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吃喝玩儿乐”

楼主:cheng启程 时间:2020-04-06 08:17:54 点击:18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外面吃饭总得摘掉口罩,儿子说,摘了口罩有一种没穿裤子的感觉。
  昨天下午,骑着新买的摩托车,载着儿子女儿,马山,古城,国学公园,即墨城阳的逛了大圈。傍黑时候,饥肠辘辘时,才折回店里拽出媳妇。我们码着胆子去了鲁邦。在缺牙一般的门脸里找到圣保罗自助烤肉。毛贼一样坐下点菜,心情复杂:我们这一家四口,能为恢复经济起到多少作用呢?
  明显可以感觉到,这回,店家在菜品上用了全部的真诚,比以前提升了一档。海参与牛排也加上了。这大出我的预料。这阵子客人稀少,备菜风险挺大的。一旦客源不足,更要亏死。
  中午问一个卖煎饼果子的大姐,她说,人越少,菜品质量越不敢降级。一旦有点不新鲜,客人就更会流失。这,可能是餐饮业的独门秘笈吧。
  我不是美食家,但我不会拒绝好吃的。唯梦想与美食不可辜负嘛。还在手机店那会儿,真的是一个享受生活的心态,没什么压力。这蹿那去的,大快朵颐。不得不感叹,有些菜绝味的能把我吃出泪来。
  记得小时候,大人嘴里经常会说起扒鸡,牛肉。后来所谓的饕餮盛宴升级,成了山珍与海味。
  分明是我们有口福,这些东西就在我的眼前。一排排陈列考究的菜品中,我无所适从。我觉得自己根本不配享用这些食材。那一撂撂鱼片儿摆得恰到好处,我夹几片,就会乱了的。
  这里有专门的饮料台,服务员早已把各种酒都斟好在高脚杯里,我知道我可以随意端走的。给媳妇儿端了杯橙汁,但是我端起其中一杯的时候,还是要看看他的脸色。这成了习惯。
  在有的饭馆儿吃饭,服务员会站在身后,为食客们打好碟子,递餐巾纸,随时清理装满了的鱼骨虾壳。我难以忍受这种伺候大爷一样的作派,整个吃饭过程浑身长刺。
  荤的素的,我无法一一描述。有些菜我实在也叫不出名字来。
  我甚至不如程可的见识多。他能够把寿司,意大利面,或者汉堡的恰到好处,分析的恰到好处。让你欲罢不能。
  面对一众食材,心里是欢喜甚至是兴奋的,喜大普奔那种。但是呢,不能被别人感受到,要压抑住才是,要表现出来那种淡然,马马虎虎,一般般的样子。一时拿着夹子,也就无所适从。孩子端着核桃露走过来,示意我取几块儿牛排:紫灰色的肉上,涂了番茄酱,好像又撒了孜然什么。在剖面上依稀看到血丝。颜色区分,很是鲜明,煞是好看。帅气的厨师在那里忙活着,明亮的厨刀在他手里各种飞舞,刀法如神。
  我取了四块端着回座时,一路上都是满满的羞愧感。吃生肉,愧对这副眼镜呀!
  孩子们说,快点儿,要趁热吃。
  我笑笑,索性推到程可面前。不吃生肉,这是我的底线。不想,招来俩熊孩子的嘲笑。
  夹起比管蘸着麻酱,一口吃下!比管鱼的鲜美,花生酱的醇香,轻轻在牙间绵密爆裂,那是一和中纯生命的清香味。美极了!
  我没有吃鹌鹑蛋,没有动虾。
  我也没有取:生蚝、豆腐、粉皮、豆芽、沙丁鱼、带鱼、海蟹、鸡腿、鸭脖……
  虽然我已经吃得很好了,为了让这顿晚饭像真正吃了一顿饭,我特意要了一碗儿蛋炒饭。
  说实话,我喜欢自助餐那种买单压力明确的心情。并且,琳琅满目中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有一种极大的富足感。
  一家四口,小女免单,计二百六十六块,媳妇结的账。不算太多。重要的是我在里面想吃啥就有啥,这种生活,我如果再有一丁点不满足,我都怀疑自己是个十足的恶棍。
  家畜里面我最喜欢狗,狗狗几乎是不挑食物的。每当我把剩饭刮到一只大碗中,再捡一只最不好看的馒头向狗走去的时候,我家那只黄毛的土狗,前腿就会不停地点着地表达自己的喜爱和感激。它看着食物,要在周围空吼一通,把假想中的敌人全赶走,才会来享用盆中的食物。对于食物,这是全部的感动和珍惜。
  这年头,再也不说鱿鱼是什么了不起的美食了。门口街头巷子里,天天就有铁板鱿鱼卖,味道厚重辛辣,我多年不吃了。并不仅是媳妇儿提醒的“不好消化”的原因。天天看到的,没风景。
  时下春气正旺,荠荠菜过后又是香椿芽。这是我们农家人常常显摆的东西。其实我不怎么爱这些,但也无可厚非。真正的好菜几千年前都被我们的祖先选好了种在了园子里,何必舍本逐末找些不入流的找新鲜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