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乡 在 北 京

楼主:千年老猢狲 时间:2017-08-24 17:47:48 点击:133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故 乡 在 北 京

  家在北京
  户口在北京
  因此成了个北京人
  但这并不是我自由选择的结果
  就像我是一个人
  也并不是
  我自由选择的结果一样
  如果让我自己来选择的话
  我也许会选择去做一只猴子
  住在随便哪一片树林里
  只要有果子吃就好了

  但看了电视里的
  动物世界
  你就会知道
  原来做一只猴子也并不是那么简单
  如果做不了猴儿王
  便连和母猴子交配的机会也没有
  更不要说传宗接代了
  但做人
  还要做富人
  做名人
  这个世界又是那么大
  人有时那么多
  也实在是太累了
  怎么办呢
  鬼是做不成的
  神仙又没有
  也只好是把这个人继续做下去
  活着干,死了算
  努力工作,及时行乐
  都是很不错的人生哲学

  上上个世纪末
  也或者是上个世纪初
  我祖父从山东的招远出来
  闯关东到了哈尔滨
  靠修松花江大桥发了迹
  (据说是个包工头)
  然后又去了俄罗斯
  学会了俄语
  然后又回到哈尔滨
  开办了宜滨建筑材料公司
  称得上是中国东北
  第一代的民族资本家
  不幸的是却又染上了烟瘾
  到了光复前
  家业也几乎要被败掉了
  只剩下了一个
  风风光光的葬礼而已

  伪满的时候
  父亲在哈尔滨做警察
  而且还做到了警狱长的职位
  够了抓住就枪毙的格
  于是逃到了北京
  结果又被抓了回去
  在就要被执行枪决的时候
  有个老八路站出来为他说了几句话
  才又被放了出来
  他之所以又回到北京
  是因为母亲带着几个孩子
  在北京等着他
  但这几个孩子当中并没有我
  甚至也没有那个大我四岁的五姐
  和那个大我两岁的哥哥
  我们都该是其后才出生的

  我喜欢北京
  是因为我生在这里
  又长在这里
  至少在二十五岁之前
  就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
  那个二十五年
  我是生活在北京南郊的
  一个大杂院里
  其后我便来到了北京的西郊
  再后来
  我就住到了北京的西山脚下
  和曹雪芹成了邻居

  北京的秋天是最好的
  不仅景色美丽
  而且延续的时间较长
  而居住在北京的西山脚下
  对此的体会或许会更深刻一些
  有水,虽然只是一条河
  有山,却不止一座
  至于那些寺庙
  和我的关系倒不是很大
  因为我几近于
  是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

  我最喜欢的
  是北京的四季分明
  喜欢它春天的风
  总让我想到千字文起首的
  天地玄黄那几个字
  喜欢它夏天里树下的阴凉
  总能带给我
  一些儿时的美好的回忆
  喜欢他冬天的冷
  能让我感到精神抖擞
  却又不像母亲提到哈尔滨时所说的
  会把人的耳朵冻掉等等
  那是要冷得让人心怀恐惧了

  现在的交通便利了
  人们的生活也都富裕了
  很多的北方人都要去南方买房子
  海南岛的房价又涨了
  但我有时却会在冬天到哈尔滨去
  我很喜欢外面冰天雪地
  屋子里却是暖洋洋的感觉
  喝啤酒,还是冰镇的
  或者是从室外直接拿到室内来的
  没有,或还不够冰
  就拿几瓶揣到雪堆里
  那样的感觉
  是在北京也找不到的

  北京的西山
  距离市里很近
  莲石路
  阜石路高架桥
  即将延长过来的长安街
  都仿佛是为我而修的
  二十分钟进城
  也可以二十分钟进山
  我就住在这城市与山林之间
  像个不大不小的隐士
  终南捷径
  仿佛是脚踩两只船
  有时还真的是
  要为了是进山还是进城
  而感到困惑呢

  但我还是不大喜欢
  说自己是北京人
  因为这有时还会惹出麻烦来
  记得有一次我在网上
  就因为说了自己是北京人
  而没来由地招致某网人一顿臭骂
  大概是因为他以为
  我是在以自己是北京人而感到骄傲呢
  其实他不知道
  我至少是在有的时候
  连这个人也并不愿意做的
  我之所以能活到今天
  只是因为
  我已经把自己
  活成了这样一个人

  二十五岁之前
  之所以没有离开过北京
  是因为没有机会
  二十五岁以后
  这样的机会就多了起来
  到了现在
  不仅可以全国各地的走
  甚至还可以
  去周游世界了

  但我并不是一个驴友
  纯粹的玩儿
  我是哪里都不去的
  因为我觉得无论哪里的风景
  都不如我想象中的风景更美丽
  也无论哪里
  都有让我讨厌的人和事
  而且无论哪里
  也都没有免费的午餐
  那些所谓的大餐
  也往往远不如我自己所做的
  那碗(乌鸦)炸酱面
  吃着让我感到舒服
  更不要说
  还要加上几粒花生米
  和两盅二锅头了

  前几年
  我被一个杂志社拉着
  到山东老家去寻根问祖
  好不容易
  才终于在离那个槐树庄不远的地方
  找到了那个
  已经改名为崔家庄的孙家庄
  却已经没有孙家人在那里居住了
  (听我的大哥说
  祖父的一个姐姐就是
  嫁到一户姓崔的人家里去了)
  从招远
  我带回来一块金矿石
  也算得上是一个纪念物吧
  但也因此
  我仍不能把那里当做是我的故乡

  但我的故乡到底在哪里呢
  实在不行
  就把它认定为北京好了
  因为我死后
  如果不出意外
  也肯定是要在北京火化的
  至于那股烟会飘向哪里
  可就只能去听候风的安排了
  那一撮骨灰呢
  我已经告诉了我的儿子怎么去做
  但他会不会那样去做
  我又真的说不准
  还是随他的便好了

  但愿我的名字
  不会因为我的死去
  而被这个世界完全地
  忘记了吧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迈巴赫牵沃尔沃N 时间:2017-08-24 17:51:03
  你也打住拉!我看字很疲劳的了!
作者:十七妃 时间:2017-08-25 13:45:04
  [d:赞]
作者:岭南女诗人 时间:2017-09-13 14:45:22
  太长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