,不管怎样,那个塑料袋我是很熟悉的。我爷爷、奶奶以及还健在的外婆,他们的怀里也都有一个那样的塑料袋。外公死的早,这次回家听妈妈说他喜欢做面,而且做的很好吃。我想他应该也是有一个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海之声黄石 时间:2017-02-20 11:44:43
  十七年老招牌,值得信赖!
楼主wuyiju_0 时间:2017-02-21 09:23:36
  凌晨一两点去坐火车,居然还闷热难当,真是令人无语的天气。火车上挤满了人,我还带着个大箱子,心想这下完了,幸好这趟火车卖餐车的座位票,虽然要30元,比票价27还贵去三块,但我还是欣然接受了。

  坐在我对面的是个年轻的母亲,纤细瘦弱而又婉约标致。她的儿子长的白白胖胖,很可爱,一双乌黑的眼睛总是好奇的左看右看。这个孩子才刚到这个世界六个月,一双小手无论拿到什么东西——扇子,手机或者纸巾——都往嘴里塞。这位母亲只好不停的将他嘴里的东西温柔的移走。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小混世魔王,心想自己当年几个月大时是不是也这样。

  晚上坐火车是很累人的,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时天还没亮,只见那位母亲满头蓬发,满脸倦容,却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她正给孩子喂奶,眼中充满无限爱怜。这幅画面让我想到了基督教的圣母像,安详、神圣。发现我醒来后,她似乎闪过一丝惊慌与羞涩,赶紧捋了捋混乱的头发。

  天亮后,晚上交的三十元座位费已然无效,又向我们索要十五元,说是早餐费。我还有两个小时到站,无奈又交了钱。昨天的晚饭根本无法下咽,今天早上的包子与馒头咬上去是粉状。唯一有碗稀饭还像食物,于是就喝了一点。

  下了火车,依次坐公交、摩的,飞奔回家,一切顺利。
作者:感觉不会在蓟 时间:2017-02-21 14:24:14
  我两个多月开通原创,后面没发文章,一个星期就开通了赞赏!
楼主wuyiju_0 时间:2017-02-22 10:11:44
  @感觉不会在蓟 2017-02-21 14:24:14
  我两个多月开通原创,后面没发文章,一个星期就开通了赞赏!
  -----------------------------
  比我厉害。
楼主wuyiju_0 时间:2017-02-22 11:06:59
  《说说竹子》



  你有没有试过一件很小的事,当时并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却让你记忆了很久?

  初中的时候,语文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题目我忘了,只记得我写的是竹子。我依然记得我描写竹尖弯曲的状态,借用了某位名家的「娇羞」二字。老师拿着我的作文,当作拟人修辞的范本,当众表扬。我猜我一定为此骄傲了很久。

  其他一些关于竹子的记忆,是拿竹子来做钓竿。我们那儿盛产毛竹,小时候我家屋后就有一片小竹林。毛竹不及楠竹粗,砍上一根,正好当钓竿用。唯一的缺憾是这些竹子大都不直,偶能遇到一根直的,就好比打网游打到了超级极品。

  为了解决不直的问题,充满智慧的劳动人民的孩子们想出来三种解决方案。一是只取竹尖部分,这部分一般不会弯到哪去,缺点是不够长,承重也不够,只能用来到近边钓小鱼。每年春天涨水,水渠里就有鱼钓了。水渠不宽,且是流水,且大都是小鱼,长钓竿并不合适,这时竹尖钓竿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那时候,小伙伴们几乎人手一支竹尖钓竿,渠道边儿一字儿排开,也颇有气势。不比在池塘,这是钓真正的野鱼。从最常见的鲫鱼,到背上有刺的黄古鱼,有须的鲶鱼,甚至泥鳅和龙虾,都能钓上来。一句话,钓竿提起来之前,你永远不知道会钓上来一个什么东东。

  第二种方案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山寨店里卖的伸缩杆,裁几根大的小的竹竿套在一起。第三种方案则考验技术了,是用蜡烛烧竹节,待到竹节将软不软之时,将弯竹扳直。其中的火候最是考验人,因为烧的轻了,扳不动,烧的重了,竹竿也就废了。非心灵手巧干不了这活儿,但我们那伙人中,有一个年长几岁的哥哥,最是手巧心细,每能烧出好竹竿来,我便央他做了好几根。每个竹节留有一圈黑色的烧痕,非常好看,就像一件艺术品。

  可惜的是,我自读高中起,就没再拿竹竿钓过鱼了。现在商店里的各式钓竿非常精美,但总少了当年那个味。毕业之后,我去了祖国的西部大山,修建某个水利枢纽。公司小院建在山巅之上,院内却很别致,草坪某处栽有数株青竹,却不知是何品种。竹节细小,或许专供玩赏的那一类。记得刚去时那会,清晨上班等车,便喜欢坐在竹下石凳上望天。青色的竹叶映在新鲜的蓝天之上,精致不已。也便不再在意上班后会遇到的烦闷。后来上班时间提前,等车的地点也定在了院子之外,也就不再注意那精致的竹子了。

  第一次吃到冬笋,却是离开了工程行业之后。之前只在家吃过春笋,要吃冬笋须得楠竹。冬笋的鲜美别有一种竹的清香,此时再配上熏制的腊肉,用吊锅在屋内火堆上缓缓煮开,一圈人围坐着,尽管外面大雪纷飞,屋内却有说有笑,你一筷我一筷,品尝美味。如此情景,怕是神仙也羡慕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