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白园

楼主:山河碌碌 时间:2020-11-30 00:55:30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洛阳最著名的景观要属龙门石窟了,洛阳牡丹固然也是名闻天下,但花开总有季节,花谢亦有时令。石窟却大不相同,一年皆是如此,且不同气候的山色水泽反倒使观赏游玩另有滋味。因而到洛阳的外地人难免要一睹石窟的风采,是以伊水西岸的石窟林游客总是摩肩接踵。
  
  但与之相对的东岸却相对清静闲适。细想也不为怪,一来东岸以山林树木居多,无甚紧要景观;二来游客从西山石窟一路走来难免兴尽神疲,这确是人之常情。其实在伊水东岸的东山之上长眠着一位伟大的诗人-白居易。我想,他的名气该是不逊色于与之相对的石窟佛像的,只怕没念过书的人大概也从学童口中听过“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吧。其实全诗共有八句,后四句是“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只是小学课本只摘录了前四句罢了。
  
  太和三年,白居易以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到任洛阳,长期住在龙门香山寺,直至18年后终老,正如他自己所说“往时多暂住,今日是长归”。他去后据遗嘱葬在了香山寺北面不远处的琵琶峰上,后人为了纪念他,便以墓冢为依托修建了一园子,占地四十余亩,这即是白园。
  
  白园包括龙门桥东头整个琵琶峰,分为青谷、诗廊、墓体三区。入园门即是青谷区,一条蜿蜒小径穿茂竹、过悬瀑、通亭台、接乐天堂、引诗廊、至墓冢,贯通了整个园区。盘桓而上又曲折而下,设计精巧美妙。白公有诗云“门前有流水,墙上多高树。竹径绕荷池,萦回百馀步。”想必修葺此园时大概是据此意而建的吧。
  
  乐天堂建于山腰处,周围林木密集,斜日透过枝叶的缝隙,在堂前留下斑驳的疏影,大有“微风深树里,斜日小楼前”的情景。堂内卧坐一汉白玉雕像。白乐天右手扶髀,背靠山体,形神洒脱,目光深邃。似是在远观山色水泽,亦或是在忧虑民生疾苦。白乐天少年成名,官至太子少傅,心忧百姓,胸怀黎民,是以频繁上书言事,希望言达天庭以补察时政。然元和十年,以讽喻诗见罪,被贬江州,他“面上灭除忧喜色,胸中消尽是非心”,人生从此转折,早期的佛道思想滋长。是以晚年隐居洛阳,寻求闲适,号香山居士。虽是隐居也难免挂念百姓,仍有这样的诗句“心中为念农桑苦,耳里如闻饥冻声”。古代的士大夫大多是不能完全抛开庙堂的,处江湖之远亦会忧其君,忧君即是忧民。文化如此,已深入血脉之中了,这是不足怪的。这雕像之妙即在此,虽形神洒脱,然仍有忧色,正是白乐天晚年写照。
  
  墓冢在琵琶峰顶,周围植以翠柏,碑石林立。其中在墓右侧,有一巨石卧碑,刻有《醉吟先生传》。中外仰慕白居易的游客和族裔都在此立石纪念,1988年七月,日本中国文化显彰会在白园为白居易立碑,碑文用中日两种文字书写,内容为:“伟大的诗人白居易先生,您是日本文化的恩人,您是日本举国敬仰的文学家,您对日本之贡献,恩重如山,万古流芳,吾辈永志不忘。”白公在海外受如此推崇,怕是李白杜甫也未必及此。香山寺的暮鼓晨钟,东山的夜月松风,西山的庄严佛像,想必先生在此长眠是不孤寂的。伊水流了千年,东山的月色一如千年前澄澈。先生的诗文,先生的精神,即是这流水,即是这月色,生生不息,光照大地。
  
  天色渐晚,我坐在窗台前,窗外寒风徐徐,回想起9月份去白园游玩的情景,不禁想起了先生的诗句“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更多温慰的文字,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山河碌碌(shanhelulu))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