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武侠小说连载】锦衣卫(第一百一十八章)夫唱妇随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1-16 23:17:14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夫唱妇随
  十多日之后,沈云和吴莫愁等一行人抵达了苏州,刚到码头,就有五十多人在那里等着了,领头的人正是柳杰,他冲着沈云恭恭敬敬道:“恭敬帮主回帮!”
  这五十人立刻齐声道:“恭迎门主回帮!”
  五十人齐声一喊,那声音可是顿时响彻云霄,震得人耳朵嗡嗡直响。
  吴山三人什么时候见过如此的气势,顿时被吓了一跳,吴夫人更是一把抓住了吴山的手,直到上了马车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这可……可真有气势!”她也就是一个妇道人家,平日大多数都呆在家里,当然没见过如此情景。
  吴山心里跳得有几分急促,轻轻拍拍她的手,道:“不怕不怕!”
  吴莫愁道:“父亲,母亲,不用担心,这些都是杜公子的手下,不会对我们不利的!”
  话虽然如此说,吴山还是心有余悸,问道:“那他这铁血门到底有多少人?你可知道?”
  吴莫愁道:“知道,在路上杜公子已经告诉我了,铁血门有三百多人,归顺铁血门大大小小还有十多个门派和帮会,现在铁血门已经几乎完全控制了太湖!”
  吴山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控制了太湖整片区域,这铁血门到底有多大?”
  吴莫愁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不过女儿觉得,应该不小才对!”
  吴山不由得看向自己的夫人,吴夫人也在看他,两人怎么也没料到原本还以为这铁血门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江湖门派,现在才发现这哪里是一个小门派,而是一个很大的门派。吴山心里原本那点点骄傲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他现在才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不怎么瞧得起的江湖人物居然也能有如此大的成就。
  看到自己父亲那个样,吴莫愁心里突然有种放心的感觉。从这个码头到苏州太湖的码头要不了多长时间,抵达码头之后,三人看到的却是一副热闹景象,由于铁血门要做生意,而这个码头也是通向通向铁血门最近的码头,因此在铁血门的主持下,这里已经开始扩建,而且一些船只现在已经停靠满了码头。
  在这里修建了铁血门一个马院,所谓的马院也就是专门用来养马的地方,从铁血门出来必须乘船先到这里,然后在换乘马车。只不过不同于那些商船,铁血门的马院背后就有一个小小的码头,专供进入铁血门所用。上了船之后,船便开始驶向不远处的西山,而在那些树木之中,气势宏伟的铁血门已经逐渐显露出来了本来面目。
  吴山站在船头,看着眼前的铁血门,惊讶得话都说出来了,整个铁血门依山而建,一眼看过去好像根本就看不完整一样,虽说比不上京城的皇宫那么有气势,然而即便是一般王爷的王府也相差甚远,这种程度,完全可以堪比一方的霸主一般。吴山当初也是朝廷大员,可什么时候见过如此的阵仗,也只有呆呆的看着眼前这幅景象。他非常清楚,要修建如此一大片山庄那可得费很大的物力和财力,那可至少得富甲一方才能做到的。那是得多富有才能做到这点?
  吴山的心里现在充满了疑惑,现在他突然发现眼前的情景好像已经狠狠的打了自己脸一样。随着船只靠近,在码头上此刻已经站满了人。知道吴山夫妇还有吴莫愁今天抵达,为了表现自己对此事的重视,因此柳芷若和陆无霜亲自在码头来迎接,当然,猴王、鹰王这些都已经属于金盆洗手人物,沈云又是晚辈,他回来自然不需要他们出来迎接。陆无霜吴莫愁认识,陆无霜旁边的柳芷若她却没见过,不过吴莫愁当然不是笨人,一下子就猜出了她是谁。
  船缓缓的靠岸,沈云客气道:“吴先生,吴夫人,二老请!”
  吴山拉着吴夫人的手,缓缓的走下船,柳芷若带着陆无霜率先走了上来,行礼道:“晚辈见过二老。”
  吴山还礼道:“见过二位夫人!”
  吴山原本还以为自己女儿要容貌有容貌,要学识有学识,哪知道这一见陆无霜和柳芷若之后才发现在容貌上面,自己女儿居然占不到丝毫的上风,而且来的时候也听说了现在铁血门全靠这柳芷若打理,而这陆无霜功夫了得,这两女一文一武,简直就是杨开身边的左膀右臂一般。一个是柳家大小姐,一个是郡主,如此一来,相比之下自己女儿反而有些黯然失色。有句话叫做可怜天下父母心,吴山也是一样,要知道自己女儿嫁过来已经是排行老三,在一般寻常人家,这都已经是妾了。吴山表面上没说,可心里怎么也觉得有些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希望自己女儿即便嫁过来之后,也要逐渐的掌握主动才行,把另外两人比下去。可一见柳芷若和陆无霜,吴山才发现自己想法是在有些幼稚。
  柳芷若可不知道吴山心里所想,道:“三位这一路上车马劳顿,暂且好好休息,晚辈已经吩咐下去,准备了晚宴,替诸位接风洗尘!请!”说罢,自己就在前面以主人家的身份带路,带着一行人朝铁血门走去。之前的铁血门在树荫的掩盖之下看不见真容,现在就好像一个妙龄的少女在众人面前缓缓揭开了自己的面纱,露出了自己的绝世真容,也只有走近之后才能发现他的雄伟。
  吴山原本经常上朝,在皇宫里面来来去去也不知道多少回,可现在看到眼前的铁血门还是有些忍不住惊讶,在他眼里,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却有如此的让人惊讶。
  在柳芷若等人的带领下,一行人穿过前院,直接来到了一个小院之中,道:“二老和吴小姐也暂且居住在此,若有什么事,只需要知会一声便可!”
  眼前这个小院紧挨着柳芷若和陆无霜平日所居住的小院,环境清幽,非常的方便,通过旁边的月门也可以直接前往陆无霜的小院。
  柳芷晴一行人也就先行离开,沈云说了几句之后也就跟着离开,毕竟刚回来,铁血门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这还得去询问柳芷若才行。
  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吴山这才缓缓的坐在椅子上,端起桌子上的茶,浅浅的喝了一口,旋即惊讶道:“雨前龙井?这茶丝毫不比贡茶差啊!”
  吴莫愁道:“这杭州柳家可是有整个杭州城最好的龙井茶园,他们的茶同样也是朝廷的贡茶,留下一些好茶自己喝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吧。”
  吴山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说这茶味道为什么如此之好,居然还有如此缘由。”说到这里,吴山突然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道:“女儿啊,起初父亲阻止你嫁给这杜公子,那是因为觉得他一个江湖人物怎么配得上你,你好歹也是出自书香门第,琴棋书画样样皆通,你要嫁的人当然得和你门当户对才行,要不是严嵩父子不断步步紧逼,老夫还真不愿意来苏州!”
  吴莫愁道:“父亲,这事情都过去了,还说这个干嘛?”
  吴山抬起手来,阻止吴莫愁继续说下去,自己则接着道:“可到了这里之后,老夫才发现不是别人配不上我们,是我们配不上别人,你看着宅子,你看着这气势,即便是王公贵族也不过如此,另外他身边的两位夫人,一文一武,就好像他的左膀右臂一样,可女儿你呢,也就仅仅能做些菜肴而已,这拿什么和别人比。”
  吴莫愁道:“女儿早就想过了,面对两位姐姐,女儿自愧不如,从来就没想过和他们比什么,女儿也没想过争宠,女儿只需要做好自己便可,而且两位姐姐也都是知书达理之人,女儿相信能和她们相处得很愉快。”
  吴山叹口气,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别人的心里琢磨可能猜得出,别人对于笑脸相迎,客客气气,哪里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什么!”
  “好了,好了!”吴夫人有些看不下去了,看了一眼自己相公,道:“你这人也是,到底怎么教女儿,现在来都来了,你应该教女儿如何和另外两人夫人相处,让三人之间亲如姐妹一般才对,这样女儿嫁过来,也才能过得和和气气,所谓家和万事兴。你倒好,在京城的时候担心别人是个骗子,把女儿欺骗,瞧不起别人江湖人物,而当我们抵达之后,你看到眼前的情景,你又觉得是我们女儿配不上别人,还教女儿争宠,有你这样当父亲的?”
  自己相公的这种德行,就连吴夫人自己都看不过去,于是对吴莫愁道:“别听你父亲的,嫁过去之后,也别攀比什么家室之类的,三人就应该好好相处才对也别争什么大小,就平日也姐妹相称足够。”
  这话听在吴莫愁的耳朵里面才觉得有些舒服,当然知道沈云另外两位夫人的时候她也非常慎重的考虑过,如何和她们相处才是关键。这女人有聪明和笨之分,所谓笨女人就是处心积虑的想要掌控所有的女眷,想要上位,想要当这家里的皇后,这种女人过于强势,很容易被人讨厌,而聪明的女人谁就是在家里放下自己架子,无论是对自己相公还是对那些家眷,下人等等都客客气气,如此一来自然会得到恩宠。吴莫愁于是点点头,道:“母亲,女儿知道了!”
  吴夫人再次一瞪吴山,道:“走,我们出去逛逛,别理会你爹,他这人是越老越糊涂,越老越多疑。”母女两人就这样抛下了吴山出去逛逛。
  柳芷若待其他人走了之后,仅仅留下了她,沈云和陆无霜三人,先带着沈云到处逛逛,几个月没回来,铁血门多少已经有些变化。
  走了一阵,柳芷若道:“相公,这第一件事情还得先告诉你一声,以后离开铁血门,打打杀杀的事情你可别让妹妹去了。”
  沈云疑惑道:“这是为何?”说着看向了陆无霜,道:“病了?”
  陆无霜摇头道:“没病。”
  柳芷若道:“有病还得了,之所以让你别让妹妹去,那是因为妹妹现在可有身孕,这有身孕在外面打打杀杀,万一有个不测如何是好?”
  沈云心里一喜,一把拉住了陆无霜的手,道:“真的有了?”
  陆无霜微微点头,带着一丝幸福的羞涩,道:“前几日让大夫查了一下,的确是喜脉!”
  柳芷若道:“这下相信了吧?”
  沈云道:“相信了,相信了,以后这出去你也就别去了,安安心心的养胎便可。”
  陆无霜点点头,低声答应了一声。
  柳芷若道:“第二件事,你让妹妹带回来的消息我已经安排了一下,现在铁血门大大小小的生意往来产业在太湖也有好几十处,藏点人那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关键就在于这些人是否愿意从此金盆洗手,不过问江湖之事?”
  沈云想了想,道:“这事情我还真没仔细想过,若是无言等人要来,那么到时候我们在细细询问一下,若是有人还打算浪迹江湖,铁血门也不会阻止!”
  柳芷若道:“听妹妹说阴阳教有一种药物,可以抑制住这些人的内力,你觉得呢?”
  “抑制内力?” 沈云心里嘀咕了一下,摇摇头,道:“不行,不能使用此药!我们的目的是要让他们心甘情愿的离开江湖,金盆洗手,而不是被什么软禁和拘役之类的,还是那句话,愿留的自然就留,不愿意留的也就不强求!”
  陆无霜和柳芷若两人相互看了看,柳芷若这才点点头,道:“相公所言甚是,此事也不能强求。毕竟我们铁血门也不能靠这个来控制他们,但是有一点,他们既然受我铁血门庇佑和收留,那就必须得遵守我铁血门的规矩。”
  沈云点头道:“这点是必须的,只不过现在暂时还没有无言的消息,也不知道他是否和他们达成了一至!”
  陆无霜道:“是否达成一致,这点我们也不能强求!对了,现在吴小姐都已经来了,你总不能把别人都晾在哪里吧?”
  柳芷若道:“既然是这陆大人做媒,你也答应了,我们也没有拒绝可能性,她父亲吴山之前还是朝廷命官,如他一般年纪的,那大多数都是心高气傲,我们这些江湖人物他可一般瞧不上。”
  陆无霜瘪瘪嘴,道:“武官的话还好说,若是文官的话,文质彬彬,一脑袋的酸儒,更是难以应付。”
  柳芷若道:“可我最担心的还是另外一点。”
  陆无霜疑惑道:“哪一点?”
  柳芷若道:“相公已经娶了我们两人,所以在吴大人眼里,这吴小姐也就是妾,她好歹也是堂堂的千金小姐,要是嫁入之后成为妾的话,那对于他这个曾经的朝廷大员面子可是很大的损伤,他怎么可能愿意。即便相公一视同仁对待,这还是一个很难迈过去的坎!”
  陆无霜一瘪嘴,道:“那能怎么样?难道要我们叫她做姐姐,她或许就高兴了?”
  柳芷若道:“这倒也不是,只希望这吴小姐自己有自己的主见,可别她父亲给教唆了,不然的话,这以后日子可不好过!”说着,看向了沈云,道:“相公,你认为呢?”
  沈云想了想,道:“嫁给我了,她同样也是我的夫人,你们三人我尽量一碗水端平,可我毕竟不是圣人,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两位夫人还请说出来,可千万别憋在心里!”
  陆无霜道:“这点你放心,我才不会憋在心里。”
  柳芷若嫣然一笑,道:“相公,你也别太担心了,今天我见了这吴小姐,倒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嗯,不如这样,先带他们游览一下,至于这吴小姐的父亲,这两位老人现在也只有安置在这西山岛上,先让他们熟悉熟悉这里。我们现在是尽量把我们自己的事做得更好,至于别人怎么想,我们也没办法知道。只要进了这个家,都是这个家的人,也不能区别对待!”
  沈云点头道:“那好,此事也就这么定了,对了,不知道最近这周边情况如何?还有各大门派。”
  柳芷若道:“这正是妾身想要告诉相公的。”
  陆无霜道:“这些事情我不知道,也不需要我问过,你们也许久没见,趁着机会好好聊聊,我去看看我的那群小姑娘现在练功练得如何了,我许久没回来,一个个是不是都松懈了,另外……”
  陆无霜微微停顿片刻,看向了沈云,道:“我现在已经有了身孕,晚上的话,你就乖乖的滚去姐姐那里!”
  柳芷若俏脸一红,道:“妹妹,你这话说的!”
  陆无霜道:“我这话又没说错,都是一家人,这还有什么好害羞,我走了,你们慢聊!”说完自己也就独自离开。
  柳芷若看看沈云,脸上露出一丝羞涩之意,道:“我们先去书房,妾身把这几个月的事情先告诉相公,有几件事情还得相公你拿主意才行。”
  沈云点点头,和柳芷若一同来到了书房,柳芷若详详细细把这几个月铁血门的事情给沈云说了一遍,沈云在旁边听着,不得不说,柳芷若安排地非常的妥当。
  沈云不由得一搂柳芷若的纤腰,感慨道:“我觉得上辈子不知道做了什么好事,这辈子才能娶得你如此好的夫人。”
  柳芷若道:“那你上辈子定然是个大大的善人才对,哦,对了,你们这次去台州,见到芷青没有?”
  沈云疑惑道:“无霜没给你说?”
  柳芷若道:“说什么?”
  沈云道:“看样子她应该忘记了,你妹妹已经答应了唐兄,现在估计唐家前往柳家提亲的彩礼已经在路上了。”
  柳芷若转过身来,一双美目紧紧的盯着沈云,惊讶道:“真的?”
  沈云笑道:“这事情难道还有假不成,我可是见证人。”
  柳芷若此刻的俏脸距离赵远不过半尺的距离,鼻子之中满是柳芷若身上幽香,身为人妇之后,柳芷若身上比起做姑娘的时候更加多了一丝成熟的韵味。都说小别胜新婚,两人算起来已经好几个月都没见面了,面对自己娇妻,沈云心中的那根弦就好像突然间被撩拨了一下一般。
  柳芷若也觉察出了沈云的异样,一把抱住了沈云,压低了声音道:“晚上,就让妾身好好伺候相公。”意思就是这大白天的,还是得注意注意。
  沈云闻言,也只有强忍着心里的那丝悸动,轻轻在柳芷若脸上一吻,道:“你可得说话算话!”
  柳芷若松开了手,道:“这点相公还请放心,妾身那次不是说到做到!嗯,对了,这里还有几件事,还得你做主才行。”说着起身,取出了一副地图来,放在了桌子上。
  太湖上游有苕溪、荆溪两大水系汇水入湖。苕溪水系源于浙江省天目山地,以东、西苕溪为大。荆溪水系源于宜溧山地和茅山东麓,可分为南溪水系、洮滆湖水系、江南运河水系,向东注入太湖。南溪水系的主要河道有胥溪河、胥溪、南溪河。胥河西通固城湖,连接太湖水系与水阳江水系,朝廷建有东坝、下坝将其堵断,下坝以东经定埠于河心乡王家渡入溧阳县接南河,全长六十里。太湖下游的入江通道是在明永乐元年在上海县东开范家浜,上接黄浦江,下通长江。现在黄浦江冲成深广大河,成为太湖下游排水的主要出路,吴淞江淤塞为黄浦江支流。
  沈云看着眼前这幅地图,画得非常详细,道:“这难道有什么问题?”
  柳芷若道:“现在我们已经牢牢的控制了整个太湖,但是一些支流却并没有在我们掌控之中,比如说上游的苕溪、荆溪,这两条线路也是水运的最佳路线,然后通过太湖,可以直接把货运运送至长江,然后再由长江北上,可是这两条非常关键的线路现在却并没有在我们的控制之中!”
  沈云看着眼前的地图,道:“没有在我们控制中,难道他们就不打算用水运了?”
  柳芷若道:“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说着纤手一指,道:“在太湖有个门派叫做地府门,他们牢牢的控制住这两条河流,然后河流上面设置了关卡不允许从这边河流船只进入太湖,如此一来,很多原本可以通过水运进入苏州、常州等地或许只能通过速度非常缓慢的马车才能运抵,如此一来商人的成本大大增加,导致很多货物价格上涨,或者根本就没货,那种感觉就好像直接卡住了我们的脖子一样。”
  苕溪、荆溪两大河流是注入太湖上游的两大非常关系的河流,也是一条非常重要的运送货物的通道,现在这地府门在河流上面设置了关卡,不允许船只下来,无形之中也就增加了商人的负担,而商人要把货物运送下来,那么最好的办法也只有涨价,而涨价最后买单的还是老百姓。他们设置了关卡,没有船只下来,那么铁血门自然也就没了收入,虽说这点收入对于现在铁血门没太大的影响,可关键在于这就是一个很差的榜样,这会让周围那些帮派觉得你铁血门再强横,这还不是可以收拾你,相当于是对铁血门一个很大挑衅。
  沈云问道:“那我们派人前去谈判没有?”
  柳芷若道:“当然派人前去了,这不前两天才刚刚回来,他们在苕溪、荆溪入湖的地方设置关卡,对每艘通过这两条河流船增收保护费,这保护费的费用包括了通过苕溪、荆溪的费用以及通过太湖的费用,然后这保护费他们要拿走七成。”
  沈云道:“现在船在太湖之中航行,我们所收取的保护费根本就不多,他要太湖里面同行的保护费又有什么意义?”
  柳芷若道:“是啊,我们收取的保护费实在太好,他们干脆要求我们凡事从这苕溪、荆溪出来船只的保护费翻十倍才行。”
  沈云冷冷一笑,道:“翻十倍,他们这意思也就是没必要谈了,不过既然没必要谈,那么干脆也就不谈,立刻派人把这地府门查清楚了,管他是地府还是阎王殿,我都要给他弄个底朝天,要是被一个地府门就卡住了我们咽喉,让我们束手无策,那么以后岂不是什么门派都可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柳芷若道:“这点相公还请放心,妾身已经让派人前去,估计要不了几天,这地府门也就会被查个清清楚楚。”
  沈云道:“很好,那么除了这事,还有其他什么棘手的事情?”
  柳芷若犹豫了一下,道:“还有就是大哥,上次你让人送回消息,妾身就派人四处调查,结果发现大哥和大嫂并没有回到京城,而是留在了苏州城中,然后在苏州城做起了生意,不过不同于之前他们在京城里面做得那些小生意,而且直接坐起了二道贩子,原本我以为,做二道贩子也无所谓,只要公平合理,童叟无欺那都行,至于他借用你的名字,说他是你大哥,这点也是事实。借用这个来拉生意那也可以,毕竟都是正正经经的,他也是你大哥,可考虑到你大哥大嫂的为人,妾身也不放心,就安排人前去盯着,可就只十多天,妾身却收到消息,他们似乎觉得之前那种做生意的方法来钱很慢,因此在后来的几笔生意之中干脆缺斤少两,以次充好,还强买强卖,那些商人因为忌讳我铁血门的名号,这打碎了牙齿也只能往自己肚里面吞,而私下更多便是抱怨我铁血门,也是在往你脸上抹黑。想到你可能快回来了,妾身也就并没有出面处理此次,不知道相公你打算如何处置?”’
  沈云不由的一拍额头,道:“我这哥哥还不忘什么时候都给我找点事情!”
  柳芷若点头道:“是啊,铁血门好不容易在这片地方才站稳,各项生意也有了一定得起色,虽说暂时对于我们还没什么影响,可商人们私下已经开始议论纷纷,如此下去,妾身觉得没了口碑,可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恢复过来的。”
  沈云对于这点岂能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自己哥哥打着自己旗号来做生意,本来童叟无欺,公正公平,不欺行霸市,也并非未尝不可,反正都是一家人,谁赚钱还不是赚。可他如柳芷若所说做的话,那事情可就不那么简单了,这可不仅仅砸的是他自己招牌,也是在给铁血门抹黑。
  沈云想到此,思索片刻,道:“派人去调查一下看到底是那些商人,然后把他们找来,必须得补偿他们,并派人去把大哥的店给封了。”
  柳芷若惊讶道:“封店?这是不是太过了一点?要是老爷子知道了,会不会责怪你不念兄弟情义?”
  沈云道:“老爷子那边我自己去说,你派人就是,至于他们问起,就说是我下的命令,把证据准备好,到时候用得着!”
  这也不能怪沈云,铁血门现在还在发展,而且任何一个帮派,要发展必须还是必须得靠商业,不然要养活那么多人,岂是容易的事情。若是自己的大哥能老老实实做生意,用自己铁血门的身份也无所谓,毕竟是自己大哥,也不能太苛刻了,可是现在他居然打着铁血门的旗号强买强卖,这岂不是砸铁血门的招牌,这铁血门可不是自己的。
  柳芷若还是有些犹豫,道:“不然……我先派人去给他说说,他这要是迷途知返的话,我们也没不要那么苛刻,可若是他不听,依旧任意妄为的话,到时候再下手也不迟!”
  沈云想了想,道:“先把证据收集好,然后告诉父亲,这当说客的,还是只有父亲前往才行!”对于自己大哥而言,也只有自己父亲说话最为管用,大哥只对于自己的父亲最为敬畏。
  柳芷若道:“那好,我让人先把证据收集好,然后交给老爷子。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关于冷非凡的事情。”
  沈云道:“冷非凡不是现在应该在太湖帮,他怎么样了?”
  柳芷若嫣然一笑,道:“不是有句叫做无心插柳柳成荫吗?你让冷非凡去监视太湖帮,然后还让他教苏云剑法,然后武刚安排的人回来禀告,说这两人一来而去现在好像已经有了那么一丝丝意思,只不过有意思的是苏云,冷非凡如一块呆木头一般,居然对别人沈姑娘的一片好心当没看见一样,还真让人有些着急!”
  沈云眉头不由得一皱,道:“冷非凡这人,眼睛里面除了钱之外好像没其他的,我觉得要是给他一笔很大的银子,让他娶苏云,他保证会答应只不过估计成亲和没成亲没什么两样,也别指望他疼爱苏云!”
  柳芷若道:“既然不喜欢,那为什么要做出一副关心的样子?这岂不是让别人姑娘家误会?别人姑娘家主动结果他自己又不主动,这算什么?”
  沈云道:“我觉得并不是冷非凡如他名字一样冷冰冰的,他既然关心苏云,那么就说明他定然还是喜欢苏云,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他不能接受苏云,不能接受所有的姑娘家,要解开此事,那么就得好好调查一下冷非凡的来历才行。我们也别东猜测西猜测了,你直接让武刚派人去调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那当然就得对症下药才行!”
  柳芷若笑道:“没想到你对于这个事情还是挺在意的!”
  沈云道:“当然在意了,冷非凡好歹也跟了我们好长日子,也是比较得力的干将,对于这种得力的干将,我们得想要他留下来,而怎么才能让他留下,那就得替他把一些他没想到事情办好,比如说这话婚姻大事!”
  柳芷若道:“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那好,这事情我也就立刻安排人去查,若是查到了,就如你说的,对症下药!”
  沈云点点头,缓缓起身,道:“好久都没回来,不如夫人陪我先去逛上一逛?顺便也去拜访一下大师父!”
  柳芷若道:“大师父和猴王前辈两人可没在,在你离开的前几天他们突然离开,只有虎王留在家中。”
  沈云惊讶道:“出去了?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
  柳芷若道:“他们走得匆忙,也没细问,若想知道的话,只有问问虎王前辈才行!”!
  沈云道:“那好,我们先去问问。”
  两人说罢,离开书房,直奔虎王的所住的地方,虎王的房舍临湖而建,主要他喜欢钓鱼,而两人抵达时候他在钓鱼,两人最后在湖边找到他。
  虎王还是一副普通老人家一般的打扮,沈云走过去之后坐在了他旁边的一个小凳上,问道:“不知道前辈今天钓到多少鱼了?”
  虎王笑道:“大鱼都没钓着几条,这小鱼倒是钓了不少,回去熬上一锅鱼汤也足够了。你还真别说,这太湖的鱼熬出来的鱼汤,还真不是一般的鲜美。对了,前段时间去京城,可有什么收获没有?”
  沈云道:“收获还是不少,在京城里面误打误撞至少干掉了两千多的倭寇,圣火教的大祭司也死了,现在属于他的那帮势力几乎土崩瓦解,不成气候,圣火教左教教主的人马也折损了七八十人,估计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只不过可惜的是,现在我们都没办法查清楚这左教教主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虎王道:“现在都还没查清?这人也太神秘了!”
  沈云道:“的确如此,就是因为没办法查清,所以始终没办法彻底的消灭圣火教。”
  虎王微微点头,道:“那你就得有耐心一些,正如这钓鱼一样,没耐心,怎么可能钓得大鱼,而且咬钩的都是一些小鱼。”
  沈云道:“晚辈谨遵教诲,对了,还有另外一事。”
  虎王道:“是不是问你大师父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沈云点头道:“他老人家不辞而别,晚辈有些担心。”
  虎王道:“这点你完全不用担心,你大师父只不过是赴约而已,算算时间,估计也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回来。”
  虎王都如此说,沈云只能相信,心里想了想,道:“嗯,那晚辈就不叨扰前辈的兴致了,等这几天事情忙完了,晚辈就安安心心陪前辈在这里钓鱼,然后支起一口大锅,就用这太湖的水,好好的煮上一锅鱼汤,慢慢品尝!”
  虎王哈哈笑道:“那好,老夫就随时在这里恭候你的大驾光临!”
  离开了虎王之后,柳芷若道:“我觉得刚才你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想问。”
  沈云道:“的确是,我之前也还想问问关于这慕容雪村的事情。”
  柳芷若惊讶道:“慕容雪村?这人名字倒是听过,武林七圣之一,功夫高强,可很久就已经不知所踪,你怎么突然问起此事来?”
  沈云道:“我们在京城遇到了他,只不过他当时可不是什么大名鼎鼎的武林七圣,而是别人身边的一个护卫,关键是此人还和倭寇悄悄溜到了京城有很大的关系!”
  柳芷若有些不相信,道:“这不可能吧,他可是堂堂的七圣之一,江湖之中的口碑非常不错,怎么可能和倭寇有关系?”
  沈云道:“我的意思并不是他和倭寇有关系,而是他效忠的对象和倭寇有勾结,之前柳杰抵达京城,我也详细的询问了一下柳杰,可柳杰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不过也得到了一个消息,这慕容家也在这苏州,可以派人调查一下,或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柳芷若道:“不用查了,他效忠的是左家,很多时候都跟在左玉龙的身边,左玉龙的功夫就是由他指点。”
  沈云一惊,道:“左教?他效忠的是左家?你怎么知道?”
  柳芷若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同样是武林四大世家,彼此之间当然也有往来,而且还相互的通婚,柳家的一个隔房叔叔就是娶的左家的人,当时左玉龙也前来参加过婚礼,当时他不过十岁而已,当时这慕容雪村就跟在他的身边,前两年的四盟之会,当时慕容雪村也一同前往,只不过他为人低调,很多人根本就不认识他,可我认识。不过按照相公如此一说,难道这袭击京城的那些倭寇居然是左玉龙安排的,这又是为何?”
  “居然是左家!” 沈云心里的震撼那是可想而知,这点万万也没想到,另外还有一点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他会把目标定位那些朝廷大员,若是杀掉了这些朝廷大员,对他左家有什么好处?若是没任何的好处的话,那么他的动机又是什么?勾结倭寇,欲图谋害朝廷大员,甚至还打算在猎场弑君,这一旦败露,那可是和满门抄斩,到底什么原因让左玉龙会冒如此大的风险?这点沈云怎么也想不通。
  两人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太湖边,阳光下的太湖波光粼粼,湖面上漂浮着片片白帆,铁血门下面的码头此刻依旧是一片忙碌,下面的镇子此刻又壮大了不少,来来往往客商都愿意选择在这里休息,成为他们即将开始行的旅途的一个休息站,毕竟这里有着其他地方不能比拟的优势,那就是安全,在太湖已经没人敢和铁血门叫板,当然也没人敢半夜袭击码头的那些商船。旅客的增加,也增加了这镇子上百姓的收入,而更多人看到商机,便开始前来,而铁血门也就对小镇就行了一定的限制,总不能让他们无限扩张吧。
  沈云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而柳芷若坐在了旁边,道:“你是在想为什么左玉龙会干这种事情?”
  沈云点头道:“对,虽说左家现在不同往日,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根基在,自然能慢慢壮大,一代不行就两代,两代不行就三代,迟早一天的事情,没必要冒如此大的险,居然和倭寇合作,而现在我都想不出来为什么他会和倭寇合作,求财?倭寇又能给多少钱,而且都还不一定兑现。”
  柳芷若道:“或许让左玉龙做出如此极端的做法,很大一个原因还是因为他的家中,他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代左家的家族资质平庸,碌碌无为,面对左家不断衰败完全就没有任何办法,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办法,于是他也好,其他人也好,只有把光复左家,重振左家当年风采的重担全部托付给了左玉龙,左家原本在朝廷的扶持下很快就壮大起来,然而一朝天子一朝臣,当初扶持左家那些官员告老还乡的告老还乡,死的死,已经没几个还在朝廷,能占据重要位置,能给左家带来利益的官员。左玉龙此人心高气傲,恨不得立刻就恢复左家当日光彩,不知不觉,自己把自己给逼到了墙角,而且还没了任何的退路。至于他为何勾结倭寇,或许只有他自己明白!”
  说到这里,柳芷若目光也看向了湖面,脑袋轻轻的靠在了沈云的肩膀上,道:“相公,妾身一直都在想一件事情,也不知道是妾身想多了,还是杞人忧天!”
  沈云道:“夫人所想的定然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不如说出来,我们一起想想?”
  柳芷若点点头,道:“我在想我们的将来。”
  沈云道:“将来?”
  柳芷若道:“是啊,将来!现在的铁血门是在陆炳陆大人一手扶持之下才能有如此规模,可是你也知道,陆大人都已经快六十了,不是妾身咒他死,而是事实却是他还有多少时日活在这世上,一旦别人掌握了锦衣卫,他们还会不会如陆大人一样,把这铁血门当成自己人,而不是当成敌人。当成自己人都还还说,铁血门依旧按照当初的约定稳定太湖的地区,然后想办法监控江湖,可若是此人不把我们当成自己,反而当成当初陆大人所做的一件错事,或者别人打算自己发展自己势力,那铁血门会不会如当初太湖帮一样的下场?”
  沈云一听,道:“看样子夫人和我想到一起去了!”
  柳芷若惊讶道:“相公也在想此事?”
  沈云道:“那是,夫人都在想铁血门出路,为夫怎么可能不想?和朝廷合作本来就是与虎谋皮,这圣意难测,谁也不知道下一刻皇上的想法,因此我就想是不是我们应该早做打算,提前给自己想好一条退路,即便以后陆大人仙逝,皇上重新有了打算,我们也可以安然而退,把铁血门留给他们便是,至于他们想以后如何发展,那也就是他们的事情。”
  柳芷若问道:“那相公的打算是去什么地方?” 沈云目光再次看向了湖面,道:“出海,现在明朝水师薄弱,只有出海,才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出海?”柳芷若有些惊讶的看着沈云,问道:“你真打算出海?”
  沈云点头道:“我想来想去,我们想要离开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出海,而且苏州距离出海口并不远,只要我们巧妙的计划在好,应该可以避开朝廷的耳目。”
  柳芷若疑惑道:“可是离开之后,我们又打算去什么地方?总不能漫无目的在海上飘荡吧,若是条件允许,我们可以提前派人前去经营,等到时机成熟离开的时候也不至于漫无目的到处乱窜。”
  沈云想了想,道:“现在最好的地点就是南洋!”
  柳芷若疑惑道:“南洋?那是什么地方?”
  沈云道:“在大海的东南面,当时永乐大帝所派出的三宝太监郑和应该到达过此处,之前和朝廷有着很大的贸易往来,只是可惜后来禁海,和他们的往来也就彻底的中断,估计整个朝廷也没人知道这南洋到底在什么地方。”
  今天柳芷若道:“这话的意思也就是意味着我们必须制造大型的还海船才行,可现在朝廷禁海,我们根本就不敢造船,若是普通的小船,根本就不可能在大海里面航行。”
  沈云点头,看着湖面的那些船只,这内陆所用的船船舷一般都很低,这种船在内陆湖河之中航行那还行,可到了海中那就完全不够看,一个大浪过来就可以把船给打翻。茫茫大海之中那可没有什么随时都可以停靠的岸边或者码头之类,一旦暴风雨来临,船若是不坚固牢靠,那么下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船毁人亡,在茫茫大海之中,一旦船毁了,等待的也只有死亡。除此之外,船足够大,才能有足够的在海上自给,要知道淡水和蔬菜瓜果等等都需要随时带着,在海上没足够淡水,同样也是死路一条,而海水含盐分高,只能越喝越渴,到了最后肚子喝饱了,却脱水而死。
  沈云思索了片刻,道:“如此说来,我们一切也只能暗中进行,实在不行的话我们铁血门在海中找一小岛修建基地,如此一来可以避开朝廷的耳目。
  柳芷若道:“朝廷的耳目,你可别忘了,武刚是朝廷的耳目!”
  此事若是要暗中进行,只要和朝廷任何有关联的人都不能牵扯进来,否者这消息一泄露,谁都跑不掉。
  沈云明白柳芷若的意思,道:“的确如此,可到底派谁去最为合适?”说到这里,两人却同时犯了难,这才发现一时间居然没什么好找的人。
  湖风吹来,却吹不散两人的愁绪。
  好一会儿,沈云道:“实在不行的话,让柳杰去,但直接让他去还是为时尚早,还是先得派人把地方找好,然后在进行秘密的规划!”
  柳芷若道:“这事我来安排,现在柳家弟子不是有人正在沿海,到时候人让芷青派人前往便可。”
  沈云想了想,的确作为在沿海的柳芷青最适合派人,而且那些人之中不是柳家弟子就是唐门弟子,不会混有锦衣卫,相对来说比较安全。
  决定了之后,沈云和柳芷若又细细的计划了一番,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既然已经派人前往,那么接下来还得如此秘密造船才行,造船这事情可不是普通的事情,一般的工匠可没必要完成,必须得要专业的工匠才行,可现在禁海,很多造船的工艺早就已经消失,估计那种如郑和出海时候所用的那种宝船的图纸大概也仅仅存在了朝廷的秘库之中,根本就难以找寻。工匠的缺失也是很关键的问题,而且若是大量调集工匠的话,只会引来朝廷的注意。摆在两人面前的问题实际上非常实际,可不是那么简简单单就能解决的。现在铁血门看上去在江湖之上势力已经逐渐庞大起来,可实际上一切都在锦衣卫的监视之中,这铁血门就是锦衣卫打入江湖的钉子而已。
  沈云对于自己从来不盲目的自信,反而非常的谨慎,毕竟只有越加谨慎,才能确保万无一失。好在留给自己两人的时间还算充足,陆炳那身体看上去也还能活个五六七八年的,船I还能找。
  “实在不行就培养!” 沈云突然说出了这个话来。
  “自己培养?”柳芷若略微有些不解。
  沈云道:“对,培养,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还算充足,这点对于我们非常有利,要出海,船工、水手之夜,我们现在到处去找熟练的船工,一个两个或许不会引起锦衣卫的注意,可一艘船可不是一个两个人能造出来,那必须得用不少人才行。因此我觉得可以把目标放在那些年轻人身上,比如十多岁的年轻人,特别是那种无家可归的年轻人,全国各地调集一百多人,根本就没人会注意,而我们把这一百多人集中起来,找熟练的船工教他们,那么等待几年之后,他们就应该已经非常熟悉如何造船。”
  现在能熟练造船的船工本来就不多,锦衣卫也盯得紧,这些船工若是消失了,自然会引起锦衣卫的注意,可消失得是那些本来就无家可归的年轻人呢?这种人当强盗的,被杀的,当乞丐的大有人在,谁会去在意这些?
  柳芷若顿时眼睛一亮,道:“相公好办法,这些年轻人要找或许并不难,可关键是这熟练的船工哪里去找?”
  沈云道:“我倒是想起了一个人来,或许他能有点办法?”
  柳芷若疑惑道:“谢云楼!”
  沈云道:“对,剑神谢云楼。”
  柳芷若道:“谢云楼?他怎么可能有船工?”
  沈云道:“应该有才对,上次我冒险去炸了倭寇的一个小岛,然后救我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谢云楼,他所乘坐的船比起倭寇的船大了很多,而且船头还有重甲,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倭寇的船给撞得粉碎。他的船比起当初郑和下西洋的宝船更加结实,也更加适合航海!”
  柳芷若道:“话虽如此,可是关键的问题便是这谢前辈神龙见首不见尾,你要如何找到他?而且他现在在海上,更是没办法确定他的行踪!”向谢云楼借人,可以确定他会借给自己,然而最关键的问题确实如何找打他,他的船可是在海上,茫茫大海去找一艘船,和大海捞针又有什么区别?
  沈云道:“先别灰心,派人留意,这并不影响我们前期的行动,夫人回去之后也就先安排安排。”
  柳芷若没拒绝,抬起头看看天色,道:“一不小心都黄昏了,你不是打算晚上宴请吴小姐和其双亲,这个时候也差不多应该安排了。先回去吧,别人第一天来,怎么能怠慢了。”
  两人一起回到了铁血门,柳芷若让人叫来了柳杰,说起了晚上宴请的事情,柳杰却道:“夫人,已经不用安排了。”
  柳芷若奇怪道:“不用安排了?这话什么意思?”
  柳杰道:“一个多时辰前,吴小姐亲自去了厨房,然后自己开始动手准备晚上的晚宴,至于我们的厨师,现在都在旁边给她打下手,根本就没办法插手,另外她还详细的询问了老爷子、老夫人、以及大夫人和二夫人各自对吃上面有什么忌讳等等,现在算起来,估计也快弄得差不多了。下午本来我打算把此事告诉你们二位,不过事情一忙就给忘记了;现在夫人说起来,也才想起。”
  柳芷若看看沈云,笑道:“这吴小姐可还真一点都不见外啊,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让我们知道她还有这份手艺。”
  柳芷若是什么人,她看人眼睛可是毒辣得很,这吴莫愁在这刚才还是客,却没把自己丝毫当客,反而开始忙碌起来,这真正的目的实际上一想便知。
  沈云有些尴尬的一笑,道:“她……嗯,这吴小姐本来就擅长厨艺,在京城的时候开了一家小小的客栈一般人要去吃顿饭可还得先提前预定才行,她觉得她要嫁入这家中,也得为家里出分力,她擅长这点,自然也就在这点上发挥了。”
  柳芷若道:“不见外,把自己当这里女主人,这点当然最好,而且一家人一起坐在一起吃饭,也不显得生分,不过她以后嫁进来了毕竟可是你三夫人,这做菜的事情也就偶尔为之便可,长久下去的话,别人还以为我们苛刻她,若是她觉得一天到晚在这里呆着也没什么事情做,实在非常的无聊的话,不如就给在她在湖边盖上一个别院,如她在京城一般,如此一来也可以证明相公以及妾身和妹妹没把她当外人。不过有一点,她可不能暴露自己身份,以免被人所利用。”
  沈云想了想,道:“夫人觉得这合适?”
  柳芷若道:“当然合适了,相公你不了解女人的心思,现在吴小姐在京城或许没觉得什么,可当抵达铁血门之后,她心里已经有些慌张起来,和其他女人一样,她担心自己失宠。现在铁血门是妾身在打理,别的不说,至少还算井井有条,良性发展,而妾身身份也是柳家的大小姐,柳家可是堂堂的武林四大世家之一,家大业大。而无霜妹妹功夫了得,是相公你得力助手,无霜妹妹另外一个身份可是郡主,如此一来,原本还是书香门第的吴小姐一下子就觉得自己无论在身份上面,还是在能帮你上面已经落了下风,担心以后失宠吧。”
  沈云有些无奈得叹口气,道:“有时候还真不喜欢女人自作聪明,原本没什么事情,非要弄点事情出来。”
  柳芷若道:“是啊,所以必须得给她找点事情做,免得一天到晚胡思乱想,当然,开个小酒楼这事情可不能完全让她认为帮上你,因此这酒楼还得有另外一个作用,那就是收集情报,如此一来,她也觉得什么事情都能帮上相公你,至少心理上也会平衡一些!”
  沈云点头答应,他一直在从心里都把三人当成自己妻子,至少在自己眼里,三人身份地位都是一样,并没有什么孰轻孰重,可自己如此想,作为自己妻子三人却不定如此想,就如陆无霜一般,之前还不是为了这家里谁做大谁做小纠结过,比起吴莫愁,她可是长期混迹江湖,可依旧没办法摆脱那种男女世俗的眼光,她都不行,吴莫愁更不行,更何况她嫁进来就已经是第三位,在她或者吴山的眼里,就是妾。
  柳芷若缓缓的站了起来,对柳杰道:“这件事你先安排,至于选一个挨着镇子的地方,同时距离我铁血门也得近一些才行,至于这院子的布局,能尽量按照京城的样子就按照京城的样子。”
  柳杰答应道:“那好,属下立刻就去办理此事,现在因为要扩建门派,这材料之类的都准备得比较的充足,也能先调集一些出来先用!”
  柳芷若道:“还有,必须得记住一点,材料必须得用我们所用材料里面最好的,可不能用什么次材料,另外在修建的过程之中多多征求一下吴小姐的意见,毕竟以后她长期呆在那里,里面的布局也得让她满意,挑选一些精明能干的人,到时候去里面充当下人,我们的名义是为了收集情报,当然不能说说就算了,可得真的收集。”
  柳芷若的意思也很明显,既然告诉吴莫愁修建这个小酒楼的目的是收集情报,当然不能光说不练,若是被吴莫愁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她心里也不好受,因此干脆就真的收集情报,如此一来,不仅仅安抚了吴莫愁,还能达到目的,也算是一举两得。
  柳芷若说罢之后,看向了沈云,问道:“相公,如此安排可妥当?”
  沈云叹口气,感慨道:“现在的我也就想说一句话,所谓遇妻如此,夫复何求?”(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