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是法医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07 12:41:00 点击:2178 回复:3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的朋友是法医 (1)

  这个题目让我想起两个梗。
  一个是钱钟书的“兄弟我在伦敦的时候。。”
  一个是芮成钢的“我的好哥们克林顿。。”
  我和我的朋友洛杉矶郡法医dr Wang 打算大干一场。
  “干”是写作的意思。

  我们是在球会这样相识的。
  他说:你写得不错。
  我以为他说的是《离婚记》:“是吗?谈谈阅读感受…”
  他说:十二月份的月例赛评论你写得很长…
  我:……

  终于听有人叫他Dr。
  我欣喜若狂:“亲,给我妈开个高血压的处方呗,要么你那能给我女儿打免疫针?”
  要本着人尽其才的原则嘛。
  他说:我的病人从不向我要处方…
  我:不要??你是心理医生?
  他说:猜。再给你两次机会……
  我:兽医。动物不开口讲话。
  他:不是……
  我:临终关怀医生……
  他:不是……
  我:那是……
  他:放弃了?
  我:嗯,猜不出。
  他:我是法医。

  我静默了二十八秒。然后点了一个虚情假意的大大的赞??!

  他说:有时间欢迎参观…
  我有一种要参观google公司或者FBI的兴奋:下周三可以不?
  他:11点以后就可以…之前业务忙。??

  今天是周三。我思考了一下应该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比较辟邪。一定不是白色,像鬼。也不是黑色,像去开追悼会。就红色吧。顺便再穿双高跟鞋。??

  Dr Wang, 我Piapia地来了!
  我按照他的嘱咐停好车,他出现了。
  我曾经和好朋友描述过Dr Wang ,我觉得他长得像特工。很素常平静,不会让人吸引到注意。穿着高跟鞋,我们俩一边高。正如他所说:我们俩像姐妹。????
  我们握了握手,下面的对话像是特工接头。
  我轻声:亲,今天有…活的吗?
  我的意思其实是:今年能看到新鲜出炉的吗?不应该说“活”,应该像去99大华去买鱼??,问炸鱼的:今天的鱼有新进货的吗?有身体还新鲜的吗?
  Dr Wang 非常聪颖地理解了我的关于“活”意思,他望着我的眼睛,没说话,笃定而自信地点点头,嗯了一声。我的理解是:有新货。

  他成熟地接待了我。告诉我这洛杉矶法医局的历史,规模,每年处理妥当的“入货量”,这是全美国最大的一间法医局。历史悠久,医术精湛。

  我坐在他的办公室,他身后一副显然是自己挂上去的粗糙八骏图,显得这位在法医局工作了十九年的球友医生有着格外的中国式古典。

  他问我:你看过吗?
  我心领神会,很默契地答:还真没有,我身边很少发生这样的,除了我爷爷。(我竟然都不记得我也参加过亲爹的追悼会的,可能他永远活在我心中吧,连过清明节烧纸都差点省了)
  他说:那就先看看今天上午我刚处理完的主人公照片。
  我说:不是血淋淋的缺鼻子少眼睛的交通事故就行。
  他没说话,默默打开一张照片给我看。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8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07 12:54:27
  我的朋友是法医 (2)

  他没说话,默默打开一张照片给我看。
  第一张照片上是一个轻微凌乱而无序的家,显示的是在厨房水池附近位置。橱柜是旧的绛红色。大理石台面上凌乱地散放着洗手液,药剂瓶。女主人公在洗手池前的地板地上,牛仔裤。蓝色卫衣。凌乱金发。以一种类似于盘腿坐,然而整个上身都扑倒的方式凝固在那里。没有挣扎痕迹。就那样坐在洗手池前,前半身扑倒,生命的灵体消失。留一具看不到脸的照片上和依然年轻的肉体。
  第二张,一线调查人员戴着手套的手掀起女子的蓝色卫衣查看她的后背,后背是一大片计划很好的刺青。
  第三张,女子的面部。由于她过世的姿势,血液集中在脸部和身体前部,所以第三张照片女子的脸是红红的。我想问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尸斑,得到的是肯定回答。说这种情形说明已经过世八个小时。
  还有第四张照片,女生的胸部腹部,依然是红色。是的,可以看见乳房。腿还是盘腿的僵硬姿势。
  第五张照片,腿部被工作人员拉顺,是一个体面的可以顺着躺到担架可以包裹走到姿势。
  你想问我这年轻的女性美不美?
  我只能说照片不够美,死亡的姿势不够安详。而且再美的一张脸如果颜色是青红,鼻子有血疤,那是一张遭受了死神摧残了一下的不平静的脸。
  再美的女人用这样的姿势告别世界,也只能是一声叹息。
  我问:死因?
  Dr Wang : 吸毒过量。

  他说:我带你边走边说。
  我嗅到午饭香,说:中午别拿jack in the box 糊弄我。
  法医局处处用钥匙,Dr Wang 带领我在各个楼层穿梭。我慢慢从饭香中转回思路,去观看他们各个医生办公室。
  一转弯的时间,dr Wang 停了下来,问我:你是要先看…还是先参观病理房?
  我心一沉,心想:重头戏来了。
  说:先看病理房缓冲一下情绪。
  他说好。
  带我到放样品标本的实验室,里面堆满了瓶瓶罐罐。我说:谁是谁的你们不会弄混吧。
  他说:有label (标签)。
  之后……
  我知道时候该到了。
  偷偷地深吸一口气,避免让他看到我不平静的怂心情。
作者:展悦 时间:2017-05-08 20:08:52
  好久没见了,天涯好久不登陆,你已然还在。现在我说,天涯还在,我也会在。
  • 风吹佩兰: 举报  2017-05-09 21:37:56  评论

    很好的我们,很好的天涯。青春不是坟茔,记忆开满芳草。? 我们不再等天涯,天涯一直等我们回家,回乡偶书的意境与可爱的仪式感。??
  • 展悦: 举报  2017-05-09 23:18:33  评论

    评论 风吹佩兰:恩??。还有一帮老朋友在,回来不孤单
我要评论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09 15:26:19
  我的朋友是法医 (3)

  我偷偷地深吸一口气,避免让他看到我不平静的怂心情。我们于是开始进入电梯。他按了一个S, 为啥是S,不是B,也不是L?
  反正就是S。
  电梯很朴素寡淡,像整场参观。表情平淡,步步惊心。
  到了S层。出门右转,走过宽阔的乡镇风走廊,再右转,乡镇企业走廊,是一扇乡镇企业的素淡的门,dr Wang 用钥匙打开门,里面有几位工作人员,白人墨西哥人神马都有,看到我衣着鲜亮踩着高跟鞋喷着香奈儿走进来,他们表情素淡平静,半眼都没有多看我。一位工作人员的身畔,整个办公室的中央,一位三十多岁墨西哥小哥壮实地躺在担架上,合着眼睛。没有穿衣服。是白色单子温柔地覆盖身体部位。小腿和脚露在空气里。从他面部的神色,我竟然看不出什么特异,除了永远不会醒来。然而失去血色的长着腿毛的腿部,还有没有腿毛
  没有血色的足部,像蜡过一样的黄,并且不真实。
  前面照片女孩脸上凝集的血色尸斑,让人意识到这是尸体,而这位墨西哥小哥没有血色的异常蜡黄的腿和脚,让我意识到:我看到了设想中的“活”的尸体。
  是的,那绝对不是病人,或者那是没有生命的病人,或者,那是一具灵体已远逝的西裔壮汉。他不会苏醒。
  工作人员用电脑检查这具遗体的数据,他们似乎习惯了有参观者的打扰,各自忙碌。
  我跟随Dr Wang 走到门外车库处。
  他给了我一个数据,每年这里接待四千名顾客。 每天应该二十几位。如果周六周日休息。
  所以车库的位置是遗体应该运送进来的位置,可能是从殡仪馆,或者医生不愿意出具死亡证明的医院。
  所有的死亡分为四种:自然、意外、他杀、自杀。
  洛杉矶法医局有众多名人客户。
  玛丽莲梦露、肯尼迪他弟、惠特妮休斯顿、迈克尔杰克逊、是的,还有加拿大来洛杉矶旅行而蹊跷死亡的蓝可儿。
  在打开的车库里,我看到同时运进来有四具。身体都被遮盖在帆布包里,或许就是传说中的装尸袋,虽然不免令我情不自禁地想起PRADA那个棒棒哒广告:留给自己最后一个美丽的袋袋。
  Dr Wang告诉我法医局的吞吐量:可贮藏500名。
  我透过他替我打开的冷库的大门,在门开关的十秒钟间,我看到了大通铺,脸部都会露出来。有些身体的血迹尚在。似乎代表还没有开始出化验报告。
  空气中没有香奈儿的味道,消毒水的味道也不是。就是一点点轻微的屠夫案板的味道。
  这味道在意料之中,并没有让有胆量在这里工作,或者有胆量来参观的人感到不安。
  然而,这个部门也仅仅是法医分析的最开始。类似可以直立行走的人类去看医生前的量身高体重环节。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10 15:58:08
  我的朋友是法医 (4)

  卡卡小博士问我昨天去哪。
  他27岁,是我去年去盐湖城认识的请客也只能吃泡面的我本科之一的同专业的小博士。后来他调到了洛杉矶地震局。我们共同的爱好是在微信朋友圈尽情逗逼。
  我告诉他我要和Dr Wang 去约会。
  他说: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我说:你担心他欺负我?!
  一副老娘谁也不怕的架势。
  他说:no, 我是怕你克制不住自己。

  当时他还不知道我去干嘛。后期我没忘记要送他一件从法医局带出的礼物。
  现在我坐在星巴克尽情装B,望着人来人往的生动与繁华。。。活的,活的,不插电,活的。又看见一位黒哥们在加州炽烈的阳光下以六尺七寸的身高,350磅的体重穿着迷彩短裤人字拖从标号20311的valley market 像迷彩坦克一样移动。我首先想:快减减肥吧。这要是躺在Dr Wang 的工作台上,这可是两三堆人肉的工作量。
  既然为人类做不了多大贡献,至少可以做到减少点垃圾。
  听说台湾是不是有一种风俗叫捡骨。大陆目前都是火葬,可能对此了解不多。人下葬后八到十个月要重新开棺墓,这时候尘也没有了土也没有了,只剩下锦衣发缕与白骨。重新整理好,再安葬。
  我们的人类,从宗教的角度天父给了你灵体,父母给了你肉身,既然肉身都要化为尘土,那还是少吃点,省得不能支配自我的时候给亲属、运尸工、像dr Wang 这样的法医添麻烦。我朋友圈怪不得有位兄弟天天健身拉筋跑步举重减肥,多好的环保意识和处处为他人着想的精神。参观了法医局,我的突出感想是:吃了也是白吃。
  好的,那么上一章节我讲的是Dr Wang 的客户从进院到量身高体重的是该客户和护士的人生若只是初见章节。那么下面的参观则是从客户角度的题目:“他和Dr 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或者“他和Dr不得不说的故事”。
  是的。我看到几位医生的正在进行时。还有一位更夸张的医生处理室特别单间,特别豪华,一面在做手术,或者解剖,一边是大屏幕的实况细节转播,参观者可以清晰地看到手术刀切下去的位置。大无影灯照射下,纤毫毕现。
  如果用文艺的语言来形容,应该这样:
  “隔着晶莹的玻璃窗,那窗放佛是此生与来世的轻盈幔帐,这一面是此生的我,野心勃勃着的冷静;生命得体有序地绽放,精致地权衡人之生的欲望,规则,兴奋,惩虐,幸福,悲哀,背叛,复仇,成功,骄傲,关怀,和爱。这是这一生我们从神得到有知的自己,去运用我们的身体,感知幽谷之芬芳,绚烂之静美,深爱之柔软,清晨鸟鸣之清音,水之纯净与甘醇。我们尽情在人类的乐园里,选择和被选择。走出自己不一样的路,走向一个个不同的我们认为的可能有幸福的去处。我们犯错,我们也成功,我们安然接受长辈和社会给我们设置的成功人生的模具,把自己小心翼翼地塞在模具里,不敢有偏差。幔帐的那边,360度无死角的明亮下,那明亮似乎是弥留之际的人类在茫茫中看到的明亮,光芒温暖,无限诱惑。我看到那鲜艳的放佛于彼岸的曼殊沙华,摇曳生姿,妖冶诱惑,空气里弥漫开来诱人的芬芳。守护神轻盈舞动双臂,鲜红的花朵如梦如雾,比你一生中的最深情还要深情千百倍…你为了拥有那样的妍丽不惜捧出你的心脏,你从此岸走来,向彼岸走去,在巨大如磨盘的浓烈的幸福感中,双手捧心,一去不回头……”
  以上是对法医解剖遗体直播进行时的文艺描写。真实的情况是:
  第一具西裔的年轻遗体我注意到没有枕头垫高头部,而是一个物件支撑着颈部。他的头部显然曾经一劈为二过,头部有试图恢复的半圆形手术刀痕。使他的五官看起来还齐整。身体部分,统统的开膛破肚。血雾弥漫下的脂肪层果真是黄色的。内脏满天飞。不,切割出来放在一边。医生还在勤奋地在体腔中间部位切切割割。不时用水管冲一下身体上的血水。另外一具,除了身体状况类似,头部也是完全展开的。
  我暗暗想:还是得少吃保持体型啊。我的朋友是法医 (4)

  卡卡小博士问我昨天去哪。
  他27岁,是我去年去盐湖城认识的请客也只能吃泡面的我本科之一的同专业的小博士。后来他调到了洛杉矶地震局。我们共同的爱好是在微信朋友圈尽情逗逼。
  我告诉他我要和Dr Wang 去约会。
  他说: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我说:你担心他欺负我?!
  一副老娘谁也不怕的架势。
  他说:no, 我是怕你克制不住自己。

  当时他还不知道我去干嘛。后期我没忘记要送他一件从法医局带出的礼物。
  现在我坐在星巴克尽情装B,望着人来人往的生动与繁华。。。活的,活的,不插电,活的。又看见一位黒哥们在加州炽烈的阳光下以六尺七寸的身高,350磅的体重穿着迷彩短裤人字拖从标号20311的valley market 像迷彩坦克一样移动。我首先想:快减减肥吧。这要是躺在Dr Wang 的工作台上,这可是两三堆人肉的工作量。
  既然为人类做不了多大贡献,至少可以做到减少点垃圾。
  听说台湾是不是有一种风俗叫捡骨。大陆目前都是火葬,可能对此了解不多。人下葬后八到十个月要重新开棺墓,这时候尘也没有了土也没有了,只剩下锦衣发缕与白骨。重新整理好,再安葬。
  我们的人类,从宗教的角度天父给了你灵体,父母给了你肉身,既然肉身都要化为尘土,那还是少吃点,省得不能支配自我的时候给亲属、运尸工、像dr Wang 这样的法医添麻烦。我朋友圈怪不得有位兄弟天天健身拉筋跑步举重减肥,多好的环保意识和处处为他人着想的精神。参观了法医局,我的突出感想是:吃了也是白吃。
  好的,那么上一章节我讲的是Dr Wang 的客户从进院到量身高体重的是该客户和护士的人生若只是初见章节。那么下面的参观则是从客户角度的题目:“他和Dr 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或者“他和Dr不得不说的故事”。
  是的。我看到几位医生的正在进行时。还有一位更夸张的医生处理室特别单间,特别豪华,一面在做手术,或者解剖,一边是大屏幕的实况细节转播,参观者可以清晰地看到手术刀切下去的位置。大无影灯照射下,纤毫毕现。
  如果用文艺的语言来形容,应该这样:
  “隔着晶莹的玻璃窗,那窗放佛是此生与来世的轻盈幔帐,这一面是此生的我,野心勃勃着的冷静;生命得体有序地绽放,精致地权衡人之生的欲望,规则,兴奋,惩虐,幸福,悲哀,背叛,复仇,成功,骄傲,关怀,和爱。这是这一生我们从神得到有知的自己,去运用我们的身体,感知幽谷之芬芳,绚烂之静美,深爱之柔软,清晨鸟鸣之清音,水之纯净与甘醇。我们尽情在人类的乐园里,选择和被选择。走出自己不一样的路,走向一个个不同的我们认为的可能有幸福的去处。我们犯错,我们也成功,我们安然接受长辈和社会给我们设置的成功人生的模具,把自己小心翼翼地塞在模具里,不敢有偏差。幔帐的那边,360度无死角的明亮下,那明亮似乎是弥留之际的人类在茫茫中看到的明亮,光芒温暖,无限诱惑。我看到那鲜艳的放佛于彼岸的曼殊沙华,摇曳生姿,妖冶诱惑,空气里弥漫开来诱人的芬芳。守护神轻盈舞动双臂,鲜红的花朵如梦如雾,比你一生中的最深情还要深情千百倍…你为了拥有那样的妍丽不惜捧出你的心脏,你从此岸走来,向彼岸走去,在巨大如磨盘的浓烈的幸福感中,双手捧心,一去不回头……”
  以上是对法医解剖遗体直播进行时的文艺描写。真实的情况是:
  第一具西裔的年轻遗体我注意到没有枕头垫高头部,而是一个物件支撑着颈部。他的头部显然曾经一劈为二过,头部有试图恢复的半圆形手术刀痕。使他的五官看起来还齐整。身体部分,统统的开膛破肚。血雾弥漫下的脂肪层果真是黄色的。内脏满天飞。不,切割出来放在一边。医生还在勤奋地在体腔中间部位切切割割。不时用水管冲一下身体上的血水。另外一具,除了身体状况类似,头部也是完全展开的。
  我暗暗想:还是得少吃保持体型啊。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11 07:54:28
  我的朋友是法医 (5)

  这一章节想放一篇我的师兄台湾新竹清华才子李秉信作品。题目是三世因果系列之一:亲手葬了我。
  我亲自认为这篇文字更能表达我观看法医局遗体解剖直播的心情,就算偷个懒,也算做一个心绪的全面补充,难得我们竟然在类似的同一时期在思考同样一个命题。请欣赏。

  三世因果系列之一 親手葬了我

  妳吹開了我記憶裡的鎖,在我潰爛著傷口的時日,拖著奄奄一息的希望,承載於貌似光鮮的軀殼,向那縷光明爬去。 想起舊時的你和我, 不就是因為太陽太過明亮,所以才有黑子, 我們注定分開。而我巨大黑子裡的一點亮光,卻孱弱得如同我的脈搏, 又在呼喚著我。

  曾相思許諾, 曾遺憾錯過,生命的過程就是種折磨。 你不是常常在說,沒有前世的修行,便注定了我今生的凌遲。 玫瑰花飄落,暗香藏淒苦。月色沉寂如酒,染亮了十里夜色, 寂然無語,無風無歌。我語無倫次的發願,任憑血淋淋的閹割, 勾起我眼底的寂寞。

  我艷羨過白頭偕老,膜拜過舉案齊眉,我的感情卻是場孤魂野鬼,永無寄託。生命不是場洗禮,是一個個玩笑。我是個漂亮的傀儡,是個荒淫的修女,命運是我的線,我的神,我感受到一種巨大的絕望。 剪不斷糾結,越想忘記越深刻。

  對你的難捨,仼滄桑淹沒。你點亮了整屋子的燈,又悄悄的離去, 讓我一個人應對孤單。 多少年來期待的重逢,早看不見我的失魂落魄。夢裡醒來看見你,不再手忙腳亂,我落淚,是對人生的無賴。淒淒思慕, 心碎到奈何,心傷難縫合。 坐在你坐過的位置,睡衣上殘留你的味道,心裡空空的。

  解不開因果,三世桃花柔情多。我花了那麼長時間修煉的鐵石心腸,邏輯道理和自我解脫全部失靈。我那固定城池門外的鍘刀,斬落過無數偷窺者的慾望,可對你,我是愛的戰兢兢兢,難以啟齒。忘了,醉了,以為放下了。彈著不嫻熟,盯著一臉蒼白或潮紅。

  告訴我,即使我腐敗化膿,你都只會慢慢為我療傷,不會嫌棄。相思難捨,傾心情相許, 就別讓它夭折吧,我們的愛情。我不知道,你是老天給我的最後一次機會,還是送我的棺槨。我只是不管不顧的愛你,我想你用情慾和愛切割我的身體,一片片送到那麼漂亮高尚的嘴裡,咀嚼回味。
  ​
  你飲噬我的血,你咬碎我的骨頭,我便住在你的身體裡,安然微笑。我怎樣也不敢相信,將是那樣的一種結局,我寧願現在就直挺挺的坐斃。然後,你親手葬了我,好嗎?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11 15:01:05
  此章节为慎入篇。请自重。
  我的朋友是法医 (6)

  手术台边的医生穿得像一个外星人。面罩,身体后方连接衣服的地方还有一根像洗衣机排管粗细的黑色长管。全身是蓝色半透明手术服包裹,医生习以为常地忙碌着。这里有十七位医生。据Dr Wang 讲还远远不够,至少还缺七位。
  在观看第一眼遗体的时候,大片模糊的红色,就是盛放在黄泉路的红色彼岸花。
  当我也把这仔细的观摩能以医生的视角来细致入微的观看。
  和你想到的一样,制作病理标本,和肢解分段的躯体,这是一次关于猝死者的死因解剖。新鲜的,全部的,还要亲手找出某根神经血管。医生划开猝死者的身体,新鲜尚未凝固的血液奔涌而出,弥漫在体腔及手术台上,这个猝死者在拍的X光照片来看,是中弹而死,照片上可以看到子弹在头部的位置,和子弹击碎的头部下侧的枕骨。然而,医生还是划开他的体腔,一一取出五脏六腑,心脏、肝脏、肾脏、脾脏、肺、胆囊、胃、膀胱、大小肠、三焦,这些人类赖以生存,曾经的功能為受乘和傳化水穀並積存精氣,以及為生化和蓄存精氣。现在都成了摆设,医生用精致锋利的手术刀,把它们一一取出,放在遗体一侧。是的,人皮外翻,看到血液留滞在失去血色的暗淡蜡黄的皮肤上,和厚厚的黄色皮下脂肪层上。内脏的颜色或深红鲜红浅红,颜色单一而有丰富的层次,它们没有漫天飞,它们被和着体腔的血水,安静而湿润,被置放在冰凉的手术台上。那位头部被解剖的猝死者,已没有头部的含义可言。头部的颅腔已剖开,没有了传统意义的盛世美颜,应该是面部的位置已然打开,上面不是素常的秋水剪双瞳,瑶鼻樱唇,玉骨冰肌,秀发如云。面部的位置已消失,从面部可以看到颅腔,丰富有层次的红,脑髓顱腔可见頭部的皮膚、肌肉和8塊腦顱骨,顱腔內有大脑、小脑、脑髓、椎管、脑的脊髓相連。这猝死者的腦和脊髓曾经是指揮、調節人體各種生理活動的中樞。现在的功能与他(或她)的盛世美颜一起消失了。生命的尽头是一大个颜色单一,层次丰富的红色句点。
  如果死者有灵,是的,万物皆有灵,我想他的灵体或许忧伤地坐在手术台边,或飘浮于手术台上,想我们曾经有过的灵体游离于身体之外的梦魇。他神色忧戚,难以表达,他望着自己一个色系的身体:深粉、浅粉、深红、浅红、深褐、浅褐,和皮下脂肪出人意外的黄。这些的颜色曾经如此地温暖过人生,曾经被拥抱被感知被鼓舞。生命结束,它们失却了温度,成为人生的纪念物,冰冷地一字排开在手术台上,它们曾经的对人生的伟大贡献甚至没有人来赞美。脱离生命的灵体无法再与心爱的人交流,无法再送温暖,无法有深情的眼神,他有的是无法交流的万千愁绪,和静静的回忆,回顾这曾经鲜活的一生。从此一去不复返。

  那位法医动作简洁精湛,做面部时,把一个空整的半个脸皮肤从眼睑下划开皮肤,分层解剖肌肉,神经血管。没有思考或许是最好的思考。
  我有一位参加过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客户,他退役后在美国西南航空公司做飞行员。理想是去FEDEX或UPS做飞行员。我说:你竟然活着从战场上回来!他答:我是飞行员,在天空危险少。我问:战争的感觉怎么样?他答:不思考,只服从。领导让我发射几个导弹(missile) 我就发射几个。不考虑后果是什么。
  竟然这样的决定就是真正的专业。没有情感就是最安全。

  每个人都是个星球,能进到同一个星系是很奇妙的缘份,既相互吸引,又保持距离。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11 23:47:50

  
  之后会简单插入法医局或美国法庭的照片 各位阅读辛苦了 ?? ??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12 21:47:51
  我的朋友是法医 (7)

  我和孩子们说起我参观法医局的事,会不断确认一下,他们是否愿意继续听下去。15岁儿子表示将来有可能去参观。12岁女儿问:为什么需要法医?
  我给他们讲了一个Dr Wang 亲自经手的一个故事。
  2000年,警方在洛杉矶天使国家森林公园的山涧下发现摔毁的车子,车子的主人是一位33岁的印度裔女医生,现场初步看来是一起车祸造成的意外。
  女医师过世了。她的身体无助地躺在那里,没有办法再次呼吸,行动,她也无法诉说她生前发生了什么。没有办法面对悲痛欲绝的父母,没有办法告知真相。
  这具遗体就来到了Dr Wang 的工作台。

  在美国成为一名法医,需要先读4年的大学工科,再读四到五年的医学院,毕业后到医院做四到五年解剖病理和临床病理住院医生,然后经过一个全国性的专业考试,考试通过后再到法医局做一年法医病理实习医生,这一年至少要完成250例的尸检,最后再通过一个全国性的考试,才可以申请法医资质。从高中毕业到最终如愿,期间大概经过13-14年的学习。
  法医在美国的地位非常高,独立于警察局、检查局。洛杉矶的每年死亡案例约两万人,其中一半需要经过法医鉴定。其费用不需要国内一些案例那样由死者家属出,全部由政府买单,以保证法医工作的独立性和不受干扰。逝者心安,生者心安。

  法医的工作主要是尸体解剖,完成尸检报告。正如Dr Wang 所说:“法医检查也是跟逝者对话的一个过程。这个对话呢包括几个部分:你是谁?你死于什么原因?什么时间死亡的?在什么地方死亡的?为什么死亡?究竟发生了什么?通过法医检查往往可以回答这些问题。也就是说,逝者通过他们的尸体变化跟我们提供答案。这就是所谓你听到的,死者会说话。这就要看,我们法医会不会问,会不会听。我赞同这种说法,有些逝者猝死,在心灵上会有很多委屈。那我作为法医是维一能为他说话,表述他内心委屈的人。我觉得人生无常,生命的脆弱也是人生的现实。做尸体解剖,它能为警察侦查提供线索,为法庭提供证据。在这种忧郁凄凉的环境中,能保持正常的思维,和一定幽默感当然也是我们职业需要。”

  那33岁的印度裔女医生平躺在那里。Dr Wang 最终成为了为她平冤昭雪最重要的人。他检查她的子宫内膜,有怀孕四个周刚刚形成的胚胎。拿去检测DNA。最终证实孩子的父亲是女医生办公室的同事医生。
  Dr Wang 在女医生的脖子上发现了致命勒痕。导致喉骨断裂。
  他的法医报告的结论:这是谋杀。不是交通意外。
  孩子的父亲是有妇之夫。他抵死不认。
  Dr Wang 取出现场调查物证的印有史努比的用来勒死受害人的他的领带。这个人立刻崩溃。交待了他与女医生有婚外情意外怀孕,他不想影响自己的婚姻,要求女医生流产而遭到拒绝而失手……或痛下狠手,再把人装在车里里从悬崖推下去制造交通意外假象。
  我们不认识这含冤过世的女医生,却愿意天下人都能被温柔以待,公平以待。愿她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后依然被照料,替她讲出她再也讲不出的话。给逝者交待,也给那些爱她为她的离去而悲恸的家人一个交待,让法律还给她公平。

  我讲了这些,我的孩子们懂了。法医不是暴力动漫,是还原意外死亡者最后一次说真话的权利。他们是在解剖,医者之心,仁者之心,用科学的方式最后一次好好帮助他。

  说起来,我想再去一次法医局。有人搭伴不?[害羞]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13 23:11:33
  我的朋友是法医 (8)

  Dr Wang 说:你是我的参观者中唯一一个女的。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我:敢情您只是客套一下。。?? 明明是您邀请的。中午饭得想办法请我。不要jack in the box. 法医局食堂盒饭也行。
  我们在餐厅我低头吃肉的时间,他看了看我,非常自然的(或者是故意地)提到解剖尸体。我一边吃一边听,心想:这个家伙是故意的吧。然而我绝对不会辜负面前的这一顿美食。讲得动人心魄,听得从容不迫,吃得唇齿生香,津液四溢。
  Dr Wang 没有忘记带我去他们法医局的礼品店。我第一反应是:带我去买印满法医局logo小body的更适合万圣节的礼物,这个家伙有没有回扣?
  果然,我在思忖买什么作为礼物好的时候,这个家伙说:杯子不错吧?
  那个写着明晃晃法医局的大字和小鬼图案。他一边端起来给我示范,放佛喝的是血液或脑髓。
  我装作若无其事,心里想:这个混蛋,是在想测验我的心理底线?
  果然,Dr Wang 在挑战我的大道上一去不回头,他今天邀请我可以再去详细观摩一下解剖,在他做手术的时候,我可以站在他的身边,还可以把新鲜的人类心脏拿在手里掂量掂量。
  我又答应了。??
  尽管我真的知道他是想把毕生武林所学,纵然都想口传心授给我,我也深知从事这一行业拿执照多么不易,不然做个女法医也很酷。然而,作为写作者而言,用文字的方式使我之所闻所见画面性,总会是有意义的。就像当年那部日本电影《入殓师》,不知道感动了多少人。
  表达的幽默、尊重、和动能,是我特别欣赏的部分。
  活给欣赏你的人,写给有缘分的人。
  这里想说个小故事。
  教会的陈弟兄原来在台湾做主教,他自称他是全世界最穷的主教,人称吉普赛人,因为经常搬家———房租一涨就要搬家。有一年,我们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的先知和十二使徒一起来到亚洲,做一次亚洲之光的旅行,见亚洲的教友,其中当时的陈主教就有了一次见到我们先知的机会。他说他在电梯里见到一位老人,老人拥抱了他,在他耳边说:I love you. 出了电梯老人牵着他的手走,就像他牵着他太太一样的动作,满是关怀和深爱。后来他才知道,原来这位老人就是我们的先知,传递神的话语的人。
  在开大会的时候,先知在中央,十二使徒在身畔,陈弟兄果然就见到我们的先知就是和其他人不一样,充满了雪白的光芒。
  如果我是先知,我热爱全世界人类,我们都是神的孩子。如果我是商人,面对客户,我需要做到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如果我是母亲,我应该对着顽劣的孩子说永不放弃,如果全世界都把你抛弃,那么至少还有我,陪伴你。如果我是法医,我也会爱面前的这个需要帮助的躯体,我可以握住他冰冷的手,给他真切的温暖。理想当然总是说得容易做起来难。
  总有一种能量。陪伴我们能尽量行走在正义道路。
  尽管热血沸腾,我在法医局买到的小礼物我还是殷切地想分享一下给朋友。
  首先问卡卡小博士。
  他: no thanks @@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13 23:12:15
  我的朋友是法医 (8)

  Dr Wang 说:你是我的参观者中唯一一个女的。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我:敢情您只是客套一下。。?? 明明是您邀请的。中午饭得想办法请我。不要jack in the box. 法医局食堂盒饭也行。
  我们在餐厅我低头吃肉的时间,他看了看我,非常自然的(或者是故意地)提到解剖尸体。我一边吃一边听,心想:这个家伙是故意的吧。然而我绝对不会辜负面前的这一顿美食。讲得动人心魄,听得从容不迫,吃得唇齿生香,津液四溢。
  Dr Wang 没有忘记带我去他们法医局的礼品店。我第一反应是:带我去买印满法医局logo小body的更适合万圣节的礼物,这个家伙有没有回扣?
  果然,我在思忖买什么作为礼物好的时候,这个家伙说:杯子不错吧?
  那个写着明晃晃法医局的大字和小鬼图案。他一边端起来给我示范,放佛喝的是血液或脑髓。
  我装作若无其事,心里想:这个混蛋,是在想测验我的心理底线?
  果然,Dr Wang 在挑战我的大道上一去不回头,他今天邀请我可以再去详细观摩一下解剖,在他做手术的时候,我可以站在他的身边,还可以把新鲜的人类心脏拿在手里掂量掂量。
  我又答应了。??
  尽管我真的知道他是想把毕生武林所学,纵然都想口传心授给我,我也深知从事这一行业拿执照多么不易,不然做个女法医也很酷。然而,作为写作者而言,用文字的方式使我之所闻所见画面性,总会是有意义的。就像当年那部日本电影《入殓师》,不知道感动了多少人。
  表达的幽默、尊重、和动能,是我特别欣赏的部分。
  活给欣赏你的人,写给有缘分的人。
  这里想说个小故事。
  教会的陈弟兄原来在台湾做主教,他自称他是全世界最穷的主教,人称吉普赛人,因为经常搬家———房租一涨就要搬家。有一年,我们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的先知和十二使徒一起来到亚洲,做一次亚洲之光的旅行,见亚洲的教友,其中当时的陈主教就有了一次见到我们先知的机会。他说他在电梯里见到一位老人,老人拥抱了他,在他耳边说:I love you. 出了电梯老人牵着他的手走,就像他牵着他太太一样的动作,满是关怀和深爱。后来他才知道,原来这位老人就是我们的先知,传递神的话语的人。
  在开大会的时候,先知在中央,十二使徒在身畔,陈弟兄果然就见到我们的先知就是和其他人不一样,充满了雪白的光芒。
  如果我是先知,我热爱全世界人类,我们都是神的孩子。如果我是商人,面对客户,我需要做到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如果我是母亲,我应该对着顽劣的孩子说永不放弃,如果全世界都把你抛弃,那么至少还有我,陪伴你。如果我是法医,我也会爱面前的这个需要帮助的躯体,我可以握住他冰冷的手,给他真切的温暖。理想当然总是说得容易做起来难。
  总有一种能量。陪伴我们能尽量行走在正义道路。
  尽管热血沸腾,我在法医局买到的小礼物我还是殷切地想分享一下给朋友。
  首先问卡卡小博士。
  他: no thanks @@

作者:月落古船波如来 时间:2017-05-14 20:43:34
  上传些图片更好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15 10:31:21

  
  洛杉矶法医局
我要评论
作者:月落古船波如来 时间:2017-05-15 22:18:38
  好看!看好本贴!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16 23:03:22
  我的朋友是法医(9)body in concrete

  人生,说到最后,简单得只有生死两个字,但由于有了命运的浮沉,由于有了人世的冷暖,简单的过程才变得跌宕起伏,纷繁复杂。
  有一年,房屋易主,新主人打算把地基处理一下加盖房间。他在向下挖的时候,突然遇到一块特别硬的地。拨开荒草,下面竟然是一块水泥浇筑的地。他决定敲碎水泥,完成工程。然而令人吃惊的是,水泥层下是人类的白骨。
  通知警局,再通知到法医局。
  望着这堆白骨,就像第七章dr Wang 的问题,是我们想问这具白骨的:你是谁?你是何时死亡的?你是什么时间死亡的?当时发生了什么?
  如何判断这具尸骨的…持有人,是个难题,更不用说其它问题。他是谁?令人陷入深思。同白骨在一起的附近,还发现了一个香烟盒的纸片。除此一无所获。

  Dr Wang 在现场调查时,在覆盖尸骨的水泥层下有了一个奇特的发现,那就是,这水泥层竟然留下了死者的脸膜。想必是当年覆盖死者的时候留下的。随着岁月的侵蚀,人体消失,只剩皑皑白骨。而水泥包裹下的脸膜却完好无缺。
  Dr Wang 请犯罪科艺术家把水泥脸膜做成一个人的头面部雕塑的样子。再根据雕塑画出照片,广泛通过媒体电视台寻人。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位男士找来,说这幅画中的人很像失踪的他的一个朋友Steven。通过警察局来寻找Steven 的档案。档案上有采集的指纹,可巧,在水泥上也采集到的指纹正好与之相符。那么,确定了受害人的身份,也就是:你是谁?
  那么,Steven 是哪一年死亡的,又显得很重要。这一幢房屋几易屋主,那么究竟是与哪一任有关?除了屋主估计没人会允许屋下埋尸。
  Dr Wang 的目光落在香烟皮上。这里有品牌,有卷烟厂的名字。他打过电话,工厂人明确告诉他这个品名的香烟是1974年到1976年的试验产品。
  Dr Wang 把尸检事件报告交给警察局,真相已呼之欲出,很快真相大白。

  人一简单就快乐,更多的人,要活出简单来不容易,要活出复杂来却很简单。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16 23:04:59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17 03:50:46
  我的朋友是法医 (10)好莱坞碎尸案
  Hollywood, dismemberment case。

  爱就是力量。
  爱的深刻,会不会转瞬会转化为恨的深度。
  流水落花春去也,任何爱意或许都是一晌贪欢。

  我仔细看Dr Wang的卷宗。
  那是2012年的春夜。一个哥们去好莱坞附近公园遛狗。狗停下来。狂刨一处的土。或许有吠叫。或许没有。那是一块有吸引力的土。新土或许旧土。
  总之,刨出来的物件最后到了Dr Wang 的检查台上。一个发红的部分风干部分腐烂的白人的头颅。颈部消失,刀解痕锋锐专业,甚至是小心避开人骨的损伤,及其精准地从骨与骨缝隙间尸解,连骨膜都没有伤到。无法看到喉结。也无法断定是否为窒息的死亡方式。
  一前一后发现的还有两只手和两只脚。
  我看了看记录照片。手是明显被浸泡过的发白,由于是部分残肢,看起来很像泡椒凤爪。但这不影响正常取DNA和他的指纹。两只脚有同样惊人专业的尸解方式。能看到足背骨(metatarsals)跖骨的完美骨膜层。没有丝毫破坏。想象犯罪者在操作的时候的举重若轻,和及其冷静,和精心翼翼。
  除此之外,找不到更多线索。最重要的判断死亡原因的躯干部消失了。他是怎样的情况下被尸解?自然死亡?意外死亡?他杀死亡?自杀死亡?无从从无法找回的躯干部下结论。我看到卷宗:2014 bat cove unexpecting found (意外发现), 照片是三块皮。发现时间是2年后。在好莱坞一处经常拍电影被取景地胜地蝙蝠洞。两年后,一个黄色的推土机在此处作业,像当年的狗刨一样,在此处铲出了三张不小的皮。报了警。
  事实上,Dr Wang 在2012年发现死者头与手脚残肢,取了指纹和DNA,不难判断死者是一位五十几岁的退休航空公司的乘务员。从他的ID上看,金发含笑,妥妥英俊儒雅风。
  从人头照片来看,虽不堪竟然神韵犹在。
  2014年发现的皮,Dr Wang 首先判断是不是猪皮。猪在褪了毛,看上去与人皮很接近。
  DNA检测仪,这不但是人皮,还和那位退休乘务员的DNA一致。皮也找到了,那么内脏呢?dr wang最想发现的用来判断死亡原因的重要人体部位谜一样地消失着。内脏去了哪里?
  当年从指纹判断身份,警方不难判断出他是谁。甚至他的男朋友是谁。且说他叫Steve。Steve 的男朋友从照片上看黑发。并不像Steve那样面善,证件照脸上有起伏的横肉。他的职业是好莱坞一带多家餐馆的厨师。
  Steve 在2011年十二月十日消失。在此之后有Steve 的信用卡被该大厨男友使用的记录。他解释说他是他的男朋友,他们的财产一直共用。
  大厨和英俊的男乘务员到底是怎样的相爱模式?
  一刀一刀的凌迟、还心怀庖丁解牛的精致情怀?一面下刀给他心爱的人,一面慢慢欣赏。他曾经抚摸过的他的金发,英俊面庞,有吻痕的骄傲脖颈,经常健身做举重的健硕上臂,三角型完美胸肌腹肌,平坦小腹甚至有一个浅浅的脐印,翘臀,或者伟硕或许柔软的男性部位、大长腿,肌肉有力而修长。小腿和大腿的一半被Santa monica 的海滩的阳光热情炽晒成发光柔润的金褐。直到脚,他曾经亲吻过的这位美男子的脚。婴儿一样的柔嫩,一个个脚趾像母亲唱过的英文儿歌,one piggy two piggy. ..
  这样美好的身体或许渐渐失去了温度。
  在什么样的情绪下?
  亲,你养不了我,我得离开…
  亲,我爱上别人,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
  亲,你只是个厨师,你不能理解我的精神世界…
  亲,你是个撸sir, 你是nothing...

  Silence of lamb (沉默的羊羔)这部电影,主人公把他的受害者杀害并他的肝脏和蚕豆一起炒着吃...
  而这个案件更残忍,精致地去碎尸不算,还要分配时间去剥皮,这得是恨得多切,爱得多深,对方得是伤了他多少心,花了他多少钱。。这是何种的overkill.

  没有爱就没有伤害?

  1。找到受害人的头,手和脚是因为凶手的疏忽,是因为死者死不瞑目?还是冥冥中自有力量,向世界显露真相?
  2。这是此好莱坞大厨杀害的第一个吗?
  3。躯干部和内脏一直没有找到。



我要评论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17-05-25 07:26:43
  我的朋友是法医 (12) 激烈的法庭

  美国的法庭,隔成两个区域。排排座位是观众席。或等候席。里面的区域正中间靠墙就是法官,法官紧靠前两个书记员一左一右,其中一个拿着打字机不是电脑做法庭记录。面对法官稍远一点是律师,控方辩方。律师身边各自有律师助理,或各自有翻译。法庭内有维持秩序的警察。法官右侧一大排席位是陪审员。这个案子还多了各自律师的文件材料准备员,坐在各自律师的身后的观众席上,自己亮出临时小桌子放置电脑和多余的屏幕。我看到受害者的家属有来,她坐在我身边不远处,显得那样孤独无助。再示范尸体枪伤环节,被有经验的法庭人员劝离。
  我出现在法庭的开庭第一步:涉案警察陈述环节。Dr Wang 没有允许进入,作为作证的重要环节,警察、法医、还有现场勘查工作人员,他们不会听到彼此证词,避免相互影响。
  我被认为是法医的办公室人员允许留在这里。不禁留意了一下一群西装革履,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地各位,大部分是深藏蓝的合体西装。除了法官的黑色法官袍,白衬衫系银白色领带。控方律师紫色黑格大斜条领带,他中气十足正当壮年志在必得神采奕奕。辩方或警方律师系紫色白色斜纹领带,戴眼镜,看起来内敛,年长少杀气。控方律师身后的材料准备员是一位年龄相当的金发白人,设备高大上,两个电脑显示屏,借起来准备充分,他系着鲜红色领结,看上去像合唱团团员。警方律师身后的材料准备员也是一位老先生,系着米黄色领带,摆放着个小屏幕电脑,自己抱着一大罐水,you吸管用来汲水喝。
  那一群丢盔卸甲的陪审团,在他们走进的时候全体起立,行庄严注目礼,当中途休庭休息,这些西装们在集体庄严起立,目送。如此这般,休息结束,西装们再集体起立,目光真诚,对这些平民百姓不敢有丝毫怠慢。
  这个严肃而激烈的法庭上,这些吊儿郎当的平民外行陪审员成了案件中最关键的人,甚至成为了法庭的主人。
  说到那第一位出庭做表述的警察,他的穿着像一名新郎,或者是参加奥斯卡颁奖的走红地毯的毯星,浅橄榄绿的妥贴西装,领带,白衬衫,左胸甚至还有丝帕。颜色欲发衬托他年轻健康的白人肤色新鲜得娇艳欲滴,我见尤怜。放佛做任何不妥的决定就会摧残到他的娇艳。他显然没有一点连射五枪的杀气,当然我也忍不住说但是事件的发生都在来不及思考短短的几秒钟内发生,忍不住替他解脱。他站在大屏幕投影仪边上,讲述了当时案件发生细节。他原本进入民宅去找另外一个犯罪嫌疑人,那个人偏巧不在家,这一个人身有案底,看到警察很紧张,做出拒捕,不配合,并欲拿枪开枪回击。这位警察在短短的时间和空间内连射五枪。
  控方准备了当时房屋的模型,让警察面对陪审团来说明当时在房屋的哪一个位置发生了什么。大约一个小时时间,警察陈述结束。进入了法医陈述环节。
  Dr Wang徐徐进入法庭。落座在法官身旁。气定心闲。他穿着深灰色西装,黑色衬衫,灰白条领带。他把他携带的卷宗文件一字排开。在法官的授意下,在大屏幕讲述尸体的中枪情况及致命原因。气场十足。整个法庭都认真听他用英文表述。我、他和另一位亚裔陪审员是这次法庭上唯一的三名亚裔。或许他也是这次审理案件中唯一的一位华人,做为医生的重要证词出现在美国公众面前。诚然,美国主流社会的华裔的百分比依然是非常少见。成功的华裔大部分还留在华裔社群来经营成功的自己,就好比说我的试管婴儿合法代孕的本职工作的受众群体都是华人一样。在美国主流社会还很难做到无障碍的有的放矢。曾几何时,我站在Santa Ana 的法庭,在走廊上看到悬挂的各年各届的大法官照片及介绍,亚裔只有一位,却不是华人,是日本人。当时就想:有一天,如果我女儿的画像也能挂在这里,会不会成为这里华人的第一位大法官。那该是华人的怎样的一种骄傲----尽管,做法官未必比做华人的生意赚钱多,然而作为美国公民的华裔而言,意义就大不同。从政治上更能发出声音,为民谋福,也会公正地代表华人讲话。
  然而Dr Wang 竟然做到了我当初设想的心境。不知道他是不是洛杉矶county 第一位法医。他旁征博引,用科学的态度侃侃而谈。精确表述,为法庭作证,为警察局提供数据,给公众还原真相。
  控方律师甚至还准备了一具遗体道具。用夸张的铁架架进来。用塑料布罩好,再在法官面前掀开。大家都非常叹为观止地走过去看。正如Dr Wang 所说,面对一个可能拿下几百万美金的命案,花个几万美金准备,的确不算什么了不起的投资。
  Dr Wang 受邀去用道具指出几颗子弹进入身体的位置,在身体中划过的路线,和穿出身体的位置,角度。来说明当时发生枪击时遇难者的身体角度和他有可能当时遭到枪击时在做什么。角度锐利。不是直角。说明遇难者是俯身的姿势。究竟是俯身逃避?还是俯身摸枪?
  控方律师问:请问您从事法医工作多少年了。
  Dr Wang 答:19年。
  控方律师:这是很大的数字。那么您检查过的遗体有多少个案?
  Dr Wang答:六千多。
  控方律师还试图让Dr Wang 作为专家的角度来讲对他有利的证词,譬如:既然这样,那您认为,这是不是谋杀?
  Dr Wang 没有进入圈套,他回答:根据数据判断遗体死亡情况是我的工作,是不是谋杀那不是我的工作。
  法医作证环节以Dr Wang 最初的判断估计持续一个小时,而事实上持续了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的全程专业英文对答。我只能说,学吧。
  整个法庭显得克制和尊重。但依然剑拔弩张,异常激烈。以至于我还久久回味在那种激烈的情绪中。
  关于美国法司法制度,Dr Wang 给我做了一些补充:说几句关于证人。证人有专家证人expert witness和普通证一人ordinary witness。法医作为专家证人不但可以陈述你的发现,而且根据你的教育,训练,经验和经历,发表你的意见看法。普通人只能在法庭上陈述你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不能发表你个人意见。比如说某个人受了枪伤,法医除介绍他的枪伤,而且根据他的经验告诉陪审团他是在什么距离被射杀了,是接触性枪伤,近距离,还是远距离,是什么口径的枪是手枪还是步枪等等。
  他又简单地说:今天的案子控方和辩方律师对法医的证词都表现非常尊重。不像辛普森杀妻案中的律师,处心积虑地推翻法医每一个论断,试图给陪审员造成法医在做伪证的i概念。是的,那个世纪大案以辛普森脱罪为结,而那位臭名昭著的伟大律师也最终死于脑瘤。用脑过度...
  如果Dr Wang 是洛杉矶第一位首席华人大法医。我的确是为他感到骄傲和自豪。

  And Yes He Is! :)
我要评论
作者:我比较好奇 时间:2019-04-24 12:28:32
  请继续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20-01-09 14:42:22
  哇 好大坑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20-01-09 14:43:49
  后来有个dentist男朋友,不让我去dr wang那里拿素材了。现在终于分手了。我抽空再采访采访。
我要评论
作者:ty_鸟袅 时间:2020-01-09 15:43:16
  第一次在天涯看到如此赏心悦目行云流水的文字,好喜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