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永作品 江湖爱情故事

楼主:云永2020 时间:2020-11-14 14:56:48 点击:34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爱上师姐
  我和师姐的故事不知如何说起。我们是天龙派的,天龙派虽然不是什么一流的门派,但也是稳稳地在江湖帮派的第二梯队里待着。这样的光景持续了好多年。
  我算是二代弟子里武功最差的,每年的考核,我都是倒数第一。甚至我都比不了三代弟子。原因很简单,我没把心思放在武功上,没工夫练功夫,倒数第一也就不奇怪了。我只喜欢读书,读各种各样的书,武侠小说是我的最爱。
  我其实不想来练武的,但是我爹望子成龙,希望我能做一个文武全才的人。愿望是好的,可惜我不争气。摊上我这样不上进的孩子,我爹肯定是极度失望的。每年末,我爹都是唉声叹气的。
  “你就不能长点记性,好好练功?强身健体多好。”
  这话我都听出老茧来了。
  每次,我都是不言语的。我知道,我越顶撞,他说的就会更多。这是这么多年我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后悔呢,是以后才萌生的。
  我是真不应该啊。辜负了父母,辜负了大好青春,更辜负了她。
  如果,我一开始就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好汉,那该多好啊。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几年以后的事了。人都会后悔的,只是不要来的太晚,不然就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在你还能见到喜欢的人的时候,一定要珍惜。
  师姐是掌门的独生女,她其实比我小一岁。但我进天龙派比较晚,她做了我的师姐。
  她叫潘诗芸。一个很美妙的名字。这个名字配得上她的容貌和品位。
  我很想就这样看着她,一生一世待在天龙派。但几年后,我发现我的想法太幼稚了。
  天底下哪里会有一成不变的好事?
  师姐经常指点我武功,但我就是不好好练,我能记起看过的所有书,就是记不起该如何见招拆招。连最基本的穿心剑法,我都练不好。更不要说本派最厉害的穿云剑法了。虽然两者只有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我们练功是有顺序的,简单的先来,穿心剑,绝脉剑,熔岩剑,截气剑,惊梦剑,灭魔剑,穿云剑,而我似乎永远停留在了绝脉剑初级。
  我的武功虽然不好,但我有两样本事,是他们不会的,那就是易容术和腹语。
  自从我发现自己喜欢上师姐的时候,两年时间就过去了。期间,我不敢有任何表示。在师姐面前,我自惭形秽。情书,表白,追求,想都不敢想。
  因为我怕。
  我怕,我一有行动,她就逃开了。
  像一缕烟那样,消失了。
  因为我一点把握也没有。
  她不可能喜欢我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这一段爱情,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吧。
  真爱也吧,错爱也行,它萌芽了,谁也挡不住。
  每年回家探亲的时光,她不在身边,看不见她,我才发现,我已经深深爱上她了,一刻也离不开那种。
  能与她形影不离,那该是多美妙啊。
  我常常在街上发呆,看着成双成对的情侣,只有我是孤单的。这种感觉很折磨人,快要窒息那种。一个不会游泳的人,跌到了大海里,不停地挣扎,无法呼吸,没人来救,无望的爱情,就是这种绝望的感觉。
  不要以为我没有努力过。
  我真的努力过。
  “如果我练成了穿云剑,你能答应做我的爱人吗?”
  她只是千娇百媚地笑着,仿佛开在春天里的一朵大红花,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场景只有在梦里能够实现。
  这样的憧憬多了,我知道,我该下苦工练功了。
  那时候,我以为,只要我练成了穿云剑,站在云端,就能和她永远在一起了。
  刚开始,真有些吃不消。
  练功太累了。我真羡慕那些武林高手,竟然能那么厉害。他们都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呢?真是搞不懂。
  我只坚持了一个月。
  我放弃的原因只有一个。
  师姐和大师兄欧阳心豪订婚了。
  听说这个消息之前。我就已经感觉到了古怪。他们经常出双入对,有说不完的话。我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就知道,我这辈子没戏了。
  我真想举报他们两个啊,能阻止他们两个在一块,那该多好啊。可惜,没有地方举报。他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我报什么啊,只能抱怨了。
  其实他们还是蛮配得,可谓是男才女貌。仔细看,还真有一点夫妻相。都是稍微有点胖乎乎的,都是眉清目秀,都是品学兼优,还是不说了,越说我只会越丧气。
  我的退步,师姐很快就发现了。
  “你怎么又回到以前了?”
  “嗯,人嘛,总是会回归习惯的。”
  “这样可不好,你不久前有进步的,只要勤加练习,也能赶上来的。”
  “来不及了,赶什么呀?”
  “什么来不及了?只要肯下苦工,就会超越的,做更好的自己。”
  “我打算退出天龙派了,我不是学武的料。”
  “你家里人不支持了?”
  “不是,是我自己。”
  “那太可惜了。”
  是啊,太可惜了。我不是那个人。在她的世界里,我什么都不是吧。连个配角都算不上,只是一个没有一句话的过客。
  我不想再看见他们形影不离了,对我幼小的心灵打击太大。退出,是唯一的选择。
  让我打消最求师姐的念头,还有一件事情。派里有个师兄爱上了一个师妹,然而那个师妹已经有人了,师兄还是对她纠缠不清。终于有一天,那师妹的爱人找了一帮人找来了,把师兄打了个半死,手脚都断了。我很担心,我要是追求师姐,恐怕也是一样的下场。恋爱有风险,投入需谨慎。书上都说这样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7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云永2020 时间:2020-11-14 16:20:34
  二 仇人上门
  退派申请书是早写好了的,可是还放在怀里,不敢轻易发出去。
  心里还有那么一丝留恋吧。这一走,就只剩回忆了。
  其实说真的,人生还能有什么呢,到头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有回忆。成功,名利,家人,一切的一切,转眼即逝。而回忆,却能永恒。
  那一天,我鼓起了勇气,要向掌门递交申请书。进到大厅,却发现大厅已经被一群人挤满了。站了好久,我终于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从一位师弟的口中得知带头的便是踏龙派掌门仇仪紫。是位妇人,头发黑白夹杂,看上去四五十岁,虽然年老,但风韵犹存。她说:“潘广,今天便是你解散天龙派的日子。”好大的口气,一上来就如此嚣张,大言不惭。他们来的人也不是很多,我数了一下,连她也就七个人,手下中只有一个男的。她口中的潘广,也就是我们天龙派的掌门。
  掌门并没有不悦,说道:“喔?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火爆啊?”
  仇仪紫说:“以前的恩怨休要再提。”
  掌门冷冷道:“前事既然一笔勾销,那今日我们便是陌生人,没什么瓜葛,送客。”
  大师兄欧阳心豪上前一步道:“请。”
  仇仪紫冷笑道:“想一笔勾销?门都没有。”
  掌门问:“那你要如何?”
  仇仪紫咬着牙,一字字道:“解散天龙派。”
  掌门道:“说得轻巧,天龙派数十年的基业,怎么能葬送在我手上?我肯,我派几百号弟子也不肯啊。你问问他们。”
  天龙弟子都齐声回敬道:“不肯,不肯。”
  仇仪紫道:“潘广,你今天不照我的话去做,我就把当年的事情抖出来,揭穿你的真面目,看你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掌门气道:“你敢?!”
  看来,掌门是有把柄落在她手里了。天龙派真要断送了。
  仇仪紫道:“有什么不敢的?”
  掌门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无凭无据的,你怎么说都行,全靠一张嘴。”
  仇仪紫从衣袖里拿出六封书信,“你要证据,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这些,都是你写给我的情书。”
  掌门脸色马上就变了。
  所以嘛,千万不要写情书,不然,早晚会变成炸弹。看来,我没有走这一步是对的。对女人,就是要留一手,不然会死得很难堪的。
  仇仪紫续道:“我只要把这些抖落出去,江湖上将掀起一股什么风,你应该知道吧。”
  掌门这时候一定是后悔到极点了,一句话也说不出。
  仇仪紫道:“怎么不说话了,无话可说了?”
  掌门如梦初醒,回过神来,“那又能怎么样?江湖上的人看了就看了,可能还会说我是个才子呢。”
  仇仪紫呸一口,道:“才子?无耻。”
  掌门被噎得无话能回。
  仇仪紫道:“那这样可好?我们两派选出三名弟子比试,三局两胜,你方败了,天下就再没有天龙派,我方败了,从此我再不找你麻烦,生死不复相见,老死不相往来。如何?”
  掌门道:“一言为定。”只要安排好人选,胜算还是有的。
  不过仇仪紫接下来的话马上让掌门有些后悔了。
  “至于如何选出弟子,我想还是抓阄决定吧。”
  踏龙派只有六个人,而我们天龙派有好几百人,这抓阄风险太大。人家早就盘算好了的,怎么都不会吃亏。那六个踏龙弟子想来是事先选好了的,武功肯定不会差。而我们随机选出来的,难免有武功不济的弟子,比如我这样混世的。
  掌门很明显也猜到了她的用意,“这可不怎么……”
  仇仪紫道:“不怎么样?不敢了?”
  掌门道:“我派弟子众多,良莠不齐,这万一选出个刚入门的三代弟子,那我方岂不是吃亏。”
  仇仪紫道:“那就从你的二代弟子中选。”
  掌门喜道:“好。”
楼主云永2020 时间:2020-11-14 16:20:55
  三 不幸选中
  非常不幸,代派出战这样的好事,还是落在了我头上。当看见手中的纸条上写着出战,我头都大了,头上全是冷汗。我这样稀松平常的武功,站到台上那就是个笑话。如果我真去战斗了,那这一辈子就再也没脸见师姐了。这么关键重要的时候,我亲手输了一战,那真是要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这一刻,我才知道练武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按照一般的武侠套路,在这之前,我肯定是会有一段奇遇的,受高人指点,练成绝世武功,打赢这一仗,从此师姐对我另眼相看,然后我抱得美人归,到达人生巅峰。
  可惜那是书里的情节,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还好,我马上有了一计。
  如果这时候,我缓缓走到大师兄欧阳心豪身旁,轻声对他说:“我们换一换。”同时不停给他使眼色,叫他不要声张,他一定会很快明白我的用意,从我手里接过了纸团。这样,我就不用出战了。可是,这样有点阴险了,不够光明磊落。
  但是不这样又能怎样呢?
  我低着头走到掌门跟前,道:“掌门,我抽中了。”
  掌门啊了一下,“你?”
  我是块什么料,掌门是清楚的。这一下,肯定要气死。
  仇仪紫道:“谁抽中了谁上,有什么啰嗦的?”
  我解释道:“可是我的武功比三代弟子还不如,我上一定输的。”丢人真是丢大了。真是活该啊。
  欧阳心豪道:“让我替师弟上吧。”
  大师兄以前夺我所爱,我有点讨厌他。但现在,他的形象马上高大起来了。
  我找到了台阶,马上应道:“好好好,师兄上。”
  仇仪紫道:“你们这样,是小孩子过家家吗?”
  掌门道:“你不知道,这位骆弘小兄弟在敝派是混的,根本不能代表我派出战的。”
  我拿出退派申请书道:“是啊,其实今天我写好退派申请书了,我已经不是天龙派的人了,自然没有资格出战了。”
  仇仪紫道:“给我看看。”
  她看了后说道:“那你还抓阄干什么?”
  我找了个理由道:“试试手气,试试手气。”这理由像是一个赌徒说的。
  仇仪紫道:“那就这位兄弟代他吧。”她指了指欧阳心豪。
  我们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其他两位被选中的分别是景榕和韩林,他们虽然没有大师兄武功高强,但也差不到哪里去。有他们出战,天龙派应该无忧。
  踏龙派也选好了,两女一男,后来才知道他们的名字:查凤安、廖绮、仇灭龙。
  第一战,景榕对查凤安。
  两人打得难分难解,你来我往,不消片刻,便过了几十招。因为我对武功没什么兴趣,这里不再详细描述。两人越打越激烈,后来,查凤安渐渐不支,有好几次都差点失了宝剑。查凤安心头一定是急的,再这样下去,一定是败的。
  但是她依然在战斗,不依不饶。
  又是一剑,景榕的剑刺中了查凤安的肩头,景榕以为必胜了,分心了一下,但下一秒,查凤安的剑已经架在了景榕的脖子上,只要再进分毫,就能要了景榕的命。但场面是血腥的,景榕的剑贯穿了查凤安的右肩,鲜血染红了她的半边白衣。
  在场的人,包括我,肯定都没有想到,战斗会如此惨烈。我们这些很少在江湖走动的人,实在很难理解,一定要这样嘛,人与人之间,就不能多一点和谐吗?平时的训练,见一点皮破都要敷上金疮药的我,算是见了世面了。查凤安一定非常疼吧,那种咬碎牙齿的疼。
  仇仪紫喜形于色,“好。”
  掌门问道:“不是点到即止吗?”
  仇仪紫大笑:“点到即止?开什么玩笑?这是绝命厮杀,懂不懂?”
  你以为是友好的比试,他却玩真的,要你的命。
  掌门道:“都还是些娃娃,打打杀杀的,不太好吧。”
  仇仪紫道:“人嘛,早晚是要长大的,成人的世界就是这样残酷的,没什么不好啊。灭龙,下一战,你上,再胜一场,结束战斗。”
  这一场,是关键了,掌门也派出了大师兄欧阳心豪。
  战斗比上一场还要惨烈,两人都是使出了绝招。战斗也更像是生死搏杀。欧阳心豪虽然拼尽了全力,但始终看上去差了一点点。到了后来,灭龙追着欧阳心豪砍杀。
  到了这里,欧阳心豪竟然用上了暗器。反手就是几枚透骨钉,冲着灭龙面门而去。眼看灭龙就要中招!
  暗器都用上了,看来大师兄是没招了。在江湖上,用暗器是下三流手段,不到生死关头是不好用的。
  我还以为,这一下,灭龙必败。
  但是,我错了。
  灭龙一下就接下了一枚透骨钉,脑袋一歪就躲过了其他的透骨钉。
  说时迟那时快,灭龙手上的透骨钉就射了出去。
  欧阳心豪以为得手了,没有想到,自己的透骨钉飞了回来,躲无可躲,钉子正中额头。欧阳心豪倒了下去,再也没有站起来。眼睛圆睁,像是死了。
  大家都没有想到,场上竟然死人了。
  师姐潘诗芸扑到欧阳心豪身上,大哭不止,“大师兄,你不要睡啊,醒醒啊。”
  可欧阳心豪哪里还醒得过来。他已经死了。
  我心里一惊。
  大师兄竟然死了。是真的。他死了。那说明他不是主角了。
  在很多年以后,我写《师姐,我的死结》的时候,这个情节有些改变,变成了这样:仇人血洗门派时,我和师兄被逼到了后山,师兄死前,叫我易容成他,替他照顾师姐。我含着热泪答应了,心中除了悲痛还有一丝丝热流。原来剧情还可以这样的。师姐又回到我手里了。这真是太棒了。于是,我和师姐过上了幸福的日子。虽然不能以真面目示人,但我已经很满足了。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甜蜜呢。
  但是,后面的情节马上反转了。
  过了几个月,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告诉了她真相。她其实也已经发现有些不对了,毕竟我不是真的大师兄,语言习惯等各个方面都不一样。对于这个,我骗她说是我在战斗中撞到脑袋了,有好多事情想不起来了。她知道真相后,果然翻脸了。
  “你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我还想解释,可她哪里还给我机会,自己一个人跑开了。
  看,在虚幻的世界里,得到真爱也是很困难的。
  没有什么事情是顺风顺水的。
  也许你觉得太累了,但我要告诉你,挺过来就好了。对,挺不过来,就走过来,走不过来,就爬过来。当你成为一个过来人,再看一看过去,都没什么的。曲折,人生才有了意义。是不是觉得我和前面的风格有些改变了。是的,在看见大师姐哭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我已经决定了,我不离开天龙派了。这个时候,她需要的是陪伴。
  仇仪紫哈哈大笑,“潘掌门,你输了,解散天龙派吧。哈哈哈!”
  掌门垂头丧气,眼睛空洞,完全没了生气,失败来得太快。他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天龙派就此画上了休止符,他还没有适应。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当然不好反悔。
  他要是不要脸那么一点点,这时候,应该和仇仪紫拼命了吧。
  行走江湖,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
  掌门自然是知道的。
  掌门有气无力地吐出两个字:“解散。”就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了。
  仇仪紫道:“好。”说完,就领着弟子扬长而去。
  当天,天龙派就解散了。师兄师弟都走完了。而我却留了下来。
  “你为什么不走?”师姐问我。
  “我不走,我生是天龙派的人,死是天龙派的鬼。”
  “好,为了重建天龙派而努力。”
  我感觉和师姐又进了一步。
楼主云永2020 时间:2020-11-14 16:21:13
  四 重新开始
  我以为可以和师姐重新开始了,但情况还在变糟。
  第二天早上,掌门的尸体被送了回来,两个仇仪紫的弟子抬着担架送回来的。
  这一次,大师姐哭得更伤心了。
  没有想到,短短两天时间,她就失去了两个最重要的至亲。她的母亲在她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好像是死于仇杀。
  仇仪紫冷冷道:“你爹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我。”
  大师姐问道:“是你杀了我爹?”
  仇仪紫道:“他先动的手。准确地说,是他想暗算我,被我杀了。他是死有余辜,怨不得我。真的。”
  大师姐怒道:“我要杀了你。”
  仇仪紫道:“我劝姑娘还是想开些,你根本不是我对手。”
  大师姐问道:“那又如何?我跟你拼了。”
  还没有三回合呢,大师姐就被仇仪紫点住了穴道,停在了那里。
  仇仪紫道:“我的敌人是潘广,天龙派也解散了,一切恩怨就此结束吧。你要报仇的话,还得多练练,至少十年吧。又是一个十年啊,时间过得真快啊。”
  大师姐道:“我一定会找你报仇的。我问你,我娘是不是死在你手上?”
  仇仪紫愣了一下,随即道:“是。她该死。她诱惑了潘广,她有什么能耐,还不是仗着自己是天龙派老掌门的女儿。我当年和潘广相亲相爱,是那个贱人抢走了我的爱人。她该死。”
  大师姐道:“果然是你。”
  仇仪紫道:“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不想斩草除根,不然你是活不过今天的。”
  大师姐毫不畏惧,道:“你大可以杀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仇仪紫道:“算了,算了。一切都过去了。你要报仇,我等着。”说完,她便带着人离开了。
  这样的时刻,我要是功夫了得,应该出手了。我又一次深深责备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好好努力,不然师姐就不会受辱了。师姐的大仇,也不用等上十年了。
  掌门的坟墓被建在了大师兄的坟旁边。
  师姐还是哭泣不已,“爹,大师兄,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我陪在旁边,心里默默发誓,今后一定要争气,协助师姐把这个仇报了。
  要报仇就得知己知彼。我们很快在江湖百晓生那里了解到,仇仪紫成名武功是踏龙剑,这门武功是专门打压天龙派武功的。怪不得比试时,大师兄欧阳心豪只有逃命的份。要打败仇仪紫,本门的武功是不能练了,不然,练了也是白练。
  “这可不一定。武功没有优劣之分,全看练的人如何使用。”百晓生是这样说的。
  师姐问:“那能打败踏龙剑的武功是什么呢?”
  “这个,还没有。因为踏龙剑出现江湖还是最近的事情。”
  离开百晓居。师姐一路沉思,我也是无话可说。我们就那样走了好久,忽然师姐说:“啊,我想到了,师弟,你易容成别人,潜伏到仇仪紫门下,练成踏龙剑,这样就可以知己知彼了。”
  我有些害怕,做卧底是很危险的,在一个女魔头身边,那可是分分钟不能呼吸啊。但为了师姐,我还是拼了,“好主意。我去。”
  很快,我易容了。这可是我的拿手好戏。一般人绝对看不出来,还有声音,我会腹语,能模仿各种人的声音。不过,我没在仇仪紫面前说过话,所以不需要腹语也行。
  戏是这样的。
  我在英雄楼吃了顿霸王餐,被两个伙计追赶。我当然是一路跑到仇仪紫的老窝,求她帮忙,然后再请求加入她的门下,这样就大功告成了。仇仪紫的老窝在凤舞街,有五间房一个院子。地方不算太偏僻。
  仇仪紫还算热心肠,帮我付了账,然后她对我说:“小兄弟,你可以走了。”
  我说:“我不要走,走了,还是有人会欺负我的。”
  仇仪紫问:“那你要怎样?”
  我说:“让我拜入你的门下,做牛做马伺候你吧,大嫂。”
  仇仪紫道:“我不收男弟子的。”
  真没有想到,她竟然睁眼说瞎话,仇灭龙不是男人吗?
  我指了指灭龙道:“他不是男人吗?”
  仇仪紫淡淡道:“他是我儿子。”
  原来是这样。
  我还要再努力一下,不能就这样打退堂鼓。
  我说:“那我就做个仆人,感谢你的大恩大德。只要能赏我一口饭吃就行了。”
  仇仪紫道:“不需要。你走吧。”
  我说:“我这样出去,只有饿死冻死的份,大嫂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仇仪紫道:“灭龙,给他十两银子,让他走。”
  出手倒是挺大方,“这些钱,够你做点小本生意了。”
  “这……”我真不知说什么好了。只能用最后一招了。
  我给她跪下了,哭着说:“不要赶我走,外面的世界风雨多,我适应不了。我已经受够了,吃剩菜,睡破庙,我再也不想当小乞丐了。大嫂,行行好,收下我吧。”
  仇仪紫道:“你还赖上了。真是莫名其妙。”
  仇灭龙道:“娘,你就收下他吧,给我做个伴也好啊。”
  我含着泪频频点头。
  仇仪紫终于松口了,道:“好吧。”
楼主云永2020 时间:2020-11-14 16:21:29
  五 卧底生涯
  我就在踏龙派住了下来。生活很简单,打杂,做饭,什么事都做。
  仇灭龙待我很好,完全没有架子,像兄弟一样。我常和他切磋,他用的是踏龙剑。在和他对战时,我记录下了他的一招一式。本来以为,还要偷看她们练功,原来是我想多了。事情变化快,谁都猜不准的。
  时间过得很快,匆匆三个月就过去了。趁着打扫的间隙,我也找到了踏龙剑的心法,凭着超好的记性,看一遍我就记下了。
  踏龙剑的全部招式,我都记下来了。在一个晚上,我偷偷溜了出去。潜回天龙派,找到师姐,把踏龙剑法演练了一遍给她看。
  看了一遍,她就会了。
  “太好了,假以时日,就可以报仇了。”
  “不可操之过急。光有招式没用的,还要有内功。内功不强,还是白费力气。”
  我把内功心法写了下来,交给师姐。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我终于争了一回气,成为师姐的得力助手了。我相信再过一些日子,我就能赢得师姐的芳心了。
  为了得到更多有价值的消息,我依然留在踏龙派。
  半年之后,我在踏龙派遇到了师姐。我知道她是来报仇的,赶紧叫她离开。才半年,师姐的功夫能有多大长进呢?仇仪紫可是说要十年啊。
  “我是来找灭龙的。”
  “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吧。”
  “放心,踏龙剑的破绽我已经找出来了。先杀了他,为大师兄报仇。”
  看她很坚定,我知道无法阻止她。可我不能眼看着她有危险。这个故事,不能以悲剧结局。江湖上,书里面,好多故事都是因为意气用事,然后草草收场。
  “谁在外面吵吵嚷嚷?”仇仪紫出来了。
  我说:“有个走错门的姑娘。”
  师姐说:“我找仇灭龙报仇来了。”
  仇仪紫哼了一声,“报仇?我不是说过,十年后来吗?”
  师姐说:“不用等十年,今天就可以解决。”
  仇仪紫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
  这时候,仇灭龙也走出来了。等他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说道:“我不跟女孩子动手的。”
  “你小瞧人。”
  江湖上的打打杀杀,真的不应该让女孩子家牵扯进来。男孩子男人来就好了。这大半年来,我武功虽然有进展,但还远不是仇灭龙的对手。如果我底子好些,这时候也可以豪气万丈地站出来道:“师姐退后,让我来!”可惜,我不能。江湖上的事,无不是要有实力才能说话的。
  仇灭龙道:“上代的恩恩怨怨已经了结了,姑娘又何必呢?”
  “说得轻巧。你们杀了我爹,杀了我未婚夫,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那个人是你未婚夫?”
  “拿命来!”
  师姐拔剑出鞘,一剑就刺向仇灭龙脖子。眼看仇灭龙就要中招,便见他一连向后倒退一丈,躲开了。师姐一路追去,完全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仇灭龙没有拿剑,两手空空,一开始很是吃亏。师姐一直处在上风,招招都想要了仇灭龙的命。
  仇仪紫关心地看着,抽空扔了把剑给仇灭龙。
  仇灭龙得了剑,也没有反转劣势。师姐半年的磨砺没有白费,她终于可以手刃仇人了。又过了三招,师姐抓住了一个破绽,一剑就刺穿了仇灭龙的左手。我大喜,这个故事是喜剧。
  然而,我错了。这个故事还是悲剧。
  仇仪紫惊呼:“不可,他是你哥哥。”
  师姐把剑抽了出来,对仇仪紫的话完全不在乎,还想给仇灭龙一剑,送他归西。
  仇仪紫不得不挡在师姐身前,护住了仇灭龙,“他真是你哥哥。他是潘广的亲生儿子。”
  这么说,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骨肉相残,江湖上这样的悲剧好多啊。
  无论哪一方胜利了,都还是悲剧。
  “不可能,你骗人。”
  “我骗你干什么?”
  师姐这才震惊,木然了。搞了半天,是一家人。
  这就是潘掌门的不对了,为了一个掌门的位子,竟然抛妻弃子。
  仇仪紫道:“你要杀就杀我吧,都是我不好,放过你哥哥。”
  师姐的剑掉到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楼主云永2020 时间:2020-11-14 16:21:42
  六 结局
  没几天,我就离开踏龙派了。是说明了一切后光明正大离开的。
  我一直陪在师姐身边,劝她,安慰她。她也已经看开了。那都是上一代人的恩怨,我们这些晚辈就不要再纠缠了。谁都想最后能云开见月明,谁都想能愉快地活着。能抛开往日的恩恩怨怨,那是再好不过了。
  我也换了一个职业,现在写书,专写江湖上的事情。
  师姐帮着我卖书。
  但是,这个不是结局。
  有一天,我发现天黑了,她还没有回来,就上街去找她。
  让我很惊讶的事情发现了,在集市上,师姐正在一个擂台上站着。擂台上写着:比武招亲。师姐是要嫁给我的,谁也不能抢走。
  经过打听,我终于弄明白了。暗地里,师姐瞒着我,偷偷办了一个比武招亲,要把自己嫁给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替她报仇。这样,就不用她自己出手了。无论高矮胖瘦美丑年龄。最后,一个老头赢了,那长相实在不敢恭维。我实在不忍心师姐落在这种人手里,毁了终身,就上台去了。
  结果,我被打了个半死。但我就是不下台,死也要死在台上。
  师姐叫道:“你快下来,不然会死的。”
  我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绝不。”
  那老人上来又是一顿暴打,我晕了过去。
  ……
  师姐一直守在床边,照顾我。我全身好像都被敲碎了,我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月。
  “你为什么这么傻?”
  “我不傻。我这样做值得。只要能挽回你的心。”
  “你吓死我了。”
  “你才吓死我了。搞什么比武招亲,你要是落在别人手上,我会很伤心的。”
  “有多伤心?”
  “比死还伤心。”
  “那你现在还伤心吗?”
  “只要你放下了,不报仇了,我就不伤心了。”
  “那我答应你,我放下了,不报仇了。”
  “嗯,这样就最好了。”
  过了一下,我问道:“那擂台上的老人,后来怎么样了。他没有为难你吧?”
  师姐道:“我对他说,‘你打死人了,还不快跑?’然后他就吓得逃走了。”
  “那真是太好了。”
  经过这一段,师姐才真正打消了报仇的念头。要人放下一段仇怨,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一段美好的爱情。我想,能扫平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和血雨腥风的,也只有纯真的爱情。



  (完)
  创作日期 2019年7月22日——2019年8月2日
作者:新款车门锁解码器 时间:2020-12-07 14:34:43
  原来如此
楼主云永2020 时间:2020-12-09 11:59:09
  嗯。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