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武侠小说连载】锦衣卫(第一百一十九章)兄弟情深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1-22 14:15:52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兄弟情深
  晚上,经过吴莫愁一下午的努力,终于准备了好了一桌非常丰盛的晚餐,吴莫愁、吴山夫妇、沈默夫妇、陆无霜、柳芷若等人也都出席,加上沈云的女儿,满满当当的一桌人。
  沈默夫妇也在晚宴之上才知道这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居然是沈云的即将迎娶的第三个夫人,惊讶得差点合不拢嘴来,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儿子也就离开苏州几个月而已,自己的二儿媳妇还跟着,他居然还能娶一个回来。
  吴山没见到沈默夫妇的时候还是有些忐忑,他不知道沈默夫妇是否好相处,要知道这公公婆婆是否好相处可直接决定了自己的女儿以后在这家里是否好过。他们也听说了柳芷若已经产子,不过是一个女儿,这让吴山又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不管这沈云是多疼爱这女儿,这女儿都是要嫁出去,将来这偌大的家业还是要传给儿子的,而且这皇宫里面不都是有句话叫做母凭子贵。
  这一顿晚宴下来,大家还是相处都比较融洽,毕竟这是第一次见面,而原本还有几分傲气的吴山此刻也收起了自己那一丝丝骄傲,他现在清楚的认识了到了一点,自己的那一丝丝骄傲在别人眼里根本就一文不值。
  晚宴过后,柳芷若等人主动的送吴山等人会住处,而把相处的时间单独留给了沈云和吴莫愁。
  吴莫愁走在沈云身边,吴莫愁心里就好像有一头小鹿在哪里乱跳一般,一直微微低着头,跟在沈云旁边。
  沈云见此笑道:“我和铁血门的夜景可是非常不错,你要是低着头,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吴莫愁这才抬起头来,道:“我……我就是不知道说些什么!”
  沈云道:“莫愁,那当然是有什么说什么,嗯,这样,不如我来说如何!走,我先带你去逛逛铁血门下面的小集市,然后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
  吴莫愁点头道:“那好,我就跟着你去!”
  沈云带着吴莫愁便直接朝下面的小集市走去,现在铁血门的自己掌控的弟子并不多,在总舵这边也就两百多人而已,其中还包括武刚带来的那五十人的锦衣卫,可是因为这里已经是很多货船或者商船再次过夜的地方,因此夜色即便已经降临将,可这里却才刚刚热闹起来。
  “好热闹啊!”吴莫愁惊讶道,今天也是第一天来,随着这小镇子就在铁血门的旁边,可还是没来过。
  沈云点点头,道:“的确是很热闹,不过在我眼里,现在还有几分凌乱,得好好规划一下才行。”
  要知道这个小镇已经被朝廷划归了铁血门所有,因此要在这里修建商铺自然要铁血门同意才行。脑子里面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沈云突然有种迫不及待想要找柳芷若商量的冲动,可毕竟现在陪着吴莫愁,也不好离开,于是也就点点头,道:“就是按照我们的意图,把眼前这片规划一下,比如说那条街是吃饭的,那条街是玩的,那条街住宿的等等。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这件事情还得由你来办!”
  吴莫愁疑惑道:“我?你的意思是?”
  沈云道:“对于一个门派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情报,收集情报越多,对于我们也就越有利,现在铁血门之中收集情报的主要负责人是武刚,可是武刚一人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因此我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突然就冒出一个想法。在京城你的厨艺可没人能比,既然如此,为何不好好运用一下,在这里选一处依山傍水的好地方,然后按照你的想法给你打造一个小酒楼,你来当老板娘,也可以当厨师,可以让你的厨艺不至于埋没,然后我会让武刚安排一些聪明伶俐的人前来当这跑堂的,或者斟茶倒水的人,密切留意那些来往客人的言谈,你可有所不知道,这些客人有时候或许不过是在哪里闲谈,可闲谈之中就会不知不觉的流露出一些对我们非常有利东西,被收集整理之后就可能对我们非常有用。你觉得如何?”
  吴莫愁有些疑惑道:“这能行吗?”
  沈云笑道:“当然能行,你本来就聪慧,选在这只不过把地方由京城换到了这苏州而已,其余的根本就没什么变化,唯一的就是你不能对外面泄露自己身份,虽说这酒楼是铁血门的眼皮子底下,可是也不能排除有敌人会铤而走险,对你不利。”
  吴莫愁微微垂了头,道:“实际上你不用做到如此。”
  沈云道:“你将来嫁进来,我们可就是一家人,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吴莫愁重重点点头,道:“杜公子,还请放心,我一定做得好!”
  沈云道:“我当然放心了,嗯,明天我让父亲就去和伯父商议一下,选一个黄道吉日,我们完婚。”
  吴莫愁惊讶道:“完婚?”
  沈云道:“那是当然,怎么?你不想嫁?”
  吴莫愁俏脸绯红,道:“嫁!”
  晚上沈云住在柳芷若的屋内,两人激情过后,柳芷若软软的趴在沈云的胸口,问道:“吴姑娘那里都说好了?”
  沈云道:“说好了,她答应了!另外我有个设想,想和夫人商议一下。”
  柳芷若柔声道:“相公需要商议的,可是关于铁血门的事情?”
  沈云轻轻搂着她,道:“对,就是铁血门的事情,晚上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镇子的生意还不错。”
  柳芷若道:“是,镇子原本就住有几户人家,是当地渔民,后来我们修建铁血门的时候有很多的工人,他们就准备一些饭食赚点钱养家糊口,商人撤走之后,他们有些就修正了房子,干脆开始了小店来,随着来我们这里晚上停靠的商人越来越多,他们的生意也就越来越好,后来很多当地百姓见此,也就干脆来建客栈和酒楼。相公难道有什么想法?”
  沈云道:“我没记错的话,现在整个西山岛那可都是我铁血门的地盘,也包括那个镇子。”
  柳芷若道:“的确如此,因为之前那几乎百姓原本就住在这里,我们也不想落下恶名,所以也就没阻止。相公难道打算把这些地收回来?”
  沈云道:“我是想把地收回来,不过对于那些百姓也实在有些不公平,因此我有个想法,从现在开始,那片地方以及整个西山没我们允许不准任何人修建宅子了,毕竟这是属于我们地方,现在相当于私有。”
  柳芷若道:“这点没什么问题,那么对于那些修好的呢?”
  沈云道:“那些修好的毕竟是老百姓,他们在这世道讨口饭吃非常不容易,可是在我心里,这一片要统一规划,布置有序,而不是如现在这般如杂草一样仍由其发展,因此我的想法是对于这本地居民,我们采取置换的方式,整个地区统一规划之后,我们给他们相同面积的房舍,在修建导致他们停业的这段时间,我们补偿他们的损失,而他们将一直都拥有房舍和土地,当然,前提条件是我们铁血门还存在,即便我们离开铁血门之后,后来者对于还是认同之前我们的做出的承诺。第二点,对于那些已经修建好了,却并非原本这西山岛上的人,我们原价赔偿他们修建宅子的费用,另外在我们这一片修建好了之后,允许他们优先选择修建好的商铺进行租赁。”
  柳芷若想了想,道:“这些修建好的宅子,相公的意思就是只租不售?”
  沈云道:“对,只租不售,如此一来即便以后我们离开此处,新的铁血门掌门人打算这些收回来,对于那些商家而言也可以把他们损失降低最少,即便以后有人想涨租金,他们也可以选择租或者不租。”
  柳芷若道:“相公想得还真长远,妾身觉得,现在已经存在的那些商铺可以暂时不拆,毕竟这边一边修的时候也不能让那些原本晚上停靠在这里商人和货船赶到别的地方去,码头还需要扩建,这样才能容纳足够的船只停靠。”
  沈云道:“的确如此,具体的事情,还请夫人明日安排人先把告示张贴出去,看看那些商家的反应,另外派人丈量一下那片土地,看如何规划,除了吴莫愁的小酒楼之外,我举得在修建一栋规模大的酒楼客栈,然后交给大哥来打理,我给他整个镇子最好的地盘,可能不能赚到钱,那就得靠他自己,什么强买强卖的事情,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他应该没那个胆子。”
  柳芷若道:“这个没问题,可这银子怎么出?要是万一拿不出怎么办?他的酒楼客栈若是大了,其他的会不会没什么生意?”
  沈云道:“这完全不用担心,客栈大了,那么住宿吃饭的费用自然也就高,那么能住这里的都是有钱人才行,可来我们这里留宿不可能全是有钱人,他们也会选择一些价格低廉的客栈酒楼,不同层次的消费针对不同的人群,这点并不冲突,至于这钱,也不能我出,也不能铁血门出,还是必须得他出才行,亲兄弟也得明算账,整个修建的费用就分年来付,打个比方,这酒楼修建一共花费一千两,分十年,我们不算利息,每年他就要支付一百两。除此之外,这客栈的租金,每年一百两,然后管理费用每年五十两,他一年就要支付铁血门二百五十两。当然,这是我打个比方,具体多少还得看我们耗费了多少钱才行。”
  柳芷若仔细想了想沈云的话,道:“分期的话,不算利息,如此一来压力也就大减。不过按照你虽说的,那这栋酒楼等他把成本钱出了之后,岂不是就成他的了?”
  沈云一愣,顿时反应过来,笑道:“看我,自己都忘了,我们这宅子可仅仅租而不卖的,那么他只需要负责租金和管理费用便可,另外我们铁血门要让那些弟子对我们忠心耿耿,那么就得好好安置一下他们的家眷,所以我觉得在这片区域修建好了之后,凡是我铁血门弟子表现优秀的,可以优先租赁,要是没钱的,也可以不用先付,先让他们经营一年,然后一年之后在付头一年的租金。如此一来他们只要经营的妥当,就不用担心租金的问题。我们如此做的话,可以解决很大一部分弟子的后顾之忧,也可以让他们对于整个铁血门更为尽心!”
  柳芷若道:“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好管理,我们有什么命令之类的执行起来也更容易!”
  沈云道:“正是如此,我觉整个事情当然是越快越好!”
  柳芷若道:“这点相公放心,明天妾身就去安排此事!”
  正如柳芷晴所言,第二天,一张告示就张贴在了镇子的入口处,顿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告示上面详细的说明了这片地可是属于铁血门,从今天开始不允许任何人在没经过铁血门同意的情况下修建任何房舍,而对于已经修建完毕并开始使用的房舍也有处理办法,唯一觉得委屈的就是已经修建却还没修建好的,他们的材料直接被铁血门收购,然后不允许继续修建,完全没商量的余地。
  这边告示张贴出来,自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沈云这边也没停着,立刻派人前去苏州城找最好的师傅,毕竟这可是一个不小的工程,开始派人丈量土地,武刚的人也严密监码头镇子那些人的动静。
  晚上,武刚见到了沈云,道:“帮主外面传来了消息,说有几个人密谋打算来见门主您。”
  “见我?” 沈云头也没抬,此刻拿着笔正在桌子上的宣纸上面画着,所谓没吃过猪肉,怎么也见过猪走路,对于这规划还是一定的心得,这个时候不同于以后,在一个地方几样东西是不能少的,第一就是酒楼客栈,来来往往那么多人,吃住可是必须的,第二就是青楼,青楼那可是合法的,甚至还有官方,这来来往往的大多数是商人,商人有钱了该怎么办?那当然就是消费了。客栈青楼那当然是最好地方。客栈和青楼那都必须修得非常有规模才行。但是有一个地方沈云却没准备开,那就是赌坊,十赌九输,而且赌博也害人不浅。
  画得差不多之后,沈云抬起头来,笑道:“到时候让你夫人也来开个小酒馆,赚些银子,也能让家里过得轻松一些。”
  武刚笑了笑,道:“属下可没那么银子来买房子开小酒馆。”
  沈云搁下笔,道:“谁说的开小酒馆就要有银子?按照我和夫人的想法,这酒楼是用过租而不是买,一次租期十年,而且租金是满一年才结账。”
  武刚疑惑道:“只租不卖?”
  沈云点头道:“对,只租不卖,而且年限是十年,你们要投资的大概也就是里面一些家具而已,要是银子不够,说一声便可以,到时候去账房里面支取,然后分个十次二十次的,和租金一起还便是。至于位置,到时候确定了如何修建,你自己选便是,看上哪里选哪里。”
  武刚心里一琢磨,如此一来就相当于什么钱都不用提前垫进去,就可以把这酒馆给开起来,可还是有些疑惑,道:“帮主,你的意思?”
  沈云道:“这西山本来就是朝廷划给我的,与其让苏州城那些人看到这里生意好再这里乱修乱建,还不如由我们自己来,而且你也是我得力的帮手,这种事情自然必须得照顾我铁血门的人,你可是铁血门建帮的元老人物,怎么能忘了你?”
  武刚道:“多谢帮主!”
  沈云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你手下现在有五十人,你也先自己调查一下,看看哪些兄弟家里拖儿带女,家境不好的,平时表现也很突出和优秀,我先给你是个名额,要是他们的家眷能来这西山的话,同样也如你一般,先把家眷安置好了,能有个一技之长谋生。也让兄弟们在外面办事的时候也安安心心,免得担心家里。”
  这些人本来身份就是锦衣卫,锦衣卫的密探他们的家眷按理说都留在京城之中,因此沈云也不确定到底能不能把他们的家眷安置过来。
  略微停顿片刻,沈云接着道:“对了,也给兄弟们说声,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监视他们也不是想控制他们,纯粹就是想让兄弟们日子能过得好一些,这钱别人赚也是赚,为何不能让自己人赚。”
  武刚心里深为感动,道:“帮主的好意属下定然一字不落的转达给下面的兄弟。”
  沈云点头道:“还让兄弟们放心,这次虽说只有十个名额,主要是修建的区域太窄,后面扩大规模还有很多机会,对了,你刚才要说什么来着?”
  武刚道:“刚才镇子上兄弟传来消息,说有七个商人打算要来见你。经过调查,这七个人之中有三个是已经在修建酒楼和客栈之人,另外五个是正打算修建,大人这一张告示就好像一棒子打在他们头上,估计有些乱了方寸。”
  沈云冷哼一声,道:“见我?我好歹也也是堂堂的铁血门帮主,他们岂是说见就能见到的,要是他们前来,直接让人挡在门口,告诉他们,这里可是我们铁血门的地方,这事情由不得商量。”
  武刚点点头,道:“是,另外……”说着,把手里的纸张放在了桌子上,道:“帮主,这是你要的东西!”
  沈云接过了纸张,仔细一看,上面便是自己大哥这段时间强买强卖的证据,微微点头,合了起来,道:“这个我知道了,我会处理。”
  武刚犹豫了片刻,道:“帮主,属下以为,这以和为贵,要让他接受教训,老老实实的,有很多办法,没必要闹得你们兄弟不和,如此一来的话,即便是老太爷,夹在中间,更加有些难处。”
  “武刚说得有道理!”柳芷若的声音传来,接着也就迈步走了进来,拿起桌子上的纸张看了看,道:“我们的目的实际上并不是阻止大哥做生意,而是因为他有些贪婪,而忘记了做商人的本分,那就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才行。我们也就必须让他长长记性就行,没必要把这事情闹得如此之大,伤了你们兄弟的情分,也让父亲夹在中间为难。这手心手背都是肉。而你也知道你大嫂的为人,她要是破罐子破摔,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传出去也让别人看笑话,对于我们也不利。”
  沈云仔细一想,的确也是如此,点头道:“那好,那么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柳芷若皱着眉头想,道:“不如先让他来主动找我们?如何?”
  沈云顿时眉开眼笑,道:“这是个好办法,武刚,立刻安排人去,记住,找机灵点的。”
  当武刚离开之后,沈云道:“还是夫人有办法。”
  柳芷若叹口气,道:“这种办法若非逼不得已,我也不想啊。”
  沈云道:“总的来说比我想的办法好多了,按照我的做法,直接先派人去把大哥的铺子给封了,然后在好好的说道说道,如此一来,即便大哥最后服软,那么对于我们也心怀芥蒂,毕竟都是一家人,我也不想把事情做绝了,还是夫人计谋高超。”
  柳芷若苦笑道:“这叫监守自盗!”
  沈云道:“什么监守自盗,我们这叫做用心良苦,迟早让大哥知道这危害,否者若是遇上真的,到时候现在可就没如此轻松之事。”
  晚上,沈雷夫妇两人突然急急忙忙抵达,而这个时候沈云正在吃晚饭,得到他两人前来的消息,沈云有些惊讶道:“大哥不是应该回京城了,怎么突然来了?”
  柳芷若道:“我们起初也以为大哥在京城,后来才知道他们留在苏州,可这都晚上了,这火急火燎的跑来难道有什么事情?”
  沈云放下手里的碗筷,道:“你们先吃,我去瞧瞧。”
  出了门,在客厅里面见到了沈雷,此刻的沈雷和夫人赵氏那是一脸的焦急之色,也没坐下,来回就在屋内转着圈,见沈云前来,沈雷连忙上前,急道:“二弟,你可得帮帮大哥啊!”
  沈云道:“大哥别着急,你先坐下,有什么事情你先慢慢说!”
  赵氏急道:“都什么时候还慢慢说。”
  沈云道:“大嫂,你这不说我也不知道什么事情,让我如何去做?”
  沈雷瞪了一下自己夫人,急忙道:“路儿不见了。”
  沈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道:“你说什么,路儿不见了?大哥,你别着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赵氏闻言就要抢话道:“事……”
  沈雷一瞪,喝道:“你闭嘴,要不是你这个败家娘们,忙着挑选首饰,怎么可能连路儿去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武刚派出动手的人选的时机非常巧妙,正是赵氏忙着选首饰,而对于自己孩子疏忽照顾的时候,等她选好首饰,这才发现自己的儿子不知去向,真因为如此,平日骄横的她自知理亏,在面前此刻可没了丝毫的威风。
  赵氏乖乖的闭上了自己嘴,却有些不服气瞪了沈雷一眼。
  沈雷这才把事情的原委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沈云一脸凝重的听着他说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等说完之后,这才道:“地方可曾留下什么话之类的?”
  沈雷道:“没有,你这话什么意思?”
  沈云道:“现在看起来,他们应该是掳走了路儿,而这目的无非就是两个,第一就是报仇,第二就是求财。”
  赵氏身子一颤,道:“该不是这有人知道你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因为报复你不成,所以才对路儿下毒手?”
  沈云想了想,道:“也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可能性不大,我的那些敌人,别的不说,这武功都是江湖上的好手,他们若想借机报复我的话,根本就不需要掳走路儿,直接杀掉你们就行了,面对他们,你们完全没任何的反抗办法,当初让你们离开苏州,就是不想让你们和我的关系被人知晓,就是不想让你们卷进这江湖的恩怨之中来。”
  沈雷略微有几分尴尬道:“我们也不过想借此赚点小钱而已。”
  赵氏道:“现在最重要可不是这个,而是要找到路儿。”
  沈云道:“大嫂说得是,路儿被人劫走,不是害命,那么就是谋财,可谋财的话对方也有留下什么口讯之类的,难道说他们并不是求财,既然不是求财,那么也只剩下一个原因了,那就是报复,现在看来应该不是报复我,那么大哥最近可有得罪的人?”
  沈雷脸上犹豫之色一闪而过。
  赵氏急忙道:“我们做生意那都是本本分分,怎么可能得罪人,我觉得定然是有人想报复你,可是又不敢得罪你,这才拿路儿开刀?”说着狠狠一瞪自己的丈夫。现在赵氏用意很明显,就是把自己孩子失踪的原因推在身上,把自己原因完全给撇清。
  赵氏的这个小动作沈云可都看在眼里,也权当什么都没看见,问道:“不敢得罪我才对路儿下手,那么大嫂,难道你们在做生意的时候还刻意给别人说起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赵氏咬牙道:“当然没有!”
  沈云道:“没有?既然没有,那么你们初次来苏州,怎么可能有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除非有人针对我,从京城一直调查到苏州,能调查到这种程度的,岂是一般人,他若要威胁我的话,怎么可能用一个孩子来下手?”
  赵氏道:“这个我们怎么不知道,我们夫妻两人老老实实做生意,又没得罪什么人,也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有人对针对我们。我不管,路儿是因为你们的原因才被人掳了去,你必须给我找回来,若是不找回来,我……我不活了我!”
  沈云点点头,道:“这点大哥大嫂还请放心,路儿可是我沈家的人,我不可能坐视不理,我立刻命人去找他,你们也别担心了,现在外面并没有消息传来,这也是一个好消息。至少我们可以确定一下,掳走路儿的人并没有想杀他,而是别有所图,只要有所图,那么我们就有机会!”说着,朝门口大声喊道:“来人啊!”
  武刚走了进来,道:“帮主,有何吩咐?”
  沈云道:“我侄儿被人掳走了,你立刻派人彻查这苏州城,一定要把人找出来,嗯,另外查查和我大哥做生意的那些人!”
  赵氏脸色一变,道:“查他们干什么?他们难道还会绑走路儿?”
  沈云道:“大嫂,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为了找到了路儿,和你们接触过的人都有可能,都必须详查,这样才能一一排除,苏州城如此之大,若是盲目的去找的话,无疑就如大海捞针一样。还请大嫂体谅!”
  沈云见自己大嫂依旧没丝毫的悔改,甚至还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当下也不点破,就让武刚派人去找,当然,什么都找不到。于是忙活了一晚上,却没任何的消息,路儿的消息依旧渺茫。当然,没有消息也是相对的。
  第二天一早,一晚上都没休息的沈雷和赵氏再次被叫到了沈云面前。
  沈云急道:“二弟,可否有了路儿的消息?”
  沈云摇摇头,道:“还没有,不过我的人一查,倒也查出了一些东西出来!”说着招招手,道:“大哥,不如你自己看看!”
  旁边的武刚立刻把收集来的情报递给沈雷,沈雷接过来一看,顿时脸色不由的一变,旁边的赵氏连忙把东西抢了过来,仔细一看,道:“这怎么可能,这是有人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 沈云冷哼一声,道:“大嫂,你这是在怀疑我的人的能力了?我可以非常确定的告诉你,这消息绝对没任何一丁点问题!”
  赵氏还是有些不服气,道:“你说没问题就没问题?”
  沈云道:“我说没问题就没任何的问题,否者的话,你以为我铁血门为何掌握偌大太湖的一举一动都能掌握的清清楚楚?”
  赵氏道:“那就不代表这件事情你就能查得清楚!”
  “啪!”沈云一拍桌子,狠狠的一瞪赵氏,非常不满道:“大嫂!现在是找路儿重要,要是掩饰你们那点破事重要?为什么路儿会被人绑走,难道现在你们脑子里面连一点为什么都不清楚?”
  沈云如此声色俱厉的一番话,估计连沈雷和赵氏两人都愣了。一直以来,沈云在他们眼中对待家人那可也是非常谦和,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两人一下子突然还有些适应不了。
  不过比起沈雷,赵氏最先回过神来,这一拍大腿,张嘴哭道:“我……”这一哭二闹三上吊,那可是女性最擅长的把戏,而赵氏见自己突然圆不过去了,干脆就使出了这一招来。
  “闭嘴!” 沈云立刻喝道,“在我铁血门内,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沈云暗暗用上了内力,顿时赵氏就觉得耳边好像突然打了一个雷一样,嗡嗡直响,顿时闭上了嘴,有些胆寒的看着沈云。或许在这一刻,她才突然醒悟过来,眼前这个小叔子可不仅仅是自己相公的弟弟,同样也是江湖之中叱咤风云,这一带让无数人都为之胆寒的铁血门的帮主,死在他手上的人同样不少,换句话说,他实际上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狂魔才对。如此一来,赵氏立刻闭上了嘴。
  沈云道:“当初让你们离开苏州返回京城,不是断绝你们的财路,而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们和我铁血门关系,一旦暴露之后,最危险不是我,而是你们,江湖之上打打杀杀如家常便饭,你们不过是普通人,我不想把你们牵扯进来。在他们眼里,你们完全就没任何的反抗能力,你们倒好,并没有离开苏州,还做起了生意!你们以为这事情瞒得过我?”
  沈云看向了一旁的沈雷,意味深长道:“后来我想,都是自家兄弟,做生意也无妨,我甚至可以暗中安排那些商人和你们做生意,只要你们公平公正,童叟无欺,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哪知道我千万百计想要替你们隐瞒的,这下倒好,你们自己大大方方的告诉别人,你们是觉得自己命才长了还是活腻了?好吧!你们自报家门也无所谓,毕竟这事情若是有心人查也能查出来,那么你们好好做生意,可你们呢,贪心不足,强买强卖的事情都做出来了。还打着我铁血门的招牌,我铁血门在苏州乃至整个太湖势力最大,可我铁血门自己做生意那都是讲究的一个诚信!有句话说得好,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那些商人表面上对你们恭恭敬敬,即便亏了那也是打碎了牙齿往喉咙里面咽,可是就并不代表他们暗地里就不会对你们动手脚!”
  沈雷被沈云说得这头都抬不起头来,闻言道:“难道就是他们掳走了路儿?”
  沈云道:“这点想要知道还需要彻查,不过在这期间,还有一件事必须得先做!”
  沈雷连忙道:“只要能找回路儿,什么事情都可以!”
  沈云道:“把赚的那些昧心钱退回去!”
  赵氏闻言就好像踩着兔子尾巴一样,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急道:“什么?退回去,那可是我们辛辛苦苦的赚的!”
  沈云目光再次看向了赵氏,道:“辛辛苦苦赚的?赚得什么钱你比我更加清楚!还有一事,大嫂,我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会嫁给我大哥,毕竟以你的姿色、家世、财力,在京城随便能都嫁一个好人家,怎么可能会嫁给我沈家,当时我沈家也就一普通人家,而我大哥刚出事不久,腿也有问题,之前走到大街上,你估计都不会正眼瞧他一眼!但是……”说到这里,沈云话锋一转,道:“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娘家的那点资产在我眼中不值一提,至于他们的身份,地位,这些东西,也不能成为你觉得自己嫁得委屈的原因,他们是富贵荣华还是破产流落街头,只需要我一句话便可!”
  赵氏吓得脸色不由的一变,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别以为你可以胡来!”
  沈云冷冷一笑,道:“我还真可以胡来!不过看在我们两家关系的份上,我不会这样做,现在不会,并不代表以后不会,你现在必须得铭记一点,还得仔仔细细的记清楚了,以后你只需要专心的带孩子就行了,至于生意上面的事情,好的建议可以提,其余的也就别插手!”
  沈雷看了看自己夫人,被自己弟弟如此训斥,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忍,连忙道:“二弟,这事情不关你大嫂的事。”
  沈云抬起头来,道:“现在我们不讨论这关谁的事情,大哥,之前我就说了,现在我们还必须得分头行动,第一,我这边继续派人调查,努力去找路儿的行踪,我要你们摆酒设宴,把那些你们得罪的商人全部请来,恭恭敬敬的赔不是,然后把不该赚的不义之财老老实实退回去。我在说一句,你们若是想要路儿平平安安的回来,这很重要。”
  沈雷哪里还能违背沈云的意思,连忙点头道:“是,是!”
  沈云道:“那好吧,你们先去!”
  沈雷连忙拉着赵氏,急急忙忙离开了这里,出了门,赵氏连忙问道:“难道真的要把那些钱退回去?”
  沈雷转过身过来,道:“我问你,是路儿重要,还是钱重要!”
  赵氏道:“这还需要说,当然是路儿重要!”
  沈雷道:“既然路儿重要,那么就按照二弟说的,老老实实请客,赔罪!”
  赵氏脑袋一歪,道:“陪什么罪,我们没什么罪为什么要陪罪,再说了,我们那些银子又不是去抢来的,那都是辛辛苦苦赚来的,他不赚钱当然不知道赚钱的辛苦!”
  沈雷听到她如此说,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怒气来,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惦记钱,钱,你能赚多少?当初我就说老老实实做生意,自然有钱赚,你倒好,说什么无商不奸,现在你高兴了,路儿被人掳走了!”
  赵氏道:“当初还不是你答应了,这倒好,现在全怪我了!不知道谁还说过,当初要不是自己惹事伤了腿,否者的话,今天这铁血门帮主还不知道是谁的!”
  沈雷道:“那我也不过说说而已,说说的话岂能当真!好了,现在我们不争论这个,按照二弟说的,摆酒席!”
  赵氏咬牙道:“摆酒席,那得花多少银子!再说了,既然你二弟觉得路儿是那些商人可能绑架的,这还不简单,直接把那些商人抓来,严加审讯,到时候谁还敢不招?就你笨,居然还老老实实按照他说的摆酒设宴,给别人赔罪,这酒席一摆,以后我看你还是什么面子!你难道不敢和你二弟说,亏你还是男人!”
  沈雷被气得身子微微发抖,他万万没想到事情都到了这一步,自己夫人居然还惦记那些银子,的确,自己的二弟现在是有权有势,手里还有那么多帮众可以用,可难道出什么事情都去找自己弟弟?那自己这颜面又何存?想到此,他不由的叹口气,一咬牙,道:“正如二弟所言,当初我还真不知道为什么你一个堂堂的千金大小姐会嫁给我这个瘸子,不过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我也感激你,可现在,原本应该是知书达理的你居然变得唯利是图,自己儿子丢了,要花钱,都舍不得,在你眼中,这儿子比钱都还重要,所以我想了想,回去之后,我给你自由,不用把你绑在我身边!”
  赵氏不由一愣,疑惑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难道说要休了我?”
  沈雷深吸一口气,道:“对!这日子,我觉得没必要过下去了!”
  要知道在这个时候,若是女人被休了,那可是莫大的耻辱,管你当初什么身份,一下就会成为婆家容不下,娘家不会要之人。
  这时候赵氏终于意识道了问题的严重,可是她那种高高在上的性格还是没丝毫改变,瞪着怒道:“姓沈的,你敢休我?”
  沈雷道:“当初我不敢,现在我敢!”
  赵氏道:“你赶休我,你难道就不知道什么下场?”
  沈雷反问道:“什么下场?在京城的话,你是不是会让你父亲带着一帮人来好好打我一顿,可是你别忘了,这是在苏州,你父亲的手下那点人提鞋都不配,我非常感激,毕竟当初你千金之躯居然嫁给我这个瘸子。我们挣来的那些家产你全部带走,我一分都不要,至于请客赔罪的之事,也不用你出面,不过这路儿姓沈,必须得跟我,这个没得商量!”
  赵氏还是不相信平日几分懦弱的相公居然敢休自己,道:“你难道就没想过,要是你休了我,你就一无所有,彻底变成了穷光蛋!”
  沈雷轻轻一哼,道:“我本来就是一个穷光蛋,现在不过变回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赵氏已经有些慌张了,道:“对了,现在你之前不一样了,我差点忘了,你现在可有个出息的弟弟,他家大业大,随便施舍一些给你,你这辈子就衣食不愁!”
  “我不需要别人的施舍!” 沈雷拉长的声调,几乎是大声吼了出来,道:“一直以来,在你眼中,你之所以嫁给我,那就是对我的一种施舍,你父亲出现,我们能开个小店铺,那也是一种施舍,我沈雷从头到尾都是活在你家施舍之中,因此你觉得自己不甘心,如此容貌如此的家世却嫁给我这个瘸子,在你眼中,我就是路边的乞丐!”
  沈雷一下子说出如此多的话来,心里的郁闷之气好像一下子消散了不少,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就如乞丐,活在别人的施舍和同情之中。除此之外,也觉得自己亏欠自己夫人太多,正因为这种心态,对于自己夫人他一直都是百依百顺,不敢有丝毫违背,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正是这种百依百顺才能让自己妻子那种飞扬跋扈的性格越来越强,最后已经到了完全听不见被人说话的程度。现在的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没办法忍受这点,特别是自己儿子出了事,她却依旧抱着银子不松手放,仿佛这天下只有银子,别无他物。一直以来忍受的沈雷此刻就好像一座沉默了很久的火山一样,彻底爆发出来,他已经顾不得太多,只想把自己彻底的解放出来。
  事情已经闹得有些大!沈雷和赵氏两人都气呼呼的,铁血门的事情也被沈默知晓,很快沈默就找到了沈云,问道:“是不是路儿出什么事情了?”
  沈云笑道:“父亲,你放心,没什么事情!”
  沈默脸色一板,道:“你还骗我,是不是整个铁血门都知道了,只有我不知道?”
  沈云道:“父亲,路儿真的没事,你放心就好了!”
  沈默生气道:“你给我说实话,不许瞒着我!”
  沈云见自己父亲都已经有几分生气,立刻拉着他坐下,道:“父亲,这也是孩儿不得已而为之,还请父亲见谅!”
  沈默疑惑道:“到底怎么回事?”
  沈云道:“之前为了让大哥不被我们所牵连,让他回京城,可是他并没有回京城,而是留在了苏州,做起了生意,做生意也就罢了,至少能赚点银子,我甚至都在想必要的时候安排人过去,和大哥做生意,不过没想到的确是他打起了铁血门的名号,他还坐起了强买强卖的勾当!”
  沈默脸色一沉,道:“果真有此事?”
  沈云道:“父亲,孩儿没半句谎言!”
  沈默道:“这个混账东西,为了赚钱,什么都不顾了?”
  沈云道:“孩儿若是直接出言,又担心坏了兄弟之间的感情,而父亲你夹在中间也为难,于是才出此下策,让人把路儿带走,让大哥接受点教训。在下面的镇子我们已经开始谋划,一旦建成,就把其中一栋最大的酒楼交给大哥来打理!”
  沈默现在算是听明白了,道:“那你的意思就是给他们一点教训而已,路儿没事?”
  沈云道:“父亲还请放心,路儿平安无事!我现在只不过要求大哥请客,给那些做生意的时候强买强卖的商人赔礼道歉,然后把赚的昧心钱还给别人,然后我自然会让人把路儿带回来,也希望经过这个事情,让大哥大嫂明白,这天下的银子可是赚不完,做生意,那就得讲一个诚信!”
  沈默点点头,道:“你说得没错,可好像你大哥现在打算休你大嫂,这事情闹得是否有些大了?”
  沈云一惊,道:“大哥打算休了大嫂?”
  沈默点头道:“是啊,刚才她哭哭啼啼的前来找我,说老大要休了他,想她本来是一大户人家的小姐,下嫁我们家中,多少有些委屈。”
  沈云沉默片刻,道:“父亲,有句话我想知道,大嫂本来是一富贵人家的女儿,突然下嫁大哥,更何况大哥还瘸了一跳腿,父亲,难道你就从来没怀疑过?”
  沈默点点头,道:“怎么可能没怀疑过,你也不想想你老爹以前是干什么的,只不过后来发现他们小两口子一直都相敬如宾,日子还过得比较美满,老夫也就没多问,现在你问起来,还真有些怀疑,难道说……”
  沈云道:“这多半是锦衣卫安排的!毕竟当时我已经开始在为锦衣卫效力!”
  沈默道:“现在想想,的确如此,否者的话,她怎么可能看得上你大哥,怎么可能屈尊下嫁我们沈家。”
  沈云道:“而大嫂的家中多半也是得了锦衣卫什么好处,这基本上就是一个交易而已,而在这场交易之中,最吃亏的无非就是大嫂。估计原本她对于自己日子已经认命,因此当初在京城的时候才能和大哥一起安安心心的打理自己那个小店,赚取的银子不多,温饱足矣。”
  沈默叹息道:“的确如此啊,那个时候的她为人贤惠,知书达理,虽说下嫁我们一个平民老百姓,却没丝毫怨言!可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居然变成了如此这般?”
  沈默说着不由得摇摇头,他心里非常清楚为什么。之前他们之所以没变,那是因为他们并不存在赚钱的可能,他们的店铺只有那么大,一天到晚勤勤恳恳也只能维持生计,虽说比起周围的那些邻居这种生活已经富足,可是比起那些富贵人家,这种生活根本就不值一提,和她之前那种大小姐的生活同样不值一提,要知道以前那可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现在却离那种生活实在太遥远了。可现在呢!沈云的崛起,领导的铁血门一下子成了太湖最庞大的势力,于是她意识到当初那种生活可以重新来过,自己还能过得更好,而对于他们而言,要短暂的积累财富可不是正正经经做生意能做道,对金钱的不断渴望让他们还是违背初衷,开始铤而走险。或许在他们潜意识之中认为,沈默是铁血门帮主,整个太湖都对铁血门敬畏,而他又是自己弟弟和二叔,无论出了什么事情,他都不可能不管。这种意识就好像被宠坏的小孩子一样,一旦有了这种想法,一下子就难以控制,嘴上虽然没说,可却在那种做。于是,他们才越走越偏,短短的时间,他们就变得对金钱贪婪的地步,变化最大的无非就是赵氏,出生富贵人家的她从千金大小姐嫁给了一个普通老百姓,从富足的生活变得普普通通,甚至连躲几个伺候的下人都请不起。这种生活让她多少有些心灰意冷的,可是沈默的出现却让她觉得自己的机会又来了,自己又可以获得足够的财富,然自己再次富足起来。比起对财富的渴望,一家人之中,没有谁比她更加迫切。
  沈默心里非常清楚这点,而自己的儿子在家中,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权力,一直都被压制着,估计现在忍受不住了,这才提出要休了她的想法。
  沈云沉默片刻之后,道:“不过我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个份上,不如我让人把路儿带回来,然后在劝劝大哥,或许能有回旋的余地!”
  有句话叫做劝和不劝离,沈默也不希望因为这个事情而闹得两人最后分手,把孩子找回来,或许能让自己大哥改变主意才行。
  沈默摇摇头,道:“不行!”
  沈云惊讶道:“不行?父亲,这……”
  沈默道:“要是此事如此轻易的就了解,他们得不到教训,那么要不了多久,定然也会故态重发,在他们的眼里就会觉得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有你这个弟弟替他们解决,这样根本就不是救他们,反而会害了他们,这次是你让人掳走了路儿,让他们好好反省一下,可下次,若是别人掳走了路儿,怎么可能会给他们反省的机会?而且更加严重的便是最后连他们自己都丢了性命,你能保护得了他们一时,怎么可能保护得了他们一世!”
  沈默还是比较的理智,他非常清楚沈雷和赵氏两人如此妄为的后果,不仅仅给铁血门脸上或者沈默脸上抹黑,更是一步一步的把自己推向危险的深渊之中,若不及时阻止他们,最后害的只有他们自己。
  沈默听着父亲的话,道:“可大哥若是休了大嫂的话,这传出去,大嫂的声誉可就毁了了,而且娘家她也不可能回去,她一个妇道人家以后将何去何从!”
  沈默道:“现在就是要她吃点苦头,有点教训才行,若是她能改正,还是我沈家的儿媳!”
  沈云道:“父亲的意思是大哥这休书也就是吓唬吓唬一下她的意思?”
  沈默道:“可不仅仅是吓唬吓唬,若她不改的话,那么这休书可就是真的休书了。此事你按照你的计划来做,你大哥大嫂那边也就不参合,让他们自己去解决,毕竟以后,一起过日子可是他们两人!”
  沈雷这边,按照沈云的吩咐,他选择了苏州城最好的一家酒楼,然后派人给那些在这个把月做生意坑了别人的商人送去了请柬,另外为了见证,那些之前和他有生意往来的商人也在范围之类。
  沈云则带上了柳芷若选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这个位置在二楼,可以将整个下面都看得清清楚楚。
  接到请柬的商人无非有两种反应,第一种就是和沈雷做生意,暂时还没被坑的,他们知道沈雷的身份,也知道和他搞好关系无疑就是和铁血门搞好关系,也乐意如此,见他主动请客,自然要前来。
  另外一种就是被沈雷坑了,然后敢怒不敢言的,对于沈雷突然请客吃饭,他们更多的是顾虑,他们同样知道沈云的身份,铁血门他们惹不起,被坑了一回也就有了那种心态,我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面对送来的请柬,他们摸不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就陷入了那种进退两难的地步,这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于是到最后,去了不过几人而已,其他人担心是什么阴谋,这根本就不敢去。沈雷这次更是亲自站在了门口,恭迎这些人的前来。他亲自迎接更是让那些前来的商人有些受宠若惊,更多的是摸不着头脑。
  二楼之上,很早就悄然抵达的沈云和柳芷若两人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柳芷若见此笑道:“就目前来看,大哥这态度还是比较诚恳。”
  沈云道:“大哥心性本来就不坏,而且以前也好抱打不平,只不过最近钻到了钱眼之中,这才迷失了本性而已,现在他浪子回头,也不是没可能,或许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因为路儿。”
  柳芷若道:“他觉得掳走路儿的人就是这些商人中的某个?”
  沈云道:“若是换做我,我也那么认为,对了,路儿那边你派人去没有?”
  柳芷若道:“派了,他现在很好,我们安排人就在这苏州城中,并没有带远,下午的时候就带着他回来。”
  沈云点点头,心里还是略微有些遗憾,自己的大嫂也就是赵氏并没有出现,坦白的说这点自己还真难以理解,她好歹也是路儿母亲,为什么可以为了银子居然连自己孩子都不要了?这银子难道就如此重要?
  柳芷若此刻也微微一叹气,道:“可惜啊,大嫂没来。”
  沈云点点头,道:“有句话叫做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她原本是大户人家小姐,最后却嫁入普通人家,原本衣来张手饭来张口,后来却不得不起早贪黑,对于她而言,如此的转变简直就如天塌了一样,现在有机会赚银子,重回那种日子,她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就放弃了?”
  柳芷若道:“是啊,别说她,就算是我们,若是将来离开这里,去另外一个地方重新开始,变成普通人家,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沈云道:“不容易就慢慢来,反正也不着急。”说着看向了下面,此刻估计宾客已经来得差不多了,沈雷已经回到了酒席桌前,然后拍拍手,七八个下人此刻捧着箱子走了上来,站在了桌子边上。下面那些宾客一脸的疑惑,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雷手里端着杯子,走到了其中一人面前,举起了手里杯子,道:“周老板,我现在这个给你赔个不是,先自罚三杯!”说着,接连干了三杯酒。
  周老板疑惑道:“沈老板,你这是为何啊?”
  沈雷喝完三杯,道:“上次你给我货,你原本已经给了我很大的优惠,几乎没赚什么银子,然后我却强行要你继续降价,导致你亏了不少,我已经知错,还请周掌柜原谅,来人啊!”下人很快捧着一个箱子走了过来,沈雷打开了箱子盖,露出里面白花花的银子。
  沈雷接着道:“那批货我让人核实过了,按照市场价,这是我应该补给你的,还请周掌柜收下。你点个数,看数量够不够!”
  周掌柜原本还以为自己那是亏定了,也没想过还能把钱要回来,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