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朦胧时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13 08:09:00 点击:204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带我走近一座古桥,看我很喜欢的样子,小妹明眸回首道,我就知道么。
  她在前面走,丽人倩影于烟雨朦胧,一幅古典画面,清雅含蓄着。
  特意看桥,是我的夙愿,拱宸桥早有耳闻,越过时空几千年,横际滔滔长江,船映夕阳的,觉得动静里都有无数故事。
  那时候,捕捉每一次光影,都感到人生无限好。

  我长小妹十几岁,小时候以为她是个永远需要长姐挡风遮雨的宝宝,弹指一挥间,如今依然亭亭玉立的她,儿子大了,事业成了,老姐需得紧走慢赶,才能随得上她矫健步履。
  姐,咱慢点走吧,我今天有时间陪你。
  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似一池春水沉静,唇线清晰,微翘的嘴角,儿时的影子便呼的浮现眼前了。

  嘎妹,唱个红灯记!
  屋里是我高中的同学,一架未漆的大木床,跟床架齐高的小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默默望着众人。
  嘎,是最小的意思,她是姐妹排行里的末尾,我的同学们都特别喜欢她,不知啥时候,就嘎妹,嘎妹的叫开了。
  只见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拉起一边衣角,一手弯个兰花指举过头顶,圆嘟嘟的小嘴儿一张,一声,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有模有样的李铁梅就屹立眼前了。

  江面波浪翻腾,身旁的浓郁的苍翠草木几乎盖了路径,路有些滑,她小心翼翼牵着我的手,呢儿,还记得你小时候吗 ,那天唱完李铁梅,你就跟着去拜年,到人家里,一点不客气,给啥吃啥,兜里还塞满糖果。
  早忘了呀,就记得老饿肚子了。
  边聊边走,桥影越来越大了。
  一座灰色拱桥不大,桥洞里穿梭得船只不少,有两条运送砂石大船,擦身而过,有些惊险的意思,可是船头洗菜淘米的村妇似乎是视而不见。
  姐,听说长江无风三尺浪,她们一定不容易呢。
  呢儿生性善良,姐儿几个,她从不争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13 13:51:11
  是天性使然,还是之后的职业生涯锁定,总之,呢儿的温柔,沉静总如水相随,让家里上上下下感到贴心,舒服。
  石阶在脚下,风雨沧桑,模糊的脚印无数,新补的桥墩,有些刺眼,石头狮子稳坐雕刻的石头栏杆上。
  俯视水面,大船的小屋顶,甲板 甚至把着方向的船老板的影子都看的清清楚楚。
  一船过桥,一个瘦瘦的村妇,正叉腰指着对方过来的大船高声喊着什么,意思是让让,目测过去两两可能同时离去。
  呢儿又说了一句,看那个女人皮肤晒得多黑呀!

  一阵微风从桥那头吹来,对面的老街 牌坊,凉亭隐约可见,加快脚步,天色有些阴沉了。
  三月春风里总有雨丝不知不觉飘过,我已经小住十几天了 ,晴日甚少,老是烟雨朦胧一片,但我喜欢,比如那座古桥,在烟雨蒙蒙里 ,倍加古香古色了。
楼主雁度秋色 时间:2018-06-13 23:11:59
  她沉默,我无语,各自寻着最美的一瞬,光影是个神奇的魔术师,若有心意的对决,一定有奇幻的精致。
  凉亭在桥边,有些小鸟依人的柔弱,没有气宇轩昂的飞檐,一捧茅草似的圆锥顶盖,四柱各落一角,红漆长凳连出一个围合,我们进去坐下,一旁地酒肆有人拎乐瓶花雕酒走了,风呼呼的很急促。
  丁字路口正对着我们,雨点密了,万物就都卷在迷蒙里了。
  姐,如果你也能来H城多好,咱们又能聚一起了。
  我知道她的心思,江南如画,终归不是故土,可是循着自己心的感觉走,不是她一直以来的夙愿吗。
  雨丝密了,整条街就笼罩在薄雾里,湿气扑面,从一家有绿藤的店铺左拐,一扇乌木门闪出,那家的浙菜很有名,呢儿早就有此意,要老姐一饱口腹,从侧门进去,一个院落豁然开朗,几十只用黑瓷釉的瓦罐排列的一堵墙赫然入目,墙角伸出一支雪白梨花,好像是院外访客不请自来。正房对门的八仙桌,太师椅并不像一很贵气地紫檀,黄花梨木的料,但整个空间弥散一种特别地气息,我两个几乎同时喊出,在哪儿见过呀?
  与此地静谧相反,经过一个幽闭地的天井,十几张圆桌大厅就顾客满座了,选了一处临窗的坐位,点菜吃饭,就又提起那个无人地院落。
  我忍不住先开了口,多像外婆家的大堂屋,那套家具象比着做得。
  呢儿接到,感觉就像有人刚刚离开过一样。

  散落的雨伞下人们在江边溜达着,一顶顶花伞游动于雨幕里格外绚烂。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