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侨商恳请浙江省人民检察院贾宇检察长关注;“葫芦僧判葫芦案”:

楼主:耶娃2004 时间:2019-08-09 15:38:33 点击:459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刘国华故意制造“葫芦僧判葫芦案”:
  报告人徐云正,男,1964年11月11日出生,汉族,身份证号码:332522196411110871,并长期在乌克兰经商,现住乌克兰基辅市自由大街15号。联系电话:乌克兰00380671228888。中国手机:18805787686。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刘国华在明目张胆的贪赃枉法篡改法律;藐视党纪国法制造冤假错案,侵害侨商生命财产,为了维护侨商的合法权益,侨商在走投无路却”,得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大法官裁定,指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 。要求浙江省高院妥善化解矛盾,实现案结事了。
  浙江省高院法官刘国华丢弃《联合出口合同书》双方约定的权力和义务,可笑地引用“葫芦僧判葫芦案”,枉法判决徐云正为”,杭州丘山公司与杭州哈姆宁公司签订《联合出口合同书》合同相对人付款人为哈姆宁公司,合同条款也明确讼争的33份提单项下货物支付货款、运费的义务人为哈姆宁公司。合同中并未注明徐云正是货款、运费的实际支付人,徐云正既不是哈姆宁公司的签约代表人,或者履约代表人。
  在诉讼程序上再审法院存在严重违法情形,丘山公司在一审法院提起反诉”,要求徐云正承担33份提单项下的货物支付货款及海运费与陆运费,与本案的客观事实不符。丘山公司提出该请求权的基础是其与哈姆宁公司签订《联合出口合同书》哈姆宁公司是委托人,丘山公司是代理人。又是合同约定支付33份提单项下的货款与海运费和陆运费的义务人。所以33份提单项下的货款与海运费与陆运费应该由委托人哈姆宁公司承担,而不能由徐云正承担。
  首先,丘山公司是一个代理出口业务的公司,丘山公司与其他单位签立《联合出口合同书》或于其他相关文件与徐云正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如何履行丘山公司与哈姆宁公司签订《联合出口合同书》非徐云正所能涉及。但由于丘山公司将提单交给了哈姆宁公司,哈姆宁公司并没有在约定内付清货款及运费。因上述种种原因,造成丘山公司未能收到其余货款及运费。因此,丘山公司在国内国外收款实际陷入困境,丘山公司就扣押了哈姆宁公司5-7份提单项下的货物。要求哈姆宁公司支付海运费和陆运费。在此情况下;丘山公司为了转嫁风险,无理又无赖的丘山公司陈江源,又将矛头指向没有法律责任的徐云正,希望通过这种方法填补其资金无法回笼的空白。所以丘山公司仅凭其发到徐云正邮箱的电子邮件。是用于表达收到美金明细,是按当时徐云正与杭州丘山公司签订了“联合出口合同书”双方约定好,收到徐云正汇入丘山公司账号上的美元,是按当时结汇,乙方在实际收汇后。按净收汇额用于退税率为11%和13%和17%的出口产品计算公式。“重审法院用了概然性原则,认定徐云正在乌克兰时既收到了27份提单的货物,又收到了33份提单的货物,这种推理和认定是没有任何事实基础,而且是极其荒谬的。再审法官刘国华判决,要求徐云正承担33份提单项下的货物为支付货款人,及海运费与陆运费支付人,既不符合客观事实,也不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浙江省高院法官刘国华再审决定。其贪腐劣迹和胆大妄为令人触目惊心”,规避问责,徇私枉法”,要求徐云正支付33个货柜提单项下的19000000元人民货款当中的 2784896.8万元人民币。及无关联的33个货柜全部海运费1131750元人民币。无关联的33个货柜全部内陆运费104097元人民币,国法何在?天理何在?法官刘国华良心何在?
  案情简介:
  2007年6月9日徐云正与杜氏公司和志钢公司签订《订货合同》订购纺织品服装总含税金额为19848240万元人民币。通过杭州丘山公司代理出口到乌克兰。
  在2007年6月11日,徐云正和杭州丘山公司签订了联合出口合同书。 徐云正从2007年5月8日到2007年6月15日先后从乌克兰共计汇入杭州丘山公司指定账号上26万美元,做为杜氏公司和志钢公司签订《订货合同》支付全部货物的纺织品服装定金《10%的货物定金200万人民币》。
  徐云正通过杭州丘山公司代理出口到乌克兰的27份提单项下不含税货款金额为14549824元人民币,杜氏公司和志钢公司没有按《订货合同》双方签字封样好的服装大样时间出货;杜氏公司和志钢公司承认通过杭州丘山公司代理出口到乌克兰的27份提单项下的货物有严重的质量问题杜氏公司和志钢公司同意从总货款不含税金额14549824元人民币中减去3302688元人民币作为补偿徐云正的损失。
  丘山公司员工沈巧凤于2008年1月29日电子邮件:丘山公司确认从2007年5月8日到2007年12月21日收到甲方徐云正从乌克兰汇给丘山公司187.1万美元,扣除银行手续费,加上甲方与乙方约定:徐云正应得的退税金额后共计折合人民币15246594.58元。丘山公司员工沈巧凤向徐云正发电子邮件:“服装美金和支付清单”,列表2007年6月11日签订合同日付定金20万,2007年6月18日付定金180万元。徐云正收到第一个货柜提货单2007年8月3日指令丘山公司支付货款413991元人民币。
  《列表》
  编号 时间 单位 RMB 徐云正约
  6 20070611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200000 是
  7 20070618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1800000 是
  23 20070803 海宁杜氏皮革 413991 是
  25 20070828 海宁杜氏皮革 600000 是
  28 20070914 海宁杜氏皮革 500000 是
  31 20071010 海宁杜氏皮革 300000 是
  32 20071010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300000 是
  33 20071018 海宁杜氏皮革 160000 是
  34 20071018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160000 是
  35 20071019 海宁杜氏皮革 40000 是
  36 20071019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40000 是
  37 20071025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320000 是
  38 20071025 海宁杜氏皮革 320000 是
  39 20071106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200000 是
  40 20071106 海宁杜氏皮革 200000 是
  42 20071129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1000000 是
  43 20071129 海宁杜氏皮革 1000000 是
  44 20071207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400000 是
  45 20071207 海宁杜氏皮革 400000 是
  46 20071221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200000 是
  47 20071221 海宁杜氏皮革 200000 是
  杭州丘山公司提供的付款清单合计 8753991  

  丘山公司确认从2007年5月8日到2007年12月21日收到甲方徐云正从乌克兰汇入丘山公司指定银行账号187.1万美元,扣除银行手续费,加上甲方与乙方约定:徐云正应得的退税金额后共计折合人民币15246594.58元。减去杭州丘山公司支付27份提单项下货款合计8753991元,(含200万定金)、减去27份提单项下的内陆费92169元、减去27份提单项下的海外运费及保险费1173000万元、减去徐云正从丘山公司领取的买房款项125万元、丘山公司应返回徐云正3977438.58元。徐云正曾多次向丘山公司催讨,但丘山公司一直未予支付。为此,徐云正诉至法院,请求: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判令杭州丘山公司董事长陈江源应立即支付所欠退税款和多付款项人民币3977438.58元。
  2011年12月5日,杭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法官苗蕾依法审判,《判决杭州丘山公司返还徐云正人民币2611845.24元》。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浙民再101号民事判决。(判决认定徐云正尚应向丘山公司支付43534.22元)。
  徐云正完全不能接受,法官刘国华一心偏袒丘山公司骗税。就糊涂裁决本案。案件所表现的渎职行为,及对宪法和法律的亵渎,是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刘国华在明目张胆的贪赃枉法篡改法律;藐视党纪国法制造冤假错案,侵害百姓生命财产,老百姓问一问相关监管部门领导;浙江省高院如此行径究竟是妥善化解矛盾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要求)浙江省高院妥善化解矛盾,实现案结事了呢?还是法官刘国华故意激化矛盾呢?还是法官刘国华利用职务之便知法犯法,还是法官刘国华故意贪赃枉法败坏政府部门形象呢?”该案裁决简直是中国司法界的耻辱”。刘国华所表现的渎职行为,及对宪法和法律的亵渎,刘国华认为,本案被告杭州丘山进出口有限公司与哈姆宁公司已经失联多年,找无下落,一直未能联系到法人代表,改判无实质意义,为能顾及浙江省高级法院和浙江省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当事法官的尊严,再审决定维持原判。”规避问责,徇私枉法,刘国华故意制造冤假错案:
  侨商在被逼无奈的情况再次求助于浙江省检察院领导,在您百忙之中来信打扰,恳请浙江省检察院人民法院能为我讨回公道!给予我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
  此致 !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耶娃2004 时间:2019-08-09 16:20:51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浙民再101号民事判决。(判决认定徐云正尚应向丘山公司支付43534.22元)。
  徐云正完全不能接受,法官刘国华一心偏袒丘山公司骗税。就糊涂裁决本案。案件所表现的渎职行为,及对宪法和法律的亵渎,是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刘国华在明目张胆的贪赃枉法篡改法律;藐视党纪国法制造冤假错案,侵害百姓生命财产,老百姓问一问相关监管部门领导;浙江省高院如此行径究竟是妥善化解矛盾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要求)浙江省高院妥善化解矛盾,实现案结事了呢?还是法官刘国华故意激化矛盾呢?还是法官刘国华利用职务之便知法犯法,还是法官刘国华故意贪赃枉法败坏政府部门形象呢?”该案裁决简直是中国司法界的耻辱”。刘国华所表现的渎职行为,及对宪法和法律的亵渎,刘国华认为,本案被告杭州丘山进出口有限公司与哈姆宁公司已经失联多年,找无下落,一直未能联系到法人代表,改判无实质意义,为能顾及浙江省高级法院和浙江省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当事法官的尊严,再审(判决认定徐云正尚应向丘山公司支付43534.22元)人民币。 规避问责,徇私枉法,刘国华故意制造冤假错案:

  
  
  
楼主耶娃2004 时间:2019-08-11 03:33:12
  海外侨商恳请浙江省人民检察院贾宇检察长关注;“葫芦僧判葫芦案”:

  报告人徐云正,男,1964年11月11日出生,汉族,身份证号码:332522196411110871,并长期在乌克兰经商,现住乌克兰基辅市自由大街15号。联系电话:乌克兰00380671228888。中国手机:18805787686。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刘国华在明目张胆的贪赃枉法篡改法律;藐视党纪国法制造冤假错案,侵害侨商生命财产,为了维护侨商的合法权益,侨商在走投无路却”,得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大法官裁定,指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 。要求浙江省高院妥善化解矛盾,实现案结事了。
  浙江省高院法官刘国华丢弃《联合出口合同书》双方约定的权力和义务,可笑地引用“葫芦僧判葫芦案”,枉法判决徐云正为”,杭州丘山公司与杭州哈姆宁公司签订《联合出口合同书》合同相对人付款人为哈姆宁公司,合同条款也明确讼争的33份提单项下货物支付货款、运费的义务人为哈姆宁公司。合同中并未注明徐云正是货款、运费的实际支付人,徐云正既不是哈姆宁公司的签约代表人,或者履约代表人。当时徐云正就没有听过有杭州哈姆宁这样的公司,也没有做过任何生意。
  在诉讼程序上再审法院存在严重违法情形,丘山公司在一审法院提起反诉”,要求徐云正承担33份提单项下的货物支付货款及海运费与陆运费,与本案的客观事实不符。丘山公司提出该请求权的基础是其丘山公司与哈姆宁公司签订《联合出口合同书》哈姆宁公司是委托人,丘山公司是代理人。哈姆宁公司是合同约定支付33份提单项下的货款与海运费和陆运费的义务人。所以33份提单项下的货款与海运费与陆运费应该由委托人哈姆宁公司承担,而不能由一个没有任何法律关系的徐云正来承担。
  首先,丘山公司是一个代理出口业务的公司,丘山公司与其他单位签立《联合出口合同书》或于其他相关文件与徐云正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如何履行丘山公司与哈姆宁公司签订《联合出口合同书》非徐云正所能涉及。但由于丘山公司将提单交给了哈姆宁公司,哈姆宁公司并没有在约定内付清货款及运费。因上述种种原因,造成丘山公司未能收到哈姆宁公司其余货款及运费。因此,丘山公司在国内国外收款实际陷入困境,丘山公司就扣押了哈姆宁公司5-7份提单项下的货物。要求哈姆宁公司支付海运费和陆运费。在此情况下;丘山公司为了转嫁风险,无理又无赖的丘山公司陈江源,又将矛头指向没有任何法律责任的徐云正,希望通过这种方法填补其资金无法回笼的空白。所以丘山公司仅凭其发到徐云正邮箱的电子邮件。是用于表达收到美元明细,是按当时徐云正与杭州丘山公司签订了“联合出口合同书”双方约定好,收到徐云正汇入丘山公司账号上的美元,是按当时结汇,乙方在实际收汇后。按净收汇额用于退税率为11%和13%和17%的出口产品计算公式。“重审法院用了概然性原则,认定徐云正在乌克兰时既收到了27份提单的货物,又收到了33份提单的货物,这种推理和认定是没有任何事实基础,而且是极其荒谬的。再审法官刘国华判决,要求徐云正承担33份提单项下部分货物的支付货款人,及全部海运费与陆运费支付人,既不符合客观事实,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完全是单边主义,霸凌主义,流氓,强盗,无赖,恶霸的行径,这就是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刘国华,徇私枉法”。篡改法律;藐视党纪国法制造冤假错案。
  综上,浙江省高院法官刘国华再审决定。其贪腐劣迹和胆大妄为令人触目惊心”,规避问责,徇私枉法”,要求徐云正支付33个货柜提单项下的19000000元人民货款当中的 2784896.8万元人民币。及无关联的33个货柜全部海运费1131750元人民币。无关联的33个货柜全部内陆运费104097元人民币,国法何在?天理何在?法官刘国华良心何在?
  案情简介:
  2007年6月9日徐云正与杜氏公司和志钢公司签订《订货合同》订购纺织品服装总含税金额为19848240万元人民币。通过杭州丘山公司代理出口到乌克兰。
  在2007年6月11日,徐云正和杭州丘山公司签订了联合出口合同书。 徐云正从2007年5月8日到2007年6月15日先后从乌克兰共计汇入杭州丘山公司指定账号上26万美元,做为杜氏公司和志钢公司签订《订货合同》支付全部货物的纺织品服装定金《10%的货物定金200万人民币》。
  徐云正通过杭州丘山公司代理出口到乌克兰的27份提单项下不含税货款金额为14549824元人民币,杜氏公司和志钢公司没有按《订货合同》双方签字封样好的服装大样时间出货;杜氏公司和志钢公司承认通过杭州丘山公司代理出口到乌克兰的27份提单项下的货物有严重的质量问题杜氏公司和志钢公司同意从总货款不含税金额14549824元人民币中减去3302688元人民币作为补偿徐云正的损失。
  丘山公司员工沈巧凤于2008年1月29日电子邮件:丘山公司确认从2007年5月8日到2007年12月21日收到甲方徐云正从乌克兰汇给丘山公司187.1万美元,扣除银行手续费,加上甲方与乙方约定:徐云正应得的退税金额后共计折合人民币15246594.58元。丘山公司员工沈巧凤向徐云正发电子邮件:“服装美金和支付清单”,列表2007年6月11日签订合同日付定金20万,2007年6月18日付定金180万元。徐云正收到第一个货柜提货单2007年8月3日指令丘山公司支付货款413991元人民币。
  《列表》
  编号 时间 单位 RMB 徐云正约
  6 20070611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200000 是
  7 20070618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1800000 是
  23 20070803 海宁杜氏皮革 413991 是
  25 20070828 海宁杜氏皮革 600000 是
  28 20070914 海宁杜氏皮革 500000 是
  31 20071010 海宁杜氏皮革 300000 是
  32 20071010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300000 是
  33 20071018 海宁杜氏皮革 160000 是
  34 20071018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160000 是
  35 20071019 海宁杜氏皮革 40000 是
  36 20071019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40000 是
  37 20071025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320000 是
  38 20071025 海宁杜氏皮革 320000 是
  39 20071106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200000 是
  40 20071106 海宁杜氏皮革 200000 是
  42 20071129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1000000 是
  43 20071129 海宁杜氏皮革 1000000 是
  44 20071207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400000 是
  45 20071207 海宁杜氏皮革 400000 是
  46 20071221 海宁志刚皮革服装 200000 是
  47 20071221 海宁杜氏皮革 200000 是
  杭州丘山公司提供的付款清单合计 8753991  

  丘山公司确认从2007年5月8日到2007年12月21日收到甲方徐云正从乌克兰汇入丘山公司指定银行账号187.1万美元,扣除银行手续费,加上甲方与乙方约定:徐云正应得的退税金额后共计折合人民币15246594.58元。减去杭州丘山公司支付27份提单项下货款合计8753991元,(含200万定金)、减去27份提单项下的内陆费92169元、减去27份提单项下的海外运费及保险费1173000万元、减去徐云正从丘山公司领取的买房款项125万元、丘山公司应返回徐云正3977438.58元。徐云正曾多次向丘山公司催讨,但丘山公司一直未予支付。为此,徐云正诉至法院,请求: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判令杭州丘山公司董事长陈江源应立即支付所欠退税款和多付款项人民币3977438.58元。
  2011年12月5日,杭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法官苗蕾依法审判,《判决杭州丘山公司返还徐云正人民币2611845.24元》。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浙民再101号民事判决。(判决认定徐云正尚应向丘山公司支付43534.22元)。
  徐云正完全不能接受,法官刘国华一心偏袒丘山公司骗税。就糊涂裁决本案。案件所表现的渎职行为,及对宪法和法律的亵渎,是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刘国华在明目张胆的贪赃枉法篡改法律;藐视党纪国法制造冤假错案,侵害百姓生命财产,老百姓问一问相关监管部门领导;浙江省高院如此行径究竟是妥善化解矛盾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要求)浙江省高院妥善化解矛盾,实现案结事了呢?还是法官刘国华故意激化矛盾呢?还是法官刘国华利用职务之便知法犯法,还是法官刘国华故意贪赃枉法败坏政府部门形象呢?”该案裁决简直是中国司法界的耻辱”。刘国华所表现的渎职行为,及对宪法和法律的亵渎,刘国华认为,本案被告杭州丘山进出口有限公司与哈姆宁公司已经失联多年,找无下落,一直未能联系到法人代表,改判无实质意义,为能顾及浙江省高级法院和浙江省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当事法官的尊严,再审(判决认定徐云正尚应向丘山公司支付43534.22元)人民币。”规避问责,徇私枉法,刘国华故意制造冤假错案:
  侨商在被逼无奈的情况再次求助于浙江省检察院领导,在您百忙之中来信打扰,恳请浙江省检察院人民法院能为我讨回公道!给予我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
  此致 !
楼主耶娃2004 时间:2019-08-17 02:50:21
  海外侨商恳请浙江省人民检察院领导关注;
  “葫芦僧判葫芦案”
  报告人徐云正,男,1964年11月11日出生,汉族,身份证号码:332522196411110871,并长期在乌克兰经商,现住乌克兰基辅市自由大街15号。联系电话:乌克兰00380671228888。中国手机:18805787686。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刘国华在明目张胆的贪赃枉法篡改法律;藐视党纪国法制造冤假错案,侵害侨商生命财产,为了维护侨商的合法权益,侨商在走投无路却”,得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大法官裁定,指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 。要求浙江省高院妥善化解矛盾,实现案结事了。
  浙江省高院法官刘国华丢弃《联合出口合同书》双方约定的权力和义务,可笑地引用“葫芦僧判葫芦案”,枉法判决认定”,徐云正在乌克兰时既收到了27份提单的货物,又收到了33份提单的货物,这种推理和认定是没有任何事实基础,而且是极其荒谬的。再审法官刘国华判决,要求徐云正承担33份提单项下部分货款支付人,及全部33份提单项下的海运费与陆运费支付人,既不符合客观事实,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完全是单边主义,霸凌主义,流氓,强盗,无赖,恶霸的行径,这就是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刘国华,徇私枉法”。篡改法律;藐视党纪国法制造冤假错案。
  2007年5月10日,丘山公司与哈姆宁公司签订《联合出口合同书》的时间早于丘山公司与徐云正签订《联合出口合同书》,但首先,从二份合同的内容看,是二份完全独立,没有任何联系的合同;其次,在丘山公司与哈姆宁公司签订的《联合出口合同书》中,合同相对人为哈姆宁公司,合同条款也明确支付装饰布33份提单项下货款、运费的义务人为哈姆宁公司,合同中并未注明徐云正是真正的收货人或者货款、运费的实际支付人;再说,徐云正既不是哈姆宁公司的签约代表人或者履约代表人,也不是哈姆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者股东,无法从二份《联合出口合同书》的内容得出二份合同的付款义务人均是徐云正。
  2007年6月11日徐云正初次委托丘山公司代理出口人造皮毛服装,徐云正与杭州丘山公司董事长陈江源非亲非故,陈江源董事长会帮助徐云正垫付2007年6月9日徐云正与杜氏公司和志钢公司签订《订货合同》订购《人造皮毛服装》总含税金额为19848240万元人民币,要付《10%的货物定金200万》。签订日要付款定金20万人民币,余下定金要在签订日起一个星期内付清即16日前再付180万元人民币。《陈江源董事长会帮助徐云正垫付10%的货物定金200万》吗?再审法官刘国华也太幼稚了。当时徐云正还没有听过有杭州哈姆宁这样的公司呢;
  丘山公司确认从2007 年5月8日到2007年6月15日期间徐云正从乌克兰汇入丘山公司指定账户4笔共计26万美元,扣除银行费用,72.5美元、剩余259927.5美元,根据甲方与乙方约定结汇,徐云正应得的退税金额后共计折合人民币2170632.85元。丘山公司确认是用该4笔折合人民币2170632.85元,用于支付2007年6月9日 徐云正与杜氏公司和志钢公司签订《订货合同》订购《人造皮毛服装》,总含税金额为19848240万元人民币,支付《10%的货物定金200万元》。定金。丘山公司蒋26万美元通过多家公司来结汇;1《桐乡李氏宇龙纺织公司》;2《德清哈姆宁纺织公司》;3《桐乡雅祺纺织有限公司》;4《杭州哈姆宁纺织有限公司》;5《桐乡雅祺纺织》;6《杭州丽羽纺织》;7《上海丝金货运》;8《海宁富天润丝》;9《广州钟新齐帐号》;10《桐乡凯森服饰》;11《桐乡市大麻嘉辉布艺厂》;12 《曹先生取走》。这几家公司和个人,都是丘山公司经常合作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款,用这几家公司和个人来虚开增值税发票的。
  徐云正汇入丘山公司指定账户4笔共计26万美元。是没有《写上记号》的,2007年6月11日徐云正和丘山公司签订代理协议事项约定;乙方负责办理外管核销及出口退税工作。杭州丘山公司在实际收到徐云正美元后按国家退税政策汇额以一定比例,向徐云正指定工厂支付人民币定金货款。丘山公司怎么办理结汇外管核销及出口退税工作,这是杭州丘山公司内部商业秘密。
  在诉讼程序上再审法院存在严重违法情形,蒋徐云正在2007 年5月8日到2007年6月15日期间汇入丘山公司指定账户4笔共计26万美元,扣除银行费用,72.5美元、剩余259927.5美元,根据甲方与乙方约定结汇,徐云正应得的退税金额后共计折合人民币2170632.85元。再审法官刘国华判决,蒋2170632.85元人民币。用于支付丘山公司与哈姆宁公司签订《联合出口合同书》中的33份提单项下部分装饰布货款及国际海运费、再审法官刘国华判决,既不符合客观事实,也不符合法律规定。
  丘山公司确认从2007年5月8日到2007年12月21日收到甲方徐云正从乌克兰汇入丘山公司指定银行账号187.1万美元,扣除银行手续费,加上甲方与乙方约定:徐云正应得的退税金额后共计折合人民币15246594.58元。减去杭州丘山公司支付27份提单项下货款合计8753991元,(含200万定金)、减去27份提单项下的内陆费92169元、减去27份提单项下的海外运费及保险费1173000万元、减去徐云正从丘山公司领取的买房款项125万元、指示丘山公司支付的箱包款20万元均无异议。
  丘山公司应返回徐云正3777438.58元。徐云正曾多次向丘山公司催讨,但丘山公司一直未予支付。为此,徐云正诉至法院,请求: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判令杭州丘山公司董事长陈江源应立即支付所欠退税款和多付款项人民币3777438.58元。
  2011年12月5日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1)浙杭商外初字第112号判决书,法院认为:一、徐云正与志钢公司、杜氏公司签订的《订货合同》,徐云正与丘山公司签订的《联合出口合同书》以及丘山公司与哈姆宁公司签订的《联合出口合同书》均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依法确认有效。
  徐云正支付给丘山公司187.1万美元,扣除银行费用386.43美元、折合人民币14081005.24元,扣除丘山公司支付给志钢公司、杜氏公司的货款及起起起箱包服饰有限公司箱包款合计人民币8953991元(含200万定金)、海运费156400美元折合人民币117.3万元,陆运费人民币92169元,徐云正从丘山公司领取的款项人民币125万元即(2011)浙杭商外初字第69号案件中周惠娟主张的借款,《判决徐云正多支付给丘山公司人民币2611845.24元》丘山公司应予返还徐云正2611845.24元人民币。
  丘山公司反诉称:徐云正先后汇给丘山公司187.1万美元,扣除银行费用386.43美元、海运费234260美元,剩余1635967.14美元,根据当时的汇率折成人民币13200432.01元。而根据出口代理合同及徐云正的要求,丘山公司实际代付陆运费、海运费人民币700671.32元、货款人民币14542534.05元,二项合计总共人民币15243205.37元。由此,丘山公司实际多代付人民币2042773.36元。故此,提起反诉,请求判令:1、徐云正支付丘山公司代付的货款人民币2042773.36元;2、徐云正承担本案反诉诉讼费用。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浙民再101号民事判决。丘山公司确认从2007年5月8日到2007年12月21日收到甲方徐云正从乌克兰汇给丘山公司187.1万美元,扣除银行手续费,加上徐云正应得的退税额后共计折合人民币15246594.58元。丘山公司支付货款合计11538887.8元,垫付60份提单项下陆运费196266元,垫付60份提单项下海运费2304975元,加上徐云正自认因够房支取的125万元,共计支出15290128.8元(判决认定徐云正尚应向丘山公司支付43534.22元)。
  再审法院违背司法中立原则,代丘山公司寻找证据,而是重审法官、再审法院以个人的意志,结合丘山公司反诉付款清单,对照4份电子邮件一一比对,可谓劳心劳神所得,综合全案证据,重审法官、再审法官主张的待证现实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对这一事实认定是再审法院将自己的意思强加给了各方当事人,没有相应的证据证明,认定事实明显错误,是违背举证责任分配原则,无视公平正义的错误判决,令人发指。
  首先,丘山公司是一个代理出口业务的公司,丘山公司与其他单位签立《联合出口合同书》或于其他相关文件与徐云正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关于徐云正是否应对33份装饰布提单项下的货物所涉货款及陆运费、海运费进行支付的问题。丘山公司一审对其陈述的将该33份提单以特快专递形式邮寄给徐云正的事实无邮寄凭证及回单佐证,如何履行丘山公司与哈姆宁公司签订《联合出口合同书》非徐云正所能涉及。(这里要说明一下,丘山公司与哈姆宁公司和李氏公司是经常合作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款的)。这正是丘山公司董事长陈江源惯用伎俩,丘山公司董事长陈江源(因行贿骗税已被判刑)制造虚假出口骗取巨额国家退税款,就我所知丘山公司董事长陈江源与哈姆宁公司和李氏公司合某发往乌克兰,近100份多提单的垃圾沙发布料是余杭海宁一带工厂的处理沙发布料,质量有问题的国内没有人要的垃圾沙发布料多次发往乌克兰集装箱,这些垃圾沙发布料集装箱到乌克兰港口没人去提货,最终这些垃圾沙发布料的集装箱货柜被乌克兰海关作无主垃圾处理。
  据我了解;由于丘山公司与哈姆宁公司签订《联合出口合同书》约定;是哈姆宁公司支付国内的陆运费及国际海运费的。《丘山公司与杭州哈姆宁公司是合作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款的》发往乌克兰集装箱33份提单的垃圾沙发布料,国内是不要支付货款的,只要支付国内的陆运费及国际海运费就行。丘山公司将提单交给了哈姆宁公司,《哈姆宁公司也不要提单》哈姆宁公司也没有在约定时间支付国内的陆运费及国际海运费。《国际海运公司为此起诉丘山公司至法院》因上述种种原因,造成丘山公司未能收到哈姆宁公司其余货款及运费。因此,丘山公司在国内国外收款实际陷入困境,丘山公司要求哈姆宁公司支付海运费和陆运费。在此情况下;丘山公司为了转嫁风险,无理又无赖;胆大妄为的丘山公司陈江源,又将矛头指向没有任何法律责任,长期居住在乌克兰华侨徐云正,希望通过这种方法填补其资金无法回笼的空白。所以丘山公司仅凭其发到徐云正邮箱的电子邮件。是用于表达收到美元明细,是按当时徐云正与杭州丘山公司签订了“联合出口合同书”双方约定好,收到徐云正汇入丘山公司账号上的美元,是按当时结汇,乙方在实际收汇后。按净收汇额用于退税率为11%和13%和17%的出口产品计算公式。徐云正先后汇给丘山公司187.1万美元,扣除银行费用386.43美元、丘山公司蒋该《27笔收汇额》用于结汇退税。瞒天过海欺骗税务部门查账询问;
  综上,浙江省高院法官刘国华再审决定。其贪腐劣迹和胆大妄为令人触目惊心”,规避问责,徇私枉法”,是重一、二审、再审法官要求徐云正支付33个货柜提单项下的虚假货款19000000元人民,当中的 2784896.8万元人民币。及无关联的33个货柜全部海运费1131750元人民币。无关联的33个货柜全部内陆运费104097元人民币,国法何在?天理何在?法官刘国华良心何在?请求检察院蒋本案移送公安局侦查。
楼主耶娃2004 时间:2019-08-27 06:30:40
  浙江省高院法官刘国华丢弃《联合出口合同书》双方约定的权力和义务,可笑地引用“葫芦僧判葫芦案”,枉法判决认定”,徐云正在乌克兰时既收到了27份提单的货物,又收到了33份提单的货物,这种推理和认定是没有任何事实基础,而且是极其荒谬的。再审法官刘国华判决,要求徐云正承担33份提单项下部分货款支付人,及全部33份提单项下的海运费与陆运费支付人,既不符合客观事实,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完全是单边主义,霸凌主义,流氓,强盗,无赖,恶霸的行径。
楼主耶娃2004 时间:2019-10-04 17:48:33
  浙江省高院法官刘国华丢弃《联合出口合同书》双方约定的权力和义务,可笑地引用“葫芦僧判葫芦案”,枉法判决认定”,徐云正在乌克兰时既收到了27份提单的货物,又收到了33份提单的货物,这种推理和认定是没有任何事实基础,而且是极其荒谬的。再审法官刘国华判决,要求徐云正承担33份提单项下部分货款支付人,及全部33份提单项下的海运费与陆运费支付人,既不符合客观事实,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完全是单边主义,霸凌主义,流氓,强盗,无赖,恶霸的行径。
  2010年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1)浙杭商外初字第112号判决书,《审判长 沈斐 审判员 缪蕾 依法 判决 徐云正多支付给丘山公司人民币2611845.24元》丘山公司应予返还徐云正所欠多付款项人民币2611845.24元。杭州市中院经过近三年判决的‘铁案”都能被省高院法官沈建国、刘国华轻而易举的“操作”并”荒唐地改判,该案的确存在“法外力量”非法干预的问题,恳请浙江省人民检察院能给予我一个公正的监督再审判决。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