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天莲叶无穷碧(三)

楼主:cheng启程 时间:2020-05-29 19:55:34 点击:272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接天莲叶无穷碧 

  下夜班后,齐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一屁股摊坐在沙发上。八个小时的值勤熬下来,他真是累坏了,心力憔悴。 
  高三下学期时,确切说是八个月前,齐城就下学了,随村中发小来了济南打工,在商业厅应聘当了保安。他学习不好,害怕那种名落孙山的失落感,索性选择了逃避,逃出校园。没能力没学历,只能做个保安,学习着适应社会。            
  他帅吗?没法说。高大的身材,黝黑的肌肤,仿佛炫耀着什么。力量吗?现在可不是原始社会,以为有力量就可以讨得女孩子欢心。嘴角线条太僵硬了,大概不会油嘴滑舌。此时的齐城,双眉微微皱起,凝固着忧愁。是啊,工作的苦闷,加之感情上的迷茫,使他没有心情乐观。他微闭上双眼,陶醉在音乐的美妙中了。 

  不多时,金勇走进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睡啦!你女朋友,韩丹来了,在泉城广场等着你呢,电话都打办公室去了!”
  刹那间,齐城仿佛触电似的来了精神。嘴上对金勇客气着“谢谢,谢谢!”然而整个人更像电催着似的,洗脸刷牙换衣服,飞也似地直奔泉城广场。那场景,像极了杰克赢得船票飞奔向泰坦尼克号般,兴奋不已。 

  1 

        韩丹真是个糊涂虫!不说明自已在哪个位置,教齐城怎么找是好。
       此时,韩丹正站立在泉城广场东端的眺望楼台上,半个广场的景色尽收眼底。向匆匆赶过来的齐城挥着手。唉,可怜广场太大,广场之上那么多人。齐城哪能看得到呢。齐城慌慌张张的,急切地搜寻着亲爱的身影。转身之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如玉兰般亭亭玉立在眼前,脉脉的看着失魂落魄的自己,嘴角还挂着微笑...... 
  韩丹和齐城,打小就是同学。真的就是书上说的那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韩丹出落的,那才叫标致:白皙的皮肤,圆润的脸蛋,更有一米六九的高标准身材。绝对的美女。

  像普通情侣那样,他们十指紧扣,卿卿我我着,齐城更是把满心的喜悦都写在脸上。在北侧僻静处的石凳上,他们坐下来,儿女情长。但从韩丹脸上勉强的笑容中,齐城分明地感到一丝不安。 

             终于,韩丹开口了。自己拗不过父母。九月底,就要到一座很远的孤岛去了,去读一本很厚重的大书。齐城一惊,心底不禁掠过一丝悲意。轻风掠过,悠悠飘下两片衰黄的树叶。
          “去吧,父母肯定是为你好,读大学多好呀!”说着,他起身牵起韩丹的手,走向广场的人群中。
        洁白的T恤衫,同样的款式,别人要以为这是对极默契的情侣,然而谁也窥视不到他的心思。 
         他们相依相偎着,再次走上那些台阶,站在眺望楼台上。此时轻音乐响起,伴着郑钧《灰姑娘》的旋律, 喷泉应声而起。飞花溅玉,水雾如烟。喷泉四周游人如织,拍照的,戏水的,小孩子们更是要疯狂。一时间刹是热闹。
           韩丹盯着不远处的泉标,动情地说: “只有你的陪伴,我才会感受到这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 
       而齐城,仿佛全然没有听到这些,身上竟觉有几丝冷意,央她走下楼台。
       曾经的点点滴滴,你一言我一语的,他们聊了很多。走着走着,齐城方才想起来,是不是应该换个地方走走。她选择植物园,不收门票的。
         在路上为她买几枝水果后,再打车。她说这是浪费钱财。是浪费吗?他甘心。 

  2

  植物园,无非花草更多些,树木更茂盛些;孤独的高松,衰败的小草,更有丛林间,叽叽喳喳的小鸟。 

  他们漫步在丛林深处......芒然间,齐城看见一枚桃子,悬于枝头,精致而有型,向他招手似的。占有欲油然而生!他不喜欢蜻蜓点水式的做事方式,他会不择手段把喜欢的东西占为己有,他是有些霸道不讲理的。
          然而桃子太高了,遥悬于枝头,他够不到;翘起脚,或者跳起来,都不可及。他犯难了。 
  我该怎么办?等,等它有朝一日自然掉落,祈祷上帝的恩赐?或者,知难而退,割舍掉这份感受,默默走开?不敢做出追求,不敢为爱拼搏,终究算不得男子汉所为。为今之计,我必须正视方向,努力让自己变得更高更好,全力以赴心中梦想。相信苍天不会辜负有心人,相信迟早我会拥有我的LOVE! 

  ......想到这里,他心灵不禁一颤。 

  “万花垂头待日斜”,尤其是眼前这月季花,开放的真是妖娆多姿;身后,一串串红叶像燃烧的火苗。花开何必借东风,钟情这片枫叶红。
          丛林尽头,一汪碧水倒映着树影,叠叠荷叶衬托着荷花;远处湖水深处,轻舟载着笑语,笑语逐着轻舟,双桨溅起的水沫珍珠似的跳跃着。
          而韩丹,全然没有注意到齐城的心思,依然玉立在那;细风吹来,拂动着她的秀发。甜甜的脸蛋上挂着微笑,真是醉人。

                            3
        临近中午时分。植物园西侧,在一家小餐馆前,齐城对怀中的韩丹说:  “就在这吧,丹丹,咱再喝点儿?”那语气中带着坏笑。
        韩丹一脸的严肃,齐步走进去。
       仿佛就是排练过,他们还真就对饮起来。你来我往,在欢声笑语中,已经喝下六酒瓶。趵突泉啤酒确实好,犹如趵突泉水一样,清爽甘冽,闻名遐迩。然而六瓶已经足够多了。韩丹白皙的脸蛋上,开始透出淡淡红润。齐城起身,双手捧起韩丹的脸,毫不顾忌的在额头一吻,转身示意服务员,端米饭过来。
  然而,韩丹却变得像个贪杯的酒鬼,不依不让:“城,我想要喝酒,你为什么不让我喝......再来两瓶啤酒,小姐,你没听到吗?......城,咱们喝酒,要不醉不归!”
  齐城当然不想别人看到爱人的失态,重要的,韩丹身体正不适。你不能这样,权当为我,行吗?
            固执的齐城,不容韩丹分说,搂起她的腰,把她扶至店外。“城,我想喝酒,喝酒......城,你知道吗,我不想去秦皇岛,我不想去上学,我不想离开你。可怕的三年,你让我自己怎么过呀,城......我爱你!我不要离开你。城,你不相信我吗?......可是你根本不懂我,我想喝酒!为什么不让我喝酒......你是不爱我,根本不爱我......”
  这个世界上,燃烧的不光是火。齐城有勇气对付一块儿冰,却没力量来抛开一团火!
           请你原谅他的无知吧。
           两个人重新回到那张桌上,喊来两瓶酒,“干杯!”悠悠的回荡在饭馆里。此时,如胶似漆,相濡以沫于他们扯不上关系,就是久逢知己的哥们儿。此时的齐城,眼里噙着泪,泪水完全净化了他的灵魂。
  海水是可以淡化的,泪水也可以淡化,但淡化和净化不同。他将颤抖的手掌从韩丹腿上拿起,使劲抚摸脸,活像一头豪猪,收起了最后一根尖刺。
                          4
         时光如水,待他们从宏姑的校园里,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过来的时候,天幕上的星斗已经探出头来。他们紧紧相拥着,轻轻走过曾经走过的那些往事,山师,分招,林馨苑,像是害怕惊醒沉睡中的婴儿。
          她说要去看电影,然后,再共同度过这美好的夜晚。他欣然应允。
          他到单位请假,把理由给领导罗织了一大筐。
        然而并没有获准:要么上班,要么辞职。态度极其蛮横。
       被激怒的他,像头发狂的狮子,要冲那领导扑上去,一拳砸扁他的脑袋!
        然而他不能那样。为了这份工作,为了生活,他不能那样做。必须学会忍气吞声,强装岀一副乖顺态,就像只宠物狗。
       属于他们的自由时间不多了,所以更加珍惜。泉城广场,始终都是让人留恋的。奇怪,平日里那些“有损市容”的成双成对,在今晚月光的挥咉下,简直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护城河水在霓虹灯的照耀下,波光粼粼,五彩绚烂。租一条小船坐进去,划行在河面上,他们窃窃私语着。韩丹说自己五音不全,唱不好歌曲。让我说呀,是懒!以不会唱掩盖了不想唱才是,哈哈,他们笑的那么甜。夜光如银,让人不禁想起徐志摩的诗句,“在康河的柔波里,我愿做一条水草。”
           我敢说,这小河一定在编制一个谜语,一个美妙的神奇的谜语。不妨猜猜,那是个什么样的谜语呢?
                        5
         月光下的黑虎泉公园,真是别具韵味。
       盛夏以来,天公慷慨。停喷年余的黑虎泉得以复涌。青石垒砌的洞穴下方,并列着三个石雕虎头。泉水流经暗沟,经石虎头喷射而出,在水池中激起层层雪白的水花,水声喧腾,漫流形成水帘状,泻入护城河。空气中掺杂着泉水的味道,凉凉的,甜甜的,沁人心脾。
        岸上几株垂柳,淡淡清秀的影子,在波光粼粼的镜面上摇曳着;她那柔细的枝条,像一只只美人臂膀,交相拥抱着;又像是月光披着的秀发,不时飘来几丝暗香。偌大的亭子下空空的,是专门为他们备的喽。
        沉默!
        “我,我要你等我,等我回来”韩丹慢慢地说到。
        齐城不置一词。湖畔的路灯亮的黄润而坚定,自从有了火,人类从愚昧中走出来了,今天,难道谁想要回去吗?他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喉头有些痒涩,想说什么却无从说起。他不会说话了,他哑巴了!
         太幸福同样是一种痛苦,害怕失去这种幸福的痛,强酸一样腐蚀着他的心。
         许久,他澎湃的感情的大潮,只卷起一只最原始最直截了当的贝壳:“我爱你!”看来这每个字都是先辈们精心创造的。他伸出双手,轻轻捧起韩丹的脸;韩丹微闭双眸,温情而迷惘,嘴唇像两瓣蔷薇花瓣,微微张开,手臂温柔地搂着他的脖子,像美丽的光环围绕着太空;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像亲吻一个熟睡的婴儿那样,慢慢地把唇凑上去......

                         6
       子夜时分,韩丹坚持要陪齐城上班执勤,在月光下彻夜不眠。仲秋的深夜已经稍具寒气,他不忍,可是又能怎么样。委屈你了!
        夜出奇的静,能够听到蚂蚁散步的声音。
        他身着制服,一本正经的端坐在岗位上。他们两个如同国共谈判时的毛公和蒋公,并肩而坐,谁也不得靠近谁。然而我很分明的闻到一种是灵魂骚动的幽香。
           ...... 对她谈起志鹏,对爱丛姑娘的海誓山盟。她却评价道:我不相信,都是些骗人的。一个要为爱痴狂的女孩儿,不会不相信世上有永恒吧
          ......她未必太小心眼儿,称呼声大名,她就要不高兴,就撅起小嘴儿。不过假装生气的样子太可爱。
           ......“那么长时间不能陪伴在你身边,寂寞的时候,就再找个女孩儿陪着吧。”
            “嗯...”他用鼻音回答,将计就计。
           “你敢!”她不会撒娇,不会像别的女孩儿那样,用小拳头捶打他的胸脯或是后背。
          ......“我可以接受你的他,不过,一定要是他苦苦追求的你,他一定要比我更爱你......”    
               “你真的这样想吗?”
             ............
                        7
         最美好的时光总是最短暂的。
         在不知不觉中,东方已泛起鱼肚白。像搁久的馒头上生岀的那层白东西。他开始诅咒这亮意,厌恶这即将到来的黎明。他本就喜欢夜。
         然而,黎明的到来是无可抗拒的;阳光,自作多情的照向大地。
         6:10,终于,“城,我要走了,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再相见。”她的声音沙哑,毫无弹性。
         “走就走吧,”他故作大度,“我会为你等待,等你回来。”
           慢慢地,她背起背包,把无限孤寂与相思留给了他,迈起沉重的步子,慢慢走去。没有亲吻,没有拥抱,就这样淡淡的,她走下台阶,朝马路对面的站牌走去......
         他木然,呆立在那,希望出现一个奇迹:她转过身,跑过来,在自己的额头上亲吻一下。
        可是,奇迹并没有发生。
        他紧紧的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始终紧紧的盯着她的背影,模糊,更模糊,最终消失在人海中。
           他感到失落,悔恨,内疚,迷惘,自卑,齐向他的心潮进攻来。强忍着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谁说男儿不能流泪?男人也是人,为什么不能流露感情?毛 那么伟大的伟人也落泪呢!
           亲爱的,我等你。

                启程 2003年9月14至16号,济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宝鸡王亚军 时间:2020-05-29 20:06:42
  拜读!学习!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