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仙踪

楼主:殷成喜 时间:2020-08-04 16:02:55 点击:15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萧白踢了踢脚下的沙土,眯起眼睛看了下头顶的太阳,扔掉手中的烟蒂,狠狠的踩上一脚。随后将嗓中的痰远远的射出,推着架满行李的自行车又开始上路了。身后那条被他唤作啤酒的黄色小狗马上摇着尾巴跟了上来。那是他在路上捡的,当时的他被头顶那该死的太阳亲得死去活来,多么渴望能有一瓶冰镇的啤酒啊,这小家伙就这么突然出现了,于是世上就有了一只叫啤酒的小狗。
  萧白现在很是怀疑自已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好好地日子不过偏偏学人探险来到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在饱览了大自然的壮丽奇观之后,当初的豪情早己被饥渴,酷热与寒冷,还有远离人群的孤独所代替。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活着,活着走出这片荒漠。诗与远方和命比起来前者都只不过是饭后的悠思。
  萧白是成都人,在成都经营着一家规模不算小的茶楼。虽谈不上大富大贵但也衣食无忧,平日里总喜欢看一些关于旅游探险方面的书,在网上也有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经常交流一些这方面的体会。对萧白来讲这都是纸上谈兵,他从来没有亲身体验过一次。但这并不防碍他自信心的膨胀,诗与远方仿佛是隔壁公园的门票般的唾手可得。于是最终有了这次的旅程。
  萧白摇了摇腰间的水壶,水壶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他抿了抿嘴忍住了将这最后一口水灌进喉咙的冲动。这口水是他生命的唯一保障,不到最后关头他是不会动的。一股热风迎面吹来,天空是那么的蓝,没有一丝云彩,太阳像一个伺机而动的秃鹫死死的盯看他,萧白甚至能看见它炙热的外表下深藏的冷笑。他停下脚步摸索着,从行李中翻出一个空瓶子,踉跄着拉开裤子上的拉锁,小心翼翼的将深黄色的尿接到瓶子里,很有仪式感的将瓶子举到与自已的视线相平的高度,透过深黄色的液体看着太阳,犹如注定输掉的赌徒拿出了自已的王牌,嘴角上翘回击着天上那位的冷笑,并且比了个中指。萧白把瓶子凑到嘴边抿了一小口,咂吧着嘴,除了有点咸味也没什么。啤酒踡缩在他脚下早己失去了先前的活泼奄奄一息,萧白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会倒了一杯盖萧白牌啤酒灌给它,将它从地上拾起放在自行车上的挎包里,唉,好歹也是共患难几天的伙计。
  这时远处湛蓝的天空似乎有了一丝变化,在一圈好似水波的涟漪荡过之后,眼前倏然出现了一片广袤的草原,各色格桑花成片盛开,白色的羊褐色的牛悠闲的啃食着牧草,远处的湖泊泛着粼粼波纹,青翠的群山组成的屏障将其环绕其间。萧白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饥渴与疲惫早己抛之脑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手忙脚乱的翻出相机没命的按着快门。就在萧白要窒息在这美景中时,一个身影出现在美景中。一袭红裙婷婷袅袅,黑褐的头发如瀑般泻到腰间,有着笔直的琼鼻深邃的眼睛。一双赤裸的纤细玉足轻盈的走在湖边,手中捧着一束格桑花低头轻嗅着。萧白按动快门的手指停滞了,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那景中女子,女子也好似发现了萧白一般朝这边凝望,满脸的诧异。时间此刻甜的好像粘稠的炼乳般停止了流动。萧白举起手来挥了挥,那女子轻启朱唇婉尔一笑,将手中的花朝他送了送。这时先前的那道涟漪又出现了,那女子那美景慢慢的变淡,最终化为虚无,天依旧是天,依旧是那么蓝,仿佛刚才的那一切都如梦一般。
  萧白终于安全的回到了成都,依旧平淡的经营着他的茶楼,依旧在网上与朋友的吹嘘着各种冒险经历,但从没将这个经历与人分享过。对他来说那夏花般的笑颜已成为珍宝,怎肯轻易示人。
  秋天的雨在这古老的城市中总是下个不停,淅淅沥沥的仿佛有诉不尽的情愁。黄昏,萧白独自一人坐在店中,透过开看的店门望着门口的小水洼中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发着呆,一曲琴萧合奏的《绿野仙踪》在店里萦绕,良久萧白叹了囗气,起身拿起手边的抹布狠狠地擦着桌子,像似要擦掉心中的那抹红。风铃轻响,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老板,来壶铁观音。萧白回过身,四目相对不由怔住了,一袭红裙,夏花般的笑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