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武侠小说连载】锦衣卫(第一百一十六章)拜见岳父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1-08 14:47:08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一十六章 拜见岳父
  会不会告诉陆大人?陆无霜如此一问,沈云心里才发现自己完全忘记了这个很关键的事情,而整个事情之中最关键的人物便是陆炳。陆炳权倾朝野,自己的铁血门也是在他的大力支持下才建立起来,在铁血门之中还有他无数的眼线,若自己真要如此做,岂能瞒得住他。起初没想到这点,现在想到,却有些犹豫起来。不告诉的话,要是有朝一日他知道了,那岂不是成了自己私自藏起来这些人来,可若是自己告诉了他,他若要自己把他们全杀了,那自己是杀还是不杀?不杀,自己抗命不尊,杀了,自己岂不是成了江湖恶人了?想到这些,沈云自己都觉得有些头皮发麻,自己就好像走在了独木桥之上,前面是狼,后面是虎,无论那边,自己都没办法选择。
  “夫君难道还没想好?”陆无霜见沈云没说话,于是出口问道,作为夫妻,她对于沈云还是比较的了解。
  沈云道:“是啊,若是不说,说不定最后会说我瞒不上报,可若是说了,他要我想办法把这些人除掉怎么办?如此一来,我岂不是武林的罪人?他们中的一些人可并不是那种杀人无数穷凶极恶之徒。”
  陆无霜道:“要是你觉得为难,不如不管此事,那岂不是就对了,任由他们在江湖上自生自灭,这跟你没什么关系。”
  沈云道:“我之前也没想过,可晚上和唐兄一聊,突然发现就如他所言的,即便大祭司死了,这些人恢复了自由,那些江湖上原本的恶徒也就罢了,可那些原本是名门正派,因为一张契约而不得不替大祭司卖命之人,要是把他们也当成那些人,岂不是有些不公平?”
  陆无霜道:“相公觉得不公平,我却觉得很公平!”
  略微沉默片刻,陆无霜接着道:“契约对于每个人都公平,圣火教对他们付出了多少,同样他们也就会退还多少,说不定他们之中便有人原本犯过了不容饶恕的罪!而且加入了圣火教之后,他们也遵从了圣火教意志,杀了不少武林同道吧,难道说因为他们曾经是武林白道,然后就可以原谅他们的所作所为?”
  沈云顿时愣了,陆无霜的话自己还真不知道如何选择。圣火教之所以能让那些武林人士效力,那就是抓住了那些武林人士的软肋,而那些即便是名门正派的武林人士,他们为何会被圣火教给抓住软肋,还不是因为当初有求于他们,不管他们所求的到底是什么,求了就是求了,这是没办法改变的事实,加入圣火教之后,他们自然也听命圣火教的命令,即便圣火教要他们杀人放火,他们也会去做。若是说他们被强迫而忽略他们的所做的恶,那岂不是对那些死在他们的手里的人同样非常的不公?如此一来,沈云突然觉得自己告诉莫言,要让自己帮他藏匿那些高手,这事情到底做得对还是不对?
  陆无霜见此,轻轻的贴了过来,道:“我并没有觉得夫君有做错什么?”
  沈云有些不解的看着整趴在胸口的陆无霜,疑惑道:“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无霜道:“夫君的出发点是好的,毕竟这些人若是流窜了江湖之中,那么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江湖上势必又不太平,到时候大动干戈,引起的混乱丝毫不会比圣火教在的时候大!与其这样,还不如把他们约束起来,虽说死在他们手中那些人大仇不得已报,但至少可以确保武林的安稳。这些人是否耐得住寂寞,要知道你给了他们新的身份,做一个普通人,已经不是当初叱咤江湖之人。”
  陆无霜的话对于沈云而言简直就是一剂强心针,顿时来了兴趣,道:“这点我已经想过,我把他们招揽过来,给他们新身份,那么自然必须得约法三章才行,若是有人违背,那么我们也不在提供庇护。我会把愿意的人打乱安置,这样可以防止他们相互串通,当然也可以防止他们之中有人正如你所说的,耐不住寂寞,要重新步入江湖,然后把其他人的位置泄露出去,而引起仇家前来寻仇,或者以此作为要挟。我这样做非常的冒险,一旦消息泄露出去,势必很多人登门前来,要我们交出人来,不交,我们就是和武林同道为敌,交了,我们就负了他们,我觉得安置他们的地方,绝对不能让人轻易就查出是我们铁血门。”
  陆无霜的道:“那这样的事情也只有交给姐姐了,只有她才能安排得妥当,毕竟现在她可是掌管着铁血门所有生意往来。”
  沈云道:“的确如此,嗯,对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觉得现在得非办不可才行。”
  陆无霜见他一脸的正经,疑惑道:“什么事情?”
  沈云道:“现在国师即将离开我国,一出这嘉峪关,生死都和我们无关,祸害武林的大祭司现在也已经死了,他所控制的那些人已经鸟兽散,已经构不成太大的威胁。左教教主的人马折损了那么多,一时半会估计他也没办法在集聚如此多的武林人士作为他的手下,现在的江湖已经趋于平静!”
  陆无霜被他说得有些糊里糊涂,道:“我还是没明白你的意思,这些事情既然都已经处理完毕了,那么接下来还有什么紧要的事情?”
  沈云压低了声音,道:“为夫的意思是说既然江湖上已经没什么事情了,那么你就有足够的时间替为夫生个孩子,你看今晚上良辰美景,这春宵一刻值千金,可别辜负了!”……
  第二天一早,国师等人准备出发,沈云和陆无霜这分开行动,沈云跟着国师去京城,陆无霜这先返回苏州,和柳芷若商议沈云的计划。
  逃走的萧何和长老此刻隐姓埋名,跑到了象山,在这里等着左教教主的命令。
  两人此刻也假装主仆,一路上也没被人识破,然后住在了一个小院之中。
  这天,萧何出去买了一些小菜之后,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把菜一放,这才道:“大祭司死了!”
  长老抬起头来,惊讶道:“大祭司死了?怎么死的?”
  大祭司可一直都是自己等人死对头,没想到突然死了,这个消息让长老有些惊讶,惊讶之余却好奇他到底是如何死的,或者说,死于什么人之手。
  长老没等萧何说,便道:“难道是死于锦衣卫或者国师之手,他们或许觉得已经把我们左教消灭殆尽,已经用不着大祭司那群人马,干脆来个先下手为强?”
  萧何道:“这点你可就猜错了,他们并非死于国师之后,也并非锦衣卫之手,而是死于自己人之手,杀他的人叫莫言,平日大祭司的左膀右臂!”
  长老不由得瞪大的眼睛,道:“被自己人给杀了?为什么?”
  萧何道:“具体为什么暂时没查出来,不过他被杀了这却是事实,这情报来自多方面,因此可以确定没任何问题,对于他的死,属下也有那么一点点猜测,很有可能就是跟着他的那些人突然觉得跟着他除了死路一条之外,别无选择。这理由也并不会难理解,这大祭司网罗中原武林高手的方式和我们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可结果区别却很大,跟着教主,我们以后可以吃香喝辣,当教主彻底拿下国师之后,一统圣火教,那么我们就如长老你所言,那是功臣,以后这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对我们而言,这就是希望,也就是未来。可跟着大祭司呢,国师那边他打不过,我们这边他同样打不过,他又是叛徒,我们这边没办法容他,国师一旦离开明朝之后,明朝也不可能容他,他完全就是已经完全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跟着他的那些人同样也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这莫言才干脆起了歹心,直接杀了大祭司,然后所有人各奔东西,自谋前程!”
  萧何是聪明人,在给长老说起这事情的时候,直接说出了莫言作为大祭司的左膀右臂,是他动手杀了大祭司,然后立刻分析为什么他要杀大祭司,并用双方来做了一个对比,而这一对比,相当于也就告诉了长老,跟着将来有的是荣华富贵,我们才不会做背叛你的事情,贬低了别人的同时也抬高了自己,消除长老的戒心。
  长老一听,果然心里高兴,哈哈一笑,道:“你说对了一部分,老夫觉得还有一部分你没说对,那就是这其中定然有人挑拨。”
  萧何惊讶道:“有人挑拨?愿闻其详!”
  长老道:“大祭司之所以会和国师串通一气,那是有人在之中牵线搭桥,这人便是杜青峰,而大祭司有什么事情也会让莫言去找杜青峰,由杜青峰来充当中间人,久而久之,这杜青峰也就和莫言多少有些熟悉,我估计就是杜青峰借着国师要离开这个事情劝说了莫言一番,才让莫言下了决心直接干掉了大祭司,而这之中,受益最大的无非就是明朝朝廷,几乎不用自己动手,就让他们为之头疼很久大祭司那群人土崩瓦解。中原武林也就是少了一个祸害,当然,说起来我们还是得感谢他,帮我们除掉了叛徒,要是教主知道此事,一定非常高兴。那一战我们是中计了,损失了不少人手,可现在看来,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们要是不赢的话,国师也就不会离开明朝,大祭司也就不会被除掉,也是清理了我教叛徒。”
  上次一战,左教这边损失惨重,长老和萧何两人这一路上小心翼翼,仓皇逃窜这才来到象山,大祭司的死对于长老而言简直就好像天下掉下来的馅饼一样,让他觉得自己即便输了,也没输得那么彻底,至少以此为契机,大祭司死了,左教少了一个劲敌,也少了一个叛徒,这消息可让人皆大欢喜。
  萧何附和道:“的确是啊,现在我们敌人也就只剩下国师了,不过长老,我们都抵达这里好些天,教主都还没召见我们,是不是把我们给忘了啊!”
  萧何现在的目的就是查清这圣火左教教主的真实身份,趁着长老高兴,所以才提出这个问题来,这左教教主身份一日未确定,一日就不知道这敌人到底是谁?
  长老道:“这点你大可放心,教主怎么可能忘了我们,现在教主身边可没有如我们一般忠心耿耿之人,你耐心等着就好!”
  萧何道:“因为上次我们不小心中了敌人的奸计,折损了不少人手,而且还让教主好不容易说服帮手也全军覆没,属下这心里一直都觉得非常的内疚,希望能当着教主的面请教主处罚,否者的话,总觉得心里就好像压着一块石头,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长老叹口气,道:“你的心情老夫也能理解,实际上这也不能全怪你,老夫也失察了,那知道对方居然如此诡计多端,为了骗过我们,既然连国师、以及大祭司等人都被瞒在鼓里,这才让我们上当。否者的话,这结果到底如何,还说不清楚,你也不用太担心了,见到教主,老夫会详细给教主禀明此事,这过错也不能让你一人来承当,而且若非你发现得及时,恐怕就连老夫也难逃一劫。”
  萧何道:“多谢长老抬爱,那属下也耐心等着,到时候还请长老多多美言几句。”
  长老点点头,道:“这点你大可放心,对于自家兄弟,我从来不吝啬,教主一定来安排人来找我们!”
  萧何正色道:“属下以后定然为长老竭尽所能,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这次回去可比来的时候快多了,二十多天之后,国师的队伍返回了京城,赵东明去禀告了陆炳,而沈云则去了原来的休息之地,至于接下来是否去找陆炳禀明此事,自己还在思考。这的确是一个难以两全的事情。
  还没等到沈云自己主动去见陆炳,陆炳就已经派人前来通知沈云,要他立刻前去见面。沈云无奈,也只有迎着头皮前往,见面的地点则在陆炳的家里,抵达之后,却发现吴莫愁居然也站在了陆炳的身边,而看到自己之后,脸上涌起一丝红晕,还带着一丝娇羞之色。
  “属下见过大人!” 沈云冲着陆炳一拱手,接着又对着吴莫愁道:“见过吴小姐!”
  吴莫愁俏脸一红,微微一福,道:“见过杜公子!”
  陆炳呵呵一笑,道:“不用如此客气,来,先坐下说话!”
  沈云闻言坐在了陆炳的下手,陆炳接着道:“这次任务完成得不错,我听赵东明说,你们斩杀倭寇将近一千五百多人,其中左教的高手多大八十多人,早朝之上,皇上已经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好好的褒奖你们,实在给我们锦衣卫张脸啊!”
  沈云道:“东厂也功不可没!”
  陆炳道:“这点本官也知道,只不过此事不能声张,也只有暂时委屈了他们,现在国师等人已经启程回国,你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那么按照之前本官所说的话,你也是该迎娶了吴小姐的时候,这点你可还记得?”
  沈云道:“这点还记得,不过左教这次虽说重创,可我们现在连左教的教主到底是谁都还没弄清楚!”
  陆炳道:“难道你一天不知道这左教教主是谁,你难道就不娶吴小姐了,再说了,这消灭左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好了,听我的,我明天那就安排人把吴小姐先送回苏州,你就一同前往!”
  沈云根本就推辞不了,点头道:“属下遵命!”
  陆炳扭过头,看向了旁边的吴莫愁,笑道:“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吴莫愁羞涩一笑,一行礼,道:“谢大人!那小女子告辞!”
  陆炳点点头,待她离开之后,陆炳这才问道:“左教大祭司是不是真的死了?”
  沈云道:“属下亲自确认过,然后和莫言一同将其装棺安葬,断然没有再活下来的可能!”
  陆炳道:“大祭司一死,他手下那些人也就群龙无首,自然也就做鸟兽散,那么接下来问题便是,这些人何去何从?你可曾想过?”
  沈云见陆炳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道:“属下以为,不能任由他们继续留在江湖之中,必须严格的控制他们,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陆炳道:“那你的意思是把他们关入黑狱之中?”
  沈云道:“黑狱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可却并非最妥当的办法!”
  陆炳道:“理由呢?”
  沈云道:“他们不可能乖乖的进黑狱,要让他们进黑狱,我们就必须要大量的人手来抓捕他们,现在的锦衣卫也好,我铁血门也好,并没有足够的精力来完成这点,而且这些人之中其中不乏穷凶极恶之徒,我们贸然而为,他们可能藏起来,并会遭到他们的激烈反抗,到时候带来的伤亡只能更大,要让他们老老实实,必须得由稍微温和一点的办法,而我们目的并非限制他们的自由,仅仅是希望他们不去作乱而已!”
  陆炳闻言道:“如此说来,你好像已经想过此事了?”
  沈云道:“是,属下的确想过,这次回来的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也就是和大人商议,看如何来处理此事。”
  陆炳道:“那好,说说你的想法!”
  沈云道吸一口气,道:“那好,属下也就直言,还请大人明鉴!按照属下的想法,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由我铁血门出面,将他们安置!”
  陆炳道:“如何安置?”
  沈云道:“所谓的安置,就是把他们之中那些愿意从此以后隐姓埋名之人安置在铁血门的产业之中,给他们安排工作,从此以后不问江湖之事,如此一来,铁血门也可以对他们保持监视,当然,这种只能针对那些愿意隐姓埋名,厌倦了江湖纷争之人,至于那些不愿意归顺,就没办法,这也是很大的一个弊端!”
  陆炳沉吟片刻,道:“本官明白了,你这种方式只能针对那些原本不得已加入圣火教,现在脱离圣火教之后却无所去从之中的名门正派之人,而那些原本就是一些穷凶极恶,在江湖之上列即斑斑之人,是没任何的约束性可言,那么你觉得对于这种人,又该如何?”
  沈云到:“属下以为,江湖之事,不如就交给江湖来处置,这些人若是继续作恶,江湖之中名门正派定然有人会出手,不可能坐视不理。这种江湖纷争很常见,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起初圣火教之所以让人觉得可怕,那是因为他把这些恶人都集聚起来,现在没了约束,这些人也就是一盘散沙,自然可以各个击破。”
  “江湖之事,交给江湖处置?”陆炳低吟赵远的话,不由的起身,来回在屋内走动起来。对于这话,陆炳也并不是觉得没有道理,朝廷所需要的只不过是民间的稳定,没人造反,没有人作乱,不影响朝廷的统治便是,至于那些小小的武林纷争,或者武林人事之间的恩怨情仇,对于朝廷而言影响甚微,就好像大海里面的一朵小小的浪花而已,根本就没什么影响。
  沈云陆炳来回走动,便道:“江湖也正如朝廷一样,黑白两道也是一个自我平衡的能力!”
  对于这些,身为朝廷上面赫赫有名的当权派,陆炳比谁都清楚,帝王之术,可并是只有忠臣,所谓的权术,就是一种平衡,对于皇帝而言,需要忠臣,也需要奸臣,他们之间不断的权术斗争,作为皇帝在中间,才能有最大的收益。
  陆炳闻言停了下来,道:“你的意思是,对于江湖之中的争斗,朝廷应该坐收渔翁之利?”
  沈云点头道:“正是如此,朝廷所需要的,就是一个平衡,只有这白道武林和魔教之间保持平衡,江湖才能稳定,否者的话,无论哪一方壮大,整个江湖都不会稳定。”
  只有势均力敌,双方才不会那么轻易的大动干戈,若白道强大,那么势必会狠狠打压魔教,而被打压的魔教奋起反抗,要做到这点,势必要做一些违法的勾当才行,魔教猖獗,同样也会如此。因此最好的办法还是平衡,相互制约,相互牵制。
  略微停顿了一下,沈云接着道:“属下以为,放任这些人去江湖,对于整个江湖也并不是一件坏事,就好像猫待久了,要是一直都没老鼠的话,恐怕最后都会忘记他们会抓老鼠,放几只小老鼠去江湖上折腾一下,也让那些猫活动活动,否者万一哪天这到处闹鼠灾了,那些原本会捉老鼠的猫都不知道如何去抓!”
  陆炳点点头,道:“这个比方打得比较妥当,这样,也不着急,让本官在琢磨一下,你就在京城在呆上一两日,你要带吴小姐走,那是否也该去见见他父亲,据我所知,这老头子可顽固得很的啊!”
  沈云惊讶道:“他在京城?”
  陆炳道:“当然,明日你便和吴小姐一同前去。另外这礼物我已经让人准备好,明日你尽管前来接吴小姐便好!”
  第二天一早,沈云来到了陆炳的家门口。
  不一会儿,一辆马车缓缓的驶出,京城之地,人多眼杂,沈云也同样进了马车。整个马车内此刻也就只有二人,吴莫愁一脸的羞涩,不敢抬头,紧紧的看着自己的手,而她的手则在那里玩弄着衣角。至于沈云,同样也觉得有几分尴尬,这一时半会也不知道到底和她说什么好。车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只有淡淡的吴莫愁身上的若有若无的香味。
  好一会儿,吴莫愁这才抬起头来,看着沈云道:“杜公子是不是在怪奴家?奴家不该搬出陆大人的府第,让陆大人来强迫杜公子去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
  沈云抬起头来,看着眼前带着一丝哀怨的吴莫愁,道:“不是,姑娘误会了,在下只不过觉得这是在有些太委屈姑娘,以姑娘的人品和才学,自然应该嫁好人家,别的不说,至少门当户对,嫁过去应该也应该是大少奶奶,而在下姑娘也知道,已经有两房妻子,虽说姑娘嫁过来并非为妾,却也并非常人眼中的正室。”
  这世间,世俗的眼光最为可怕,在自己家里,无论是柳芷若还是陆无霜,平日两人都是以姐妹相称,自己也尽量将一碗水端平,可在外人眼里,这柳芷若那就是正室,陆无霜那就是偏房,若是吴莫愁嫁入,那就是妾。对于有如此家世的她而言,这可是极其委屈。
  吴莫愁闻言问道:“那么在公子眼中,这家中可又妻妾之分?”
  沈云摇头道:“在我家中都是妻,并无什么妾。”
  吴莫愁道:“既然如此,公子还有什么可担心了?嫁入你家门,便是你家人,那么之前你的两位夫人便是奴家的两位姐姐了。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奴家自然遵之,只要公子能用心待我,我怎么可能还有其他所求?”
  这话都说到如此的份上了,沈云也不好在反驳,道:“那就委屈你了!”
  吴莫愁道:“能和公子一起,奴家并不觉得委屈,只希望以后公子怜之疼之便好,奴家也会谨守妇道,上孝敬父母,下育儿教子,让姐妹之间感情和睦。”
  沈云闻言,心里顿觉感动,冲着吴莫愁一拱手,道:“憋人定不负小姐。”
  沈云心里有几分感慨,自己也不过是一介白丁,结果现在娶了柳家大小姐,还娶了郡主,现在又要娶朝廷重臣子女,好像自己把全天下的好事都霸占了一样,还真是上天眷顾。
  车上再次恢复了平静,不过气氛比起之前却缓和多了,吴莫愁道:“对了,杜公子,不知道你还有没有什么经典的菜肴?不如教给奴家可好?”
  沈云想了想,道:“这可得由我想想,毕竟你才是做菜的高手,师承宫廷御厨,我的那些小菜肴,怎么可能登得上大雅之堂,也就凑凑热闹,和你比起来,那可是一个天一个地,相差太远,我都不好意思提及。”
  吴莫愁听了顿时非常的受用,道:“杜公子可说笑了,你教给奴家那道开水白菜,即便宫中的御膳房的御厨们都没做过!”
  沈云道:“那也不过是偶然而为而已,仅仅算得上投机取巧,可你比起来还是相差太远,来日方长,此事以后再说也可,不过现在尚有一事,我可没见过吴大人,对于他的秉性一无所知,待会我该说些什么?”
  吴莫愁见此一笑,道:“怎么感觉你好像有些害怕?”
  沈云点头道:“不是我感觉,而是真的有些害怕,毕竟第一次见他,我早就听说过他老人家刚正不阿,不畏权贵,连严嵩都不怕得罪,对于他我可是万分钦佩,可钦佩的同时也觉得有几分害怕!”
  吴莫愁道:“公子完全无需畏惧,家父现在已经辞官,可并非什么朝廷大员,身上也没有什么官架子,公子只需要平常面对便可,另外不是还有奴家在,到时候奴家会帮着公子说话,你大可放心便是。若是可能,公子尽量别提自己是锦衣卫的事情,另外也别说自己和陆大人的关系,对于陆大人,家父一直都颇有微词,所以稍微注意便好!”
  虽说沈云前面两个夫人娘家都不是一般人家,比如说柳芷若,武林四大世家,虽说父母已经身亡,可她的爷爷就是她的父母一般,当初为了娶她可把两人折腾得够呛,要不是因为有了孩子,估计自己和她可还真走不到一起。至于陆无霜更别说了,老爹居然是楚端王,堂堂的王爷,皇亲国戚,另外还是阴阳教圣女,这阴阳教可是魔门密宗,这吴莫愁的父亲不过是一个读书人,之前虽说是当朝大员,可现在也不过是被革职,退休在家而已,至于曾经他的官职有好大,那不过是原来的事情而已。沈云深吸一口气,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什么坎自己没过过,难道还会在他面前阴沟里面翻船了不成?
  吴莫愁看他一副正襟危坐,如临大敌一般的样子,笑道:“你好像很紧张?”
  沈云摇头道:“不紧张,我什么对手没见过,好歹也是身经百战!”
  吴莫愁一愣,惊讶道:“身经百战?你难道把我父亲当敌人啊。”
  沈云摇头道:“当然不是,我担心他把我当敌人,在他眼里,我就是那头拱了你家白菜的猪?”
  吴莫愁这有些听不懂了,道:“什么叫拱了我家白菜的猪?杜公子,你的意思,难道说你自己是猪?”
  沈云苦笑道:“嗯,你放心,绝对没什么问题!”
  吴莫愁掩嘴一笑,道:“你没必要如此,我父亲实际上可是一个很和蔼的人。”
  沈云脸上点点头,心里却叹口气,敢不把严嵩放在眼里的人,对自己女儿和蔼那能理解,对自己一个若是不喜欢的女婿,怎么可能和蔼得起来。原本沈云还希望时间过得慢些,这样可以慢点抵达,那知道事与愿违,很快就抵达了一个小院。
  吴莫愁缓缓的下车,走到门口,轻轻的敲敲门。
  很快,门露出了一条缝隙来,一人透过门缝朝外面一看,瞬间喜道:“小姐!”说罢急忙把门打开,大声嚷道:“老爷,老爷,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吴莫愁微微点点头,扭过头来,道:“杜公子,请。”自己率先迈步走了进去,沈云则紧随其后。
  整个小院不大,也就三四间屋子,不过小院却被打理得干干净净,还有不少的盆景,而一个身穿布衣的老者此刻正手里拿着一柄花剪,在哪里小心翼翼的修剪盆景。
  听过下人的声音,老者扭过头来,放下手里的剪刀,喜道:“莫愁!”
  吴莫愁也连忙上前,一行礼道:“父亲。”
  这老者便是吴莫愁的父亲吴山,上下打量了一下吴莫愁,道:“这么久不来看为父,还以为你忘记父亲了。”
  吴莫愁连忙道:“怎么可能啊!只不过这段时间京城里面不太平,女儿就暂时居住在陆大人府中,未及时给父亲禀告,还请父亲见谅。”
  吴山道:“陆大人,你难道说的是陆炳?”
  因为夏言的原因,吴山对于陆炳一直都有些怨言听到吴谨居然这段时间居住在陆炳的府中,顿时就有些不悦,脸上也有些难看了。
  吴莫愁道:“是,父亲也知晓,前段时间这京城里面到处都是倭寇,严嵩父子也打算对女儿不利,这还是在杜公子的帮忙之下,让女儿暂时居住在陆大人府中,以确保女儿的安全。”
  吴山一听,目光也看向了一同进来的沈云,疑惑道:“杜公子?”眼前这个年轻人自己并没有见过,不过他居然和陆炳有来往,估计就是陆炳的爪牙,眉头一皱,道:“什么杜公子,老夫没听过!”
  沈云连忙道:“晚辈并没有什么名气,前辈没听过也在正常不过了。”
  “前辈?”吴山一听,道:“你是江湖中人。”
  要知道只有江湖中人才会自称自己是晚辈,而称呼老者为了前辈的,一般读书人可不会如此。
  吴莫愁的心里不由的一沉,比起陆炳,自己父亲更加讨厌的还是江湖人物,在他眼里,那些江湖人物就是一群不懂礼教的莽夫,另外,他们不遵守国法,打打杀杀是常事。这刚刚一进门,就已经犯了自己父亲的大忌讳之处,第一就是锦衣卫指挥使陆炳,第二就是江湖人物,看自己父亲的这表情,怎么感觉自己这婚姻大事有些堪忧啊。
  “实在不行,自己就以命相逼!”吴莫愁心里如此想到,对于她而言,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也是她唯一能想到,而且能用到办法。
  沈云道:“回您的话,晚辈的确是江湖中人。”
  这事情反正迟早要知道的,也没必要隐瞒什么,若是今天侥幸骗过了他,等以后他知道,最难受的还是夹在中间的吴莫愁。
  吴山一挥衣袖,冷冷道:“老夫这里不欢迎你,还请出去。”这话可是一点都不客气,沈云为什么和自己女儿一同出现,吴山心里还是非常清楚,当然不可能是护送她。
  吴莫愁顿时就着急了,连忙道:“父亲,杜公子可不仅仅一次帮过女儿,若非他的话,女子早就已经惨遭毒手,落入严嵩父子的奸计之中。还有那些对女儿不利之人。”
  吴山怎么可能是一句两句就被说动的,冷哼一声,目光冷冷的看着沈云,道:“要是老夫猜得不错的话,有些麻烦是他招惹来的吧,你一个小女子,怎么可能会被那些江湖人物找麻烦,定然是他的那些敌人,杀他不成,所以才盯上了你,女儿,你好糊涂,此人一方面找你麻烦,还以英雄的一般的人物方式出现,目的就是为了骗你,这其心可诛!”
  说到这里,吴山已经有些恼怒,他似乎觉得自己已经知道了的险恶用心,故意去招惹自己的女儿,然而那些打算对他不利之人的拿他没办法,所以就对付自己的女儿,他他在以英雄出现,如此一来自己的女儿不知不觉也就跟着了上了当。
  想到这里,吴山的脸上已经满是怒气,指着眼前的大门,道:“还请离开,恕不远送!”
  “父亲!”吴莫愁着急起来,原本这沈云都不愿意和自己一起,是自己软磨硬泡,还是这陆炳出面才有了如此的机会,这下倒好,他居然要赶沈云走。
  吴山看向了一脸焦急的吴莫愁,道:“你就是被猪油蒙了眼,所以才没看清楚,你先闭嘴,等会在和你说。”他接着又看向了沈云,道:“你还不走,难道要我赶你走不成,来人啊,送客!”
  吴家的下人此刻上前,道:“公子,请!”
  “杜公子?”吴莫愁不由得急道。
  沈云微微点点头,冲着吴山一拱手,道:“晚辈告辞!”说罢,转身出了门,现在这个情况留下来也非常的不妥,毕竟这吴山还在气头上,自己若是留下来,夹在中间的吴莫愁最难受,总不能让她一点都不顾及他的父亲吧,那样也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要娶别人女儿,至少得要别人心甘情愿才行。现在他正在气头上,自己在这里他越气,所说想来想去,还是先战略性撤退再说,等他气消了,再想想办法。
  “父亲,你……哼!”看到沈云离开,吴莫愁狠狠的一跺脚,然而毕竟是自己父亲,难道还和他生气不成。
  吴山见此道:“好了,好好了,别生气了,这种人怎么可能值得你生气,好女儿,好久都没回来了,给为父弄几个小菜,中午好好下酒怎么样?”
  吴莫愁不高兴的一哼,道:“我才不弄呢!”说着,也不理会吴山,自己进了屋内去。
  吴山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道:“这孩子!”
  吴莫愁进了屋内,朝桌子前面一坐,双手撑着下巴,道:“这可怎么办啊。”
  “小姐,小姐,奴婢以为,小姐应该给老爷做一顿好吃的。”这丫鬟在旁边小声的说道,顺便给吴莫愁把茶水给倒上,道:“小姐,先喝杯茶,顺顺气!”
  吴莫愁接过了茶,道:“杜公子都被父亲给赶走了,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做菜啊!”
  丫鬟道:“老爷是刀子口豆腐心,他这也是关心你,当然希望你嫁个好人家,他对于江湖人物本来就有成见,你要老爷瞬间就改变对杜公子的看法那也多少不可能,这就好像炖鸡汤一样,自然要小火慢炖,这鸡汤才鲜,才美味,这急火炖出来的鸡汤味道可就差很多。小姐可是做菜好手,这点可比奴婢清楚多了。”
  吴莫愁想了想,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让我先在父亲面前不提杜公子,然后先把他哄开心了,然后慢慢的给他说起杜公子的种种好处,只要他能听得进去,自然而然就会对杜公子大为改观?”
  丫鬟道:“还是小姐聪明,奴婢就是这个意思,现在老爷生如此大的气,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对杜公子不了解,还以为他是江湖人,就和其他那些江湖人一样,老爷的脾气本来就倔,要让他一下改变对杜公子的看法,谈何容易,不是有句话说得好,这好事多磨啊!”
  吴莫愁顿时恍然大悟,道:“还是你看得透彻,说实话,我自己都没想到,结果还在这里想东想西的,我现在就去给父亲做饭去。”
  丫鬟道:“那小姐打算做什么,奴婢好立刻去准备!”
  吴莫愁此刻心里早就有了主意,道:“开水白菜!”
  开水白菜现在已经是吴莫愁最为拿手的菜肴之一,而且整个京城,现在能做出这道菜的也只有她一人而已,其他人即便吃过,可是要做到完全复制那基本上不可能,看上去简单的菜肴其中所蕴含的诀窍若是没人告诉可没人能做到如此鲜美。
  听到自己女儿居然要为自己做菜,吴山还以为他已经想通了,立刻让人布置座椅板凳之类的,可一直等到中午,整个人都已经有些饥肠辘辘了,终于,吴莫愁端着一盘菜走了上来,轻轻的放在吴山面前。
  吴山一看,顿时有些不高兴了,道:“为父那可是等了一中午,然后就等到了你这一道水煮白菜?那你在厨房里面忙活什么?这样的菜为父也会做啊,何必让你在那折腾。”
  吴莫愁并没有生气,道:“父亲,你可别着急,至于这道菜,不如先尝尝如何?”
  吴山把筷子一放,道:“这尝还是不尝岂不是一样,为父知道,我赶走了那个什么杜公子,你还在生我的气,可是那我也是为了你好,江湖之中,杀人如家常便饭一样,今天不是你杀我,明天就是我杀他,又有几个能善终?为父可不想你年纪轻轻就当了寡妇,要不然就一天到晚都是面临着危险!再说了,京城之中那么多达官贵人的公子,难道你就没一人能看得上?”
  吴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吴莫愁并没有反驳,等他说完之后,这才道:“父亲,你先别着急,这菜是不是如你所说的就是一道普通得你都会的水煮白菜,尝尝才知道。”说着,亲自拿起碗,给他舀上了一小碗,道:“父亲,先尝尝这汤。”
  吴山有些将信将疑,不过还是拿起碗来,用勺子舀上了一勺,浅浅的喝了一口,这一喝,他顿时眼睛一亮,连忙再次喝了一口,片刻之后,这一碗汤就已经喝完。
  “父亲,再尝尝这白菜!”吴莫愁立刻再次说道。
  吴山这次没反驳,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白菜,旋即连连点头,道:“鲜,真鲜,这可不是什么水煮白菜。”
  旁边的丫鬟见此道:“回老爷,这还真不是什么水煮白菜,这名叫开水白菜。”
  “开水白菜!”吴山一愣,旋即哈哈一笑,道:“果然这名如这菜一般,不仔细一看,还真以为就是普普通通的白菜,这定然是你师父传授你的吧?所谓大智若愚,也不过如此!”
  吴莫愁见时机成熟,道:“父亲,这菜可不是师父传授给我的。”
  吴莫愁现在才不会给自己父亲说,故意卖个关子,道:“父亲,女儿也就先问你,你觉得这味道如何啊?”
  吴山点头道:“好,实在好,看上去清汤寡水,并没有什么稀罕,然而这一品尝之后才发现这其中另有乾坤!正如那句话一般,嗯……”
  吴莫愁道:“父亲,您是不是想说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吴山哈哈一笑道:“正是如此!还是女儿聪明,对了,这难道真不是你师父所传授?他毕竟是御厨,这御厨那可都是给皇上做饭的!”
  吴莫愁道:“当然不是,我师父当知道我会这道菜,还专门让我教他怎么做,后来女儿栖身好陆大人府邸之中,也还没教他。”
  吴山奇怪道:“既然都不知道你师父所教,嗯,定然是我女儿天资聪慧,所以无师自通?”
  吴莫愁道:“父亲,女儿可没那个本事!这当然是别人教女儿,嗯,想不说这些,父亲先吃吧,这要是凉了味道可就不鲜美了!”
  吴山点点头,慢悠悠的吃了起来。
  当天晚上,吴莫愁又给自己准备了这道开水白菜,而这吴山当然赞不绝口。
  如此三天之后,吴山再次好奇的问道:“女儿,这开水白菜到底是何人所教,你是不是也可以告诉父亲了吧!”
  吴莫愁犹豫片刻,道:“女儿只不过觉得,若是父亲知道了这菜是何人传授给女儿的,父亲对这菜也就没了胃口!纵然味道再好的菜,也如馊了一般,没任何味道可言!”
  吴山道:“你这什么话,老夫岂是那种人,我这对事不对人!”这话一出,吴山突然醒悟过来,道:“这菜难道是那个姓杜的教给你的!”旋即就变了脸色,啪的把筷子朝桌子上面一放。
  吴莫愁神情一黯,也没多解释,对旁边的丫鬟道:“收拾桌子!”
  丫鬟疑惑道:“可是小姐,这老爷不是还没吃完?”
  吴莫愁道:“老爷现在已经没胃口了,吃不吃完都无所谓!”
  “是!”丫鬟立刻道,立刻开始收拾桌子。
  吴山沉着脸,也就任由着丫鬟收拾桌子,待丫鬟收拾完毕之后,吴莫愁转身就出了屋。这吴莫愁一不争辩二不吵闹,看着旁边的吴山那是一愣一愣的,这点让他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屋内顿时安静下来。
  时间就如此过去,一下午吴莫愁都呆在自己房间内,丝毫没出来,而到了天黑之后,吴山这才发现晚上居然没晚饭,于是立刻招来丫鬟,问道:“这晚饭呢,小姐怎么没做?”
  丫鬟道:“回老爷的话,小姐说既然老爷不喜欢她做的菜,那么从此以后,小姐也就从此不再进厨房,老爷若是想要吃,奴婢立刻吩咐下人去做!”
  吴山皱皱眉头,道:“老夫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她做的菜了?”
  丫鬟道:“老爷今天不是吃着吃着就把筷子一放吗?那就是不喜欢小姐所做的菜了,小姐说,既然老爷不喜欢,那么她也就不做了,省得老爷生气,惹了老爷不快!”
  吴山有些急道:“这……本老爷哪里是不喜欢小姐所做的菜,而是……”
  丫鬟道:“那菜虽说是杜公子所教,可是杜公子也仅仅告诉了小姐如何做,能做到现在这般还是小姐慢慢琢磨了!”
  吴山道:“杜公子,杜公子,那杜公子不过是个江湖人物而已,你们对他知道有多少?”说着,朝椅子上面一坐,道:“说,老老实实的说,什么都不许隐瞒!”
  丫鬟道:“是,不知道老爷想问什么?”
  吴山道:“这杜公子到底是什么人?”
  丫鬟道:“奴婢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他第一次前来是方小姐带来的,随同他一起前来的还有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子,后来奴婢听到他们说,那位女子好像是他的二夫人!”
  吴山眼睛一瞪,道:“什么?二夫人!他居然还有夫人,还是二夫人?”
  丫鬟道:“奴婢是如此听到他们说的!”
  吴山怒道:“没想他一介草莽,居然还娶了两位夫人,而且娶了两位夫人,现在居然还窥觊我的女儿,实在胆大妄为!这陆炳身边的人,没一个好人,哼!”
  丫鬟见此连忙道:“老爷还请消消气,可那位杜公子还帮了小姐不少的忙!”
  吴山道:“帮忙,他那是狼子野心,别有所图而已,怎么可能那么好心!也不知道你家小姐到底怎么了,居然看上了此人,听说这武林人士一个个都会妖法,定然是他给你家小姐施了什么妖法,这才让她被迷惑,不行,不行,我得去找人才对!”
  丫鬟道:“老爷,还有一事不知道奴婢当说不当说!”
  吴山道:“说!说完之后,立刻派人去给找……”这到底找什么人,吴山一下却有些不知道了,他觉得是沈云给自己女儿施了妖法,可这能解开妖法的到底是道士还是和尚?再说了,这天都快黑了,哪里去找什么道士和和尚?
  丫鬟道:“奴婢偶尔也听小姐和方小姐说起过关于杜公子的事情,好像他的那两位夫人都不是普通人,大有来头,论家世论地位,实在比起小姐强太多了!”
  吴山一愣,却不相信,道:“强太多?他一个江湖草莽之辈,能娶到什么家世的?难道还是大家闺秀,王公贵族不成?”
  丫鬟道:“老爷还真的说中了,他大夫人姓柳,好像是杭州城赫赫有名的大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这二夫人具体叫什么不知道,不过好像还是一位郡主!父亲好像是……是……对了,楚王!”
  吴山身子一僵,道:“什么?楚王!等等……”吴山不由的思索起来,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楚王有一个女儿此事,这楚端王他倒是认识,于是道:“胡说八道,据老夫所知,这楚端王根本就没有女儿,怎么可能冒出一个女儿来,简直不知羞耻,哼……”
  丫鬟连忙道:“是,是,老爷若是没什么问的了,那奴婢告退了,小姐这今天身子有些不舒服,奴婢还得去给她请大夫才行!”
  吴山顿时有些着急了,道:“你说什么,小姐病了?”
  丫鬟道:“是啊,这今天小姐一直都有些郁郁寡欢的,今天中午也是强撑着给老爷做饭菜,原本还以为老爷喜欢,可哪里知道老爷一听说这菜居然是杜公子教小姐的,立马就不高兴!小姐原本以为,老爷正如你自己所说对事不对人,所以这才相告,那知道还是如此,小姐心力憔悴,因此下午就在自己房间休息。”
  吴山急道:“那还不快去!”
  丫鬟急急忙忙去请大夫,吴山这直奔吴莫愁的房间,敲敲门,里面传来了吴莫愁有几分虚弱的声音:“谁啊!”
  吴山一听如此虚弱的声音,就知道吴莫愁这病得不轻,立刻道:“是为父啊!”伸手推推门,却发现门里面被栓上,根本就推不开。
  吴莫愁道:“不知道父亲有何事?”
  吴山道:“莫愁,你先开门。”
  吴莫愁道:“女儿没事,也就想休息,还请爹不用担心,请回吧!”
  听这声音,那是打算不开门,吴山顿时着急了,道:“莫愁,你先开门,这有什么话我们父女当面说岂不是更好?”
  吴莫愁带着几分虚弱的声音传来,道:“今日女儿实在不想和父亲多说,父亲还请回,女儿想歇息了!”
  如此一来,外面的吴山还真有些没办法,可就这样走了,他也不放心,只有站在门口,道:“我儿,并不是父亲有意要反对你和那个什么杜公子婚事,而是那人在父亲眼中看来,根本就配不上你,你看,你好歹也是大家闺秀,书香门第,要娶你的人那当然必须得是人中龙凤才行,岂是一般人能娶走我女儿的,再说了,那什么杜公子都已经有两房夫人,你嫁过去难道给别人当妾?你让我吴家颜面何存?”
  说到这里,吴山停了下来,却发现屋内并没有吴莫愁的声音,接着又道:“那个姓杜的算什么?要功名没功名,要爵位没爵位,就是一江湖草莽,粗人一个,现在这陆炳是赏识他,可你以为陆炳正的赏识他?只不过他是有利用的价值而已,一旦没了利用的价值,那就是一大脚踢开,到时候随便网罗几个罪名,他就是吃不完兜着走。到时候你也会受到牵连,为父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跳入火坑?所以这婚事,为父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周围安静下来,片刻之后,屋内才传来吴莫愁幽幽的声音,道:“女儿知道了,既然父亲不答应,女儿也不在强求,只能说我和杜公子有缘无分,女儿从此以后也就老老实实的侍奉在父亲身边,替父亲和母亲养老送终,之后便去慈云庵,从此常伴青灯古佛便可!”
  吴山一听,顿时吓了一跳,道:“这京城里面王公贵族,配得上我女儿的人多得是,难道还怕找不到如意郎君?”
  吴莫愁叹口气,道:“父亲,你难道真的打算让女儿受尽羞辱死了才安心吗?”
  吴山一惊,道:“你何出此言?为父怎么可能让你如此?”
  吴莫愁道:“父亲得罪了严嵩父子,整个京城及满朝文武皆知,而且他们也都知道我是你女儿,这些人怕得罪严嵩父子,怎么可能敢来提亲之类的?若父亲放下面子派人前往,请他们前来提亲,那要不了几日,整个京城都知晓我吴莫愁嫁不出去,还得由父亲你派人请人前来提亲,那女儿还有如此颜面活在这世上,还不如一死了之,一了百了!从此父亲也不用反对女儿的婚事,女儿也不用在为难,岂不是一举两得。”
  吴莫愁的话一说出来,外面听话的吴山顿时惊出了一声的冷汗,现在虽说他已经被罢官,和普通百姓无异,然而他自己却好像并没注意到这点。对于自己女儿的婚事,他当然关心和在意,然而他在反对吴莫愁和沈云婚事的时候,却忘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现实。因为严嵩父子的关系,现在京城之中根本就没人敢给吴莫愁提亲,现在的吴莫愁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只能远看,而没人敢摘,有句诗叫做:好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现在吴莫愁这支娇艳的花朵,可没人敢摘。
  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吴莫愁这话一出,外面的吴山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不仅仅是自己这一次阻止了自己女儿的婚事,自从自己拒绝了严嵩的提亲,然后自己被贬之后,也就相当把自己女儿的婚姻大事的大门给关上了。
  屋内的吴莫愁再次说道:“当初也有人不惧怕严嵩父子,说愿意和女儿白头偕老,然而后来杜公子派人一调查,才发现所谓富商子弟不过是严嵩的家奴,一个养马的而已,而所谓白头偕老,只不过是一句谎言,他们最终目的就是在大婚之日把女儿抬到严家的府邸,然后让全京城的人看女儿的笑话!父亲,你难道也打算如此?”
  吴山身子顿时僵住了,就好像被冻住了一般,这点却是他万万没想到的,站在门口停留了一会,犹豫了片刻,他没有在说话,还是转身朝外面走去,不过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气势,而显得有些步履蹒跚。吴莫愁的话,对于他的打击非常之大。
  屋内的吴莫愁此刻悄悄的起来,走到门口,从缝隙之中看到自己父亲离开,说出那些话,心里虽说有些不忍,可现在却是必须的,至少必须得让自己父亲看清楚现在这个事实。吴家的确是书香门第,自己从小也饱读诗书,可现在的吴家已经不是官宦之家,也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现在吴家在京城地位可是非常的尴尬,在严嵩父子的打压之下,只能勉强苟且偷生而已,而京城之中,少数不惧怕严嵩的人也只有陆炳,而这婚事是他当媒人,也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自己及家人安全。(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