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飞奔的感觉(河边故事之一〇八)

楼主:有任京杭 时间:2020-02-16 22:57:13 点击:12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纵横阡陌大小沟壑织成网状的广袤原野上奔跑跳跃,在绿树掩映的乡间土路上像牛马一样留下零乱斑驳的脚印,在平坦的场院里像卸下笼头驾辕的牲口一样打滚摔跤,在杂草披拂的沟渠上闪跃过矫健的身影,那时候的我们赤着脚,光着上身,只有一件短裤,用布绳捆在腰间,在晨曦初现的凌晨,在刚从校园里跑出来的那个晌午,在推下饭碗的某个傍晚,要么就是周末的任意一个时候,我和伙伴们跑向田野,跑向河堤,肆无忌惮地嬉戏喊叫,一起享受那种风声在耳边掠过的感觉,喜欢这种无拘无束的奔放和宣泄。

  在村庄和田野里长大的孩子,好像每个人都具备天生的运动天赋,不用有人过来教你怎样起跑如何摆臂,每个人都有自己奔跑的姿势,有的摇晃肩膀,有的蹶起屁股,有的挺胸,有的低头,步幅有的零碎,有的阔大,但是几乎都能同时到达目的地。有时十几个人,有时就那么几个人,奔跑的方向一致,目的地却是随心而欲,几乎没有跑累的时候,任凭风声在耳边呼啸,汗水甩在脚下的灰尘杂草里,伙伴们的喊叫像吹起的进攻号角,我们都在纵情释放着浑身的力量和韧性。

  因为靠近京杭运河的缘故,村子俨然一个水烟澹澹的江南水乡,沟渠、水坑遍布了村子的里里外外。村里的街道和田间的小路,都是土路,松软又平整,尤其是河堤上,砂质路面容易渗水,赤脚踩在上面有种沁人心脾的湿凉感觉。水稻在夏季温暖的水田里肆意地成长、抽穗,运河的水隔三差五就要经过河堤上的排灌站排到纵横交错的沟渠里,浇灌到如绿色地毯般的稻田里。

  我们学校就在村子的北面,隔着几块地就是排灌站的位置,听到了那几间红砖灰瓦的机房里传出来水泵轰隆和水流哗哗的声音,那是一种比老师拿着木杆在黑板上指指点点的讲课声更加悦耳和舒服的声音,心底就油然而生一种令人心痒又按耐不住的诱惑,只等着下课铃声响起,像被打开铁笼的狮虎猎豹,我们挤出校门,沿着湿滑的田埂和沟垄,冲向原野,释放着乡间孩子与生俱来的野性和桀骜不驯的奔放。

  在沟渠两边狭窄的田埂上奔跑是件再惬意不过的事情了。河水沿着沟渠流淌,我们跑在河水的前面,追逐打闹,沟渠交错的地方需要飞身跃过,这是考验每一个人胆识和意志的关口,因为几乎每个人都有过直接跳进水里的经历,或者一条腿跨过沟渠,另一条却伸在水里。沟渠有的窄,有的却很宽,尤其是经过几个人飞身跃过,沟渠已经湿滑,有的人跑到沟边就略显犹豫,脚步就有些凌乱,迅速一个急刹,停下来,左右看看,接着就是伙伴们的哄笑。

  “跳呀,跳呀,你这个胆小鬼。”

  有人开始大叫,无论是前面已经跳过去的,还是后面紧紧跟上来的,都停下来看着那个犹豫不决窘迫不堪的身影,挂满汗珠的脸蛋上已微微泛红。在伙伴们中间我的身型是比较胖的,个子也是相对矮的,有时就会在比较宽的沟渠边上变得迟疑许多。

  乡里的孩子在学校里几乎都没有体育课,但是一个个却体格健壮,斗志昂扬。无论春夏秋冬,还是晨昏正午,我们都会在田野间奔跑,在长满豆麦玉米的田野间飞跃,在宽窄不一的沟渠边追逐打闹,在柔软的田间小路上,踩着漫上路面的青草,有露珠的滋润,有雨水浇灌,或者有冰雪的覆盖,我们奔跑着,呼朋引伴,引吭高歌,薅野菜的竹篮跨在腰间,甩着放羊的小鞭子,书包里的铅笔盒敲打着屁股。

  现在想起来,或许正是在那种浩阔沉寂的背景中的奔跑,正是那种无拘无束又无牵无挂的奔跑,才让我们深深体会到一种单纯的快乐,一种追逐中产生的犹如山泉一般的纯净,一种在运动中幻化出的一种静寂,一种在纷繁的脚步和叫喊中对目标的追求,才使得它是那样的难忘,更是那么的难得和珍贵。加缪在《堕落》中提到,我放任自己,由着自己性子来,这样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我相信,他一定有过类似我们在田野中肆意奔跑的经历,从而产生如此贴切的感受。

  在一望无垠的原野里,风雨无遮无拦,视野辽阔无边,心情也不会被拘囿,我们在奔跑中长大,在奔跑中沉淀着数不清的美好记忆,至今让人难以释怀,甚至每每回想就会热血沸腾。或许一个人的一生,弥足珍惜的仅仅就是一个记忆的片段,其中应该包括我们小时候在广袤原野中的奔跑,享受耳边呼啸而来的风声……,就这么一个镜头,这么一个短暂的感受,就足够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