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武侠小说连载】锦衣卫(第一百一十四章)山谷歼敌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0-28 08:04:52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一十四章 山谷歼敌
  徐小猛显然没想到如此多人都等着,带着一群人,终于气喘吁吁的翻过了眼前这座陡峭的山坡,然后朝下一看,旋即哈哈笑道:“果然……我就说,这群人怎么可能让我们从密道进去,他们早有准备!”
  从他们这个位置居高临下,正好可以看到那个村子内,赵东明安排过去的村子里面几十号弓箭手正在动手严阵以待。
  发现自己识破了村子里面人的计谋,徐小猛此刻非常的得意。说着,脸色一沉,朝旁边年人说道:“你小子胆子不小啊!让我们走密道,就是想把我们引入你们早就准备好的埋伏圈是吧?”
  年轻人没料到这村子里面的人还有如此一出,连忙道:“大人,大人,小的真不知道啊!小的没丝毫胆敢骗大人的意思!”
  徐小猛一指下面道:“你既然不知道,那为何他们在哪里守着?你给我说出一个道理来?”
  年轻人顿时就哑巴了,道:“这……这小的也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徐小猛提高了声调,道:“哪好,我就当你不知道,等回去再收拾你,前面带路!”
  年轻人只有在前面带路,这两百人的动静可不小,下面的那些弓箭手已经发现了他们,然后居然有人非常慌张的朝他们射箭一般,然后慌慌张张的开始朝里面逃。
  徐小猛见此又笑了,道:“一看就是庄稼汉,这么远能射得中?兄弟们,跟我冲,完成了任务,重重有赏,美酒和美女,任你们挑!”
  在他眼里,眼前这些村民如此慌张的射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害怕,没见过什么阵仗,看着自己等人出现,早就吓破了胆,这次任务完全你没有任何的难度。
  那些倭寇一听说有重赏,哪里还按捺得住,一个个直接朝下面冲去。聪明的指挥官这个时候就应该趁着下山的时候让自己人恢复体力,准备迎接战斗,而徐小猛此刻早就被眼前的假象给骗了,还以为遇到的就是一群山野村夫,根本不值一提,而且自己人数如此之多。要知道一直以来,倭寇都是沿海百姓的噩梦,所有一听到有倭寇前来,一个个很快就跑了,根本就没什么人抵抗。
  两百多人的倭寇立刻沿着山而下,每个倭寇的体力差距很大,因此有些快有些慢,整个队伍已经没有丝毫的队列可言。而倭寇不同于明朝的士兵,在外面抢劫的时候,谁抢到的那就是谁的,也就是说,抢得多,得的也多,而且有时候为了抢夺财务,他们甚至不惜自相残杀。所以一下来之后,他们并没有立刻按照要求直接桐油的储存点,而是开始冲向了那些村民的房间,一个个翻箱倒柜,目的就是找那些财务之类的。然后整个村子所有值钱的东西,甚至包括粮食都已经被转移,即便一粒米,一只鸡都没留下,完全不是那种慌慌张张的逃走的样子。
  若是有经验的指挥官,这个时候定然就会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要知道倭寇可就如瘟神一般,明朝的百姓早就视之如鬼神一般,那次逃命不是慌慌张张的,既然慌慌张张的,自然回拉下东西,怎么可能如此的干净,之所以如此,那只能说明一点,这些村民逃的时候那可是有条不紊,并没有丝毫慌张,若是想通了这点,那么后面的行动就必须得小心翼翼。
  可是徐小猛怎么可能会在意到这种细节,看着那些倭寇冲进那些村民的百姓家里,在哪里翻箱倒柜,反而笑呵呵道:“要翻快点,我们可还有正事!”抢劫可是倭寇的传统,他并没有阻止。
  远处,赵东明看着那群已经闯过来的倭寇,疑惑道:“倭寇难道派来的是一个傻子?”
  沈云笑道:“傻子也不是没有可能,估计觉得这事情太轻松了,所以才派了一些庸手来,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有利,迅速的解决了他们,然后才能腾出手队伍左教那些人,在戚将军他们抵达之前,我们可得要坚持一段不短的时间。”
  为了确保整个计划的顺利实施,而不会被左教的人发现,戚继光他们隐藏的地点可略微还是有些距离,而在他们抵达之前,自己等一行人可必须得坚守,因此迅速的解决那群倭寇可是非常关键,这样才能把左教的人马吸引过来,也可以腾出手来。
  赵东明道:“速度要快的话,那么只能让国师和大祭司人马全部出动。另外……”
  赵东明看向了旁边的刘达,问道:“村子里面可有什么高地,属于易守难攻的那种?”
  刘达想了想,道:“西边那里有一处,上面有一亩地大小,离地大概十多丈,可上去只有一条丈许宽的斜坡,只要能守住斜坡,应该能防守!”他心里还是有些奇怪,他们不是来剿灭那些倭寇的吗,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赵东明点点头,道:“一旦我们和倭寇交手,你立刻让你的人去那里布防,可明白?”
  刘达奇道:“不需要我们帮诸位大人?”
  赵东明道:“你大可放心,你们会有机会帮上我们,现在就按照我们所说的去做便是,一旦我们和那些倭寇交手,你们就立刻撤到高地上去,你可明白?”
  刘达还是有些莫名其妙,只有点点头。
  赵东明又看向了沈云,沈云道:“那是我去安排!”
  沈云立刻转身,率先找到了莫言,大祭司并没有前来,莫言是这次行动的带队者,把赵东明的话传下之后。
  莫言道:“杜帮主,你放心,我们可是很有职业操守的,既然答应当你们的打手,我们一定会尽职尽责的!”
  沈云道:“你能如此说,那么我也就放心,干掉这些倭寇之后,我们还有更加强大敌人要对付,因此要你的人尽快的解决战斗,另外尽量的保证体力!”
  莫言道:“你们不是希望我们和左教那些人同归于尽吗?既然如此,你怎么还如此关心我们!”
  沈云道:“我是希望你们和左教那些人同归于尽,可我现在担心的却是万一敌人还没死,你们就先没力气了,这同归于尽都做不到,我这岂不是就会很失望?”
  莫言道:“没想到杜帮主居然还是如此快人快语之人!”
  沈云道:“你都如此坦白,我何必遮掩?”
  莫言一愣,笑道:“那的确也是,那好,我们就听杜帮主的,尽量保持体力,和左教那些人同归于尽!”
  沈云道:“不过我并不希望你们同归于尽,所以最好还是把命留着,你们要是都死了晚了,这大祭司接下来可就没资本去争,我们锦衣卫又去支持谁去?一旦干掉下面的倭寇,发现另外一群倭寇前来之后,立刻去西边,在那里有一平台,易守难攻,可以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等待援军。”
  莫言道:“你们想得倒是挺周到。”
  沈云道:“那是必须得周到,即便你觉得你们是棋子,朝廷希望你们和左教的人同归于尽,那么至少在消灭敌人之前,还是希望你们保持足够的体力才行!”说着,起身又去找国师,把之前的话再说了一遍。
  一切都妥当之后,所有人开始慢慢行动起来,形成一个包围圈,等着那些倭寇的到来。
  徐小猛等人丝毫不知情,他正大摇大摆的在年轻人的带领下朝囤积桐油的地方走去,跟在他身边的倭寇也不过只有百人而已。不知不觉之前,他们进入了锦衣卫的埋伏圈,可他们浑然不知。
  “大人,那些桐油就放在山洞里面,现在人都逃走了,基本上都没人看守!”年轻人在旁边讨好的说道,这徐小猛可不是一般的记仇,年轻人还生怕回去他还记着,如此一来,自己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徐小猛点点头,手一挥,道:“走,告诉那些兄弟,别东找西找了,这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旁边的也帮腔道:“是啊,别说什么值钱的东西,就连一只鸡一只鸭都没找到,这些人逃走的时候带带走得真干净!”
  徐小猛眉头一皱,道:“你说什么?连一只鸡一只鸭都没留下,那除此之外,米粮什么的?有没有?”
  此人道:“什么也没有!一点都不想逃走的样子,好像早有预谋一般!”
  徐小猛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道:“这不可能啊!即便他们要逃,可怎么能逃得如此从容,好像有些对劲啊!”说着,看向了旁边的年轻人,问道:“我问你,你们人若是要逃的话,从哪里逃?”
  年轻人一指后山,道:“从后山逃,背后便是树林,逃进去的话很难找到人,之前村长就一直在演练如何迅速的离开这里。”
  徐小猛一听,原本还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此一来一下子也就顿时释疑,道:“原来如此,看样子是我多虑了,嗯,让兄弟们都过来!”这话音刚落,突然间,惨叫声传来。
  “怎么了?”徐小猛一愣,然后朝声音来远之处看去,这脑袋还没扭过去,旁边又传来了惨叫声,紧接着,四面八方都有惨叫声传来,而让他惊骇的事情此刻也发生了,四面八方居然涌出了无数的锦衣卫,这些锦衣卫见人就砍,没任何犹豫,自己那些人在他们手下就好像西瓜一样,居然完全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一个个迅速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哪里来的锦衣卫?这里会有锦衣卫?”徐小猛一下脑袋就懵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从四面办法用出来的锦衣卫,而他么此刻居然被包围了。
  年轻人此刻也懵了,道:“小的也不知道啊!”这话还没说完,顿时觉得肚子一疼,低头一看,一把明晃晃的刀已经捅进了自己肚子,而下手的正是徐小猛,缓缓的抬起头来,他有气无力道:“大人,真……小的真……真不知道!”
  可徐小猛怎么可能相信,拔出了刀,喝道:“别乱,和他们拼了。别乱!”
  只可惜的是他的队伍本来走得就零零散散,现在又分散,面对突然出现的锦衣卫,陷入包围的他们早就乱成了一团,还怎么可能不乱?根本就没人听到他的说话。
  而倭寇这种队伍的劣根性此刻也体现出来,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组织,更加没有什么纪律可言,打仗冲的时候乱哄哄,此刻被包围了更乱,已经没人想到要集合起来,所谓的团结就是力量,他们大多数人想的就是如何逃走。想着逃,自然也就没人拼命,而没人拼命,战斗力也就直线下降,更何况他们面对的敌人表面上看起来是锦衣卫,可根本就不是什么锦衣卫,其中一百多人都是国师和大祭司派出来的好手,在这些好手面前,倭寇的这些人简直就和三岁小童一样,几乎没任何威胁。反倒是这些人,要杀这些倭寇简直轻而易举,凡是和他们接触倭寇,现在就好像割麦子一般,一片一片的倒下。
  村子本来就地处两山之间的峡谷之中,惨叫声此刻传到来,在山谷之间回荡,声音一下子变大了很多,好像整个山谷到处都是惨叫一般,如此一来,原本风景秀丽,如世外桃源一般的村子,变成了如地狱一般,山谷之间回荡着惨叫,空气之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即便如此,那些杀出来锦衣卫一个个却如地狱出来的恶鬼一样,面对如此惨状居然露出丝毫的不忍之心,反而一个个好像越来越兴奋一样,眼前这些倭寇在他们眼里,那感觉就是他们的猎物,而他们便是丛林之中最猛的凶兽,他们会咬住猎物,然后一点点把猎物撕碎。
  徐小猛看着突然冲出来的锦衣卫,现在已经完全懵了,就好像一块木头一样,此刻杵在哪里。对他来说,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他怎么也没想到原本还以为不设防的村子现在居然全是埋伏,而且还是如此多的锦衣卫,这些锦衣卫怎么功夫如此之高?而且还是如此凶狠,一个个杀人就好像不眨眼一样,自己这些手下虽说不是精英,可也不是那种被明朝锦衣卫如此宰杀而毫无还手之力的人啊!
  “难道……”
  “他们不是锦衣卫?”徐小猛脑袋里面突然冒出一个如此的想法来。而这个想法一出,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要是这些人不是锦衣卫,那么如此说来,对方早就埋伏在这里等着自己来。
  徐小猛顿时背上冷汗直流,这可是自己带的任务啊,居然遇到了埋伏。惨叫声依旧在不断的出现,自己手下一个个的迅速的减少,在锦衣卫面前,原本嚣张跋扈的他们完全没丝毫反抗能力,实际上也并非他们没能力,一直以来,明朝的士兵很多可是看着他们就逃的。
  “难道这天要亡我!”徐小猛心里有些悲观道。“少爷,先撤,我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作为保护他的几个亲卫此刻连忙说道,虽说八方都是人,他们也不知道从哪里逃。
  在徐小猛突然觉得有些绝望的时候,突然间,村子一边的山头上突然出现了大批人马,迅速的朝着村子里面冲了下来。
  徐小猛顿时又懵了,自己也就两百多人号人,对方先是派了接近几百人的锦衣卫,现在锦衣卫还不够,居然还有其他人,这山坡下来的密密麻麻,那得多少人。对付自己两百多人的队伍,居然用如此多人,这是不是也太瞧得起自己了。不过很快,让他惊讶的事情却发生了,那些对着他们的人正在大杀特杀的锦衣卫居然突然放弃了对他们的进攻,反而齐齐奔向了另外一处,定眼一看,发现那里居然有一处平台。
  “难道这些不是他们的人马?”徐小猛心里疑惑道,再次会朝那些奔来的人看去,却发现他们的衣服好像有些眼熟,顿时一喜,原来居然和他们一样,都是倭寇。
  “终于得救了!”徐小猛看着那些下来的倭寇,还以为他们是援军,要知道现在他们已经被锦衣卫给杀得晕头转向。可是,让他震惊的事情再次发生了,那些冲下来的自己居然突然对着自己人的举起了屠刀,原本已经停歇的惨叫声突然间再次响了起来。这些奔涌而来的倭寇此刻就好像潮水一样,迅速的把剩余的徐小猛的人淹没。
  “为什么?”徐小猛看着从自己肚子里面捅进去的长刀,心里满是疑问,他现在都还没明白过来为什么大家同样属于倭寇,可他们却要杀了自己,而且下手没有丝毫的留情。带着这个疑问,他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若是他平日能认真的收集一下情报之类的,虽说今天还是会死,只不过却不至于死得不明不白。
  下面的人很快就被清理完毕,然后所有人都直奔那个平台,此刻锦衣卫以及大祭司和二王子人马都基本上已经登上平台,牢牢占据了高处,把守住了那条仅仅只有一丈左右坡道。
  倭寇们已经把整个平台团团围住,面对如此高度,仅仅只有丈许宽的坡道,长老和那些倭寇心里都非常清楚,对方若是牢牢的守住了那个坡道,他们那可得付出惨重的代价,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国师和大祭司的一百多个高手。
  “弓箭手!”倭寇首领此刻大声吼道。他队伍里面立刻站出来了足足一百多人的弓箭,在这种距离,弓箭手无非是最好的攻击武器,那个平台的确高,只要把守住坡道,根本就很难攻上去。
  而当他们弓箭手一出现,突然在高台之上出现,那些锦衣卫齐齐的取下了背在背后盾牌,然后齐齐的举了起来。他们背后所背的盾牌叫做纸盾。主要的材料就是纸片和一些绢布,而这些纸片并不是一层单薄的纸片而是一种约三寸厚的纸片以鱼鳞形状排列,内部涂上一层绢布贴身,可以想象一下一把刀能很容易的砍断树皮和一些较硬的树木,但是如果砍在一堆软纸上就会被泄了力无法砍断。不仅如此这种厚纸片在浸泡水之后还能增加他的凝固力,提高盔甲的防御力也能挡住弓箭的射击。这种盔甲明朝时候很流行,他的优点在于士兵穿上后很轻松,加大士兵的灵活性,而且身体的热量也能散发出去,制作的成本不高,缺点就是这种盔甲寿命非常的短,可以说一场仗下来就得换新的了。现在锦衣卫所用的就是这种方法制成的盾牌,反正也就是一丈的功夫,能挡住弓箭的射击就行了。
  “嗖……嗖……”箭枝不断的射了上来,哆哆声不断响起,这些箭枝的确也能射穿盾牌,几乎都是仅仅能穿过露出一点点箭尖,几乎力道便全部被卸去,而盾牌下面的人完好无损,就好像在头上盖了一个房顶一样。
  “让你们的弓箭手移动到边上去,给我射!”赵东明对旁边的刘达说道,刘达立刻招呼那些弓箭手,弓箭手立刻悄悄的溜到边上,然后从那些盾牌的缝隙之中朝下面倭寇射去。
  一个从上而下,一个从下而上,明显在上面的无论射程和威力都大大占据了优势,从下面射上来的弓箭勉勉强强能射穿盾牌,却没有了继续深入的力道,可从上往下则不一样,这一波箭雨下去,下面顿时惨叫声起。
  下面的人站得密密麻麻,这些原本也没训练过几天的弓箭手根本就不用瞄准,就是闭着眼睛都能随便射中。至于箭更不是问题,刚才射上来的那些箭正密密麻麻的插在盾牌之上,取下来便是。对于那些倭寇而言,现在完全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如此高度即便左教有高手也不敢贸然登上,在空中的他们完全可能成为别人的活靶子。
  倭寇的首领见此,立刻让人撤退,找到了长老,道:“让你们的人打头阵,从斜坡上攻上去!”
  长老见此,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一丈来宽的斜坡,这人手再多完全也没任何的办法,于是看向了萧何。
  萧何道:“按照目前的情况来,只有先让我们的人打头阵,他们的人完全没办法,只能增加伤亡而已!”
  长老见此,只有点点头,道:“那好,我们安排我们的人先上,你让弓箭手掩护!”
  倭寇首领道:“这没问题!”
  下面的一举一动都被上面的人看在眼里,沈云道:“估计他们打算从斜坡硬冲了,然后让弓箭手掩护,我们现在的优势就是弓箭手的优势!”
  赵东明点点头,叫来了刘达,让他把弓箭手布置了在斜坡,又找来了莫言和国师,让他们把高手安排在最前面。
  果然,片刻之后,下面倭寇队伍之中突然奔出一群人来,沿着斜坡迅速的冲了上来,此刻他们已经完全甩开了掩饰的外衣,速度异常之快。这边,同样一群人也直接冲了出去,双方很快就在这斜坡之上打成一团,一时间劲气四散,居然没办法取得任何的优势可言。
  萧何看着锦衣卫这边把己方的人牢牢的挡在了斜坡上,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心里却开始思索起来,如何才能把这长老给弄出去,若是布置妥当,这次进攻必败无疑,估计很多人都要交代在这里,可自己和长老却不行。
  萧何心里权衡了一下,决定冒个险,悄悄的一拉国师的衣袖,国师会意,和他来到了一旁,问道:“怎么了?”
  萧何压低了声音,左右看看,道:“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长老疑惑道:“有什么不对劲?”长老并没有多想,在眼里就是这锦衣卫反应速度实在太快了,居然如此快就全部撤离到了那块石头之上,如此一来,猎物就在眼前,自己这群人却只有眼睁睁的看着。
  萧何一指那些平台之上的锦衣卫,道:“长老你看,他们的进退十分有序,而且防御也非常完善,这根本就不想一直遇到突然事件而有些慌乱的队伍,给人的感觉好像早就准备一样。”“你说他们早有准备?”长老闻言心里猛的一颤,抬头看去,只见在斜坡上双方人马交织在一起,可根本就没办法推进分毫,而平台上的锦衣卫此刻依旧举着那些盾牌,丝毫没不防守的意思,当下脸色不由的一变,道:“你说现在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他终于了明白了萧何意思,原本以为自己黄雀,现在才发现,这黄雀应该另有其人才对,自己同样也是那螳螂。
  萧何道:“很有可能,至少属下现在如此觉得!”
  长老道:“那现在应该立刻通知他们撤退!”
  萧何道:“属下以为现在根本就来不及了,估计他们增援的大军已经抵达,开始进攻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到时候里外夹击,你要是现在冒然告诉他们的话,只会引起动乱。这群人估计很快就被端掉,现在想起来,从一开始,我们就或许被他们牵着鼻子在走!”
  长老道:“这话怎么说?”
  萧何道:“属下觉得这些锦衣卫并没有和戚继光闹翻,他们之所以如此做,就是想告诉我们人,戚继光不可能作为他们的援军,而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戚继光更是带走了自己人以及柳家的黑甲军,也是如此目的,锦衣卫伏击徐海的人马,目的就是把我们给引出来,长老,不如我们先撤吧,不然等会就来不及了!”
  因为左教的教主的身份现在都还没弄清楚,所以萧何绝对不能让长老就死在这里,自己还得靠他成为他的心腹,然后想办法弄清楚教主正身。虽说放走了长老无疑就如放虎归山一样,可现在萧何也不得已而为之。
  长老闻言一惊,看看周围,压低了声音道:“撤!”
  萧何道:“对,现在就撤,这个村子此刻就是一个陷阱,若是我们能迅速的把国师和二王子拿下的话,我们的任务就已经完成,可现在这局面,他们摆明就是想要拖住我们,等着戚继光的援军,偏偏他们现在占据了地理优势,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拿下他们两人。”
  原本这村子没如此险要之地的话,凭借着己方人数的优势或许很快就能拿下国师等人,可现在人数的优势根本就发挥不出来,自己这边高手尽出,却连那个斜坡都没攻上去。至于一同前来的倭寇,此刻也只有在哪里干眼瞪,箭射上去伤不了人,就好像给别人送箭枝一样,斜坡别人有高手坐镇,左教这边也是高手尽出,一群人在哪里一丈来宽的斜坡上生死较量,可目前为止还是没有拿下斜坡。原本应该是用接近一千人来围剿眼前锦衣卫这几百人,现在却完全发挥不出来任何的作用,那种感觉就好像一群人在哪里唱戏,而另外很多人在哪里瞧着一样。
  “长老,撤吧!” 萧何压低了声音道,“要是等会一旦被戚继光那些人里外夹击,到时候想撤都来不及了!”
  长老犹豫了一下,旋即摇头道:“不行,你所说的这一切都还是推测,万一你推测有误的话,那么到时候教主那些我们可不好交代,另外教主也不好给倭寇交代。我们先等等,静观其变。”
  萧何见此,有些无奈的点点头,道:“那好,就按照您的意思,我们暂时先不动,若是有什么异样的话,还请长老立刻和属下一起离开这里,若这真是陷阱的话,他们绝对不会让你轻而易举的就离开!”
  “你们在哪里嘀咕什么?”倭寇的首领见两人在一旁说着话,于是出声问道。
  萧何循声回过头来,连忙道:“这些锦衣卫牢牢的占据上面不下来,我们在想怎么才能打上去,他们现在呆在上面也不是一个办法啊!”
  倭寇首领哈哈笑道:“他们能待多久?我们一千多人,他们才不过几百人,耗都可以耗死他们!”
  萧何点点头,道:“那是,那是,不过我们也担心夜长梦多,要是他们偷偷传消息出去,这有人救援,到时候我们被包围,这地方可没办法突围。”
  倭寇首领毫不在意的道:“救援,就算这明朝的军队前来救援,这来不要时间,等他们来了,这些人早就变成了尸体,我车轮战都可以耗死他们!”
  “是,是!” 萧何连忙道,“那我们就听您的指挥!”
  倭寇首领道:“那好,想让你的人下来,休息一阵,我换人上去!”
  萧何道:“是,我立刻去传令!”
  萧何立刻去让自己人下来,而倭寇的首领立刻让自己人发起了冲锋,原本他以为把别人的消耗得差不多了,自己的人应该能冲上去,可是这一冲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自己那些手下刚刚和别人一交手,瞬间就被人轰了下来,那感觉根本就好像是小孩子一样,完全不是对手。
  倭寇首领顿时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了,而就在这时候,他旁边的人在他耳边一阵低语,他顿时眼中一亮,道:“好主意!还不快去!”
  这个人立刻带着不少人匆匆忙忙离开,原本进攻的人此刻也退了下来,紧紧的把守坡道,却没打算再冲上去的意思。
  “他们到底干什么去了?”赵东明看着一大群的倭寇离开,有些疑问道。
  沈云抬头看去,脸色不由的一变,道:“不好,他们去搬桐油,看样子打算用火攻!”
  眼前这个高台虽说是易守难攻,然而却还是有几分狭小,几百人完全就是挤在上面,若是敌人用火攻的话,却是很危险,他们若是制造简易的投石机,把桐油给抛上来,到时候一个火星就可以让这个平台完全陷入火海之中。
  沈云如此一说,赵东明明白了这倭寇的做法,略微有些焦急起来,道:“怎么戚将军的人还没到!”
  沈云道:“他们为了确保不被发现,所以躲藏的地方还是有些远,不如这样,我带着人先下去杀一通!,”
  赵东明点点头,道:“行,至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桐油运……”这话音刚落,突然间,巨响传来,整个大地仿佛都为之一颤,很快,巨大的黑色烟柱从村子里面直接冒了起来,仔细一看,这烟柱的地方正是村子用来储存桐油的地方。
  “轰……”巨大的爆炸声再次传来,而且还是接二连三的,随着爆炸的进行,那黑色的烟柱也原来越浓。
  听到爆炸声响起,以及腾起来的烟柱,刘达这才松了一口气,之前他可不敢说,毕竟虽说自己安排下去,可点还是不点这也也的看自己的人才行,还好那小子机灵,把桐油给点了,于是这才道:“两位大人还请放心,草民当初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所以安排了一个人藏在储存桐油的山洞里面,并且让他把村子里面剩余的火药都弄进了山洞,就是怕这些桐油落入倭寇的手里,即便毁了他们,也不会给倭寇留下一点!看样子那小子还是够聪明!”
  沈云和赵东明两人相互一看,心里顿时放心多了,赵东明更是笑道:“村长,干的好啊!”
  沈云道:“那好,趁着刚刚杀了他们威风,我带着人下去,杀个七进七出!”
  赵东明道:“可以!”
  沈云找到莫言,看着有些百般无聊的坐在地上的莫言,道:“莫言大爷,你可休息好了?”
  莫言一惊,抬起头来,道:“杜帮主如此叫的话,在下可有些受宠若惊啊,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杜帮主,可有什么事情吩咐?嗯,该不是打算要我带着人马随你一同下去杀上几个来回?”
  沈云笑道:“你果然聪明,既然知道了,那就起来吧?”
  莫言有些无奈的爬了起来,道:“我就知道,跟着你绝对没什么清闲的活,不过既然你亲自前往,不如在叫上国师的人?大家都是替明朝打工,总不能我们打着,别人看着吧?”
  沈云道:“这点你放心,不如这样,公平起见,全部都杀下去,我们这一下去,够下面那些倭寇狠狠的喝上一壶了!”
  莫言道:“这还行,反正你指挥,你说了算!”沈云点点头,手在腰间一按,一道寒光突然出现,断水剑瞬间出鞘,剑身薄如蝉翼,剑身如一汪秋水。
  莫言的目光瞬间就看在了断水剑上,赞道:“好剑!平日可没见你怎么用剑啊!”
  沈云道:“没用剑那是因为没必要用剑而已,现在对付这些倭寇,我觉得用剑的话非常有必要。”说着,自己走到了前面,喝道:“可都准备好了!杀!”自己立刻冲在了最前面,直奔那些倭寇而去,在他背后,国师的人马,以及大祭司的人马则紧随其后。
  在倭寇这一方,原本按照他们的想法,取来了桐油,然后放火,把上面的锦衣卫一个全都烧死在上面,那知道自己派去的人没多久,突然就传来了间连不断的爆炸声,很快,派去人有些狼狈的逃回来几个,其中一人道:“大人,大人,存放桐油的地方突然炸了,一桶油都还没搬出来!”
  “炸了?怎么回事?”倭寇首领不由的一惊,旋即反应过来,定然之前他们担心桐油被徐小猛他们给抢了去,所以派人悄悄的藏在里面,一旦有什么万一的话,立刻毁了那些桐油,结果他并不知道去搬桐油的不是徐小猛的人,而是自己的人。而就在这时候,突然前面传来喊杀声,只见一群锦衣卫从高台上沿着斜坡冲了下来。“自己找死!”倭寇首领怒道,喝道:“拿下他们!”
  这边,萧何和长老注意到从下来的那群人,而首当其冲之人更是非常的显眼,那便是沈云。
  长老心里一动,道:“让我们的人别动!他们既然想去送死,就让他们去,想好好的消耗消耗他们的体力!”
  萧何道:“可我们人不上的话,他们根本就不是这些人对手!”
  无论沈云还是大祭司以及国师人马,那个不是轻轻松松以一敌十。别看他们只有区区一百人,人数占据了劣势,可这种劣势以他们的功夫能轻而易举就弥补过了。萧何如此说可不是想对付沈云等人,而是想要趁着沈云等人体力充沛,尽量的干掉一些左教的人,可别等在那些倭寇手中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最后不是以逸待劳的左教人马对手,从而导致损失惨重。
  萧何并不知道,让沈云这边人手损失惨重同样也是沈云看着的,毕竟这也是目的之一,沈云这边可只有他一个人,他所要做的就是在这场战斗之中活下来,那就已经达到目的。
  长老道:“就算是蚊子,如此多,也能在他们的手上叮上一口,更何况是人,别担心,让他们先耗着!”见他如此坚持,萧何也没办法,只有先闭上嘴不说。
  此刻,双方人马已经解除,按照倭寇首领的想法,这群锦衣卫居然敢胆从山坡上下来,真是活腻了,自己如此多人,用口水都可以淹死他们。可是很快,他发现自己错得有些离谱,这些下来的锦衣卫,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的锦衣卫。不如说领头那个,手里拿着一柄剑,在人群之中左右突杀,他手中的那柄剑一看就不是凡品,自己的手下的人根本就不是对手,每次剑一刺出,就带起一片血舞,收割一个性命。关键是,自己手下人那些刀剑居然很多都是被削断,好像是豆腐做的一样。不仅仅是他,其他人也是一样。原本应该是自己等人包围了别人,别人处在劣势,人数上面也没自己多,可偏偏别人一百多人居然杀得自己人毫无还手之力,在他们手里,自己的人感觉就好像被宰杀的羔羊一样。
  倭寇脸色沉了下来,他突然明白自己这次可是遇到了硬茬,于是扭头对长老怒喝道:“还不快动手,愣着干什么?”
  长老见此也差不多了,喝道:“上!”
  左教的人马一上,沈云那边已经发现,喝道:“退!”
  原本在倭寇之中屠杀的大祭司的人马也好,还是国师的人马也好,此刻齐齐的开始后退,而且是边掩护便退,很快就退上了斜坡。
  “弓箭手,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射!”倭寇的首领大声的吼道,此刻他已经怒火冲天。
  弓箭手立刻弯弓搭箭,朝着沈云等人一波箭雨射了过去,可齐齐都被挡了下来,而紧接着,上面的一波箭雨也射了下来,直接把国师那群人给挡了,趁着这个机会,沈云等人已经回到了平台,而在下面留下了一地的尸体,就在刚才片刻的功夫,沈云等人已经干掉了至少上百人的倭寇。
  看着下面那些死去的手下,这倭寇首领更是怒气冲冲的看向了旁边的长老和萧何道:“你们的人刚才怎么不上?”
  萧何道:“大人,不是……不是你说不需要我们上,后来你让我们的人上了,我们的人可都上去了,哪知道这群人实在太狡猾,立刻就逃了!”
  倭寇首领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他根本就没说,只不过此刻有些恼怒的他怎么还记得这些。
  在下面有几分僵持的时候,戚继光的人马此刻终于抵达,不过并非他亲自带队,毕竟他还得配合演戏,必须得出现在其他地方才行。不过唐青云以及黑甲军赫然在列。柳家子弟不一定要穿黑甲,穿黑甲的也并不一定就是柳家子弟,此刻他们已经混在那些戚家军之中,随着一起抵达此处。为了确保自己等人不被发现,因此他们躲藏的位置可比左教及其倭寇躲藏的位置远多了,因此在得到消息说左教人马已经开始行动之后,他们立刻也开始迅速的赶了过来,对方上千人,沈云等人可只有区区三百,即便有众多高手,在没任何工事的情况下可是很难挡得住如此多人的进攻,更何况左教的人也大量混在了其中。当他们迅速的抵达的时候,朝下面一看,才发现沈云等众多锦衣卫此刻正拥挤在一个平台之上,而上平台只有一条路,此刻被牢牢的守着,一时间倭寇根本就不容易攻上去。
  唐青云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万万也没想到这村子居然有如此地方,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工事。为了不惊动那些倭寇,所有的士兵此刻都悄悄的沿着山坡朝下面溜去,尽量把自己的身形都藏在了灌木或者树林之中,若不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下面的倭寇对此毫不知情,可并不代表其他人没注意,这人便是萧何,下面僵持已经有一段不短的时间。萧何一直都以为沈云等人应该有埋伏才对,可现在埋伏都还没来,他还是有几分怀疑,难道自己想错了,沈云等人根本就没打算在这里设伏?可是没多久他就看到山坡上那些正在沿着山坡缓缓下来的人,心里也不由得一喜,不过也没吱声,直到那些人都已经快下入山脚,这才压低了声音对长老道:“长老,不少,这果然是个圈套!”说着用手一指。
  长老立刻发现已经下到了山脚的戚家军,脸色唰的一变,正要叫喊,萧何立刻捂住他的嘴,压低了声音,道:“长老,要是你这一叫,我们都逃不了!”
  长老一愣,道:“他们呢?”
  他们当然指的是其他人,自己这次可是让左教在中原武林的精锐尽出,若是自己逃了把他们留在这里,自己回去根本就没办法交代。
  萧何当然不希望他把人都带走,便道:“长老觉得他们的目的是谁?”
  长老微微一愣,想了想,旋即脸色一变:“我?”这也不是他托大,箫和如此疑问,本来就有暗示的意思。
  萧何点点头,道:“正是长老您啊!要是现在我们不赶快走的话,一旦他们包围圈完成,我们就走不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长老,别犹豫了!”
  长老犹豫片刻,旋即一咬牙,道:“我们走!”说完,两人就悄悄的朝后面溜去,而就在此时,那些已经悄悄的溜下来的戚将军和柳家弟子们齐齐从藏身之处扑了出来,朝着那些倭寇杀了过来。
  平台上面的沈云等人也再次朝下面从了下去,左教的那些高手还是必须得他们才对付才行,不然的话他们可是会给戚将军造成不小的伤害。
  “这是怎么回事?”倭寇首领惊讶的看着从四面八涌出来的戚家军,大惊失色道。原本以为自己等人是那等待吃掉唐螳螂的黄雀,那知道在黄雀背后居然还有人。正如那一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黄雀背后还有弹弓。可时间已经没办法给他犹豫,戚家军、还有锦衣卫此刻已经齐齐的扑了过来,人数感觉漫天遍野。而这村子四周都是高山,唯一的出口便是村子门口的那个洞穴,可前来的戚家军仿佛已经知道,已经呈三面之势包围了过来。
  倭寇的首领此刻已经有些绝望,而可当他看向长老和萧何的时候,却发现已经不见了两个人的踪影。“难道被他们给出卖了?”这个时候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点。
  倭寇们此刻也吓傻了,他们是凶狠,可并不代表面对如此多的对手他们就一定能赢,于是拿着武器不住的后退,随着越后退,他们靠得越紧,最后挤成了一团。
  “杀!”戚将军有人大声吼道,于是,已经汇合入明军的锦衣卫齐齐扑向了那些残存的倭寇,战斗瞬间爆发。
  萧何护送着长老成功的避开了那些交战的双方,此刻已经沿着山坡逃走。
  当爬到半山腰的时候,长老扭头一看,却发现下面密密麻麻都是人,双方已经纠缠在了一起,围在中间的倭寇以及自己的人马就好像一颗糖,被周围汹涌的蚂蚁大军一点点的蚕食掉,心里顿时一阵发凉,再次立刻朝前奋力的跑着,等又跑出一段路之后,这才停下来,喘息了几口,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陷阱?”
  长老已经有些怀疑,之前萧何就已经给自己说过,这好像有问题,自己当时还就怀疑,现在看来这果然就是陷阱,为何其他人都没发现,就他萧何一个人发现了?
  萧何当然早就想好了说辞,道:“长老,你这是在怀疑属下吗?属下对长老还有教主那可是忠心耿耿,日月可鉴!”
  长老连忙道:“老夫并不是怀疑你,只不过此事的确有几分蹊跷,当然得问清楚,否者话,如此的惨败,你让我如何给教主交代?”
  萧何解释道:“属下并不知道,只不过我们把锦衣卫包围起来之后,他们的做法让人有些让属下疑惑,这才有了怀疑!”
  长老道:“做法有些让你疑惑?”
  萧何点头道:“对,首先一点,面对如此多的人,按照我们最初设想,他们应该是突围才对,毕竟他们那边杜青峰、陆无霜都是顶尖高手,还有大祭司加上右教的高手,足足有上百人,若以这上百人打头阵,要突围也并不是没有可能,我们即便阻拦,或许能消灭他们不少人,可大祭司和国师二王子等人应该能逃得掉。然而出乎意料的却是,他们却居然齐齐上了那个平台,然后占据高处守着。情愿和我们耗着也不愿意突围,若是事先没仔细研究这里的地形的话,怎么可能知道得如此清楚?这是第一点。第二,他们装备的兵器,锦衣卫平日都是主管缉捕,配得的兵器都是刀,几乎不佩盾,可他们却有盾牌,这同样也非常的反常,第三,平台之上,易守难攻,而最好的办法就是火攻,那个倭寇的首领也派人前去搬运桐油,他们也想到这点,结果呢,锦衣卫那派了人,在他们取桐油的时候直接就把桐油给炸掉,结果让我们不仅仅损失了人手,却连一点桐油都没拿到。这一切显然都是早就有预谋的,从我们冲下山的时候我就有些怀疑!”
  长老回忆了一下,然后道:“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他们一见到我们出现之后,根本就没任何的抵抗,而是非常干脆的放下了眼前的敌人,集合去了那个高台?这绝对不是那种见到敌人之后慌乱的反应,而是早就有了预谋,仿佛知道我们必然回来,这才丝毫都不慌张。”
  萧何道:“的确如此啊!现在想来,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阴谋,而他们为了布置这个阴谋那可就是煞费苦心,目的就是引诱我们上当。”
  长老道:“那这锦衣卫和戚继光决裂,也是假的?”
  萧何道:“现在想来,的确如此,锦衣卫和戚继光决裂,就是释放一个信号,让我们觉得作为最有可能出现的援军戚将军在锦衣卫遇到袭击的时候不会出现,而戚将军可是精锐之中的精锐。然后让戚将军表现出对于国师等人的反感,目的也是如此,让我们觉得戚将军因为反感国师等人,不会按照朝廷要求让他们去观战,戚将军不会保护大祭司。就会让我们觉得锦衣卫自作主张要去消灭一小群倭寇那不过是镀镀金,捞点功绩而已,戚家军不可能帮他们。戚继光大摇大摆的离开,同时还带走了黑甲军,这黑甲军可是柳家的人,杨开是柳家的大姑爷,他们连自家人都不帮,戚继光这一招就好像釜底抽薪一样,让我们更加觉得锦衣卫等着袭击徐海的人。”
  说到这里,萧何有些无奈的一叹气,道:“我现在觉得,恐怕国师和二王子都不知道这其中的内幕,所谓要骗过敌人,就要骗过自己人,就连国师也都被蒙在鼓里。因此这一仗,只能说敌人实在太狡猾了。他们演的如此之像,以至于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之外,根本就没人觉察得出来。若是国师和二王子知道此事,说不定我们找就知道这是个陷阱,也不至于乖乖的一头就扎了进来。”
  原本长老对于萧何心里还是有几分怀疑,可听他如此一说,然后仔细一想,却发现他分析得不错,也找不出他出卖自己等人的只言片语,于是也只有点点头,道:“我们先回去,发生了如此多事情,必须得好好给教主禀告,否者的他会以为是我们故意而为,到时候你就把刚才你所说的再说一遍。”
  萧何心里一喜,道:“长老你说要见教主?”
  长老叹口气,道:“这一次我们的人手基本上都折损完了,只剩下了我们两人,倭寇那边同样也折损了那么多人,教主多少也要给别人一个交代,现在能逃出来的估计也只有我们两人,若我们不把这其中的原委禀告给教主的话,谁还能给他说,那东瀛人那边岂不是还会以为教师和明军串通?”
  萧何道:“属下明白,事不宜迟,长老,我们还是先撤吧!”
  长老点点头,两人迅速的撤离。
  同样恍然大悟的还有一人,就是国师。原本还以为仅仅就是围歼一只前来冒犯的倭寇,然后锦衣卫挣点功绩,回去好交差,哪里知道刚开打没多久,突然出现了上千人的锦衣卫扑了下来,国师顿时有种被人包围了感觉,可当所有人按部就班的撤回了高台之上,他突然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才对,当戚家军出现之后,他才顿时恍然大悟,这本来就是一个陷阱,一个引诱左教人马倾巢而出的陷阱。
  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一人,那就是莫言,见周围突然出现了戚家军,无言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
  沈云哈哈笑道:“没那么简单,难道说你早就有觉察了?”
  莫言道:“要是没觉察的话,你觉得我会带着人前来?就为了剿灭那两百多人的倭寇,然后关键是这倭寇还有一个白痴一般的首领。那种事情,根本就不需要我们出马,你居然邀请,这其中定然非比寻常!”
  沈云道:“没想到你还真长了一双慧眼,这看得停穿的。”
  莫言道:“慧眼不敢当,只不过以对你了解而已,你别忘了,若非这次合作的话,我们可是敌人。这话都说得好,对自己了解最清楚的不一定是自己朋友,很有可能还是敌人。”
  沈云道:“那么得好好的谢谢你的理解,另外给兄弟们带句话,眼前这些人,不管是左教的人也好,还是真的倭寇也好,一个都别放过!”
  眼前的情景现在完全就是一目了然,倭寇被戚家军打得节节败退,心里恐惧的他们根本就不是戚家军和锦衣卫的对手,而另外一群人便是赵远等人现在正围着的这一群人,人数有七八十之多,各个身手不弱,根本就不是一时半会能轻易击杀的,现在很多人都还在拼命的抵抗这,双方高手的战斗可不是那些一般士兵能参的。然而在人数上面,他们的确占据不到任何的优势可言,反而是那些倭寇很快就被戚将军消灭,然后所有人都围了过来,把这一群正在交手的人齐齐的包围起来,然而却没加入战团,高手之间的打斗绝对不是他们能参与的。贸然的加入战斗指挥徒增伤亡而已。
  “你们的长老和大哥都已经把你们给抛弃了,你们还在反抗什么?”沈云手里的断水剑就如毒蛇的信子一样,给眼前的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他这一嗓子让不少人纷纷侧目,而左教那人一看,这才发现果然没了萧何和长老的影子。
  “你们把他们当成首领,当成兄弟,他们可没把你们当成兄弟,你们瞧瞧,这里那里还有人在?你们拼死拼活又是为了什么!你们只不过是他们的弃子而已!” 萧何再次大声道。
  即便是弃子有如何?我们哪一个不是背负这几条人命,现在还为朝廷敌人效力,即便我们投降,等待我们难道会有好果子吃?”
  左教的人之中突然有人说道,他们的人都非常清楚,长老和萧何已经把自己等人给抛弃了,那么唯一办法也只有冲出去,因为即便投降,作为叛国的他们,同样也只有死路一条而已!“兄弟们,反正都是死,不如搏一把,冲出去!”左家的那些人之中人大大声的叫道,而这一叫,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于是顷刻之间,那些左教的人突然好像发狂了一眼,朝着周围的沈云等人就发起了猛攻,完全就好像拼命一眼。
  沈云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这是打算突围出去,于是咬牙道:“都拦住了,一个都不能放走!”说话间,手里的长剑一阵猛攻,片刻的功夫,这剑便刺进了眼前这个敌人的胸口。
  双方交手都是高手,在周围那些士兵眼中看来,眼前的这人此刻就好像怪物一样,根本就看不到人,只能看到交错在一起的人影,到底那些是敌人,那些是自己人根本就没办法区别,而且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了风暴的中心,各种气劲相撞,而溢出的气劲也能轻而易举的伤人。(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