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有关于争议之诗—胡弦《中国营造学社旧址》(楼主点评登场)

楼主: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9-05-27 17:04:58 点击:2278 回复:31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中国营造学社旧址
  文:胡弦

  他从当铺归来,手里
  拎着两条鲜鱼。
  二十里山路和鱼腥味,使他
  有了点幽默感。他想:
  金笔可清炖,手表,的确适合红烧。
  他走在已不存在的时间里,陪伴他的
  是暮色,和天空中
  一枚患了肺结核的月亮。苍白月照下,
  他发现,万物在暗疾中发着低烧,
  而乱世之静有些过分。
  接近古镇时他加快脚步。江水
  也加快了脚步,像被他当掉的时间,
  悄无声息朝远方流去。

打赏

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0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9-05-27 17:07:22
  本帖欢迎大家交流与探讨现代诗歌相关作品 ,这首诗评我写得差不多了,但想借此贴与诸位认真读诗写诗的小伙伴们一起交流与探讨,所以诗评会晚几天再发,有想法的就大胆的来吧!
蓄意捣乱者黑名单,另提请个别人士不要参观探访本帖以及谢绝个别人借鉴与模仿楼主类似诗评风格以及诗评语言
作者:轻轻一刀一刀轻轻 时间:2019-05-27 17:17:14
  理性围观,绝不发言~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砥砺前行123ABC 时间:2019-05-27 17:42:40
  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作者的时代背景和生活背景是遥远的,所以从思想上我真不会评,唯一感觉到是物质匮乏,哈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M还我锦绣河山M 时间:2019-05-27 17:51:08
  “他走在已不存在的时间里,陪伴他的”

  ——承上启下的重句。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9-05-27 17:53:57
  欣赏。
我要评论
作者:玄水居士2016ABC 时间:2019-05-27 17:59:07
  万物沉沦,时间流逝,旧与新在當掉的时间里轮回。作者心情是有点黑幽默,但更多的是无奈中的希望。由此,从江水的流速中体会了前进的意念。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永远飘零的心 时间:2019-05-27 18:06:57
  不懂的人飘过,免得被攻击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彼岸花开双子 时间:2019-05-27 18:43:48
  支持版主
我要评论
作者:M还我锦绣河山M 时间:2019-05-27 18:56:44
  醒目标题,期待更多诗友加入针对文本平和的多触角、多层面的讨论、交流。
作者:虎妮2015 时间:2019-05-27 19:36:23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一一这两天我特喜欢这两句,看来,这大晚上的,只能喝喝咖啡,聊聊是非咯,老板,来一杯,
我要评论
作者:码字的小米 时间:2019-05-27 21:45:24
  终于明白诗会的人为什么不喜欢打赏。争议来争议去,和气都散了,穷的只能点赞了。哈哈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7 21:52:33
  来啦!瞅瞅啥活动!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7 21:53:42
  先表示支持吧!一看到评诗,想起精彩了!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7 21:54:23
  @码字的小米 2019-05-27 21:45:24
  终于明白诗会的人为什么不喜欢打赏。争议来争议去,和气都散了,穷的只能点赞了。哈哈
  -----------------------------
  小米也是评诗好手,可以参与哈!
作者:大玲小芳 时间:2019-05-27 22:13:53
  没有读过他的诗
  读出了脊梁沟的凉意
  ,嗖嗖地
  我想拿起笔,却肌无力
  只听见时间换回的两条鱼
  喘着粗气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7 22:40:07
  @大玲小芳 2019-05-27 22:13:53
  没有读过他的诗
  读出了脊梁沟的凉意
  ,嗖嗖地
  我想拿起笔,却肌无力
  只听见时间换回的两条鱼
  喘着粗气
  -----------------------------
  有才!
作者:刘行空 时间:2019-05-27 23:37:56
  欣赏问好
作者:M还我锦绣河山M 时间:2019-05-28 00:58:21
  读这首诗应该先了解“中国营造社”的背景,否则很难豁然开朗。
作者:藤壶主 时间:2019-05-28 01:02:00
  金笔可清炖,手表,的确适合红烧。


  ===========================


  无论如何,不能称之为人话。我们鼓励,写诗——用人话。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AMK756 时间:2019-05-28 01:20:00
  胡弦
  1966年生于江苏铜山,先后做过教师,报社记者、编辑,现居南京,《扬子江诗刊》编辑。九十年代开始写作,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歌月刊》、《诗选刊》等刊物发表大量诗歌,在《散文》、《散文天地》、《散文百家》等刊发表散文作品数十万字,出版诗集《十年灯》(2007),散文集《菜蔬小语》(2008)等,曾获中国诗歌学会、《人民文学》(2004)、《散文诗》(2003)、《诗潮》(2003)、《诗林》(1999)等杂志诗歌竞赛奖,2009年11月由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授予“新世纪(2000—2009)十佳青年诗人”称号。
  出席诗刊社第十八届“青春诗会”,在多家报刊开设过散文专栏,作品入选多种年度最佳选本。
  2012年5月,当选为江苏省中华诗学研究会副秘书长。
  中文名
  胡弦
  国籍
  中国
  出生地
  江苏铜山
  出生日期
  1966年


  
  • 藤壶主: 举报  2019-05-28 01:39:55  评论

    这些就能说明“金笔可清炖,手表,的确适合红烧”?
  • 藤壶主: 举报  2019-05-28 01:46:21  评论

    并不想质疑作者是一位52岁的诗人,作家。但,依然否定诗作中突兀的语言尝试。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AMK756 时间:2019-05-28 01:25:18
  “特请个别人士不要参观探访本帖以及谢绝这些人借鉴与模仿楼主类似诗评风格以及诗评语言”
  这个解释权在楼主,既然广开言路又何必钳人口舌?
  自信不够?还是能力不济?
  过时的,就是被时代摈弃了的;无论如何追思如何怀恋,没有人能退回到53年前和胡弦大师并肩对齐。
  承认现实,远胜于臆想完美 。
  谢谢!:)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青烟去残灰留 时间:2019-05-28 05:09:31
  诗歌语言相对来说还是平实的。
  开篇即用典,逆时光之河而上,直接把读者带入1940年代初西南一隅,诗人的笔法倒也干净利落。况且画面活泼: 两条草鱼濒死前的蹦跶,腥臭四散。这是多么日常啊!
  说它是可以流传久远的美谈,是因为梁、林乐观面对现实困境的积极心态,这种风范不是谁都可以有的。
  幽默自然也有一点。但放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之下,这幽默的乌黑底色肉眼可见。
  跟随“史语所”由滇入川,生活日益艰难。林徽因很多时候都躺在窄小的行军床上,任凭结核杆菌蚕食她的肺叶。在缺吃少穿穿医少药的困境中,梁思成用伴随他十数年的派克金笔(安身立命的工具)和手表(掌控时间的工具)换回两条草鱼,不过是想给病榻上的爱妻增加一点营养。
  另一方面,不仅林徽因是一个重病号,梁思成自己也是一个倍受腿疾折磨的病人(婚前骑摩托车在天安门遇车祸留下严重后遗症)。加上一儿一女的牵累,以及经济生活的极度困窘,梁、林日常要花很多时间在繁重的家务劳动上,梁思成甚至还学会了腌制咸菜。
  对于两位痴迷学术的优秀学者来说,一方面学术上有大量工作等待完成,另一方面却不得不在日常家务上投入很多时间,这无疑十分痛苦。因为诗人当掉的是不可再生的资源一一时间(生命)。
  清炖派克,红烧手表。表面看起来很有些幽默色彩,但其揭示的实质是你身处那个时代不得不面对的无奈甚至是荒诞。然而,在那种特定的情境中,你也许不能说金笔和手表的价值高于两条草鱼。为了拂去那枚照耀你生命的月亮表面的阴霾,让它发出更皎洁的辉光,还有什么不能舍弃呢?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AMK756 时间:2019-05-28 07:17:57
  胡弦《中国营造学社旧址》无争议,无价值,无任何营养成分
  一味的舶来,一味的拿来,一味的盲目崇拜,一味的复古倒退,于天涯诗会有何关联?有何裨益?

  建议读读以下两篇帖子

  @诗人福地 《塞外》https://bbs.tianya.cn/m/post-poem-624745-1.shtml
  @符茂松 《火山海岸》 https://bbs.tianya.cn/m/post-poem-624761-1.shtml
  • 诗情画意过一生: 举报  2019-05-28 07:26:26  评论

    一昧拘泥于某种固定思路,是诗歌推广的严重阻力。
  • AMK756: 举报  2019-05-28 07:30:05  评论

    评论 诗情画意过一生:胡大师活得没了存在感,自己花钱买了208个赞。你的1106个赞,是自己花钱买的?还是帖子本身就值1106个赞?还是你也活得没有了存在感?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依旧是藤壶主 时间:2019-05-28 07:59:12
  @AMK756 2019-05-28 07:17:57

  @诗人福地 《塞外》 https://bbs.tianya.cn/m/post-poem-624745-1.shtml
  @符茂松 《火山海岸》 https://bbs.tianya.cn/m/post-poem-624761-1.shtml
  -----------------------------

  我的确很喜欢福地的创作风格与作品。一直以来。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瑾公2017 时间:2019-05-28 08:15:59
  晨品佳作,早上好。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08:28:47
  昨晚太累,每周一雷打不动要写一下午东西,就寒暄几句睡了。今天锱铢积累地写写吧,顺便盖楼。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08:30:52
  昨晚没参与,也说明仅就这首诗而言,当时没有激起太多的心澜,有不得不说不说睡不着的欲望,呵呵。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08:35:19
  一早度了一下作者,度了一下中国营造学社,拓展了思绪,觉得可以简单说说。
我要评论
作者:紫裳音儿 时间:2019-05-28 08:49:31
  来学习,问候画画!
我要评论
作者:砥砺前行123ABC 时间:2019-05-28 08:50:44
  作者生于1966年,可诗的背景却更靠前,这应该是一首讽世诗,金笔,手表可炖可清蒸,表现了当时物质的匮乏,金笔炖了,似乎说明知识不如填饱肚子,金表清蒸了,他似乎已在不存在的时间里,似乎表达人们没有时间观念了,熬吧,后边的月亮肺结核,和乱世的静则在讥讽时代病了,毫无生机。纵观整首诗,应该没问题,可1966年的作者有必要回写那个年代吗?如果是讽刺诗,他手伸的太长了,他知道他还没有生下来年代的真实情况吗?能有真情实感吗?也许是我没弄清他到底在写什么时代
我要评论
作者:砥砺前行123ABC 时间:2019-05-28 08:55:19
  当然我们不是不能探究过去,但我们的身份应该是站在评论者的位置上,而不是置身,我们置不了身,应该摆好自己位置,如果是写小说,可以这样写,诗歌吗,我看还是算了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09:13:45
  若没有诗题,不会有人立刻将本诗与中国营造学社联系起来,可能更容易联想到一个“乱世”,一个曾经锦衣玉食的男子,因战祸(或别的不得而知的原因)而家道中落,不得不走进当铺,以价值不对等的交换,继续延续生命和生活。“金笔”、“手表”
  、“肺结核”这些词语的出现,就是要凸显出这种乱世的无序、无奈、无解。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09:18:22
  有了诗题,尤其是当中的“旧址”,读者恍然这是一首类纪游之作——站在今之时,怀想曾经这里发生的种种,而有所抒发。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09:23:45
  打断一下诗评思路,从背景方面再补些信息(百度而来)。作者另有一首《李庄》,也就是中国营造学社旧址所在地,不知是不是同一次游访写就的。这首《李庄》,个人感觉更有得一品。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09:25:14
  李 庄



  一只表,拧紧发条后才拥有了时间。

  没发条的东西,像被放弃了。



  飞鸟渡渊,老虎一跃,石狮隐去年龄。

  我知道它们代表了什么。

  老树新枝。琴声慢,一截枯木

  要把收藏的情感还给人间。



  穿旗袍的人,把很久以前

  某个人的背影留给了今天。

  罗宋汤画在纸中央,几十年了,仍冒着热汽。

  ——这正是那人间无休止的告别,

  江流不息,恰似群山的无言。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10:07:23
  继续。还想在诗题上再纠缠一下。站在诗题与诗文的间隙,想着中间这段距离,作者是要搭怎样一座桥,实现一种平稳渡过。

  诗题是静止的,“旧址”就是一个盘踞、一个坐落、一个留下;而诗文是动态的,不断的“走”、“加快”、“流去”。这当中不可能没有作者的安排和匠心——作为一个当代有所成就的诗人。体会起来,再与作者本诗采用的第三人称叙述方式——让作者与读者同向而行,拉近而亲切——作者也许就是要在诗题与诗文动静相悖的反差中,营造和还原一种奔赴,让现场感更强;这种片段化处理,也以一种情节的方式让某种感受在读者心里刻印更深。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10:22:18
  刚刚有事,保存了几句草稿,可不知怎么回看。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10:33:26
  你看到“中国营造学社旧址”这首诗时,你正走在多年前那个梁思成冒夜赶回学社的山路上。也许这就是作者拟定这个诗题的初衷吧。

  诗评是个有趣的事情。有趣在既不讨好,有时又欲罢不能。诗评更像一种无谓的探究,探究别人脑子里的想法,并不时为自己的发见而雀跃,虽然这并不能带来什么实际的效用。

  而只有诗歌,能带给人这种机会,因其足够短小、足够跳跃、足够模糊不清指向不明,足够让人在螺蛳壳里做道场。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虎妮2015 时间:2019-05-28 10:40:57
  本来不想开腔,但思来想去还是说几句,老实讲,读过的游记诗很多,但此篇我真不太喜欢,不喜欢主要是源于他的语言风格,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我来写【中国营造学社旧址】,一定会选择比这个更好的角度切入。
  做为乱世里众多散落在各地的机构,遥远大西南乡间的营造学社旧址,无一例外的成为了国民政府衰败的牺牲品,作者旅行偶尔到此,从整首诗的构思来看,雕琢的痕迹如此之重,相关的惋惜感怀并非不得不发,导致给出的意象里,我没有读到【旧址】的沧桑以及战争留下的那种挥之不去的硝烟,虽然因暗疾【发着低烧的肺结核】作陪衬,但还是无法引起当今人们的共鸣,当然这里有遥远记忆的缺失或者鲜为人知的历史尘封,说来说去还是对这个事物认知的人寥寥无几,如此短促的文字,如此局限性的诗作,给人的感觉就免不了无病呻吟或隔靴搔痒。
  诗人在诗里抓住旧址的主人倾尽万贯家财最终也未能让营造学社【当铺的由来】得以保全这条脉络,花费了不少心思,毋容置疑,除去【被当掉的时间一一流向远方】,厚重感呢,保护呢,对于一个只存在了几年的民国民间机构、较早关注中国古建筑的营造学社旧址,读过本诗几遍以后,依然找不到我的同情心缘至何处或者该不该同情它。
  • 诗情画意过一生: 举报  2019-05-28 10:44:18  评论

    嗯,不强求都喜欢这种诗歌风格,是人就总会有偏爱的,理性的来探讨我觉得非常开心。
  • 叶蓁蓁016: 举报  2019-05-28 10:55:35  评论

    虎妮不必觉得孤单,其实我也不是十分欣赏胡弦的这首。这首诗,若单从语言、意象、节奏、气氛而论,没有做到让人心弦一动,哪怕和作者本人其他更好的诗作相比。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贵州英雄莫问出处 时间:2019-05-28 10:43:10
  首先声明:喜欢胡弦的诗歌。仅从这首诗来讲,文题不符,至少不是那么严谨。这首诗值得探讨的意义在于,题目给出的背景或者线索(请允许我用这个词),能给读者多大程度的代入感,这个度的把握,是“扩大了诗歌张力”还是“故弄玄虚”?对于不同读者来讲,显然有不同的判断标准。这首诗放在这里置评,大家都说好,显然就不具备评论的意义和价值,我想这才是诗画版主的初衷。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10:46:32
  忙一下。下午抽空。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码字的小米 时间:2019-05-28 12:16:46
  蓁蓁过了吧!
我要评论
作者:码字的小米 时间:2019-05-28 12:20:07
  作为一个高手,还这样勤奋,努力,不舍昼夜的踩别人本来好走的路,你让我咋评?我好意思评?

  唉!世风日下,蓁蓁不古。我还是安安静静的做我的美男子吧,才不够帽来凑,好歹让蓁蓁啾我一眼。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玄水居士2016ABC 时间:2019-05-28 12:33:24
  对于这首诗的好和坏我无从说起,就诗歌的意义,它太单薄了。一个站在时代感和人类高度的人是不会写这种具有个人性质的诗的。但这首诗的技巧方面还是值得借鉴的。但就其内容而言,是一些陈旧的,不值一提的。不是要求每一个诗人都写恢弘的诗歌。但是无论是激进还是婉约,都是基于人的生活。历史就是沧桑,而人生就是坎坷,春天是自然的次序,严冬亦然。诗的把握方面这首诗缺乏细腻和情感的深入。总体来说一般般。不值得提倡、
我要评论
作者:长风清 时间:2019-05-28 12:54:11
  接近古镇时他加快脚步。江水

  也加快了脚步,像被他当掉的时间,

  悄无声息朝远方流去。
  ——很喜欢这结尾。
我要评论
楼主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9-05-28 13:01:01
  @长风清 2019-05-28 12:54:11
  接近古镇时他加快脚步。江水
  也加快了脚步,像被他当掉的时间,
  悄无声息朝远方流去。
  ——很喜欢这结尾。
  -----------------------------
  《下游》
  文:胡弦

  江水平静,宽阔,
  不愿跟随我们一起回忆,也不愿
  激发任何想象。


  它在落日下远去,
  像另有一个需要奔赴的故乡。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割麦刀客 时间:2019-05-28 13:44:06
  准备抡几镰,哪行红字太刺眼。还是算了吧。怕楼主模仿评论风格。
我要评论
作者:我心继续追寻 时间:2019-05-28 14:07:11
  万物在暗疾中发着低烧,
  而乱世之静有些过分。
  ——这首诗我就喜欢这一句!~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堤篮背剑 时间:2019-05-28 18:29:13
作者:M还我锦绣河山M 时间:2019-05-28 19:20:33
  这样的诗作,诗句结构非常稳健。
  只要作者能写出来,不管读者作何释意,在作者对整首诗的酝酿和字词诗句的组合在作者的脑海里必有一个鲜明的备注。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砥砺前行123ABC 时间:2019-05-28 19:34:59
  我越来越纳闷,我总觉得诗会要把风格定调为“意念”类,似乎似懂非懂,似有似无的风格才深奥,似乎才有神秘感,掌控感,这样的诗拿给大众会挨打的,诗是什么?想过吗?诗就是用短小表达冗长,用简炼概括复杂,现在变成装深沉了?
  意为主,表现手法要起到达意,达是表达,你深深沉沉地,是考试吗?
  诗人不要自己把路走死了!
剩余 1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梦舞红裙y 时间:2019-05-28 19:42:05
  本来打算细细读读再做个评论,只是这眼睛不争气,这段时间用眼过度了,有些不舒服。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梦舞红裙y 时间:2019-05-28 19:44:10
  不过评论断断续续的都看了,蓁蓁的解读好精彩,诗会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点赞支持!
作者:曼青er 时间:2019-05-28 20:07:35
  喜欢这首,从生活中走出来的人,才明白,在绝望时,能舍弃一些东西,为爱人做点什么,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红烧与清炖,是灰色的生活里,一些温柔的小情调……这两句,交代了事情的因果,又体现了生活的痛,又暗含了对爱人的情意……当然只是我自己的体会!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码字的小米 时间:2019-05-28 20:15:45
  千人千评古难全,我们一起来找茬,好的收藏,歹的起脚,管它羊肠小道,金光大道,还能没有爷们走的道!哈哈,悲伤留给娘们,乐呵乐呵
我要评论
作者:夜已落 时间:2019-05-28 20:28:57
  他从当铺归来,手里拎着两条鲜鱼。
  --------------------

  这样的句子。不应该出现在一首诗里面。缺乏粘接力,指向不明。完全搞不懂是该从远处围观他的寂寞呢,还是你已经闻到了鱼腥味......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21:34:40
  诗文。三小节,十三行。纸面没有太多风烟,平淡得出奇,只有一个赶路的长镜头,和这条熟悉的路上必然会遇到的寻常风景:暮色、天空、月亮、流水。唯一让人觉察到这是诗,是有限的几处略微能体现出诗语所该有的针对文字本身的想象力,如“患了肺结核的月亮”、“万物发着低烧”、“被当掉的时间”,然而又不甚有震撼力。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21:35:31
  @梦舞红裙y 2019-05-28 19:44:10
  不过评论断断续续的都看了,蓁蓁的解读好精彩,诗会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点赞支持!
  -----------------------------
  亲亲裙子!我也是试着解读,都是个见。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21:41:06
  于是思考,何以笔力劲健的作者——又看了若干篇胡弦的诗,语言干净凝练,思深玄远,读来像是一次次走进深浅不一的林间,且总会惊喜地有所发现——却选择用这样一种平朴随性的风格,完成对在特定时代、有着特定高越精神追求的中国营造学社的褒扬?有一点领悟,就是因为作者选用了第三人称的叙述方式,画外音般的解说,其语调、语汇、心理活动、身形动作都要与诗中的主角有密切呼应。而这首诗歌的主角是作为一代建筑大师的梁思成——他是什么样子呢?也许就是我们读到的样子。
  • 诗情画意过一生: 举报  2019-05-28 21:43:49  评论

    不错,为什么要拿他的诗作来给大家欣赏,他目前基本上所有诗歌都非常棒,任何一首单拿出来都不会逊色。
我要评论
作者:大玲小芳 时间:2019-05-28 21:45:23
  我向当铺走去
  手里拎着两条活鱼
  家里那口锅身子发虚
  我不要熊掌只要一碗小米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21:58:59
  诗中反复出现的物象,是手表;与手表相连的是时间。“他走在已不存在的时间里”,“像被他当掉的时间”,像是不经意的漫语,但一定是作者认为——或许是根据一定的事实认为,手表之于梁思成十分重要,例如是某个与林徽因重要纪念日的礼物?而今却要为了生活下去而放弃。念念不忘,终是残想。越是平淡着,越有因这平淡而显出的格外的忧伤。
  当然,时间之于梁思成,也会有其他深切的意义。作为学者,时间意味着价值与贡献,追求与实现,所以因之而反复吟咏。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22:10:26
  三小节里,诗中主角一路上的情绪,显见得是变化的。轨迹是:短暂轻松(因为买到了鱼)、沉郁顿挫(因为前路依然暗影迷茫)、恢复平静(因为日子仍要一天天走)。诗意的变化,始终跟随路途的变化、情绪的变化而动,就像流水一样。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22:16:00
  就这样简单说说吧。谈不上是什么评论。
我要评论
作者:叶蓁蓁016 时间:2019-05-28 22:18:15
  对一首诗歌进行解读、评价有很多种方式,但结果其实只有一个,就是调用你的储备、尽你所能将诗意画一个圆。是不是作者所想并不重要——确切地说,作者也管不着,我们自己有所思考,有所领略,有所获得就好。
我要评论
作者:艾波涛 时间:2019-05-28 23:33:27
  清炖赋:
  ——当铺归来 月亮苍白

  加快脚步近古镇,
  当铺归来幽默随; 
  鲜鱼红烧鱼腥去 ,  
  万物清炖一锅烩。

  暮色天空暗疾存,   
  月亮苍白乱世窥;
  当掉脚步悄无声,
  流向远方江水汇。
我要评论
作者:雾梦666 时间:2019-05-29 19:37:00
  顶帖支持楼主好诗
我要评论
作者:雾梦666 时间:2019-05-29 19:37:14
  不会写,多看看
我要评论
作者:月华青衣 时间:2019-05-30 09:07:42
  一枚月亮,已经恢复健康,迎接中国的玉兔多次造访!
我要评论
作者:云引长空 时间:2019-05-30 10:29:05
  这是1937年抗战爆发时的故事,梁思成苦心经营成为泡影,一家五口仓皇坐船逃离北平,艰难到达长沙,然后辗转入蜀。刚看到《南渡北归》,诗中的场景又入眼前。
我要评论
作者:李逵是个文艺青年 时间:2019-06-01 10:43:57
严重人身诽谤,@李逵是个文艺青年 在另贴已做禁言1年处理。——河山
作者:希酌 时间:2019-06-01 23:24:26
  欣赏!问好!
作者:大玲小芳 时间:2019-06-19 20:04:37
  鼓励学术探讨
我要评论
作者:梦舞红裙y 时间:2019-06-19 20:19:18
  不说话,只看。~( ̄▽ ̄~)(~ ̄▽ ̄)~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梦舞红裙y 时间:2019-06-19 20:19:40
  @诗情画意过一生 :本土豪赏1盒巧克力(2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M还我锦绣河山M 时间:2019-06-19 20:27:27
  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M还我锦绣河山M 时间:2019-06-19 21:23:13
  “他从当铺归来,手里
  拎着两条鲜鱼。”

  ——按照通感,“手里”可以不要,用了,有一种除了“手里”的,其他已经一无所有的寓意。
我要评论
楼主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9-06-21 12:10:14
  这么快又是诗会周年庆了,说到做到,放上俺的点评。

  胡弦,被现今诗歌界喻为江南系诗歌的说书人。朴素的语言却有着令人沉浸的力量。这首诗是从一组诗中截取而来,单看也不会磨损其美妙的诗意。沉淀了太多的文化气息与真实环境的写照,没有相当的底蕴来读这种诗真的让人束手无策。中国营造学社旧址位于李庄,是抗日战争期间梁思成、林徽因等大批建筑学家研究暂住之所。当时的大环境与条件非常艰苦,几月不闻肉味是常事。那么再来看整首诗,它的背景都被隐藏于浓浓夜色中,头两句“他从当铺归来,手里/拎着两条鲜鱼。”开笔两句随着画中人从远而近走来,人物开始进入读者视野,也带来疑问。跳过接下来两句,我们进入金笔与手表环节,初看意象非常突兀,这属于陌生化技法,对于诗意的表达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两件物品在战争时期属于贵重物品,清炖与红烧凸显了被当掉物品的最终用途,这种幽默感是一种在艰难岁月里苦涩的调侃与无奈。随后走在不存在的时间里,失去了手表肯定不存在校对时间了,陪伴他的只有暮色,这是实写,那换了肺结核的月亮呢,暗指当时患了肺病的林徽因。苍白的月照下,万物在暗疾中发着低烧,那是一种阵痛,不止于身边人的疾病,也许还影射着当时的抗日战争环境,与之后的乱世之静互为对应。“接近古镇时他加快脚步”,是一种期许还是一种执着的坚持,我们并不知道手持鲜鱼的人此刻内心的想法,但我们知道随之而来的江水也加快了脚步,就好像历史的浪潮无法避免向着苍茫的远方流去。留白的语句带给读者无限的思考。
  统观此篇,一个时代的创伤与旧日知识分子对于信念的坚持,对命运的阔达就在简短精炼的诗句中鲜活地跃然于纸上。这是具有大情怀的诗者,整首诗字句没有闲笔,意象,语言与环境都随着人物情绪而起伏,把控在同一调性上。那些毫无生命的意象在他笔下都能为他所用,带来特殊的情感与人物的塑造。
  诗歌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这种智性诗歌的写法需要诗者积累丰富的学识以及语言的掌控力和强大的思维,当你推开这座圣殿门的一角,有时候你会对写诗很绝望,因为你知道那是企及一生也无法攀登到的高度,于是你只好仰望。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M还我锦绣河山M 时间:2019-06-21 22:15:15
  通过背景资料,通过蓁蓁几位诗友的赏析,通过诗情这样的时空连线,在一无所知的前提下初读感觉莫名其妙的一首诗,就这样朴素到了极致。
作者:M还我锦绣河山M 时间:2019-06-21 23:04:28
  “胡弦,被现今诗歌界喻为江南系诗歌的说书人。”——再对照这首诗,果然。
我要评论
作者:贵州英雄莫问出处 时间:2019-06-21 23:13:54
  “接近古镇时他加快脚步”,是一种期许还是一种执着的坚持,我们并不知道手持鲜鱼的人此刻内心的想法,但我们知道随之而来的江水也加快了脚步,就好像历史的浪潮无法避免向着苍茫的远方流去。留白的语句带给读者无限的思考。
  ——我来评诗评,此处为诗评升华之处。只有仰望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梦舞红裙y 时间:2019-06-22 08:17:31
  诗画的诗评棒棒滴,从九层妖塔开始就一直很羡慕你这方面的能力,你从读诗、品诗、评诗中找到的乐趣也感染了大家,真好!周末愉快!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诗人福地 时间:2019-09-07 00:48:18
  值得细细研读,问好诗班。远握。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