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雨:周闻道《重装突围》的叙事逻辑

楼主:眉山周闻道 时间:2020-02-14 19:48:53 点击:34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周闻道《重装突围》的叙事逻辑
  润雨
  作为一位非经济专业、长期不在甚至远离经济主战场的教育工作者,这些概念对我是如此抽象而陌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业转型升级、中产阶级危机、中等收入陷阱、机会成本、沉没成本等等。可在读周闻道《重装突围》时,它们不仅一个个在我心里复活起来,而且如此鲜活而生动。我相信,这就是文学与经济学结合的魅力。
  因此,我也可以断定,这是一次难度系数超高的写作历险。
  重装,在《重装突围》中既是一个核心意象,或者说象征主义的主客信物;又是书写对象——中国重型装备制造企业或中国二重的代名词。重装突围,是在国家战略下两大央企旗舰进行重组的巅峰之战。这场堪称中国“高端国企深化改革的一场大仗、硬仗、难仗。没有现成的蓝本可供操作,也没有成功的先例可资借鉴,一切都需要在探索实践中完成。”在场主义创始人周闻道,一次不经意的网上搜索,“一条醒目的消息,即刻跳了出来:国机二重联合重组。”瞬间激活了他敏感的神经,“仿佛有一个庄严的声音响彻在耳际:你不是倡导在场写作吗,不是强调介入现实,关注当下,体察国家的、民族的、人民的关切吗?这样的改革大举,你有什么理由回避、什么理由缺席?一位在场写作者,面对这样紧贴时代大潮的题材,如不勇敢承接,紧紧抓住,倾情投入,认真写好,还有什么存在价值?”“就这样,基于一种存在价值,一种热爱与坚守,一种责任。”(引子)他以一勇当先的文学家的担当,以洞幽烛微的经济学家的敏锐,及独具慧眼的政府官员的社会价值历史价值发现,强烈的在场介入审美本位,走进了国机,走进了二重,走进了中国央企改革攻坚战的前沿阵地……
  一次与伟大时代命题相遇而又不乏挑战的在场写作启动了。
  从2013年开始,周闻道通过两个企业的官方网站、国内外纸媒和多媒体、可获取的文件资料,一切相关的信息渠道,一直跟踪到2018年,搜集到了国机、二重重组的几乎全部信息。深度的采访介入,对资料全面详实的掌握,为直抵事件的真相拉近了距离。我们从书中不难看到周闻道在分析、消化、梳理资料中表现出的深刻的洞察力、挖掘力。而如何将这一宏大的改革事件书写精彩,将枯燥僵硬的国企改革艰难曲折,转化为文学叙事和形象生动的故事,的确“艰难处处,狼烟四起,这注定了是一次富有挑战的在场叙事。”(引子)
  是的,《重装突围》是一部集文学、经济学、社会学于一体的高端国企改革的难得文本,彰显出周闻道深厚超常的文学功力。他以驾轻就熟的恢弘构思、独具魅力的在场叙事,避开以人物塑造为核心的传统套路(客观局限),将笔触对准国机与二重重组及重组后的诸多矛盾纠葛,借助于矛盾构架的创作思维,从宏观到微观,从成功到失败,从大我到小我,从硬核到柔软,从眼下到未来,.以“庖丁解牛”的娴熟“刀法”,以游刃有余的散文化语言,在一波一波戏剧化的矛盾冲突中,层层推进,步步突围,以情理交融的叙述,真实、完整、深刻地呈现了国机、二重重组这部时代大书的精彩风貌。无疑,这是一部极具时代纵深感、事件立体感、文化厚重感和深邃精神境界、独特现实意义和时代价值发现,及严密叙事逻辑的在场佳作!

  一、“宏”与“微”的相互照应
  宏观的构架,微观的钻探。《重装突围》不是孤立地写国机与二重重组,而是把国机与二重重组放在全球化产业转型的宏大背景下,“世界已跨入全球化、信息化、大数据、高科技时代。世界性的产业转型升级,排山倒海般袭来,新的危机步步逼近。中国制造业面临第二次沦陷。”“转型升级,创新突围,这就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世界发展大格局。”(第一章国家任务-第五节危机与拯救)
  国机二重重组,离不开国际国内大环境,国家重装制造产业要发展,中国二重作为中国重装行业的央企旗舰,却面临商海覆舟的危险。国机眼下虽然发展势头良好,但“任洪斌已明显感到,在长期持续高速发展后,国机现有的资源潜力,已逐渐挖掘几尽,发展速度在明显放缓,利润空间在被市场不断压缩。要实现持续快速发展,就必须增强发展的后续之力,需要寻找新的战略性突破。”(第一章国家任务第一节大任谁担)“因应世界性经济转型升级要求,在未来,以新需求、新市场为导向,重组重构新型产业体系为目标,中国产业经济将面临一场大洗牌。”(第一章国家任务-第五节危机与拯救)
  重组,是出路,也是时代召唤。周闻道把重组放在一个宏大的叙事界域中展开书写,借助于自己长期在政府部门从事经贸工作,对宏观经济发展走势有清晰的研判,他以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的宏阔视野,高屋建瓴地对重组的背景作了充分必要的交代。使得国机与二重重组具有了广阔的时代意义、社会意义和不可替代的历史意义。
  与此同时,周闻道将钻探的镜头也对准企业微观领域。当人们过多地将企业的衰败归之于体制、机制或大经济环境的影响时,一声强有力的质问:“一艘央企旗舰的倾覆,问题的主因,是宏观背景和行业共性,还是自己?”然后通过同期同行业的盈利率比照,再通过造成二重腰折成因的微观钻探,一层层剖析,揭开谜团:虽然有宏观大环境市场经济对企业产品转型升级要求的影响,有供给侧结构的不合理,有体制机制的问题,但更主要的还是企业内部经营理念僵化,对宏观形势的判断失误,缺少现代化企业管理思想的引领,一系列的重大投资决策失误,管理措施不善的责任。“如果在时间的经线上,我们看见的还是二重改革滞后的步子;那么,透过企业内在的纬线,我们看见的更是令人震惊落伍后的沦陷。”(第二章第二节腰折的“脊梁”)作者通过“脊梁”之殇的追渊寻责,挖掘出了二重产品质量的一系列“非”化逻辑:“‘非’化的理念,‘非’化的管理,‘非’化的设计,‘非’化的工艺流程和制造,再到最后‘非’化的检验,‘非’化的安装调试和用户培训等等,形成一个彻头彻尾的‘非’化文化,最后‘非’掉的,是产品质量和市场信誉。”(第九章 擦亮的名片第三节 有多少个“非”就有多少个谜)让读者从错综复杂的矛盾纠葛、万花迷眼的表象中一步步看清事情发展的来龙去脉。
  全书对国机和二重重组历程展开多层次多角度的描写。如电影蒙太奇般的层层推进,层层剥离,时而由远而近,时而又由近而远,时而聚焦于一个点,时而广角大视野。远处观天际风云变幻,近处观事件人情冷暖。宏观与微观的交汇,综合而系统地、全面集中地反映了重组艰难复杂的历程,并将企业改革中整体存在的问题和个体内部机制的痼疾相互照应,有理有据有节,读之,就像看一部惊险大戏,环环相扣,惊险刺激,险象横生,又峰回路转。这不仅反映了周闻道在这种庞大题材面前作为经济学家宏阔的视野、作为文学家清醒的头脑和高超的布局掌控能力、作为在场主义旗手的强大介入能力。
  二、“成”与“败”的并重书写
  《重装突围》写国机与二重重组的改革历程,不以人物塑造为主线,避开对改革成功人物的简单式歌颂,也避开现行体制下对政府、国企等体制人物的敏感,而是以叙事为主。作者将笔触对准国机与二重重组过程的艰难及重组后的诸多矛盾纠葛,各种历史的现实的、各样显性和隐性的矛盾,成为重装突围的一个个困局。如何解决好这些矛盾,突破这些困局,既实现国家重器的重装突围,更实现传统体制、机制、观念、思维方式、文化积习等的重装突围,是文本着力表达的主题。作者在书写这些矛盾纠葛中,将成功与失败并重书写。尤其对失败成因的深入剖析,没有简单地归结为成与败、是与非,更没有简单地扣上支持改革或反对改变的帽子,而是把他们都放置于过去改革发展的功臣,这次改革的拥护者、支持者。但矛盾又发生,且那么尖锐。不能不说,这样的矛盾更接近人性本质,也更接近艺术的真实。这也许就是真正的在场书写。在场主义倡导文学要关注当下,介入现实,体察国家人民的苦难,让文学拥有去蔽、敞亮、本真的在场精神和忧患意识。《重装突围》就生动地践行了这样的忧患意识。
  如写二重,既写曾经的辉煌,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共和国的“长子”“脊梁”,为中国重型装备做出巨大贡献,“二重的辉煌,是一部厚重的大书,每一章,每一节,每一个故事,每一个细节,都闪耀着时代的光芒,都是中国现代工业发展中不可忘记的夺目亮点,占据着国家重装出击的高地。”(第二章“脊梁”之殇第二节国之“脊梁”)也写二重今日的窘境“明日黄花蝶也愁”,“二重有太多独一无二的拥有。然而,当这些令人羨慕,让人眼花缭乱的企业珍贵要素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集合概念——‘二重’的时候,光亮却顿然失色。那遮蔽的阴影,就像城市天空的雾霾,浓浓的,厚厚的,灰灰的,不知何处是天日。光亮的尽失,一切都变了,变了,变成了一些刺眼扎心的词:巨亏,退市,质量滑坡,银行逼债,职工发不起工资,举步维艰,前景黯然……”(同上)更对造成二重腰折的每一个失血点怎么形成的原因进行剥茧抽丝般剖析,去蔽、敞亮、本真的呈现,给世人亮相,具有极其深刻的警醒、警示性和社会意义!
  通过这样在场客观的书写,让我们看到真是的病因:“二重的问题,包括过去的辉煌、曲折的经历、今天的窘境,以及走到这一步的复杂原因,几乎囊括了中国国企问题的所有症候:思想观念、产业布局、产品结构、市场定位、经营理念、创新发展、管理技术,体制、机制和人,等等。能走近它,解剖它,发现它不同寻常的丰富内涵,本身就是一个天赐良机,重组成功与否都有意义。”(引子)这就是在场介入性、精神性、发现性的写作意义。而写重组成功后的二重,“二重昔日的科学化、精细化管理终于回归了。降本增效的触角,延伸至企业再生产过程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细节。”
  写国机也是,曾经的式微,之后的兴盛,未来的挑战......
  成功的歌儿好唱,而失败的探微,如悲剧的意义,“将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也如警钟般鸣响,令人警醒,给人血的教训!这正是在场写作追求的呈现真相。以此为鉴,更显成功的不易。
  三、“大”与“小”的灵魂撞击
  国家任务下国企特别是央企的大义担当、“大我”的情怀,与企业自身利益、个体利益权衡的“小我”博弈。
  任洪斌接受这项庄重的国家任务——兴旺国机与濒临沉没二重的重组,艰难程度绝非常人所想,连任洪斌也没有预想到,重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如海啸山崩来临般应接不暇。他们仿佛不是去重组一个央企,而是去拯救即将沉没的一个企业版的“泰坦尼克号”,步步维艰、如陷泥沼。可任洪斌迎难也要上,上了也从不后悔。因为这是一项国家任务,一份国家责任,一种真正的“脊梁”担当,一个“大我”的在场检验。为了国家重器的拯救,为了探索具有更广泛意义的国企改革经验,当然也为自己那份深厚的企业情怀,任洪斌明知山有虎,也偏向虎山行。这样的壮举,不是硝烟弥漫战场上的刀兵相见,不是壮士断臂的慷慨激烈,却也是国家经济建设重型装备领域惊心动魄、牵动着国家神经、牵动着亿万国人和世界瞩目的大举。
  而相较之下,在国机与二重重组初期,以什么方式重组,以什么名字命名,“名字成了重组谈判中争论的一个焦点。”隐藏在二重人心灵深处的共和国“脊梁”“长子”意识,支撑着他们的自尊和虚幻,在利益的权衡中只想着更多“小我”的满足,而忽略大局的周全,使得重组中一些看似“简单”的谈判一次一次陷入僵局。“重装保壳,就是这场大战首当其冲的突出主题。”(第五章第一节重装告急)“二重的资本运作方案,正是要让国机充当这样的‘冤大头’”。“出于某种思维定势,这个站在二重角度方案提出的‘共享’,更多是单向的——二重迫切希望共享国机的资源,并借机特享国家的资金支持,尽快摆脱困境。”(第五章 第三节闯不过的科斯红灯)
  周闻道在客观冷静的叙事中,借助于一个个矛盾的焦点,不忘将人性的、思想的、观念的东西呈现出来,公与私的比照,让读者自然而然感受到了“大我”的境界与“小我”的狭隘。这正是周闻道在场书写的艺术魅力,让“在场体验”不断爆发出人性、情感和思想的火花。真实地再现国机二重重组中观念的冲突、思想的分歧、心理的矛盾、利益的博弈等。使得文本书写血肉丰满,真切而灵动。
  四、“硬”与“软”的通感协调
  读《重装突围》,常常会被两种感觉统摄:硬与软。有内容方
  面的,也有表现形式上的。我理解,这是一种在场的刚柔相济。
  从文本内容看,硬,可以指力量、担当,也可以指个体的硬气、底气、自信、执行力等;软,则指向智慧、情感、情怀、方法。
  国机二重重组,明摆着是一场布满荆棘、胜负难料而又志在必得的背水之战。任洪斌没有二话,不为善意的提醒或恶意的揣度而退却。在国家需要的时刻,为实现国家利益的最大化,“以大智、大勇、大能投入一场别无选择的关乎国运盛衰、国脉续存、改革成败的滚滚洪流。”(蒋涌《心系社稷的热血书写》)是硬气;重组过程中,冲破重重阻力坚定地执行扭亏为盈、脱贫振兴方案是硬气;对深陷困厄积重难返的二重下猛药猛力拯救是硬气。正是这一个个硬气的表现,重组的堡垒一个个被攻破,奇迹也由此诞生。他的坚毅、机敏、智慧、果敢、和百折不挠的傲骨是中国“脊梁”的硬气与豪迈。
  但是,他又是一个有血有肉、极富人情味的领导者、企业家。面对新疆困难企业职工过年的窘迫,他留下难过的泪水;带头并号召国机集团职工一年捐出一天的工资支助贫困家庭的学生完成学业。过年给打扫卫生的清洁工留下红包……甚至为路边淋雨陌生人掷送雨伞,都让我们看到一位现代企业家侠骨仗义的柔软情怀和闪烁着温暖光芒的人性美。我们不难透过一桩桩事件的叙写,感受到这位“业界精英”的坚强意志和伟岸情怀,感受到这位企业巨子的硬气与柔软。
  从表现的形式看,谈及企业改革,终究离不开两个词:盈利率,亏损率。而最能证明这两点的,莫不过于数据报告。对二重严重亏损的专业认知,“透过信永中和的报告,我们看见的二重,是一副遍体鳞伤的失血之躯。”作者在剖析问题过程中,用了大量数据说明和逻辑分析,这些都难免会给人生硬之感。但是,周闻道在书写整个事件的过程中,他的散文化语言带来的软软温情,关键点上歌曲、古诗词的妙用,化解了抽象数据的僵硬冰冷,而多了一份温软的语境、心境。如用童安格演唱的《爱与哀愁》,“为我们诠释了爱的意义,爱的纠结,以及爱的悖论。从二重身上,我们不难发现其中的影子。”
  周闻从表象背后寻找文化根源:“当长期的‘长子’‘脊梁’,形成一种恒定的意识,一种文化,让神圣的责任,异化为无边的优越,爱的美丽,爱的温柔,就会演变成一种难以承受之重。就像一个温柔陷阱,不管你有意还是无意,一旦陷入,都会钝化人的锐志,消弭人的危机意识,迷惑人的判断。许多人,包括施爱之人,艳羡的旁观者,甚至最爱二重的二重人,也无法意识。没有设防,没有想到,在市场魔方下,央企命运还有另一种可能。”(第二章第三节爱与哀愁)
  还有,对二重上层投资决策失误,周闻道这样写道:“错在误把更高层面因对形势的误判,而人为释放的一剂投资激素,当成了疗治长年痼疾、促进健身养颜的灵丹妙药,一享贪欢。这不知是否印证了唐代诗人罗隐《筹笔驿》里那句深邃哲理的名句:‘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确实是不自由了,二重。”(第二章第五节沉舟投资)读着,令人扼腕叹息,既为二重,也为二重的决策者。
  在很多篇章开头,周闻道会引用一些古诗词,既营造一种诗性的意境,又增强叙事张力。如,“萧条秋气味,未老已深谙。二重的这个秋,是由白居易诠释的,诗歌是心灵的天使。时而阳光明媚,时而雾霾笼罩,时而秋雨愁云。果实是有的,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但这是个歉收的年份,果子藏在浓荫深处的厂区小道里,或郊外乡野的园子,农人精心构筑的仓储里,带着几分遥远,几分神秘,还要有未知的付出。”(第七章 沉没成本第五节 国务院知道了怎么办)
  还有用鱼骨图诠释任洪斌苦思冥想二重拯救方案及其成功实践,巧妙贯穿重组历程,把僵硬的企管理论形象化,特别生动!
  周闻道优美的散文化语言,使得沉重的改革话题与诗意的哲理交融。笔力苍劲而不失柔软、细腻,论证严密而不缺浪漫温情。带给读者的是“硬”与“软”的通感协调,情与理的完美交融。
  五、“近”与“远”的长足谋虑
  按说,国机二重重组成功,《重装突围》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但周闻道的目光在此打住,而是从“国家任务”回到“国家经验”,进一步站在世界视野和国家角度,审视这场不平凡的重组,把个体经验上升到国家层面,为正在进行的新一轮国企改革提供了启示。
  周闻道从关注任洪斌的未来设想开始。
  任洪斌没有满足于眼下的重组成功,他把眼光放到了未来国机重装的使命是重装国家,在“走出去”中“再造一个海外国机”。至此,重组初衷及国机的许多成功经验,比如产服结合,科技+制造+服务,提供综合解决方案,根据企业特别选择“走出去”方案,产融结合发挥金融杠杆在企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等,都具有了国家意义。
  更重要的是,从国机二重重组中,悟出了对康德拉季耶夫定律的全新理解,并由此发现了垄断与拳头的区别。站在国家层面,市场经济当然反对垄断,但却离不开拳头。这是从中国近代史到眼前的中美贸易战中,我们都不能不警醒的一个血沮教训。于是,作者提出了在深化国企改革,实现重装突围中,铸造一个个面向或曰打向国际市场的“中国拳头”,以适应中国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需要——
  “无疑,重组的成功,既强了二重,也强了国机。这种强,已成为一种引领未来发展的引擎,没有因为重组的完成而停止,而是在这场席卷世界的经济转型升级中抓住了先机,抢占了制高点。曾经沧海,明天的阳光是新的。”“中国装备制造业要傲然世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二重的扭亏脱困与改革振兴,也具有不同的含义,属于不同的目标。拿任洪斌的话说,真正的国机梦,才刚刚开始。国资委明确指出,二重改革振兴的关键,在于未来发展。希望国机积极探索未来的商业模式,在重装领域走出一条差异化发展道路。”(第十二章第五节第五节未来不是梦)“重装为武,国机出击:再造海外新国机。”
  “圆梦的地方,也是梦开始的地方。”
  这场堪称共和国国企改革的经典大戏,因有了对未来的长足谋虑,显得意犹未尽而又意义深远!
  周闻道在纷繁复杂的矛盾构架中,通过对这些元素的把握,生动精彩地呈现了国机二重重组的艰难历程和波澜壮阔,使得《重装突围》呈现了时代纵深感、事件立体感、文化厚重感、思想前卫感。
  一部必将载入史册的中国资本市场一次成功的典型案例,也是一本践行在场主义宗旨的文学经典范本。我读过周闻道的《暂住中国》,深为他对社会事件的敏锐关注、选材视角的独特切入、对文学的大义担当而折服。今天,再读《重装突围》,他宏阔敏锐的经济学、社会学视野和不畏艰难的文学创作胆识、高雅的散文笔法,使他创作出了一部与时代风貌热切贴合的佳作。他用自己的笔为这个时代留下了非常有意义有价值的文本典藏。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情怀!任洪斌是中国重装的“脊梁”,那作为在场主义创始人的周闻道,勇于承担这样一部时代大书的高难度书写,不也是中国当代文学的脊梁吗?!
  读《重装突围》,一种撞击着心灵的审美愉悦——书里书外皆是担当,纸上纸下都有“脊梁”,字里行间都是在场人文情怀。
  在场写作,我们每个人都面临一次“重装突围”。
  润雨,本名朱润鱼,山西作家,评论家,在场写作者。
  2020年2月14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