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嶂里,一声横笛

楼主:采薇20131229 时间:2018-06-12 12:22:26 点击:15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前些天去了爨底下村,由此构思了一个古栈道的故事。不敢恋战,来个短篇。献给那些走遍古城的岁月。
  《千嶂里,一声横笛》
  文/黄凤玲
  重峦叠嶂万山深处,一队铁骑飞驰在栈道上。

  我在马厩里一如往常地给大竣和追风喂食,老远就听见栈道西北方向传来的急促马蹄声。

  马踏飞燕,漫卷黄沙。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和骂骂咧咧的呵斥声,督头押着几个满身血痕的囚犯,将他们扔进了我的马厩里。嘱咐我们半月之后将他们押解长安。

  长安离驿站不是太远,快马加鞭七八日即可抵达,若不是督头被深山滚石所伤,必在这栈道养伤,我想应该忙不迭儿去领赏了。

  督头嘱咐大家看好那个受伤的统领,说他是燕国重要将领。我的目光重重落在那人的脸上。只见他一副苒苒虬须,两眼却呆滞无比。

  夜半守着灯火昏沉而眠,猛然间后脑勺巨疼无比。睁眼之间,只见虬须男仗剑袭来,却被他的手下按住了。按住他的是个白面少年,剑眉星目,风神宣朗。

  两人用燕国话争执了一番。他们不知道我虽驻留秦国驿站,却是听得懂燕国话的。

  白面少年说,不要伤及无辜,可以再找时机周旋脱身。而虬须男则在责怪白面少年作为统领太过心慈手软妇人之仁。

  原来,白面少年是慕容垂,他才是真正的燕国统领。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正看向我。他的面目看起来似乎有些熟悉,而他看向我的目光仿佛有着同样的疑惑。

  刚才我的尖叫声引来了驿站卫兵们的注意,这几个人不仅没来得及成功逃脱,又被狠狠抽打了一顿,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而我只能躲在一旁,狠狠地抱着我的追风骏马,把头埋进它深长的鬃毛里。谁也看不见我心底的疼。

  接下来的那些天,我上山采草药,偷偷给他们的伤口敷药。山石险峻,棘草丛生,常常将我身上的皮肤擦得伤痕累累。更有一次,从岩石上摔落下来,我撞伤了肋骨。

  我的伤势被白面少年慕容垂发现了,他阻止我继续采药。告诉我说,若有一天能够离开这里,会带上我一起。

  我转过身来苦笑。离开这个驿站,那是一个多么遥远的想法。我是怎样辗转流离到这个荒僻的栈道上来的,离开这里,是我的幸抑或是不幸?

  是夜,山风微凉。我偷偷打开了他们的枷锁。慕容垂牵着我的手,要我一起走。然而,我知道,如果不拖住秦兵周旋几时,他们是很难走出这座大山的,届时还能不能保住他们的性命就不得而知了。

  我拒绝了他,将慕容垂赶了出去。这边厢,驿站里的灯笼已经一个一个亮起来,映出明晃晃刀尖的影子。

  我知道,该我出场了。

  督头让我选择自己的死法,我选择了水葬。

  我先是被刺了一刀,而后被扔进了山间的天池。

  天池很美。我像一片碧叶缓缓沉入潋滟的湖水里。眼前晃过这世界最后一道白色的天光。当冰凉的湖水浸没耳畔,我轻声跟自己道别。

  然而,再次晃过眼帘的却是一道黄色的亮光,那是一盏火光微弱的油灯。

  我居然没有死,我被秦人所救,带到了一个韩姓的村庄。这个村子因为太多人姓韩(寒),为了中和阴阳,兴旺发达,取名叫爨火寨。

  我在这个村庄里养伤经年累月,村民们给予了我最热情的照顾。世事沧桑,我们这个安静的村落根本不知道外界已历经多场战争,淝水之战都已经结束。

  再一次千乘万骑而动,战旗怒展,战鼓齐鸣,没想到已是前秦败了。慕容垂杀了符飞龙,复立了燕国。

  我们这个小小寨子,因为其中俱是秦国人,被下令屠村。

  慕容垂坐在一匹棕色骏马上,他身边一匹枣红色马上坐着一位高贵的燕国公主。他们恩爱地对视了一眼。而我一眼认出慕容垂座下的骏马,正是我的追风。

  我吹了个长长的哨子,追风兴奋地朝我奔过来,任慕容垂怎么鞭打也无济于事。

  追风站定在我跟前,亲昵地蹭着我的肩膀。而慕容垂仿佛也认出了我。

  我阻止慕容垂屠杀爨火寨,然而其他的部将们都不同意。

  在慕容家族的屠刀快要砍向善良的村民之时,我掏出暗器迅疾地在慕容垂的胳膊上划了一刀。随即,我割断了自己的咽喉。

  我的鲜血喷溅在慕容垂的战衣上。慕容垂心痛地看着我倒下,却没能抓住我的手。

  他的身边,美丽的燕国公主惊呼着扑向慕容垂,抱住他受伤的胳膊心痛不已。

  我倒在了一片黄沙上。眼前闪过这个世界的最后一道天光。我仿佛看见慕容垂眼中的泪,又或是我的追风战马的泪珠,扑落在了我的额头上。

  我永远不会让你们知道,我才是前燕真正的公主。除了我袖中那块晶莹剔透的燕国碧玺知道我的身份。而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心心念念的燕国回来了。
  (写于2018年6月6日于北京,第一稿草笔)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