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朦胧时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13 08:09:00 点击:662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带我走近一座古桥,看我很喜欢的样子,小妹明眸回首道,我就知道么。
  她在前面走,丽人倩影于烟雨朦胧,一幅古典画面,清雅含蓄着。
  特意看桥,是我的夙愿,拱宸桥早有耳闻,越过时空几千年,横际滔滔长江,船映夕阳的,觉得动静里都有无数故事。
  那时候,捕捉每一次光影,都感到人生无限好。

  我长小妹十几岁,小时候以为她是个永远需要长姐挡风遮雨的宝宝,弹指一挥间,如今依然亭亭玉立的她,儿子大了,事业成了,老姐需得紧走慢赶,才能随得上她矫健步履。
  姐,咱慢点走吧,我今天有时间陪你。
  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似一池春水沉静,唇线清晰,微翘的嘴角,儿时的影子便呼的浮现眼前了。

  嘎妹,唱个红灯记!
  屋里是我高中的同学,一架未漆的大木床,跟床架齐高的小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默默望着众人。
  嘎,是最小的意思,她是姐妹排行里的末尾,我的同学们都特别喜欢她,不知啥时候,就嘎妹,嘎妹的叫开了。
  只见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拉起一边衣角,一手弯个兰花指举过头顶,圆嘟嘟的小嘴儿一张,一声,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有模有样的李铁梅就屹立眼前了。

  江面波浪翻腾,身旁的浓郁的苍翠草木几乎盖了路径,路有些滑,她小心翼翼牵着我的手,呢儿,还记得你小时候吗 ,那天唱完李铁梅,你就跟着去拜年,到人家里,一点不客气,给啥吃啥,兜里还塞满糖果。
  早忘了呀,就记得老饿肚子了。
  边聊边走,桥影越来越大了。
  一座灰色拱桥不大,桥洞里穿梭得船只不少,有两条运送砂石大船,擦身而过,有些惊险的意思,可是船头洗菜淘米的村妇似乎是视而不见。
  姐,听说长江无风三尺浪,她们一定不容易呢。
  呢儿生性善良,姐儿几个,她从不争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8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13 13:51:11
  是天性使然,还是之后的职业生涯锁定,总之,呢儿的温柔,沉静总如水相随,让家里上上下下感到贴心,舒服。
  石阶在脚下,风雨沧桑,模糊的脚印无数,新补的桥墩,有些刺眼,石头狮子稳坐雕刻的石头栏杆上。
  俯视水面,大船的小屋顶,甲板 甚至把着方向的船老板的影子都看的清清楚楚。
  一船过桥,一个瘦瘦的村妇,正叉腰指着对方过来的大船高声喊着什么,意思是让让,目测过去两两可能同时离去。
  呢儿又说了一句,看那个女人皮肤晒得多黑呀!

  一阵微风从桥那头吹来,对面的老街 牌坊,凉亭隐约可见,加快脚步,天色有些阴沉了。
  三月春风里总有雨丝不知不觉飘过,我已经小住十几天了 ,晴日甚少,老是烟雨朦胧一片,但我喜欢,比如那座古桥,在烟雨蒙蒙里 ,倍加古香古色了。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13 23:11:59
  她沉默,我无语,各自寻着最美的一瞬,光影是个神奇的魔术师,若有心意的对决,一定有奇幻的精致。
  凉亭在桥边,有些小鸟依人的柔弱,没有气宇轩昂的飞檐,一捧茅草似的圆锥顶盖,四柱各落一角,红漆长凳连出一个围合,我们进去坐下,一旁地酒肆有人拎乐瓶花雕酒走了,风呼呼的很急促。
  丁字路口正对着我们,雨点密了,万物就都卷在迷蒙里了。
  姐,如果你也能来H城多好,咱们又能聚一起了。
  我知道她的心思,江南如画,终归不是故土,可是循着自己心的感觉走,不是她一直以来的夙愿吗。
  雨丝密了,整条街就笼罩在薄雾里,湿气扑面,从一家有绿藤的店铺左拐,一扇乌木门闪出,那家的浙菜很有名,呢儿早就有此意,要老姐一饱口腹,从侧门进去,一个院落豁然开朗,几十只用黑瓷釉的瓦罐排列的一堵墙赫然入目,墙角伸出一支雪白梨花,好像是院外访客不请自来。正房对门的八仙桌,太师椅并不像一很贵气地紫檀,黄花梨木的料,但整个空间弥散一种特别地气息,我两个几乎同时喊出,在哪儿见过呀?
  与此地静谧相反,经过一个幽闭地的天井,十几张圆桌大厅就顾客满座了,选了一处临窗的坐位,点菜吃饭,就又提起那个无人地院落。
  我忍不住先开了口,多像外婆家的大堂屋,那套家具象比着做得。
  呢儿接到,感觉就像有人刚刚离开过一样。

  散落的雨伞下人们在江边溜达着,一顶顶花伞游动于雨幕里格外绚烂。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20 03:17:05
  2/河对岸的雨伞博物馆早就闻名,踩着湿漉漉石板路,走了好一阵儿才到,空阔冷寂,兴许雨天人少之缘故,屋顶倒悬了满铺的七彩斑斓,伞花儿开在屋顶了。
  一间现场作坊里有工匠摆开了制油布伞的全过程,呢儿说,家传的手艺好实在啊!各人买了一把,握手里沉甸甸的感觉。
  不由的想起家里那把,我上学那会儿,就常用,裂了一道口子,舍不得扔了,每每撑开伞柄,原画的许仙和白娘子就各闪一边。
  呢儿说,姐,我记得,那时候家里还是困难吧。
  是的,全家就靠爸爸行政二十三级的工资过日子呢。
  呢儿出生时,爸爸出差了,我还清楚的记得,是邻居大爷做了鸡汤送医院的,他是机关领导的勤务员,照顾人很细致,放学后急忙跑去医院,妈妈在雪白墙壁,雪白床铺的空间静静等待奇迹的一现,这个宝宝很懒,已超过预产期一周了。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21 06:51:18
  我必须回家再拿一些东西,妈妈嘱咐几句后,进了产房,我从三楼下到二楼拐弯处,突然听到婴儿响亮的哭声,似乎楼顶吊灯都在抖动,也听到 大爷叫我,快回来,你妹妹出生了!
  返回,噔噔蹬,上了楼梯,明亮灯光下,一个淡蓝碎花襁褓,婴儿的小脸红红的,窄脑门,胖腮帮,紧闭眼睛,张开小嘴像吸空气。
  不好看,丑,第一感觉。
  妈妈疲倦的双眼望着我,喜欢吗?
  我不说话,心想隔壁慧奶奶早就说,如果生个女孩儿,就给他家大女儿,那个波浪披肩发的阿姨是文工团演员,慧奶奶想外孙女想到了要发疯,她人性好,特别照应我家几个女孩儿。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21 07:01:50
  爸爸来了,明晃晃的灯光照亮他有些苍白的脸,本来就肤色白皙,上班回来操心我们 ,显得很疲倦,我出去接开水,走到门旁,听爸妈小声争执什么。
  送给吧,那家人不错,经济条件又好,对孩子未来教育差不了。
  不行,女孩儿再多,我也喜欢,不能送人。

  原来爸爸依旧坚持他的观点,即然生在这个家里,再困难也不能骨肉分离。
  妈妈也更舍不得,只是一个试探。
  添了人口,爸爸妈妈累是真的,喜欢也是真的,这个婴儿越长越好看,先是眼角眉梢变化极大,宽宽的眼角,眉毛很黑,微微弯曲,睫毛长长卷起来,脸型在接近满月时,正三角变成了倒三角,露出弧形很美的下颌。最要紧的事肤色白了,妈妈说面刚生出来,皮肤红的以后就白了,像你就是。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21 07:16:55
  她喜欢笑,喜欢吃,早就添加了,稀饭汤汁,满月那天,红鸡蛋,长面条都从她小嘴边溜过,她张开小嘴儿似乎想咬一口,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有时不高兴,微微蹙起完美,妈妈说,多想你们的大姑妈啊。
  真是应了女孩像姑姑,男孩儿像舅舅的老话。
  大姑妈有着最美丽动人的故事,她命运多舛,幼年丧母,自己的父亲经商,常年离家,寄住我外婆家里,因为我的祖父外祖父学堂同窗时,就结为金兰之交。
  与大姑父,一位相貌英俊,风华正茂的年轻医生结为伉俪,但幸福没多久,最终撒手人寰,大姑父也终身未续弦。令人唏嘘不已的日子,还是在我准备写一部家世纪实时。

  家有七仙女,妈妈还不甘心,一年后有了小弟弟,都说,这弟弟就是小妹带来的,她漂亮,取名,丽丽。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21 07:30:55
  时隔几十年,呢儿的气质多了文静书卷气,越发的接近,这次来,我说了自己的计划,她拊掌含笑道,我赞成。提到往日旧事,自然少不了对大姑父夫妇的回忆。
  我俩从伞博物馆出来,雨还下个不停,索性就在一家咖啡馆二楼赏赏烟雨朦胧了。
  她问,都说我像,到底哪里?
  自然是眉眼了,一动一静都有风韵在。
  大姑妈遇到个脾气火爆的婆婆,人称湖南辣子,又是学堂师范高材生,一百样儿的挑剔,一次家宴当众泼茶水给儿媳,大姑妈一赌气,三天不进食,闭门非思过,而是手捧枕边一部红楼梦,沉溺其中,饿了,就打一桶石井冷水喝,谁阻拦都无用,那时,大姑父远在冰天雪地的大西北北部林区,经受社会变迁的风云变幻。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21 07:38:19
  大姑妈香消云散,正当青春年华,那时他们刚满二十二岁,然,大姑父一直单身,拒绝一切媒人,独自拉扯两个幼子,直到他们成年。期间个人命运的坎坷无需赘言了。
  坚守一场无望的情爱,如传奇故事,我俩究其本质,那就是一种对完美人生的追求,一切坎坷磨难仅仅是一个琢玉的过程。
作者:半塘隐者 时间:2018-06-21 09:47:13
  好散文!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21 17:50:17
  @半塘隐者 2018-06-21 09:47:13
  好散文!
  -----------------------------
  谢谢支持!问候朋友!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24 13:26:40
  3/总是在烟花三月时,姐妹相聚,我选择此时,因为抗拒不了杭城的魅力,这里的花期都是压着诗韵开放的。

  时隔三年依旧,总想一起重游古桥烟雨朦胧时。

  江风一阵阵紧了,刮得雨滴不成串儿,今日特地选了从滨河路走,下午呢儿要值班。
  离开附近的早餐店过了一条马路,浓荫遮盖了江的对岸。
  一条也是古香古色的老街,沿着江流的方向走,店铺的木头门板苍色斑驳,深深木纹,锈了的铜锁,好像恍惚的瞬间,回到逝去的朝代,一个竹篮斜挂木板壁上,便有垂藤幽幽的飘绿,雨丝儿轻轻过来,还没寻到去年那片油菜花地,三三两两的雨伞浮在雨烟里,鬓角嘀嗒着雨水。
  心心念念里那片明灿的油菜花,没见,似乎辜负了春意。
  雨不大,衣衫略湿透,突然急急忙忙迈上大堤台阶,呢儿要打的走,因为有电话,助手说,一位补牙的老人非呢儿不可。

  这是一家杭城最有名的口腔医院,坐落于一座名山之侧,呢儿的专家诊室在五楼,一面阳台面向郁郁葱葱的山峰北侧。峰峦叠嶂里,西湖隐约可见。

  呢儿白衣白裤,一双软底平口鞋,医生帽,白口罩,只露出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来。
  她轻声细语询问老人哪里不合适,一面拉过头顶灯,仔细检查过,看她忙起来,我在外间客厅看了一份报纸,那里登载了呢儿的表扬信。

  过道里,不时闪过的轻盈的身影,医院的静谧,温馨从各处溢出来,如果不是远处的苍峦叠翠,仿佛回到往日时光。
  呢儿学医,选专业都在自己,她并没有事先问过家里。
  只是惋惜没进妇产科,她说太喜欢刚刚出生的婴儿,天使般的纯洁的目光,会洗净世界一切污浊。

  毛玻璃的影影绰绰里,一静一动都翻开从前的每一页。
  我少小离家,弟弟妹妹的成长影子,只能在有限的空间拼接。
  比如,我探家,他们去我那儿。

  当我第一次带男友回家,呢儿哭了,她说,姐姐要被人抢走了。然后就每一个暑假去我那儿。
  葡萄园摘珍珠绿,马奶子,瓜地里抱哈密瓜,蓝天白云下,敞开呼吸绿野的清澈空气。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25 11:31:20

  如春天的衣裳,所以她选了杭城, 这个四季流溢绿色的古城。
  窗外有永远看不完的风景,车流驰过,无声无息,洁白的静谧越发神圣,家里有描绘建筑图纸的小弟弟,飞越太平洋俯瞰地球风景的小姐姐,夹在中间的呢儿选了她的所爱,修理,塑造一颗颗晶莹洁白地牙齿,她的灵巧的双??,在有限的天地驰骋理想。
  人活着要欢乐,敞开的笑,露出雪白整齐的贝壳一样闪亮的牙齿多好,她给家人每年作一次精心护理,责怪夺走姐姐的大姐夫为啥刷牙不尽心。又尽心尽力帮他做了全烤瓷假牙,忽闪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看效果,一次次打磨调整到她完全满意。
  姐,这次护理之后,你们又可以放心用一年了。亲情的❤️,落在她的力所能及的高超技艺。诊所大橱窗,专家们列队展示,最美的照片,有一段学历经历的文字,那座医学院有她青春靓丽的倩影。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26 07:14:33
  4/路旁的灯柱,橱窗的灯饰,一一闪烁华彩,雨后的傍晚,一地湿漉漉灯影的五彩,摇曳的树叶,抖落雨滴,风里都被润了棱角。
  姐,让你等久了。见到病牙,就忘了一切,不做完就放不下心。
  呢儿有些歉意的说,一阵风掠过我们撑伞的手臂,无雨而打伞,路旁梧桐树时不时撒下一些水滴。
  打的等了很久,呢儿说,有条地铁正在修,没准下次你来,就能坐了。
  其实我们都很享受这里处处美丽,边走边看多么惬意,晚到家早到家都不在意。
  长长的弯曲的公交路上,还望的见隐约的大运河文化踪迹,路畔巍峨牌坊,浓荫间尖顶的草亭,停车,过马路,知味观就在眼前。
  几乎每天都要来,早餐买过皮薄馅儿多的肉包子,此时要了两碗猫耳朵。
  瑶柱和豌豆,一浅一绿,点缀了一池清水,池水浮起一片片玉叶儿,漾起阵阵香味儿。
  江南水乡的秀美渗在一缽一碗间。黑漆漆桌凳,四壁的花卉,墨宝装饰。
  不由得聊起家里妈妈做的猫耳朵,肉丁,西红柿,蘑菇,酱香浓郁的汤汁,迥然不同的风味儿,且每一个猫耳朵都有姐弟几人的拇指印儿。
  铁皮火炉支起一口巴士顿大铁锅,四只锅耳朵造型,显着它不凡经历。它来自祖父的所赠,还有那条大大的猩红的藏毯。活灵活现的百鸟朝凤的图案上,留下几代人成长的印痕,温馨里有呢儿和我们,历历在目的岁月磨痕。
  铁锅底儿薄了,呢儿会自己拿勺儿时,铁锅已经少了一只耳朵。
  姐,你和二姐三姐真辛苦,帮助妈妈作家务,抬水,洗锅,三姐十一岁就会擀面条了。
  呢儿开口道。
  灯影里的她,被勾勒出一个端丽的倩影。
  还是那么懂事儿,总惦着别人的种种好。心底涌起无限感慨。
  记得她第一月领工资,就马上寄给三姐一部分,她说 ,上学时,三姐总给她零花钱用。
  那时候被许多追求者围绕,众星捧月里,一种飘然的感觉很自然,爱美的心思越重,钱包瘪的越快。
  临到毕业,收获了可以出一本书的一堆爱情信,不知所措,就寄来让我定夺。女神,美丽月下女郎,骄傲的公主.......。手持射向爱心之箭,男孩们不知如何倾诉心底的爱慕之情。
  一个漂亮的女孩就仅仅是因为容貌美丽而被吸引?
  回答是否定的。
  呢儿看似柔,实则刚。
  她的柔在一股韧性里,论聪明不及小弟,有一年我探家,她上高二,试着讲了高等代数,一起解题,初中生的小弟很快揭开谜底,呢儿急的说,我怎么就想不出,于是为她的高考忧虑。
  那时她被选上了快班上课,竞争者拉开了距离,她不气馁,一步步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实现目标。

  呢儿,还记得你那个迎考的暑假吗?
  她转头婉然一笑,嘴馋,尽惦记你鸡汤碗里的鸡块儿了,那时你坐月子需要补,我真是太不懂事儿了。

  知味观熙熙攘攘正饭点儿,离开小店就溜达江边了,腕表指针不到八点,拱宸桥畔一定好夜景。

  三点一线里,呢儿家居中,江在那端流淌,隐隐听到浪花拍击石岸。
  你选的住处真好,左为美食街,右有江畔景,我喜欢。
  喜欢你就多来唄。
  一副娇憨尽显长姐面前,重拾话头儿 又聊高考。
  你复习的太苦了,我睡一觉醒来,你还在灯下低头看书,忍不住劝你睡去 。
  还说呢 ,每次都超过我要你叫醒的点儿,天天留几道做不完的数学题。
  那一个月里,呢儿的紧张的临考最后冲击, 添加了婴儿的啼哭,我探亲回来生孩子,呢儿兴奋的不得了,当小姨的忙里偷闲,规划着将出世宝宝的容颜美丽。
  她抱着红红脸蛋儿的宝宝高兴的叫道,看呀,以后就长得白白的啦!
  接着自己加一份作业,天天绕道去买一把奥思曼草,回家先捣碎了,给宝宝抹眉毛上。
  临去上学还不放心,姐,别忘了给宝宝抹眉毛!

  晚风有些凉意,桥影耀眼,轮廓一道美妙半圆弧,波光粼粼如撒碎金,大船无影,江风习习。
  你最终还是如愿,运气也好,仅仅超过录取线十分就录取了。
  我欣慰道。
  其实呢儿每晚熬夜凌晨,我一觉醒来,就看到她疲惫不堪的背影,叫醒她,她迷迷糊糊说,姐,我稍睡一会儿,十分钟后就叫我。
  我不忍心,那双大眼睛眼皮儿重了好几层。长长的睫毛下,一泓潭水更加幽深。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7-01 12:27:27

  5/夜空,遥远的星星,浩瀚深蓝弥漫开去,金色轮廓给桥影一些金碧辉煌的感觉,我俩石阶而上,白天看清桥面,旧时与新式衔接,两处拼接,一边黛色沉沉,一年浅灰沉凝,婉约于坚挺的融合,河对岸那条街在夜色里恍惚了。
  街铺亮起雪亮的灯光,一道光影亮了呢儿的眼神,多像大姑妈呀,夜读,裴家堡子,千里挪移,仿佛进入光影隧道。
  走过一家咖啡店,明晃晃灯光从门里射出,她扭头问我,眼神一些忧郁,可去坐坐?
  我摆摆手,再走走,就到一到长廊,那儿临近江边,可听到浪花拍岸。
  竹影婆娑,我们都在闪烁不定里,想起大姑妈,那是一个如何被摧残的倩影,心属朗君千里明月不改初中,却为婆母不容,怏怏病体,非一日之寒,起底是思念之切之深。
  追求一个完美爱情那么难吗。
  两人为故人唏嘘不已。
  呢儿,也别伤感了,毕竟多年陈旧往事了。
  说说开心事儿,你呢,遗传了姑妈,女像姑妈,男像舅舅应验了。
  你如何这般确定,又没见过。
  听妈妈,姨妈们说的,再说,我还看过一张老照片呢。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7-04 22:24:20
  对啊!
  呢儿眼里一亮,一簇火花闪现。
  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真想听听你讲讲。
  那张照片,一片棕色里充满历史沧桑巨变。
  那年深秋,我过周岁,几十口家族成员聚集一起,男士长袍马褂,女士旗袍,我在大姑妈怀里,带一个肚兜,露着胖胖的小胳膊小腿儿,妈妈就是那天,把我扔榻上,因为我尿湿了她最美丽的一件旗袍,雪青色,刺绣精美,几朵淡淡芙蓉花散发着灵秀。大姑妈长发及肩,弯眉入鬓,眼神略带忧郁,她略略侧身,为的是拍照出我的样子。
  可惜,记不得在哪儿看到的,外婆家。还是大姨妈那儿。
  呢儿啧啧道,可惜,太可惜了。

  江水波光粼粼,长廊的竹椅子凉意满满浸入肌肤。
  天太晚了,回去吧。
  我对呢儿说。
  桥影在水波涟漪里散开,裴家堡的影子清晰起来。
  那个小城屹立在波浪滔滔的弱水河畔,水草丰茂的绿色流溢天边,被紧紧拥围的城堡宛若仙境一般,金色的沙浪在遥远处徘徊,浩瀚的沙漠深处,飘来驼铃叮咚。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7-05 19:32:57
  柳两家世交,两家老人风华正茂时为同窗好友,遂结了金兰之交,指腹为婚,提拔二掌柜邢家,三人遂成密友,罗圈儿婚,仨姓联姻,柳老交游广,商界军界都有挚友。苦于商旅漂泊不定,寄托两女儿在裴家,嫁妆都管。

  那时人的交情深厚,诚信为本,几十年后,柳润烟,我的大姑妈嫁了邢家次子,我的大姨妈嫁了长子,柳润烟的长兄娶了裴家长女,我的母亲。

  那张照片也许是三姓家族最后的一次合影,自此也是各自风雨飘摇。
  晚风习习里,我俩久久无语,个人的命运真如大海一叶小舟,一个惊涛骇浪,不知飘向何处。

  路滑,呢儿扶着我,两旁高大的梧桐树枝叉相交,搭起一座绿虹,约莫十几分钟,家的灯影在望。
  住宅在小高层居中位置,人家刚装修好的新房,换大的,呢儿接盘,房价适合,设计新颖,园区多是普通人家,绿树成荫,花开四季,一侧窗户下对着一丛翠竹,另一侧临马路,双层玻璃窗,倒也相安,还能远眺运河尽头景致,客厅不大,卧室大,靠墙一溜儿柜子,最醒目的是一对很大的碧玉貔貅,雨是上等籽料,做工精细。
  呢儿惜玉,我是早知道的,她有个和田羊脂玉手镯,那时她工资不高,一个科主任,比一般大夫也就多些岗位经贴,但自要见到尚好玉器,就黏住双脚不动了。
  好美,还要购置些首饰,就认识了一个私人诊所两口子,他们是来医院进修的,对呢儿医术为人很是喜欢,再三邀请,一来二去,呢儿就答应星期日帮忙。如此手头就宽泛些了。我俩隔三差五就探究起玉石来,继而我的手腕多了一个碧玉玉镯。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7-11 08:18:31

  6/餐厅布局很紧凑,八仙桌的玻璃板下,一朵水墨牡丹,桌的方方正正一角,有个大肚子敞口玻璃瓶,里面泡了胡萝卜,红椒,豇豆,颜色红红绿绿的很能引起食欲。
  呢儿下班就赶去练瑜伽,夜晚有读书计划,一向饭食就简,热好一盘红烧狮子头,清炒一碟儿菠菜,就喊我吃饭,就着一黄一绿的泡菜,竟也混素搭配,色香味俱佳。
  姐,吃完饭,一起看看我的玉,又添了一个翡翠平安扣了。
  这一款心仪已久,她自是十分的喜欢,早就给我说过要一起品品像了。
  一双玉手,十指柔软,修长,她洗漱过,换一件蛋清色丝绸睡衣,放开挽起的发髻,乌云如瀑,溜肩而下,月光从大阳台斜射进来,宛若拢住一个高贵女神。
  人的气质几分与生俱来,也许是家里最小格外受宠,也许生性文静,姐妹几个从不见她发过脾气,或高声说话,受了委屈也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泪花盈眶,让人更添怜爱之意。
  姐,看看这水头,颜色,是不是极佳。
  呢儿食指勾起挂绳儿的一头,一个比铜钱大几圈儿的翡翠件儿,闪着一种清雅脱俗的光彩,让满屋子都缭绕了一种异样氛境。
  姐,玉养人呢,你要常带你的玉镯,别放着,那物件有灵气。会保佑好人。
  说这话时,她轻轻叹口气,两人随便扯了些玉石价格的话,就准备入睡了,她将玉件儿放入首饰盒,扭头对我说,姐,你不知道,多少个无眠的夜晚,就是依靠它们化解心中郁闷的。
  我惊讶,这几年只听说她一帆风顺,先是辞职,和人合伙开了一家诊所,后来自己另起炉灶,搞了自己诊所,零星听得一点不快之事,她也轻描淡写已过,然后是南迁杭城。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7-11 08:24:23
  又何来无眠之夜?
  今夜,倒是我辗转反侧了。
  江水拍打石岸的声响越来越清晰,仿佛一条龙头大船载着满满的玉器缓缓驶来,我和呢儿看不够玲琅满目的玉翠,觉得每一个玲珑剔透里,自有万种风情,费人猜解。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