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武侠小说连载】锦衣卫(第一百一十七章)好事临门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1-11 13:50:59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一十七章 好事临门
  现在的吴家,已经不是以前的吴家。以前吴家是达官贵人,无数人羡慕,即便朝廷里面那些官职小一点也不断的巴结,而自从自己被贬之后,那些人自然也就不在来过。现在的吴家,就连普通的老百姓都不如。自己父亲虽说已经被贬官,然而一直以来那股傲气却依旧存在,丝毫没觉得自己被贬官就怎么样,是否就低人一等。可在京城,只要被贬官,那的确就是低人一等,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要知道这本来就是现实。吴莫愁现在就是如何能把自己父亲说服,另外也告诉他一个现在非常残酷的现实。而且现在必须得告诉他,这个事实本来就很残酷,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可以呼风唤雨的高官。想当初自己在十三岁的时候就有人前来提亲,毕竟当时候自己父亲位高权重,无数人前来巴结,有些甚至为了见自己一面不惜用各种方法,可现在呢,即便自己愿意嫁,又有什么人愿意娶?想到这些,吴莫愁心里不由一叹。
  吴山此刻缓缓的离开了吴莫愁的房门,一直以来,吴山从来没如此想过,而今天吴莫愁的话就如刀子一样狠狠的扎在了他心里,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女儿一直都过着如此的生活,这便是自己作为父亲的失职之处。回到客厅之中,让人上了一副酒,吴山也就在哪里喝起了闷酒来。
  不一会儿,这个丫鬟急急忙忙的进来,道:“老爷,老爷,夫人回来了!”
  吴山腾的一下了站了起来,道:“夫人回来了?这下有救了!”说着,急急忙忙站了起来,直奔院门口,见到自己夫人,道:“夫人,你总算回来了!”
  吴夫人看了看,道:“老爷,女儿是不是回来了?”
  吴山点点头,道:“人是回来了!”
  吴夫人看了看,问道:“这人呢?”
  吴山道:“现在正在屋内,估计还在生老夫的气呢!”
  吴夫人疑惑道:“她不是没回来多久,怎么会生你的气?”
  吴山叹口气,道:“一言难尽啊,夫人,你有所不知,女儿看上了一个男子!”
  吴夫人道:“这是好事啊,莫愁本来就眼光高,她能看上的人想必一定不是一般的人才对,不知道老爷自己可见过?”
  吴山道:“老夫是见过,只不过此人却是一江湖中人,你也知道江湖中人一天到晚打打杀杀,这小命什么时候没了都不知道,最主要的一点,莫愁即便要嫁,这嫁过去都还不是做大,而是做小,此人之前已经娶了两房,这两房的家境都非同一般,老夫也担心女儿嫁过去之后要吃亏啊!”
  吴夫人听得有些迷迷糊糊的,道:“你是说女儿喜欢上了一个江湖人物,这江湖人物已经娶了两房,我们这女儿嫁过去也就是妾?这怎么可以?”
  吴山道:“是啊,老夫也觉得不可以,可是女儿现在就认定了那个人,你说怎么办?这不,现在正在屋内和我怄气呢!”
  吴夫人摇摇头,道:“不行,我得去问问!看到底怎么回事,嗯,对了,他前面两人到底是什么人,你可知道?”
  吴山犹豫了片刻,道:“听说一人是当今楚王的女儿,另外一人是杭州柳家的大小姐!”
  吴夫人这一听,还真的吓了一跳,道:“一个是郡主,一个是千金大小姐,老爷,你说此人是什么江湖人士,你可搞清楚了?一个江湖人士怎么可能何同时娶这两人,老爷,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吴山道:“我也希望我搞错了,然后事实便是如此啊,我也想不明白,一个区区江湖人士,怎么可能同时娶这两个人,这简直就好像是笑话一般,罢了,夫人,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还是进去劝劝吴莫愁,别再怄气,这天下男子如此之多,难道非要嫁给一个江湖人物,然后当小妾不成?”
  对于沈云,吴山心里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毕竟在他眼里,沈云就是江湖人物,这江湖人物就是一天到晚只知道打打杀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万一要是有一天这被仇家给杀了,自己女儿岂不是要做寡妇,当妾这个问题上,他还是难以接受,即便自己现在已经没落了,已经不是什么朝廷命官,可自己气节不能丢啊,自己只有这样一个女儿,怎么能给别人当妾?那万万不行的!自己没办法劝动她,那么只能让自己夫人来。
  吴夫人点点头,道:“那好,老爷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劝女儿!”说罢,自己也就带着丫鬟直奔吴莫愁的房间内,走到门口,轻轻的敲门,道:“莫愁,娘回来了,你难道连娘都不见了?”
  屋内的吴莫愁没想到自己母亲居然回来了,自己刚回来的时候得到消息说她去了山里面的寺庙,至少要在哪里待上半月,于是急忙打开门,道:“娘!”
  看到自己的娘,吴莫愁突然鼻子一酸,一把仅仅的搂住了她,顿时就哭啼起来,道:“娘,你总算回来了,女儿好想你!”
  吴夫人也搂着吴莫愁,轻轻地拍拍她的背,道:“没事没事,别哭了,娘也想你,来,屋内坐下说话!”
  吴莫愁点点头,这才松开了,带着吴夫人进了屋内。
  吴夫人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女儿,有些可怜道:“好些天不见,你都瘦了!”
  吴莫愁道:“娘还是!”
  吴夫人微微一笑,道:“你的事情你爹都说了,对于他是什么身份,这点娘不反对,不过有一件事情娘想知道,这人到底为人如何?”
  吴莫愁想了想,道:“热心,有正义感,很负责人,虽说是一介武夫,可是谈吐却很很有修养,而且为人很坦率,不像那些公子哥,表面上看上去就如绣花枕头一样,实际上就是草包,女儿几次涉险,都是他出手帮忙。”
  想到以前都是父亲,吴莫愁脸上露出了一丝羞涩之意,从最初出手赶走了那一群捣乱的公子哥,然后又派人调查,把自己从严世蕃的阴谋诡计之中解救出来,后来教自己做开水白菜,又出面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让自己藏在陆炳的府邸之中,一件事接着一件事,那是历历在目,就好像昨天才发生了一样,每一个情节,每一个细节自己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好像这一说,心里的那些阴霾顷刻之间就灰飞湮灭,一下子变得艳阳天一样。
  吴夫人看着吴莫愁在旁边细说,心里却明白了什么,自己女儿在说那个什么杨公子的时候一脸洋溢这幸福之色,这种神采可是自己之前完全看不到的,特别是在自己相公被罢官之后。看得出来,自己女儿对那人可是真心的喜欢,既然如此喜欢,要是还勉强劝说的,估计也达不到什么结果,反而只能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也只能让她更加痛苦而已,于是也没打断她的话,自己也就在旁边耐心的听着。
  好一会儿之后,等吴莫愁说完,吴夫人这才问道:“可是他已经有两位夫人,你若是真的嫁过去,岂不是委屈了自己?”
  吴莫愁道:“这个女儿已经问了,在他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妻妾之分!你想啊,他的大夫人是柳家大小姐,二夫人是郡主,不管论身份地位等等,这刘家小姐怎么说也都是一个民间女子,而这郡主可是皇亲国戚,娘觉得这楚王会让自己女儿去做妾吗?当然不可能!也因为如此,他的家中两位夫人都是以姐妹相称!”
  吴夫人惊讶道:“还有这事?不过这事情你也是听别人说的,这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可不能完全相信!”
  吴莫愁道:“除此之外,他可也为朝廷立下了赫赫战功,连陆大人都非常器重他,全段时间这京城不安稳,严嵩父子还在找女儿麻烦,正是他去陆大人,所以女儿也才能暂时在陆大人府邸之中呆着,如此一来严嵩父子投鼠忌器,也不敢对女儿怎么样。另外,还有一事,他本不愿意娶女儿!”
  这话一出,就连吴夫人也愣住了,道:“不愿意?他一个江湖人物,我女儿看得上他那是他的福气,怎么还不愿意?”
  吴莫愁道:“娘如此想,他可不会这样的想的,毕竟他家里已经有两房夫人,因此之前他根本就没想过娶三房,后来女儿喜欢上了他,没办法之前,最后只有趁着住在陆大人府邸的机会,去请陆大人为女儿做主,陆大人也是看女儿对杜公子一往情深,这才答应!”
  这下轮到吴夫人有些不可思议了,原本还以为是那个杜公子主动接近自己女儿,或许这其中还有什么目的,这倒好,自己女儿居然是凤求凰,居然还是她主动,别人有些不答应的请款下,还搬出了陆炳做媒。沉默了片刻,道:“女儿,你做事也太冲动了!”
  吴莫愁道:“娘,女儿一点都不觉得冲动,反而这一切都是女儿深思熟虑而来,只有他,女儿才能觉得有种实实在在的的安全感。自从父亲被罢官之后,我们在京城很多人的眼中简直就如洪水猛兽一样,女儿开的那个小酒楼,的确来捧场的达官贵人也不少,年轻俊杰也多,可他们垂涎的不过是女儿的美色而言,说道娶,他们之中又有几人敢娶?这严家父子轻轻的咳嗽一声,对他们来说都如这九天霹雳一样!吓得气都不敢喘,也只有这杨公子,敢出手帮女儿,也敢破坏严嵩父子好事。女儿还有另外一个想法,就是希望能保护父亲和母亲!”
  吴夫人道:“保护我们?”
  吴莫愁点点头,道:“他另外一个身份是苏州铁血门的帮主,总舵在西山岛上,因此女儿原本的打算就是等他这边事情完结之后,便随着他一同前来拜见夫人,然后一起前往西山。杜公子和陆大人关系很好,严嵩父子在嚣张也不敢对他们怎么样,他还是楚王的女婿,也是皇亲国戚,严嵩父子胆子也没那么大,只要到了西山,那么父亲和母亲也就安全,女儿也就放心了,生养之恩女儿也只能如此来报。”
  吴夫人万万没想想到自己女儿心里还有如此的想法,叹口气,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道:“我的莫愁长大了啊!知道心疼父亲和母亲,也知道保护了父亲和母亲了,可是,若是牺牲你的终生幸福来保护我们,父亲和母亲将来即便那是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啊。”
  吴莫愁摇摇头,道:“母亲,女儿没觉得这是一种牺牲,女儿觉得,这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女儿能嫁给自己心爱的人,父亲和母亲也能安全,这世间难道还有比这更加完美的事?所以娘,别阻止了女儿了,从下女儿一直都对父亲和母亲言听计从,这次还请母亲让女儿任性一回,可好?”
  吴夫人沉默片刻,道:“这事情母亲还暂时不能答应你!”
  吴莫愁顿时急了,道:“娘!”原本以为自己母亲容易比自己父亲更加容易说服一些,那知道说了半天,这还是一样的结果。
  吴夫人轻轻抬手,道:“你也别着急,听娘先把话说完,都说这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在陆大人愿意做媒,那是天大的好事,本来我们也应该感激不尽,可是当你对杜公子很了解,娘可不了解,也不能如此草率就把你交到他的手里,因此这人怎么样,娘也得亲自过目是吧?”
  自己的母亲说的非常在理,吴莫愁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反驳,于是问道:“那么娘的意思是?”
  吴夫人道:“前几天你父亲把别人赶走,这也是我们吴家有失礼数,这样,你一不如派人去通知一声,就让他明天前来作客,这样娘也能亲眼看看他,另外也为之前你父亲的鲁莽赔罪,如何?”
  听到自己母亲如此说,吴莫愁心里一颤,道:“娘,你说得可以真的?”她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一般,要知道这几天自己一直都闷闷不乐就是自己父亲不愿意见沈云。
  吴夫人轻轻的拍拍吴莫愁的手,笑道:“娘难道还会骗你不成?”
  吴莫愁点点头,道:“那好,明天我就去安排!”
  吴夫人这才缓缓起身,道:“那好,你先歇着。”她离开了房间之后,径直出了门,此刻吴山正在外面等候多时,见自己夫人出来,立刻迎了了上去,急切的问道:“夫人,现在情况如何?”
  吴夫人道:“女儿倒是安抚下来,不过我也答应了她一件事情!”
  吴山道:“什么事情,该不是她的婚姻大事?”吴夫人道:“婚姻大事岂是说答应就答应的?而且我根本就没见过哪个什么杜公子,所以我让她明天把杜公子带来,至少得看看这人怎么样吧。”
  吴山一惊,道:“什么?你答应了?”
  吴夫人点点头,道:“不答应,难道你还真打算让女儿如此憔悴下去,最后郁郁而终?”
  吴山道:“老夫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老夫以个杜公子就是一江湖草莽,这……”
  吴夫人叹口气,道:“老爷,你现在已经不是朝廷命官,我们也就是普通老百姓,江湖草莽又如何,只要他能对吴莫愁好就行。”作为吴山的夫人,实际上她非常清楚自己相公,虽说已经被贬官,可心里的骄傲和架子并没有因为贬官而放下来。
  吴山身子一僵,神情不由的一黯,道:“那好吧,夫人都如此说了,老夫还有什么可说的。”吴山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只不过不愿意承认而已。
  得到自己母亲的同意,吴莫愁哪里还等得到第二天,于是连夜就派丫鬟去了找沈云,通知沈云前来,沈云得到消息之后,想了想也就答应,都说臭媳妇要见公婆,吴莫愁的父母自己迟早要去见的,虽说第一次见面并不理想。不过想想也并不觉得也偶什么奇怪的,她父亲本来就是读书人,读书人最喜欢的东西无非就是名,有些人为了一个好名声,即便死也不怕,所以即便吴山要嫁女儿,他还是要自己女儿嫁一个有好名声之人。之所以这次要见自己,估计吴莫愁也使了不少的力气。吴莫愁如此努力,那么自己当然也不能拆她的台,明天自然要去。
  第二天,沈云准备了礼物,便直奔吴莫愁的住处,不过在抵达的时候,已经有一拨人堵在了门口。而领头之人,有人让人出乎意料,居然是莫凡。现在莫凡再次依旧穿得衣冠楚楚,还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也呆着几个箱子,此刻正堵在门口,不过现在吴家的大门可是大门紧闭。
  沈云缓缓走了上去,轻轻咳嗽一声,道:“你们这些人大清早的堵在别人家门口,这是打算干什么啊?”
  莫凡听到沈云的声音,转过头,身子不由的一颤,脸色也变得有几分苍白,可还是一拱手,道:“见过大人!”他知道沈云是锦衣卫,毕竟当初在吴莫愁的小酒馆里面见过的,如此一来倒是客气。
  沈云挥挥手,道:“不用客气了,说罢,这跑到这里来所为何事!”
  莫凡道:“实不相瞒,在下是来向吴小姐提亲的!”
  提亲?沈云一愣,旋即问道:“那不知道你所谓的提亲是以商人之子的身份前来提亲呢,还是奉了你家主子之命前来提亲呢?”商人之子的身份那可是假冒的,而他主子的身份你可是严嵩父子。
  莫凡顿时有几分尴尬,道:“是以哪种身份,想必这和大人没关系吧,这锦衣卫怎么还管到这份上来了?”
  沈云道:“怎么管不着,也不妨告诉你,今天这事情我那可是管定了,现在也就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自己带着东西滚,第二,我帮你们滚!”
  莫凡道:“大人,你这闲事是不是也管得太宽了吧,我好歹也是严大人的人,这宰相门人那可是三品官!”
  沈云冷哼一声,道:“三品?据我所知,莫公子不过是严家的一个马夫而已,还自称三品,什么时候我朝的三品大员居然变成了严大人家里的马夫了?你这话说得有些过了吧!”
  莫凡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他的确是严家的一个马夫而已,而且这个身份已经陪伴了他很多年,一直都被人看不起,闻言道:“是,在下的确是严大人府中的马夫,不过严大人已经答应了在下,只要在下能迎娶了吴小姐,那么也就我不再是马夫了。”
  沈云脸色一沉,道:“那你的意思就是把吴小姐当成踏板,当成你摆脱你现在这个车夫身份的踏板了?原本我以为,你只不过是奉命行事,至少本质上面并不坏,现在才发现,你这人也不过如此,为了自己,居然把吴小姐当成踏脚石,这吴大人和严大人关系不和整个京城都知道,他们此举完全就是别有用心!好吧,我数十声,若是你还不离开,那么我只有送你们离开了!”
  莫凡道:“你难道不怕得罪了严大人?”
  沈云道:“这个时候,我觉得我还会估计这些?”
  沈云数得很快,片刻之后,便已经数到了十。接着,手一挥,原本摆放在他面前的一口箱子门顿时被猛的一撞,瞬间呼呼的直接飞出了数丈之远,啪的一下摔在地上,里面所装的那些东西瞬间就齐齐的滚了了出来,在地上摔了一地。
  莫凡哪里见过如此厉害,在他眼里,沈云就好像挥了挥手,这箱子就飞了出去,面对这种未知的力量,莫凡吓得有些不轻,道:“你……你可记住了,你得罪可是严大人,绝对没什么好下场!”
  沈云道:“本人记得很清楚,另外也帮我给严大人带句话,这吴小姐已经由陆大人做媒许配给了在下,所以最好收起你的非分之想,可别把我惹急了,在下可是江湖中人,这些年死在在下手里的那些倭寇也足足有上百人!”
  莫凡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沈云,道:“这……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不知道?”
  沈云嘲笑道:“你不过是严家的一个马夫,连爪牙都算不上,这种事情难道还需要向你禀告?你可受得起?滚!别逼我动手!”
  路边此刻已经有不少的百姓百姓围观,莫凡发现自己的脸皮烫得就好像如烧热的锅底一样,咬牙道:“你记住了,此事不可能就这样完了!”
  沈云道:“随时恭候,我也在强调一句,别把我逼急了。”
  莫凡哪里还敢多呆,急急忙忙带着人有些灰溜溜的跑了,他怎么也没想想到沈云居然在这里,如此一来,他的计划彻底的泡汤。
  赶走莫凡之后,沈云刚刚要敲门,这门一下子就被打开,吴莫愁这出现在门口,还没来得及开口,吴莫愁顿时就扑了上来,一下子紧紧的抱住,道:“还好你来了,要是你不来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沈云安慰道:“别害怕,这莫凡也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也是一个可怜人,只不过这可怜之人定然有可恨之处。”
  说话间,沈云微微一瞟吴莫愁的背后,只见吴山和另外一个妇人,应该就是吴莫愁的母亲了,便道:“好了,起来吧,伯父和伯母可都在看着呢。”
  吴莫愁俏脸一红,在朝外面一看,发现门外的大街上因为刚才的冲突此刻也有不少人在哪里围观,此刻正看着自己两人,连忙松开了手,随手把门关上。
  吴夫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沈云,微微一笑,道:“杜公子,里面请!”至少就第一印象而言,吴夫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沈云长得也算俊美。
  至于吴山,此刻还是一副臭脸,一副非常不待见的样子。
  沈云也没在意,点点头进了屋。
  坐好之后,吴夫人道:“你和莫愁的事情我们也已经知晓,毕竟我们可只有她一个女儿,因此在替她挑选未来夫君时候自然也就谨慎一些,之前我夫君有什么不当的话,还请杜公子别放在心上。”
  吴山见此插嘴道道:“什么叫不当的话,老夫没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劲。”
  吴夫人扭头瞪了他一眼,吴山非常不情愿闭上了嘴。
  沈云道:“这点我能理解,这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可怜天下父母心,二老如此谨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吴夫人道:“还是杜公子明事理,嗯,你情况基本上莫愁都已经说了。我吴家虽说已经夫君得罪了这当今的首辅,因此被贬官,此刻已经和普通的老百姓没什么区别,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希望莫愁嫁过去之后能开开心心的,可毕竟你已经有了两房夫人,我家莫愁嫁过去,可不能是妾。”
  沈云道:“伯母这点请放心,在下的府中可没有妾或者说偏房一说,都是我夫人,私下她们也都以姐妹自称,之所以现在有人称呼芷若是大夫人,那是也是因为我另外一夫人称呼她一声姐姐而已,另外还是一事,在下觉得比起我和吴莫愁的终身大事更为重要。”
  吴莫愁听到此,心里突然不由一凉。
  吴夫人也好奇道:“什么事情?”
  沈云道:“就是二位长辈的安全。”
  吴夫人道:“我们的安全?”
  沈云点头道:“是,之前在外面敲门的,想必他的身份你们也知道,此人原来假装一个商人之子,和吴小姐见面,在下当时派人一查,才发现此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富商之子,而不过是严嵩父子手下的一个马夫而已,受严嵩父子指使前来接近吴小姐,目的就是打算好好的羞辱吴小姐,现在此人再次出现,应该也是受到了严嵩父子的指使,而且吴老爷和严嵩夫人打交道多年,对于他们应该是非常了解,他们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而且是不折手段的那种,今日在下把莫凡赶走,可并不敢保证他明天不来,后天不来,在严嵩背后支持,他是有恃无恐,现在在下也担心万一他狗急跳墙,伤了你们二老怎么办,因此在下以为,不如二位先行随我返回苏州西山,在那里可以确保你们的安全,至于我和吴小姐的婚事,二位也不用着急答应或者不答应,先去西山看看我铁血门,多了解一下我的为人,在考虑也不迟!”
  吴莫愁心里松了一口气,道:“是啊,父亲母亲,女儿觉得杜公子的话非常有道理,现在严嵩父子虽说害得父亲被贬官,可他们丝毫没放手,这京城之中他的势力非常庞大,女儿也非常担心二老完全,不如先行离开京城。”
  吴山在一旁冷哼,道:“以老夫之见,他严嵩未必有那个胆子!”
  吴莫愁急道:“怎么可能没那个胆子,父亲,现在朝廷上上下下几乎都是以他马首是瞻,现在严嵩父子在皇宫里面那可是权势通天,谁敢招惹他们?即便父亲已经被害得丢了官,可你看严嵩父子收手了吗?”
  吴夫人也道:“是啊,老爷,这个时候可不是犟脾气的时候,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女儿着想不是?你难道就忍心她一天到晚都活在严嵩父子的阴影之下,他今天可以让一个马夫来提亲,下一次说不定就是一个干杂活的下人,到时候这事情闹得整个京城人人皆知,你哪里还有丝毫的颜面?”
  吴山说穿了就是爱一个面子,对于自己相公吴夫人可是非常的理解,于是直接就从面子上面来说话,要不了多久,整个京城都知道前来给吴莫愁提亲的人不是干马的马夫,就是干杂活奴仆,到时候,更加没丝毫面子可言。
  吴山顿时陷入了犹豫之中。
  “老爷!你还有什么可想的,难道这京城还有什么值得你留念的?”吴夫人询问道。
  吴山微微叹口气,道:“罢了,就去苏州吧,这京城里面也没什么值得老夫留恋的!”
  正如吴夫人所想的那样,自己的相公最爱的就是面子,虽说已经离开官场,毕竟在官场混了那么久,已经难以改变。吴山如此之所以要答应,那也是没办法,他现在无权无势,怎么可能和严嵩父子对抗,就如刚才一样,面对莫凡堵住门口,他根本就没任何办法,除了让人死死把门堵住之外!报官?整个京城的官都在讨好严嵩父子,有人敢带人前来?把他们轰走?就凭自己家里的几个人,怎么可能把他们轰走?而且事情只能越闹越大,到时候整个京城都知道严家一个赶车的都来给自己女儿提亲,那岂不是让整个京城看自己两人的笑话?相互对比一下,即便沈云这边是一江湖人物,可毕竟身后的后台是陆炳,而且还是什么帮主。
  沈云见他答应,道:“那么事不宜迟,还请伯父和伯父收拾一下,我们明早就出发。”
  京城已经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也是该离开的时候,毕竟铁血门现在可是在大力发展,偌大的铁血门还靠柳芷若一个人撑着。
  吴莫愁一喜,只要先去了苏州,后面的事情再慢慢说。
  这边沈云终于说服了吴山和吴夫人,另外一边,带着聘礼的莫凡灰溜溜的回到了严府,然后被管家直接带到严世蕃面前。
  严世蕃瞟了一眼,端起了手里的茶,道:“不是让你去吴家提亲吗?怎么灰溜溜的回来了?”
  莫凡跪在地上,道:“小……小的遇到了那个锦衣卫,然后……”
  严世蕃道:“一个区区的锦衣卫就把你们给赶回来了,一群饭桶!难道他们不知道你们是我严府的人?”
  莫凡道:“知……知道,可是此人丝毫不惧,而且上次就他调查了我的底细,这个锦衣卫非同一般!”
  严世蕃把手里的茶杯往地上一摔,怒道:“非同一般,他也不过是个锦衣卫而已!”
  莫凡吓得身子一颤,连忙伏在地上磕头道:“大人息怒,大人息怒!”
  严世蕃没有看跪在地面的莫凡,而是看向了旁边的管家,道:“带些人去,今天就算是去抢,也要把这吴莫愁的人抢出来,我倒是看看,这锦衣卫到底有多厉害,敢和我严府作对!”
  “是!”管家立刻答应,然后一看地上的莫凡,啐道:“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滚出去!”
  莫凡急急忙忙趴着倒退出了房间,这才站了起来,匆匆忙忙的朝后面跑去,今天自己又是一次彻底摆脱自己现在身份的时候,只可惜,自己居然遇到了沈云,再一次破坏了自己的计划。自己原本可以摆脱这该死的下人身份,堂堂正正做人,可现在,想到这里,他一拳打在了旁边的墙上。
  “在哪里生什么气,还不快跟我来!”管家的声音传来,片刻的功夫,他已经调集了十几个护院,叫上莫凡之后,直奔吴山所住的宅子。
  这边,吴山等人正在慢着收拾东西,而沈云并没有离开,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他隐隐约约觉得严嵩父子不可能就如此作罢。
  果然,没多久,这门就被敲得砰砰作响。
  这下人正要去开门,沈云道:“不着急,我来!”
  吴莫愁扭过头来,道:“这……”
  沈云:“放心吧,我估计就是这严嵩父子不甘心,又来了,我去会会他们!说着,走向了门口,打开了门。
  门外正是管家带着十几号人,莫凡也在其中,看着沈云吓得身子不由的一颤,道:“就是他!”
  沈云瞟了一眼莫凡,道:“你又来了?难道还真的不怕死?”
  莫凡被沈云的目光吓得不由的后退了一步,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非常的难看。
  “放肆!”管家喝道,上下打量了一下沈云,道:“你是何人,胆敢挡我们的路!”
  沈云微微一笑,拱手道:“区区贱民不足挂齿,所以也没任何的必要告知各位了,倒是诸位,如此劳师动众前来,那又是所为何事啊?这位莫公子之前那可是说了,宰相门人三品官,看你架势,那可比他凶多了,不知道你是几品,莫非是当朝一品?”说着,脸色唰的顿时一变,道:“你自称当朝一品,看你样子也不过是你严家的一个管事,区区一个管事自称一品,那么你家老爷,堂堂的严大人,那是什么身份?怎么?打算造反啊!”
  管家一愣,道:“你休想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沈云冷哼道:“扣屎盆子?是不是扣屎盆子,拿下你,送到锦衣卫严加审讯便知。”这说话间,突然出手,还没等管家反应过来,顺手就封了管家的穴道,一把抓住的衣服,朝院子里面一扔。紧接着,顺手也把莫凡给抓了进来,扔进院子之内。
  那些护院这才反应过来,对着沈云喝道:“赶快放人!否则对你不客气!”
  沈云轻哼了一声,道:“对我不客气,那好,来啊,对我不客气试试!”说着,迈步走了出去。那些护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齐的后退了一步。沈云再次冷哼一声,又朝前走去,道:“来啊,躲什么躲?”
  那些护卫见此,似乎真的有人忍不住,手里的棍子直接一棍子就朝打沈云了过去。
  沈云看都没看,就那么伸出了两根手指头,轻轻的就夹住棍子,道:“就这点本事,怎么也敢跟着来抢人?简直就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说话间,一捏,啪的一声,整个棍子一下子被捏成了粉末。
  这些护卫吓得连忙后退,他们作为严府的护院,功夫一般,平日主要是因为严嵩的势力过于庞大,因此没人敢对他们怎么样,所以才能在京城横行霸道,如螃蟹一样横着走,可是遇沈云到就有些不好看了。
  沈云轻哼一声,道:“要是我是你们的话,现在就应该立刻老老实实带着人,回去禀告你家主子,然后让他赶快去锦衣卫捞人,这一个区区的管事胆敢自称一品官,一个马夫敢说自己什么宰相门人三品官,这天下能比一品官大的,可只有一人。”说罢,转身进了屋,就如提着小鸡一般,一手抓一个又走了出来,直接朝着就锦衣卫的大牢而去,那些护卫一个投鼠忌器,哪里敢上前,更何况他们根本就不是赵远的对手,也只有在后面跟着,那些护卫也派人回严府,禀告此事,毕竟自己如此一大群人去吴家要人,那知道这话没说上几句,这倒好,管家都被人给扔进了锦衣卫的大牢里面,这事情可非同小可。
  这大街上自然有锦衣卫巡查,而沈云现在可已经是锦衣卫的名人,没几个人不认识他,见他提着两人,大概一问,于是自然有人帮忙,直接就把管家和莫凡给塞进了锦衣卫的大牢之中。锦衣卫的那些人可不认识严家堂堂的大管家,毕竟他们很少去拜会严嵩,这但凡是罪犯进来,二话不说,先揍一顿再说。这管家平日在严家养尊处优的,怎么受得了这种大刑,几下下来直接就晕了过去,这晕了过去之后,那锦衣卫也就对着莫凡下手,这莫凡原本不过是个马夫而已,几鞭子下来,顿时什么都招了,而且招得非常的彻底。
  这行刑的锦衣卫一听,这可是当今首辅家的人啊,可打都打了,那还能怎么样,然后把两人就往牢房里面一扔也就了事,反正这大牢里面关押的大官也不是一个两个,他们早就司空见惯,区区一个管家又算什么。最后即便有人去解释,那也不需要自己去解释,自己等人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
  那些侍卫急急忙忙的回到府中,把此事详细禀告给了严世蕃,这严世蕃一听,顿时差点眼珠子都瞪了出来,有些不相信道:“你说什么?这个锦衣卫把管家给抓进大牢了里面了?谁人如此大胆,难道不知道他们可是我严府的人?”
  侍卫道:“他知道,可刚一见面的时候,他就说这莫凡在他面前说过宰相门人三品官,一个区区的马夫胆敢自称是三品,那么管家看上去是个管事了,自然就应该是一品,而老爷和少爷可是比一品大,就应该是是……”说到这里,他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了看严世蕃。
  严世蕃身子不由的一僵,旋即怒道:“这是污蔑,简直就是污蔑!”虽说被他们父子污蔑过的人也并非少数,可现在他才发现被人污蔑居然如此难受。这朝廷之中比一品官大的可就只有皇上,那岂不是说自己父子有造反的嫌疑?朝廷对于这有造反的嫌疑的人可从来不会心慈手软。至于这锦衣卫,本来就是非常擅长污蔑人,从他们手里出现的冤案错案那可是多不胜数。更何况现在锦衣卫现在可完全能掌握在陆炳的手里,而整个朝廷,唯独陆炳不惧怕严家,若是这证词被锦衣卫有意妄加的话,他交给皇上,那么这严家岂不是大难临头了!
  即便是严世蕃,现在也失去往日平静,来回在屋内走了几步,道:“让人备轿,我要去见陆大人!”
  这事情也只有找到了陆炳,才能将此事抹平,即便是严世蕃自己,估计也没料到事情居然会闹到这一步,自己派人去抢吴莫愁,这倒好,人没抢回来,反而把自己人给弄进锦衣卫里面。关键是,莫名其妙还背上了一个造反的罪名。匆匆忙忙的抵达了之后,让人递上了拜帖。
  看到拜帖之后,这守门的侍卫却并没有打算送进去的意思,而是道:“大人吩咐过,若有严大人来了,还请回,至于你们门下二位,明日会被安全的送回严府,还请严大人小心看管,自家的狗自家看管好,可别放出来乱咬人,这次打狗看看主人,下次可就没这般好事了!”说罢,把拜帖交还了回来。
  车内的严世蕃听在耳朵里面,恨得有些咬牙切齿,没想到这陆炳居然如此大的架子,即便自己亲自登门求见,他居然见都不见,而放出那话,无非就是告诉自己,这次是小惩大诫,打狗还看看主人,若还有下次,定不轻饶,也就是告诉自己,别再打吴莫愁的主意。
  “陆炳,算你狠!” 严世蕃咬牙切齿道,喝道:“回府!”
  在陆炳府邸对面的茶楼之上,陆炳坐在那里,慢悠悠的喝着茶,沈云站在旁边,看着严世蕃气呼呼的离开,沈云冲着陆炳一拱手,道:“谢大人!”
  陆炳微微一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这吴小姐和你的婚事可是本官亲自做媒,若是被传出去,这严世蕃居然安排人把吴小姐给抢走了,岂不是告诉整个京城,我陆炳怕他们父子?笑话!”
  沈云道:“大人英明!”
  陆炳道:“你也是,这才正正经经当了几天锦衣卫,就学了一些栽赃嫁祸的法子?要严世蕃住手难道只有这种办法?即便当着那么一些人的面把他们揍上一顿,把此事闹大了,到时候本官一句话,他严嵩难道还敢闹下去?你倒好,直接把人给弄进了锦衣卫大牢里面!”
  沈云道:“还是大人想得周全,小的也只能想到先把他们弄进锦衣卫,好好教训他们一番,至于其他人的,倒也没多想!”
  陆炳脸色一板,道:“没多想知道来找本官,你这小子,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
  沈云道:“属下不敢!”
  陆炳道:“我看你敢得很啊,罢了,赶快出发的吧,以免在节外生枝!”
  经过严世蕃如此一闹,吴山坚信了离开京城的决心,于是在第二天一早,两辆马车就出发离开京城直奔通州,在抵达通州之后便经运河前往苏州,这样也节约一些时间,另外水路相对比较安全一些。抵达通州之后,立刻就换乘了一艘船,然后沿着河岸直奔苏州。
  京杭大运河作为南北主要的水路,那可是非常的繁忙,河面上来来往往的全是船只。
  因为尚未正式成亲,吴莫愁坐在沈云的旁边,静静的看着眼前流淌的河水。
  “对了,姐姐呢?”吴莫愁轻声问道,虽说还未嫁给沈云,可她现在已经开始称呼陆无霜为姐姐。
  沈云道:“我们离开台州之后,她便先行返回苏州,很多事情要提前安排!”
  吴莫愁俏脸一红,心里不由一动,略微有些娇羞道:“其实也没多大一个事,何必弄得那么兴师动众的。”
  沈云一愣,旋即醒悟过来,估计她会错意了也没点破,道:“怎么没多大一个事?你父亲好不容易答应,要是不提前准备好,去了若是怠慢了,岂不是之前的都白费功夫了?”
  吴莫愁心里顿时有些感动,没没想到沈云居然如此重视,还专门让陆无霜先行回去准备,而且这说明一点,即便陆炳不出面,他回来之后也会按照约定娶自己,而并不是说话不算话。瞧了瞧周围没人,吴莫愁轻轻的把头靠在了沈云的肩膀是,道:“就是不知道那两位姐姐是否愿意接纳我。”
  沈云拉住吴莫愁的手,道:“你放心吧,她们都是通情达理之人!”
  沈云和吴莫愁赶往苏州的时候,陆无霜已经率先一步抵达了苏州。
  在沈云在京城的这段时间,柳芷若并没有急于的扩张铁血门,而是进一步加强对铁血门以及那些已经投降了帮派的控制。
  控制的方法主要有三种,第一就是势力的限制,每个帮派只能有多少人那可是严格的控制,绝对不能超过这个数,至于超过的那些人数那么就是遣散,而且没有铁血门的允许,不许增开分舵,如此一来,就可以让铁血门势力和人员数始终保持绝对的优势,而那些不管什么原因,哪怕是非常心不甘加入铁血门的帮派,始终没足够的力量和铁血门对抗,当然,为了确保这些帮派之间不联合,锦衣卫的最初的几十人就成了关键,由他们为主干,然后衍生出了无数的眼线,密切的监视着太湖这一片区域的个势力的一举一动,稍微有些动静,若是有人胆敢违背,或者背着铁血门做什么事,铁血门这边便可以知道得一清二楚。为了确保这些门派没有二心,那都会要他们帮主或者门主家眷来住在西山之上,在这里他们并没有其他什么限制,可以在岛上自由走,没七日也有一次去苏州城游玩的机会,他们可以教他们家眷读书识字或者练武功,身子仆人和家眷都可以是他们自己的人,当然,他们家眷在这里任何开支都有他们自行负责,为了确保他们家眷的安全,他们还是要支付铁血门一笔费用,作为保护费之类的。还是比较宽松的,而且还有时间,就是五年,如此一来并没有引起那些投诚门派特别反感。
  第二种方法就是纪律,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门派也是一样,铁血门不会去过问那些门派原来有什么规定,然后他们必须得遵守铁血门的门规。无论什么时候,宪法是最基本法,立国之本,而地方无论制定什么法律,都不能违背,可这是铁血门意志的体现,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必须遵守,没得任何商量。对于那些不遵守的,若是被铁血门知晓,一般只有两个结果,第一,处以罚金,这个罚金那可是相当的高,而且还仅仅是针对错误比较小的,而针对那些直接把铁血门门规当儿戏,或者根本不当一回事的人,那么也只有另外一个结果,那就是直接铲除或者换掌门人。或许有些人觉得第二种办法有些霸道,可按照沈云所说,铁血门本来就不是什么名门正派,所以也别期望着依靠名门正派的方式方法来处理事情,什么方法最简单,最直接,那就用什么办法。
  第三,就是经济的控制,这也是最直接,也就关乎各个门派生死攸关事情,要知道对于这些门派来说,维持自己门派的运转实际上很大程度上还是依旧做生意,铁血门大幅度降低自己所控制范围保护费和各种杂七杂八费用之后,商人们获得理论也就更多,前来做生意的商人也就越多,如此一来,从而也就推动了航运的发展。铁血门也鼓励门派和这些商人做生意,不过必须得童叟无欺,公平公正,赚取合理的利润,若是有门派强买强卖之类的,铁血门可是会直接出面干预。如此几个方法,谁说看上去有些苛刻和严厉,起初有些门派甚至还有反抗的意思,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门派的收入大大增加,自己腰包也越来越鼓。在铁血门控制之下,以前那种帮派之间相互争权夺势,争夺势力的情况几乎已经不存在,大家都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拼命的耕作,争取赚更多的银子。这天下百姓要是都吃得饱穿得暖,那么谁还会去造反,这些帮派发现跟着铁血门一个个转得钵满盆满,比起五湖帮之前能获得更多的利益,谁还会不满?
  此刻的柳芷若就好像整个铁血门大脑一样,通过几个手段牢牢的把太湖地区控制在铁血门受上,而没多久,这大夫人的威名可是传遍了整个太湖地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此一来,沈云整个铁血门帮主反而给人感觉就好像铁血门吉祥物一样,仅仅是个形象代表。
  当然,那些帮派生意做得火热,铁血门同样也是如此,紧邻着苏州这个大市场,铁血门生意也异常的红火,这些钱收入,柳芷若也在进一步在西山上面的总舵,好些地方也在开建,因此当陆无霜返回来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简单询问了一下之后也就知道大概情况,便直接去找柳芷若。
  知道陆无霜回来,柳芷若让人准备好了茶水和糕点,笑道:“妹妹怎么一个人就回来了,相公呢?”
  陆无霜端起茶喝了一口,道:“我们去了台州之后,相公便随国师等人先返回京城复命,我则先回来,有两件事情得和姐姐你商议,暂时做好准备。”
  柳芷若道:“两件事情?那定然是很重要的,那妹妹歇息片刻便告诉我,也好提前安排人。”
  陆无霜放下茶杯,道:“第一件事情,嗯……我们相公命犯桃花,在京城去的短短的日子,无心插柳柳成荫,估计要不了多久,又得给我们带个妹妹回来。”
  柳芷若有些不可思议道:“带个妹妹回来?这到底怎么回事?”
  陆无霜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道:“这姑娘叫吴莫愁,其父吴山原本也是朝廷的命官,在我们前往台州之前,这陆大人做主,把吴莫愁许配给了相公,我就不明白了,这陆大人怎么特别喜欢给人做媒?好像姐姐和相公也是他做主的吧?”
  柳芷若点点头,道:“是啊,现在这铁血门都是陆大人扶持建立,相公是万万推辞不掉了,罢了,就当多个姐妹,以后好好相处便是,既然她父亲之前也是朝廷命官,这位姑娘也应是千金小姐,自然也应该是一个知书达理之人才对。”
  陆无霜道:“这点倒没假,这位吴小姐我也接触过多次,身上也没什么大小姐的架子,为人的确也正如姐姐所言知书达理,她还擅长厨艺,这点却有些让人意外。”
  柳芷若道:“这院子里面还有空闲的房间,到时候我让人收拾收拾便可以,那么第二件事情呢?”
  陆无霜顿时有些兴奋起来,道:“左教那个大祭司已经死了,原本属于大祭司的势力此刻已经瓦解,而左教教主的实力在台州一战也损失了七八十人,他想要重新在江湖上招揽七八十个好手可不容易。”
  柳芷若闻言大喜,道:“如此说来相公这一趟京城那可是没白去!”
  陆无霜道:“那是当然,相公之所以让我先回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大祭司已死,他残存的那些人也做鸟兽散,其中一些不乏江湖种名门正派,后来某些原因不得不替大祭司卖命的武林人士。相公以为,若是任由他们在江湖上,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大事情来,因此他回到京城也打算和陆大人商议一下,由铁血门出面收留那些愿意归隐的武林人士,将他们安排在铁血门,我们给他们发俸禄,确保他们的生活,如此一来,即便他们有什么动静,也都在我们的控制之内。相公还以为这些人原本是一些武林正道人士,可跟着大祭司也干了一些违背武林侠义之事,这自己门派他们估计是回不去了,而且又没有一技之长,很难在江湖之上立足,他们若是重新出现在江湖,也恐怕引来仇家,如此话还不如让他们呆在铁血门。”
  柳芷若想了想,道:“相公的话的确也有几分道理,任由这些人在江湖上折腾,说不定还真会闹出什么事情,另外左教教主那边损失不少人手,而大祭司这边的人手也就成了他招揽的对象,与其被左教教主给控制,还不如控制在我们手中,只不过……”说到这里,柳芷若沉默片刻,道:“他们之中毕竟有很多的武林高手,把他们留在身边对于我们而言也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陆无霜道:“对于这点,妹妹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有所考虑,我阴阳教有一种秘药,一旦食用之后,有压制内力的作用,作用的期限大概有一个月左右,到时候我让师尊准备足够药物,他们之中若是愿意有人服用,那么再好不过,若是不愿意,我们也就不勉强,毕竟我们主要目的还是收容他们,而不是控制。”
  柳芷若道:“那好,我们也就分开行事,你让人去禀告教主,这边他们来之后安排在什么地方也就由我来安排!”
  陆无霜点点头,道:“那就有劳姐姐了!”
  柳芷若伸手拉住陆无霜的手,笑道:“说这些就有些见外了,嗯,对了,还有一事姐姐还得问问你!”
  看柳芷若如此神神秘秘,陆无霜道:“姐姐请说。”
  柳芷若道:“这几个月妹妹可都是单独的陪着相公,这朝夕相处的,不知道妹妹可有了?”
  即便大家都是女子,陆无霜还是俏脸飞起一丝红晕,扭捏了好一会,这才道:“这月的月事没准时来,妹妹不知道是不是有身孕。”
  柳芷若一喜,道:“真的?嗯,这还不简单,来人啊!去请大夫前来。”
  陆无霜急道:“姐姐,这就叫大夫啊,是不是太唐突了一些?”
  柳芷若道:“怎么可能唐突?这女人前几个月最为重要,得保胎,你一天到晚打打杀杀的,上蹦下蹿的,若是真有了身孕,可是非常的危险,因此我们必须得确定一下,若真有了,你就得留在铁血门安心养胎,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就交给相公去做!”说到这里,生怕陆无霜不相信,柳芷若接着道:“姐姐可是过来人,你得相信姐姐,知道吗?”
  陆无霜点点头,道:“那好,这一切都听姐姐的,全凭姐姐做主!”(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