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江西诗歌濒临死亡(转载)

楼主:傅菲2012 时间:2015-08-20 20:30:00 点击:8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江西诗歌濒临死亡

  兰生


  每年,各省,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会对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字主题领域的创作,进行梳理、总结。江西也不例外。每年的总结,都是一片大好形势,成绩斐然,哪些诗人在哪些刊物发表什么作品,哪些诗人获了什么奖项,哪些诗人出版了什么诗集。
  当然,各说各话,自说自话,也不是不可以,说的人都有固有的自己的立场和视角,也有自己看问题的层面。
  事实上,江西诗歌已经濒临死亡,只是谁都不愿意说出口,我们看到的,都是皇帝的新装。我想谈谈自己的看法,以和江西诗友榷商。
  一: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降,江西从没出现全国有广泛影响的诗人,没有哪个诗歌写作者,进入全国一线诗人行列的,对后继或同代写作者,产生作用力的诗学美学影响。
  二:三十年来,江西有为数不多的优秀诗人,在诗歌界引起阶段性的高度关注或说瞩目,按发稿在刊物的档次、发稿量计,有这些可敬的人,三子、林莉、熊国太、汪峰、程维、凌非、饶祖明、吴素贞。高峰期时间,相对较长的人,是三子、林莉,长达十余年,长期以大篇幅的发稿,占领《诗刊》。而这些优秀的诗歌写作者,迄今只有林莉在坚持大创作量(按每年80首诗歌,为大创作量)的写作。三子有才情,但工作原因使他没时间写作。其他人基本上属于偃息旗鼓,即使偶尔写几首玩玩,都是自己看看。
  凌非实际上,就是写了三年,二十前,在《诗刊》发了三年的稿件,每年都有至少三次以组诗的形式上《诗刊》,二十出头,参加了“青春诗会”,后来去北京赚钱了,是好事,可诗歌再也不写了。近年又开始写,但不投稿了,诗歌已丧失了早年的锐气和灵性。
  二十年前,程维在全国各个刊物,属于横扫式发表,古典意象写作一时风生水起,受到《诗刊》等各刊物的垂青。进入新世纪,他几乎不写诗歌,写东抄西摘的随笔,画画写毛笔字去了。在那个年代,他写了很多,发了很多,铺天盖地,但能称谓好诗的,只有一首《唐朝》。他所有的诗歌,都是一个模式,句式、用词、标点符号,都是一个格式,没什么创造力。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熊国太有比较多的好诗,如《无马骑士》《持烛者》《燕语起自信江》《打铁铺》,在江西诗歌界,口耳相传,影响甚广,时至今日,放眼全国,经过时间的淘洗,已不好评估了。诗歌是最残酷的东西,五年内,不经常上主要刊物,会被彻底忘记。熊国太是江西诗人中,以组诗形式上《诗刊》比较多的人,可能仅次于三子、林莉、凌非。很可惜的是,他没机会参加青春诗会。当年他曾以《鹤七首》发表于《人民文学》,一步登临江西诗歌界最前沿,实属有了他的好时代。
  与之同时代的,是汪峰,也写出了《书香》《甘蔗》《写在宗谱上》《在上饶县与朋友交谈春天》《昆仑》《李杜》,参加了十二届“青春诗会”。诗会结束,他回到家,他的高峰期便结束了。他的诗歌写作,走了很多弯路,虽然他自己不这样认为,也不会承认。他看到一个研究机构,列出改革开放以来,100位有影响的诗人名单时,没他的名字,他显然十分失落。他在日誌中写道:看来,我在全国并没什么影响。事实上,这个名单加长的话,列出多少名,才有汪峰的名字呢?谁也没办法假设。他自己也不能。汪峰是江西对诗歌研究最深的人,是毋庸置疑的。写诗的人,都偏执。偏执是诗人的属性。
  三子是很成熟的诗人,自1993年以来,一直开始大量发表作品,在新世纪的前十年,达到顶峰,是《诗刊》强棒的作者之一,上过《诗刊》的“每月诗星”。我印象中,他上《诗刊》的组诗,差不多有超过30个,最长的组诗超过20首。近五年,他繁忙于公务,写诗歌已经是他的奢望了。像一个中年人的爱情。他和雷平阳是同期“青春诗会”参与者。
  新世纪,值得称道的是林莉,一直在写。她是参加《诗刊》、《诗探索·作品卷》、《扬子江》、《花城》、《作家》、《诗选刊》和《文学报》联展的唯一江西诗人,这比参加“青春诗会”难度大很多。她起步于《人民文学》,重点推出她的是《诗刊》,在《诗刊》发表组诗的量,在江西,仅次于三子。
  林莉是我认可的,江西唯一在写,唯一在发的,江西优秀诗人。创作量和发表量一直在持续,没有衰退。韧性和耐力,才情和刻苦,是值得致敬的。
  吴素贞是一个比较优秀的诗人,也是一个非常值得期许的诗人。写作量还不是很大。不写,或少写,很难说以后怎么样。现在是出版业比较发达的时代,在质量还没完全达到认可之前,数量取胜是唯一的武器。
  饶祖明和汪峰同时代成长,写出《眺望》《旧公路》《楼顶》。写作期很短。1995年后,便不再写了。是放弃诗歌最早最快的人。
  三、楼梯断了,没人爬上来,是江西诗歌最悲哀之处。有上世纪九十年代写诗,坚持至今的人,有成绩的人没几个,还谈不上成就。王彦山安家于南昌,算是有写作理想的人,参加了第三十届“青春诗会”。他的诗歌有他自己的美学追求,还是成长中的诗人,还算不上进入全国序列的诗人。也是江西诗歌界比较看好的诗人。江西写分行的人很多,写诗的人好少。江西诗歌练习者,好小圈子吹牛,自高自大,但走不出去。
  四、对于寥寥无名的人,一直坚持写的人,江西没有任何扶持和关注机制,江西是典型的属于墙外开花墙内香的省份。江西的未成名写作者,完全属于自生自灭的野草状态。要熬出来,真是太难。对这些人,我看好三个人:九江的周玲、吉安的五里路、赣州的如月之月。宜春的秋水竹林,很勤奋,功底也很不错。但他诗歌写得硬度太大,不改变写作方向,很难有成长的空间。赣州的林珊,语感非常好,目前比较稚嫩,但潜力比较大。
  五、尚在写的中年人,有一几个比较优秀,如赣州的圻子、布衣等。但总体的写作量不是很大,也几乎不发表了。还有渭波、老德、杨瑾、雁飞等几个,定势思维决定了高度,更别说才情和天赋了。
  六、更多的诗歌写作者早早转写其它文学样式。江子、李晓君、王晓莉、傅菲,十五年前已不写诗歌,转写散文了。他们早年写了几年诗歌,几乎没什么影响,有成绩没成就。
  七、现在能算是前台的诗人,是林莉一个,半前台的诗人是王彦山。江西诗歌已经濒临死亡。
  八、按统计论,这三十多年,江西诗人上《人民文学》组诗的有几人,上过三个组诗的有几人,上过五个组诗的有几人?上《诗刊》五个组诗以上的几人,十个组诗以上几人,上“每月诗星”栏目几人,上“双子星座”栏目几人,上“长调”栏目几人,上“开卷诗”几人?这个答案是江西诗歌写作者非常羞愧的。
  九、作为一个长期关注江西诗歌的人,我倒有一个愿望,开一个“江西诗歌批评会”。江西的“谷雨诗会”已经没有太大的价值了,永远不变的,还是那几个脸孔,喝喝酒,吹吹牛,照照相,参会的人大部分都是不写诗歌的人。写诗歌的人没机会参会。
  在外省长期生活的诗人,在此不作述评。致歉。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