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武侠小说连载】锦衣卫(第一百一十五章)烟消云散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1-04 13:02:43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一十五章 烟消云散
  战斗一直持续到黄昏,无论是徐小猛还是和大祭司一起前来的倭寇几乎全部被消灭,左教的七八十人直接阵亡了大部分,逃走的不过区区十人而已。这边也损失了不少人,其中锦衣卫和戚将军以及柳家子弟伤亡加起来有两百多人,而大祭司以及国师两边有三四十人左右,虽说总人数上面占据了优势,可在高手方面大家都没占据什么优势,所以伤亡比较大。
  沈云还是让人仔细的排查了一番,这才找到了国师和莫言,道:“没见到他们那个长老和领头的,估计已经逃了!”
  萧何并不在,沈云心里松了一口气,现在可以确定,萧何有可能投诚的意思,至少他按照他之前所说的,仅仅带走了大长老,这意思是否就是说他现在已经开始想办法去找左教教主的真身。但萧何已经和自己秘密接触这件事情,沈云还并没有给国师以及莫言等人说起,因此他们也并不知晓。
  国师闻言,多少有些遗憾,道:“虽说消灭了他们如此多人,可他们的头目还是跑掉了,如此一来要抓他们岂不是更难?”要知道已经谋划了如此之久,可最终的结果还是没达到,这让他多少有些遗憾,或者说非常的遗憾。
  沈云叹口气,道:“不仅仅如此,现在我们连这左教教主到底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光干掉他的手下对他来说威胁不大,他还可以继续招人。不过至少有一点,他们估计现在也没足够的力量再来打你的主意!”
  国师道:“的确如此,那么这次来台州之行的目的已经达到,我决定返京之后也应该回国了!”
  沈云闻言惊讶道:“国师打算回国了?”
  国师点头道:“是,在这里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我们也是时候回国,至于左教教主哪里,他们在中原武林的势力已经大大削弱,你们也应该放心了!”
  沈云道:“放心,中原武林如此之大,他也才损失如此一点人手,我们可不敢有丝毫放心,而且左教教主始终没不知道是什么人,有句话叫做斩草不出根,春风吹又生。此事我们也会好好应付。”
  两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莫言也听在耳朵里面,国师回朝,左教的教主却并没有根除,对于大祭司这边而言还是一个很尴尬的存在,在没彻底消灭左教教主,大祭司还是没办法和右教一争高低。现在国师打算离开,那么大祭司这边以后应该怎么走已经成了很关键的问题,莫言也在思索这个问题。
  这边已经开始在打扫战场,至于那些死去的倭寇直接挖坑埋掉,不过在埋尸体之前还是会把他们身上好好搜查一遍,倭寇本来就是靠搜刮抢劫存活,很多人喜欢把抢劫而来金银财宝之类的东西放在自己身上,这些东西大多数本来就是明朝百姓的东西,那么清理出来一般也就当做战利品奖赏给了作战勇猛的士兵,以及给那些战死士兵的抚恤金所用,至于他们的那些武器,这些武器可不能白白浪费,一方面也可以用,另外一方面打造这些武器的钢铁都是好铁,可以回炉重新锻造,如此成本可低了很多。
  事情完毕之后,这些尸体便会被扔进已经挖好的大坑,统一掩埋,这并不是对他们的仁慈,而是任由尸体摆放在这里的话,腐败可以带来瘟疫。至于那些阵亡士兵,则会被堆放在一起,由认识的人来辨别他们姓甚名谁,家住什么地方,然后就地焚烧,然后将骨灰带回去,最后连同抚恤金一起交回给家中,由他们的家人负者安葬。
  随着打扫战场这事情对于戚家军而言已经早就习惯,可还是要耗费不少的时间,因此晚上也只有在这里安营扎寨,然后明早一起再出发。不过为了确保万一,在四周都已经布置了暗哨。
  晚上很简单,基本上也就可以果腹而已,对于将士而言,他们更多需要的就是休息,当然集训军也不用什么安营扎寨,简简单单合衣一躺就行。
  篝火旁边,沈云刚刚把水烧烤,放入一些茶叶,然后找来了几个大小不一的茶杯,正打算喝口茶,莫言走了过来,坐在了沈云的对面。
  沈云对莫言还是了解,于是把一杯茶递了过去,道:“荒郊野岭的,将就一下!”
  莫言默默的接过了茶,拿在手里好一会,这才喝了一口,道:“刚才国师说他要带着人离开回国了?”
  沈云道:“的确是,这一战已经让左教教主损失了不少人手,国师等人也觉得自己目的已经达到,根本没办法达到,继续留下去也没任何的意义可言,干脆回国算了!”
  莫言道:“目的已经达到是因为消灭了不少左教的人,然而左教打算杀了他和二王子挑起两国纷争的阴谋已经破产。目的并没有达到那是还是不知道左教教主的藏身之地,也不知道如何把他给找出来,在这里呆着也没任何意义可言?”
  沈云道:“因此他还是觉得先回国,他们国家也面临着王位之争,要是这二王子在这边时间待久了,怕失去对朝廷的控制。”
  莫言道:“的确如此!”说着,自己又拿起茶杯,放在嘴边,犹豫了一下,这才浅浅喝了一口。
  沈云看着他,笑道:“我觉得你怎么好像满怀心思,这有点不像你!”
  莫言道:“怎么不像我?”
  沈云道:“平日的你那可是快人快语,哪像今天这样,扭扭捏捏,好像一个大姑娘一样,这里也只有你我,有什么事情也不妨直说,或许,我可以给你一点建议,要是你相信的话!嗯,不过在这之前,我不妨来猜猜,我估计让你烦恼的应该就是大祭司这群人马的何去何从的问题。这次虽说消灭了不少左教人马,可左教到底有多少人,也没人知道,左教教主到底有多少势力,同样也没人知晓。国师一走,你们也就一下子陷入了孤军作战的境地,而且所处的环境还有几分尴尬,起初锦衣卫说支持你们一统圣火教,可前提条件必须得左教教主死了,大祭司才能站在左教教主的位置上和国师一较高低,也才能有机会一统圣火教。现在国师要离开,左教教主尚未查清是什么人,还有多少势力,大祭司若是留在中原,一还得担心左教教主的反扑,或者说报复,还得担心朝廷,朝廷言而无信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今天是盟友,明天就是敌人,完全有可能。因此对你们而言,留也不是,不留又没去处,不知道我可说得对?”
  莫言上下打量了沈云,道:“你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吗?怎么知道得如此清楚?”
  沈云道:“毕竟我们曾经是敌人,现在又是盟友,将来还指不定是盟友还是敌人,我当然得了解清楚才对!”
  莫言叹口气,道:“你说的也对,既然你都知道如此清楚,那么还请教阁下,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是留还是不留?”
  沈云道:“坦白的说,只要你们还顶着圣火教牌子,你们就不可能留在中原武林,除非异国他乡,你们才有生机!”
  莫言道:“愿闻其详!”
  沈云拿着自己的酒杯,轻轻摇晃,道:“这世界上最反复无常的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朝廷,而反复无常的人便是皇帝,现在你们是我们的盟友,过去你们做了什么事情,朝廷可以当没发生,可这没发生可并不是朝廷忘记,而是暂时失忆而已,一旦你们不是朝廷的盟友了,朝廷就会很快记起当初发生的事情,这秋后算账并不是没有可能。放出这大祭司带领的圣火教徒可在中原武林干过坏事,就凭借这点,圣火教就没办法在中原立足。这次左教教主的反扑,这次他们损失如此巨大,折损如此多高手,加上大祭司还是叛徒,一旦他知道国师回国,你们势单力薄,你觉得他能放过你们?到时候被追杀的就不是他,而是你们!”
  莫言脸色黯淡下来,事情的确如此,想必左教在明朝的根深蒂固,大祭司的势力相对弱了很多,己方可丝毫耗不过他们。
  沈云心里微微一动,道:“实际上有一点,我非常在意,为什么你不取而代之?”
  莫言身子一震,抬起头,道:“你说什么?”
  沈云道:“我说得很清楚,那就是取而代之!取大祭司而代之!”
  莫言道:“取大祭司而代之?”
  沈云道:“大祭司之所以能约束你们,那无非就是原来的契约而已,没有了契约,你们自然就可以自由自在。左教教主的目标归根结底就是大祭司,是他反叛,可不是你们反叛。大祭司一死,原本属于大祭司所控制的势力土崩瓦解,那么左教教主也不会在追究已经四处逃窜的你们。因为你们一散,朝廷就会集中力量来对付他,现在他可是勾结倭寇,和倭寇无异。”
  沈云略微停顿片刻之后,接着道:“只要大祭司一死,原本困在你们身上的紧箍咒也就消失,到时候若是要走的人自然可以走,只要他们金盆洗手,归隐江湖,不问世事,没人会追究他们,毕竟知道他们身份人很少,要是愿意跟随的你,你也大可以把他们带出中原武林,或者找一地方隐居,同样只要不在江湖上为非作歹,下半辈子也就可以过得平平安安。一直以来,我并不觉得你们没力量反抗大祭司,而是不愿,在他们眼里,契约那就是约定,行走江湖就要言而有信,可你们的言而有信却有些无脑,或者说愚蠢!你们之中不少人原本在江湖之中名声响亮,颇有威望,就是被那个契约束缚,甘心听命一个外族人,来祸害中原武林,而且要解除这契约的方法却并不难,以大祭司的功夫,别说唐震南老前辈,就算是你,要杀他也非常容易!”
  莫言等人难道没有反抗大祭司的力量?有!当然有!大祭司身边根本就没有几个可靠的护卫,其他人之所以听命于他,就是因为契约而已,江湖中人讲究的是言而有信,因此也感觉就好像作茧自缚而已。一个外族人控制着一群中原武林人,反过来对付中原武林,即便失败,他也没任何损失。
  莫言沉默片刻,苦笑道:“这种建议你都敢说?”
  沈云反问道:”我有什么不敢的?坦白的说,在我眼里,大祭司一个异邦人居然号令者一帮中原武林的人来祸害中原武林,这事情本来就有些滑稽可笑。而他所用的办法居然很简单,不是毒药也不是什么利益诱惑,就是一张文书而已!武林人士为了不让别人说自己言而无信,甘愿为虎作伥,对付武林同道,而顶上叛徒、汉奸的罪名!这其中的孰轻孰重,难道都判定不出来?”说到这里,赵远一举自己茶杯,道:“好了,言过于此,也足够了,你不是问我意见,这就是我的意见,当然,这意见也仅供参考,至于你们怎么打算,那是你们的事情,若有什么需求,只要不违背原则,我可以帮你们!”
  莫言沉默片刻,问道:“你的原则是什么?”
  沈云道:“不危害武林,不背叛国家!不违背江湖道义!当然,我丑话先说在前面,若是上面命令我对大祭司以及你们出手,我会出手。在我眼里,由大祭司领导的你们,就是中原武林最大的祸害!和左教教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沈云对莫言说的就是实话,而且还是大实话!对于朝廷而言,无论是左教也好,还是大祭司也好,只要乱我中原武林的,那都是祸害,只要是祸害,那就得根除,不需要其他什么理由。
  莫言静静的听着沈云说着,等一会儿之后,这才道:“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喝茶,还是盟友,下一刻,我们就是敌人?”
  沈云非常干脆的点头,道:“对,你说得完全正确!”
  莫言端着茶,轻轻的摇晃了一下,旋即有些苦涩的一笑,道:“你这茶,不好喝啊!”
  沈云道:“我这茶不难喝,关键得看怎么喝?有些喝起来苦,有些人喝起来醇香,有些人喝起来甜!”说话间,轻轻摇晃着茶杯,道:“这个中滋味,也只能自己体会而已!”
  莫言沉默了,看着自己手里的茶。据自己所知,跟着大祭司在中原江湖的人基本上都是中原江湖的人,说起来,还真如沈云所言,只有大祭司一人是异族。一直以来,所有人觉得自己听令大祭司的命令那是因为自己遵守约定而已,至于下命令的人到底是我中原武林之辈,还是异族,或许根本就没人去注意这些。然而,这却也是大祭司和自己之间隔着的那张纸,现在却被沈云直接给捅破,让莫言不得不仔细的去思索这个问题。自己这群人,难道真的应该为了一个异族人的野心,拼上自己性命?而到目前为止,为了他的野心,已经死伤了接近上百人,而这些人之中,有些还不乏江湖之上鼎鼎大名的人物!然而一将成名万骨枯,现在的他们为了达成大祭司的野心,已经变成了一捧黄土,而若他继续下去,还有更多人的死去,而他们接下来要面临的可能还有朝廷的追杀。
  沈云看得出来莫言的犹豫,也没打搅,只不过在哪里慢慢的煮着茶。自己该说的就已经说了,该做的已经做了,最后能做决定的没有别人,还是只有他自己才行。
  良久,莫言这才放下了茶杯,道:“谢谢!” 沈云笑道:“不用客气,一杯茶而已!”
  莫言道:“这杯茶,我喝得有些重!”
  沈云道:“放下茶杯之后,这岂不是就不重了!”
  莫言犹豫了一下,却没开口,转身便走。
  沈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微微叹口气,这人一辈子都是在做选择,然而这一辈子选择可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有些时候选择对了,那么自然康庄大道,可若是选择错了,那就是万丈深渊,然而如何选,怎么选,别人做不了主,还是只有自己。
  旁边传来了脚步声,沈云也听得出来是陆无霜,于是端着茶等着,待她坐在了自己旁边之后,把手里的茶递了过去。
  陆无霜接过了茶,道:“刚才你给他说了什么,怎么我觉得他离开的时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沈云笑到:“其实也没多大的事情,我只不过劝说他造反而已!”
  陆无霜此刻正喝着茶,这一听身子一颤,差点没把这茶给喷出来,惊讶道:“你让他造反?这还没多大的事?相公,现在在你眼中,什么才是大事?”
  沈云道:“你别着急,我说的造反又不是造朝廷的反,而是让他造大祭司的反而已。”
  陆无霜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我还真以为你要他造朝廷的反!”
  沈云道:“即便他有那个胆子,我也没有啊,再说了,造朝廷的反,他有那个兵吗?”
  陆无霜点点头,笑道:“这的确也是,不过你居然让他造大祭司的反,你不是说他们有一个什么契约吗?”
  沈云道:“契约?契约这种东西,你在乎那么效力就有,你不在乎,那就是一张白纸,说句坦白的话,一个人不遵守这契约,圣火教可以让人去杀了他,可若是一大群人都不准守这契约,他左教也根本拿他们没任何的办法!”
  陆无霜道:“可这武林中人,即便是穷凶极恶之徒,他们都觉得这人应该讲信用才对!”
  沈云道:“是啊,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些作茧自缚一般,现在情况有些改变,国师即将带着人马回国,原本结盟也算是立刻就土崩瓦解,左教的人马是消灭了不少,可左教教主却依旧不知去向,现在他没消灭,大祭司想要夺权依旧不可能。他们还是只有老老实实的继续待在中原,我就给他说,为了一个异族人拼命,值得吗?要是不值得,那么不如就反了他!”
  陆无霜道:“那你说这个莫言会不会反了大祭司?”
  沈云道:“真的反还是不反,这点我也就不猜测了,看他们自己的决定,我可不会去勉强别人,但有一点我大概可以确定,一旦国师等人离开京城,那么朝廷很有可能就再次狠狠的打击剩余的大祭司势力,因为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价值可言,也会继续成为危害中原武林的存在!”
  陆无霜此刻却突然沉默了,捧着一杯茶,却在发呆,有些出神的看着眼前熊熊燃烧起来篝火。
  沈云发现陆无霜突然看向了篝火,却没出声,不由得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陆无霜道:“我不过在想一个问题,要是有一天,你同样也没了利用的价值,朝廷会不会对付你?”
  沈云被陆无霜如此一问,突然间还真有些被问住了,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陆无霜接着道:“对于朝廷而言,飞鸟尽,良弓藏,这并不是一次两次,而且死在朝廷手中的那些将军,大人,不少人都是战功赫赫,可一道圣旨,或者被奸臣进了谗言,最后死的人绝对不是少数。现在陆大人在,他可以护着你,可他又不是长生不老,若有一天他死了,有人当上这锦衣卫的指挥使,那么我觉得他上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彻底的铲除那些陆大人的心腹和手下,不是那句话说得好,一朝天子一朝臣!”
  沈云点点头,道:“夫人说的我岂能不明白,这事情回去之后,我们还得找芷若好好的商议一下,我们必须得给自己准备退路才行!”陆无霜道:“那么夫君以为的退路在什么地方?”
  沈云道:“对于我们来说,自然应该扬长避短,朝廷的短处便是我们的退路!”
  陆无霜想了想,道:“你是说?”
  沈云道:“对,就是大海,朝廷现在不会建立大规模的水师,因此只要以后我们出了海,自然也就安全,而且我们要离开的话,还必须得在陆大人掌权的时候才行!”
  陆无霜道:“相公的意思是陆大人或许还念及当初你的功绩,不会为难柳家和我父亲以及阴阳教?”
  沈云点头道:“正是如此!刚才我还让莫言选,没想到现在居然轮到了自己,看样子我们和他都是一样。”
  队伍休息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一早就开拔,而刘达的这些村民此刻也开始朝内地迁徙,这里布置了一个陷阱,让倭寇损失惨重,以倭寇的作风很有可能报复,所以他们必须得离开。
  不过出发的时候,沈云却没看到莫言等人,这次他们折损了二十多人,现在还剩三十多人。后来一问才知道他们提前了一个多时辰离开这里,甚至包括那些受伤的,同样被他们一并带走,至于去了什么地方,却无人知晓。莫言他们的确先行离开,他们比起沈云等人也提前一天抵达了台州,而大祭司此刻正在台州等候消息。
  莫言原本打算让人把消息送回去,可后来和沈云一谈,便决定还是暂且不送,因此等莫言等人返回之后,大祭司才知道战果,一看回来不过仅仅一半的人,他的心不由的一沉,立刻道:“就只剩这点人了?”
  莫言点点头,道:“对,只剩这点人了,左教这次派出了有上百人,而且也并非庸手,我们杀了他们九十多人,自己也付出了不少的代价。”略微停顿片刻,喝道:“来人,把茶倒上,我和大祭司好好的说说!”
  很快,两杯茶递了过来,大祭司喝了一大口,连忙追问道:“那左教教主呢,可在那些人之中?”
  莫言摇头道:“我们甚至连左教教主是谁都不知道,因此也没办法判断死的那些人之中有没有左教教主,不过可能性不大。”
  大祭司问道:“为何如此说?”
  莫言道:“因为左教长老和他们头目都已经事先逃了,若是左教教主在里面的话,那个小头目不认识也正常,可那个长老岂能不认识?”
  大祭司顿时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耗费了如此大的精力,结果还是仅仅消灭左教的一些势力而已,左教教主还是毫发无损。
  莫言接着道:“还有一件事,国师等人已经打算返回京城,回去之后,他们便会启程回京,那么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大祭司惊讶道:“他要启程回国?此事当真?”
  莫言道:“杜青峰提供的消息,我觉得应该不会有假,他一旦离开之后,我们将单独面对左教教主的反扑,以我们现在人手,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你觉得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大祭司脸色变得有些阴沉起来,没消灭左教教主,自己依旧没办法取而代之,而国师一撤,自己力量顿时就显得异常的单薄,或许可能完全没力量和左教斗。心里犹豫片刻,他再次立刻问道:“锦衣卫呢?锦衣卫到底什么打算?”
  莫言疑惑道:“锦衣卫如何打算?不知道你这话的意思是?”
  大祭司道:“国师走了没关系,可我们还可以和锦衣卫合作,帮他们铲处左教。”
  莫言道:“我们必须得铲处左教?”
  大祭司狠狠的点头,转过身看向了门外,咬牙道:“对,必须得铲处左教教主,他要是不死的话,我这一辈子都只能当一个祭祀,当左教的叛徒,都不能登上左教教主之位,不能和国师对抗,不能一统左教!”
  莫言的心突然有些凉了半截,问道:“可是我们现在人手不足,根本就没足够的实力!”
  大祭司道:“这不要紧,除了你们之外,我手里还有一批契约,到时候有足够的的人替我卖命!”
  莫言道:“可如此话,可能要死更多的人。”现在大祭司根本就没注意到莫言话中的语气和平日他语气有些不一样,继续道:“死更多的人又怎么样?这是他们当初欠我的,现在就该还账了,这杀人偿命,借债还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再说了,他们的命怎么可能和我千秋大业相提并论?别说他们,你也一样!”
  “是吗?” 莫言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这冷笑笑得有几分渗人,同样还有几分凄凉,是乎一切如沈云所言的一般。
  大祭司回过头来,道:“当然是!好了,你去找杨开,就说我们愿意和锦衣卫合作,彻底的铲除左教的那些人,只要他们锦衣卫愿意帮我们,怎么都可以!”
  莫言摇摇头,道:“不用了!”
  大祭司惊讶道:“什么不用了?”这话音刚落,莫言突然出手,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大祭司哪里会料道无言居然突然出手,连忙运功,却发现自己浑身发软,居然提不起一丝内力来,仔细一想,顿时脸色一变,咬牙道:“那茶!”
  莫言点头道:“对,茶里面下了毒,就是让你提不起任何内力来!”
  大祭司狠狠瞪着莫言,问道:“为什么?”
  莫言道:“我们已经彻底的厌倦打打杀杀,同样也厌倦了你一个外族人,居然控制着我们,更厌倦你把我们的性命当成了儿戏,只要你一死,我们也就解脱了,还请你痛痛快快的去死!”说着,一用力,咔嚓一声,大祭司的脖子立刻被捏的粉碎。
  大祭司缓缓的倒了下去,他自己都没想到,平时对于自己言听计从之人,此刻居然要了自己的命,而且还在这茶水之中了下了毒。他的眼睛之中满是为什么,可莫言根本就没打算解答。所以现在的他也只能带着疑惑,带着不解,前去黄泉。
  莫言松开了手,任由大祭司的尸体缓缓倒在了地上,他眼中看不到任何的悲伤,丝毫的怜悯。
  整个房间里面此刻一片安静,好一会儿之后,这才有人问道:“大祭司死了,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自由了,也不用受契约约束了?”
  莫言抬起头来,看向了说话之人,旋即点点头,道:“对,所有人都自由了,这些年大祭司也攒下了一些金银,大家也就分一分,然后告诉其他隐藏的兄弟,就说大祭司已经死了,他们原来定下的那些契约全部都作废。他们已经自由了,至于以后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说罢,挥挥手,道:“好了,分了钱之后,你们走吧!”
  所有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才有人问道:“那你打算去什么地方?”
  “我?” 莫言微微露出一丝苦笑,道:“所谓入土为安,大祭司已经死了,我自然也得把他安葬了,另外也得告诉朝廷一声,一直他们所忌惮或者痛恨的打圣火教大祭司的势力已经土崩完结,而他们现在应该抓紧时间对付便是左教而已!”
  莫言说着,再次挥挥手,道:“现在赶快离开这里,不知道明朝朝廷到底什么时候会对我们下手,国师要返还自己的国家,原本的同盟已经不存在,谁也知道朝廷到底什么时候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在场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齐齐一拱手,道:“告辞!”
  片刻之后,宅子里面顿时安静下来,仅仅只剩下了莫言,还有倒在地上的大祭司的尸体。
  莫言进屋取了一坛酒,然后就那样盘脚坐在了大祭司的尸体前面,然后伸出手,缓缓的把大祭司原本都还没闭上的眼睛给摸上,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想不通我要杀你,我不想杀你,至少之前,我根本就没考虑过要杀你,可为什么杀了你?”说着,莫言拍开了酒坛上面的封泥,道:“至于为什么,那就是我真的眼睛厌倦了现在这种日子,打打杀杀,仿佛永远都没尽头一样,而我们只不过是你用来争权的兵器而已。”
  莫言拿起酒壶,狠狠喝了一口气,吐出了一股酒气,把酒坛子往在地上一放,微微闭上了眼睛,缓缓道:“我们也只不过想普通人的生活,不想再打打杀杀而已!”
  沈云等人还是先回到了台州,然后打算休息一日之后便返回京城。然而刚刚抵达之后,莫言就找上门来,道:“我已经杀了大祭司!”
  沈云一惊,惊讶道:“你杀了大祭司?”
  莫言点头道:“对,现在他的尸体尚未掩埋,你不是也见过他,所以现在要你去确定一下,从此以后,曾经危害中原武林的圣火教左教大祭司这部分势力也就从此土崩瓦解,已经不存在,所以还还得请你回去禀告一声。”
  沈云完全没想到莫言还真的杀了大祭司,道:“还请带路!”
  莫言带着沈云直奔之前一行人的住处,然而在屋内看到了一具棺材,便走了过去,只见大祭司此刻正躺在棺木之内。
  沈云犹豫了片刻,道:“还请恕在下不敬!” 莫言道:“这里没有其他人,我一个杀人的,可没资格来恕对他的不敬!”
  沈云没反驳,仔细的检查了眼前放在棺木之中的尸体,这里面的尸体的确是大祭司的,而没丝毫易容的痕迹,确定是真人无误。
  沈云检查完毕之后,道:“的确是大祭司,那他之前控制的那些人呢?”
  莫言道:“大祭司已死,之前的那些凡是被他唤醒的契约者也就从此作废,他们不再听从这边任何的命令,从此以后也不会在江湖上露面。”
  沈云道:“那好,此事我会详细禀告给指挥使大人,只要他们不在为祸江湖,滥杀无辜,想必朝廷也不会专门派出人去追究他们,毕竟他们到底是一些什么人,谁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朝廷想必也更加不知道。”
  这正是莫言想要的,于是一拱手,道:“谢过杜帮主!”
  沈云回礼,看了看眼前的棺木,道:“那么还请将此人安葬吧,就这样放在外面也不是个办法。”
  莫言道:“墓地已经选好了,等你验明正身之后,我便会送去安葬。”
  两个多时辰之后,在台州城外的山林之中出现了一座新坟,新坟并没有墓碑,除了少数人之外,根本就没人知道这坟之中埋葬的到底是什么人。新坟面前此刻也只有沈云和莫言两人,莫言把最后一张纸钱扔进了火中之后,朝着坟墓磕头了三个响头,这才缓缓起身。不会
  沈云看着他,道:“你这算是赔罪?”
  莫言摇头道:“不是,我杀人,不管杀了谁,即便杀错了,也绝对不会说对不起,更不会对死人说对不起,之所以磕头,那只不过是感谢他当初收留之恩而已!相当初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正是圣火教收留了我,给我一线生机而已,后来是他找到了我,那么我也就权当是他给我的我一线生机而已,可这些打来打去,这份恩情,我也报了,因此我根本没觉得我欠他什么!”
  沈云点点头,至少在这一点上,莫言还是做到了恩怨分明,道:“那么接下来你打算去了什么地方?”
  莫言道:“这个暂时还不知晓,或许从此以后也就浪迹天涯,从此四海为家,不在过问江湖之事,当一个山野村夫也好。”
  沈云道:“我相信你能做得到,我希望其他人也如你一般,不在掺和江湖之事,想必朝廷也不会再找上他们!”
  莫言道:“你如此确定?”
  沈云道:“我不敢确定,可至少我觉得,朝廷之所以认为圣火教对朝廷是威胁,是因为一个外族人把集合了一群中原武林中人,而且丝毫不管武林道义而恣意妄为,现在这领头的外族人已死,圣火的威胁也就自然而言消失,没人领导,然后如道一堆散沙的你们对于中原武林能有什么威胁?”
  莫言道:“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那么……”说到这里,一拱手,道:“后会无期!”
  沈云一拱手,道:“后会无期,告辞!”
  山林再次恢复了平静,那些地上已经烧成黑灰纸钱被风一吹,顿时漫天飞舞。
  在沈云和莫言两个人离开一会儿之后,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黑色斗篷的人缓缓来到了大祭司坟前,看着眼前的新坟,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然后取出了一小坛酒,倒在坟前倒了足足一半,然后自己直接喝了一半,道:“当初从你背叛的时候,你就注定了今天这个下场,你之所以能活到现在,那是因为我从来没觉得你是敌人,因为你根本就不配,中原武林的那些人一个个就好像烈马一样,一张纸怎么可能降服得了烈马,你完全就不知道这其中的奥秘,也不知道如何才能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即便为了你去死!”说到这,他把手里的酒壶缓缓放在了坟前,挺直了腰,转身就走。很快,这里再次恢复了平静,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就是坟前多了一个小小的酒壶而已。
  这一战消灭了倭寇一千多人,是难得大捷,因此在唐青云和柳芷青所住的小院之中也开了一个庆功宴,包括沈云、陆无霜、唐青云、柳芷青、赵东明依旧,后来匆匆忙忙回来的戚继光以及暂时还没有离开的国师和二王子两人。
  几杯黄汤下肚,大家的话也多了起来,戚继光一举手里的酒杯,对国师和二王子道:“之前让两位受委屈了,还请二位赎罪。这也是为了确保计划万无一失!”
  国师哈哈一笑,道:“这点老夫明白,原本还以为戚将军是真的讨厌我等,现在知道这不过是个计谋,我们也就放心了。”
  戚继光道:“我们有句话,叫做要骗过敌人,首先就得骗过自己,当时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嗯,这话多说无益,来,喝!”
  一行人附和道,齐齐干杯,等喝干了杯中之久之外,道:“这次除了干掉倭寇一千多人和左教七八十人之外,还有一事,那就是大祭司死了!”
  国师的脸色微微一变,惊讶道:“大祭司死了?怎么死的,难道是被人暗杀了?”
  沈云道:“不是,大祭司是被他手下的人杀的,而且在下已经验明正身,却是他无疑!”国师道:“居然是被他手下的杀的,这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沈云道:“实际上在下觉得,这一点都不奇怪,大祭司控制那些中原武林人士并不是他的人情,也不是金钱上面的买卖,而不过是一张契约而已,这些中原武林人士无论黑白两道,他们之所以为圣火教效力,那是因为当时在他们落魄或者走投无路的时候,圣火教帮助他们暂时摆脱了困境,但是这种却是有条件的,那就需要根据圣火教为他们付出了多少,他们就必须无条件为听从圣火教的命令,无论要求他们做什么都必须完成。这种做法可不是雪中送炭,而是有些落井下石的味道,所以无论是左教还是大祭司,他们这种控制人方法并不会长久,而且光凭借一张契约,也不可能绝对束缚那些武林人士。一旦那些武林人士反悔,那么可是非常危险的,大祭司的死无疑证明了这一点。”
  等沈云说完,赵东明急忙问道:“这大祭司都已经死了,那么他的那些人呢,至少还有好几十人吧,这些人一旦没了大祭司的约束,要是跑到江湖上去,那岂不是又会搅起血雨腥风?”这正是赵东明所顾忌的,没有了约束,这群人那岂不是就好像放出笼子的野兽?
  沈云道:“这点倒不用特别担心,他们现在应该非常明白他们自己的处境,这些人之中,除了一部分是原本穷凶极恶之徒之外,另外一部分实际上都是迫不得已才听从大祭司的命令,现在大祭司已死,他们恢复了自由之身,也不会去危害江湖,至于那些穷凶极恶之徒,原本他们就是被追杀得没退路这才投靠了圣火教,然后在圣火教的帮助下藏了起来,现在失去了圣火教的保护伞,若是被人知晓他们的下落,那么很可能引来当初的仇家,这个时候想要活命,谁都知道要夹起尾巴做人!”
  唐青云此刻也在旁边帮腔道:“对啊,赵大人,此事你也不必太过着急,对了,杜兄,在下有几句话想问问你,不知道可否出去说说!”
  沈云心里一想,便也知道他大概要问什么,于是道:“走,外面说话!”
  沈云拿着一酒壶,两人出了房门,来到了院子之中,确保周围没人听到自己两人的对话之后。
  唐青云压低了声音问道:“这大祭司一死,是否原来跟随他的人都已经自由了?”
  沈云道:“的确如此,左教有条规矩,当初我听莫言说起,那就是谁唤醒听从谁指挥,也就是说是大祭司把那些武林人士契约唤醒,那么就听大祭司的,即便是左教教主也不能命令其他人,你是否是想知道唐老前辈的下落?”
  唐青云点头道:“是啊,在唐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唐门的叛徒,可为什么他要背叛唐门,这其中的理由却一无所知。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见到他,然后带他回唐门,至少得让人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何!”
  唐震南的背叛一直都是让唐青云耿耿于怀,一个长老,还是江湖之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居然背叛了唐门,这让唐门无数人都不解,而更多人却让人觉得这简直就是唐门的耻辱。而唐青云始终不相信唐怀山背叛唐门,这其中定然有什么缘由,现在这大祭司已经死了,那种脆弱的契约关系已经终止,那么唐震南自然而然就应该已经回归自由。既然如此,当初他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唐门,还带走唐门的千手观音,这其中到底是什么理由?唐青云一直想弄明白,免得自己和其他人一样,一直都在猜疑。
  沈云道:“只可惜,唐老前辈神龙见首不见尾,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到底在什么地方,若是遇见他,我也很知道你想知道的事情!”这点同样也是沈云的疑问,毕竟诸葛长青的死也就和千手观音多多少少有些关系,所以还是想弄懂到底是什么人给他下的命令。
  唐青云沉默片刻,端起酒杯,一口喝干,看着外面的月色,心里却颇有几分不是滋味。此刻他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现在的唐震南即便没有了任何的约束可言,他还会回唐门,即便回唐门,整个唐门难道还能有他人容身之处?想到这里,唐青云心里却又是一片黯淡。
  仿佛觉察到了唐青云心里的想法,沈云道:“别想那么多了,所谓路到桥头自然直,唐老前辈的事情定然会弄清楚,若你要是觉得唐门已经容不下他,那么到时候就让他来我铁血门!”
  唐青云此刻微微一笑,道:“那我先谢谢了!”
  沈云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妹夫!”
  唐青云的心结解开之后,沈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想法,于是待这晚宴之后,便立刻出门,直奔莫言的住处。原本还以为他已经离开,那知道抵达之后才发现这屋内居然还微微亮着灯,于是直接翻墙而入,推门而入。屋内,莫言闻言抬起头来,看着来人居然是沈云,惊讶道:“你怎么来了?”
  沈云扬了扬手里的酒,道:“给你带酒来了,这可是庆功酒!”
  莫言有些苦涩的一笑,道:“不知道这庆功酒之中是否包含了消灭了武林之中的心腹大患大祭司?”
  沈云把酒朝桌子上一放,道:“今天晚上除了来找你喝酒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情需要和你商议!”
  莫言轻轻一笑,道:“和我商议,杜帮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客气?”
  沈云道:“不是我客气,而是这事情必须得要你点头答应才行,你若是不答应,我可没那个能耐办到!”
  莫言沉默片刻,拿起桌子上的酒,轻轻的摇晃了一下,喝了一口,这才问道:“要我答应,难道你的意思就是那些大祭司手下之类的归顺你?”
  沈云摇头道:“有一点想必你误会了,我不是要你们归顺,我没要你们从此以后必须得听我指挥,我要的是那些已经厌倦了江湖的风风雨雨,打算不问江湖之事,诸如虎王和猴王的人,然后在我岛上,或许我能给他们找到一处栖身之所!”
  莫言一愣,道:“栖身之所?”
  沈云点点头,道:“对,栖身之所,在这里我希望你们的隐姓埋名,好好过完下半辈子,我不会命令你们去做什么,你们也不必做什么!”
  莫言听着沈云的话,把酒放在了桌子上:“你为何如此?或者说,你完全没必要如此!”
  沈云:“刚才我们喝酒的时候好,唐兄说到了一个人!”
  莫言想了想,道:“唐震南?”
  沈云道:“正是唐老前辈,现在大祭司已死,唐老前辈自然也不用被束缚,然而他毕竟已经在江湖之上被公认成为了唐门的叛徒,那么接下来他应该何去何从?回归唐门?现在的唐门哪里还有他的容身之所,可不回归唐门,难道浪迹天涯,毕竟上了年纪,功夫再高,那也是一个老人。唐兄在感慨的时候,我也想到你的这些人,他们之中实际上很多就如唐老前辈一样,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却迫不得已的跟了圣火教,现在离开之后,却发现江湖之中已经没了他们可以容身之处!”
  莫言道:“所以你也就想到把这些都带回你铁血门去,如此一来,你铁血门势力大增,估计也没人在敢招惹你铁血门!”
  沈云道:“招惹我铁血门?现在江湖之中,又有几个门派会来招惹我铁血门?一般的白道武林的门派或许根本就不屑,在他们眼中我也不过是个暴发户而已,机缘巧合之下才能扩张得如此迅速,或者更有人会认为我是攀上了柳家这棵大树,又搭上了阴阳教和楚王府这艘大船,这才能当今的势力!他们有如此认为,你觉得他们会来招惹我?根本不会!这就好比一个豪门,怎么可能去在意那些暴发富,根本就不会和我一般见识。至于魔教,你可别忘了,当初大祭司集结了那么多武林高手,在西山和我们一战,当时你们可是折损了好几十人,而这几十人的功夫可不是现在你身边那这些人能相比的!”
  莫言道:“的确是,这点我不得不承认,要是当初那些人还在的话,左教教主的那些人怎么可能是对手?”
  沈云道:“正是如此!要知道当初为了对付这些人,可是出动了我师父,猴王、虎王、蛇王,还有阴阳教教主,段水全段帮主,以及唐门的几位都已经归隐的老长老!这些哪个不是江湖之上鼎鼎大名的人物,可这些人之中有正派江湖武林,也许魔教高手!这种情况下,那些魔教之中,谁还敢招惹我铁血门?”
  白道武林不屑招惹,魔教门派不敢招惹,也正是如此原因,让铁血门不断地壮大,已经不容小视。
  莫言点点头,道:“你这话说得也有道理,你真的就如此好心打算收留他们?”
  沈云道:“我可是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莫言道:“什么原因?”
  沈云道:“你可别忘了,你的那些人之中也有不少当初在江湖之上声名狼藉之人,要是任由他们在江湖上流窜,谁知道他们会在江湖之上会再闹出什么事情来,与其任由他们在江湖之上到处流窜,惹是生非,还不如给他们栖身之所!”
  莫言想了想,道:“你这岂不是相当于软禁他们?”
  沈云道:“不是软禁他们,我西山铁血门给他们的不过是一个栖身之所而已,他们可以来,也可以走,我并不限制他们的自由,但是,这却并不是他们的避难所,要留下,或者说能留下之人,那都是一个个甘愿放弃过去,放弃自己身份之人,而那些不愿意放弃的,自然不能去,若是在外面了犯了事,即便回到西山,有人找上门来,我不会包庇他们。所以这点你必须得想明白!”
  莫言现在大概也懂了沈云的意思,首先铁血门本不是把打算让他们加入铁血门,为他效力,而是仅仅单纯的给他们一个去处,其次,去哪里的人必须得甘愿去,然后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平凡人,不管你当初是多么的风光,那都是过去。在铁血门,他们就是一个普通人,最后,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对于那些耐不住寂寞之人,这里大概也就是一个过客,你可以依旧去行走江湖,若是杀了人,被仇家追上门来,铁血门不会帮他抵御仇家,也不会帮仇家杀了他,江湖恩怨,那么就用江湖的方式来解决。
  莫言沉默了片刻,道:“听起来非常诱人,可是到了那里,他们怎么生存,靠你铁血门养着吗?”
  沈云道:“我铁血门下面现在已经发展出来了一个镇子,镇子每天来来往往的不少人,也有很多事情要做,若是愿意加入铁血门,我会给他们安排一些不引人注意的事情,比如说打打杂,看守一下仓库之类的,要是不愿意的,镇子上自然有办法谋一份差事,另外我铁血门下面还有很多的产业,当然有适合他们事情做,当然,前提条件就是他们必须放得下身段,做一个普通人,自然可以衣食无忧。”
  莫言冷笑一声,道:“你还不是要让他们加入铁血门?说穿了,还不是想要用他们力量。”
  沈云道:“这点你可就点瞧不起人来了,我铁血门现在势力已经快遍布整个太湖地区,各分舵弟子加起来好歹也有几百人,周围都已经没有什么帮会能和我抗衡,我用他们力量做什么用?刚才我也说清楚了,我给他们安排的事情,无非就是替他们隐藏自己身份而已,安安心心的当一个普通人。我做事,从来不藏着掖着,你若是觉得合适,然后征询一下他们意见,愿意来的我欢迎之至,不愿意来的,对我还存有疑虑的,我并不勉强。而我真实的目的实际上只有一个,就是安顿他们,过去的事情如云烟一般也就此作罢!”沈云说罢,站起身来,朝着莫言一拱手,道:“我该说都说了,告辞!”
  沈云走后,房间里面再次恢复了安静,好像什么人都没来过一样,只不过多出来了一坛酒。
  莫言的脸色多少有些复杂,他并不是不相信赵远,而是不相信居然如此好事,对于自己这些人的出路,自己也在想,他们之中一些的确是江湖上面恶名累累之人,可即便是恶人,没约束之后也想安安静静的隐居江湖,可没了圣火教的庇护,他们很难找到容身之所,总不能让他们再次去加入左教教主的队伍之中吧。而另外一些人,在江湖之中并无恶名,只不过因为自己的原因加入圣火教,成了大祭司手里的刀,这些人之中不乏名门中人,但现在他们却不可能再回去,毕竟他们当初可是大祭司手里的刀。如此一来,这些人到底如何安置,莫言自己也犯难。不得不说,沈云所提出的办法非常诱人,或者说,非常好,既可以解决这些人的去留,也能让他们不再卷入那些江湖之中的是是非非。
  “可是?”莫言还是有些犹豫,他并不是不相信沈云,而是不相信沈云背后的锦衣卫,他还得好好的权衡一下,他总不能把相信自己的统统拿去送死?
  沈云回到自己家中已经是晚上,陆无霜还没睡,正躺在床上,感觉到沈云躺在自己身边,于是扭过头来,问道:“你去哪里了?去之前也不说声。”
  沈云伸手搂住陆无霜,道:“我去找莫言了!”
  陆无霜道:“找他?他现在还在台州?我还以为他已经带着人离开了。你找他难道是为了唐震南前辈的行踪?”
  沈云道:“我问了一下,只不过唐前辈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若是刻意去找,根本就找不到,就看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心情好,来找好我。”
  陆无霜奇怪道:“既然不是找唐前辈,那你找他干什么?”
  沈云道:“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找到他,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些愿意跟着他的人一同带去铁血门!”
  陆无霜脸色一变,道:“带去铁血门,他们之中不少人手里都沾满了血,到时候他们的仇家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岂不是要来找我们铁血门的麻烦?”
  沈云道:“这也就是为什么要藏的原因的,我把他们纳入自己的麾下,如此一来他们也可以隐藏身份,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避免再起纷争。铁血门那么多产业,难道还不能容纳下区区几十人?”
  陆无霜点点头,道:“你的想法的确不错,不过有个问题,此事你会不会告诉陆大人?”(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