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大隐隐于市”

楼主:随陆绛灌 时间:2019-10-18 08:21:59 点击:716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每每在一周的忙碌后,依旧是琐事缠身,索性不去管它,将就着清秋细雨品着淡淡清茶,随手拿起晋书却被秋风翻卷。和风细雨中,原本吵闹的小鸟也安静了。除了微风中的枇杷叶偶尔晃动,整个世界似乎都远去了。这也许就是嵇康所说的‘清新自然’吧。

  

  


  所不同的是,我既没有竹林也没有酒,却在粗茶中品着浓浓的禅意。一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一篇《桃花源记》道出了陶渊明避世归隐,并乐在其中的心境。但真实的世界却是永远无法逃避的,一句‘不为五斗米折腰’看似清高,却透着无奈。想陶渊明必然是自视清高,却仕途不顺,做着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回报却仅仅是五斗米而已。无奈中他却勾勒出了桃花源这样的世外仙境, 令后世不少文人向往。甚至现在终南山还有5000“隐士”在追寻陶渊明的理想家园。
  但笔者不认同陶渊明的做法,一个卓越的人是要担任社会角色的,无论你不屑于,还是不需要去担任社会角色,没有角色的人等同于死人。但“采菊东篱下”笔者收下了,笔者特意种了片菊花,泡在茶杯里,那种色香味的全面冲击力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但桃花源真的是理想的家园吗?魏晋时期可以说是中国的一次文艺复兴,诗歌,绘画,书法,玄学,一时间人才辈出,士族不已国家民族兴亡为己任,厌世避世成了风尚,玄学大家口若悬河,最后清谈误国,导致五胡乱华。晋书记载,“自西周以来的青铜礼器丢失殆尽!北方赤地千里,汉家子几乎被屠戮殆尽,衣冠南渡”, 这些记录现在看来还触目惊心,在当时必然是惨绝人寰。饱读诗书的士族,不思进取,一味避世求得内心的安宁,到头来换来的是家破人亡和自己被迫南渡耻辱。

  

  笔者是禅宗也是儒家,禅宗最讲究的就是清修。释迦摩尼曾说:”就这么孤独的一个人前行。“这是世尊的修行方式吧,笔者也经常远足,在孤独中思考冥想。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呢?

  

  

  人有三命,生命是一切生物都有的,就生命而言,我与我养的鸡毫无差别。这就是世尊要阐述的众生平等吧。但人和动物的区别是什么呢?儒家非常推重耕读传家,所以笔者也爱极了田园诗般的生活。笔者故意种了些果蔬陶冶情操。还养了两只鸡,给院子增添了不少情趣。

  

  

  

  

  这里就要引出第二命了,叫“性命”。世上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有性命,所谓修身养性。我们儒家的性命说白了就是“琴棋书画,耕读传家”。禅宗的性命就是“和静舒寂,禅茶一味”。笔者自认为是有性命的。

  

  

  

  人还有第三命,“使命”。有使命的人是不朽的。永和九年的汉代的兰驿,已经是王羲之的私人花园,被改名‘兰亭’。兰亭的一次聚会,曲水流觞间,成诗三十七首,王羲之负责撰写序,却心情悲伤饮得大罪,一觉醒来看到自己醉酒时写的《兰亭序》非常惊讶!之后反复临摹,却连自己都无法再现这天下第一的行书了。但他悲伤从何而来呢?
  王家也是‘衣冠南渡’的一员,南渡后,王导(王羲之父亲)任东晋宰相主持朝政,王敦(王羲之叔叔)在荆州主持军务,二王一内一外互相配合,东晋皇帝司马睿已然成了傀儡,世人皆称‘王与马共天下’!后来王敦造反被平息后,王家权势一落千丈。王羲之虽官拜右将军,屡次组织北伐却屡次失利。北方沦陷,家族耻辱,北伐失利,光复中原无望,多重打击下王羲之开始游历山水,醉心于书法诗词,一但出游往往数月不归。他曾赞叹:‘江南山水之壮丽不亚于中原。’他的避世游隐是诗人无法完成夙愿的无奈。但正是这种挫折,使他成就了天下第一行书。
  王羲之一直以为自己的使命是北伐,光复中原,自己有辱使命。但笔者认为他的使命不是北伐,而是在中原板荡的乱世继承发扬中国文化。所以他只是不知道自己的使命,王羲之不朽了。

  

  禅修时激烈的冥想犹如奔腾的瀑布。笔者所误解的和王羲之差不多吧。也许笔者只是不知道自己的使命吧。大诗人王维不曾想到会见证盛唐无限荣耀戛然而止,更不曾想到会被安禄山胁迫为叛军做事。洛阳光复后,王维被贬官,失意中隐居终南山下,终南山‘下’大有深意!想必王维是很有进取心的,只不过是被迫隐居却不愿隐居,所以并非住到终南山里,而只是终南山‘下’。赋闲在家期间成就了王维很多清新自然隐士风韵的佳作,终南山显然是他的心灵家园。虽然唐庭后来谅解了他,王维得以再度出仕,且做到了宰相。但自此他也再也没有离开过他的终南山下。这大概是把‘隐与仕’有机结合起来的第一人。

  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黛青描画眉,凝脂若雪肤。
  回眸一笑过,倾国倾人城。

  这首诗最后一句白居易借用的很巧妙,原文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从这首诗可以感到白居易是热爱生活且很有情趣的人。但这样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内心深处也是有自己的世外桃源的。即不能避世,又要心灵家园,因而就有了“出门即朝堂,回家即山林”的新意境。这不正是笔者所追求的,且每日都在做的吗?心灵家园既不在终南山上,也不再虚无缥缈的桃花源,而就在为仕途满身疲惫的我们身边,就在一壶茶的寂静中,就在自耕菜园收获时的喜悦中。这大概就是‘大隐隐于市’的真谛。笔者只好学者白居易的样子,白天努力工作。

  

  

  

  下班后,即纸醉金迷,又禅茶一味。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sputterman 时间:2019-10-19 15:59:14
  期待楼主的“隐居”生活!
作者:花栗鼠001 时间:2019-11-24 03:34:56
  对笔者的一些感受有共鸣。但是我比较喜欢“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隐居地,而现在也只能是心远地自偏地生活。人之三命中的使命,其实是最容易让人迷惑的。王羲之也许在无意中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可很多自认有性命的人,都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
  人的使命是针对于社会的重大任务或者责任,社会是由人类群体构成的,那么你有没有思考过,之于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有多少人或者什么样的人值得你对他们有使命感?
作者:番茄527 时间:2020-01-11 14:34:44

  -----------故事桥下听故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