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女留学生离奇失踪

楼主:北美老刘 时间:2017-04-06 20:57:00 点击:665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如果不是从头到尾目睹了这件事,我绝不会相信它是真的。现在,事情已经过了整整一年,它的结尾究竟算不算结尾还不好说,它后面还要怎样发展也没人说得清楚,因为作为事主的苏岩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但它毕竟告一段落了。
  既如此,这事儿也没继续保密的必要了。把它讲出来,原原本本地讲出来,对于苏岩,对于读者或许都是件好事。
  苏岩说:“那,你就讲吧,反正事儿你都参与了。我就只有一个要求,实事求是,不要夸大”。
  “好!那我们就从去年四月开讲?”
  苏岩点点头同意了。

  苏岩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是1996年同一年考进中国西南那所著名的政法大学的。四年后我毕业留校当了助教。苏岩则由于某个特别的原因,第四学年休学了一年,第五年复读,2001年底才随九七届校友一起毕的业。毕业后她直接进了北京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加盟国内首屈一指的著名婚姻家庭法律师团队,当起了离婚律师。十余年时间,她经手的案件不下百起,而且十讼九嬴,在京津一带颇负盛名。2013年,受事务所派遣,她又领军南下回到了她的故乡成都-这座她魂牵梦绕却又心怀忌惮的城市开办分所。原以为可在这个近年来国内离婚率增长最快的地方大展一番拳脚,却不料惹祸上身。而事情的起因,就是苏岩的宝贝女儿箐箐去加拿大留学。

  箐箐是苏岩的独生女,从小就生活在外公外婆身边。许是军人出身的外公对她一贯严格要求的缘故,她的性格中有一份坚韧和顽强,但对她性格养成影响更深的还是外婆那温柔体贴的性情。加上她天资聪颖,又很漂亮,所以打小不仅学习成绩好,同学们也很喜欢她 。本来,从小学初中到高中,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成绩永远都在年级前三名,下一步顺理成章地应是考进北大清华浙大交大,要想不离开姥姥姥爷,也可以读川大嘛。但箐箐对这些想都不想,一门心思就是要去美国留学。

  对箐箐去美国,苏岩并不赞成。但姥爷却很支持,他的理由是,美国无论是科技还是人文,都是目前世界上水平最高的。就像打仗,抢占制高点就要抢占那山头最高的。山头低了忙活半天不说,到头来还得挨揍。姥姥虽然在大事儿上都是听姥爷的,但她明理。她觉得去美国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就是担心箐箐的安全。

  姥姥的担心不无道理。现在中国留学生在美、英、加、澳大利亚、日、韩、西欧、新加坡、港澳等国家、地区已达百万之众。教育程度涵盖在读研究生、本科生、专科生、高中生、初中生甚至小学生,只有幼儿园小朋友还未入列。而据统计,在他们中间每年约有万分之二、三的孩子会遭遇非正常死亡。主要原因一半是车祸,然后是被抢窃、被性侵和绑票导致的伤亡,最后才是自杀、溺水、因病死亡。在出事的学生当中,约一半是女生,65%以上年龄不超过21岁。箐箐今年才满十八岁,平时主要活动于学校---家两点一线,至多再加上家里的亲朋好友还有她自己的两个闺蜜,与外界接触很少,谈不到有多少社会经验。虽说网络社会能让她见识社会上的形形色色,但是顺境中长大的孩子,对人性的败坏、社会的险恶又能知道多少?虽说姥爷姥姥都经历过建国以后的大部分政治运动,对人对社会有深刻了解;尤其是在女儿苏岩的惨痛遭遇后对炎凉的世态更有切肤之痛,但对箐箐这样单纯善良的孩子他们又能往深处说些什么呢?在这世上,狠得下心来摧花的一定不是凡人,而他们恰恰只是这样的凡人,所以箐箐这朵美丽的花蕾便命里注定要被他人所摧毁了。

  箐箐见姥姥说起安全问题,一会儿长吁短叹,一会儿又对姥爷说得憨扎劲,还一套一套的,完全忘了她自己都退休十多年了,还以为自己在讲台上讲课嗦。更重要地是,箐箐发现,一开始姥爷还与她辩几句,后来基本就不说话了,只是听她说,间或还点头说对。

  箐箐明白,在这个家里,表面上姥爷是一家之主,大事情都要姥爷拍板定案。但其实很多事情姥爷都听姥姥的。姥姥虽只是师范学校毕业,但大户人家出生的嘛,人聪明又肯学,四十岁就评上了数学特级教师,在成都最牛的重点小学当了数学教研组的老大。姥爷一贯说姥姥思维逻辑性强,说话能说到点子上。看来这回姥爷又要被姥姥说服了。

  “啥子老革命哦,这么快就举白旗投降了”。箐箐心里悄悄骂了一句姥爷。

  “咋办嘛,找妈妈出来做姥姥的工作?她一天到晚忙得毛根儿不粘背,哪有时间管我的事哦。何况每次一说去美国上学,她的脸就垮下来了,好难看哦。”

  以往每次遇到烦心的事儿,箐箐都喜欢找她最好的闺蜜悦悦叙说叙说,经常是说着说着心里就敞亮了。这回给悦悦说了半天没解决问题,反而越说越烦了。想到这儿,箐箐干脆就挂了电话。

  箐箐知道,自己现在是高二上期,要想今年秋季去美国上学,肯定是来不及了。如果明年春季入学,满打满算也就半年多一点。学校没联系,雅思没考,更不要说其他的了。而悦悦雅思已考过了,尽管还不知道成绩,但她自己估算过肯定在6.5分以上。说不定要不了多久,悦悦就会收到她最向往的加大伯克利分校生物系的录取通知书了。

  我喃,想本科去洛杉矶读加大艺术系.然后再考斯坦福法学院读博,做中国专打艺术作品侵权官司大律师的愿望可能就落空了。想到这儿,箐箐气得不得了。那如果张莉阿姨想办法呢?对啊,我咋忘了找张阿姨了呢,她肯定能帮我!

  那天北美时间早上刚七点,箐箐就呼叫张阿姨也就是我,上微信视频讲话。箐箐把情况大致讲了一遍,然后要我说在美国留学咋过才能避免出事?

  作为苏岩的大学同窗,我虽然业务能力从来不如她,十年前随老公移民加拿大后又早早丢了专业。但律师出身的我基本素质不会丢。更何况我做留学生寄宿家庭也做了快五年了,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有发言权的。

  想了一下,我给箐箐讲了五点:

  第一,留学第一、二学年,最好住校或住寄宿家庭。而如果选寄宿家庭,一定要选那种周围环境比较好的城市或社区里的寄宿家庭”

  “为啥呢?”箐箐不解。

  環境好,說明當地政府和住戶自己在整治環境上投入得多。而政府投入多說明它地稅收多 ;地税收入多说明地价高,说明当地住的都是有钱人。所以为了保护地价、维护税源,政府必定会增加警力,营造良好的治安环境。所以寄宿家庭选在这里比较安全;

  第二,晚上尽量不外出。如必须外出最好驾车或两人以上同行。因北美汽车普及程度高,流窜作案容易。再好的社区也不能保证不混进坏人。如果是白天,出现几个与环境格格不入的人很容易识别,而晚上能见度低识别困难,单独外出有一定危险。好几起中国留学生出事都是因为这个缘故!

  三,交友慎重!邪教或宗教狂热分子不交;帮派不交;吸毒人士不交;性癖好者不交;

  四、尽量不做极限运动;

  五、外出或旅行尽量使用公共交通系统,减少自己驾车或搭乘新司机车辆的机会;严禁路边搭车。”

  “张阿姨,您的条条框框好多哦,憋死人啰”,箐箐撅起嘴不高兴了。

  "箐箐,不是阿姨故意在为难你。这都是每年两三百个娃娃的性命换来的教训噢”!

  箐箐好几秒钟没有说话。

  末了,她说:“是不是遵守这些规定,安全就没问题了呢?”

  “不敢说就没安全问题了,至少出事的机率可以降低百分之七、八十!”

  “谢谢阿姨!” 箐箐放了电话。

  后来,我听苏岩说,这次通话的第二天正好是是周末,碰巧我也在家。一大早箐箐便要求要开家庭会讨论她的留学问题。在会上,她放了你和她通话的录音,想证明安全问题不是不可以保障。

  我大吃一惊:“她还录了音?我完全不知道!这个精灵鬼!”

  “后来呢?有结果吗?”我问苏岩。

  “她把你都搬出来了,能没结果吗?!我爸当时就表态,只要箐箐能遵守这些规定,他支持她留学!”

  “你妈的态度呢?”

  “我妈的态度也有了转变!”

  “你呢?”

  “我?我的立场你不是不知道,对孩子们留学我一向是持开放态度。但具体到箐箐,对她有没有遵守这些规条所需要的自控力,还是没有多少信心”

  知女莫如母。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苏岩当时的担心果不是空穴来风。不过,话又说回来,处在箐箐后来所处的那种环境,又有几个人能够抵挡那种诱惑哦!

  家庭会后,箐箐远在深圳的舅舅苏江打电话给苏岩,说刚听完妈传达会议精神都还没来得及消化,看完箐箐发来微信的儿子东东就闹起来了,说他也要跟姐姐去美国读书。

  “现在这些孩子究竟是怎么了,咋都像中了邪似地非得往外跑呢?”苏岩觉得很困惑。

  “这好理解。一群人中一个人买了好看的名牌包,你会羡慕但没有压力;如果越来越多的人都买了,你就不但会羡慕还有压力了,如果我不买别人会怎么看我?外在的压力会逼迫你也去买,这是其一;”

  “其二,如果买了包的人纷纷告诉你这个包不光漂亮、质量好还非常好用,有什么什么功能,什么什么独到的设计,你就会从内心喜欢它而自觉自愿去买”

  “西方的教育就是这样,它会给你一个充满尊重、鼓励、肯定而又兴趣盎然的学习环境,让你的潜能在不知不觉中得到释放和发挥,最终塑造出独特的自己。相对于国内那种满是老师和家长的要求、斥责甚至打骂和同学之间的激烈竞争的氛围,娃娃们真的出来了,他们会更喜欢这里”。

  “西方的教育就没缺点了啊?”苏岩有些不服气。

  “当然有!老师、家长和社会的正面鼓励和肯定,固然能让孩子们的潜能得到充分发挥,但却让孩子们对失败、挫折、否定的抵抗力下降了。我儿子现在就是这样,只能听好的,赞扬的话,听不得批评的话。一听就会不高兴,如果还有打骂,那更不得了,直接就崩溃了,非报警让警察叔叔来对付你不可”。

  “哦,是这样。那你说现在西方年青人喜欢走极端,冒险运动、涂鸦、吸毒、性癖好甚至少数人醉心于犯罪设计是不是都是这种教育方式的负面效果呢?”

  “对极了!”我说。

  苏岩的聪敏之处就在这里,她总是能见微知著,举一反三、反四、反五,从件小事联想到很多东西。怪不得京津一带闹离婚的过错方都很怕她,骂她是“苏阎王”!

  “记不记得小时候老师常说的那句话,不要做温室里的花朵?西方的教育环境就像一个温室,你在呆着里面吹不到风淋不到雨,很舒服很轻松,可以把精力全部放到自己的成长上。缺点呢?缺点就是有一天你到室外来了,到奉行“丛林法则”的社会上来了就很难适应。要么你挺过来了会长得更好;要么你就直接枯萎。如果你挺不过来又不愿枯萎,你就可能使用高度刺激的方式来疏解你内心的压力和沮丧,甚至做出一些反社会的举动”,我继续发挥。

  苏岩跟着我也开始发挥:“所以,中国式的教育或者说东方式的教育环境就像是温室外的自然环境,有阳光有风雨,现在还有雾霾,孩子们不禁要学习还要花不少精力承受来自学校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七大姑八大姨同学同学父母邻居邻居孩子等等各方面的压力,早早就把自己锻炼成钢了。这样的孩子心智的抗压性很强,更能适应社会,但与在西方式教育下可将主要精力用来学习和运动的孩子相比,其身体的抗压力和内在的创新能力就弱很多了。”

  “是这个道理!不过,打住了哈。你说我们一个煮饭婆,一个讼棍,研究这么高深的理论干啥呢,不是抢人家“百家讲坛”的生意嘛,”我打趣地说;

  苏岩正在兴头上,一下要刹车显得有些尴尬,不过,她好歹还是忍住了。

  “岩岩”,我叫着苏岩的小名“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箐箐想报的都是美国的学校,你同意她去美国吗?”

  “不同意。美国多乱啊!现在又是民主党执政,大麻合法化,同性恋合法化,去厕所的左右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性取向随便选择,箐箐去了万一学坏了怎么办啊”;

  “除了这些,你不想让箐箐去美国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

  “你说呢?”苏岩显得有些不快;

  “当然知道有了!不过,那天箐箐和我视频后,我还真有点儿搞不懂,为什么她想报的三所学校都在洛杉矶呢?全美国那么多好学校,有名的艺术院校也不少,为什么她就非要报洛杉矶的学校不可呢?”

  “其实,我也觉察到了,我问过她这个问题,”

  “她咋回答呢?”

  “她说,中国的城市中她最喜欢三亚,阳光、沙滩还有椰树,太浪漫了。而洛杉矶这个城市这三样都有,在那儿读书就像在美丽的三亚。你说,我还能再问什么?”

  说到这儿,苏岩停顿了几秒,然后说“这个问题你都这么敏感,我不更敏感吗?但把几乎所有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我觉得箐箐没有可能知道啊,”

  “你咋晓得喃?箐箐可是90后!现在的90后,人小鬼大,啥不懂哦!你还真得注点儿意啊”。我有些担心。
  打赏小礼,给TA点赞


  0.1贝
  更多
  04-06 16:10

  暂无任何回复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北美老刘 时间:2017-04-07 03:29:06
  “所以,我有个想法”。
  “嗯?”
  “干脆让箐箐去你那儿得了”。
  “哦?”我感到很意外。
  视频里的苏岩清了清嗓子,继续说:“我在网上查了一下,你家后面山上那所大学的艺术系其实就很不错,在加拿大艺术院系的排名上多年都排在前三名。虽然它确实没耶鲁、加大洛杉矶分校、弗吉尼亚联邦大学那几所美国大学艺术系的名气那么大,但箐箐除了也喜欢艺术外她最终的发展方向还是读法学院,想读出来后专接艺术品方面的侵权案件。她这个想法我倒一直挺支持。这些年国内艺术作品侵权的案子越来越多。而无论是律师界还是法院,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和判案经验都明显不足,箐箐这个研读方向以后是可以有很大的施展空间的”
  苏岩喝了口水,接着说:去年我来温哥华出差,你不是载我上山看枫叶,也顺便去它的校园转了转吗?当时我的主观印象就不错:校园漂亮整洁,治学风气很足!”
  “你凭什么看得出来它的治学风气很足呢?”我很好奇。
  “一所大学的图书馆坐满了读书、自习的学生不奇怪,但你见过在非就餐时间里连餐厅都坐了好多读书的学生,这是什么原因,小莉,你想过吗?”

  
楼主北美老刘 时间:2017-04-07 04:42:32
  “什么原因”?
  “大概有两个原因,一是学校里可用来自习的地方如教室、图书馆的面积太小,不够学生使用;二是学生很善于抓紧时间,连在餐厅喝咖啡或饮料的时间都在学习。我看过它的图书馆和教室。图书馆虽然坐满了人但也并非完全没有空位;教室的大多数都在上课,少数没上课的教室也有人在里面自习,但里面的人并没有坐满。而且,我注意到,好几个这样的教室,门都没有上锁,从外面一扭门把手就可以进去。所以结论是,学生们在餐厅自习的原因是第二种。”
  看着苏岩自信的样子,我不禁想起我们同学时我给过她的忠告,心不要太细,太细了折寿!多学学我,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一看就是活一百年的主。
  “想什么呢?”
  苏岩的一声呼叫把我从回忆中拉回“哦,你说得有道理。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让箐箐来这儿读本科,读完后再让她去美国读法学博士?”我问她;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她接着说“耶鲁、哈佛、宾大的法学院都不错,加拿大的本科学历它们也认。如果箐箐本科读得不错,将来她可以去考这几所学校”!
  “但法学院里最好的这两年还是斯坦福的法学院,你怎么提都不提呢?”
  “你不是明知故问吗?我就是不想让箐箐与他沾边儿”,苏岩恨恨地说。
  加州那么大,又过了这么多年,你咋肯定箐箐就会遇见他呢?”
  “地方虽大圈子小,何况他也算是能干的人,估计现在发展也不错。箐箐又在这一行里,遇见他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也是啊”,听苏岩这么说我也有了担心。
  “
  
楼主北美老刘 时间:2017-04-08 11:29:13
  “小莉,我想就这么办了,你看行吗?”
  “行啊,只要你想清楚了就好。我这边问题不大。今年9月份正好有一个孩子要转学去多伦多,如箐箐要来,空出来的房间我会为她一直留着”。
  后来听苏岩说,我俩商量完这事儿后,她立即把情况告知了父母。母亲完全同意。父亲开始不大同意,认为箐箐不会接受,后经她与母亲反复劝说,父亲最后同意一起做箐箐的工作。他们一起找到箐箐,把家长的决定告诉她,拉开架势准备说服箐箐。但没想箐箐一口就答应了,搞得三人错愕了半天。
  
我要评论
作者:32132156 时间:2018-07-25 19:44:45
  楼主,怎么不写了?等着看,继续呀。
作者:32132156 时间:2018-07-25 19:45:14
  收藏看,等着你。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