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若有情天亦老 朝如青丝暮白发 评塞外奇侠传之情

楼主:皇马新左后卫劳尔 时间:2020-11-20 07:50:56 点击:163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最好的爱情故事,理应是除了爱情本身动人而合理,又能促进人物成长或者发人深思的。而杨云骢、纳兰MH和飞红巾的爱情可谓梁书中的佼佼者。在笔者看来是最好最有张力的一对三角恋。也是将笔者引入梁羽生世界的作品。

  这段感情最早出现在梁羽生奠定地位的《七剑下天山》作为上一代的回忆,但是让人遐想的程度却超过《七剑》三位主角的爱情故事,特别是易兰珠的故事比起父母来黯然失色。所以后来梁老也补充了《塞外奇侠传》。只可惜当时梁老文笔相对还有些粗糙,篇幅也短了一些。除了这段感情涉及的几个主要人物之外,缺乏其他出色的人物和副线剧情值得提的不多。不过这个故事框架实在太好太动人,因而电视剧拍七剑实则都先拍塞外。这里也来分析下这段爱情的经过和内涵。

  杨云骢的内心追求和与两位女主角的邂逅


  杨云骢表面上是一个完美的大侠,深明大义为国为民,根正苗红武功卓绝。甚至一些口吻上很像现代的领导。这样的英雄在人们的刻板印象中理应是寻找一个完美的“GM伴侣”。然而《塞外奇侠传》却反其道而行之。这也是颇有深意的,谁说大侠就非得爱上一个同阵营女侠,大侠只是一个人的属性之一而不是全部。只有认识到了大侠也是人,也有多面性,才能正确认识不盲目神化英雄,不强求造神甚至在英雄不那么完美的时候一边倒的唾弃。

  杨云骢会爱上纳兰,除了纳兰的文武双全温柔可爱之外,最重要的是两人在内核三观上有相似之处。这在杨云骢第一次被救后两人互动就有体现。

  杨云骢面色忽变,问道:“假如我是你的敌人,你后悔救了我吗?”

  笑道:“我和你一样,也不愿意打仗,你可能是我们一族的敌人,但不会是我的敌人!”


  之后纳兰更是全力帮助杨云骢逃跑,这些都在他内心留下了好感甚至是共鸣。第一次相遇,杨云骢就放过了清军头领纳兰秀吉,更说明他内心对纳兰的认同。甚至可以为她适当把大义放一边。

  而后面可以看到,杨云骢内心从来不认可将所有敌人特别是平民都视为敌人,他对哈萨克人的帮助都是因为他们平民惨遭杀害。而在那个烽火连天的时代,哪一边能这么想的人都是少数。这个看草原的规矩:

  杨云骢怔了一怔,猛然想起,【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以前为了争牧场,争水源,时常互相斗殴,各部落的规矩,捉到对方的人,就迫他做己方的奴隶,谁捉到的俘虏归谁处置。后来清兵打了过来,各部落比以前团结了许多,互相残杀的事情已是少之又少,只是这种夺俘虏,任由谁处置的规矩,还没有明白宣布废除,】现在这两条大汉抬出草原上故老相传的规矩来,杨云骢一时间倒不知如何作答了!


  杨云骢的内心显然是有些孤寂的,能从一个对立阵营的美貌少女这里获得类似的观点,更是杨云骢非常渴求的。这在他离开纳兰的时候就写明:

  【杨云骢口中说得那么斩钉截铁,心里却是充满怅惘。他感到生命的充实,又感到感情的空虚!】他是一个英雄,但却不是一个超人,他驱逐不开心头的倩影,他不敢想起她是“仇人的女儿”,然而这却是一个残酷的事实:那样一个温柔明理的女子,却有一个双手沾满血腥的父亲。


  同时纳兰所渴求的也是这点,周围的人对她好,却没有能理解她这种思想的。因此她才会爱上不仅嘴上理解,还身体力行的杨云骢。

  之后杨云骢就遇到了飞红巾。平心而论,飞红巾的条件非常出色,追求者也不少。然而她却没有能在爱情中获得胜利。这也并非纳兰先入为主或者手段过于高明,最重要的还是飞红巾的个性和观念,她能提供的并非杨云骢内心所需求的。尽管从后文我们得知飞红巾也不赞成无差别残杀。

  杨云骢初见飞红巾,就是她押送押不卢回村落,而这里就把飞红巾的个性体现得淋漓尽致。

  杨云骢虽然饥饿,但也暂时忍住,放松了马,听听他们在说什么。过了一会,【只见飞红巾将皮鞭一挥,叫道:“你再给我唱一首歌!”】


  正因为亲眼所见,之后押不卢的“证词”才会让杨云骢认为可信。哪怕押不卢的确是有罪,在证实之前飞红巾也不应该对他这般呼来喝去,至少杨云骢看来是如此。

  押不卢虽然罪无可恕,但是他对飞红巾不把自己当人看的指责情理上有能让人理解的一面:

  “我,押不庐,叫做是你的情人,【但你动不动就用皮鞭威吓我,事无大小,一切都要听你的话,我哪里像你的情人,只是像一个卑微的仆人,而你就是我至高无上的主子!】

  “就是在你表示爱我的时候,也总是把我当作了不懂事的小孩子,‘押不庐,乖乖听话啊!’‘押不庐做这样不要做那样啊!’‘押不庐,现在我有点烦闷啦,你赶快给我唱歌吧!’‘押不庐,在我身边,你不用害怕呀!’【你瞧,你哪里是将我当作同等的人对待?我像是什么本领都没有的人,全凭你的保护。青年们又把我当成‘暴发户’,好像全因为你飞红巾把我看上,我这才抖起来啦。】在我们的民歌里,男的比做太阳,女的比做月亮。但在我们之间,你是太阳,我只是一颗黯淡的星星!好像我若是有一点点光辉,也全是沾了你的恩泽!


  飞红巾的行为大节上都是对的,也尽到了一个领袖的义务。然而大节的正确不等于人性上会让人贴近,在爱情上更是如此。别说男人,女人有气节自尊的,大多也无法接受情人把自己呼来喝去不当人看,还能大庭广众把哪怕的确有重大过失的前任挖心。这样的人只会让人敬而远之,再好看也起不了想在一起的念头。飞红巾这个人物的独特,就是诠释了这种道德和人性的冲突。这是梁书难得对这类GM气息过重的女性进行一定的反思刻画出其缺陷而非一味推崇。

  到最后对她情意最深的怕还是楚昭南,即便他也认为:

  他想:“师兄还好,【飞红巾这个野女郎,脾气可坏透啦】,我和他们争辩,她真会把我打死!”


  可见飞红巾恐怖的脾气是大家心照不宣的。

  多面化的人物


  不过飞红巾若只是塑造成一个剽悍的符号化女人,这段故事也不会那么精彩了。她的刻画和转变也是很有意思的。她并非完全不开化,反而在杨云骢的开导后,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有去试图改变的想法。

  杨云骢检视飞红巾的伤势,知道不是重伤,却也不宜运用轻功,踌躇一阵,说道:“我背你回去吧!”【飞红巾毫不忸怩,抱着杨云骢脖子,让他背出山谷。】


  全书对于杨云骢,飞红巾没有以对待押不卢那样野蛮,反而真正是展露出了自己长久隐藏乃至忽视掉的女人柔弱一面,这也看出她对杨云骢的用情至深,背后的牺牲和忍让不可估量。如果没有纳兰,杨云骢和飞红巾或许会像很多梁书夫妻一样结合起来,但是距离灵魂伴侣会有一段距离。

  纳兰也并非一个弱女子。她内心实际很强悍,有需要时候自卫杀人毫不留情。但是她在心爱的人面前从来不耍横。可以对比同样受伤了后,纳兰是吵着希望杨云骢救,而没有强撑和强调战斗。最大程度满足了杨云骢的大男子主义保护欲。

  纳兰摇了摇头,忽又叫道:“你先给我料理好不好?你一点也不疼我!毒气散开,我就要死啦!”


  正是两位女主角都有足够多面的刻画,不脸谱化符号化或者回避她们的缺陷,才让这本书和这段爱情如此精彩。不像很多梁书中三角恋很容易因为结构笔法等原因写崩一个。


  决定的关键


  当然,杨云骢也并非凡夫俗子,光有温柔手段是没法得到他真爱的,也不会让这本书这么值得回味了。他从纳兰身上感受到了内心的共鸣是两人能深爱彼此的关键。杨云骢在听了纳兰关于飞红巾的话之后反应也值得琢磨。

  “你听我说,我厌恶战争,你也厌恶战争,你对我这样说过的,是吗?【但是我和你厌恶战争,战争却偏偏把我们卷进去了,如果有命运的话,这对我们就是一个命定的恶运。】

  “我不认识飞红巾。但自从来到这儿,我就常听人提起她的名字。是的,你说的不错,我的父亲,我的族人,都把她说成女魔,杀人如割草的恶魔,我对她也感到害怕的。可是我也并不全信我的父亲的话,我知道我们打进来时,也杀了不少的人,这是战争嘛,我们杀他们,他们杀我们,我们把飞红巾称为女魔头,焉知他们不将我的父亲称为魔头。

  “我有时甚至这样想,一个像飞红巾那样的少女,跨着战马,在草原上飞驰,被她的族人尊崇,被我们的人咒骂,不管怎样,她都是一个英雄,老实说我也曾偷偷的羡慕过她哩!

  “我不认识飞红巾,直到我受到她的毒针射伤的时候,我猜,这样精通武艺的女子,一定是飞红巾。【当针毒令我非常痛苦的时候,我恨她,恨她出手这样毒辣】。另外,我还有恨她的,大哥,我不说了,我知道你一定是她的好朋友!”

  好像这里面没有是非黑白。这样是不对的,不对的!杨云骢在心里头重重的说道:“不对的!”杨云骢有许多话想要对她说,想教她怎样分辨是非,可是他知道这些道理不是她一下子能听得进去的。另一方面,他觉得在满洲人中,有这样的一个女子,已经是一个奇迹,【他感到,他和她之间,心灵上也有互通的地方,这是一种奇异的感情,和仇人的女儿,在心灵上互相感应。】


  这里表明了杨云骢心底深处是同意纳兰的说法的。他虽然出于大义去打仗,但实际内心厌恶战争明白两边都有正常人,更反对草原部落残杀奴役无关平民,扩大仇恨面的行为。经过了之前的事情,他更能理解纳兰的想法。这是他从大部分人包括飞红巾这样他眼中的“绝缘体”身上所找不到的认同。表面上杨云骢和飞红巾更相似,实际内核上,纳兰才是和他更有共同语言的人所以能进入他的内心。反过来纳兰也渴求这种认同,她对杨云骢的苦衷感同身受能彼此施予。这是她爱上杨云骢而不是用情至深的多铎的关键原因。只是你死我活的战争中,抱有这种想法的两人命运也是一开始就注定的。

  纳兰悠悠的醒转过来,忽然问道:“大哥,我知道我快要死了,你对我说一句真心话,一点也不许欺瞒我,行吗?”杨云骢道:“你说吧,我一定会真心地答你!”纳兰面上飞霞,直红到了脖子,低声说道:“大哥,你说……你要真心地说,你欢喜我吗?”杨云骢的心跳得非常剧烈,对一个病得这样沉重的人,难道还能给她失望,而且,他实在也不能仔细的分析自己的感情了,他紧紧的抱着她,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我真心的欢喜你!”

  枯萎的花复苏了!杨云骢这句话比他的“碧灵丹”更有效,比一切仙丹灵药都有效。纳兰只觉一股暖流流过五脏六腑。杨云骢感觉到她握着自己的双手,忽然有力起来了,渐渐地她坐了起来,倒在杨云骢的怀中,【口唇压在杨云骢的面上,一颗火热的少女的心,也烫在杨云骢的心上,草原的黄昏渐渐寒冷了,可是杨云骢的心,却感到异常的热,热,热!】

  杨云骢茫然的抱着她,感情像奔马、又如巨潮,混乱极了,也激动极了!不能说他没有一点后悔之感,在这刹那间,他曾想起了飞红巾,飞红巾是那样的爽朗,笑声就像草原上的驼铃!他又想起草原夜祭之后,飞红巾和他在草原的赛跑和夜话,是那样的淘气,而又是那样的豪迈!那一晚,飞红巾也曾向他表示过深沉的感情,【但他的犹豫轻轻的将她的感情关在门外】,他并没有为她打开心底门扉,【虽然,他自见飞红巾第一面后,就把她当成自己最亲密的人,那份感情,应该说是远在他与纳兰之上的!】

  但这种后悔的念头霎那就过去了,杨云骢是一个英雄,他英雄的心命令他不许反悔。重视自己的诺言,已经成为他的习惯了,何况怀中的少女又是那么样真挚的爱他!他又觉得飞红巾是像他一样的人,应该经受得起任何挫折,包括感情的折磨在内!而纳兰在他的眼中,却是一朵嫩弱的花,虽然她也懂得武艺。她是那样的纯真、无邪和温柔,就像小孩子一样,他需要爱护她,保卫她,将她慢慢引导到自己这面来。

  【杨云骢和纳兰紧紧地拥抱着,陷在一种“混乱的陶醉”中】,过了许久许久,才给一阵马铃声所惊醒。


  这里已经分出了胜负,杨云骢对纳兰敢于投入,敢于表白甚至紧紧拥抱,还住在她家里半个多月。对飞红巾却百般犹豫错过机会,更没有这样内心的共鸣。而那一段也并无矛盾之处,前面的文字中从纳兰的观察里我们可以看到,杨云骢对飞红巾的情感,来自于对英雄的佩服和大义上的赞同,但并不是真正的爱情。

  纳兰奇异地看着杨云骢,她不知道杨云骢心里的念头,只是她感到气氛的沉重,她觉察到杨云骢的话,似乎已超出爱情之外了,【他的话不是一种儿女之情,而好像是他已奉献给一种神圣的东西,飞红巾也是一样,所以他和飞红巾的情谊是牢不可破了】。


  在将军府居住之时,这里又有对比。

  【杨云骢的心甜甜的,感到一种少女的关怀。这样的关怀在飞红巾处领略不到。飞红巾缺乏少女的温柔本质,她不懂得怎样表现自己纤细的感情。】忽然间,一种幸福之感像电流似的通过了杨云骢的心头,他紧紧拥抱着,用脸孔轻擦她的脸孔,喘着气,一句话也不说。他想:“说得对,我要纠集哈萨克人,把满清的军队驱逐出去。打仗不是靠刺杀敌人一两个将领就能成事的。”


  杨云骢从纳兰这里得到了少女的温柔和热烈直白的爱,加上共鸣自然就难以分离了。只是后面也能看出这不是他选择纳兰的关键。

  比如纳兰在和多铎事件后的想法多少为人诟病,不过仔细看起来并非完全没有道理,而且和杨云骢的做法甚至有异曲同工之妙。

  自己和杨云骢若想有好结果,【除非跟着他逃出去,跟着他拿起刀枪,反抗自己的双亲,自己的族人!】“这是不可能的啊!”她是父母的独生女儿,反抗父母,那是她连想也不敢想的事。她爱杨云骢,她也爱她的父母。她不知道要牺牲谁,她整整想了一天一夜。


  两边谁都没法调和的矛盾,只能忍痛牺牲。说纳兰两头不沾,杨云骢又何尝不是如此,作为大侠既坚定事业,又为了心爱的女人一再错失击杀敌人首脑的机会。所以这两人才如此有共鸣会爱上。而使他们没法在一起的,也正是不同立场下其实差不多的观念。这正是这段爱情精彩和值得深思的地方。

  不少人说纳兰依靠手段和QJ才获得了情感胜利,这也小瞧了杨云骢。以他的武功真不愿意,十个纳兰也强求不成。这些归根到底,都是说明杨云骢内心爱着纳兰,愿意为她招惹麻烦,放弃杀敌,拥抱她乃至和她有肌肤之亲。就像赵敏抢亲,其他谢逊什么都是借口,归根到底还是张无忌内心更向着她而不是周芷若。而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杨云骢和纳兰在一起除了男女之爱,彼此都能感受到这种共鸣,满足彼此的孤寂。这是这本书最深的内涵之一。

  无可挽回的结局


  尽管杨云骢和纳兰的爱情已经富有深意,飞红巾的刻画依然从另外一个角度进一步诠释了主题。她虽然多少能看出杨云骢对纳兰有情,但是她还是在不断试图挽回,在大义上对杨云骢无比信任。

  飞红巾忽然拍掌说道:“诸位总不会怀疑我也是奸细吧?【我陪他去,捉不着楚昭南我们就不回来,我用人头担保杨云骢不是奸细!】”


  甚至以身犯险帮助他抓人,同时也更尽力地展现自己女人的一面。

  再说杨云骢走到飞红巾的帐幕,飞红巾请他吃了早餐,拉他到草原上去散步。草原的清晨,朝阳普照,绿草凝珠,【就宛如一个刚刚梳洗过的少女,展开她的笑脸,美丽极了,娇艳极了。飞红巾喜上眉梢,傍着杨云骢低声唱歌,杨云骢心中的思想如浪潮冲击,那里听得进去?飞红巾唱完了几支草原小调,】见杨云骢若有所思,拉着他的手道:“【云骢,有什么话你说呀,我们相处的日子很短,但却相处得很好,你说是吗?你昨晚说把我当成妹妹,那么哥哥的心事,妹妹应该知道呀,云骢,你不知道,在那次草原混战,失散了你之后,我是多么惦记着你!】”


  这样的用心和诚意非常动人,然而换来的却是彻底的败局。

  飞红巾蓦然向回头路疾跑,她的眼泪已经滴出来了,【她不愿让杨云骢看到她的眼泪,看到她感情上的弱点,虽然杨云骢是她最亲爱的人。】


  飞红巾最难过的并不是仅仅情场失意,而是自己已经在为杨云骢转变和展露自己的女性一面,换来的却是一场完败让自己的真心落成笑话,也因此杨云骢对她的打击远甚于押不卢。


  她不杀纳兰和女孩除了一种英雄的骄傲不容许自己去撒泼之外,也因为她理解杀了她们也于事无补,只会在世人面前更显出自己的脆弱。从这一点来说,她的确是个值得敬佩的女英雄,也难怪追求者甚多。她本人的刻画和对主题的诠释上并没有输给纳兰。

  然而杨云骢并不领情,反而因为孩子的出生更加偏向纳兰,被内心对温暖和家庭的追求所占据了。

  这霎那间,杨云骢又惊又喜,但渐渐喜悦的感情大大超过了惊惶的感情。在此之前,他虽然很爱纳兰,但总觉得那种感情,并不是怎么巩固的感情,【而今,他觉得和已是真正联为一体了,对飞红巾的负疚的感情也消失了,】他莫名其妙的爱那个未曾见过面的孩子,他为她的瘦弱而担心,他幻想着她是怎样哭喊叫唤。收了羊皮信后,他心里迅速的作了一个决定,要冒险到千里外的草原去看自己的孩子!


  之后杨云骢更是几次三番和纳兰相会,甚至丢了性命。而到后来去找飞红巾这段,也把她和杨云骢的人物诠释得更加丰满,更和对纳兰的情感形成了对比,让读者更加清楚杨云骢内心的选择。

  飞红巾仍然是在低声念经。杨云骢低声说道:“飞红巾,草原上的兄弟们需要你。你和我下山吧!我们永远是最好最好的朋友!”飞红巾头也不抬,念经念得更起劲,杨云骢隐隐约约的听得她念道:“世法如幻如梦,如响如光,如影如化,如水中泡,如镜中像,如热时炎,如水中月,是以诸法无常,一念在我……摩诃般若波罗密。”这是《大乘般若经》的经文。杨云骢叫起来道:“【飞红巾,你怎么啦?草原上铁马金戈,狼烟处处,你却说什么如幻如梦。难道正在浴血死战的你的族人,在你的心目中,也是一团的幻影?飞红巾,不要发傻了,跟我下山去吧!】”飞红巾仍如不闻不见,趺坐蒲团之上,除了嘴皮微微开合之外,简直就像古代遗留下来的一尊石像。


  到最后这一刻才让读者彻底明白原来刚毅的外表下,飞红巾是如此的柔弱和杨云骢所想的正好相反。她之前的倔强蛮横同时都是一种对自我的保护而已。她身上的人性元素并不淡于另外两人,也是一个孤寂而有渴求的灵魂。同时她对杨云骢的爱也是以为他懂得自己,更冀望眼中这个高大完美的英雄形象能和自己相互扶持和倾诉。然而在骄傲被打破,情场失利后,她没能再穿起那身铠甲甚至连家族事业也放弃了。讽刺的是飞红巾曾嘲讽楚昭南只管自己和爱慕的人,这里却和投靠清军之前的楚昭南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楚昭南人品卑劣意志不坚定,但单说感情方面,或许两人更有共同语言。英雄和恶人,有些地方或许比英雄和英雄更为相近。

  然而哪怕见到了飞红巾内心的脆弱后,之前一再拿纳兰更柔弱作为理由的杨云骢的反应却是

  杨云骢呆然立在飞红巾身边,不知如何是好。过了许久,忽然想起来道:“飞红巾孤身遁迹雪山,难道草原上的抗争,已经被清兵扑灭了?”这一想,不禁冷汗沁背,吁口气道:“飞红巾,我此刻不能在这里陪伴你了,我还要下山去看看我的弟兄。过些时候,我再来见你。”【横起心肠,又越墙走了。】飞红巾听得杨云骢已经走远,【把佛经一抛,颓然叹道:“你永远不会再见我了!”】


  这里和前面的话最好的印证了杨云骢对飞红巾的情感一直是一种GM同胞之间的情谊,拿开共同的大义两人关系并没有那么近。甚至能为了大义抛下这样崩溃的她和对纳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实际飞红巾内心并未遁入空门,这会需要的也不是什么革命情谊动之,然而男女之情的美好杨云骢却给不了她,更看出两人的渐行渐远。

  同时之前杨云骢内心一再对自己说的“纳兰柔弱,飞红巾刚强”也不过是自我安慰。飞红巾即便把最柔弱最需要帮助的自己展示给了杨云骢,还是没能真正打动他。可以看出飞红巾对比纳兰对于杨云骢而言,缺少最多的并不是温柔可人或者我见犹怜,而是那一份内心的共鸣和纠结。这是他的软弱之处,然而对他却只有崇拜敬爱一面的飞红巾却无法满足需求。因而虽然她没有做错什么,但是爱情本来就是不讲对错的。

  而讽刺的是类似楚昭南和飞红巾那样,杨云骢和纳兰的悲剧,又恰好是两人太过相似却处于不同立场,都为对方付出却不愿意放弃根本立场所导致的。纳兰两次气到杨云骢的“谁教你是汉人”也说明她知道杨云骢最在乎的是什么,这样才能让两人分手,只不过杨云骢内心也都知道这是气话。所以哪怕血书中杨云骢也没有怪罪纳兰。

  你母是皇室中人,改嫁迫于父命,不必责怪。


  他们虽然没能在一起,但都是很懂彼此的。而飞红巾尽管用情至深,和杨云骢处处却缺乏这种感应默契。

  总结


  这个故事通过杨云骢这个外表完美的大侠的悲剧爱情,写出了人在战争关于道义和人性的抉择还有反思。同时也没有将纳兰或者飞红巾处理得过于符号化,却也都是作为有血有肉的人来塑造,既没有回避她们的缺陷也赋予了足够的内心矛盾和人物成长。纳兰和飞红巾的直接照面虽然不多,但是时间恰到好处力道也足够。这让三个人物都立的起来,彼此之间的关系既具有戏剧张力又富有内涵。甚至楚昭南这个七剑中非常脸谱化的反派和押不卢这样下作的小人物,也在塞外的故事中因为对飞红巾的情感更像真实的人虽然是恶人。从不同角度描绘出了残酷战争和个性冲突下人性的挣扎和扭曲。这是这段爱情如此动人并且多次被浓墨重彩地在萤幕上演绎的关键所在。

  虽然因为七剑写在先,杨云骢的结尾多少有些遗憾下一代的故事更是不尽如人意。但故事本身亮点够多,电视剧也曾经通过改编弥补了这一遗憾。这里引用下当初写剧评的一些话:

  尽管角色有些美化,但主题的剧情很好契合了人物核心特质。结尾恢复满头青丝的易兰珠和张华昭目睹杨云骢和飞红巾背道而驰的一幕,将这种满满深情和万般无奈彼此交织,历经沧桑的悲剧爱情推到了顶峰,伴随着那首《天若有情》奏出了梁羽生作品在荧幕上的最强音。

  而这一幕和原著这段爱情本身的精彩更是无法分开的。这本书虽然作为早期作品文笔粗糙结构简单,更有和其他书无法对上的地方。但是正因为它的主线爱情和主角刻画过于突出而且是梁书所很少触及的地方,写出的道德和人性之间的徘徊抉择也是文艺作品永远的主题,因而动人之处不会随着时代而消减。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对骂中成熟 时间:2020-11-21 16:26:18
  欣赏佳作!
作者:金陵男生 时间:2020-12-10 19:52:38
  骨子里杨云骢和飞红巾是两类人,杨云骢是杨涟的儿子,书香门第和飞红巾这种草原上长大异族女性缺少共同语言,和纳兰则不同,纳兰那种江南女子的温婉秀气才是杨云骢最想要的。还有一点就是飞红巾没纳兰漂亮,这个也很重要。卓一航为什么会对练霓裳生死不渝,除了两人性格互补之外,练霓裳的美貌也让卓一航痴迷不已,飞红巾的容貌比起她师父来可是大为不如,所以她吸引不了杨云骢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阿明利 时间:2020-12-19 03:02:35
  杨云骢是汉家高管之子,本质上是汉家文明人。他内心向往的是大家闺秀而不是革命伴侣。
  纳兰明慧恰恰是个大家闺秀,温柔文雅,完全符合他的审美。

  碧血剑夏雪宜之所以爱温仪而非爱何红药,也有这个原因,他是江南水乡的儿子,喜欢的自然也是江南水乡的女子,而非南疆摆夷族的女子。

  甚至连郭靖在黄蓉和华筝间的选择都有文化背景的因素,他可是被母亲教导一直向往宋国的。
我要评论
楼主皇马新左后卫劳尔 时间:2020-12-20 00:42:50
  @我是阿明利 2020-12-19 03:02:35
  杨云骢是汉家高管之子,本质上是汉家文明人。他内心向往的是大家闺秀而不是革命伴侣。
  纳兰明慧恰恰是个大家闺秀,温柔文雅,完全符合他的审美。
  碧血剑夏雪宜之所以爱温仪而非爱何红药,也有这个原因,他是江南水乡的儿子,喜欢的自然也是江南水乡的女子,而非南疆摆夷族的女子。
  甚至连郭靖在黄蓉和华筝间的选择都有文化背景的因素,他可是被母亲教导一直向往宋国的。
  -----------------------------
  纳兰其实很有那种满族贵族小姐的意思,外柔内刚关键时刻也狠得起来。
作者:风栖秋梧 时间:2021-01-02 23:50:51
  塞外奇侠传里面文字比较流畅精练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