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小集

楼主:国际军 时间:2018-11-01 22:47:19 点击:443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祖宅

  立秋那天,是母亲的祭日
  晚上有应酬,忘了烧纸
  半夜酒醒,看见书桌上月光清浅
  感觉无限凄凉

  母亲,把东万山村的老房子留给我
  把一个能置办红白喜事的大院子
  留给我。而我让它长满了草
  好多年都不回去一趟

  前几天侄女来信说,那房子现在
  经常闹鬼,半夜
  能听见一阵紧似一阵的咳嗽声
  我回信说不要害怕,鬼是亲人
  尘世有多少亲人,阴间
  就有多少鬼


  〖〗秋词

  寒露过后,白塔寺愈发冷清
  观音大士座前的莲花,无非是
  人工雕琢的另一种虚无。这座
  建于明代的寺院,在半山腰
  荒废悠悠时日,李师傅种在院墙外的楝树
  恍若一位得道者的替身,挥霍
  大雪封山前,短暂的落木
  远离故乡的人需要一座颓圮的院落
  如同征夫需要一幅薄棺,秋风
  需要一片阔叶林,如同我
  攥着一张列车时刻表,在江北
  寻找一家彻夜亮着灯的小旅馆
  像寻找
  一个袖珍的祖国


  〖〗一代人

  落叶总是在夜里,制造
  大撤退的景象,如同往年
  每一场大雪,总是
  在我入睡很久,才会下下来

  鲁泰大道此时已是深秋,江北
  用漫长的上午时光,供我迷恋
  供我耳鬓厮磨,常常倚仗这份孤独
  从酒杯里,取出湖水和旷野
  取出前尘往事和甜蜜爱人

  人间以童话附庸你我,一再地
  插入绘本、蓝图、虚无主义
  我力求在纸上逃避,建立流亡政权
  以待终老

  天地之大,只割据一小块像素
  作为巢穴,作为理想国
  你说的慈悲,你说的绚烂朝代
  我不相信


  〖〗那时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母亲
  还不到四十岁
  膝下已有五个儿子,我是
  最小的那个

  那时粮食紧缺,父亲在金陵铁矿做工
  刚能养活自己

  好几次,母亲想把我和四哥
  放进村西头的胜天水库里,然后
  自己也跳进去

  但每次
  都会遇见逃荒的乡亲
  那些饿扁了肚子的农民
  他们掰下半块煎饼,就能有效制止
  一起预谋杀人案


  〖〗鬼

  他们活着的时候
  是铁匠、船夫、水稻种植户、泥瓦工
  是理发师、厨子、外出务工人员、小商贩
  现在,他们统称为“鬼”——
  不说话的鬼、不吃饭的鬼、不出工的鬼
  不骂街的鬼、不赌博耍钱的鬼,不勾搭卖羊肉泡馍的小寡妇、不去何家坞戏场赶庙会的鬼
  他们是鬼,与人间一墙之隔
  活在洋槐树的阴影里,月黑之夜
  用风,替村民关上门窗
  用雨,清洗屋檐和天井
  他们是鬼,偷听厢房里的耳语
  为人间鸟事,提心吊胆


  〖〗价值

  雾霾笼罩的城市,我是麻雀
  具有绝处逢生的能力
  每一棵苦楝树,都有不为人知的泥巢
  如同每个人薄如蝉翼的未来
  我巧妙地躲过寒流和骤雨,领取
  自己的命运

  我有琴弦一样的根须以及
  易碎的长夜,生于草莽
  觅食、筑巢,无非是
  颠沛流离。我插草为标,在人间
  得以安身立命,一再沉沦


  〖〗母亲

  你搬到了星星上
  一个灯火通明的村子
  你用清明的雨回家
  用乳白色的月光回家
  用风和没过门槛的雪回家

  母亲,不再需要针灸和手术
  不再担心麦地里的芨芨草和收割前的冰雹
  不再张望、念叨、佝偻着身子给羊喂草
  冬天,我喝醉了酒
  趴在雪地里呕吐,不再有人骂我
  "败家子,窝囊废!”

  母亲,我找不到你了
  就像小时候,我在县城的广场跑丢了
  当你终于抱紧我,天色向晚
  就像此刻我逗留的星空


  〖〗一夜秋雨

  我喜欢这样的夜晚
  好像永远不会停下来
  好像有一把锁,让时间
  斜挂在屋檐下,斜挂在
  麦秸和小青瓦构成的虚拟空间里
  旅人、侠客、狐狸、书生
  在雨中一剑封喉或为情所困
  而我正好借此睡去,听任窗外
  兵荒马乱、四面楚歌
  我喜欢这样的夜晚,做个昏君
  不理朝政,丢掉大好河山


  〖〗方丈

  白塔寺——
  这座始建于南朝的庙宇
  歪歪斜斜地
  杵在一块风化的岩石上
  令人提心吊胆
  下船那天恰逢寒露,石狮子旁的
  牵牛花像生锈的木鱼,敲不出什么声响
  方丈是位年轻人,一看见我
  跟县宗教局几位领导上了台阶
  忙不迭地往外迎,差点摔倒在
  一堆银杏树的落叶里


  〖〗深处

  禅房后面
  是一些建筑垃圾
  旧门板、破香炉、几块残碑、碎琉璃瓦
  主殿尚在装修,从外面
  能看到释迦牟尼和几个安徽彩绘工人
  诵经声是从扩音器里
  播放出来的,整个工地
  都能听得到
  和真的一模一样


  〖〗求神

  多年前,爬山
  偶遇一荒废道观
  那时刘翠艳刚从卫校毕业,理想是
  分到县医院当个护士。我俩在一尊
  残破的神像前跪下
  求保佑,求指点迷津
  磕完头刘翠艳开玩笑说
  “像拜天地”,随后又说
  ——“你这新郎官,好是好
  就是忒老实,也像泥巴做的”


  〖〗浪漫主义者

  咖啡需辅以三分之一小匙的白砂糖
  墙角处传来的音乐需轻柔且略加隐忍
  对面男友宜消瘦,顶微秃,蓄短须,鼻梁挺拔,眼神忧郁,若有所思
  条几长约两米,酸枣木,料重、漆薄,醒酒器光可鉴人,配以纸罩白灯
  席间须读诗,必选北欧名篇,有关爱情、蒸汽火车、偶遇、花园月色

  有雨敲窗,两半杯柠檬水呈橘黄色,摇晃,摇晃。
  音乐遂换作“天空之城”,神秘、荒凉而惆怅
  雨不停,从服务台借折叠伞一把
  相偎出门,搭夜班出租车,取近路
  于火车站西南方
  城乡结合部的密集平房区
  雾气般消失


  〖〗秋风辞

  秋风是突然打开的天空,是从窗口
  递进的一封长信,江北故乡
  衰草辽阔,鸟雀
  不宜安居,不宜长相厮守
  睹物思人,从旧书信里
  甄别故人行踪,邮戳像落日
  留在人间的弃婴


  〖〗青岛路69号

  我不认得那些醒着的星座
  也许几十年前,它们还在地上
  像我一样推开窗户,让青岛路69号的灯光
  凉水般泼到临街的枝叶上

  也许那时青岛路还没拓宽,只是
  一条清幽的小巷,苦楝树并未高过窗台
  秋蝉把外壳留在树杈上,仿佛逝去的人
  留下一个空院子

  也许那时,小县城还隐没在渤海里
  青鱼把鱼骨丢在滩涂上,然后被海水掩埋
  而每当想到这里,周围就汪洋一片
  放眼望去,不见一条渡船


  〖〗小情诗

  下午三时,天色幽深,亲爱的
  书信想必已到柳州
  如果下雪,会推迟两日
  信差还是十年前那个男子
  要翻越蛤蟆岭糟糕的雾霾
  傍晚,崖壁沾满月光
  如同苍耳,如同青苔
  我的诗句取自烈酒,取自
  想你时,心灰意冷的修辞
  我已经老了,鬓发里暗藏的积雪
  留住一丁点迷茫


  〖〗没有下文

  两分钟前,火车站下起了雪
  嗯,突然就下起了雪
  候车室,一个女人往窗外看一眼
  转而瞥向一大堆行李,一大堆
  过安检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
  这样一想,也许当年在济南
  那个比我大几岁的女人
  也是她,那时我喜欢搭讪
  性格开朗,对爱情和人世
  有许多乐观的想法,对陌生人
  充满好奇和亲近的欲望
  你出现时,我在军区医院排队挂号
  那一年母亲还年轻,比我
  现在爱上的女人都漂亮,有气质
  可是谁能想到,她很快就要离开我
  塑料袋里的草药,竟然
  剩下那么多,干巴巴的
  是不再发芽的草籽,废弃的春天
  后来,在城南潮湿的小旅馆,邂逅
  露水般短暂的情事,我变得
  薄情寡义。在酒桌上
  谈笑风生,辜负韶光和好梦
  两分钟前,我还在想
  如果不下雪,这个冬天,我用什么
  虚度


  〖〗等

  火车顶着一层雪,好像
  来自一座冬日的孤岛,月光的重量
  忽略不计,诺曼卡的站台上
  让我无法呼吸的是等待,你微信显示的距离
  依然在千里之外,一个战火中的省
  他们还在杀人,奸淫妇女
  我知道你此时不畏惧死亡,秋天
  你的书信被烧焦了边角,一座废墟
  一场鸡尾酒会,一次离别
  广东只是个借口,南方,祖国,鸢尾花的绝望
  亲爱的,你说春节了
  地下室昏暗的文件,被防空警报
  投下光芒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忙鸽子 时间:2018-11-02 01:21:16
  美不胜收!赶紧着色,示人驻足。鸽子问安祝福!
作者:jcx小猪 时间:2018-11-02 06:54:15
  挺好!
楼主国际军 时间:2018-11-02 10:11:17
  @忙鸽子 2018-11-02 01:21:16
  美不胜收!赶紧着色,示人驻足。鸽子问安祝福!
  -----------------------------
  谢谢鸽子
楼主国际军 时间:2018-11-02 10:11:33
  @jcx小猪 2018-11-02 06:54:15
  挺好!
  -----------------------------
  谢谢
作者:M还我锦绣河山M 时间:2018-11-03 17:07:40
  好诗先提
作者:M还我锦绣河山M 时间:2018-11-07 21:17:07

  读到有关母亲的诗句,贴切,感同身受,个体的遭逢非常具有普遍性。。
  情感真挚、诗境开阔。
  学习精品佳作!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