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鸟

楼主:孤城圣雪 时间:2020-11-26 18:43:30 点击:222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说到对打鸟的印象,那是在上学的早上,邻村大伯白端手拿着猎枪,守在别人家园子外,斑鸠在林子上叫,那时我们恰好路过,白端转过身来看着我们,严肃的表情像在发出警告,不允许我们的出声,破坏掉他的好事,我们当然不敢,因为他手里拿着枪,我们才离开不久,身后响起了枪声,我猜那鸟特别大,因为叫声可不小,同时大鸟爱站高处,而且很容易成为目标,至于它长成怎么模样,倒是没有亲眼看见过。
  从父亲的口中得知,那鸟跟鸽子那般的大,羽毛倒是不相同,白端那老家伙不肯死心,一定要打到竹子上的鸟,再次埋伏在园子外,贼头贼脑,我们决定要开下眼界,几个男生就在他的身外,他向我们挥一下手,示意我们都蹲下来,就像电影里的上战场打鬼子,千万不要让敌人发现我们。
  只见白端凝神屏息,下巴紧紧依托住枪柄,手指已扣在板机上,那英姿就像电影里面的神枪生手,竟然瞄了好长时间,以致我快失去耐性,伙伴说再等一下,虽知扣动板机,一秒钟就够了,白端的孙子在身边,就像一条聪明的犬,只听见一枪响,幸好我捂住了耳朵。
  那土枪响声还不小,只见有东西从竹子上掉下来,接着地面传来一声,白端的孙子冲了过去,不顾园子里的荆棘,生怕猎物被狗叼走,很快从园子里钻出来,手里拿着鸟的尸体,鲜血涌出来从羽毛渗流滴到草地上,看着他们的胜利果实羡慕不已。
  野生的鸟是难得的美味,记得那是深秋的季节,有候鸟经过村子,一群鸟在林子里飞,体型大而羽毛翠绿,看上去非常的好看,我不知道鸟的名字,跑去问爷爷,爷爷就是我的百科全书,爷爷说那是伯劳鸟,还伸手在我面前比划,动作像鹰那样子,翅膀伸展可长,树大容易招风,鸟大容易招枪,百端又端着猎枪过来,枪管比上次的要长。
  我不禁嘲笑了起来,那鸟飞得可高,而且又聪明,一看见有人靠近,马上成群惊飞,飞到另一处树林,我们通常这样认为,猎物是狡猾的,人类是聪明的,倒不爱接受贬义词。
  百端先在这边树林埋伏,身上披着破旧的绿布衣,让孙子到对面树林赶鸟,那一群鸟受惊吓,在空中盘旋几圈后,不得不择树枝降落,我就站在地边观望,场面倒是挺壮观的。
  忽然一声枪响,我被吓了一大跳,赶紧往枪响的方向跑去,岂能错过好戏上演,更想看清楚鸟的模 样,一只大鸟从高处降落,看上去翅膀已受伤,失去了飞翔的能力,我倒希望能捡便宜,但是白端手里拿着猎枪,可不让我过分接近,只见那鸟不想束手就擒,还想飞走无奈飞不动,又想躲进草里无奈野草太矮,白端一手捉住了它。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孤城圣雪 时间:2020-11-27 17:44:06


  它使出最后的武器,锐利的爪子抓向手,尖尖的嘴同样利,白端才不会松手,那时候我竟然在幻想,假如手上有枪的话,天上的鸟得要遭殃,就像电视上的八路军神枪手,一枪一个鬼子。
  家里不是没有枪,有一把我造的木枪,拿在手上乱射一通,幻想敌人倒掉一大片,在农村没枪也可以打鸟,弹弓就能将鸟从树上打下来,刚开始时我还不相信,自己曾经有玩过,瞄准目标发射石子,才发现偏差较大,别说命中靶心,靶子都没打到,不是没有 安慰的解释,我还不会操作,还有弹弓不够好。
  那天我们几个人拿弹弓打鸟,来到我家的池塘边时,忽然飞出一只黄鹤,它飞到龙眼树上站着,以为已远离了危险,在树梢上东张西望,武胸有成竹地说,看他把黄鹤打下来,让我们安静下来,千万不要传出动静,我们只得屏息静气,同时抱着嘲笑的态度,不相信他能够打中。
  只见武装上小石子,再将皮筋拉到底,自然脸上面露出青筋,看上去使出全身的力气,足足瞄了十几秒钟,忽然一松手,石子飞天而去,瞬间见一声响,石子穿过了树顶层,打落下几片叶子,武失望地说只差一点,继续向目标射击,第二发又没命中,终于来到第三发,瞄准的时间有点长,松手的瞬间动作潇洒,上面好像有东西掉下来。
  武应声大叫,比我们抢先一步,只见黄鹤坠到地上,嘴巴竟然渗流出血来,但是眼睛是睁开的,死不瞑目,武捡起猎物后就往家跑,我们紧紧追上前去,因为没看清黄鹤的模样,半路上遇到金生大叔,他正在砌围墙,愿意出十块钱买下黄鹤,武竟然摇头拒绝,将鸟大摇大摆提回家。
  我认为武真的傻,九十年代的十块钱,可以买好多东西,很快黄鹤就被拔干净毛,成了很难得的野味。
  我受到了启发,原来弹弓真能打鸟,并且找到小树杈,又去乃才店买回橡皮筋,造了一把属于自己的弹弓,去山坡捡石子装满裤袋,很得意地找鸟去。
  伙伴水弟跟我同行,发现能打的对象少,成年鸟见我们过来,竟吓得逃之夭夭,除非提前埋伏好,转了一圈没有收获,在回来的路上,听见庙后面的林子,传来雏鸟的叫声,马上喜出望外,飞快地扑过去,有雏鸟正在刺树上学飞,成年鸟见我们过来,吓得不知所踪。
  正愁没有目标,我们终于有机会打鸟,雏鸟能跳能飞,翅膀还没有硬,我拿出弹弓瞄准就打,竟一连打了十几发,一只雏鸟中弹,从刺树上掉下来,跑过去捡起来,放在旁边的草丛里,继续投入战斗之中。
  刺树上一共有四只雏鸟,我在东边打,水弟在西边打,雏鸟在树枝上跳上跳下,再加上风有点大,命中率低得可怜,我又打了十几发,又一只鸟中弹,水弟那边传来捷报,同样打下一只。
楼主孤城圣雪 时间:2020-11-28 20:24:06


  碰上面时,我的收获比他的多,唯一的不同,他打下的鸟竟然还活着,怪自己出手太过狠,那鸟的腿都被我打断了,拎着猎物回到家里,母亲非常高兴,杀鸡跟鸟一起煲粥,说到打鸟的经历,亲身体会才知辛苦。
  父亲带回来一把鸟枪,在装上子弹之后,还要掰折枪托打气,看见父亲打气可吃力,有的人脸都变红了,那时我还小连枪都托不起,更加不要说打气,堂哥比我大很多,见父亲不在家,就拿枪去打鸟,我有幸一起同行,那时隔村的林子还大,还没被过度砍伐,我们在林子里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到目标,倒不是没有鸟,堂哥嫌鸟太小,身上没什么肉,不想浪费子弹,最后在一棵蒲葵树上发现目标,一只成年的果蝠。
  听爷爷说果蝠很补,吃了对身体有益,当然不是长生不老药,果蝠跟蝙蝠一样,但是吃的食物不同,果蝠专门吃水果,堂哥说有果蝠藏在蒲葵树上,我仔细看了一会儿,才认出那家伙来,那家伙挂倒在上面,我们站在树下,轻轻踩着枯叶,堂哥往枪装上子弹,打气时非常小气,动作小且要缓慢。
  等打气完毕后,堂哥拿着枪小心翼翼,一步步地走过去,我站在原地不动,头上荔枝树能挡住阳光,看着猎人靠近猎物,既兴奋又是紧张,如同战斗打响之前,只见堂哥将枪托起来,往蒲葵树上瞄准,并且调整好射击的姿势,力求做到一枪致命,否则惊动猎物的话,等同于前功尽弃,一直到有九成把握,才肯扣动板机。
  果蝠应枪声掉下来,不得不佩服堂哥的枪法,都是多练习的缘故,我们带着胜利的果实回到家,让爷爷补一下身子,爷爷自然很高兴,因为我们这边蒲葵树少,堂哥去了镇上读书,很少回来打鸟,真怀念打鸟的日子。
  有时父亲拱着鸟枪出去,早出晚归,说到收获的话,竟然少得可怜,只有几只小鸟,后果父亲当上干部,竟没有闲空去打鸟,鸟枪的威力有多大,能将一颗铅子弹,打嵌入木质部里。
  趁父亲不在家里,我受到了小同伙的怂恿,偷偷拿父亲的猎枪,来到小树林之后,每人可分得五颗子弹,那时我已经读六年级,有力气独自完成打气,将枪拿在手上,仿佛有了主宰的能力,恰好有一只白头翁飞过来,离我只有几米远,岂能有放过的道理,在小伙伴的指导下,我将枪柄托在肩上,还用脸贴在上面,还真的有模有样,就像电视上的神枪手,自认为已经瞄准了,很自信地扣动板机,发现严重打偏了。
楼主孤城圣雪 时间:2020-11-29 21:18:10


  小伙伴从我的手上夺走鸟枪,我站在原地发愣,明明瞄得很准,难道忽略了某个细节,小伙伴可不手软,在我思考之际已有收获,一只白头翁被打穿肚子,我看见枪上的瞄准器才恍然大悟,三点没能连成一条线,自然出现严重的偏差,再想打鸟时,鸟已经飞走,我跳上砖头堆墙上,悲剧瞬间就发生,砖墙瞬间发生了塌陷,幸好我跳得及时才没有被活埋,算是死里逃生,某后心有余悸,可不能拿生命去开玩笑。
  之后没有心情打鸟,因为快到上课时间,回到教室之后,我内心仍忐忑不安,万一人家追究起来,跑来学校告状怎办,假如让老师知道我打枪,要求上交鸟枪的话,岂不是让父亲知道,到了那种地步,跳入黄河都洗不清,接下去的几天,所担心的事没有发生,但是逐渐远离了打鸟。
  鸟是动物,是有生命的,而我仅是一时之好,不想成为冷血杀手,同时认识到行为不对,不再去碰弹弓,鸟枪同样不例如。
  进入六年级之后,我彻底变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身心投入到学习之中去,并且决定不再养鸟,父亲或许有所察觉,鸟枪放在家里不安全,同时会影响到我的学习,竟将枪带到公路边的屋子里,离家可有好几公里,打鸟变得遥不可及,再鸟村子里的大鸟,没有像以前那么多,大概当地环境遭到破坏,鸟类的栖息地难以幸免,自然遇见的机会少了。
  倒是在深秋的时候,看见有大雁在田野间,但是停留的时间很短,怕是来不及拿猎枪,或许白端都觉得郁闷,土鸟枪放在角落里,早已经是生锈了,再拿出来开不了枪,而且目标没有价值,倒不如安心地织竹子。
  远离了打鸟何尝不好,鸟类可以少遭受到毒手,奈何许多大树被砍伐掉,对于它们来说是无法弥补的痛,可怜人类继续一意孤行,将生产放到第一位。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