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灾后的田野上——再过灾区见闻

楼主:老街斜阳2013 时间:2014-08-16 16:22:00 点击:742 回复:1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威马逊”虐扫文昌、海口等地差不多过去一个月,8月12日,我们(苴说、YYD999、七仙岭、我是一片云、时空与本楼以及省图书馆的四位年青的馆员)一行十人开着两辆小车又一次走进灾区。

  1 . 灾后的田野已萌生绿意

  车子下了海文高速,就在乡镇公路上行驾,从三江开往舖前。这条乡镇公路质量很好,大灾没有给它带来多少损害。在灾后灰色、单调、缺乏生气的田野中公路显得格外的平静,在胶轮底下懒洋洋地伸延;阳光明灿,水泥路面在参差萌生的嫩绿陪衬下显得有点白,有点亮,也就有点醒目。往来车辆不多,虽然都是匆匆的,仿佛在赶路,但已经没有灾后那几天的忙乱和拥挤。道路似乎在慢慢恢复往日的景况。这让人多少感觉对灾区的援助,高潮已经过去,灾民已经开始从灾情的阴影中走出来。其实这只是一种错觉,灾情的严重或好此时才渐渐凸显,有序的大规模的灾后救助或好才刚刚开始。

  车到半途,公路下的田肚里那辆被海潮冲翻的面包车还没有拖走。车子八成的新,但车头整个撞陷了,玻璃也几乎破碎,车身开始生锈,车子已成废铁。这是否就是那两个殉职的干部所坐的车?我们无法肯定。然可以肯定的是,灾情发生的当天它是冒险进出灾区遇的难。我们停了车,下来拍了照。尔后在“英雄车”前默立片刻,向它致敬、致哀!

  公路两边是海潮淹泡的田地,海水已经退尽,留下一垅垅收割后沤烂在地上的茬子,散发着淡淡的腥气。一望无际,平坦如砥的田园没见人耕耘,没见人播种,因为被海水浸泡了,盐碱地还一时长不出庄稼,沉重的灾后负荷依旧滞留在田野上。要使海水泡过的田地生出庄稼,长出作物,还有待时日。爱心的物质捐助使灾区的灾民缓解了燃眉之急,但往后的日子更加漫长,正常生活的需求才是灾区恢复的重任,是压在各级政府肩膀上的重任,也是压在灾民心头的焦虑!

  然而公路两旁的林木,在狂风暴雨和海潮的肆虐下东倒西歪,缺枝少叶,孤零的桠干上还是萌芽出了嫰绿,萌发出了生机,萌生出一片盎然的征兆。几头散落在寂寥田野上的黄牛在悠闲地啃着田埂上初长的青草,都在召唤着田野的复苏和回归。这些都是大自然的法则,大自然总是具有两重性的,它一手把自己曾创造的美好毫无人性地毁灭掉,又一手在创伤的癜痕上重造美好。而人类大爱的干预会加速这个过程。因此只有那被海潮浸泡过的沃野重新染上绿色,长出庄稼、果蔬豆菽,灾民心头的磐石才算搬走,灾区才算彻底走出灾情的阴影。

  大爱在人间,田野在萌绿,这些都在向我们召示灾区走出灾情的阴影,时日不会漫长。

  2 . 风平浪静的舖前港

  我们将车子停在镇政府,尔后步行到港口码头。走在长长的骑楼老街上,台风也给牵手连体的老街带来损失。门窗给刮落了,墙灰被剝掉,有几间年代更久的楼屋倒塌了。我们到时废墟上已有人在开工建设(真的好希望他们会依原样建造呀)。

  台风过后很富特色的老街似乎越发的陈旧、苍老,越发的寥寂。原先还有很多店铺营业,但那天开门的却寥寥无几。然台风过后的垃圾已经大体得到清理,街面既清冷又干净,落寂中依旧保留骑楼特色。

  港口在慢慢恢复中。海面风平浪静,小晌午的阳光灿烂在海面上,海水粼粼闪闪,轻轻晃动。远处海上几条渔船在捕鱼;一艘蓝色的渡轮正从对面的北港“突突”开过来……假如没有那些堆积如山的垃圾,没有那间倒塌掉少半的海事站三层小楼,那么人们将怎样相信那场大达十八级的台风经过这里?

  码头上堆着的那么多的垃圾单靠小镇运走,显然他们力不从心,而外地的义工,可能他们的爱心还没有惠顾到这里,况且他们也没有大型运载车辆和挖掘机。这成了小港回归平静的一块心病。

  坍塌了一隅的海事站楼依旧无奈地竚立,默默地注视着曾经使它伤心的大海。塌下来的断垣残壁堆积在脚下,留下对大台风的恐惧和大台风巨大破坏力的印记。

  这是栋三层小楼,钢筋水泥框架结构,造在离码头的防波堤不足十米的地方。自落成以来也是经风历雨的,经历的台风应该不下十数次,每次均都化险为夷,但却栽在这次“威马逊”飓风下。据当地渔民描述,它是被海浪把一艘军舰卷上岸撞击而坍塌的。这小港那来军舰?想是内港的小海监船吧,台风来了,开来泊在自家门前避避风。殊料海浪太大,把它如同抛瓢一样抛起来,偏偏就撞到自家的屋子上!

  大灾过后政府的灾后工作跟进的速度还是迅疾的。首要的是恢复渡口的交通。所有的渡船俱都毁在海潮中,政府立即予以无偿补赔,新渡船宽敞,比老船漂亮多了,蓝色的船体烤漆闪闪发亮,像镜子似的照映着微微晃动的海水,很其美丽。我们就是坐着这艘渡船上“北港”小岛的。

  3 . 遭海潮没顶的小岛

  小岛的名叫“北港”,是个村委,下辖三个自然村:道头、后溪和下田。
  四百余年前大地一阵痉挛,小岛成了遗孤,它周边几十的村庄连同一大片土地都遭遇灭顶之灾,陷进海底。它是劫后余生者,但仅限于此,老天没再给它更多的好运,断了它的“后路”,它成了一个小小的甸岛。
  北港小岛大约为海口新埠岛的一半,一点几平方公里,人口约千余,三、四百户人家。岛上民居几乎靠海为生,以捕捞和海水养殖为业。岛上几乎无法种植,因为经常性的遭受海潮浸泡,在碱性土地上深耕细作,功倍事半,岛民也就弃农就渔(以捕捞及网箱养殖为主)。因此除了海产品,其它生活用品包括粮食菜蔬等都得靠岛外,一条渡船就成了他们维系日常生活的强力通道。政府了解这层,台风之后立即就给他们奉上一艘崭新的渡船,先为他们解决燃眉近忧。

  北港与曲口及舖前隔着条海沟相望,而距舖前更近,几分钟的渡船就到。
  上了岸映入眼帘的依然是大灾后尚未抹去的景象: 东倒西歪残枝断桠的林木,以及坍塌屋宇的瓦砾……这些景象几乎遍及全岛。同时我们也看到了灾后的救助工作正在悄然进行。就在那间候渡室里,海口市第四人民医院的三位医务工作者在为灾民义诊。同一屋还有村委(更可能是镇,北港村委归属于海口市美兰区演丰镇管辖)干部在做船舶补偿(置换)工作。工作人员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好些表格:《演丰镇北港村委会道头村受灾渔船置换、补偿登记确认表》。表格上已经有不少渔民捺上自已的红印指纹,可见置换补偿工作已经开展多天。这项工作在后溪、下田村也同时进行。这是一项非常细致的群众工作。在灾民的心里,党是伟大的,政府是爱民的,但涉及到自身的利益就未免一叶障目看不到大局,以致产生怨言。这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灾后工作的繁重。据当地渔民说,原先省政府的规定是按船只补偿的,即无论大小新旧,每船三万元。这一刀切补偿方法自然方便,但显然欠缺公允。后来根据渔民的意见才改为现在的置换方式:即依据船的大小(主要以长度为依据)以旧换新,政府把旧船收走,给予新船,而且新船比旧船还要稍为长大。当然绝对的公允是不可能做到的,在现实中也难以实施,比方就有人说:我的旧船木料质量好,政府给的新船木料不及旧船等等。但大多数渔民都体谅政府的苦衷,在确认表上慎重地捺上指纹,确认表也已在墙头张贴,向渔民大众公布,看来渔船置换确认工作已接近尾声。

  同样的怨言在倒塌房屋的补偿上也存在。群众工作嘛,总有磕磕碰碰,要靠耐心,说透道理,最终群众会明白。
  倒塌房屋的补偿工作还刚开始,还处在调查及补偿方案的修订中。
  我们在钢筋水泥构建的防波堤上几乎把小岛走一圈,走访了几家房屋倒塌的屋主。其中一位大婶边向我们讲述边抹眼泪,她的一间侧屋在这次台风中彻底倒塌了。大婶说,才建四五年呢,花了十几万哪!这十几万很有可能是大婶一生艰辛的储蓄,毀于一旦,任谁也会伤心。
  大婶将近七十岁,生有四个儿子,老大老二老三均都在外边工作,只老四在身边。三个大儿子早已成家立业,老人把主屋的三个大房间分别分给他们。老四前些年也成家,但没有房屋,老人就在大屋旁边建起间小屋,让老四成亲,亦算是分给老四的房分。无幸,老四的房在大灾中倒塌了!

  另一家的情况是,他们有一间新建的三层楼房,为的防盗,他们花了十余万建起一堵十几米长的围墙,围墙也在这次台风中整个倒塌了,损失诂计也是十余万。

  据初步了解,倒塌房屋的补偿稍与船舶的补偿不同。船舶是几乎毀灭了,有船必补。而房屋的损坏大多是老旧房屋,像上面两例新屋受损就较少。一般已建起新屋,而空置(无人住)的旧屋损坏了的;虽是新屋损坏,但余下的房屋依然宽敞,平均人居面积及标的;非主屋损坏,而只厨房柴房及围墙门窗等损坏的,都不在补偿范围。

  “这次台风,我活了七十余岁,以前也没遇到,只听说几十年前琼海曾有过,”这是位陈姓大伯在向我们讲述,“钢筋水泥的防波堤那么高(大伯以手比划。——堤与正常海面约有二三米的落差),水还是灌进来了,那么高(大伯以手置以头顶比划。——大约两米),损失太惨了!渔船网箱都被卷进海底,家电家具都泡坏了,损失少的人家几万十几万,多的几十万上百万。惨归惨,但不能所有的损失都要求政府补偿,这不公道!我们要体谅政府的苦衷,这次受灾的地方多着呢!主要要靠我们自力更生……”大伯的话有代表性,是大多数渔民的心里话。大伯还就政府的工作提了几点意见,他误以为我们是什么媒体人,希望我们能把他的意见向上边反映。但我们只是民间人士,自发组织来灾区走访的,我们所能帮忙他的就是把他的意见放到网上,至于能否引起有关部门注意,连我们都不能自信呢。

  老伯的意见是这样的:
  一 . 渔民的损失是很大的,有很多人要从零起步,从新建造渔排(网箱养殖),但缺少资金。政府是否让某些金融机构向渔民低息贷款,帮助渔民起步。
  二 . 岛上本来运出垃圾已艰难,大灾之后垃圾如山,岛民束手无策,政府是否帮忙运走。
  三 . 岛内向无公厕,渔民解决方便都在野外,千余人丁都如此,久之就会到处都是便迹。政府帮助我们建造了防潮堤,帮助我们硬化了道路,能否再帮助我们建造几座无害化公厕?

  4 . 南溪村少年抗灾的故事

  南溪村,又是一个带“溪”的地名。北港有个后溪村,舖前有个鼎鼎有名的北溪书院,它们也都隔着条海沟,先人起地名,把这条海沟看成只是条溪?或者原先那就是条溪,几百年前那场大地震把周围陷进去,海水进来了,才成现在的地貌,名字就沿袭至今?

  南溪村已经是罗豆农场管辖下的自然村了。罗豆农场尽管有不少村子临海,但仍然是以种植为主业,尤其是水稻。临海的村附以养殖(高位池养虾)为副业。灾情大体与舖前、北港类似,倒了不少旧房子和很多林木,包括果树果木。补偿的办法也大体相同。不同的是,北港损失许多渔船、渔排,他们损失许多农作物及耕耘播种的时间,因为田地都让海水浸泡,短时间内难以种植,当然也没有收获。孰轻孰重?难以衡量。船,政府予以置换,渔排,贷到款可立即动工再建,田地碱了,有资金也拿它没辙。尽管家家户户都接受不少爱心人士的捐助,屋子一角堆着好些矿泉水、饼干、粮油食品之类(我们到时主人请我们喝矿泉水、吃饼干,但我们自带水及食物),但平静的脸上还是抹不掉远忧。政府能够做的有效的工作,就是邀请农科所的专家取些土地样本去搞实验,看能否尽快淡化碱性,或种些适应碱性土地的作物。只此而已。

  这里离海边不远,约一二里路,在村民的指引下我们去看大海,看大海边沿的大堤,为什么它拦不住狂怒的海水?
  在大堤下离大堤一二百米,住有几户人家,听他们介绍,大家不是表亲,就是堂亲,以经营高位养虾为业,堤内堤外都有他们的虾池。少年抗灾故事的主角就在他们之中,也是他们对我们讲述的。
  少年英雄脸上还带稚气,年龄尚不满二十岁,个子也不是特别壮实,但人很精灵。台风到来那天晚上,又是狂风又是暴雨,孩子担心堤外的虾池,就穿条雨衣冒着狂风暴雨上堤去巡视。人到堤上儍了眼:狂风挟着恶浪舖天盖地而来,已经漫到堤顶!长堤是条土堤,高约三米宽约三米(底基十余米),平常可当公路开车,而此时软得像条酥糖,决堤就在眼前!少年慌忙下堤往回走。潮水也漫过长堤紧紧追赶少年。少年回到家,水已漫到膝盖。叫醒大家,众人携老扶幼(少年的爷老了,他背着爷,爸腰受过伤,他拉着爸)往村里走。村子的位置比较高,有防风林护着,还有一些坚固的小楼,可以避险。一路走水也一边升高。沿路他们又叫醒几户人家。当潮水漫到胸部时,他们终于来到一栋小楼前。他们下死劲敲门,风大雨急,屋里的人睡得沉,竟没有听到!潮继续漫涨,如再迟一迟,大家可能会淹在潮水中。少年急中生智,翻墙进院,打开大门。水裹着人们滚进院子,主人这时也醒了,赶紧把大家让进二楼。水漫二米余,过后大家都后怕,纷纷向少年表示感谢。少年的家也在这场狂浪中毀掉,如果他们还呆在家中,不是被潮水淹没,也会被倒塌的房子砸着!村民说,大风之前场干部也来动员他们撤人,有些人家把老人孩子撤了,但成年人守着,谁都料不到这场台风这么大,潮水这么汹。每每来台风,大堤都能把潮水挡住,可这次却失败了呢!

  当我们站在大堤的“遗址”上张望时,十里长堤从舖前绵延过来,全都溃堤了,借日的巨龙,现下像一条长长的蛇皮蝉蜕扒在那里,没一点生气。这条长堤倘如重造(必须重造),工程可谓浩大。以此可见一斑,大灾的损失是巨大的,灾后的恢复工作是沉重的。令我们庆幸的是,走访了许此村子,都没有因灾死亡的人!



  (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火山石桥 时间:2014-08-16 20:31:03
  详实
作者:自游人阿端 时间:2014-08-16 21:28:22
  没有死人就是很好了。记录很具体。
  
作者:正好1199 时间:2014-08-16 22:41:49
  心系灾区的纪实报导
作者:老老吴1 时间:2014-08-17 01:31:21
  灾后全景记录,如此好文应有图片搭配,千足金快来配图吧……
作者:梨花_雨 时间:2014-08-17 07:40:23
  很好很好的纪实,感谢老街斜阳
作者:苴说 时间:2014-08-17 08:27:10
  很详细的灾区记录.老街斜阳辛苦了.
作者:梨花_雨 时间:2014-08-18 16:50:05
  有几张图相配就好了
作者:xingge2010 时间:2014-08-19 17:14:51
  老街斜阳好文,读之如亲临其境,喊老老吴配图!
作者:火山石桥 时间:2014-08-19 22:12:46
  哪位网友有图啊

  =================================================

  当我们站在大堤的“遗址”上张望时,十里长堤从舖前绵延过来,全都溃堤了,借日的巨龙,现下像一条长长的蛇皮蝉蜕扒在那里,没一点生气。


  @老街斜阳2013
楼主老街斜阳2013 时间:2014-08-20 09:22:50
  @火山石桥 9楼 2014-08-19 22:12:00
  哪位网友有图啊

  =================================================

  当我们站在大堤的“遗址”上张望时,十里长堤从舖前绵延过来,全都溃堤了,借日的巨龙,现下像一条长长的蛇皮蝉蜕扒在那里,没一点生气。


  @老街斜阳2013
  —————————————————
  错别书多: 借(日)应为昔; 扒 应为趴; (许)此 应为些。可能上面还有。
  
楼主老街斜阳2013 时间:2014-08-20 09:24:08
  书 应为字。
  
作者:yyd999 时间:2014-08-20 11:55:40
  欣赏老街好文
作者:正好1199 时间:2014-08-20 21:49:29
  再赞好贴!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