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世界没有毁灭,我的精神却在《宫心计》《甄嬛传》的职场被毁了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07 09:41:14 点击:2319 回复:5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是一名有快乐童年的上海80后本地女孩(或许对于00的孩子,我应该说是阿姨了[d:憨笑]),在我的成长中,几乎都是顺顺利利的,有家人和亲朋好友的爱护和帮助;有同学和老师的喜爱;在985高校毕业后经推荐进入现在的工作单位—— 一所初级职业教育学校,当时老领导惜才,着重培养我往中层路线发展,我也不负众望,在与老领导的交流中,我落实了我对他说过的那句“领导给机会,努力看个人”的承诺,抱着赤子之心,抱着爱岗敬业之心,我把单位当成了家,直到换了个领导,直到……
  2012年5月(2012不是世界末日,却是我精神磨难的开始)
  在那之后,我经历了各种心灵的创伤和不公的对待,“师妹的诬陷”、“有组织的背后调查取证”、“亲密人的背叛远离”、“领导的无罪打压”、“不要和她吃饭手段的实施”、“无中生有的人格侮辱”、“不知情群众的流言蜚语”、 “周边人的靠边站队”、“团体活动的排挤”、“党票的转移”、“心机婊的耍尽手段”、“工伤中的不平等条约”、“职称评选的故意卡壳”等恶性事件。
  在心理学中有个词叫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我在工作环境中,一次又一次地遭受着这些伤害事件,一次又一次地想到过死亡,最终,我对我父母从小“与人好好相处”的教育理念产生了怀疑,我真诚待人,不伤害人,为何别人却可以轻易地伤害我?父母的教育理念对吗?逐渐我意识到,这种教育方式是有问题的,人分很多种很多类,而在社会的环境中,人会为了各种动机、理由去做些坏事,有些跟职场利益挂钩,有些仅仅出于可怕的嫉妒之心,尤其女人多的地方。而我的经历,是各种《宫心计》、《甄嬛传》剧情的叠加,是一种刻到骨子里的疼。
  我以此记录我的真实故事,我以此勉励自己坚强地活下去,我以我的经历为镜告诫更多的人不要受到如此伤害,我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我为自己代言,我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xxx。

  


打赏

7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6次 发图:4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07 12:54:42
  @光头强9527 2019-05-07 10:00:20
  期待更多精彩内容。。。
  -----------------------------
  好的,会跟进的。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07 14:07:40
  第一篇——缘起
  在80年代的上海,上海人也有等级之分,上海城区有上城区和下城区之分,上海户口也有A\B类之分。而我,出生于上海的一个郊区,我从小在农田和河畔长大,至今印象深刻的是跟着哥哥、弟弟去放水的沟渠里,两头用泥巴筑坝防止泥鳅逃跑,然后用勺子舀光那中间段的水,光着脚丫子下泥潭,伸手去捉那滑溜溜的泥鳅,泥鳅很灵活,手感又滑,不好抓,但抓到后的喜悦和成就感又是特别明显的;有时天气热了,去河边用网兜兜龙虾或是去田边捉几只田鸡系根线钓龙虾,往往我们几个孩子“玩”的结果是可以让家人在晚餐时多加个菜。我印象中,有一次,我们抓到的龙虾太多了,舅妈就让我们把龙虾的头剥了,把龙虾的筋抽了,把剩下的龙虾尾巴壳去了,仅剩下龙虾肉混着新鲜的毛豆子油里一炒放点酱油红烧吃,那美味让我至今难忘,可也就那么一次,后来再也吃不到如此美味的东西了。
  我是属于在外婆家长大的孩子,小时候一放假,一过节,就往外婆家跑,小时候的我们不像现在的孩子受大人管束多,也不像现在的孩子整天忙着补习各类学科知识及增强个人才艺技能。我那时候,纯粹的被散养,如今想来,那是最快乐、最天真、最无价的童年时期。打弹珠、玩烟片、跳房子、木头人、捉迷藏、老鹰抓小鸡、跳皮筋、跨大步……郊区房子大,有时拆下门板搁在门口躺门板上吹着徐徐微风午睡;傍晚时分拿条席子兄弟姐妹几个跟着外公躺自家后面的竹园里,仰望天空白云,看着风把它们吹成各种变化的形状,耳朵听外公讲他收音机里说书的故事;初夏晚餐时屋内热,全家人一起搬出桌子和椅子,在外面的露天场地上吃饭,大人们有时还会小酌几口啤酒来解暑,现在这个季节,螺丝和小龙虾是常有的菜;农忙时节,大人们会忙着插秧,小孩们借口帮忙,也会卷起裤脚管下田,实际上就是玩湿漉漉的泥巴,有时还会不慎被蚂蟥给钻进皮肤,孩子的一声大叫或大哭,大人们忙放下手中的秧苗,赶紧回家拿盐给孩子实施“急救”,同时孩子不免一顿被教训;要是秋天的农忙时节,那可是乐坏了孩子们,收割完的稻田草堆中随便躺躺或坐坐,还可以用草堆玩扮家家搭房子……至今回忆起来,都是满满的愉悦感。
  有时会被问,你16岁前是在上海郊区长大的,后来才在市区读书和工作的。我经常这样回答:如果有选择,下辈子我还要选择在郊区长大,那种天宽地大、心旷神怡、心胸开阔和淳朴唯美的感觉只在那里有。当然,现在的郊区已被工业化或城市化,再也找不到当时的感觉了。
  所以,就像我文章开头所描述的,我的快乐童年造就了我开朗友爱、真诚善良、毫无城府的性格特点,我父母的教养态度让我觉得只要我对人友好,别人也会对我好的,在985师范毕业后,我以真诚开朗的“傻大姐”形象,抱着一颗赤诚之心进入了我喜爱的教书育人岗位。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07 16:39:29
  第二篇——奋斗的青春
  23岁的我带着美好憧憬和一脸的胶原蛋白进入了初级职业学校工作,满腔热情的我只知道要站好三尺讲台,教给学生更多的知识,管理好班级学生,不给学校添乱。在23-32岁,人生最美好的几年间,我前后担任了学校的团支部书记、大队辅导员、班主任、科研负责人、教导助理等不同岗位工作,任教学科有语文、地理、历史、思品、心理等不同学科,曾经一度在担任班主任同时还兼任四个不同工种的岗位,不谈工资报酬(只拿一份津贴)、不谈课时(不论是减课时还是加课时津贴),领导用年轻人多做事的说法,让你不得不做。在那时,我甚至顾不上家中幼儿,把孩子托付给了老人,全身心的扑在教育事业上。除了因为是工作,更因为我喜欢跟孩子打交道,我真心地喜爱着孩子们。每次活动或主题班会,有着完美情节的我都会想着法子有创造性地带孩子们排练和表演节目,每每都获得好评或高分。记得那次上海世博会,活动主题是关于世博的,我利用回家休息时间,根据班级同学的形象和表演特色自编了一个世博情景剧,多次修改,组织同学进行排练,同学们表现出了极高的积极性,在最终的六一汇演中,班级同学和我一起在舞台上,用我们最佳的状态展现我们的才艺,令台下人印象深刻。而我,每每在表演后,都会收到老师私下的好评和赞美,让我更有动力去把下次做好。
  在担任教工团支部书记那几年,我这“傻大姐”对团支部的年轻男女教师当成自己的兄弟姐妹,谁有困难或帮助,我义不容辞地帮忙,只要我能做到;谁有心事需要倾诉,我也会耐心地聆听。每逢教师节,是教师才艺展示的时候,为了让大家都有机会表现,我组织团员教师一起表演集体歌舞,在这过程中,我们快乐地排练、力求完美地表演,是一次次比团建还快乐的集体活动,是在严肃的教育教学活动外产生的快乐青春火花。那时候的我,无私地教育学生,快乐地组织团建活动,从没想过这些有什么不妥,也从没想过这些会招人妒忌引发一系列“大爆炸”。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07 21:29:29
  再提起旧事,不免还是伤感,为自己的经历觉得心疼。今天暂且这样吧,洗洗睡吧。
作者:hasangsas 时间:2019-05-08 09:01:24
  人心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08 11:13:12
  @hasangsas 2019-05-08 09:01:24
  人心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
  嗯,惨痛的教训。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08 13:20:03
  第三篇—— 一场空穴来风的“大爆炸”发生了
  坏事发生前,往往都很平静。
  “傻大姐”快乐地工作着,以为一切都没问题。殊不知,厄运正悄悄地降临。
  工会 找谈话,我还在猜想是什么事?难道是组织团建的事吗?边想边走,来到 办公室, 请我把门关上,“有事”我心中一紧,日常谈话不会特意关门的。 请我坐下,一张严肃又带有愤怒气息的脸,“今天我问你的问题你要如实回答,(略微停顿)你有没有说过wu(女性)和校长(男性)的侮辱人格的话?” 的话让我糊涂了,随即问:“什么叫侮辱人格的话?”当时 也没找到好的词语解释,但我反应过来,一男一女嘛,侮辱人格,无非指那方面。我直接问 :“说校长在培养wu算不算侮辱人格?” 说:“不算。”于是我字正腔圆地告诉 :“我只说过领导在培养wu,其他话尤其你所谓侮辱人格的话,我没说过,也跟我没关系。”那一刻回想起来,我都是正义凌然的,我承认我说过的,但没说过的也别诬陷我。
  没想到 不依不饶,继续让我仔细思考,好好回答,我有种被审问且要被逼着“招供”的感觉,在那时,我感到了压抑,同时也知道这事并非好事,有种掉进泥潭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坏心情。可我依然坚持事实,自己说过什么很清楚,没说过就是没说过,更何况都没往这方面想过。
  因为一年多前,与wu关系很好的同事shi通过自己家人公安系统的便利,特意去查过wu开进学校的车子车牌,车牌有车主信息,还查了婚姻信息(具体在最后作为彩蛋吧)……有更劲爆的真实信息,我根本没想过wu和校长会有什么。在 的“逼问”中,我依然坚持自己一开始的说辞,耗了很久, 才不得不告知:“wu到校长室要辞职,追问原因,说你在说她和校长的侮辱人格的话。校长室让工会进行调查,包括在校的和不在校的老师我都问了,有人担保你没说过这样的话。”
  那一刻,我内心是复杂的。
  复杂一,学校竟然背后调查过了,这算什么?人权呢?
  复杂二,工会是调查未果才找我谈话,一开始甚至还是“逼供”,这又算什么?
  复杂三,我没说过就是没说过,经得起事实的敲打。
  复杂四,感谢那个敢于直言甚至担保的老师。
  复杂五,wu是我师妹,同一个母校毕业就差一届,我比她大,在我生好孩子后,她还亲密地向我单独咨询过谈朋友的事;平日团建大家都一起,她结婚我们几个年轻教师一起包红包由我负责给,就连有老师至今还没把那红包份子钱给我,我也不介意;她生孩子也是我组织部分团员老师一起筹钱,我下班后带着我妈和儿子去欧尚超市买奶粉给她的,奶粉钱不像凑的份子钱那么正巧,钱不够我自己还贴了钱;日常几个80后女教师一起吃饭或聚餐,她也跟着大家一起姐姐、姐姐的叫,没想到却在背后搞这么一出大戏,这算什么?日常的“姐妹情长”都是假的? 一股可怕的寒意直冒而上。
  怎样才能证明我的清白?我问自己。
  要不要说出shi查出的wu的真实信息?那样确实能证明这些话都是子虚乌有,但这是wu的隐私,要不要说?人艰不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是我父母的教育,我要怎样做?
  我陷入了苦恼中。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08 13:33:58
  发出来发现有两字不让在平台发布的,但大致意思大家应该懂吧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08 16:27:28
  @光头强9527 2019-05-08 15:51:22
  应该把wu查shi的事情暴露出来呀,来而不往非礼也,自证清白的同时,也回击对手!
  -----------------------------
  是shi查wu,当年顾及“同事面子,姐妹情”,没有曝光。 太傻了我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08 17:03:02
  第四篇——“招黑体”之路开始
  2012年的5月,在揭露wu真实信息与尽量不拆穿她的个人事情并能证明我的清白之间,在当时,单纯的我以为事实总会水落石出的,所以选择了后者。至今还有人埋怨我,说我傻,应该直接抖出她的事,她对我的诬陷就不成立了。
  后悔吗?如果知道我后面的经历,那是肯定的。但傻傻的我在当时,以为会有澄清的结果,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这个选择对我有多“痛”。
  在了解事情后,工会领导给了我两个意见,第一个是跟wu约时间谈谈,我采纳了,我以为平日的姐妹,我又没说过这种话,总能说得清啊,工会从中牵线,wu一开始也是同意的,但每每到了约定时间,wu又找各种原因不能谈,几次下来,我想正常人都能了解这个情况了。工会给的第二个意见是,跟校长去谈谈,我当场拒绝。我很严肃地告诉工会领导,我没说过侮辱wu和校长的这种话,学校背后调查了,也当面问我了,那我无须对他说些或解释些什么,如果学校真想把这事搞清楚,追根溯源,那就所有人(当事人、传话人、被传话人)当面对峙。
  领导否决了我的提议,工会让我找校长谈话,却不肯找所有人对峙。
  哎,写到这里,我都觉得当时有多黑了。可惜当年傻白甜的我,并没有认识到这些。
  后来,我退出了跟wu一起吃饭的那个群体。事后也有人说我不该退出,把主场让给了wu。对我而言,我只是跟着自己的心走,表面上一起吃饭嘻嘻哈哈、称姐道妹的一群人,却在背后捅你一刀,还要笑着跟她一起吃饭,如果说这是“狠”,那我确实不够“狠”,我也不愿意变成这种两面三刀之人。于是,我退出了80后女教师吃饭的那一桌。
  自那之后,我的“招黑体”之路由此开始。
  • 倾城山下小傻妹: 举报  2019-05-08 17:29:09  评论

    现在我懂得了,当年的我不懂。我还在写那些让我痛苦的经历呢,每次的回忆都好难受 。 而坏人,却可以升官发财,入党提拔,真的忿忿不平,是社会没公理还是这个学校太黑呢。
我要评论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08 19:16:13
  回忆伤痛的往昔,负能量的聚集,疲惫,今天不更新了,明日再续。祝大家晚安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09 11:05:40
  第五篇—— 最黑暗的不是没有光,而是有光你却觉得一片黑
  在我抱着希望能澄清事件还我清白的时候,在校园这个原本该是教书育人的纯净氛围中,发生了一些让我都不好意思跟人提及的事件。

  [不要和她吃饭手段的实施]
  离开80后女教师吃饭桌后,我偶然和一女教师坐在一起吃饭,学校的一个老党员、中层干部cao饭后偷偷训斥那个跟我一起吃饭的老师,让她看清楚形势,言下之意不要和我一起吃饭(为了不让那位被训斥老师难堪,我从未跟她提及,但这事对她这位从它校转来的老教师,应该也是更加清楚地认清了这个学校的人文环境)。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09 17:43:56
  撕开脸面打破天窗会很尴尬,尽管对于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我也很好奇我做了什么让她如此以待。人善就能被欺吗?!
作者:英式船长 时间:2019-05-10 01:56:39
  震惊!这是上海吗?
我要评论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10 07:55:13
  @英式船长 2019-05-10 01:56:39
  震惊!这是上海吗?
  -----------------------------
  是在大上海发生的事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10 08:16:59
  [亲密人的背叛远离]
  原本关系很亲的shi,经常来串门的也都不再来了,立马抱起了wu的大腿(尽管我当时根本没有把她背后查wu的事抖出来,我谁都没告诉,我替wu隐瞒了,也替shi隐瞒了,我知道看文章的你又要说我傻,你就偷偷心里骂傻吧)。

  [无中生有的人格侮辱]
  一个比我稍年长的女老师zhang,当年shi说她是分校编制,早晚会回分校去,不用把她拉进我们团队中,而我没有shi那么精明和势利,我不这么想,我一直想把她带进团队。
  在2012年5月的“大爆炸”事件发生后,我也是一五一十地把实情告知zhang,zhang有时主动询问我关于事情的进展,我也是毫不隐瞒地告诉她,我希望她能理解,我希望她不要听信传言,尽管那时候的传言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从当时学校的风气,周边人的眼神(我一直认为眼神是最真实的),我知道我在这个事件中被故意传成了一个“坏人”、一个“为了职场权位去说别人坏话的心机女”、“一个中伤自己姐妹的人”,甚至还有更吓人的。
  那时,我以为zhang是可信赖的,当zhang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我也关心她,给她空间发泄。但渐渐地,zhang离我远了,对于当时在事件中远离我的人,我从不强留,我有自己的傲气,我不希望亲密关系是强求来的,“信我的不用多说,不信我的多说也没用”。你想走,我不会留,也不会恨。Zhang在疏远我后,她在某一天,突然在qq发来了一条令我无法相信的文字,其中指责我“靠不光彩手段上位”。当时看到那条文字时,我震惊了。最大的问号是,事情发生她都知道,何来这样的侮辱性词语?即使受人挑拨,也该有自己的脑子和判断。有了脑子会判断,就知道,我被逼接手的“科研”岗位并不是一个“香饽饽”,而是一个“苦逼”地替学校、替领导做嫁衣写文章的岗位。再反过来说,真用了不光彩手段上位,也该是争取在这个学校有权有势有钱、轻松做“二传手”的教导岗位啊。逻辑、推理都不成立的扭曲假象怎能成为事实?她何以如此愚蠢?我痛心她的愚蠢,委屈自己受的委屈。
  回家母亲看我闷闷不乐,在母亲的逼问下,告知了详情,后来母亲大人忍不下这口气,跑到学校找校长没找到,找到了工会领导,但是,找到了领导又如何?(用我现在的话说,在学校这种体制内,工会领导不是为民服务的)母亲大人等于白跑一趟,学校领导根本不想多管事(除非涉及他自己的事件),于是此事不了了之,连个“道歉”都没。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10 14:56:31
  谢谢安慰,希望是的。
作者:天凉好个秋啊2013 时间:2019-05-11 08:35:45
  楼主继续。看看人性的显饿
我要评论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11 19:37:50
  谢谢鼓励。嗯嗯??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13 10:14:16
  [领导的无罪打压]
  在我当天拒绝工会领导的第二个提议:跟校长谈后,从此,每看到一次工会领导,都会跟我提这个提议,各种说服,而小小又倔强的我,回绝了很多次,我坚信,我没说过的话打死我也不承认,领导已经背后调查了,那我跟领导也没什么好多说的,一切以调查结果为结果(对于背后调查这种事,我感受到了气愤和侵权,学校凭什么背后调查?)然,在一次次的死磨烂泡后,我觉得烦了,某一天又被烦时,心想如果去谈一次能解决,那就去谈吧。
  来到校长室,除了校长还有工会领导,刚想说关于调查的事,校长一口打断:“我不跟你谈这事,我跟你要谈的是其他事。”莫名的我听着校长要跟我谈的事,竟然是说关于护导的。
  校长:“你有没有说过护导一天才20元?”
  我:“说过,代课一节20元,护导一天近5节课也20元。”
  校长:“你不能说。”
  我:“为何? 这是很多人的想法。”
  校长:“人家可以说,你不能说。”
  我:“为什么我不可以说?”
  校长:“因为你是入党积极分子。”
  我:……
  那时候的我,被前后两任党支部书记派出去学习过两次区级党课,考试分数很高,还在党课学习中担任辩手,在学校也一直排在入党积极分子的名单首例。在老书记退休时,电话致歉过,由于新老领导交接,未能在临走前来得及办好这事,对于老书记的致歉,我为她的责任心而敬佩。而这新任书记也是做了让我入党的打算,才又派我出去第二次学 课(当时据这xie书记的说法,党课学习是有时效的),所以我必须学习第二次。
  在那次谈话中,我为这突如其来的罪名感到意外,凭什么就连正式党员都在说的事,却给入党积极分子扣个帽子说不能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而那时的我,并没有认清领导的企图,我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为了不得罪领导,我用沉默代替,忍了。随后,最终还是谈及了这个“大爆炸”事件,在工会调查结果的基础上,我表明根本未曾这么想过,也未曾这么说过,而领导则趁机进行了一番教育,我为这平白无故的委屈而心酸忍不住落泪,尤其是我把她当姐妹的人,竟然背后做出这样的事,领导则表态这事和他无关(都背后调查了,能无关吗?只是调查结果不能给我定罪吧。)
  而最终结果真的无关吗?如果你这么想,那就是你太单纯了。
  如果真的无关,就不会有后面的故事了。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13 15:38:48
  @倾城山下小傻妹 2019-05-13 10:14:16
  [领导的无罪打压]
  在我当天拒绝工会领导的第二个提议:跟校长谈后,从此,每看到一次工会领导,都会跟我提这个提议,各种说服,而小小又倔强的我,回绝了很多次,我坚信,我没说过的话打死我也不承认,领导已经背后调查了,那我跟领导也没什么好多说的,一切以调查结果为结果(对于背后调查这种事,我感受到了气愤和侵权,学校凭什么背后调查?)然,在一次次的死磨烂泡后,我觉得烦了,某一天又被烦时,心想如果去谈一......
  -----------------------------
  补充一下,现在护导一天100,正是20*5的结果。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13 16:32:23
  @光头强9527 2019-05-13 16:27:13
  体制内混,需要见风使舵,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太直性子,容易被坑!
  -----------------------------
  我的经历跟直性子话题无关,是事实的捏造侮辱、作风的不正派,随之而来的用人不正。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13 16:34:31
  [党票的转移]
  前面刚提及关于入党的事,为了故事的连贯性,这里就插播继续。我从2004年进校第一周就被老书记要求写了入党申请书,第一年就上了区级党课,甚至有阵子还被要求写思想汇报,一直是学校的入党积极分子,尽管被前后书记的交接工作耽搁了,但在2011年又被新任书记xie派出去上党课,我也一直在学校入党积极分子的名单首例。从2011至2016,学校一直没发展过新党员,直到2016年,党支部在听取群众意见方面故意避开我,特意发展了shi(当年利用自己家人公安系统便利背后调查自己好姐妹wu的人)。
  这样的举动有很多猫腻,同时与上面故事用入党积极分子的身份对我做出无罪打压形成了讽刺。为此,我找xie书记谈话,而他给我的答案是“因为2012年的事。”我追问领导,2012的事都背后调查了,我的清白可证,这几年在学校的流言蜚语中,在有心人的排挤中,我受尽委屈,我也多次要求校方公开事情起因、事情经过、调查经过、调查结果以及处理结果,校方置之不理,不了了之。我质问校方为何不敢公开?不还我公平公正和清白,让我蒙受各种委屈,在入党事情上,现在竟还以此为理由?(你能想象我当时的气愤吗?)
  可是,同志们,“胳膊扭不过大腿”,校方就以此为理由,不发展你,竟还发展了shi,你找他谈,也还是不了了之。
  最气愤的是,在2016年时,校领导已知道关于wu的事情(即shi背后调查的wu的车牌信息及男方车主婚姻状况的事情),但校领导、党支部,装作不知道(那时候深深感到党支部对自己党员的包庇性,所谓党风建设都像是口号一样,所有要求只是针对群众),还把wu培养成后备干部推到区级层面去轮岗;而shi,在2012事件中的最大获利者,在2012年后先后被培养成团支部书记、大队辅导员,不到三年时间2015年又被校领导培养成教导处副主任,2016年校领导又不按常规给了她党票发展她入党。如此操作,不难看出些名堂。
  写到这里,不免感叹,什么“好人有好报”、“事情总会水落石出”、“上帝关了一扇窗会给你开一扇门”之类的言语,不过是一些骗人的鬼话和阿Q的自欺欺人。最可笑的是,校领导们自己都承认shi能力不强,可他们还是发展她入党、培养她做干部。
  看到这里,一般人都不大会相信吧,但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的那么“狗血”的事实。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13 17:22:45
  @倾城山下小傻妹 2019-05-13 10:14:16
  [领导的无罪打压]
  在我当天拒绝工会领导的第二个提议:跟校长谈后,从此,每看到一次工会领导,都会跟我提这个提议,各种说服,而小小又倔强的我,回绝了很多次,我坚信,我没说过的话打死我也不承认,领导已经背后调查了,那我跟领导也没什么好多说的,一切以调查结果为结果(对于背后调查这种事,我感受到了气愤和侵权,学校凭什么背后调查?)然,在一次次的死磨烂泡后,我觉得烦了,某一天又被烦时,心想如果去谈一......
  -----------------------------
  关于谈论护导的事有朋友发来了私信,这里做个补充,当时有个特殊场景,就在护导中,我和一个老党员(少数民族)一起站在校门口护导,她算了下一天的护导用时,得出接近5节课课时,我也附和了下,表示感慨,和代课一节一样的课时费都是20元。此事只在那个场景谈论过。至于后期怎么就把这个谈话片面地传到校长耳朵,那这事用大脚趾想也想得出,女人多的单位嘛,至于怎么传出去的,也就那一人了。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14 08:11:20
  [团体活动的排挤]
  2012事件发生后,在这期间,学校有过一些团体活动,比如教育局工会组织的广播操比赛,当时体育组长问我参加不参加,我至今还记得我当时的回答“你有需要直接叫我”,我表达了对她工作的充分支持。但是,在组织比赛环节,避开了我。校领导的意思?工会领导的意思?体育组长的意思?各方各种推脱与说辞,比起其他老师的好奇“为何学校那么大年纪的老师都被叫上场做操比赛了,你却没有?”我却更淡定,一种被排挤的意图再明显不过,我心酸地被动接受着这些排挤,对人性产生了怀疑。
  但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陆续地学校有其他活动也没我份,原本作为团支部书记积极组织、开展各类活动的我,在shi接手团队后的舞台上毫无踪影;在年轻老师结婚时,以前都是被作为中层邀请的,从此后,年轻老师结婚,所有中层都请,只有我不请(尽管听个别结婚老师也是挺无奈的,想请不能请,这话意思就懂了);甚至有中层老师家里买了新房,请了一堆中层去,也没我份……诸如此类,不胜枚举。由此可见,学校的氛围怎样,我又处于怎样被排挤的地步。
  我不仅一次地问自己,我做错什么了吗?
  很多个晚上睡不着,早上早早醒来脑中就在想这些事情,一个个画面的闪回,泪水不禁委屈地流下来,泪湿了枕巾。如果有击鼓鸣冤的包青天,我一定要去喊冤;如果有六月下飞雪的预兆,我希望它能下。
  同时我也开始质疑自己,当初没说出wu的事是否是正确决定(因为现在的事实就是,小人得志、奸人得势、好人被辱。)

  

作者:英式船长 时间:2019-05-16 01:18:05
  估计是因为没给领导送礼的缘故……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16 08:45:36
  @英式船长 2019-05-16 01:18:05
  估计是因为没给领导送礼的缘故……
  -----------------------------
  在职场,必须要给领导送礼吗?
  • 英式船长: 举报  2019-05-16 18:28:36  评论

    评论 倾城山下小傻妹:呵呵,我以前也是公务员,从来不给当官的送礼。结果是岗位频频调整,最后是当官的弄虚作假,把我从城里调乡下去了。没法干了,一怒辞职了。咱这有的当官的品行极不端,滥用职权敲职工的竹杠,这几乎是中国官场的潜规则了。我是辞职了,当然,别向我学习。
  • 倾城山下小傻妹: 举报  2019-05-17 13:11:38  评论

    我们这同事间红白事有时有人情往来,其他送礼类,我是没这心。送了不就等于买来的了,用送钱体现你的价值,都要开始人生的自我怀疑了。 不过,我们现任领导,多次提到过,问我为何不离开这里,我多次回复"不甘心”,凭什么给我扣了屎帽子,擦都擦不干,提拔、做官好处却都是wu和shi得,太不公平了。
我要评论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17 13:12:26
  昨晚看了部片子《一个母亲的复仇》,非常有感慨,一个环境中,公平正义不在,善良的人反而被欺负,坏人可以继续做坏,当官的无所为,逼得本分的教师母亲开始了一系列的谋生报复。这是逼得好人去犯罪啊!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21 09:50:11
  [不知情群众的流言蜚语]、 [周边人的靠边站队]
  在2012事件发生后,只有极少数人来询问过原委,对于来愿意问的,我也愿意如实告知,但大部分人,都是以讹传讹、夸大其词,甚至与事实完全不符,颠倒黑白的更有。“谣言止于智者”、“造谣者可恶、信谣者可悲”,往往,智者很少,可恶和可悲者却很多。很多人把听到的谣言纳为事实,从日常的接触和眼神中投射出来。而知道事实的呢,也不敢伸张,怕得罪人,尤其被校领导们分别培养的wu和shi,可见学校的“恶势力”有多强大。
  随之而来的就是靠边站队,当时的我明显处于被打压的阶段,不像wu被领导一力培养,也不像shi有个其他学校做党委书记的妈,我只是个本土草根出身的教师。
  80后那群原本要好的女教师看着领导看重的一方,纷纷抱起wu的大腿。
作者:小胖子胖小 时间:2019-05-24 16:15:38
  那些坏人现在只是表面风光,会有报应的。你只要做好自己,问心无愧。
  • 倾城山下小傻妹: 举报  2019-05-24 18:36:07  评论

    看到这句评论,真是说到心坎了。我以前也一直这样鼓励和安慰自己。坏人会有报应,我不做亏心事。然而从2012一直等到2019,六年过去,这六年shi一路往上爬,又是做官又是入党,现任领导一力护着。反而我的日子并不好过,周围氛围也怪异的很,有种各怀鬼胎的情形。
  • 小胖子胖小: 举报  2019-05-24 18:59:23  评论

    评论 倾城山下小傻妹:才6年,不急,一辈子长着呢。老天爷不瞎。可能现在势利的人,趋炎附势的人比较多,没办法,有利可图嘛。不要过分在意他们,这样会让你烦恼,自己每天潇潇洒洒才是对他们最好的还击。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27 14:57:54
  @英式船长 2019-05-16 01:18:05
  估计是因为没给领导送礼的缘故……
  -----------------------------
  @倾城山下小傻妹 2019-05-16 08:45:36
  在职场,必须要给领导送礼吗?
  -----------------------------
  今天重新看文,突然想起,我在教导处那年,只做了一年,莫名地、毫无理由地被领导调换到了苦逼的科研,而原本的科研(wu)被换到了教导,把我们两人的工作岗位换了下,会不会就是你说的理由。
我要评论
楼主倾城山下小傻妹 时间:2019-05-27 16:10:59
  [校园的风气]
  在wu被培养到区级层面轮岗后,学校领导pu一力培养shi,从职位的快速变化和入党的快速操作,不难看出,至今,那位pu领导一手拉着shi,一手拉着cao,以她们俩为左膀右臂,殊不知,“有些鬼比人还善良,有些人比鬼还可怕”。这里插播一下,今年学校要重新安排班主任工作,而我们这,偌大个学校,只有4个年轻或新来的老师愿意做班主任,其他人都不愿意做,领导在会上一味批评老师们“懒”,甚至当众说老师可以辞职(一个领导说出这样的话,让人唏嘘)。而实际上呢,做班主任可以多拿钱,老师们不愿意多拿钱?不是,老师们愿意做,也想多拿钱,但是学校中上层的管理和领导让老师们的心不舒服了,心不舒服了自然与其多做事不如少做事。可领导从不下基层去了解(可能老百姓也不会告诉她,怕得罪),也不思考为何有这现象,她信她身边的牛鬼蛇神的话,以老师们“懒”为理由搪塞过去了,而这经不起事实推敲的理由在领导那也成了“事实”,想想是蛮可悲可笑的,这情形让我时不时想起《皇帝的新装》,没人敢说真话的世界。
  在这几年间,姓shi的被pu一力培养,一路上姓shi的不间断地耍手段“怼”我,领导在干嘛呢?领导知道装作不知道或是说无能为力,所以,同志们,尤其年轻的同志们,受了委屈找领导那是句空话!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