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武侠小说连载】锦衣卫(第九十一章)圣女比武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06-02 21:54:46 点击:9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九十一章 圣女比武
  一个晚上在没遇到任何的敌人,天亮的时候找到了一个镇子,众人好好的吃了早饭。
  陆无霜和方思雨已经换上了衣服,也重新戴上了人皮面具。
  马屿趁着休息片刻的机会,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怎么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陆无霜笑眯眯的问道:“这个样子好看还是之前的样子好看!”
  马屿有些呆呆道:“原来的样子好看!”
  “哼!”陆无霜冷哼一声,有些恶狠狠道:“我现在脸上带的东西叫人皮面具,知道什么叫做人皮面具吗?”
  马屿摇摇头。
  陆无霜道:“所谓人皮面具,就是在人活的时候用锋利的小刀,嗯,这小刀还不能是其他一般的小刀,必须是银制的小刀,然后把整个面皮都剥下来。我看你这脸好像也不错啊!”
  马屿顿时感觉自己背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连忙道:“我这脸皮不好!”
  方思雨也被吓着了,问道:“姐姐,你身上戴的真是……”
  陆无霜咯咯一笑,道:“你别害怕,这所谓的人皮面具并非从别人脸上扒下来的!我就吓唬吓唬他!”
  方思雨这才轻轻的拍拍自己胸口,道:“我就说嘛,姐姐怎么可能一天到晚把那种吓人东西戴在脸上!”
  方思雨一口一口的姐姐,这让方士奇的脸上多少有些难看,他并不知道陆无霜的来历,还以为她也不过是个一般的江湖女子,而且杀人如麻,要是自己女儿和她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难免会沾染一些江湖习气,她可是大家闺秀。于是轻轻的咳嗽了一下,道:“雨儿,不得无理!”
  方思雨看看自己父亲,气鼓鼓的点点头。
  沈云看了看方士奇,又看向了马屿,道:“头儿,这杀手估计也不会再追上来,大家这一晚上也累了,不如现在这里找个客栈休息半日,等到接应的人抵达后在返京!”
  马屿这看向了方士奇,道:“方老爷,你意下如何?”
  方士奇这抹黑赶了一晚上的路,此刻也累得够呛,于是点点头。
  一行人就找了一个客栈休息。
  刚刚一分好房间,方士奇就对方思雨道:“雨儿,你进来!”
  方思雨有些不情愿的跟着方士奇进了屋,问道:“父亲,有什么事吗?”
  方士奇朝椅子上一座,问道:“雨儿,爹爹问你,你是怎么认识那一男一女的?”
  方思雨想了想,道:“你说沈大哥和姐姐?之前女儿不是说了吗?就是前几天出游的时候认识的!”
  方士奇道:“你还在说谎!”
  方思雨道:“女儿并么有说谎,爹爹要是不相信的话,那就罢了!”
  方士奇道:“你胆敢顶嘴?”
  方母见父女闹僵了,立刻在中间打着圆场,道:“好了,好了,你们都别吵了,为了一个外人,让你们父女成仇,这有必要吗?”
  方思雨嘟囔嘴,道:“他们又不是坏人!更何况别人还救了我们一命呢,要不是他们,现在我们估计不是死就是被俘!”
  方士奇道:“他们奉命保护我们,就算死了,那也是应该!我们什么身份,他们什么身份?”
  这话还没说完,门砰的一下就被推开了,陆无霜站在门口,道:“你们什么身份啊?方老爷?朝廷大员?还是官居一品啊!为你们死都应该,我还从来没见过被人救了还是如此气壮,姑奶奶不伺候了,你就期望着接引的人快点来,或许他们能能保你性命安安全全的回京!哼!”
  撇下这句话,陆无霜转身就走,沈云也一拱手,道:“方老爷,我们护送你,那是奉命而为,并不代表我们就低你一等,生死之前无高低卑贱之分,告辞!”
  沈云深知陆无霜的性格,即便是陆炳,自己出手,他别的不说,至少感谢的话也有那么一两句,再说自己本来就是他的属下,而这方士奇,谁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感谢的话不说也就作罢,居然还说即便死了都应该,在陆无霜眼里看来,救他还不如救条狗,既然如此也就不伺候人了。陆无霜要走,沈云怎么可能会留下来,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方士奇没想到自己的话居然被人听见,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方思雨更是不悦道:“父亲平日教导女儿要知恩图报,不料父亲自己都是一个恩将仇报之人!”方士奇怒道:“你说什么?”
  方思雨丝毫不惧,道:“女儿难道说错了?若非姐姐和沈大哥,昨晚上那么多杀手,你我要不就已经沦为人质,要不就命赴黄泉!父亲感谢的话半句没有,居然还说出如此话来,怎让女儿不心寒!”说罢,也转身出了门,门口小丫鬟在等着,见此道:“小姐。”
  屋内,方士奇脸色非常不好看,狠狠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道:“区区一个锦衣卫,还敢对本人不敬!胆大妄为!”
  “我觉得胆大妄为的人是你!”突然一个陌生带着一丝调侃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方士奇和方夫人循声一看,只见开着窗户上面此刻居然坐着一人,正若无其事的用一把雪亮的匕首修着自己的指甲。
  方士奇心里不由一寒,道:“你是什么人?”
  男子抬起头道:“杀你的人,你女儿说得一点都不错,要不是那两位,你早是一具尸体,这脾气也只有留在去阎王爷哪里去发了,别人堂堂的郡主,卑躬屈膝当一个小小的锦衣卫,救了你们性命,居然还落得一个胆大妄为的说法,我都替他们不值!”
  方士奇惊讶道:“郡主?”
  男子接着道:“坦白的说,本人最讨厌就是你们这些人,身居高位,就藐视一切,好像天下所有人为了保护你们去死都是应该一样,别人命只有一条,你的命还不是只有一条?杀他们是杀,难道杀你们不是杀。”
  方士奇道:“那你今天是来杀我的?”
  男子摇摇头,道:“不……不……我不杀你,我只不过是来告诉你,要是他们二人在,你今天至少可以不受这个伤!”说着,身子一闪,从窗台突然来到方士奇面前,手里匕首一下捅在了他的肩膀上。
  “噗呲!”匕首把他肩膀捅了一个对穿。
  “啊!”方夫人一声尖叫,急忙道:“老爷!来人啊,来人啊!”
  方士奇一声闷哼,脸顿时变得苍白。
  男子轻轻的把匕首一拔,退回道了窗户边上,道:“这也就给你个教训而已,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考虑到我杀你,我估计也逃不掉他们二人之手,所以我也给你留下一线生机,也给我自己留下一线生机!”说着,朝窗户下一跃,消失得无影无踪。
  马屿等人听到方夫人的叫声,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一看方士奇居然肩膀中了一刀,血流不止,连忙道:“方老爷,你这是怎么了,赶快包扎!”
  方士奇咬着牙,强忍着肩膀上疼痛,怒道:“你们还有两人呢?”
  马屿道:“两人?对了,他们人呢?”
  方士奇道:“居然弃本官而去……”
  “方老爷,谁弃你而去了啊?”沈云出现在门口,一看他肩膀受伤,奇道:“这谁伤了你啊。”
  方士奇咬牙道:“有刺客进来,难道你们都没有发现?”
  沈云奇怪道:“刺客?哪里有刺客,小的还真没发现!嗯,方老爷,你这伤得不轻,可得好好包扎包扎。”
  方士奇道:“你功夫那么高,此刻闯进来,你怎么可能没发现?”
  沈云冷哼一声,道:“方老爷,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功夫就必须要发现刺客一样,这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在下还不是老虎,再说了,你方老爷所住的府邸那么宽,家里定然是家财万贯,也没见你说自己有钱就应该设施给那些穷人?”
  方士奇咬牙道:“你!”他现在心里算是明白,这人定然是发现刺客,估计不出手而已,就是想给自己吃吃苦头而已。
  方夫人看着自己相公肩膀上衣服已经被血打湿,狠狠的看向了赵远,道:“我看你是故意的,等回去,奴家定然去锦衣卫问个明白!”
  沈云一拱手,道:“方夫人定然要去,可别食言!”说着,也不理会他们,转身就离开,这种自以为是之人,就是要给他们尝尝苦头。
  待沈云走后,方士奇这才问道:“这两人到底什么来历?你可知道?”
  马屿道:“他们是几天前才来属下这里的,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方士奇道:“你的人你都不知道?”
  马屿道:“他们带着锦衣卫文书来,这人自然我就接收了,至于什么来路,您若想知道,估计还得去问锦衣卫指挥使才行!”
  方士奇又问道:“你可知道这朝中哪郡主武功高强?”
  马屿一愣,笑道:“您不是说笑吧,这郡主一个个都是身份高贵,金枝玉叶,怎么可能习武,武艺高强又谈何说起?”
  方士奇点点头,马屿说的也有些道理。
  在这时,另外一个锦衣卫道:“郡主?前段时间我听民间有传言,说这楚王的女儿好像非常厉害,还是什么圣女之类的,最后嫁在苏州!”
  “对了,对了,这事情我也听说过,嫁给什么铁血门帮主杜青峰,太湖西山一战,他们斩杀圣火教高手几十人!”
  马屿脸色一板,道:“听说的事情也能作数?别胡说八道,还不快去外面看着!”…………
  刺伤方士奇的男子并没有离开,他此刻正如无其事坐在了客栈下面酒楼之中,而坐在他面前不是别人,正是陆无霜。
  男子笑道:“郡主,我可没杀他,不过那种人我也看不惯,所以也替你们出了一口气,在他肩膀上捅了一刀!”
  陆无霜冷冷一笑,道:“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
  男子道:“不用,完全不用,再说了,这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陆无霜道:“举手之劳你为什么不干脆把他杀了?”
  男子道:“杀了?我这还不是为郡主着想,你想要是我把杀了,这回去之后你们也不好交代啊,现在你们是锦衣卫,这万一锦衣卫的上面人追查起来,说你们保护不力,这岂不是很麻烦!所以也就小小的教训了以他而已!你放心,绝对死不了!”
  陆无霜道:“交代?本郡主还需要给谁交代,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什么人要杀方士奇。”
  男子沉默片刻,道:“郡主,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别问我什么人要杀方士奇,为什么要杀方士奇,我也不问你们为什么会化身锦衣卫,甚至也不透露你们在锦衣卫的事情,如何?今天事情就权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陆无霜道:“你今天要是不说,你觉得你走得了?”
  男子道:“请郡主高抬贵手,看着在下替你出了一口气份上,就当在下重来没出现过,如何?实在不行,我只有拿眼前这些人当人质,在下不是郡主对手,可是在郡主手下能撑过二十招还是比较有自信的!而这二十招之内,我至少可以轻松取在场这些客人十几人的性命!”
  陆无霜冷冷道:“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些人的生死?”她是阴阳教出生,对于一般人的生死看得非常淡,男子居然拿在场这些食客的性命作为要挟,陆无霜觉得简直就是笑话一般。
  男子笑道:“郡主不在乎,可是杜帮主难道不在乎?”
  “你!”陆无霜咬牙道,狠狠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男子。
  男子哈哈一笑,一拱手,道:“那么在下就告辞了,郡主不用送了!”说着,缓缓的走向了门口,然后消失在了门外那些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见背后没人追来,他也才狠狠的松一口气,和陆无霜硬拼的话,自己不一定会很快就输,可一动手定然会引来沈云,两人联手,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方家一行人在接送人员的护送下也是平安的抵达京城,返回了自己家里,只不过方士奇肩膀受伤,当然,他也没忘记在锦衣卫面前告了沈云和陆无霜一状。
  当然,这消息也反馈到了陆炳身边,陆炳也就派人送回三个字:知道了。
  知道了?看着这三个字的回复,方士奇看得眉头直皱,感觉这回复不痛不痒的,就好像一个孩子对父亲哭诉自己委屈,然而父亲却对自己委屈也不以为然一样。锦衣卫如此的态度让方士奇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沈云陆无霜两人的真实身份。
  “你们两人,是不是太胡来!”陆炳有些好气的看着沈云,这两人好歹也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居然如小孩子一样任性,还导致方士奇受了不小的伤口。
  沈云道:“那个方士奇出言不逊,惹了无霜生气,那个时候我当然也得站在她这边,我们也有分寸,方士奇吃点苦,但绝对不会死!”
  陆炳叹气道:“方士奇的状都告到我这里来了!对了,这可知道那些人什么来历?”
  沈云摇头道:“这些人身手太差,实在试探不出来!不过我在想,这些人是否是和刺杀大人的那群人是一帮人!”
  陆炳道:“本官让人调查,现在暂时还没有下落,居然敢在京城对我动手,然后还能逃得出我锦衣卫的搜捕,只能说明一点,这京城之中定然有他们内应吧!而且这内应还不简单才对!”
  沈云问道:“会不会可能……东厂?”
  在整个京城能豢养如此多的杀手,而且还能悄无声息的弄到陆炳动向之人,沈云实在想不出其他人来。东厂一直以来都将锦衣卫视为眼中钉,毕竟有了陆炳在的锦衣卫此刻死死的力压东厂一头。如此想来,东厂的嫌疑也最大。
  陆炳道:“是不是那也得查清楚再说,不过也并不是这没有这种可能!此事本官自然会彻查清楚,另外这二王子明天就会抵达了京城,你们每天就负责他们的护卫,另外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可泄露身份!”
  沈云:“不过属下以为有人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这个人应该是敌人,只不过尚未表露出敌意而已!”
  陆炳疑惑道:“敌人,尚未表露出敌意?”
  沈云道:“此人极有可能是圣火教的人,只有对我们特别了解的人,才能从我们的招式之中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陆炳道:“嗯……无论他们知道还是不知道,这都没影响。知道也好,至少让他们下手的时候也有些顾忌!你现在就回去,明日便去保护二王子!另外,镖局的事情如何?”
  沈云道:“镖局总镖头林倩似乎在隐瞒着什么,她同时护送了两样东西,一个是什么配方,配方她应该已经看过并熟记,另外一些便是五彩器,只不过这些五彩器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运送五彩器的箱子,箱子里面有夹层,夹层里面有金子,这半夜闯进镖局劫走那批箱子的人显然深知这点。所以属下对于这箱子的事情多少也有了兴趣!”
  陆炳的道:“查归查,但是不能耽误了正事!二王子的安全才是重要的!”
  “属下遵命!” 沈云立刻答应道。
  沈云悄悄的离开了陆炳那里,回到了锦衣卫的小队里面,不过抵达之后的景象却让沈云吃了一惊,马屿等人真围着陆无霜,有人扇风,有人倒茶,就好像伺候祖宗一样。
  沈云见此,笑道:“头,你们这是干什么?”
  陆无霜笑道:“他们这是打算拜我为师?”
  沈云走了过来,坐在了桌子上,笑道:“拜你为师?跟你学昨晚上装神弄鬼?”
  马屿道:“姑娘昨天那本事岂是我们学得来的!我们只求姑娘在武功上面能指点我们一二,我们已经能受益无穷!”
  沈云笑道:“不如你就指点他们一二?”
  陆无霜道:“你为什么不指点?”
  沈云道:“你明明知道我对指点别人可没你那么擅长,还是你来吧。”
  陆无霜有些无奈点点头,道:“好吧!”说着看向了马屿等人,道:“本姑娘告诉你们,要是以后被人揍了,打不过,可不能说本姑娘指点过你们功夫,本姑娘可丢不起那个人!”
  马屿听到陆无霜要指点自己等人,顿时立刻道:“徒儿们一定好好练功,定然不辜负师父的厚望!”
  陆无霜道:“师父?我只不过是指点一下你们的功夫,可不是你们的师父,毕竟若是传出去,我可丢不起这个人,我可对你们不给予任何厚望,就别为自己脸上贴金了,可明白?”
  陆无霜这话可的确有些不客气,可是想想也是,她好歹也是阴阳教圣女,在铁血门收的徒弟也就是那些小姑娘一个个不仅仅人长的漂亮,而且天资都不错,虽说她们年纪尚小,可要对付马屿等人倒也轻而易举。要当她的徒弟,首先必须是女子,还必须有资质尚佳,而且容貌得上等才行。偏偏马屿等人都不是。陆无霜只愿意指点他们武功,却不收他们作为徒弟的原因。
  马屿等人连忙道:“明白,明白,还请姑娘多多指点!”
  陆无霜道:“那好,都出来吧!”
  马屿等人立刻奔到了院子前面,一无霜疑惑道:“怎么?是觉得银子太少了,嗯,一百两如何?”
  “一百两?”那些锦衣卫已经有些蠢蠢欲动,要知道一百年绝对不是什么小数目,已经非常的吸引人。
  “我来!”突然有人大声说道,呛的一把拔出刀来,道:“姑娘你可得说话算话!”
  陆无霜道:“这点你放心,本姑娘从来就是说话算话,从来就失言过!”
  “好!姑娘爽快!”此人朗声道,接着一刀劈来。
  陆无霜轻轻一闪,就避开了他一刀,然后竹枝轻轻在他刀背上面一敲。
  “叮!”一声轻响,此人如被雷劈了一般,身子猛的一颤,那刀更是应声而落,而握刀的右手更是一阵剧痛。
  “你怎么了,刀都握不住了?”
  “就是,不行就换人!”
  周围的那些看热闹从来不嫌弃事情大的锦衣卫纷纷起哄到,这个锦衣卫顿时闹了一个面红耳赤,道:“叫什么叫,谁说不行?刚才我也就没拿稳。
  沈云一摊手,道:“你之前可没说,这出门怎么可能带那么多银子!嗯,这样……” 沈云说道,从身上取出一个玉佩,轻轻的放在桌子上,道:“这个玉佩别的不说,五百两还是值的,诸位还请放心!”
  “兄弟们,上,她就一个人!”立刻有人叫嚣道,他这一喊,那些锦衣卫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齐齐的扑了上来,然后冲着陆无霜就扑了上来。
  陆无霜手里拿着竹枝,看上去东一下西一下,顿时疼哼声迭起。陆无霜还是有分寸的,被竹枝敲打一下,当然不是死,也不会受伤,不过这皮肉之苦可是难以避免的。差距一下子就展现出来,这群锦衣卫人多,根本就不是陆无霜的对手,现在陆无霜还是带着戏耍的一般的心情。
  旁边马屿等人在一旁看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们只知道陆无霜厉害,哪里知道陆无霜如此厉害,一人面对十几个锦衣卫,光凭借一条小小的竹枝,就把他们给打得晕头转向,完全叫做玩弄于股掌之间。
  “外面如此喧闹,到底怎么回事?”赵东明也听到外面的喧闹之声,立刻朝旁边的人问道。
  旁边的锦衣卫立刻前去打探,不一会便急急忙忙走了进来,道:“回大人的话,外面有些兄弟正在比试。”
  赵东明有些不满道:“比试,两个人比试能闹得出如此大的动静来?胡闹!”
  这手下道:“不是两个人,而是十几个兄弟正在和一个兄弟比试,好像打个什么赌,若是这些兄弟能粘到她一点衣角,就可以赢五百两,只可惜没人做到!”
  赵东明疑惑道:“一人对十几个?我锦衣卫何时有如此厉害的人物,走,去看看!”
  赵东明等人赶到的时候,比试已经结束,那十多个锦衣卫此刻已经几乎全军覆没,一个不是捂着手就是捂着脚,一副痛苦的样子。
  陆无霜此刻一手拿着竹枝,一手轻轻在自己手上敲打着,笑道:“怎么?你们就如此不堪一击?看样子这五百两银子你们可是拿不到了!”再看她手里的竹枝,几乎和之前完全没什么变化,甚至都没断,仅仅有些刮痕而已。
  赵东明在一旁看得真切,发现对付自己手下的那些锦衣卫的时候,她居然好像在玩耍一般,或者说完全就没真格,那种感觉就好像一只猫在戏耍老鼠,心里疑惑道:“这到底是什么人,区区一介女流,居然能有如此功夫?锦衣卫什么时候多出如此高手来?”
  另外这女子看起来面生得很,锦衣卫可从来没有招收过女子,于是立刻让人传换来了百户,赵东明问道:“这两人是何人,为何本官都不认识?”
  百户道:“回大人的话,这两人是指挥使大人安排来的!”
  “指挥使大人?” 赵东明心里惊讶道,挥挥手,示意这百户下去,想了想,心里一动。
  陆无霜再次轻轻一挥手里的竹枝,笑吟吟道:“诸位?五百两啊,还有没有人来?”说着,把竹枝放在肩膀上,带着一丝挑衅一般的看着眼前这些锦衣卫。
  “不来了,不来了!”
  “就是,你也太厉害了!”……
  这些锦衣卫一个个垂首丧气的说道,陆无霜并没有真心伤害他们,不过这疼痛还是难免的,而更加让他们有些不可接受的便是自己一群大老爷们居然连一个女子都打不过,这脸都丢到姥姥家了。
  马屿等人在一旁则看得到眉开眼笑,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自己等人前几天就已经见识过她的厉害。
  陆无霜微微一笑,道:“如此看来这五百两你们可就没希望,哎……实在太可惜了!”
  “我来试试如何?”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陆无霜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此人,一拱手,道:“原来是大人。属下哪里敢和大人过招?”
  陆无霜并不认识赵东明,只不过他现在可是身穿官服,自然就是大人。
  这人便是赵东明,他捏捏自己手,道:“好久都没活动筋骨了,趁着今天也好好活动活动,你可别手下留情啊。就算把本官打伤了,本官也恕你无罪!”
  沈云自然认识赵东明,见他下场也有些出乎意料,便密语道:“此人是锦衣卫千户,你出手的时候手下留情,可别把人给打伤了!”在自己几个上级官员之中,也只有这赵东明,沈云看得惯,而且他还和自己父亲关系不错,生怕陆无霜下手没有轻重,误伤了他,这才急忙嘱咐道。
  陆无霜道:“那我会小心的!既然是千户,要不我就让让他?让他赢一把如何?”
  沈云道:“这也可以,只不过可得做好看点,可千万别被旁边的人看出来你在让人!”
  陆无霜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给他点面子,只不过这银子白白被拿走还是有些不甘心!”
  沈云笑道:“这人应该不是笨蛋,知道你照顾他的面子放水的话怎么可能还有脸要银子?”
  陆无霜道:“万一他不要脸怎么办?”
  沈云叹气道:“若真不要脸,罢了,我就损失几百两银子而已。”
  陆无霜道:“既然你都如此说了,那好,我就陪他好好演一出戏,免得堕了他千户的威风!”
  两人密语说完,陆无霜便看向赵东明,道:“既然大人如此有兴趣,那好,属下就陪大人过上几招!”说着,把手里竹枝一扔,手一摊,对马屿道:“把你的刀接我用用!”
  赵东明见此笑道:“你不用竹枝了?”
  陆无霜接过了刀,轻轻挥了下,试了试轻重,这才道:“他们怎么能和大人相比?对付他们竹枝足够了了,可和大人过招,那可得仔细小心应付才对。”既然要让别人赢,那当然都在对等的基础上赢,总不能让别人用刀自己用竹枝,就算赢了也没什么说服力。说着,手里的刀一指赵东明,道:“大人,请!”
  赵东明呼的一下摆出了架势,道:“请!”
  陆无霜一刀挥了出去,用的是马屿等人所用的招式,接着同时道:“那边那几个饭桶看好了,这才你们所用的招式!”原本平白无奇的招式在她手里顷刻间就幻化出了无限的生机,就好像原本荒芜的沙漠,一瞬间就变成生机盎然草原和森林一样。整套刀法一下子变得如行云流水一般!所谓高手和庸手的差别,在同一套刀法之中就是细节。马屿等人用这套刀法就好像囫囵吞枣一样,只会其形,不懂其意。为了让马屿等人看得清楚,还必须得故意放慢速度,可即便如此,在马屿等人眼中看来,她的速度已经非常的快。
  “这才是我们刀法的样子?”马屿等人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的陆无霜,她用的刀法是如此熟悉,可是同样又是如此的陌生,熟悉是因为这套刀法他们多则练了二十三十年,少的也有七八年,所以对于每一招每一式那都是非常的熟悉!可是说陌生,却是从陆无霜手里使用出这套招式来好却完全又是另外一种感受,别的不说,光那种凌厉的气势就是自己等人刀法之中所欠缺的。
  “居然能把普通的刀法用到如此的地步?” 赵东明心里也满是惊讶,“这人果然是高手!”
  高手和庸手,其实也并不难判断,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化腐朽为神奇,就如厨艺高手一样,青菜萝卜也能变成美味佳肴。
  当然,他也没事示弱!两人叮叮当当打了起来,你来我往,刀光把两人都包裹在一起,看上去凶险万分,其中的个中滋味也只有彼此才明白而已。
  “好无趣!”陆无霜向沈云抱怨道,为了照顾赵东明,她现在也仅仅用了不足两成的内力,主要用来抵抗和赵东明相撞击时候带来的力道,生怕这力道大了点,将赵东明的刀震断了,到时候这戏想往下演都演不下去,还得当着如此锦衣卫的面演戏。
  沈云道:“嗯,也差不多了,找个机会假装被他把刀挑落吧!”
  “好!”陆无霜非常爽快的答应,紧接着,手一松,手里的刀立刻被赵东明的刀挑落,呼呼的叮的一声插在了地上。
  陆无霜趁机一下子后退了两步,一拱手道:“千户大人果然好功夫,属下不是对手,甘愿认输?”
  “认输?” 赵东明突然有些莫名其妙,要知道和她交手的时候,她刀上传出来的反震之力就已经震得自己手发麻,看得出来此人的内力非同一般,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而且她的招式看上去比较流畅,可实际上却有故意放缓的感觉。现在莫名其妙的就认输,也就是说,别人是在放水啊。不过别人给了自己台阶下,自己难道不下?当下哈哈一笑,道:“你功夫也不错!本官也胜之不武啊!”
  两人相互客套了一番,当然,就如沈云所言,赵东明对五百两银子也没兴趣。
  “这也叫功夫不错?”就在这时,两人背后传来陈诚的声音。
  沈云眉头一皱,对于这个人自己一直都没什么好感,怎么感觉好像十处打锣处处都有他一样。
  赵东明转过身来,道:“下官参见大人!”
  陈诚看了看陆无霜,眉头一皱,道:“锦衣卫重地,却成了你们的练武场,兵不像兵,将不像将,成何体统!”
  赵东明连忙道:“下官一时手痒,就和属下切磋了几招,请大人赎罪!”
  “这人让人讨厌!”陆无霜非常直白对沈云道。沈云对于陈诚一直都没什么好感,道:“这点我赞同夫人?”
  陆无霜道:“要不我教训教训他?”
  沈云连忙道:“不要!”
  然而话还是说晚了,陆无霜冲着陈诚一拱手,道:“这位大人想必也是练武高手,不如切磋切磋如何?”
  陈诚打量着苍无霜,疑惑道:“切磋?”
  陆无霜道:“是啊,不是有句话说得好,以武会友,大人想必也是高手,所以属下斗胆,想向大人讨教几招!”
  “放肆!” 赵东明立刻阻止,然后朝陈诚一拱手,道:“大人,下官管教不力,请大人赎罪!”
  赵东明隐隐约约觉得眼前这女子非同一般,功夫绝对不止和自己过招的时候水准,只能更强,现在她主动约战,恐怕是打算让陈诚出丑。当然,赵东明并不知道陆无霜和陈诚究竟有什么恩怨。
  陈诚冷哼一声,道:“讨教几招?不知所谓。”陆无霜反驳道:“大人是不敢呢还是担心输了!”这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一样。
  陈诚脸色一沉,道:“那好,本官就好好的讨教讨教!”说着,手一伸,对赵东明道:“刀拿来!”
  赵东明犹豫片刻,道:“大人!”
  陈诚脸色一板,道:“拿来!”
  赵东明叹口气,把刀递了过去。
  陈诚接过了刀,看向了陆无霜,道:“你的刀呢?”
  陆无霜笑着亮出了自己双手,道:“不用。”
  陈诚眉头一竖,道:“你是瞧不起本官?”
  陆无霜道:“不是属下瞧不起本官,而是……大人功夫实在没有让属下看得上的地方!”这句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赵东明和沈云两人都不由齐齐叹了一口气,陆无霜虽说现在已经嫁做人妇,可是她毕竟出生阴阳教,性格有些喜怒无常,喜欢的人喜欢得不得了,不喜欢的人讨厌之极,所说不至于杀了陈诚,估计要他出丑那是难免的。
  赵东明现在发现自己阻止不了,那么只有想想如何收场了。
  陈诚脸色一沉,怒道:“大胆!”说着,一刀劈了过去,这一刀可是又快又急,那可没丝毫心慈手软。
  面对这直劈而下的刀,陆无霜居然纹丝不动。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这难道不是自己送死吗?包括马屿等人心都快蹦到喉咙一般。
  见陆无霜没动,陈诚却并没有放慢手,仿佛恨不得把陆无霜斩于刀下一样。刀果然砍中了陆无霜,可是陈诚并没有那种砍中的感觉,反而好像是看空了。
  “哎!”耳边传来了轻轻的一声叹息。
  陈诚一惊,反手一刀,却发现手中的刀一震,紧接着胸口猛的受到一股大力一击,整个人忍不住踉踉跄跄的后退了七八步这才站稳,胸中气血一阵翻腾。
  “大人,一个弱女子你都不怜香惜玉,实在让人失望!”陆无霜站在原地,慢悠悠的说道。
  陈诚连忙压住了翻腾的气血,手里刀一指陆无霜,道:“你!”然后后面的话却说出来,因为他清晰的发现一个比较残酷的现实,他手里的刀只剩半截,在定眼一看,另外半截刀此刻正插在地上,入地足足有三寸。就在刚才,苍无霜避开他一招,敲断了他的刀,然后在反手一掌拍在他胸口上。
  “大人,你输了!”陆无霜面无表情的说道。
  赵东明也愣了,他哪里知道陆无霜武功居然厉害得如此的地步,看样子刚才她陪自己过招那可是给足了面子。
  陈诚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站在那里,把手里的刀狠狠的一摔,喝道:“来人,把她给我拿下!”
  赵东明连忙上前,道:“大人,她不懂事,还请大人有大量,别和她一般见识!”
  陆无霜冷冷一笑,道:“大人,这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人可切莫放在心头才对!这么多人看着,大人可得有风度才行。”
  面对发怒的陈诚,陆无霜脸上哪里有丝毫的畏惧可言?锦衣卫是有高手,可是当初为了抓捕血煞鹰王损失不少,现在都还没恢复过来,陆无霜根本就没办法他们放在眼里。
  赵东明一扭头,对陆无霜道:“还不快给大人认错?”
  陆无霜疑惑道:“认错?大人!认什么错啊,是因为赢了才认错?”说着,冲着陈诚一拱手,道:“大人,属下知错了,不该赢你!”
  陈诚已经到了彻底爆发的边缘,狠狠的一甩衣袖,转身就走。
  目送怒气冲冲而去的陈诚,赵东明转过身来,道:“你太放肆了,居然胆敢得罪陈大人,不要小命了!”
  陆无霜道:“属下知错了!”
  赵东明指指陆无霜,有些无奈道:“你……简直……哎,罢了!”
  对于此事,陆炳当然又把沈云叫去训斥了一顿。
  第二天一早,沈云这队和另外几队一共二十四人全部加入准备就绪,等候着命令。
  “大姐大,你昨天可真厉害!”马屿一脸讨好的对陆无霜说道,虽说现在他是小旗,可是俨然现在陆无霜已经成了他们的头。
  对于这个称呼,陆无霜并没有拒绝,道:“就他们那点功夫,要对付轻而易举!”
  马屿道:“大姐大,我说的可不是这个,你知道你昨天对付的那两个人?一个千户,千户也罢了,你还给了面子,可是另外一个比千户官职还大,你可一点面子都不给!”
  这点让马屿佩服之极!要知道昨天那两个可都是锦衣卫鼎鼎大名的人物,陆无霜倒好,直接一招就把被人给撂倒了,还当着那么多锦衣卫的面,一点可都没给别人丝毫面子!放眼整个锦衣卫,又有谁能如此做。
  马屿所不知道的便是陆无霜的身份那可是郡主,即便仅仅是个藩王而已,论地位论权势,她都远远胜过陈诚等人,再加上武功超群,而作为阴阳教的圣女,从小对于权势之类都不屑一顾,做事很大程度上仅仅是因为自己喜好而已。因此她根本就不在乎陈诚或者赵东明到底是什么身份,什么官职。
  陆无霜冷哼一声,道:“那又如何?”
  马屿一愣,然后一拍自己脑袋,道:“果然是大姐大!”他突然觉得要是按照一般的常理的思考的陆无霜的话,那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能弄清楚她的想法。旋即有笑嘻嘻的道:“大姐大,什么时候在指导指导一下我们的功夫呢?”昨天陆无霜用的可就是他们所用刀法,结果完全不一样。
  陆无霜道:“昨天不是已经告诉你们了,只要按照我说的练,绝对没问题!”
  马屿狠狠的点点头,朝其他几人道:“你们可都听清楚了?大姐大要我们好好练!”
  “是!”其他几人立刻道,旋即有些疑惑道,“大姐大,你怎么会我们锦衣卫招式?你难道学过?”
  陆无霜瘪瘪嘴,道:“就你们那种破招式本姑娘还需要学?看一遍就会了!”
  “对,对,大姐大是高手嘛!”马屿笑着附和道。
  沈云在一旁看着,也就微微摇头而已,正如陆无霜所言,锦衣卫的那些招式本来就源自军队,招式讲究的就是直来直去,再说了,她指点过自己,还指点过武刚,要指点马屿等人轻而易举。
  又等待了一会之后,命令这才传来,所有人马直奔城外,然后在距离城门口十里的地方等待,没等多久,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前来。比起朝廷的皇帝出巡的那种排场自然是比不上,不过浩浩荡荡的队伍也有几百人,这几百人之中包括护送的侍卫,丫鬟仆人之类。整个队伍之中,马车一共只有两辆,稍微地位高一些,比如说护卫之类基本上都是骑马,那些地位低的诸如奴仆丫鬟之类的就只能走路,从吐蕃走到了京城,有几千里之遥。
  车队抵达之后,朝廷礼部的官员上去欢迎了一番,旋即锦衣卫便在前面带路,二王子的车队便紧随其后。
  此刻早朝已过,按照规矩二王子还得在第二天早朝当着那些文武百官的面前去参拜当今的皇上,因此现在也直奔住处,在京城之中有专门的外来使臣所居住的地方,这里除了居住如二王子这种临时前来的外宾之外,还居住其他一些国家派遣而来学习的官员之类。二王子等人所居住的是一个大院子,足以容纳他这次带来的所有人,而且按照规矩,这院子内由他们自己负责防卫,而院子外面则是由朝廷,也就是说,这外使馆内连一个仆人都是他自己的人马。
  一路奔波,不少人也都累了,所以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在屋内,二王子这召见一个老者。若是沈云再次的话,他定然会认识这位老者,便是当日在杭州约见过他的那位圣火右教的教主,也是吐蕃的国师。二王子现在所居住的房屋前前后后都已经被圣火右教的高手保护起来。
  关上门之后,二王子坐会了椅子上,道:“国师,你说这次圣火左教的那些人会不会乘机出来?”
  国师拿起桌上的茶壶,给他把眼前的茶杯倒满,道:“左教的大部分都是被收买的中原高手,这些人神出鬼没,功夫非同一般,若是没十足的把握,他们也不会轻易现身,所以他们现在或许正躲在某处,耐心的等着机会,之前和那个杜青峰接触也是有一定的成效,至少明朝这边至少已经有所反应!”
  二王子疑惑道:“国师为何如此认为?”
  国师道:“二王子可曾注意,在这片地方,其他地方的护卫都是普通的士兵,而此处都已经换成了锦衣卫,即便在接应我们的锦衣卫之中,本国师就发现至少有两个高手压着气息隐藏在其中。看得出来,明朝人也不希望殿下在这里有任何的差池!”
  二王子道:“可若是防范太过于严密,那些左教的人岂能现身前来?”
  国师笑道:“他们若是想挑起两国争端,就必然前来,所以殿下可不能掉以轻心!”
  二王子点点头,叹息道:“原本这左教和右教都是我吐蕃的支柱,怎奈这左教一直都想挑起两国争端,而且愈来愈烈!”
  国师脸上也忧心忡忡,道:“殿下仁慈,自然不想双方开战,而若是开战,苦的也不过是百姓而已,而我吐蕃和明朝相距遥远,在吐蕃外还有兀良哈等明朝人虎视眈眈!即便几国合力攻下明朝,也不能确保我吐蕃能占据最肥沃的土地,反而还得担心兀良哈等趁机攻打我们,他们就是喂不饱的狼,区区一个明朝怎么可能满足他们!”
  一直以来,对于明朝最大的威胁无非就是来自北方,而吐蕃距离明朝的距离甚远,长途跋涉即便打下了嘉峪关,而进入的也是荒芜的西北地区,也捞不到多大的好处,除此之外,吐蕃出兵,补给线过长,还得担心兀良哈这些草原民族过河拆桥。
  停顿了片刻,国师接着道:“左教觉得现在是进攻明朝的最好时机,无非就是沿海倭寇骚扰不断,北边兀良哈也不断进攻,一南一北让明朝朝廷自顾不暇,根本就没多余的兵力来应付我们的进攻,可是他们却忘了一点,中原有句古话叫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沿海倭寇虽说是骚扰不断,却并没有足够的势力冲上岸来占领明朝人城市关卡之类,北方兀良哈也在不断的骚扰明朝边关,可他们却并没有如他们的前辈一样攻打入关,明朝人只要闭关自守,他们也无可奈何!表面上明朝现在自顾不暇,实际上很多兵力根本就没调动,这时候进攻明朝损失会很惨重,得到的利益却很少。”
  既然是一国之师,那就相当于整个国家的智囊,也是整个国家的风向标一般。最主要就是要对眼前的局势进行准确的把握,然后提出有针对性的政策方针供国君参考。对于周围的局势,国师还是把握得非常的准确,他非常清楚现在明朝看起来麻烦不断,不是东边起火就是西边起火,仿佛已经无力在应付来自另外一方的进攻,所以左教的人才叫嚣要攻打明朝。然而他们却犯了一个很大的错处,那就是即便打过了嘉峪关,吐蕃尽管之后面临的也是粮食产量非常稀少的西北地区,而诸如富泽的江南地区这距离他们还很远,若这时候原本的盟友反目,对于这支深入明朝的军队而言将是灭顶之灾,一旦没有了军队,拿下明朝的那些人调转枪头对付吐蕃,吐蕃将无兵可守。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现状,和明朝保持良好的商贸往来。
  二王子非常赞同国师观点,道:“国师所言在理,可朝中有些人却被财富迷昏了头脑,哎……”
  国师道:“这些人或许觉得一进入了嘉峪关之后,等待他们的便是数不尽的金山银山,实际上这一路走来,二王爷也看到了,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二王子一行人入关以来,看到的并非富饶,很多地方还是土地贫瘠,即便是大山上,看到的也是满山的黄土,比起国内并没有多大的区别。这种国土即便占领了,最后的结果还不是一样。
  二王子道:“正因为如此,本王子这才才点了几个和左教关系密切之人一同前往!明日上朝面圣之后,本王子还打算让明朝皇上特许本王子前往台州等地,左教不是一直在宣称明朝在对付倭寇已经无兵力防守我们,那我们就去看看,明朝在沿海打仗打得如何,是不是如传言一般被那些倭寇打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兵!”
  国师立刻道:“殿下英明!”
  这话的确也有些拍马屁的嫌疑,不过却也是实话,所谓谣言止于智者,但若智者太少了的话,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去看看现实情况,让这些朝廷之中奋力鼓吹对明朝用兵的人看看,明朝人是不是如他们所想的那样不堪一击。
  在二王子一行人已经入住了外使馆之后,在京城另外一个院子之中,超过了十人集聚于此,领头的是位老者,此刻他正坐在最上面的太师椅之上,仔细的听着属下传来的情报,待手下禀告完毕之后,他这才一看在场的其他人,沉声道:“教主给我们的命令是在二王子在京城期间刺杀他,不过现在看来无论是明朝越好,还是右教也好,都已经有所准备,所以在这期间,没老夫命令,不许轻举妄动,你们可听清楚了!”
  “是,属下等听清楚了!”下面的人齐声道。
  老者这才点点头,道:“除此之外,还得派人密切监视大祭司那边,二王子来京城,如何好的机会他断然不会放过,不能让他打草惊蛇,坏了我们的好事!”
  “大祭司这个叛徒,居然杀死教主,还妄图想控制圣火教,野心实在不小!”有人气愤道。
  老者道:“他杀死的也不过是个傀儡而已,只不过即便是傀儡,可以看得出来他的野心,此人暂时不必理会,只需要他现在不来捣乱,破坏我们的计划就行,等除去右教,教主让左右两教一统之后,到时候这笔账再慢慢来算!”
  “可发现有人要破坏计划,哪又如何?”又有人问道。
  老者想了想,道:“一切都是我们的计划为重,若是有人胆敢破坏计划,那么不必客气,杀了!”
  “杀了?”
  有人有些疑惑,毕竟都是属于圣火左教,杀了岂不是相当于内讧一般?
  老者道:“这些人是大祭司的手下,大祭司的目的大家心里也清楚,那就是夺取教主之位,彻底的控制圣火教,虽说现在这个时候我们不易内讧,然而我们阻止他,他定然会以为我们是明朝武林之中,现在我们玩玩不能泄露我们的身份让他觉察,这时候只有痛下狠手!”
  老者手下的这群人的确是圣火左教的人马,但是却有区别,若是大祭司没有背叛的话,他们应该属于同一阵营之人,只可惜当初大祭司趁乱杀了那个傀儡,让他的本性彻底的暴露出来,如此一来左教教主这边人对他已经没丝毫信任可言,甚至已经把他当成了敌人。
  大祭司也是同样如此,那个原本已经死了教主居然是傀儡,这点让他多少有些寝食难安。老者这边计划是很周密,大家彼此的目的是一样,可对于大祭司的人老者并不相信,于是让他们去瞎闹引起那边的警觉,还不如阻止他们前往,不让他们去打草惊蛇,从而以免破坏自己的计划。不知不觉之间,这三方的关系居然隐隐约约有了一种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感觉。(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